KR5a0164 玄元十子圖--趙孟頫 (master)


[000-001a]
玄元十子圖序雲十一
玄元十子筆墨髙古長春路道通寓錢塘集
衆縁刻之旣成以摹本至稽首爲之賛垂耽
被素熈然如春瞠若十子親見聖人鄭固漆
園年徂人逺瞻之在前亦豈不見月星明晣
上麗乎天有此衆妙方知又玄趙子神遊而
寓之筆使張僧繇惘然若失虚堂淨几古鼎
微煙睟容咫尺有聞其言大德乙巳孟冬嗣
天師張與材書
趙人路雲溪以子昂集賢乎圖十子刻本示
[000-001b]
江西姚雲曰請賦之嗟乎仙與不可傳者俱
往矣此猶足存乎生民望治乆矣庶幾往者
之復來乎乃於謳成相以招之古之至人龍
德天隱霆車在淵莫襲其軫春行萬花疇摶
其影示有十子芳郁縑素一水千月千牖二
宇崖然侗然言言亦寓風御天縣形形何故
集仙之人覃思朱院筆有幻力截彼蓬苑仙
聖毒之十子俱見神遊精行五嶽躅空恍兮
冥兮墮阿堵中路子肅然如手貝璐累金購
工刻玉葉楮使千載人見此粲者大道之行
[000-002a]
三五之英我武十亂有聞無聲可象可則於
穆大烝大德不同人乃脊脊聖哲軌涂或削
其跡恢譎變化飛躍無息天矜民艱日夢昻
生丕應象求來燕治明大德戊申上元日書
玄元十子猶宣聖十哲也十哲從祀今昔所
崇十子於吾門中則未之或究蓋自修文輔
教之科鮮有習者故十子之學晦而隱否而
塞方今眞風暢遠玄俗還淳孔老通家道德
同尚集賢學士圖冩之教主眞人讃揚之二
妙並行十子之學彰彰有光矣南谷翁亦不
[000-002b]
負平生之志矣噫名山洞府珠宫琳觀無地
無之安得通玄究㣲之士日講誦其間使諸
學徒皆有所矜式而爲道德之歸誠教門盛
事愚庶幾見之母徒觀言象而巳全眞門人
路雲溪嘗以玄風慶㑹圓七眞傳求着語兹
復有請喜其衞道心切勉爲之書大德丙午
立春日正一弟子三茅堂洒掃黃仲圭鎭仲
稽首
往年平潮之役石翁獲從教主後見南谷老
師袖玄元十子圖傳以獻教主不奪所好書
[000-003a]
軸尾而歸之後數年長春路明眞壽諸梓於
是四方學者隱然得之儀象之間路爲余言
汴梁孫大方眞人昨遊錢塘摹本欲刻而未
遂此版將歸亳州太清以垂永乆南谷之於
宗陽也規制壯麗創玄元十子殿實與此圖
相表裏盛哉道之將行也歟大德丁未六月
甲子二十四巖道士黄石翁稽首書其後




[000-003b]











[000-004a]
關尹子





關令尹喜周大夫也老子西遊喜望見有紫
氣浮關知眞人當過候物色而迹之果得老
子老子亦知其竒爲著書喜旣得老子書亦
自著書九篇名關尹子今陜州靈寶縣太初
觀乃古函谷關候見老子處終南宗聖宫乃
[000-004b]
關尹故宅周穆王修其草樓改號樓觀建老
子祠道觀之興實祖于此老子授經後西岀
大散關復㑹于成都青羊肆賜號文始先生
即莊子所謂博大真人者也
文子






[000-005a]
文子姓卒名鈃一名計然葵丘濮上人也師
事老子楚平王問曰聞子得道於老聃可得
聞乎對曰道德匡邪以爲正振亂以爲治醇
德復生天下安寧要在一人故積德成王積
怒成亡尭舜以是昌桀紂以是殃王曰敬聞
命矣後南遊吴越范蠡師之越欲伐吴蠡諌
曰臣聞之師曰兵凶器戰逆德爭者事之末
也隂謀逆德好用凶器試身於所末不可勾
踐不聽敗於夫椒後位以上大夫弗就隱吴
興餘英禺山相傅以爲登雲而升按寰宇記
[000-005b]
吴興志俱載餘英東南三十里有計籌山越
度地形因名焉今山陽白石頂通玄觀乃故
隱處也其紫雲關升元觀即古常潰觀宋乾
道問改賜今額山之半有曰登雲石者在著
文子十二篇唐封通玄眞人書爲通玄眞經
庚桑子





[000-006a]
老子之役有庚桑楚者陳人也偏得老子之
道居畏壘之山其臣之畫然知者去之其妾
之潔然仁者逺之擁腫之與居鞅掌之爲使
居三年畏壘大壞後遊吳隱毗陵盂峯道成
仙去後有漢輔光張天師唐張果老相繼隱
修因號張公壇福地古建洞靈觀宋改天申
萬壽宫著書九篇號庚桑子一名亢倉子唐
封洞靈眞人書爲洞靈眞經
南榮子


[000-006b]






