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h0134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-明-張溥 (master)


[023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
  魏武帝集題詞
   孟徳瑞應黄星志窺漢鼎世遂謂梁沛真人天
   下莫敵究其初一名孝亷也曹嵩為長秋養子
   生出莫審官登太尉經董卓之亂避難瑯琊陶
   徐州戮之直撲殺常侍兒耳孟徳奮跳當塗大
   振易漢而魏雖附㑹曹參難洗宗恥間讀本集
[023-1b]
   苦寒猛虎短歌對酒樂府稱絶又助以子桓子
   建帝王之家文章瑰瑋前有曹魏後有蕭梁然
   曹氏居最矣孟徳御軍三十餘年手不捨書兼
   草書亞崔張音樂比桓蔡圍棋埓王郭復好養性解
   方藥周公所謂多才多藝孟徳誠有之使彼不稱
   王謀簒獲與周旋晝講武策夜論經傳或登高賦詩
   被之管絃又觀其射飛鳥擒猛獸殆可終身忘老乃
   竟甘心作賊者謂時不我容耳漢末名人文有孔融
[023-2a]
   武有吕布孟徳實兼其長此兩人不死殺孟徳有餘
   述志一令似乎欺人未嘗不抽序心腹慨當以慷也
 目録
  令
   春祠令
   述志令
   軍譙令
   嚴敗軍令
[023-2b]
    重功徳令
    建學令
    求賢令
    舉士令
    選舉令
    選令
    又
    求逸才令
[023-3a]
   求直言令
   封功臣令
   分給諸将令
   掾屬進得失令
   効力令
   讓禮令
   抑兼并令
   禁比周令
[023-3b]
   存恤令
   給貸令
   慎刑令
   禁絶火令
   禁鮮飾令
   百辟刀令
   修盧植墳墓令
   褒泰山太守吕䖍令
[023-4a]
   表封田疇令
   下田疇讓封令
   與張範令
   徐晃假節令
   勞徐晃令
   下州郡美杜畿令
   賜杜畿令
   與辛毗令
[023-4b]
   與邴原令
   辟王必令
   拜高柔為理曹掾令
   下諸侯長吏令
   諸兒令
   列孔融罪状令
   丁㓜陽令
   表青州刺史劉琮令
[023-5a]
   夀陵令
   遺令
   蠲河北租賦令
   更始令
   讓九錫令
   遣使令
   褒賞令
   軍䇿令
[023-5b]
   又
   又
   鼓吹令
   論将令
   設官令
   賜夏侯惇伎樂名倡令
   褒夏侯淵令
   論功行封二荀令
[023-6a]
   稱荀攸令
   又
   請鍾繇叅軍令
   誅崔琰令
   省西曹令
   徐奕為中尉手令
   諸子選官屬令
   蒋濟為揚州别駕令
[023-6b]
   蒋濟為丞相西曹屬令
   棗祗子處中封爵令
   褒杜畿令
   原劉廙令
   議復肉刑令
   禁用誹謗令
   報和洽論毛玠令
   杜襲為留府長史令
[023-7a]
   内誡令
   又
   臨淄侯曹植犯禁令
   遺命諸子令
   與衛臻令
   請鍾繇叅軍令
  教
   議田疇讓封教
[023-7b]
   授崔琰東曹掾教
   征吳教
   復教
   與張遼等教
   賜袁渙家榖教
  表
   上言破袁表
   讓費亭侯表
[023-8a]
   又讓封表
   讓增封武平侯表
   讓增封表
   讓還司空印綬表
   讓九錫表
   謝襲費亭侯表
   領兖州牧表
   陳損益表
[023-8b]
   拜九錫謝表
   請封荀彧為萬嵗亭侯表
   請增封荀彧表
   請封田疇表
   請恤郭嘉表
   獲宋金生表
   請封荀攸表
   請增封郭嘉表
[023-9a]
   麋竺領嬴郡太守表
   上獻帝器物表
  奏事
   破袁尚上事
   上九醖酒法奏
   上雜物疏
  䇿
   立卞王后䇿
[023-9b]
  書
   與少府孔融書
   與太尉楊文先書
   與王修書
   與荀彧書
   報荀彧書
   與荀彧悼郭嘉書二首/
   與鍾繇書
[023-10a]
   與荀攸書
   與閻行書
   報蒯越書
   答朱靈書
   報楊阜書
   報劉廙書
   答袁紹書
   答吕布書
[023-10b]
   遺孫權書二首/
   與王芬書
   為兖州牧上書
  尺牘
   報荀彧
   與荀彧
   又
   又
[023-11a]
   又
   與諸葛亮
  序
   孫子兵法序
  祭文
   祀橋太尉文
  樂府
   氣出唱三首/
[023-11b]
   精列
   度闗山
   薤露
   蒿里行
   對酒
   陌上桑
   短歌行二首/
   苦寒行
[023-12a]
   秋胡行二首/
   善哉行二首/
   郤東西門行一作步出東西門行/
   碣石篇四首/
    觀滄海
    冬十月
    土不同
    龜雖夀
[023-12b]
   謡俗詞
   董卓歌詞
 
 
 
 
 
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巻二十三目録
[023-13a]
欽定四庫全書
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巻二十三
             明 張溥 輯
 魏武帝集
  令
   春祠令
議者以為祠廟上殿當解履吾受賜命帶劒不解履上
殿今有事於廟而解履是尊先公而替王命敬父祖而
[023-13b]
簡君主故吾不敢解履上殿也又臨祭就洗以手擬
水而不盥夫盥以潔為敬未聞擬向不盥之禮且祭神
如神在故吾親受水而盥也又降神禮訖下階就幕而
立須奏樂畢竟似若不愆烈祖遲祭不速訖也故吾坐
俟樂闋送神乃起也受胙納神以授侍中此為敬恭不
終實也古者親執祭事故吾親納於神終抱而歸也仲
尼曰雖違衆吾從下誠哉斯言也
   述志令
[023-14a]
孤始舉孝亷年少自以本非巖穴知名之士恐為海内
人之所見凡愚欲為一郡守好作政教以建立名譽使
世士明知之故在濟南始除殘去穢平心選舉違迕諸
常侍以為彊豪所忿恐致家禍故以病還去官之後年
紀尚少顧視同嵗中年有五十未名為老内自圖之從
此却去二十年待天下清乃與同嵗中始舉者等耳故
以四時歸鄉里於譙東五十里築精舎欲秋夏讀書冬
春射獵求低下之地欲以泥水自蔽絶賓客徃來之望
[023-14b]
然不能得如意後徴為都尉遷典軍校尉意遂更欲為
國家討賊立功欲望封侯作征西将軍然後題墓道言
