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h0147 御選唐宋文醇-清-高宗弘曆 (master)


[03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御選唐宋文醇巻三十五目録
  眉山蘇洵文二
   雜著 書 序 論
  名二子說
  送石昌言使北引
  上富丞相書
  上歐陽内翰第一書
[035-1b]
  上歐陽内翰第四書
  上韓舎人書
  蘇氏族譜
  春秋論
[035-2a]
欽定四庫全書
御選唐宋文醇巻三十五
  眉山蘇洵文二
  名二子說
輪輻盖軫皆有職乎車而軾獨若無所為者雖然去軾
則吾未見其為完車也軾乎吾懼汝之不外飾也天下
之車莫不由轍而言車之功者轍不與焉雖然車仆馬
斃而患亦不及轍是轍者善處乎禍福之間也轍乎吾
[035-2b]
知免矣
 唐順之曰此老泉所以逆探两公之終身也卒也長
 公再以斥廢僅而能免而少公終得以遺老自解脫
 攸攸卒嵗是亦竒矣
[035-3a]
  送石昌言使北引
昌言舉進士時吾始數嵗未學也憶與羣兒戱先府君
側昌言従旁取棗栗啖我家居相近又以親戚故甚狎
昌言舉進士日有名吾後漸長亦稍知讀書學句讀屬
對聲律未成而廢昌言聞吾廢學雖不言察其意甚恨
後十餘年昌言及第第四人守官四方不相聞吾以壮
大乃能感悔摧折復學又數年㳺京師見昌言長安相
與勞苦如平生歡出文十數首昌言甚喜稱善吾晚學
[035-3b]
無師雖日為文中甚自慚及聞昌言說乃頗自喜今十
餘年又来京師而昌言官兩制乃為天子出使萬里外
強悍不屈之契丹建大斾從騎數百送車千乗出都門
意氣慨然自思為兒時見昌言先府君旁安知其至此
富貴不足怪吾扵昌言獨有感也丈夫生不為将得為
使折衝口舌之間足矣往年彭任從富公使還為我言
既出境宿驛亭聞介馬數萬騎馳過劍槊相摩終夜有
聲從者怛然失色及明視道上馬迹尚心掉不自禁凡
[035-4a]
遼所以夸耀中國者多此類中國之人不測也故或至
扵震懼而失辭以為契丹笑嗚呼何其不思之甚也昔
者奉春君使冒頓壯士健馬皆匿不見是以有平城之
役今之匃奴吾知其無能為也孟子曰說大人則藐之
况扵敵人請以為贈
觀洵上皇帝書第八段言使契丹者當日情事可見末
幅數語所以惎昌言者至矣
 蘇軾䟦云右嘉祐元年九月十九日先君送石昌言
[035-4b]
 北使文一首其字則軾年二十一時所書與昌言本
 也今蓄於陳履常氏昌言名揚休善為詩有名當時
 終扵知制詰彭任字有道亦蜀人従富彦國使虜還
 得靈河縣主簿以死石守道甞稱之曰有道長七尺
 而膽過其身一日坐酒肆與其徒飲且酣聞彦國當
 使不測之虜憤憤推酒床拳皮裂遂自請行盖欲以
 死扞彦國者也其為人大畧如此然亦任俠好殺云
[035-5a]
  上富丞相書
相公閣下往年天子震怒出逐宰相選用舊臣堪付屬
以天下者使在相府與天下更始而閣下之位實在第
三方是之時天下咸喜相慶以為閣下惟不為宰相也
故黙黙在此方今困而後起起而復為宰相而又值乎
此時也不為而何為且吾君之意待之如此其厚也不
為而何以副吾望故咸曰後有下令而異扵他日者必
吾富公也朝夕而待之跂首而望之望望然而不獲見
[035-5b]
也戚戚然而疑嗚呼其弗獲聞也必其逺也進而及扵
京師亦無聞焉不敢以疑猶曰天下之人如此其衆也
數十年之間如此其變也皆曰賢人焉或曰彼其中則
有說也而天下之人則未始見也然而不能無憂盖古
之君子愛其人也則憂其無成且甞聞之古之君子相
是君也與是人也皆立扵朝則使吾皆知其為人皆善
者也而後無憂且一人之身而欲擅天下之事雖見信
扵當世而同列之人一言而疑之則事不可以成今夫
[035-6a]
政出於他人而不懼事不出於已而不忌是二者惟善
人為能然猶欲得其心焉若夫衆人政出扵他人而懼
