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h0134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-明-張溥 (master)


[009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巻九
  漢劉歆集題詞
   王莽簒漢甄豐劉歆王舜為其腹心豐舜不足
   道歆宗室宿儒胡為僕僕符命同賣餅兒也甄
   尋之變劉棻兄弟三人皆死歆始怨懼後與王
   涉董忠謀誅莽徬徨太白漏言婦人遂自殺也
   班史謂歆初心輔莽圖富貴謀至加號安漢宰
[009-1b]
   衡而止事不出於居攝即真以後内畏不安懷
   變有日此固寛為之辭然論歆罪幽州羽山流
   殛猶小矣子政三子皆好學長子伋以易敎授
   官至郡守中子賜九卿丞早卒而少子歆最知
   名令歆繼父業挍秘書領五經死於哀帝之世
   官以都尉終其名豈不出兩兄上而冐榮國師
   投跡亂逆悲乎其壽也左傳未立移書責讓子
   雲為友求索方言至洪範傳著天人七略綜百
[009-2a]
   家三統厯譜考歩日月五星此非古鉅儒耶讀
   其書益傷其人則有掩巻爾
 目録
  賦
   遂初賦
   甘泉宫賦
   燈賦
  書
[009-2b]
   移太常博士書
   答文學
   與揚雄求方言書
  議
   武帝廟不宜毁議
   太上惠景寢園議
   王莽服母緦縗議
  奏
[009-3a]
   上鄧析子
  説
   三統厯説
  論
   新序論
  傳
   洪範五行傳
 
[009-3b]
 
 
 
 
 
 
 
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巻九目録
[009-4a]
欽定四庫全書
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巻九
             明 張溥 輯
 漢劉歆集
  賦
   遂初賦
遂初賦者劉歆所作也歆少通詩書能屬文成帝召為
黄門侍郎中壘校尉侍中奉車都尉光禄大夫歆好左
[009-4b]
氏春秋欲立於學官時諸儒不聽歆乃移書太常博士
責讓深切為朝廷大臣非疾求出補吏為河内太守又
以宗室不宜典三河徙五原太守是時朝政已多失矣
歆以論議見排擯志竟不得之官經厯故晉之域感今
思古遂作斯賦以歎往事而寄已意
昔遂初之顯禄兮遭閶闔之開通蹠三台而上征兮入
北辰之紫宫侍列宿於鉤陳兮擁太常之樞極總六龍
於駟房兮奉華葢於帝側惟太階之侈濶兮機衡為之
[009-5a]
難運懼魁杓之前後兮遂隆集於河濵遭陽侯之豐沛
兮乘素波以聊戾得𤣥武之嘉兆兮守五原之烽燧二
乘駕而既俟僕夫期而在涂馳太行之嚴防兮入天井
之喬關厯崗岑以升&KR1113兮馬龍騰以起攄舞雙駟以優
遊兮濟黎侯之舊居心滌蕩以慕逺兮逥髙都而北征
劇彊秦之暴虐兮吊趙括於長平好周文之嘉德兮躬
尊賢而下士駕四馬而觀風兮慶辛甲於長子哀衰周
之失權兮數困辱而莫扶執孫蒯于屯留兮救王師於
[009-5b]
余吾過下虒而歎息兮悲平公之作臺背宗周而不䘏
兮茍偷樂而情怠板葉落而不省兮公族閴其無人曰
不悛而愈甚兮政委棄於家門載約屨而正朝服兮&KR1113
皮弁以為履寶礫石於廟堂兮面隨和而不眂始建衰
