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h0143 御選宋金元明四朝詩-清-聖祖玄燁 (master)


[085-1a]
 欽定四庫全書
御選宋詩巻二
  四言詩一
   王禹偁
    藉田賦頌
 倬彼東郊公田是闢大君戾止言耕其籍帝籍既脩乃
 及公侯親爾耒耜勤爾田疇言采黍稷祀于圜丘億萬
 斯年以承天休倬彼東郊耕壇其崇大君戾止言訓其
[085-1b]
 農農功既篤乃知榮辱爾家以給爾人以足言奉烝嘗
 遍于比屋億萬斯年以介景福
   宋祁
    籍田頌
 倬彼鮮原帝籍于田匪籍其勤我為民先悠悠春旗覛
 土于畿陽膏澤澤邁乎三推有壬有林亦莫不祗我疆
 我理或耘或耔實苞實茂茀厥豐草田畯至喜祈年伊
 早我穀用成我倉既盈我倉眈眈種于東南其用伊何
[085-2a]
事神薦馨為酒為醴為粢為盛烝之浮浮釋之叟叟上
帝居歆降福孔休降福伊何我民既蕃室家溱溱三事
不諼食足武奮震疊爾功蠻夷來同罔不率從帝猷昭
升式于九圍兢兢業業以毖萬幾在豐念匱在飫思饑
子子孫孫勿替引之
  夏竦
   廣農頌
皇哉惟聖躬提天柄億兆歸心三農洽慶廣我田事肇
[085-2b]
修稼政乃置官民乃頒號令號令惟何分條建規恩斯
懋斯流冗攸歸官名惟何啓職庀司訓之導之播種維
時民曰勤止服田力穡晝爾于耕宵爾無斁千耦偕飛
百穀咸植既藝浮鹵越經封洫官曰莅止糾力勸能痔
我錢鏄疏我溝塍乃能灌溉爰相丘陵汙萊以闢游惰
用懲赫赫聖謀有作咸覩畎澮四溟井疆九土沃野萬
里縱横其畝擁耒成林灑流降雨陽春如膏原隰如鱗
我稼既華六合生雲稻粱黍稷萬井龍文同我婦子或
[085-3a]
耨或耘八月其穫乃登爾稼滯穗棲原餘糧厭野盈溢
京庾流衍方夏式歌且謡土金同價百姓足矣君孰不
足三百之同九年之畜八蜡既通五禮咸穆藏財于民
所寳惟榖君哉君哉樂事訓農炎帝之敎后稷之功方
我王度明而未融臣之頌之永矣無窮
  富弼
   定州閲古堂詩
朔方之兵勁于九土尤勁而要粤惟定武兵勁在馭用
[085-3b]
則羆虎失馭而勁驕不可舉曰保曰貝閉壁連阻武爵
斯守束手就虜皇帝曰噫汝武曷取有敝必革以儒于
撫公來帥定始以威怒有兵悍横一用于斧連營怛之
膽栗腰傴既懼而敎如餔如乳以刺以射以鉦以鼓無
一不若師師旅旅列城自刺靡不和附隂沴為梗降此
大雨大河破洩在河之滸民被黜墊田入汚莽流離蕩
析不得其所公感曰吁予敢寜處廼大招徠乃大保聚
乃營帛粟寒衣飢茹民歸而安水下孰禦强弱死生由
[085-4a]
公復慮曰義曰仁震肅春煦合和蒸天天順以序公境
獨稔爰麥爰黍公俗獨樂夫耕婦杼人雖曰康公亦奚
豫謂此一方民與兵具務劇任重稽古其裕人皆謂公
與古為伍公文化民公武禦侮何思古人公不自許遂
擇竒匠繪于堂宇列其行事指掌可數前有古人在我
門户後有來者依我牆堵斯堂勿壊有堂有故堂之不
存來者曷覩宏乎煥乎千載是矩