其害已事不出扵已而忌其成功是以有不平之心生
夫或居於吾前或立扵吾後而皆有不平之心焉則身
危故君子之出處於其間也不使之不平扵我也周公
立扵明堂以聴天下而召公惑何者天下固惑乎大者
也召公猶未能信乎吾之此心也周公定天下誅管蔡
告召公以其志以安其身以及扵成王故凡安其身者
[035-6b]
以安乎周也召公之扵周公管蔡之於周公是二者亦
皆有不平之心焉以為周之天下公将遂取之也周公
誅其不平而不可告語者告其可以告語者而和其不
平之心然則非其必不可以告語者則君子未始不欲
和其心天下之人從士而至扵卿大夫宰相集處其上
欲有所為何慮而不成不能忍其區區之小忿以成其
不平之釁則害其大事是以君子忍其小忿以容其小
過而杜其不平之心然後當大事而聽命焉且吾之小
[035-7a]
忿不足以易吾之大事也故寧小容焉使無芥蔕扵其
間古之君子與賢者並居而同樂故其責之也詳不幸
而與不肖者偶不圗其大而治其細則闊逺扵事情而
無益扵當世故天下無事而後可與爭此不然則否昔
者諸吕用事陳平憂懼計無所出陸賈入見說之使交
歡周勃陳平用其䇿卒得絳侯北軍之助以滅諸吕夫
絳侯木強之人也非陳平致之而誰也故賢人者致其
不賢者非夫不賢者之能致賢者也曩者陛下即位之
[035-7b]
初寇萊公為相惟其側有小人不能誅又不能與之無
忿故終以斥去及范文正公在相府又欲以嵗月盡治
天下事失扵急與不忍小忿故羣小人亦急逐之一去
遂不復用以歿其身伏惟閣下以不世出之才立扵天
子之下百官之上此其深謀逺慮必有所處而天下之
人猶未獲見洵西蜀之人也竊有志扵今世碩一見扵
堂上伏惟閣下深思之無忽
韓范富諸賢在朝宵小羣目為黨實則各持所見而不
[035-8a]
相下觀歐陽修論杜衍范仲淹等罷政事状可見也君
子謀國雖當渙其羣以絶類上之私亦當得朋以收羣
䇿之力元祐諸賢率多不肯下人他日洛蜀各樹旗幟
以壎箎之雅而有參商之形不待憸壬搆扇早已自相
攻訐也盖當日風尚如此自韓范富諸公已兆其端矣
洵之言往往如蓍蔡不止辨姦一論也
[035-9a]
  上歐陽内翰第一書
内翰執事洵布衣窮居甞竊有歎以為天下之人不能
皆賢不能皆不肖故賢人君子之處於世合必離離必
合往者天子方有意扵治而范公在相府富公為樞宻
副使執事與余公蔡公為諌官尹公馳騁上下用力扵
兵革之地方是之時天下之人毛髮絲粟之才紛紛然
而起合而為一而洵也自度其愚魯無用之身不足以
自奮扵其間退而養其心幸其道之将成而可以復見
[035-9b]
扵當世之賢人君子不幸道未成而范公西富公北執
事與余公蔡公分散四出而尹公亦失勢奔走扵小官
洵時在京師親見其事忽忽仰天歎息以為斯人之去
而道雖成不復足以為榮也既復自思念往者衆君子
之進扵朝其始也必有善人焉推之今也亦必有小人
焉間之今之世無復有善人也則已矣如其不然也吾
何憂焉姑飬其心使其道大有成而待之何傷退而處
十年雖未敢自謂其道有成矣然浩浩乎其胷中若與
[035-10a]
曩者異而余公適亦有成功於南方執事與蔡公復相
繼登扵朝富公復自外入為宰相其勢将復合為一喜
且自賀以為道既已粗成而果将有以發之也既又反
而思其嚮之所慕望愛恱之而不得見之者盖有六人
今将往見之矣而六人者已有范公尹公二人亡焉則
又為之澘然出涕以悲嗚呼二人者不可復見矣而所
恃以慰此心者猶有四人也則又以自觧思其止扵四
人也則又汲汲欲一識其靣以發其心之所欲言而富
[035-10b]
公又為天子之宰相逺方寒士未可遽以言通扵其前
余公蔡公逺者又在萬里外獨執事在朝廷間而其位
差不甚貴可以叫呼扳援而聞之以言而飢寒衰老之
病又痼而留之使不克自至扵執事之庭夫以慕望
愛恱其人之心十年而不得見而其人已死如范公尹
公二人者則四人之中非其勢不可遽以言通者何可
以不能自往而遽已也執事之文章天下之人莫不知