漢故征西将軍曹侯之墓此其志也而遭值董卓之難
興舉義兵是時合兵能多得耳然常自損不欲多之所
以然者多兵意盛與彊敵争倘更為禍始故汴水之戰
數千後還到揚州更募亦復不過三千人此其本志有
限也後領兖州破降黄巾三十萬衆又袁術僭號於九
江下皆稱臣名門曰建號門衣被皆為天子之制兩婦
[023-15a]
預争為皇后志計己定人有勸術使遂即帝位露布天
下答言曹公尚在未可也後孤討禽其四将獲其人衆
遂使術窮亡解沮發病而己及至袁紹據河北兵勢彊
盛孤自度勢實不敵之但計投死為國以義滅身足垂
於後幸而破紹梟其二子又劉表自以為宗室包藏奸
心乍前乍却以觀世事據有當州孤復定之遂平天下
身為宰相人臣之貴已極意望己過矣今孤言此若為
自大欲人言盡故無諱耳設使國家無有孤不知當幾
[023-15b]
人稱帝幾人稱王或者人見孤彊盛又性不信天命之
事恐私心相評言有不遜之志妄相忖度每用耿耿齊
桓晉文所以垂稱至今日者以其兵勢廣大猶能奉事
周室也論語云三分天下有其二以服事殷周之徳可
謂至徳矣夫能以大事小也昔樂毅走趙趙王欲與之
圖燕樂毅伏而垂泣對曰臣事昭王猶事大王臣若獲
戾放在他國沒世然後已不忍謀趙之徒𨽻况燕後嗣
乎胡亥之殺䝉恬也恬曰自吾先人及至子孫積信於
[023-16a]
秦三世矣今臣将兵三十餘萬其勢足以背叛然自知
必死而守義者不敢辱先人之教以忘先王也孤每讀
此二人書未嘗不愴然流涕也孤祖父以至孤身皆當
親重之任可謂見信者矣以及子桓兄弟過於三世矣
孤非徒對諸君説此也常以語妻妾皆令深知此意孤
謂之言顧我萬年之後汝曹皆當出嫁欲令傳道吾心
使他人皆知之孤此言皆肝鬲之要也所以勤勤懇懇
叙心腹者見周公有金縢之書以自明恐人不信之故
[023-16b]
然欲孤便爾委捐所典兵衆以還執事歸就武平侯國
實不可也何者誠恐已離兵為人所禍也既為子孫計
又已敗則國家傾危是以不得慕虚名而處實禍此所
不得為也前朝恩封三子為侯固辭不受今更欲受之
非欲復以為榮欲以為外援為萬安計孤聞介推之避
晉封申胥之逃楚賞未嘗不舎書而歎有以自省也奉
國威靈仗鉞征伐推弱以克彊處小而禽大意之所圖
動無違事心之所慮何向不濟遂蕩平天下不辱主命
[023-17a]
可謂天助漢室非人力也然封兼四縣食户三萬何徳
堪之江湖未静不可讓位至於邑土可得而辭今上還
陽夏柘苦三縣户二萬但食武平萬户且以分損謗議
少減孤之責也
   軍譙令
吾起義兵為天下除暴亂舊土人民死喪畧盡國中終
日行不見所識使吾悽愴傷懷其舉義兵已來将士絶
無後者求其親戚以後之授土田官給耕牛置學師以
[023-17b]
教之為存者立廟使視其先人魂而有靈吾百年之後
何恨哉
   嚴敗軍令
司馬法将軍死綏故趙括之母乞不坐括是古之将者
軍破於外而家受罪於内也自命将征行但賞功而不
罰罪非國典也其令諸将出征敗軍者抵罪失利者免
官爵
   重功徳令
[023-18a]
議者或以軍吏雖有功能徳行不足堪任郡國之選所
謂可與適道未可與權管仲曰使賢者食於能則上尊
鬬士食於功則卒輕於死二者設於國則天下治未聞
無能之人不鬬之士並受禄賞而可以立功興國者也
故明君不官無功之臣不賞不戰之士治平尚徳行有
事賞功能論者之言一似管窺虎歟
   建學令
喪亂已來十有五年後生者不見仁義禮讓之風吾甚
[023-18b]
傷之其令郡國各修文學縣滿五百户置校官選其鄉
之俊造而教學之庶幾先王之道不廢而有以益於天

   求賢令
自古受命及中興之君曷嘗不得賢人君子與之共治
天下者乎及其得賢也曾不出閭巷豈幸相遇哉上之
人不求之耳今天下尚未定此特求賢之急時也孟公
綽為趙魏老則優不可以為滕薛大夫若必亷士而後
[023-19a]
可用則齊桓其何以霸世今天下得無有被褐懷玉而
釣於渭濱者乎又得無盗姨受金而未遇無知者乎二
三子其佐我明揚仄陋唯才是舉吾得而用之
   舉士令
夫有行之士未必能進取進取之士未必能有行也陳
平豈篤行蘇秦豈守信邪而陳平定漢業蘇秦濟弱燕
由此言之士有偏短庸可廢乎有司明思此義則士無
遺滯官無廢業矣
[023-19b]
   選舉令
國家舊法選尚書郎取年未五十者使文筆真草有才
能謹慎典曹治事起草立義文以草呈示令僕訖乃付
令史書之耳書訖共省讀内之事本來臺郎統之令史
不行知也書之不好令史坐之至於謬誤讀省者之責
若郎不能為文書當御令史是為牽牛不可以服箱而
當取辯於繭角也
   選令
[023-20a]
諺曰失晨之雞思補更名昔季闡在白馬有受金取婢
之罪棄而弗問後以為濟北相以其能故
   選令
今詔書省𨽻宫鍾校尉司材智决洞通敏先覺可上請
叅軍事以輔闇政
   求逸才令
昔伊摯傅説出於賤人管仲桓公賊也皆用之以興蕭
何曹參縣吏也韓信陳平負汗辱之名有見笑之恥卒
[023-20b]
能成就王業聲著千載吳起貪将殺妻自信散金求官
母死不歸然在魏秦人不敢東向在楚則三晉不敢南
謀今天下得無有至徳之人放在民間及果勇不顧臨
敵力戰若文俗之吏高才異質或堪為将守負汙辱之
名見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國用兵之術其各舉
所知勿有所遺
   求直言令
夫治世御衆建立輔弼誡在面從詩稱聽用我謀庶無
[023-21a]
大悔斯實君臣懇懇之求也吾充重任每懼失中頻年
以來不聞嘉謀豈吾開延不勤之咎邪自今以後諸掾
屬治中别駕常以月旦各名其失吾将覽焉
   封功臣令
吾起義兵誅暴亂於今十九年所征必克豈吾功哉乃
賢士大夫之力也天下雖未悉定吾當要與賢士大夫
共定之而専饗其勞吾何以安焉其促定功行封於是
大封功臣二十餘人皆為列侯其餘各以次受封反復
[023-21b]
死復之孤輕重各有差
   分給諸将令
昔趙奢竇嬰之為将也受賜千金一朝散之故能濟成
大功永世流聲吾讀其文未嘗不慕其為人也與諸将
士大夫共從戎事幸頼賢人不愛其謀羣士不遺其力
是以夷險平亂而吾得竊大賞户邑三萬追思竇嬰散金
之義今分所受租與諸将掾屬及故戍於陳蔡者庶以
疇答衆勞不擅大恵也宜差死事之孤以租榖及之若
[023-22a]
年殷用足租奉畢入将大與衆人悉共饗之
   掾屬進得失令
自今諸掾屬侍中别駕常以月朔各進得失紙書函封
主者朝常給紙函各一
   効力令
今清時但當盡忠於國効力王事雖私結好於他人用
千疋絹萬石榖猶無所益
   讓禮令
[023-22b]
里諺曰讓禮一寸得禮一尺斯合經之要矣
   抑兼并令
有國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貧而患不安袁氏
之治也使豪彊擅恣親戚兼并下民貧弱代出租賦衒
鬻家財不足應命審配宗族至乃藏匿罪人為逋逃主
欲望百姓親附甲兵彊盛豈可得邪其収田租畝四升
户出絹二匹綿二斤而已他不得擅興發郡國守相明
檢察之無令彊民有所隱藏而弱民兼賦也
[023-23a]
   禁比周令
阿黨比周先聖所疾也聞冀州俗父子異部更相毁譽