而造亂兮公室繇此遂卑憐後君之寄寓兮唁靖公之
銅鞮越侯田而長驅兮釋叔向之飛患悦善人之有救
兮勞祁奚於太原何叔子之好直兮為羣邪之所惡頼
祁子之一言兮幾不免乎徂落䨥美不必為偶兮旹有
[009-6a]
羞而不相及雖韞寶而求價兮嗟千載其焉合昔仲尼
之淑聖兮竟隘窮乎陳蔡彼屈原之貞專兮卒放沉於
湘淵何方直之難容兮桞下黜而三辱蘧瑗抑而再犇
兮豈材知之不足揚蛾眉而見妒兮固醜女之情也曲
木惡直繩兮亦小人之誠也以夫子之博觀兮何此道
之必然空下峕而矔世兮自命已之取患悲積習之生
常兮固明智之所别叔羣既在皁𨽻兮六卿興而為桀
荀寅肆而顓恣兮吉射叛而擅兵憎人臣之若兹兮責
[009-6b]
趙鞅於晉陽軼中國之都邑兮登句注以陵厲歴㕍門
而入雲中兮超絶轍而逺逝濟臨沃而遥思兮忽垂意
乎邊都埜蕭條以寥廓兮陵谷錯以盤紆飄寂寥以荒
䀛兮沙埃起而杳冥㢠廻風育其飄忽兮㢠廻颭颭之泠泠
薄涸凍之凝滯兮茀谿谷之清凉漂積雪之皚皚兮涉
凝露之隆霜揚雹霰之復陸兮慨原泉之凌隂激流澌
之漻淚兮窺九淵之潜淋䬃悽愴以慘怛兮慽風漻以
冽寒獸望浪以宂竄兮鳥脇翼之浚浚山蕭瑟以鵾鳴
[009-7a]
兮樹木壞而哇唫地坼裂而憤急兮巨石破之嵓嵓天
烈烈以厲髙兮廖&KR0008牕以梟牢㕍邕邕以遲遲兮埜鸛
鳴而嘈嘈望亭隧之皦皦兮飛旂幟之翩翩囘百里之
無家兮路脩逺之緜緜於是勒障塞而固守兮奮武靈
之精誠攄趙奢之策慮兮威謀完乎金城外折衝以無
虞兮内撫民以永寧既邕容以自得兮唯惕懼於竺寒
攸潜温之𤣥室兮滌濁穢於太清反情素於寂寞兮居
華體之㝠㝠玩書琹以條暢兮考性命之變態運四峕
[009-7b]
而覽隂陽兮總萬物之珎恠雖窮天地之極變兮曾何
足乎留意長恬澹以懽娛兮固聖賢之所喜亂曰處幽
潜德含聖神兮抱竒内光自得真兮寵幸浮寄竒無常
兮寄之去留亦何傷兮大人之度品物齊兮舍位之過
勿若遺兮求位得位固其常兮守信保已比老彭兮
   甘泉宫賦載萟文/
軼陵隂之地室過陽谷之秋城廻天門而鳳舉躡黄帝
之明庭冠髙山而為居椉崑崙而為宫按軒轅之舊處
[009-8a]
居北辰之閎中背共工之幽都向炎帝之祝融封巒為
之東序縁石闕之天梯桂木襍而成行芳肸蠁之依依
翡翠孔雀飛而翶翔鳳皇止而集栖甘醴湧於中庭兮
激清流之濔濔黄龍遊而蜿蟺兮神龜沉於玉泥離宫
特觀接比相連雲起波駭星布彌山髙巒峻阻臨眺曠
衍深林蒲葦涌水清泉芙蓉菡蓞菱荇蘋蘩豫章襍木
楩松柞棫女貞烏勃桃李棗檍
   燈賦載萟文/
[009-8b]
惟茲蒼鶴修麗以竒身體剼削頭頸委虵負斯明燈躬
含水池明無不見照察纎微以夜繼晝烈者所依
  書
   移太常博士書
昔唐虞既衰而三代迭興聖帝明王累起相襲其道甚
著周室既微而禮樂不正道之難全也如此是故孔子
憂道之不行歴國應聘自衛反魯然後樂正雅頌乃得
其所脩易序書制作春秋以紀帝王之道及夫子沒而
[009-9a]
微言絶七十子終而大義乖重遭戰國棄籩豆之禮理
軍旅之陳孔氏之道抑而孫吳之術興陵夷至于暴秦
燔經書殺儒士設挾書之法行是古之罪道術由是遂
滅漢興去聖帝明王遐逺仲尼之道又絶法度無所因
襲時獨有一叔孫通略定禮儀天下唯有易卜未有它
書至孝惠之世乃除挾書之律然公卿大臣絳灌之屬
咸介胄武夫莫以為意至孝文皇帝始使掌故朝錯從
伏生受尚書尚書初出于屋壁朽折散絶今其書見在
[009-9b]
時師傳讀而已詩始萌芽天下衆書徃徃頗出皆諸子
傳説猶廣立於學官為置博士在漢朝之儒惟賈生而
已至孝武皇帝然後鄒魯梁趙頗有詩禮春秋先師皆