  劉敞
[085-4b]
   閔雨
  臣伏見春首以來天久不雨歴官李用晦治大衍
  軌革太醫趙從古治黄帝六氣咸以謂風旱嵗惡
  然陛下焦心勞意側躬修徳審樂損膳議獄宥過
  以迎導善氣爰及言事得罪者唐介杜樞之徒復
  特見甄序小大之臣莫不欣然人情悦則天氣和
  矣乃三月已已日入而雨至於庚午詩不云乎益
  之以霡霂既優既渥既霑既足生我百榖以此見
[085-5a]
  聖人之徳與天相符言出而物應行發而神助雖
  水旱之災有常數者猶不能違之况其眇者乎竊
  觀詩書所載盛徳之君至誠動天之速未有及陛
  下者也臣不勝鼓舞之至謹譔閔雨詩一首十三
  章章六句投進以聞
堪輿絪緼一晦一明或沉而毁或亢而暘自古以然世
習為常
民生㝠㝠靡究靡知其幸而吉不幸而災猖狂妄行惟
[085-5b]
所遇之
天命降監在我元聖兼覆慶裕四方既定惟民之恤無
所疵病
伊年暮春旱久不雨人曰時哉歴有常數禹湯之賢莫
能弗遇
帝獨喟息是豈足言化育萬物若鎔以埏患在誠薄不
能動天
退而齋心淵黙以居鐘鼓不抎宴遊不娛左右肅然一
[085-6a]
懐瞿瞿
疏獄省刑與物更始内恕孔悲引咎在已爰及四海愚
智咸喜
追悟讜直褒進淹滯聲色無迕式序在位嬖習權近攝
威屏氣
已已乃雨若有鬼神淒淒其風渰渰其雲自東徂西罄
無不均
匪震匪拔匪溢匪洩生我百穀區萌畢達以亭以食小
[085-6b]
大胥悦
天子之徳視雨之施肇自京師達于四裔無有蠻貊孚
我君惠
天子之政視雨之時養老長幼速哉熙熙更化易俗而
民不知
天子之慶視雨之積自天降康時萬時億眉夀無疆以
靖四國
  蘇洵
[085-7a]
   張益州畫像詩
天子在祚嵗在甲午西人傳言有寇在垣庭有武臣謀
夫如雲天子曰嘻命我張公公來自東旗纛舒舒西人
聚觀于巷于塗謂公暨暨公來于于公謂西人安爾室
家無敢或訛訛言不祥往即爾常春爾條桑秋爾滌場
西人稽首公我父兄公在西囿草木駢駢公宴其僚伐
鼓淵淵西人來觀祝公萬年有女娟娟閨闥閑閑有童
哇哇亦既能言昔公未來期汝棄捐禾麻芃芃倉庾崇
[085-7b]
崇嗟我婦子樂此嵗豐公在朝廷天子股肱天子曰歸
公敢不承作堂嚴嚴有廡有庭公像在中朝服冠纓西
人相告無敢逸荒公歸京師公像在堂
  邵雍
   不同吟
求者不得辭者不能二者相去其逺幾程
   偶書
才高命寡恥居人下若不固窮非知道者
[085-8a]
   觀物吟
居暗觀明居静觀動居簡觀繁居輕觀重所居者寡所
觀則衆匪居匪觀衆寡何用
   師資吟
未知道義尋人為師既知道義人來為資尋師未易為
資實難指南嚮道非去非還師人則恥人師則喜喜恥
皆非我獨無是好為人師與恥何異
   安樂吟
[085-8b]
安樂先生不顯姓氏垂三十年居洛之涘風月情懐江
湖性氣色斯其舉翔而後至無賤無貧無富無貴無將
無迎無拘無忌窘未嘗憂飲不至醉收天下春歸之肝
肺盆池資吟瓮牖薦睡小車賞心大筆快志或戴接䍦