之然竊自以為洵之知之特深愈扵天下之人何者孟
[035-11a]
子之文語約而意盡不為巉刻斬絶之言而其鋒不可
犯韓子之文如長江大河渾浩流轉魚黿蛟龍萬怪惶
惑而抑遏蔽掩不使自露而人自見其淵然之光蒼然
之色亦自畏避不敢廹視執事之文紆餘委備往復百
折而條逹踈暢無所間斷氣盡語極急言竭論而容與
閒易無艱難勞苦之態此三者皆斷然自為一家之文
也惟李翺之文其味黯然而長其光油然而幽俯仰揖
讓有執事之態陸贄之文遣言措意切近的當有執事
[035-11b]
之實而執事之才又自有過人者盖執事之文非孟子
韓子之文而歐陽子之文也夫樂道人之善而不為諂
者以其人誠足以當之也彼不知者則以為譽人以求
其恱已也夫譽人以求其恱已洵亦不為也而其所以
道執事光明盛大之徳而不自知止者亦欲執事之知
其知我也雖然執事之名滿扵天下雖不見其文而固
已知有歐陽子矣而洵也不幸堕在草野泥塗之中而
其知道之心又近而粗成而欲徒手奉咫尺之書自託
[035-12a]
於執事将使執事何從而知之何從而信之哉洵少年
不學生二十五嵗始知讀書從士君子逰年既已晚而
又不遂刻意厲行以古人自期而視與已同列者皆不勝
已則遂以為可矣其後困益甚然後取古人之文而讀
之始覺其出言用意與已大别時復内頋自思其才則
又似夫不遂止於是而已者由是盡燒曩時所為文數
百篇取論語孟子韓子及其他聖人賢人之文而兀然
端坐終日以讀之者七八年方其始也入其中而惶然
[035-12b]
博觀扵其外而駭然以驚及其久也讀之益精而其胸
中豁然以明若人之言固當然者然猶未敢自出其言
也時既久胸中之言日益多不能自制試出而書之已
而再三讀之渾渾乎覺其来之易矣然猶未敢以為是
也近所為洪範論史論凡七篇執事觀其如何嘻區區
而自言不知者又将以為自譽以求人之知已也惟執
事思其十年之心如是之不偶然也而察之
其論韓歐李陸文字不爽銖両交必如洵之與修乃可
[035-13a]
面譽而不為諂自述所得而不為誇
 茅坤曰此書凡三段一段歴叙諸君子之離合見已
 慕望之切二段稱歐陽公之文見已知公之深三段
 自叙平生經歴欲歐陽公之知之也而情事婉曲周
 折何等意氣何等風神
[035-14a]
  上歐陽内翰第四書
洵啓夏熱伏惟提舉内翰尊候萬福嚮為京兆尹天下
謂公當由此得政其後聞有此授或以為拂世戾俗過
在扵不肯鹵莽然此豈足為公損益哉洵久不奉書非
敢有懈以為用公之奏而得召恐有私謝之嫌今者洵
既不行而朝廷又欲必致之恐聽者不察以為匹夫而
要君命茍以為髙而求名亦且得罪扵門下是故略陳
其一二以曉左右聞之孟軻曰仕不為貧而有時乎為
[035-14b]
貧洵之所為欲仕者為貧乎實未至於飢寒而不擇以
為行道乎道固不在我且朝廷将何以待之今人之所
謂富貴髙顯而近扵君可以行道者莫若两制然猶以
為不得為宰相有所牽制扵其上而不得行其志為宰
相者又以為時不可為而我将有所待若洵又可以行
道責之耶始公進其文自丙申之秋至戊戌之冬凡七
百餘日而得召朝廷之事其莭目期限如此之繁且久
也使洵今日治行數月而至京師旅食扵都市以待命
[035-15a]
而數月間得試扵所謂舎人院者然後使諸公専考其
文亦一二年幸而以為不謬可以及等而奏之從中下
相府相與擬議又須年載間而后可以庶㡬有望於一
官如此洵固以老而不能為矣人皆曰求仕将以行道
若此者果足以行道乎既不足以行道而又不互扵為
貧是二者皆無名焉是故其来遲遲而未甚樂也王命
且再下洵若固辭必将以為沽名而有所希望今嵗之
秋軾轍已服闋亦不可不與之俱東恐内翰怪其久而
[035-15b]
不來是以略陳其意拜見尚逺惟千萬為國自重
宋政迂緩廢弛觀此可見君相之責惟在用人今召試
一布衣而可五六年猶不得决亦異乎為天下得人之
義矣
[035-16a]
  上韓舎人書
舎人執事方今天下雖號無事而政化未清獄訟未衰