起于建元之間當此之時一人不能獨盡其經或為雅
或為頌相合而成泰誓後得博士集而讀之故詔書稱
曰禮壞樂崩書缺簡脱朕甚閔焉時漢興已七八十年
離於全經固已逺矣及魯恭王壞孔子宅欲以為宫而
得古文於壞壁之中逸禮有三十九書十六篇天漢之
[009-10a]
後孔安國獻之遭巫蠱倉卒之難未及施行及春秋左
氏丘明所脩皆古文舊書多者二十餘通藏於秘府伏
而未發孝成皇帝閔學殘文缺稍離其真乃陳發秘臧
校理舊文得此三事以考學官所傳經或脱簡傳或間
編傳問民間則有魯國桓公趙國貫公膠東庸生之遺
學與此同抑而未施此乃有識者之所惜閔士君子之
所嗟痛也往者綴學之士不思廢絶之闕茍因陋就寡
分文析字煩言碎詞學者罷老且不能究其一蓺信口
[009-10b]
説而背傳記是末師而非往古至於國家將有大事若
立辟雍封禪廵狩之儀則幽冥而莫知其原猶欲保殘
守缺挾恐見破之私意而無從善服義之公心或懐妬
嫉不考情實雷同相從隨聲是非抑此三學以尚書為
備謂左氏為不傳春秋豈不哀哉今聖上德通神明繼
統揚業亦閔文學錯亂學士若兹雖昭其情猶依違謙
讓樂與士君子同之故下明詔試左氏可立不遣近臣
奉㫖銜命將以輔弱扶微與二三君子比意同力冀得
[009-11a]
廢遺今則不然深閉固距而不肯試猥以不誦絶之欲
以杜塞餘道絶滅微學夫可與樂成難與慮始此乃衆
庶之所為耳非所望士君子也且此數家之事皆先帝
所親論今上所考視其古文舊書皆有徴驗外内相應
豈茍而已哉夫禮失求之於野古文不猶愈於野乎往
者博士書有歐陽春秋公羊易則施孟然孝宣皇帝猶
廣立榖梁春秋梁丘易大小夏侯尚書義雖相反猶竝
置之何則與其過而廢之也寧過而立之傳曰文武之
[009-11b]
道未墜於地在人賢者志其大者不賢者志其小者今
此數家之言所以兼包大小之義豈可偏絶哉若必專
已守殘黨同門妬道真違明詔失聖意以䧟於文吏之
議甚為二三君子不取也漢書頌桓公一作伯公誤桓/生以 禮為大夫貫長卿受
詩毛公並見儒林傳十紀文選作記七十子作七十二/子終作卒讀作讃三 九下有篇字間編作脱編傳問
作博問惜閔作歎慜文學作/文致考視作考試寧作與
   答文學
誠思拾遺冀以云補李善文/選注
[009-12a]
   與揚雄求方言書
    雄為郎一嵗作繡補靈節龍骨之銘詩三章/及天下上計孝㢘雄問異語紀十五卷為輶
    軒使者絶代語釋别國方言積二十/七年成帝時歆與揚雄從取方言
歆叩頭昨受詔宓五官郎中田儀與官婢陳徴駱驛等
私通盜刷越巾事即其夕竟歸府詔問三代周秦軒車
使者逌人使者以嵗八月廵路□代語僮謡歌戲欲得
其最目因從事郝隆□之有日篇中但有其目無見文
者歆先君數為孝成皇帝言當使諸儒共集訓詁爾雅
[009-12b]
所及五經所詁不合爾雅者詁&KR3013為病及諸經氏之屬
皆無證驗博士至以窮世之博學者偶有所見非徒無
主而生是也㑹成帝未以為意先君又不能獨集至於
歆身修軌不暇何偟更創屬聞子雲獨采集先代絶言
異國殊語以為十五巻其所解畧多矣而不知其目非
子雲澹雅之才沈鬱之思不能經年鋭精以成此書良
為勤矣歆雖不遘過庭亦克識先君雅訓三代之書藴
藏於家直不計耳今聞此甚為子雲嘉之已今聖朝留
[009-13a]
心典誥發精于殊語欲以驗考四方之事不勞戎馬髙
車之使坐知傜俗適子雲攘意之秋也不以是時發倉
廪以振贍殊無為明語將何獨挈之寶上以忠信明于
上下以置恩于罷朽所謂知蓄積善布施也蓋蕭何造
律張倉推歴皆成之于帷幕貢之于王門功列于漢室
名流乎無窮誠以隆秋之時收藏不殆饑春之歳散之