昔直不疑無兄世人謂之盗嫂第五伯魚三娶孤女謂
之撾婦翁王鳯擅權谷永比之申伯王商忠議張匡謂
之左道此皆以白為黑欺天罔君者也吾欲整齊風俗
四者不除吾以為羞
   存恤令
自頃已來軍數征行或遇疫氣吏士死亡不歸家室怨
[023-23b]
曠百姓流離而仁者豈樂之哉不得已也其令死者家
無家業不能自存者縣官勿絶廩長吏存䘏撫循以稱
吾意
   給貸令
去冬天降疫癘民有凋傷軍興於外墾田損少吾甚憂
之其令吏民男女女年七十已上無夫子若年十二已
下無父母兄弟及目無所見手不能作足不能行而無
妻子父兄産業者廩食終身㓜者至十二止窮窮不能
[023-24a]
贍者随口給貸老耄須待養者年九十己上復不事家
一人
   慎刑令
夫刑百姓之命也而軍中典獄者或非其人而仕以三
軍死生之事吾甚懼之其選明達法理者使持典刑
   禁絶火令
聞太原上黨四河鴈門冬至後百五日皆絶火寒食云
為介子推且北方沍寒之地老少羸弱将有不堪之患
[023-24b]
令到人不得寒食若犯者家長半嵗刑主吏百日刑令
長奪一月俸
   禁鮮飾令
孤不好鮮飾嚴具用新皮葦笥以黄葦緑中遇亂世無
葦笥乃更作方竹嚴具以皂韋衣之比孤平常之用者
也内中婦曾置嚴具於時為之摧壞令方竹嚴具緑漆
甚華好
   百辟刀令
[023-25a]
百鍊利器以辟不祥攝服姦宄者也徃嵗作百辟刀五
枚適成先以一與五官将其餘四吾諸子中有不好武
而好文學者将以此與之
   修盧植墳墓令
故北中郎将盧植名著海内學為儒宗士之楷模乃國
之楨幹也昔武王入殷式商容之閭鄭喪子産而仲尼
隕涕孤到此州嘉其餘風春秋之義賢者之後有異於
人敬遣丞掾修墳墓并致薄醊以彰厥徳
[023-25b]
   褒泰山太守吕䖍令
夫有其志以成其事盖烈士之所徇也卿在郡以來禽
姦討暴百姓獲安躬蹈矢石所征輒克昔㓂恂立名於
汝潁耿弇建策於青兖古今一也
   表封田疇令
蓚令田疇至節高尚遭值州里戎夏交亂引身深山研
精味道百姓從之以成都邑袁賊之盛命召不屈慷慨
守志以徼真主及孤奉詔征定河北遂服幽都将定胡
[023-26a]
㓂時加禮命疇即受署陳建攻胡蹊路所由率齊山民
一時向化開塞導送供承使役路近而便令敵不意斬
蹋頓於白狼遂長驅於栁城疇有力焉及軍入塞将圖
其功表封亭侯食邑五百而疇懇惻前後辭賞出入三
載厯年未賜此為成一人之高甚違王典失之多矣宜
從表封無久留吾過
   下田疇讓封令
昔伯成棄國夏后不奪将欲使高尚之士優賢之主不
[023-26b]
止於一世也其聽疇所執
   與張範令
邴原名高徳大清規邈世魁然而峙不為孤用聞張子
頗欲學之吾恐造之者富随之者貧也
   徐晃假令節
    晃拒劉備於陽平備遣陳式等絶馬鳴/閣道晃别破之太祖喜假晃節令曰
此閣道漢中之險要咽喉也劉備欲斷絶外内以取漢
中将軍一舉克奪賊計善之美者也
[023-27a]
   勞徐晃令
    晃振旅還太祖迎晃七里置酒大㑹/舉酒勸晃曰全樊襄将軍之功也
賊圍塹鹿角十重将軍致戰全勝遂陷賊圍多斬首虜
吾用兵三十餘年及所聞古之善用兵者未有長驅徑
入敵國者也且焚襄陽之在圍過於莒即墨将軍之功
踰孫武穰苴
   下州郡美杜畿令
昔仲尼之於顔子每言不能不歎既情愛發中又宜率
[023-27b]
馬以驥今吾亦冀衆人仰高山慕景行也
   賜杜畿令
昔蕭何定闗中㓂恂平河内卿有其功間将授卿以納
言之職顧念河東吾股肱郡充實之所足以制天下故
且煩卿臥鎮之
   與辛毗令
    太祖攻鄴克之表毗為議郎久之遣都/䕶曹洪平下辨使毗與曹休參之令曰
昔高祖貪財好色而良平匡其過失今佐治文烈憂不
[023-28a]
輕矣
   與邴原令
    文帝為五官中郎将太/祖轉原五官長史令曰
子弱不才懼其難正貪欲相屈以匡勵之雖云利賢能
不恧恧
   辟王必令
領長史王必是吾披荆棘時吏也忠能勤事心如鐵石
國之良吏也蹉跌久未辟之捨騏驥而弗乘焉遑遑而
[023-28b]
更求哉故教辟之己署所宜便以領長史統事如故
   拜高柔為理曹掾令
夫治定之化以禮為首撥亂之政以刑為先是以舜流
四凶族臯陶作士漢祖除秦苛法蕭何定律掾清識平
當明於憲典勉恤之哉
   下諸侯長史令
諸侯長史及帳下吏知吾出輒将諸侯行意否從子建
私開司馬門來吾都不復信諸侯也恐吾適出便復私
[023-29a]
出故攝将行不可恒使吾爾誰為心腹也
   諸兒令
今夀春漢中長安先欲使一兒各徃督領之欲擇慈孝
不違吾令兒亦未知用誰也雖兒小時見愛而長大能
善必用之吾非有二言也不但不私臣吏兒子亦不欲
有所私
   列孔融罪状令
大中大夫孔融既伏其罪矣然世人多採其虚名少於
[023-29b]
核實見融浮豔好作變異眩其誑詐不復察其亂俗也
此州人説平原禰衡受傳融論以為父母與人無親譬
若缻器寄盛其中又言若遭饑饉而父不肖寜贍活餘
人融違天反道敗倫亂理雖肆市朝猶恨其晩更以此
事列上宣示諸軍将校掾屬皆使聞見
   丁㓜陽令
昔吾同縣有丁㓜陽者其人衣冠良士又學問材器吾
愛之後以憂恚得狂疾即差與徃來故當共宿止吾常
[023-30a]
遣謂之曰昔狂病儻發作持兵刃我畏汝俱共大笑輒
遣不與共宿
   表青州刺史劉琮令
楚有江漢山川之險後服先彊與秦争衡荆州則其故
地劉鎮南久用其民矣身没之後諸子鼎峙雖終難全
猶可引曰青州刺史琮心高志潔智深慮廣輕榮重義
薄利厚徳蔑萬里之業忽三軍之衆篤中正之體敦令
名之譽上耀先君之遺塵下圖不朽之餘祚鮑永之棄
[023-30b]
并州竇融之離五郡未足以喻也雖封列侯一州之位
猶恨此寵未副其人而比有牋求還州監史雖尊秩禄
未優今聽所執表琮為諫議大夫參同軍事
   夀陵令
古之葬者必居瘠薄之地其規西門豹祠西原上為夀
陵因高為基不封不樹周禮冡人掌公墓之地凡諸侯
居左右以前卿大夫居後漢制亦謂之陪陵其公卿大
臣列将有功者宜陪夀陵其廣為兆域使足相容
[023-31a]
   遺令
天下尚未安定未得遵古也葬畢皆除服其将兵屯戍
者皆不得離屯部有司各率乃職歛以時服無藏金玉
珍寳
   蠲河北租賦令下并九年/
河北罹袁氏之難其令無出今年租賦
   更始令下并十年/
其與袁氏同惡者與之更始
[023-31b]
   讓九錫令建安十八年夏五月獻帝使御史大/夫郗慮策命大祖為魏公加九錫公
    下令前後三/讓乃受命
夫受九錫廣開土宇周公其人也漢之異姓八王者與
高祖俱起布衣剏定王業其功至大吾何可比之
   遣使令
夫遣人使於四方古人所慎擇也故仲尼曰使乎使乎
言其難也
   褒賞令
[023-32a]
别部司馬請立齊桓公神堂使記室阮瑀議之
   軍䇿令
夏侯淵今月賊燒却鹿角鹿角去本營十五里淵将四
百兵行鹿角因使士補之賊山上望見從谷中卒出淵
使兵與鬬賊遂繞出其後兵退而淵未至甚可傷淵本
非能用兵也軍中呼為白地将軍為督帥尚不當親戰
况補鹿角乎
   又
[023-32b]
孤先在襄邑有起兵意與工師共作卑手刀時北海孫
賓碩來候孤譏孤曰當慕其大者乃與工師共作刀耶
