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i0010 臨漢隱居詩話-宋-魏泰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 集部九
 臨漢隱居詩話     詩文評類
  提要
    臣/等謹案臨漢隱居詩話一巻宋魏泰撰泰
    有東軒筆録已著録泰為曽布婦弟故嘗託
    梅堯臣之名撰碧雲騢以詆文彦博范仲淹
    諸人及作此書亦黨熈寧而抑元祐如論歐
    陽修則恨其詩少餘味而於行人仰頭飛鳥
[000-1b]
    驚之句始終不取論黄庭堅則譏其自以為
    工所見實僻而有方其拾璣羽往往失鵬鯨
    之題論石延年則以為無大好處論蘇舜欽
    則謂其以奔放豪健為主論梅堯臣則謂其
    乏髙致惟於王安石則盛推其佳句盖堅執
    門户之私而甘與公議相左者至草草杯柈
    供笑語昏昏燈火話平生一聨本王安石詩
    而以為其妹長安縣君所作尤傳聞失實然
[000-2a]
    如論梅堯臣贈隣居詩不如徐鉉則亦未嘗
    不確他若引韓愈詩証國史補之不誣引漢
   書証劉禹錫稱魏琯之誤以至評韋應物白
   居易楊億劉筠諸詩考王維詩中顛倒之字
   亦頗有可采畧其所短取其所長未嘗不足
   備考證也乾隆四十六年九月恭校上
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       總 校 官 臣/ 陸 費 墀
[000-3a]
欽定四庫全書
 臨漢隠居詩話
             宋 魏泰 撰
竹有黑㸃謂之斑竹非也湘中斑竹方生時每㸃上苔
 錢封之甚固土人斫竹浸水中用草穰洗出苔錢則
 紫暈爛斑可愛此真斑竹也韓愈曰剥苔弔斑林角
 黍餌沈冢是也
李肇國史補載韓愈遊華山窮極幽險心悸目眩不能
[000-3b]
 下發狂號哭投書與家人别華隂令百計取之方能
 下沈顔作聲書以為肇妄載豈有賢者輕命如此余
 觀退之贈張詩云洛邑得休告華山窮絶陘倚岩睨
 海浪引袖拂天星磴蘚達拳跼梯飈颭伶俜悔狂巳
 咋指埀戒仍鐫銘則知肇記為信然而沈顔為妄辨
 也
班固云春秋五傳謂左丘明公羊髙糓梁赤鄒氏夾氏
 又云鄒氏無師夾氏未有書而韓愈贈盧仝詩曰春
[000-4a]
 秋五傳束髙閣獨抱韋編究終始不知此二傳果何
 等書也
韋絢集劉禹錫之言為嘉話錄載劉希夷詩云年年嵗
 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希夷之舅宋之問愛此
 句欲奪之希夷不與之問怒以土囊壓殺希夷世謂
 之問末節貶死乃劉生之報也吾觀之問集中儘有
 好處而希夷之句殊無可采不知何至壓殺乃奪之
 真枉死也
[000-4b]
梅堯臣贈韓集院隣居詩云壁隙透燈光籬根分井口
 徐鉉亦有喜李少保卜隣云井泉分地脈砧杵共秋
 聲此句尤賢逺矣
唐人詠馬嵬之事者多矣世所稱者劉禹錫曰官軍誅
 佞倖天子捨妖姬羣吏伏門屏貴人牽帝衣低回轉
 美目清日自無輝白居易曰六軍不發將奈何宛轉
 蛾眉馬前死此乃歌詠祿山能使官軍皆叛逼迫明
 皇明皇不得巳而誅楊妃也噫豈特不曉文章體裁
[000-5a]
 而造語拙憃殆巳失臣下事君之禮也老杜則不然
 其北征詩曰維昔艱難初事與前世别不聞夏殷衰