不疑故至于此也今謹使密人奉手書願頗與其最目
得使入籙令聖朝留明明之典歆叩頭叩頭挈一/作絜
[009-13b]
  議
   武帝廟不宜毁議司徒掾班彪曰漢承亡秦絶/學之後祖宗之制因時施宜
    自元成後學者蕃滋貢禹毁宗廟匡衡改郊/兆何武定三公後皆數復故紛紛不定何者
    禮文缺微古今異制各為一家未易可偏定/也考觀諸儒之議劉歆博而篤矣 此與王
    舜同議據漢書/歆所撰議也
臣聞周室既衰四夷竝侵獫狁最彊於今匈奴是也至
宣王而伐之詩人美而頌之曰薄伐獫狁至于太原又
曰嘽嘽推推如霆如雷顯允方叔征伐獫狁荆蠻來威
[009-14a]
故稱中興及至幽王犬戎來伐殺幽王取宗器自是之
後南夷與北狄交侵中國不絶如綫春秋紀齊桓南伐
楚北伐山戎孔子曰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袵矣是故棄
桓之過而録其功以為伯首及漢興冒頓始强破東胡
禽月氏并其土地地廣丘彊為中國害南粤尉佗總百
粤自稱帝故中國雖平猶有四夷之患且無寧嵗一方
有急三面救之是天下皆動而被其害也孝文皇帝厚
以貨賂與結和親猶侵暴無已甚者興師十餘萬衆近
[009-14b]
屯京師及四邊嵗發屯備虜其為患乆矣非一世之漸
也諸侯郡守連匈奴及百粤以為逆者非一人也匈奴
所殺郡守都尉略取人民不可勝數孝武皇帝愍中國
罷勞無安寧之時乃遣大將軍驃騎伏波樓船之屬南
滅百粤起七郡北攘匈奴降昆邪十萬之衆置五屬國
起朔方以奪其肥饒之地東伐朝鮮起𤣥莵樂浪以斷
匈奴之左臂西伐大宛并三十六國結烏孫起敦煌酒
泉張掖以鬲婼羌裂匈奴之右肩單于孤特逺遁於幕
[009-15a]
北四垂無事斥地逺境起十餘郡功業既定乃封丞相
為冨民侯以大安天下富實百姓其規橅可見又招集
天下賢俊與恊心同謀興制度改正朔易服色立天地
之祠建封禪殊官號存周後定諸侯之制永無逆爭之
心至今累世頼之單于守藩百蠻服從萬世之基也中
興之功未有髙焉者也髙帝建大業為太祖孝文皇帝
德至厚也為文太宗孝武皇帝功至著也為武世宗此
孝宣帝所以發德音也禮記王制及春秋榖梁傳天子
[009-15b]
七廟諸侯五大夫三士二天子七日而殯七月而𦵏諸
侯五日而殯五月而𦵏此䘮事尊卑之序也與廟數相
應其文曰天子三昭三穆與太祖之廟而七諸侯二昭
二穆與太祖之廟而五故德厚者流光德薄者流卑春
秋左氏傳曰名位不同禮亦異數自上以下降殺以兩
禮也七者其正法數可常數者也宗不在此數中宗變
也茍有功德則宗之不可預為設數故於殷太甲為太
宗太戊曰中宗武丁曰髙宗周公為母逸之戒舉殷三
[009-16a]
宗以勸成王繇是言之宗無數也然則所以勸帝者之
功德博矣以七廟言之孝武皇帝未宜毁以所宗言之
則不可謂無功德禮記祀典曰夫聖王之制祀也功施
於民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救大災則祀之竊觀
孝武皇帝功德皆兼而有焉凡在於異姓猶將特祀之
况於先祖或説天子五廟無見文又説中宗髙宗者宗
其道而毁其廟名與實異非尊德貴功之意也詩云蔽
芾甘棠勿鬋勿伐邵伯所茇思其人猶愛其樹况宗其
[009-16b]
道而毁其廟乎迭毁之禮自有常法無殊功異德固以
親疎相推及至祖宗之序多少之數經傳無明文至尊
至重難以疑文虛説定也孝宣皇帝舉公卿之議用衆
儒之謀既以為世宗之廟建之萬世宣布天下臣愚以
為孝武皇帝功烈如彼孝宣皇帝崇立之如此不宜毁
   太上惠景寢園議