息賦斂日重府庫空竭而大者又有二國之不臣天子
震怒大臣憂恐自两制以上宜皆苦心焦思日夜思念
求所以解吾君之憂者洵自惟閒人於國家無絲毫之
責得以優㳺終嵗詠歌先王之道以自樂時或作為文
章亦不求人知以為天下方事事而王公大人豈暇見
我㢤是以踰年在京師而其平生所願見如君侯者未
[035-16b]
甞一至其門有来告洵以所欲見之之意洵不敢不見
然不知君侯見之而何也天子求治如此之急君侯為
两制大臣豈欲見一閒布衣與之論閒事邪此洵所以
不敢遽見也自閒居十年人事荒廢漸不喜承迎将逢
拜伏拳跽王公大人茍能無以此求之使得從容坐隅
時出其所學或亦有足觀者今君侯辱先求之此其必
有所異乎世俗者矣孟子曰段干木踰垣而避之泄栁
閉門而不納是皆已甚廹斯可以見矣嗚呼吾豈斯人
[035-17a]
之徒歟欲見我而見之不欲見而徐去之何傷况如君
侯平生所願見者又何辭焉不宣洵再拜
洵雖有戰國說士習氣然較之韓愈應科目時與人書
代張籍與李浙東書等篇頋有别矣此文固亦士習卑
靡之藥石也
[035-18a]
  蘇氏族譜
蘇氏之譜譜蘇氏之族也蘇氏出自髙陽而蔓延扵天
下唐神龍初長史味道刺眉州卒扵官一子留於眉眉
之有蘇氏自是始而譜不及焉者親盡也親盡則曷為
不及譜為親作也凡子得書而孫不得書何也以著代
也自吾之父以及吾之髙祖仕不仕娶某氏享年㡬某
日卒皆書而他不書何也詳吾之所自出也自吾之父
以至吾之髙祖皆曰諱某而他則遂名之何也尊吾之
[035-18b]
所自出也譜為蘇氏作而獨吾之所自出得詳與尊何
也譜吾作也嗚呼觀吾之譜者孝悌之心可以油然而
生矣情見乎親親見於服服始扵衰而至於緦麻而至
扵無服無服則親盡親盡則情盡情盡則喜不慶憂不
弔喜不慶憂不弔則塗人也吾之所以相視如塗人者
其初兄弟也兄弟其初一人之身也悲夫一人之身分
而至扵塗人此吾譜之所以作也其意曰分而至扵塗
人者勢也勢吾無如之何也已幸其未至扵塗人也使
[035-19a]
之無至扵忽忘焉可也嗚呼觀吾之譜者孝弟之心可
以油然而生矣系之以詩曰
吾父之子今為吾兄吾疾在身兄呻不寧數世之後不
知何人彼死而生不為戚欣兄弟之親如足於手其能
㡬何彼不相能彼獨何心
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直上是天地旁推之則民也物
也直上是祖妣旁推之則宗也族也直上是父母旁推
之則兄也弟也由父母等而上之以至天地由天地順
[035-19b]
而下之以至父母皆一氣之分而一理之合也豎窮三
際不得謂此身非父母非祖宗非天地之身則少明扵
理之人與之言無不諾者及其横亘十方謂此身即兄
弟即宗族即民物之身則不特私意為之障幷理見亦
将為之障矣由此一障則始於兄弟之不相能而終之
及扵民物又始扵民物之不相闗而極之至扵兄弟故
兄弟相猶而父母之心傷矣宗族相背而祖宗之心傷
矣民物相害而天地之心傷矣父母祖宗天地之心俱
[035-20a]
於我不相似則我之身雖塊然血氣乎生理絶矣由有
血氣而有此身此血氣者父母祖宗天地之心之所滙
而成者也而既有血氣即有血氣之我出焉據是血氣
而私之是故有弟而兄啼與愛親敬長之良知良能同
發扵孩提而不可觧以賊夫性命茍不廓徹無餘合民
物為一大身而謂能孝扵親者未之有也茍不能孝扵
親而謂能仁民能愛物者亦未之有也讀洵族譜文而
有得焉可與讀張子西銘讀張子西銘而有得焉可與
[035-20b]
言性與天道
[035-21a]
  春秋論
賞罰者天下之公也是非者一人之私也位之所在則
聖人以其權為天下之公而天下以懲以勸道之所在
則聖人以其權為一人之私而天下以榮以辱周之衰
也位不在夫子而道在焉夫子以其權是非天下可也
而春秋賞人之功赦人之罪去人之族絶人之國貶人
之爵諸侯而或書其名大夫而㦯書其字不惟其法惟
其意不徒曰此是此非而賞罰加焉則夫子固曰我可