南榮趎見老子老子曰何與人偕來之衆也
趎懼然顧其後老子曰子不知吾所謂乎趎
俛而慙仰而歎曰今者吾忘吾答因失吾問
老子曰何謂也曰不知乎人謂我朱愚知乎
反愁我軀不仁則害人仁則反愁我身不義
[000-007a]
則傷彼義則反愁我巳我安逃此而可老子
曰能抱一乎能勿失乎能舍諸人而求諸己
乎能脩然乎能侗然乎能兒子乎兒子動不
知所爲行不知所之身若槁木之枝而心若
死灰若是者福亦不至禍亦不來禍福無有
惡有人災初趎師庚桑子子曰吾才小不足
以化子子胡不南見老子故趎見老子曰願
因楚而問之
尹文子


[000-007b]






尹文者學老子之道作華山之冠以自表其
爲道不累於俗不飾於物願天下之安寧生
活民命人我之飬畢足而止見侮不辱捄民
之鬬禁攻寢兵捄世之戰以此周行天下上
說下教不忘天下者也其書二篇曰尹文子
[000-008a]
士成子





士成綺周隱君子也百舍重趼而見老子曰
吾聞夫子聖人也吾固不亂逺道而來敢問
修身老子曰夫道於大不終於小不遺廣乎
其無不容也淵乎其不可測也夫至人極物
之眞能守其本故外天地遺萬物而神未嘗
[000-008b]
困也士成綺有得焉
崔瞿子





崔瞿者周之賢大夫也問於老子曰不治天
下安藏人心老子曰女愼無攖人心人心排
下而進上上下囚殺其熱焦火其寒凝冰其
疾俯仰之間而再撫四海之外其居也淵而
[000-009a]
靜其動也縣而天僨驕而不可繫者其唯人
心乎昔者黃帝始以仁義攖人心施及三王
而天下大駭矣於是乎喜怒相疑愚知相欺
善不相非誕信相譏而天下衰矣大德不同
而性命爛漫矣天下好知而百姓求竭矣於
是乎釿鋸制焉䋲墨殺焉椎鑿決焉天下脊
脊大亂罪在攖人心蓋老子憤德下衰因崔
瞿之問而警世云
柏矩子


[000-009b]






柏矩周之卿士學於老子遊齊見辜人焉解
朝服而幕之號天而哭之曰子乎子乎天下
有大災子獨先離之曰莫爲盗莫爲殺人榮
辱立然後睹所病貨財聚然後睹所爭窮困
人之身使無休時欲無至此得乎古之君天
[000-010a]
下者以得爲在民以矢爲在巳以正爲在民
以枉爲在巳故一物有失其形者退而自責
今則不然匿爲物而愚不識大爲難而罪不
敢重爲任而罰不勝逺其途而誅不至民知
力竭則以僞繼之曰出多偽士民安取不僞
夫力不足則僞知不足則欺財不足則盗盜
竊之行於誰責而可乎柏矩之言得於老子
爲多
列子


[000-010b]






列子姓列名禦㓂鄭人也居鄭圃四十年人
無識者初事壷丘子後師老商氏友伯高子
進二子之道九年而後能御風而行弟子嚴
恢問曰所爲問道者爲富乎列子曰桀紂唯
輕道而重科是以亡其書凡八篇列子蓋有
[000-011a]
道之士而莊子亟稱之今汴梁鄭州圃田列
子觀即其故隱唐封冲虚至德眞人書爲冲
虚至德眞經
莊子







[000-011b]
莊子宋人也名周字子休生睢陽蒙縣嘗爲
蒙漆園吏學無所不窺要本歸於老子之言
故其著書十餘萬言大抵率寓言也其言汪
洋自恣以適巳故自王公大人不能器之楚
威王聞周賢使使厚幣迎之許以僞相周笑
謂使者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獨不見郊
祭之犠牛乎飬食之數歳衣以文繡以入太
廟當是之時欲爲孤豚其可得乎子亟去無
汙我我寧遊戲汙潰之中自快無爲有國者
所羈終身不仕以快吾志焉唐封南華眞人
[000-012a]
書爲南華眞經
 南谷先生杜尊師予自兒時識之居昇元
 觀來十年昇元蓋文子舊隱其地常有光
 怪亦仙靈所栖勝處也師屬予作老子及
 十子像併采諸家之言爲列傳十一傳見
 之所以明老子之道如此將藏諸名山以
 貽後人子謂茲事不可以辭乃神交千古
 彷彿此卷用成斯美師名道堅南谷其自
 號云至元二十三年元日吳興趙孟頫記
 道無定體聖無定名惟無定故變化無方
[000-012b]
 而有不可知也洪惟
 先天道祖大聖老君象帝之先而吾不知
 誰之子可爲天下母而吾不知其名是故
 世人知有始有形之老子而不知无始无
 形之老子又何知未始无始未始无形之
 老子乎嘗謂老子歷商周九百餘年當時
 親見猶龍如關尹子者豈特十子而巳哉
 必有不可知者存集賢學士趙子昻本其
 有書有言者作玄聖十子像將使學者瞻
 其像誦其言而求爲聖人之徒是誠在我
[000-013a]
 詩云執柯伐柯其則不遠大德丙午元日
 教門後學當塗杜道堅稽首恭書



玄元十子圖終






[000-013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