禮去事有殺故春秋外傳曰日祭月祀時享嵗貢終王
祖襧則日祭曾髙則月祀二祧則時享壇墠則嵗貢大
[009-17a]
禘則終王德盛而游廣親親之殺也彌逺則彌尊故禘
為重矣孫居王父之處正昭穆則孫常與祖相代此遷
廟之殺也聖人於其祖出於情矣禮無所不順故無毁
廟自貢禹建迭毁之議惠景及太上寢園廢而為虚失
禮意矣
   王莽服母緦縗議居攝二年莽母功顯君死意/不在哀令太后詔議其服少
    阿羲和劉歆與博士諸儒/七十八人議莽遂行焉
居攝之義所以統立天功興崇帝道成就法度安輯海
[009-17b]
内也昔殷成湯既沒而太子蚤夭其子太甲幼少不明
伊尹放諸桐宫而居攝以興殷道周武王既沒周道未
成成王幼少周公屏成王而居攝以成周道是以殷有
翼翼之化周有刑措之功今太皇太后比遭家之不造
委任安漢公宰尹羣僚衡平天下遭孺子幼少未能共
上下皇天降瑞出丹石之符是以太皇太后則天明命
詔安漢公居攝踐祚將以成聖漢之業與唐虞三代比
隆也攝皇帝遂開袐府㑹羣儒制禮作樂卒定庶官茂
[009-18a]
成天功聖心周悉卓爾獨見發得周禮以明因監則天
稽古而損益焉猶仲尼之聞韶日月之不可階非聖哲
之至孰能若兹綱紀咸張成在一匱此其所以保佑聖
漢安靖元元之效也今功顯君薨禮庶子為後為其母
緦傳曰與尊者為體不敢服其私親也攝皇帝以聖德
承皇天之命受太后之詔居攝踐祚奉漢太宗之後上
有天地社稷之重下有元元萬機之憂不得顧其私親
故太皇太后建厥元孫俾侯新都為哀侯後明攝皇帝
[009-18b]
與尊者為體承宗廟之祭奉共養太皇太后不得服其
私親也周禮曰王為諸侯緦縗弁而加環絰同姓則麻
異姓則葛攝皇帝當為功顯君緦縗弁而加麻環絰如
天子弔諸侯服以應聖制
  奏
   上鄧析子
中鄧析書四篇臣叙書一篇凡中外書五篇以相校除
復重為一篇皆定殺青書可繕寫也鄧析者鄭人也好
[009-19a]
刑名操兩可之説設無窮之辭當子產之世數難子產
之法記或云子產起而戮之於春秋左氏傳昭公二十
年而子產卒子太叔嗣為政定公八年太叔卒駟歂嗣
為政明年乃殺鄧析而用其竹刑君子謂子歂於是乎
不忠茍有可以加于國家棄其邪可也静女之三章取
彤管焉竿旄何以告之取其忠也故用其道不棄其人
詩之蔽芾甘棠勿剪勿伐召伯所茇思其人猶愛其樹
也况用其道不恤其人乎然無以勸能矣竹刑簡法也
[009-19b]
乆逺世無其書子產卒後二十年而鄧析死傳説或稱
子產誅鄧析非也其論無厚者言之異同與公孫龍同
類謹第上
  説
   三統厯説漢書云初孝成世劉向總六厯列是/非作五紀論向子歆究其微眇作三
    統厯及譜以説春秋/推法密要故述焉
夫厯春秋者天時也列人事而因以天時傳曰民受天
地之中以生所謂命也是故有禮誼動作威儀之則以
[009-20a]
定命也能者養之以福不能者敗以取禍故列十二公
二百四十二年之事以隂陽之中制其禮故春為陽中
萬物以生秋為隂中萬物以成是以事舉其中禮取其
和厯數以閏正天地之中以作事厚生皆所以定命也
易金火相革之卦曰湯武革命順乎天而應乎人又曰
治厯明時所以和人道也周道既衰幽王既䘮天子不
能班朔魯厯不正以閏餘一之嵗為蔀首故春秋刺十
一月乙亥朔日有食之於是辰在申而司厯以為在建
[009-20b]
戌史書建亥哀十二年亦以建申流火之月為建亥而
怪蟄蟲之不伏也自文公閏月不告朔至此百有餘年
莫能正厯數故子貢欲去其餼羊孔子愛其禮而著其
法於春秋經曰冬十月朔日有食之傳曰不書日官失
之也天子有日官諸侯有日御日官居卿以底日禮也
日御不失日以授百官於朝言告朔也元典厯始曰元