或著半臂或坐林間或行水際樂見善人樂聞善事樂
道善言樂行喜意聞人之惡若負芒刺聞人之善如佩
蘭蕙不佞禪伯不謏方士不出户庭直際天地三軍莫
凌萬鍾莫致為快活人六十五嵗
[085-9a]
   甕牖吟
有客無知唯知自守自守無他唯求寡咎有屋數間有
田數畝用盆為池以甕為牖牆髙於肩室大于斗布被
煖餘藜羮飽後氣吐胷中充塞宇宙筆落人間輝映瓊
玖人能知止以退為茂我自不出何退之有心無妄思
足無妄走人無妄交物無妄受炎炎論之甘處其陋綽
綽言之無出其右羲軒之書未嘗去手堯舜之談未嘗
虚口當中和天同樂易友吟自在詩飲歡喜酒百年升
[085-9b]
平不為不偶七十康强不為不夀
   盆池吟
有客無知唯知不為不為無他唯求不欺我有人是人
無我非因開甕牖遂鑿盆池都邑地貴江湖景竒能遊
澤國不下堂基簾外青草軒前黄陂壺中月落鑑裏雲
飛既有荷芰豈無鳬茨既有蝌蚪豈無蛟螭亦或清淺
亦或渺瀰亦或渌淨亦或漣漪風起蘋藻凉生袖衣林
宗何在范蠡何歸密雪霏霏輕冰披披垂柳依依細雨
[085-10a]
微微可以觀止可以忘機可以照物可以看時不樂乎
我更樂乎誰吾于是日再見伏羲
   大筆吟
有客無知為性太質不忮不求無固無必足躡天根手
探月窟所得之懐盡賦于筆意逺情融氣和神逸酒放
微醺綃鋪半匹如風之卒如雲之勃如電之&KR1554如雨之
密或往或還或沒或出滌盪氛埃廓開天日鸞鳯翺翔
龍蛇盤屈春葩暄妍秋山崪屼三千簪裾俯循儒術百
[085-10b]
萬貔貅仰聽軍律松桂成林芝蘭滿室蜀錦初番朝霞
乍拂白璧一雙黄金百鎰羲之來求牧之來乞物外神
交人間事畢觀者析酲收之愈疾
   善人吟
良如金玉重如丘山儀如鸞鳯氣如芝蘭
  司馬光
   瞻彼南山詩
瞻彼南山有梌有棠維葉牂牂君子之燕籩豆洋洋鼎
[085-11a]
俎將將百羞阜昌上下樂康邦家之光君子萬年撫有
四荒受禄無疆瞻彼南山有椐有栩維葉湑湑君子之
燕清酒有藇壺樽有楚酌言觴之命之釂之上下以序
君子萬年永綏兆民受天之祜瞻彼南山有杞有樅維
葉逢逢君子之燕管絲噰噰奏鼓&KR2280&KR2280自堂徂庭上下
肅雍靡有不恭君子萬年令徳髙明髙明有融赫赫明
明天命有嚴命我祖考九土是監倭馯之東蠻蜑之南
享獻允時靡敢不詹閟兹餘文複閣巖巖萬世是承四
[085-11b]
方是瞻帝曰卿士左右之臣四方無虞矜爾之勤式觀
且遊從予一人于壼于閎于堂于陳金石之符翰墨之
珍匪予汝夸祖考之勲多士庶尹羣公百辟拜手稽首
答揚休徳既醉既飽慎思爾職罔顧爾私罔愛爾力惇
忠祗勅永奉丕則立民之極載祀千億
  王安石
   新田詩并序/
  唐治四縣田之入於草莽者十九民如寄客雖簡
[085-12a]
  其賦緩其徭而不可以必留尚書比部郎中趙君
  尚寛之來問敝於民而知其故乃委推官張君恂
  以兵士興大渠之廢者一大陂之廢者四諸小渠
  陂敎民自為者數十一年流民作而相告以歸二
  年而淮之南湖之北操囊耜以率其妻子者其來