 中自誅褒妲方見明皇鑑夏殷之敗畏天悔過賜妃
 子死官軍何預焉唐闕吏載鄭畋馬嵬詩命意似矣
 而詞句凡下稱説無状不足道也
李光弼代郭子儀入其軍號令不更而旌旗改色及其
 亡也杜甫哀之曰三軍晦光彩烈士痛稠叠前人謂
 杜甫句為詩史蓋謂是也非但叙塵迹摭故實而巳
[000-5b]
古樂府中朩蘭詩焦仲卿詩皆有髙致蓋世傳朩蘭詩
 為曹子建作似矣然其中云可汗問所欲漢魏時匈
 奴未有可汗之名不知果誰之詞也杜牧朩蘭廟詩
 云彎弓征戰作男兒夢裏曽驚學畵眉㡬度思歸還
 把酒拂雲堆上祝明妃殊有美思也
皇甫湜題浯溪頌曰次山有文章可惋只在碎亦善評
 文者
元稹作李杜優劣論先杜而後李韓退之不以為然詩
[000-6a]
 曰李杜文章在光燄萬文長不知羣兒愚何用故謗
 傷蚍蜉撼大朩可笑不自量為㣲之發也
韓退之有李花詩云夜領張徹投盧仝乗雲同到玉皇
 家長姬香御四羅列縞裙練帨無參差及贈盧仝
 詩云買羊沽酒謝不敏偶逢眀月耀桃李正此之謂
 也
㓂萊公七月十四日生魏野詩云何時生上相明日是
 中元李文定公廸八月十五日生於黔中作中秋八
[000-6b]
 月詩以獻僅數百言皆以月况文定其中句有蟬輝
 吐光育萬種我公蟠屈為心胸老桂根株撼不折我
 公得此為清節孤輪碾空周復圓我公得此為機權
 餘光燭物無洪細我公得此為經濟終篇大率皆如
 此雖造語粗淺亦豪爽也黙少以歌行自負石介贈
 三豪詩謂之歌豪以配石曼卿歐陽永叔晚節益縱
 酒落魄文章尤狂鄙熙寜末以特奏名得同出身一
 命授臨江軍新塗縣尉年近七十卒
[000-7a]
楊億劉筠作詩務積故實而語意輕淺一時慕之號西
 崑體識者病之
詩惡蹈襲古人之意亦有襲而愈工若出於巳者葢思
 之愈精則造語愈深也魏人章疏云福不盈身禍將
 溢世韓愈則曰歡華不滿眼咎責塞兩儀李華弔古
 戰塲文曰其存其沒家莫聞知人或有言將信將疑
 睊睊心目夢寐見之陳陶則云可憐無定河邊骨猶
 是春閨夢裡人葢愈工於前也
[000-7b]
李固謂處士純盗虚名韓愈雖與石洪温造李渤游而
 多侮薄之所謂水北山人得聲名去年去作幙下士
 水南山人今又往鞍馬僕從照閭里少室山人索價
 髙兩以諫官徵不起彼皆刺口論時事有力未免遭
 驅使
孟郊詩蹇澁窮僻琢削不暇真苦吟而成觀其句法格
 力可見矣其自謂夜吟曉不休苦吟神鬼愁如何不
 自閒乃與身為讐而退之薦其詩云榮華肖天秀捷
[000-8a]
 疾愈響報何也
池州齊山石壁有刺史杜牧處士張祐題名其旁又刋
 一聨云天下起兵誅董卓長沙子弟最先來與題名
 一手書也此句乃李温詩全篇曰恩驅義感即風雷
 誰道南方乏武才
歐陽文忠公作詩話稱周朴之詩曰風煖鳥聲碎日髙
 花影重以為佳句此乃杜荀鶴之句非朴也
予每評詩多與存中合予頃年嘗與王荆公評詩予謂
[000-8b]
 凡為詩當使挹之而源不窮咀之而味愈長至如永
 叔之詩才力敏邁句亦雄健但恨其少餘味爾荆公
 曰不然如行人仰頭飛鳥驚之句亦可謂有味矣然
 至今思之不見此句之佳亦竟莫原荆公之意信乎
 所見之殊不可强同也
鼎澧道中有甘泉寺過客多酌泉瀹茗天禧末冦萊公
 凖南遷題名寺壁天聖初丁晉公復南遷又題名而
 行其後范諷為湖南安撫感二相連斥遂作詩云平
[000-9a]
 仲酌泉方頓轡謂之禮佛向南行層巒下瞰炎荒路
 轉使髙僧薄寵榮
夏鄭公竦評老杜中秋月詩初升紫塞外巳隠暮雲端
 以為意在肅宗也鄭公善評詩也吾觀退之煌煌東