孤答曰能小復能大何害
   又
袁本初鎧萬領吾大鎧二十領本初馬鎧三百具吾不
能有十具見其少遂不施也吾遂出竒破之是時士卒
練不與今時等也
   鼓吹令書鈔令云孫子用/兵常以少敵衆
[023-33a]
孤所以能常以少兵敵衆者常念増戰士忽餘事是以
徃者有鼓吹而使歩行為戰士愛馬也不多樂署吏為
戰士愛糧也
   論将令
趙奢竇嬰之為将也受賜千金一朝散之故能濟大功
永代流聲吾讀其文未嘗不慕其為人也
   設官令
魏諸官印各以官為名印如漢法斷二千石者章
[023-33b]
   賜夏侯惇伎樂名倡令惇從征孫權還使都/督二十六軍留居巢
魏絳以和戎之功猶受金石之樂况将軍乎
   褒夏侯淵令枹罕宋建自號河首平漢王淵/討建斬之隴右平太祖下令
宋建造為亂逆三十餘年淵一舉滅之虎歩闗右所向
無前仲尼有言吾與爾不如也
   論功行封二荀令
忠正密謀撫寜内外文若是也公達其次也
   稱荀攸令魏氏春秋/
[023-34a]
孤與荀公達周遊二十餘年無毫毛可非者
   又令
荀公達真賢人也所謂温良恭儉讓以得之孔子稱晏
平仲善與人交久而敬之公達即其人也
   誅崔琰令詳在崔琰與楊訓書/
琰雖見刑而通賓客門若市人對賓客虬鬚直視若有
所瞋
   省西曹令毛玠為東曹掾請託不行時人憚之/後議所并省咸欲省東曹太祖知其
[023-34b]
    情令/曰
日出於東月盛於東凡人言方亦復先東何以省東曹
   徐奕為中尉手令魏國建奕遷尚書令太祖征/漢中魏諷反中尉楊俊左遷
    乃以奕為/中尉手令
昔楚有子玉文公為之側席而坐汲黯在朝淮南為之
折謀詩稱邦之司直君之謂與
   諸子選官屬令遂以邢顒為/平原侯家丞
侯家吏宜得淵深法度如邢顒輩
[023-35a]
   蒋濟為揚州别駕令温恢為揚州刺史/濟為别駕令曰
季子為臣吳宜有君今君還州吾無憂矣
   蒋濟為丞相西曹屬令
舜舉臯陶不仁者逺臧否得中望於賢屬矣
   棗祗子處中封爵令魏武故事/
故陳留太守棗祗天性忠能始共舉義兵周旋征討後
袁紹在冀州亦貪祗欲得之祗深附託於孤使領東阿
令吕布之亂兖州皆叛惟范東阿完在由祗以兵據城
[023-35b]
之力也後大軍糧乏得東阿以繼祗之功也及破黄巾
定許得賊資業當興立屯田時議者皆言當計牛輸糓
佃科以定施行後祗白以為僦牛輸糓大収不增糓有
水旱災除大不便反覆來説孤猶以為當如故大収不
可復易祗猶執之孤不知所從使與荀令君議之時故
軍祭酒侯聲云科取官牛為官田計如祗議於官便於
客不便聲懷此云云以疑令君祗猶自信據計畫還白
執分田之術孤乃然之使為屯田都尉施設田業其時
[023-36a]
嵗則大収後遂因此大田豐足軍用摧滅羣逆克定天
下以隆王室祗與其功不幸早没追贈以郡猶未副之
今重思之祗宜受封稽留至今孤之過也祗子處中宜
加封爵以祀祗為不朽之事
   褒杜畿令
河東太守杜畿孔子所謂禹吾無間然矣
   原劉廙令魏諷反廙弟偉為諷所引/當相坐誅令特原不問
叔向不坐弟虎古之制也
[023-36b]
   議復肉刑令陳羣
安得通理君子達於古今者使平斯事乎昔陳鴻臚以
為死刑有可加於仁恩者正謂此也御史中丞能申其
父之論乎
   禁用誹謗令魏氏春秋云陳矯本劉氏子出嗣/舅氏而㛰于本族徐宣每非之太
    祖惜矯/才下令
喪亂已來風教凋薄謗議之言難用褒貶自建安五年
己前一切勿論其以斷前誹議者以其罪罪之
[023-37a]
   報和洽論毛玠令玠為尚書僕射以崔琰誅死/内頗不悦後坐議黥面刑太
    祖怒収付獄和洽/救玠遂免廢于家
今言事者白玠不但謗吾也乃復為崔琰觖望此損君
臣恩義妄為死友怨歎殆不可忍也昔蕭曹與高祖並
起微賤致功立勲高祖每在屈笮二相恭順臣道益彰
所以祚及後世也和侍中比求實之所以不聽欲重參
之耳
   杜襲為留府長史令主者所選多/不當太祖令
[023-37b]
釋騏驥而不乘焉皇皇而更索
   内誡令
孤有逆氣病常儲水臥頭以銅器盛臭惡前以銀作小
方器人不解謂孤善銀物令以木作
   又
吏民多製文繡之服履絲不得過隆紫金黄絲織履前
於江陵得雜綵絲履以與家約當着盡此履不得效作
又令云吾被皆十嵗也嵗嵗解浣補納之○又令孤/本欲自立精舎今遂為討賊○又令房户不潔聽燒
[023-38a]
楓膏及/蕙草
   臨淄侯曹植犯禁令由是垂諸侯科/禁而植寵日衰
始者謂子建兒中最可定大事自植私出開司馬門至
金門令吾異目視此兒矣
   遺命諸子
吾死之後葬於鄴之西岡上與西門豹祠相近無藏金
玉珠寳餘香可分諸夫人不命祭吾妾與伎人皆著銅
雀臺臺上施六尺牀下繐帳朝晡上酒脯粻糒之屬每
[023-38b]
月朝十五輒向帳前作伎汝等時登臺望吾西陵墓田
   與衛臻令臻為黄門侍郎東郡朱/越謀反引臻大祖令
孤與卿君同共舉事加欽令問始聞越言固自不信及
得荀令君書具亮忠誠
   請鍾繇叅軍令
今詔書省司𨽻官鍾校尉材智決洞通敏先覺可上請
叅軍事以輔闇政
  教
[023-39a]
   議田疇讓封教
昔夷齊棄爵而譏武王可謂愚闇孔子猶以為求仁得
仁疇之所守雖不合道但欲清高耳使天下悉如疇志
即墨翟兼愛尚同之事而老𣆀使民結繩之道也外議
雖善為復使令司𨽻以决之
   授崔琰東曹掾教
君有伯夷之風史魚之直貪夫慕名而清壮士尚稱而
厲斯可以率時者已故授東曹徃踐厥職
[023-39b]
   征吳教魏畧賈逵為丞相主簿太祖欲征吳大/霖雨軍不願行恐有諫者下教逵與同
    僚共作諫草入白太祖怒/収送獄既而復教原之
今孤戒嚴未知所之有諫者死
   復教
逵無惡意原復其職
   與張遼等教操征張魯漢中使張遼李典守合/肥教與遼及吳主孫權率衆圍合
    肥乃共發/教大勝之
若權至者張李将軍出戰樂将軍守䕶軍勿得與戰
[023-40a]
   賜袁渙家榖教渙為魏國郎中令卒太祖一教/以太倉榖千斛賜郎中令之家
    一教以垣下榖千斛與曜/卿家外不解其意教曰
以太倉榖者官法也以垣下榖者親舊也
  表
   上言破袁表
大将軍鄴侯袁紹前與冀州牧韓馥立故大司馬劉虞
刻作金璽遣故任長畢瑜詣虞為説命録之數又紹與
臣書云可都甄城當有所立擅鑄金銀印孝亷計吏皆
[023-40b]
徃詣紹從弟濟隂太守叙與紹書云今海内喪敗天意
實在我家神應有徴當在尊兄南兄臣下欲使即位南
兄言以年則北兄長以位則北兄重便欲送璽㑹曹操
斷道紹宗族累世受國重恩而凶逆無道乃至於此輒
勒兵馬與戰官渡乘聖朝之威得斬紹大将淳于瓊等
八人首遂大破潰紹與子譚輕身迸走凡斬首七萬餘
級輜重財物巨億
   讓費亭侯表
[023-41a]
臣伏讀前後策命既録臣庸才微功乃復追述先臣幽
讃顯揚見得思義屏營怖懼未知首領所當所授故古
人忠臣或有連城而不辭或有一邑而違命所以然者
欲必正其名也又禮制諸侯國土以絶子孫有功者當
更受封不得增襲其有所增者謂國未絶也或有所襲
者謂先祖功大也數末極無故斷絶故追紹之也臣自
三省先臣雖有扶輦微勞不應受爵豈逮臣三葉若録