  如雨三年而唐之土不可賤取昔之菽粟者多化
  而為稌環唐皆水矣唐獨得嵗焉船漕車輓負擔
  出於四境一日之間不可為數唐之私廩固有餘
[085-12b]
  循吏之無稱於世久矣予聞趙君如此故為作詩
  詩曰
離離新田其下流水孰知其初灌莽千里其南背江其
北逾淮父抱子扶十百其來其來僕僕鏝我新屋趙侯
劬之作者不饑嵗仍大熟飽及雞鶩僦船與車四鄙出
穀今游者處昔止者流維昔牧我不如今侯侯來適野
不有觀者税于水濵問我鰥寡侯其歸矣三嵗于兹誰
能止侯我往求之
[085-13a]
   雲之祁祁答董傳
雲之祁祁或雨于淵苖之翹翹或槁于田雲之祁祁或
雨于野有槁于田豈不自我薈兮其隮其在西郊匪我
為之我歌且謠蔚兮其復南山之側我歌且謠維以育

  蘇軾
   新渠詩并序/
  庚子正月予過唐州太守趙侯始復三陂疏召渠
[085-13b]
  招懐逺人散耕於唐予方為旅人不得親執壺漿
  簞食以與侯勸逆四方之來者獨為新渠詩五章
  以告于道路致侯之意其詞曰
新渠之水其來舒舒溢流于野至于通衢渠成如神民
始不知問誰為之邦君趙侯
新渠之田在渠左右渠來奕奕如赴如湊如雲如積如
屋如溜嗟唐之人始識秔稌
新渠之民自淮及潭挈其婦姑或走而顛王命趙侯宥
[085-14a]
我新民無與王事以訖七年
侯謂新民爾既來止其歸爾邑告爾鄰里良田千萬爾
擇爾取爾耕爾食遂為爾有
築室于唐孔碩且堅生為唐民飽粥與饘死𦵏于唐祭
有雞豚天子有命我惟爾安
   觀碁并序/
  余素不愛碁獨遊廬山白鶴觀觀中人皆闔户晝
  寢獨聞碁聲於古松流水之間意欣然喜之自爾
[085-14b]
  欲學然終不解也兒子過乃粗能者儋守張中日
  從之戲予亦隅坐竟日不以為厭也
五老峯前白鶴遺址長松䕃亭風日清美我時獨遊不
逢一士誰歟碁者户外屨二不聞人聲時聞落子紋枰
坐對誰究此味空鈎意釣豈在魴鯉小兒近道剝啄信
指勝固欣然敗亦可喜優哉游哉聊復爾耳
   泂酌亭并序/
  瓊山郡東衆泉觱發然皆冽而不食丁丑嵗六月
[085-15a]
  予南遷過瓊得雙泉之甘於城之東北隅以告其
  人自是汲者常滿泉相去咫尺而異味庚辰嵗六
  月十七日遷於合浦復過之太守承議陸公求泉
  上之亭名與詩名之曰泂酌其詩曰
泂酌兩泉挹彼注兹一缾之中有澠有淄以瀹以烹衆
喊莫齊自江徂海浩然無私豈弟君子江海是儀既味
我泉亦嚌我詩
   何公橋詩
[085-15b]
天壤之間水居其多人之往來如鵜在河順水而行雲
駛鳥疾維水之利千里咫尺亂流而涉過膝則止維水
之害咫尺千里沔彼濫觴蛙跳鯈游溢而懐山神禹所
憂豈無一木支此大壊舞于盤渦冰拆雷解坐使此邦
畫為兩州鷄犬相聞胡越莫救允毅何公甚勇于仁始
作石梁其艱其勤將作復止更此百難公心如鐵非石
則堅公以身先民以悦使老壯負石如負其子疏為玊
虹隠為金堤直欄横檻百賈所棲我來與公同載而出
[085-16a]