 方星奈此衆客醉豈順宗時作乎東方謂憲宗在儲
 也
劉禹錫云賈生王佐才衛綰二車戲同遇漢文時何人
 居重位賈生當文帝時流落不偶而死是也衛綰以
[000-9b]
 車戯事文帝為郎爾及景帝立稍見親用久之御史
 大夫封建陵侯景帝末年始拜丞相在文帝時實未
 居重位也
人豈不自知耶及自愛其文章乃更大繆何也劉禹錫
 詩固有好處及其自稱平淮西詩云城中喔喔晨鷄
 鳴城頭鼓角聲和平為盡李愬之美又云始知元和
 十四嵗四海重見昇平年為盡憲宗之美吾不知此
 兩聨為何等語也
[000-10a]
賈島云獨行潭底影數息樹邊身其自注云二句
 三年得一吟雙涙流知音如不賞歸臥故山秋
 不知此二句有何難道至於三年始成而一吟
 淚下也楊衡自愛其句云一一鶴聲飛上天此
 尤可笑也
韋應物古詩勝律詩李德裕武元衡律詩勝古詩五字
 句又勝七字張籍王建詩格極相似李益古律詩
 相稱然皆非應物之比也
[000-10b]
黄庭堅喜作詩得名好用南朝人語專求古人未使之
 事又一二奇字綴葺而成詩自以為工其實所見之
 僻也故句雖新奇而氣乏渾厚吾嘗作詩題其篇後
 畧云端求古人遺琢抉手不停方其拾璣羽往往失
 鵬鯨葢謂是也
石延年長韻律詩善叙事其它無大好處籌筆驛銅
 雀臺留侯廟詩為一集之冠五言小詩如海雲含雨
 重江樹帶蟬疎平蕪逺更綠斜日寒無輝此殆其庶
[000-11a]
 幾乎
白居易亦善作長韻叙事但格制不高局於淺切
 又不能更風操雖百篇之意只如一篇故使人
 讀而多厭也
蘇舜欽以詩得名學書亦飄逸然其詩以奔放
 豪健為主梅堯臣亦善詩雖乏高致而平淡有
 工句世謂之蘇梅其實與蘇相反也舜欽嘗自歎
 曰平生作詩被人比梅堯臣寫字比周越良可
[000-11b]
 笑也
周越為尚書郎在天聖景祐間以書得名輕俗不近古
 無足取也
元豐癸亥春予謁王荆公於鍾山因從容問公比作詩
 否公曰久不作矣葢賦詠之言亦近口業然近日復
 不能忍亦時有之予曰近詩自何始可得聞乎公笑
 而口占一絶云南圃東岡二月時物華催我有新詩
 含風鴨綠鱗鱗起弄日鵞黄嫋嫋垂此則真為佳句
[000-12a]
 也
前輩詩多用故事其引用比擬對偶親切亦甚有可觀
 者楊察謫守信州及其去也送行至境上者十二人
 隠父於筵餞作詩以謝皆用十二故事其詩曰十二
 天之數今宵席客盈位如星占野人若月分卿極醉
 巫山側聨吟嶰琯清他年為舜牧恊力濟蒼生用故
 事亦恰好
慶厯中李淑罷翰林學士知鄭州㑹奉祠柴陵作詩三
[000-12b]
 絶其恭帝詩最涉嫌忌曰㺯楯牽車晚鼓催不知門
 外倒戈囘荒墳㫁壠逾三尺猶認房陵半仗來既為
 仇家陳述古抉其事以聞裭一職
至和中阮逸為王宫教授有宗室能詩多與逸唱和逸
 有句曰易立泰山名難枯上林栁有言其事者朝廷
 方治之㑹逸復以請求受賄事因廢斥之
張鑄健吏也性亦滑稽為河北轉運使以事謫知信州
 是時以屯田員外郎葛源新得提舉銀銅坑冶信州
[000-13a]
 在所提舉源欲為鑄廢舉狀移牒令鑄供厯任脚色
 狀鑄不平作詩寄之曰銀銅坑冶是新差職任催綱
 勝一階更使下官供脚色下官踪跡轉沈埋源有慙
 色
王摩詰閉戸著書多嵗月種松皆作老龍鱗一本作皆
 老作龍鱗尤佳
 
 
[000-13b]
 
 
 
 
 
 
 
 臨漢隱居詩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