臣闗東微功皆祖宗之靈祐陛下之聖徳豈臣愚陋何
[023-41b]
能克堪
   又讓封表一作上/讓封書
臣誅除暴逆克定二州四方來貢以為臣之功蕭相國
以闗中之勞一門受封鄧禹以河北之勤連城食邑考
功效實非臣之勲臣祖父中常侍侯時但從輦扶翼左
右既非首謀又不奮㦸並受爵封暨臣三葉臣聞易豫
卦曰利建侯行師有功乃當進立以為諸侯也又訟卦
六三曰食舊徳或從王事謂先祖有大徳若從王事有
[023-42a]
功者子孫乃得食其禄也伏惟陛下垂乾坤之仁降雲
雨之潤逺録先臣扶腋之節採臣在戎犬馬之用優䇿
褒崇光曜顯量非臣尫頑所能克堪
   讓贈封武平侯表
伏自三省姿質頑素材志鄙下進無匡輔之功退無拾
遺之美雖有犬馬微勞非獨志力皆繇部曲将校之助
陛下前追念先臣微功使臣續襲爵土祖考蒙光照之
榮臣受不貲之分未有絲髪以自報效昔齊侯欲更晏
[023-42b]
嬰之宅嬰曰臣之先容焉臣不足以繼之卒違公命以
成私志臣自顧省不克負荷食舊為幸雖上徳在𢎞下
有因割臣三葉累寵皆統極位義在殞越豈敢餙辭
   讓増封表
無非常之功而受非常之福是用憂結比章歸聞天慈
無己未即聽許臣雖不敏猶知讓不過三所以仍布腹
心至於四五上欲陛下爵不失實下為臣身免於茍取
   讓還司空印綬表
[023-43a]
臣文非師尹之佐武非折衝之任遭天之幸奈竊重授
内踵伯禽司空之職外承吕尚鷹揚之事斗筲處之民
其瞻觀水土不安姦宄未静臣常媿辱憂為國累臣無
智勇以助萬一夙夜慙懼若集水火未知何地可以隕

   讓九錫表
臣功小徳薄忝寵已過進爵益土非臣所宜九錫大禮
臣所不稱惶悸怔營心如炎灼歸情寫實冀䝉聽省不
[023-43b]
悟陛下復詔褒誘喻以伊周未見哀許臣聞事君之道
犯而勿欺量能處位計功受爵茍所不堪有殞無從加
臣待罪上相民所具瞻而自過謬其謂臣何
   謝襲費亭侯表
不悟陛下乃㝷臣祖父厠豫功臣克定㓂逆援立孝順
皇帝謂操不忘獲封茅土聖恩明發逺念桑梓日以臣
為忠孝之苖不復量臣才之豐否既勉襲爵邑忝厥祖
考復寵上将鈇鉞之任兼領大州萬里之憲内比鼎臣
[023-44a]
外參二伯身荷兼紱之榮本枝頼無窮之祚也昔大彭
輔殷昆吾翼夏功成事就乃備爵錫臣束修無稱統御
無績比荷殊寵䇿命褒績未盈一時三命交至雙金重
紫顯以方任雖不識義庶知所尤
   領兖州牧表
入司兵校出總符任臣以累葉受恩膺荷洪施不敢顧
命是以将戈帥甲順天行誅雖戮夷覆亡不暇臣愧以
興隆之秩功無所執以偽假實條不勝華竊感譏誚益
[023-44b]
以維谷
   陳損益表
陛下即祚復蒙試用遂受上将之任統領二州内參機
事實所不堪昔韓非閔韓之削弱不務富國強兵用賢
任能臣以區區之質而當鍾鼎之任以闇鈍之才而奉
明明之政顧恩念責亦臣竭節授命之秋也謹條遵奉
舊訓權時之宜十四事奏如左庶以蒸螢増明太陽言
不足採
[023-45a]
   表九錫謝表一作謝策/命魏公書
臣䝉先帝厚恩致位郎署受性疲怠意望畢足非敢希
望高位庶㡬顯達㑹董卓作亂義當死難故敢奮身出
命摧鋒率衆遂值千載之運奉役目下當二袁炎沸侵
侮之際陛下與臣寒心同憂顧瞻京師進受猛敵常恐
君臣俱陷虎口誠不自意能全首領頼祖宗靈祐醜類
夷滅得使微臣竊名其間陛下加恩授以上相封爵寵
禄豐大𢎞厚生平之願實不望也口與心計幸且待罪
[023-45b]
保持列侯遺付子孫自託聖世永無憂責不意陛下乃
發盛意開國備錫以貺愚臣地比齊魯禮同藩王非臣
無功所宜膺據歸情上聞不蒙聽許嚴詔切至誠使臣
心俯仰逼迫伏自惟省列在大臣命制王室身非已有
豈敢自私遂其愚意亦将黜退令就初服今奉疆土備
數藩翰非敢逺期慮有後世至於父子相誓終身灰軀
盡命報塞厚恩天威在顔悚懼受詔
   請封荀彧為萬嵗亭侯表
[023-46a]
臣聞慮為功首謀為賞本野績不越廟堂戰多不踰國
勲是故曲阜之錫不後營丘蕭何之土先於平陽珍䇿
重計古今所尚侍中守尚書令彧積徳累行少長無悔
遭世紛擾懷忠念治臣自始舉義兵周游征伐與彧戮
力同心左右王略發言授䇿無施不效彧之功業臣繇
以濟用披浮雲顯光日月陛下幸許彧左右機近忠恪
祗順如履薄氷研精極鋭以撫庶事天下之定彧之功
也宜享高爵以彰元勲
[023-46b]
   請贈封荀彧表
昔袁紹侵入郊甸戰於官渡時兵少糧盡圖欲還許書
與彧議彧不聽臣建宜住之便□進討之規更起臣心
易其愚慮遂摧大逆覆取其衆此彧覩勝敗之機略不
世出也及紹破敗臣糧亦盡以為河北欲南討劉表彧
復止臣陳其得失臣用反斾遂吞凶族克平四州向使
臣退於官渡紹必鼓行而前有傾覆之形無克捷之勢
後若南征委棄兖豫利既難要将夫本據彧之二䇿以
[023-47a]
亡為存以禍致福謀殊功異臣所不及也是以先帝貴
指蹤之功薄搏獲之賞古人尚帷幄之規下攻拔之捷
前所賞録未副彧巍巍之勲乞重平議疇其户邑
   請封田疇表
文雅優備忠武又著和於撫下慎於事上量時度理進
退合義幽州始擾胡漢交萃蕩柝離居靡所依懐疇率
宗人避難於無終山北拒盧龍南守要害清静隱約耕
而後食人民化從咸共資奉及袁紹父子威力加於朔
[023-47b]
野逺結烏丸與為首尾前後召疇終不陷撓後臣奉命
軍次易縣疇長驅自到陳討胡之勢猶廣武之建燕䇿
薛公之度淮南又使部曲持臣露布出誘胡衆漢民或
因亡來烏丸聞之震蕩王旅出塞塗由山中九百餘里
疇帥兵五百啓導山谷遂滅烏丸蕩平塞表疇文武有
效節義可嘉誠應寵賞以旌其美
   請䘏郭嘉表
臣聞褒忠示寵未必當身念功惟績恩隆後嗣是以楚
[023-48a]
宗孫叔敖顯封厥子岑彭既沒爵及支庶誠賢君殷勤
於清良聖祖惇篤於明勲也故軍祭酒洧陽亭侯潁川郭
嘉立身著行稱茂鄉邦與臣參事盡節為國忠良淵淑
體通性達毎有大議發言盈庭執中處理動無遺䇿自
在軍旅十有餘年行同騎乘坐共幄席東擒吕布西取
眭固斬袁譚之首平朔土之衆踰越險塞盪定烏丸震
威遼東以梟袁尚雖假天威易為指麾至於臨敵發揚
誓命凶逆克殄勲實繇嘉方将表顯使賞足以報效薄
[023-48b]
命夭殞不終美志上為陛下悼惜良臣下自毒恨喪失
竒佐昔霍去病蚤死孝武為之咨嗟祭遵不究功業世
祖望柩悲慟仁恩降下念發五内今嘉隕命誠足憐傷
宜追贈嘉封并前千户褒亡為存厚徃勸來也藝文無/宜追贈
等/句
   獲宋金生表
臣前遣討河内獲嘉之屯獲生口辭云河内有一神人
宋金生令諸屯皆云鹿角不須守吾使狗為汝守不從
[023-49a]
其言者即夜聞有軍兵聲明日視屯下但見虎跡臣輒
部武猛都尉吕納将兵掩捉得生輒行軍法
   請封荀攸表於是封陵樹亭侯/
軍師荀攸自初佐臣無征不從前後克敵皆攸之謀也
   請增封郭嘉表
軍祭酒郭嘉自從征伐十有一年毎有大議臨敵制變
臣䇿未决嘉輒成之平定天下謀功為高不幸短命事
業未終追思嘉勲實不可忘可增邑八百户并前千户
[023-49b]
   麋竺領嬴郡太守表竺字子仲東海朐人與弟/芳皆去官從先主入蜀為
    安漢/将軍
泰山郡界曠逺舊多輕悍權時之宜可分五縣為嬴郡
揀選清亷以為守将偏将軍麋竺素履忠貞文武昭烈
請以竺領嬴郡太守撫慰吏民