讙呼填道抱其馬足我歎而言視此滔滔未見剛者孰
為此橋願公千嵗與橋夀考持節復來以慰父老如朱
仲卿食于桐鄉我作銘詩子孫不忘
   江郊詩并序/
  惠州歸善縣治之北數步抵江少西有磐石小潭
  可以垂釣作江郊詩云
江郊蔥曨雲水蒨絢碕岸斗入洄潭輪轉先生悦之布
席閒燕初日下照潛鱗俯見意釣忘魚樂此竿綫優哉
[085-16b]
悠哉玩物之變
   答龎參軍并序/ 和陶/
  周循州彦質在郡二年書問無虚日罷歸過惠為
  余留半月既别和此詩追送之
我見異人且得異書挾書從人何適不娛羅浮之趾卜
我新居子非元徳三顧我廬
㫖酒茘蕉絶甘分珍雖云晚接數面自親海隅一笑豈
云無人無酒酤我或乞其鄰
[085-17a]
將行復止眷言孜孜茍有于中傾倒出之奕奕千言粲
焉陳詩觴行筆落了不容思
丱妙侍側兩髦了分歌舞夀我永為歡欣曲終悽然仰
視浮雲此曲此聲何時復聞
擊鼔其鏜船開艣鳴顧我而言雨泣載零子卿白首當
還西京遼東萬里亦歸管寜
感子至意託辭西風吾生一塵寓形空中願言謙亨君
子有終功名在子何異我躬
[085-17b]
   時運并序/ 和陶/
  丁丑二月十四日白鶴峯新居成自嘉祐寺遷入
  詠淵明時運詩云斯晨斯夕言息其廬似為余發
  也廼次其韻長子邁與余别三年矣挈攜諸孫萬
  里逺至老朽憂患之餘不能無欣然
我卜我居居非一朝龜不我欺食此江郊廢井已塞喬
木干霄昔人伊何誰其裔苖
下有澄潭可飲可濯江山千里供我遐曯木固無踁瓦
[085-18a]
豈有足陶匠自至歗歌相樂
我視此邦如洙如沂邦人勸我老矣安歸自我幽獨倚
門或揮豈無親友雲散莫追
旦朝丁丁誰款我廬子孫逺至笑語紛如剪䰂垂髫覆
此瓠壺三年一夢廼復見余
   停雲并序/ 和陶/
  自立冬以來風雨無虚日海道斷絶不得子由書
  廼和淵明停雲詩以寄
[085-18b]
停雲在東黯其將雨嗟我懐人道修且阻眷此區區俛
仰再撫良辰過鳥逝不我佇
颶作海渾天水溟濛雲屯九河雪立三江我不出門寤
寐北窗念彼海康神馳往從
凜然清癯落其驕榮餽奠化之廓兮忘情萬里遲子晨
興宵征逺虎在側以寜先生
對奕未終摧然斧柯再遊蘭亭黙數永和夢幻去來誰
少誰多彈指太息浮雲幾何
[085-19a]
    和勸農六首并序首/録四
   海南多荒田俗以貿香為業所産秔稌不足於食
   乃以藷芋雜米作粥麋以取飽余既哀之乃和淵
   明勸農詩以告其有知者
 咨爾漢黎均是一民鄙夷不訓夫豈其真怨忿劫質尋
 戈相因欺謾莫訴曲自我人
 天禍爾土不麥不稷民無用物怪珍是殖播厥薫木腐
 餘是穡貪夫汚吏鷹鷙狼食
[085-19b]
 豈無良田膴膴平陸獸蹤交締鳥喙諧穆驚麏朝射猛
 稀夜逐芋羮藷糜以飽耆宿
 聽我苦言其福永久利爾鉏耜好爾鄰偶斬艾蓬藋南
 東其畝父兄搢梃以抶游手
 
 
 
御選宋詩巻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