[035-21b]
以賞罰人矣賞罰人者天子諸侯事也夫子病天下之
諸侯大夫僣天子諸侯之事而作春秋而已則為之其
何以責天下位公也道私也私不勝公則道不勝位位
之權得以賞罰而道之權不過扵是非道在我矣而不
得為有位者之事則天下皆曰位之不可僣也如此不
然天下其誰不曰道在我則是道者位之賊也曰夫子
豈誠賞罰之邪徒曰賞罰之耳庸何傷曰我非君也非
吏也執塗之人而告之曰某為善某為惡可也繼之曰
[035-22a]
某為善吾賞之某為惡吾罰之則人有不笑我者乎夫
子之賞罰何以異此然則何足以為夫子何足以為春
秋曰夫子之作春秋也非曰孔氏之書也又非曰我作
之也賞罰之權不以自與也曰此魯之書也魯作之也
有善而賞之曰魯賞之也有惡而罰之曰魯罰之也何
以知之曰夫子繋易謂之繋辭言孝謂之孝經皆自名
之則夫子私之也而春秋者魯之所以名史而夫子託
焉則夫子公之也公之以魯史之名則賞罰之權固在
[035-22b]
魯矣春秋之賞罰自魯而及扵天下天子之權也魯之
賞罰不出境而以天子之權與之何也曰天子之權在
周夫子不得已而以與魯也武王之崩也天子之位當
在成王而成王幼周公以為天下不可以無賞罰故不
得已而攝天子之位以賞罰天下以存周室周之東遷
也天子之權當在平王而平王昏故夫子亦曰天下不
可以無賞罰而魯周公之國也居魯之地者宜如周公
不得已而假天子之權以賞罰天下以尊周室故以天
[035-23a]
子之權與之也然則假天子之權宜如何曰如齊桓晉
文可也夫子欲魯如齊桓晉文而不遂以天子之權與
齊晉者何也齊桓晉文陽為尊周而實欲富強其國故
夫子與其事而不與其心周公心存王室雖其子孫不
能繼而夫子思周公而許其假天子之權以賞罰天下
其意曰有周公之心而後可以行桓文之事此其所以
不與齊晉而與魯也夫子亦知魯君之才不足以行周
公之事矣頋其心以為今之天下無周公故至此是故
[035-23b]
以天子之權與其子孫所以見思周公之意也吾觀春
秋之法皆周公之法而又詳内而略外此其意欲魯法
周公之所為且先自治而後治人也明矣夫子歎禮樂
征伐自諸侯出而田常弑其君則沐浴而請討然則天
子之權夫子固明以與魯也子貢之徒不逹夫子之意
續經而書孔丘卒夫子既告老矣大夫告老而卒不書
而夫子獨書夫子作春秋以公天下而豈私一孔丘㢤
嗚呼夫子以為魯國之書而子貢之徒以為孔氏之書
[035-24a]
也歟遷固之史有是非而無賞罰彼亦史臣之體宜爾
也後之效夫子作春秋者吾惑焉春秋有天子之權天
下有君則春秋不當作天下無君則天下之權吾不知
其誰與天下之人烏有如周公之後之可與者與之而
不得其人則亂不與人而自與則僣不與人不自與而
無所與則散嗚呼後之春秋亂邪僣邪散邪
洵為六經論謂聖人制禮所以強人棄逸而即勞以尊
其君父兄皆聖人之微權也恐告語之有所不及乃為
[035-24b]
樂以隂驅而潛率之又恐其久而易廢也乃為易以尊
其道使天下探之茫茫索之𡨕㝠視聖人如鬼神之幽
而不可測又恐人之嗜欲好之有甚扵生而憤憾怨怒
有不頋其死者而禮之權窮乃為詩以通人情謂好色
而不滛怨其君父而不怒則亦聖人之所許所以全天
下之中人也其扵詩易禮樂所見如此噫亦淺矣彼其
視聖人之經無往不用其權者然則非六經乃六權也
邪其論書也謂聖人因風俗之變而用其權聖人之權
[035-25a]
用於當世而風俗之變益甚武王周公遂變而不復反
益為謬論惟此論春秋篇特不詭扵道故録之
 吕祖謙曰此篇湏看首尾相應枝葉相生如引繩貫
 珠大抵一莭未盡又生一莭别人意多則雜惟此篇
 意多而不雜
 謝枋得曰此文有法度有氣力有精神有光燄謹嚴
 而華藻者也精熟孟子方有此文章
 
[035-25b]
 
 
 
 
 
 
 
御選唐宋文醇巻三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