   上獻帝器物表
臣祖騰有順帝賜器今上四石銅鋗四枚五石銅鋗一
枚御物有純銀粉銚一枚又制度奏云三公列侯/門施内外塾方三十畝
[023-50a]
  奏事
   破袁尚上事
臣前上言逆賊袁尚還即厲精鋭討之今尚人徒震蕩
部曲喪守引兵遁亡陳軍被堅執鋭朱旗震耀虎士雷
譟望旗眩精聞聲喪氣投戈解甲翕然沮壞尚單騎遁
走捐弃偽節鋭鈇大将軍邧鄉侯印各一枚兠鍪萬九
千六百二十枚其矛楯弓㦸不可勝數
   上九醖酒法奏
[023-50b]
臣縣故令南陽郭芝有九醖春酒法用麴三十斤流水
五石臘月二日清麴正月凍解用好稻米漉去麴滓便
釀法飲曰譬諸蟲雖久多完三日一釀滿九石米止臣
得法釀之常善其上清滓亦可飲若以九醖苦難飲增
為十釀差甘易飲不病今謹上獻
   上雜物疏
御物三十種有純銀參帶臺硯一枚 御物有漆畫韋
枕二枚貴人公主有黑漆韋枕三十枚 御物三十種
[023-51a]
有純金香爐一枚下盤自副貴人公主有純銀香爐四
枚皇太子有純銀香爐四枚西園貴人銅香爐三十枚
 御雜物用有純金唾壺一枚貴人有純銀參帶唾壺
三十枚 御雜有漆園油唾壺四枚 御雜物有純銀
盤又有容五石銅澡盤 御物有純銀鏤帶漆畫書案
一枚 御物三十種有上車漆畫重几大小各一枚
御雜物用有純銀澡豆匳純銀括鏤匳 御物有銀鏤
漆匣四枚 油漆畫嚴器一純金參帶畫方嚴器一
[023-51b]
  策
   立卞王后策
夫人卞氏撫養諸子有母儀之徳今進位王后太子諸
侯陪位羣卿上夀減國内死罪一等
  書
   與少府孔融書
    獻帝嘗見郗慮及孔融問慮何所優長融曰/可與適道未可與權慮曰融昔宰北海政散
    人流其權安在遂與融/互相長短操以書解之
[023-52a]
盖聞唐虞之朝有克讓之臣故麟鳯來而頌聲作也後
世徳薄猶有殺身為君破家為國及至其敝睚眦之怨
必讐一餐之恵必報故鼂錯念國遘禍於袁盎屈平悼
楚受譖於椒蘭彭寵傾亂起自朱浮鄧禹威損失於宗
馮繇此言之喜怒怨愛禍福所因可不慎與昔亷藺小
國之臣猶能相下冦賈倉卒武夫屈節崇好光武不問
伯升之怨齊侯不疑射鈎之虜夫立大操者豈累細故
哉徃聞二君有執法之平以為小介當収舊好而怨毒
[023-52b]
漸積志相危害聞之憮然中夜而起昔國家東遷文舉
盛歎鴻豫名實相副綜達經學出於鄭𤣥又明司馬法
鴻豫亦稱文舉竒逸博聞誠怪今者與始相違孤與文
舉既非舊好又於鴻豫亦無恩紀然願人之相美不樂
人之相傷是以區區思協歡好又知二君羣小所構孤
為人臣進不能風化海内退不能建徳和人然撫養戰
士殺身為國破浮華交㑹之徒計有餘矣選注云/路粹代
   與太尉楊文先書
[023-53a]
    彪子修總知内外事皆稱意臨菑侯植以才/捷愛幸修為之羽翼幾為太子後植見疏太
    祖既慮終始之變以修頗有才䇿/又袁氏之甥以罪誅之操與彪書
操自與足下同海内大義足下不遺以賢子見輔比中
國雖靖方外未夷今軍征事大百姓騷擾吾制鐘鼓之
音主簿宜守而足下賢子恃豪父之勢每不與我同懐
即欲直繩顧頗恨謂其能改遂轉寛舒復即宥貸将延
足下尊門大累便令刑之念卿父息之情同此悼楚亦
未必非幸也謹贈足下錦裘二領八節角桃杖一枝官
[023-53b]
絹五百疋錢六十萬四望通幰七香車一乘青㹀牛二
頭八百里驊騮馬一匹赤戎金装鞍轡十副鈴苞一具
驅使二人并遺足下貴室錯綵羅縠裘一領織成鞾一
量有心青衣二人長奉左右所奉雖薄以表吾意足下
便當慨然承納不致徃返
   與王修書
    修為司金中郎将陳黄白異議/因奏記太祖甚然之乃與修書
君澡身浴徳流聲本州忠能成績為世美談名實相副
[023-54a]
過人甚逺孤以心知君至深至熟非徒耳目而已也察
觀先賢之論多以鹽鐵之利足贍軍國之用昔孤初立
司金之官念非屈君餘無可者故與君教曰昔遏父陶
正民頼其器用及子媯滿建侯于陳近桑𢎞羊位至三
公此君元龜之兆先告者也是孤用君之本意也或恐
衆人未曉此意自是以來在朝之士每得一顯選常舉
君為首及聞袁軍師衆賢之議以為不宜越君然孤執
心将有所底以軍師之職閑於司金至於建功重於軍
[023-54b]
師孤之精誠足以達君之察孤足以不疑但恐傍人淺
見以蠡測海為虵畫足将言前後百選輒不用之而使
此君沈滯冶官張甲李乙尚猶先之此主人意待之不
優之效也孤懼有此空聲冒實淫鼃亂耳假有斯事亦
庶鍾期不失聽也若其無也過備何害昔宣帝察少府
蕭望之才任宰相故復出之令為馮翊從正卿徃似於
左遷上使侍中宣意曰君守平原日淺故復試君三輔
非有所間也孤揆先主中宗之意誠備此事既君崇勲
[023-55a]
業以副孤意公叔文子與臣俱升獨何人哉
   與荀彧書
    太祖録彧前後功表封彧萬嵗亭侯彧/固辭無野戰之勞太祖與彧書彧乃受
與君共事已來立朝廷君之相為匡弼君之相為舉人
君之相為建計君之相為密謀亦以多矣夫功未必皆
野戰也願君勿讓
   報荀彧書
    初太祖與袁紹相拒兵少糧盡圖欲還許及/紹破敗以河北未易圖欲南征劉表彧並諫
[023-55b]
    止因表上二䇿復增彧邑千/户彧深辭讓太祖以書報之
君之䇿謀非但所表二事而己前後謙冲欲慕魯連先
生乎此聖人達節者所不貴也昔介子推有言竊人之
財猶謂之盜况君密謀安衆光顯於孤者以百數乎以
二事相還而復辭之何取謙亮之多耶
   與荀彧悼郭嘉書
郭奉孝年不滿四十相與周旋十一年阻險艱難皆共
罹之又以其通達見世事無所疑滯欲以後事屬之何
[023-56a]
意卒爾失之悲痛傷心今表增其子滿千户然何益亡
者追念之感深且奉孝乃知孤者也天下人相知者少
又以此痛惜奈何奈何
   又與荀彧悼郭嘉書
追惜奉孝不能去心其人見時事兵事過絶於人又以
多病畏南方有疫常言吾徃南方則不生還然與共論
計云當先定荆此為不但見計之忠厚必欲立功分棄
命定事人心乃爾何得使人忘之
[023-56b]
   與鍾繇書
得所送馬甚應其急闗右平定朝廷無西顧之憂足下
之勲也昔蕭何慎守闗中足食成軍亦適當爾
   與荀攸書
方今天下大亂智士勞心之時也而顧觀變蜀漢不己
久乎
   與閻行書
    行始随韓約使詣太祖太祖表拜犍為太守/行請令其父入宿衛西還見約謂約宜遣一
[023-57a]
    子㑹約遣張猛留行守營馬超反謀舉約為/都督行不欲令與超合及超破走行還金城
    太祖聞行前意但誅約子/孫在京師者手書與行
觀文約所為使人笑來吾前後與之書無所不説如此
何可復忍卿父諫議自平安也雖然牢獄之中非養親
之處且又官家亦不能久為人養老也
   報蒯越書
    越臨終與太祖書托/以門户太祖報之
死者反生生者不愧孤少所舉行之多矣魂而有靈亦
[023-57b]
将聞孤此言也
   答朱靈書
    太祖平冀州遣靈守許南戒之曰冀州新兵/意尚怏怏卿名先有威嚴須以道寛之不然
    即有變靈至陽翟程昂等果反/即斬昂以状聞太祖手書答之
兵中所以為危險者外對敵國内有姦謀不測之變昔
鄧禹中分光武軍西行而有宗歆馮愔之難後将二十
四騎還洛陽禹豈以是減損哉來書懇惻多引咎過未