傳曰元善之長也共養三德為善又曰元禮之長也合
三體而為之原故曰元於春三月每月書王元之三統
[009-21a]
也三統合於一元故因元一而九三之以為法十一三
之以為實實如法得一黄鍾初九律之首陽之變也因
而六之以九為法得林鍾初六呂之首隂之變也皆參
天兩地之法也上生六而倍之下生六而損之皆以九
為法九六隂陽夫婦子母之道也律取妻而呂生子天
地之情也六律六吕而十二辰立矣五聲清濁而十日
行矣傳曰天六地五數之常也天有六氣降生五味夫
五六者天地之中合而民所受以生也故日有六甲辰
[009-21b]
有五子十一而天地之道畢言終而復始太極中央元
氣故為黄鍾其實一龠以其長自乘故八十一為日法
所以生權衡度量禮樂之所繇出也經元一以統始易
太極之首也春秋二㠯目嵗易兩儀之中也於春每月
書王易三極之統也於四時雖亡事必書時月易四象
之節也時月以建分至啟閉之分易八卦之位也象事
成敗易吉凶之効也朝聘㑹盟易大業之本也故易與
春秋天人之道也傳曰龜象也筮數也物生而後有象
[009-22a]
象而後有滋滋而後有數是故元始有象一也春秋二
也三統三也四時四也合而為十成五體㠯五乗十大
衍之數也而道據其一其餘四十九所當用也故蓍以
為數㠯象兩兩之又㠯象三三之又以象四四之又歸
竒象閏十九及所據一加之因㠯再扐兩之是為月法
之實如日法得一則一月之日數也而三辰之位交矣
是㠯能生吉凶故易曰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
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
[009-22b]
合天數二十有五地數三十几天地之數五十有五此
所㠯成變化而行鬼神也并終數為十九易窮則變故
為閏法參天九兩地十是為㑹數參天數二十五兩地
數三十是為朔望之㑹㠯㑹數乘之則周於朔旦冬至
是為㑹月九㑹而復元黄鍾初九之數也經於四時雖
亡事必書時月時所以紀啓閉也月所以紀分至也啓
閉者節也分至者中也節不必在其月故時中必在正
數之月故傳曰先王之正時也履端於始舉正於中歸
[009-23a]
餘於終履端於始序則不愆舉正於中民則不惑歸餘
於終事則不誖此聖王之重閏也以五位乘㑹數而朔
旦冬至是為章月四分月法以其一乘章月是為中法
參閏法為周至以乘月法以减中法而約之則六扐之
數為一月之閏月其餘七分此中月相求之術也朔不
得中是為閏月言隂陽雖交不得中不生故曰法乘閏
法是為統嵗三統是為元嵗元嵗之閏隂陽災三統閏
法易九戹曰初入元百六陽九次三百七十四隂九次
[009-23b]
四百八十陽九次七百二十隂七次七百二十陽七次
六百隂五次六百陽五次四百八十隂三次四百八十
陽三凡四千六百一十七嵗與一元終經嵗四千五百
六十災嵗五十七是以春秋曰舉正於中又曰閏月不
告朔非禮也閏以正時時以作事事以厚生生民之道
於是乎在矣不告閏朔棄時正也何以為民故魯僖五
年春正月辛亥朔日南至公既視朔遂登觀臺以望而
書禮也几分至啟閉必書雲物為備故也至昭二十年
[009-24a]
二月已丑日南至失閏至在非其月梓慎望氛氣而弗
正不履端於始也故傳不曰冬至而曰日南至極於牽
牛之初日中之時景最長以此知其南至也斗綱之端
連貫營室織女之紀指牽牛之初以紀日月故曰星紀
五星起其初日月起其中凡十二次日至其初為節至
其中斗建下為十二辰視其建而知其次故曰制禮上
物不過十二天之大數也經曰春王正月傳曰周正月