必如所云也
[023-58a]
   報楊阜書
    阜為涼州别駕馬超攻冀害刺史韋康阜有/報超之志未得其便阜外兄姜叙屯厯城阜
    因過厯候叙母説康被害叙母慨然勅從阜/討超超襲厯城得叙母母罵而死超南奔張
    魯隴右平太祖/封阜闗内侯
君與羣賢共建大功西土之人以為美談子貢辭賞仲
尼謂之止善君其剖心以順國命姜叙之母勸叙早發
明智乃爾雖楊敞之妻盖不過此賢哉賢哉良史紀録
必不墜於地矣
[023-58b]
   報劉廙書
非但君當知臣臣亦當知君今欲使吾坐行西伯之徳
恐非其人也
   答袁紹書
董卓之罪暴於四海吾等合大衆興義兵而逺近莫不
響應此以義動故也今㓜主微弱制於奸臣未有昌邑
亡國之釁而一旦改易天下其孰安之諸君北面我自
西向
[023-59a]
   答吕布書
山陽屯送将軍所失大封國家無好金孤自取家好金
更相為作印國家無紫綬自取所帶紫綬以籍心将軍
所使不良袁術稱天子将軍止之而使不通章朝廷信
将軍使復重上以相明忠誠
   遺孫權書
近者奉辭伐罪旌麾南指劉琮束手今治水軍八十萬
衆方與将軍㑹獵於吳
[023-59b]
   又遺孫權書
赤壁之役值有疾病孤燒船自退横使周瑜虚獲此名
   與王芬書
    冀州刺史王芬連結豪傑謀廢靈/帝立合肥侯以告太祖太祖拒之
夫廢立之事天下之至不祥也古人有權成敗計輕重
而行之者伊尹霍光是也伊尹懷至忠之誠據宰臣之
勢處官司之上故進退廢置計從事立及至霍光受託
國之任藉宗臣之位内因太后秉政之重外有羣卿同
[023-60a]
欲之勢昌邑即位日淺未有貴寵朝乏讜臣議出密近
故計行如轉圜事成如摧朽今諸君徒見曩者之易未
覩當今之難諸君自度結衆連黨何若七國合肥之貴
孰若吳楚而造作非常欲望必克不亦危乎
   為兖州牧上書
山陽郡有美梨謹獻甘梨三箱
  尺牘
   報荀彧
[023-60b]
    太祖拔鄴自領冀州牧有説其宜復置九州/者以為冀部所統既廣天下易服太祖将從
    之彧言曰今若依古制是為冀州所統悉有/河東馮翊扶風西河幽并之地也公前屠鄴
    城海内震駭今若一處被侵必謂以次見奪/人心易動若一旦生變天下未可圖也願公
    先定河北然後修復舊京南臨楚郢責王貢/之不入天下咸知公意則人人自安須海内
    大定乃議古制此社稷/長久之利也因報彧
微足下之相難所失多矣
  又
   潁川戲志才籌畫士也太祖甚器/之早卒太祖與彧書彧薦郭嘉
[023-61a]
自志才亡後莫可與計事者汝潁固多竒士誰可以繼

   又
    太祖圍張繡於穰劉表遣兵救繡以絶軍後/太祖将引還繡兵來太祖軍不得進連營稍
    前與/彧書
賊來追吾雖日行數里吾䇿之到安衆破繡必矣
   又
    湍水東南流湼水注之湼水又東南逕安衆/縣堨而為陂謂之安衆港太祖破張繡於是
[023-61b]
    處與彧書盖於二水之/間以為㳂渉之艱阻也
繡遏吾歸師迫我死地
   又
    蒯越字異度深中足智仕劉表為章陵/太守荆州平太祖與彧書以為光禄勲
不喜得荆州喜得蒯異度耳
   與諸葛亮書
今奉雞舌香五斤以表微意
  序
[023-62a]
   孫子兵法序
操聞上古有弧矢之利論語曰足食足兵尚書八政曰
師易曰師貞丈人吉詩云王赫斯怒爰整其旅黄帝湯
武咸用干戈以濟世也司馬法曰人故殺人殺之可也
用武者滅用文者亡夫差偃王是也聖賢之用兵也戢
而時動不得已而用之吾觀兵書戰䇿多矣孫武所著
深矣審計重舉明畫深圖不可相誣而但世人未之深
亮訓説况文煩富行於世者失其㫖要故撰為畧解焉
[023-62b]
  祭文
   祀橋太尉文
故太尉橋公誕敷明徳汎愛博容國念明訓士思令謨
靈幽體翳邈哉晞矣吾以㓜年逮升堂室特以頑鄙之
姿為大君子所納增榮益觀皆由奨助猶仲尼稱不如
顔淵李生之厚歎賈復士死知己懷此無忘又承從容
約誓之言殂逝之後路有經由不以斗酒雙雞過相沃
酹車過三歩腹痛勿怪雖臨時戲笑之言非至親之篤
[023-63a]
好胡肯為此辭乎匪謂靈忿能貽己疾懷舊惟顧念之
悽愴奉命東征屯次鄉里北望歸土乃心陵墓裁致薄
奠公其尚饗
  樂府
   詩品云曹公古直甚有悲凉之句睿不如丕亦/稱三祖庚溪詩話云魏武魏文父子横槊賦詩
   雖遒壮抑揚而乏帝王之度升菴詩話云曹孟/徳樂府如苦寒行猛虎行短歌行膾炙人口久
   矣其希僻罕傳者若不戚年徃憂世不治存亡/有命慮之為蚩又云壮盛智慧殊不再來愛時
   進趣将以恵誰不惟句/法高邁識趣近於有道
[023-63b]
   氣出唱三首
駕六龍乘風而行行四海外路下之八邦厯登高山臨
谿谷乘雲而行行四海外東到泰山仙人玉女下來遨
遊驂駕六龍飲玉漿河水盡不東流解愁腹飲玉漿奉
持行東到蓬萊山上至天之門玉闗下引見得入赤松
相對四而顧望視正惶惶開王心正興其氣百道至傳
告無窮閉其口但當愛氣夀萬年東到海與天連神仙
之道岀窈入冥常當専之心恬澹無所愒欲閉門坐自
[023-64a]
守天與期氣願得神之人乘駕雲車驂駕白鹿上到天
之門來賜神之藥跪受之敬神齊當如此道自來惶惶/一作
焜/惶
    其二
華隂山自以為大高百丈浮雲為之盖仙人欲來出随
風列之雨吹我洞簫鼓瑟琴何誾誾酒與歌戲今日相
樂誠為樂玉女起起舞移數時鼓吹一何嘈嘈從西北
來時仙道多駕烟乘雲駕龍鬰何蓩蓩遨遊八極乃到
[023-64b]
崑崙之山西王母側神仙金止玉亭來者為誰赤松王
喬乃徳旋之門樂共飲食到黄昬多駕合坐萬嵗長宜
子孫
   其三
遊君山甚為真磪䃬砟硌爾自為神乃到王母臺金階
玉為堂芝草生殿傍東西廂客滿堂主人當行觴坐者
長夀遽何央長樂甫始宜孫子常願主人增年與相守
   精列
[023-65a]
厥初生造化之陶物莫不有終期莫不有終期聖賢不
能免何為懷此憂願螭龍之駕思想崑崙居見欺於迂
怪志意在蓬萊志意在蓬萊周孔聖徂落㑹稽以墳丘
㑹稽以墳丘陶陶誰能度君子以弗憂年之暮奈何時
過時來微
   度闗山
天地間人為貴立君牧民為之軌則車轍馬跡經緯四
極黜陟幽明黎庶繁息於鑠賢聖總統邦域封建五爵
[023-65b]
井田刑獄有燔丹書無普赦贖臯陶甫侯何有失職嗟
哉後世改制易律勞民為君役賦其力舜漆食器畔者
十國不及唐堯采椽不斵世歎伯夷欲以厲俗侈惡之
大儉為共徳許由推讓豈有訟曲兼愛尚同疏者為戚
   薤露
惟漢二十世所任誠不良沐猴而冠帶知小而謀疆猶
豫不敢斷因狩執君王白虹為貫日已亦先受殃賊臣
執國柄殺主滅宇京蕩覆帝基業宗廟以燔喪播越西
[023-66a]
遷移號泣而且行瞻彼洛城郭微子為哀傷
   蒿里行
闗東有義士興兵討羣凶初期㑹盟津乃心在咸陽軍
合力不齊躊躇而鴈行勢利使人争嗣還自相戕淮南
弟稱號刻璽於北方鎧甲生蟣虱萬姓以死亡白骨露
於野千里無雞鳴生民百遺一念之斷人腸
   對酒
對酒歌太平時吏不呼門王者賢且明宰相股肱皆忠
[023-66b]
良咸禮讓民無所争訟三年耕有九年儲倉榖滿盈班
白不負戴雨澤如此百榖用成却走馬以糞其土田爵
公侯伯子男咸愛其民以黜陟幽明子養有若父與兄
犯禮法輕重随其刑路無拾遺之私囹圄空虚冬節不
斷人耄耋皆得以夀終恩澤廣及草木昆蟲
   陌上桑
駕虹蜺乘赤雲登彼九嶷厯玉門濟天漢至崑崙見西
王母謁東君交赤松及羡門受要秘道愛精神食芝英
[023-67a]
飲醴泉挂杖桂枝佩秋蘭絶人事遊渾元若疾風遊歘
飄翩景未移行數千夀如南山不忘愆翩一/作飄
   短歌行
對酒當歌人生幾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當以慷憂
思難忘何以解憂唯有杜康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
君故沉吟至今&KR0687呦鹿鳴食野之苹我有嘉賓鼓瑟吹
笙明明如月何時可掇憂從中來不可斷絶越陌度阡
枉用相存契闊談讌心念舊恩月明星稀烏鵲南飛繞
[023-67b]
樹三匝何枝可依山不厭高水不厭深周公吐哺天下
歸心
   同前
周西伯昌懷此聖徳三分天下而有其二修奉貢獻臣
節不墜崇侯䜛之是以拘繋一/解後見赦原賜之斧鉞得
使征伐為仲尼所稱建及徳行猶奉事殷論叔其美二/解
齊桓之功為霸之首九合諸侯一匡天下不以兵車正
而不譎其徳傳稱三/解孔子所歎並稱夷吾民受其恩賜
[023-68a]
與廟胙命無下拜小白不敢爾天威在顔咫尺四/解晉文
亦霸躬奉天王受賜珪瓚秬鬯彤弓盧弓矢千虎賁三
百人五/解威服諸侯師之者尊八方聞之名亞齊桓河陽
之㑹詐稱周王是以其名紛葩六/解
   苦寒行
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坂詰屈車輪為之摧樹
木何蕭瑟北風聲正悲熊羆對我蹲虎豹夾路啼谿谷
少人民雪落何霏霏延頸長歎息逺行多所懷我心何
[023-68b]
怫鬰思欲一東歸水深橋梁絶中路正徘徊迷惑失故
路薄舂無宿棲行行日已逺人馬同時飢擔囊行取薪
斧冰持作麋悲彼東山詩悠悠使我哀
北上太行山艱哉何巍巍太行山艱哉何巍巍羊腸坂
詰屈車輪為之摧一/解樹木何蕭瑟北風聲正悲何蕭瑟
北風聲正悲熊羆對我蹲虎豹夾道啼二/解谿谷少人民
雪落何霏霏延頸長歎息逺行多所懷三/解我心何怫鬰
思欲一東歸何怫鬰思欲一東歸水深橋梁絶中路正
[023-69a]
徘徊四/解迷惑失徑路瞑無所宿棲失徑路瞑無所宿棲
行行日以逺人馬同時飢五/解擔囊行取薪斧冰持作麋
擔囊行取薪斧冰持作麋悲彼東山詩悠悠使我哀六/解
   秋胡行二首
晨上散闗山此道當何難晨上散闗山此道當何難牛
頓不起車墮谷間坐盤石之上彈五弦之琴作為清角
韻意中迷煩歌以言志晨上散闗山一/解有何三老公卒
來在我傍有何三老公卒來在我傍負揜被表似非恒
[023-69b]
人謂卿云何困苦以自怨徨徨所欲來到此間歌以言
志有何三老公二/解我居崑崙山所謂者真人我居崑崙
山所謂者真人道深有十得名山厯觀遨遊八極枕石
漱流飲泉沉吟不决遂上升天歌以言志我居崑崙山
三/解去去不可追長恨相牽攀去去不可追長恨相牽攀
夜夜安得寐惆悵以自憐正而不譎乃賦依因經傳所
過西來所傳歌以言志去去不可追四解辭乃/一作
    其二
[023-70a]
願登泰華山神人共逺遊願登泰華山神人共逺遊經
厯崑崙山到蓬萊飄颻八極與神人俱思得神藥萬嵗
為期歌以言志願登泰華山一/解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
短天地何長久人道居之短世言伯陽殊不知老赤松
王喬亦云得道得之未聞庶以夀考歌以言志天地何
長久二/解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昭明明日月光何所不
光昭二儀合聖化貴者獨人不萬國率土莫非王臣仁
義為名禮樂為榮歌以言志明明日月光三/解四時更逝
[023-70b]
去晝夜以成嵗四時更逝去晝夜以成嵗大人先天而
天弗違不戚年徃憂世不治存亡有命慮之為蚩歌以
言志四時更逝去四/解戚戚欲何念歡笑意所之戚戚欲
何念歡笑意所之壮盛智慧殊不再來愛時進趣将以
恵誰汎汎放逸亦同何為歌以言志戚戚欲何念五/解
   善哉行
古公亶父積徳垂仁思𢎞一道哲王於豳一/解太伯仲雍
王徳之仁行施百世斷髮文身二/解伯夷叔齊古之遺賢
[023-71a]
讓國不用餓殂首山三/解智哉山甫相彼宣王何用杜伯
累我聖賢四/解齊桓之霸頼得仲父後任竪刁蟲流出户
五/解晏子平仲積徳兼仁與世沈徳未必思命六/解仲尼之
世王國為君随制飲酒揚波使官七/解
    其二
自惜身薄祜夙賤罹孤苦既無三徒教不聞過庭語一/解
其窮如抽裂自以思所怙雖懷一介志是時其能與二/解
守窮者貧賤惋歎淚如雨泣涕於悲夫乞活要能覩三/解
[023-71b]
我願於天窮琅邪傾側左雖欲竭忠誠欣公歸其楚四/解
快人由為歎抱情不得叙顯行天教人誰知莫不緒五/解
我願何時随此歎亦難處今我将何照於光曜釋銜不
如雨六/解
   郤東西門行
鴻鴈出塞北乃在無人鄉舉翅萬里餘行止自成行冬
節食南稻春日復北翔田中有轉蓬随風逺飄揚長與
故根絶萬嵗不相當奈何此征夫安得去四方戎馬不
[023-72a]
解鞍鎧甲不離傍冉冉老将至何時反故鄉神龍藏深
泉猛獸歩高岡狐死歸首丘故鄉安可忘
   碣石篇
  雲行雨歩超越九江之臯臨觀異同心意懷遊豫
  不知當復何從經過至我碣石心惆悵我東海雲/行
  至此/為豔
東臨碣石以觀滄海水何澹澹山島竦峙樹木叢生百
草豐茂秋風蕭瑟洪波湧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漢
[023-72b]
燦爛若出其裏幸甚至哉歌以詠志一解觀波一作/濤右 滄海
    其二
孟冬十月北風徘徊天氣肅清繁霜霏霏鵾雞晨鳴鴻
鴈南飛鷙鳥濳藏熊羆窟棲錢鏄停置農収積場逆旅
整設以通商賈幸甚至哉歌以詠志二解月右/冬十
    其三
鄉土不同河朔隆寒流澌浮漂舟船行難錐不入地蘴
籟深奥水竭不流氷堅可蹈士隱者貧勇俠輕非心常
[023-73a]
歎怨戚戚多悲幸甚至哉歌以詠志三解同右/土不
    其四
神龜雖夀猶有竟時騰蛇乘霧終為土灰老驥伏櫪志
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盈縮之期不但在天養恬
之福可得永年幸甚至哉歌以詠志怡一作姑/右龜雖夀
   謡俗詞
甕中無斗儲發篋無尺繒友來從我貸不知所以應
   董卓歌詞
[023-73b]
徳行不虧缺變故自難常鄭康成行酒伏地氣絶郭景
圖命盡於園桑
 
 
 
 
 
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巻二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