火出於夏為三月商為四月周為五月夏數得天得四
[009-24b]
時之正也三代各據一統明三統常合而迭為首登降
三統之首周還五行之道也故三五相包而生天統之
正始施於子半日萌色赤地統受之於丑初日肇化而
黄至丑半日牙化而白人統受之於寅初日孽成而黒
至寅半日生成而青天施復於子地化自丑畢於辰人
生自寅成於申故厯數三統天以甲子地以甲辰人以
甲申孟仲季迭用事為統首三微之統既著而五行自
青始其序亦如之五行與三統相錯傳曰天有三辰地
[009-25a]
有五行然則三統五星可知也易曰參五以變錯綜其
數通其變遂成天地之文極其數遂定天下之象太極
運三辰五星於上而元氣轉三統五行於下其於人皇
極統三德五事故三辰之合於三統也日合於天統月
合於地統斗合於人統五星之合於五行水合於辰星
火合於熒惑金合於太白木合於嵗星土合於填星三
辰五星而相經緯也天以一生水地以二生火天以三
生木地以四生金天以五生土五勝相乘以生小周以
[009-25b]
乘乾坤之策而成大周隂陽比類交錯相乘故九六之
變登降於六體三微而成著三著而成象二象十有八
變而成卦四營而成易為七十二參三統兩四時相乘
之數也參之則得乾之策兩之則得坤之策以陽九九
之為六百四十八以隂六六之為四百三十二凡一千
八十隂陽各一卦之微筭策也八之為八千六百四十
而八卦小成引而信之又八之為六萬九千一百二十
天地再之為十三萬八千二百四十然後大成五星㑹
[009-26a]
終觸類而長之以乘章嵗為二百六十二萬六千五百
六十而與日月㑹三㑹為七百八十七萬九千六百八
十而與三統㑹三統二千三百六十三萬九千四十而
復於太極上元九章嵗而六之為法太極上元為實實
如法得一隂一陽各萬一千五百二十當萬物氣體之
數天下之能事畢矣
  論
   新序論史記商君傳末注/載劉歆新序論
[009-26b]
秦孝公保崤函之固以廣雍州之地東并河西北收上
郡國富兵彊長雄諸侯周室歸籍四方來賀為戰國霸
君秦遂以彊六世而并諸侯亦皆商君之謀也夫商君
極身無二慮盡公不顧私使民内急耕織之業以富國
外重戰伐之賞以勸戎士法令必行内不私貴寵外不
偏疏逺是以令行而禁止法出而姦息故雖書云無偏
無黨詩云周道如砥其直如矢司馬法之勵戎士周后
稷之勸農業無以易此此所以并諸侯也故孫卿曰四
[009-27a]
世有勝非幸也數也然無信諸侯畏而不親夫霸君若
齊桓晉文者桓不倍柯之盟文不負原之期而諸侯畏
其彊而親信之存亡繼絶四方歸之此管仲舅犯之謀
也今商君倍公子卭之舊恩棄交魏之明信詐取三軍
之衆故諸侯畏其彊而不親信也藉使孝公遇齊桓晉
文得諸侯之統將合諸侯之君驅天下之兵以伐秦秦
則亡矣天下無桓文之君故秦得以兼諸侯衛鞅始自
以為知霸王之德原其事不諭也昔周召施善政及其
[009-27b]
死也後世思之蔽芾甘棠之詩是也嘗舍於樹下後世
思其德不忍伐其樹况害其身乎管仲奪伯氏邑三百
户無怨言今衛鞅内刻刀鋸之刑外深鈇鉞之誅歩過
六尺者有罰棄灰於道者被刑一日臨渭而論囚七百
餘人渭水盡赤號哭之聲動於天地畜怨積讐比於丘
山所逃莫之隱所歸莫之容身死車裂滅族無姓其去
霸王之佐亦逺矣然惠王殺之亦非也可輔而用也使
衛鞅施寛平之法加之以恩申之以信庶幾霸者之佐
[009-28a]

  洪範五行傳
   五行
伏羲氏繼天而王受河圖則而畫之八卦是也禹治洪
水賜雒書法而陳之洪範是也聖人行其道而寶其真
降及于殷箕子在父師位而典之周既克殷以箕子歸
武王親虛已而問焉故經曰惟十有三祀王訪于箕子
王廼言曰烏呼箕子惟天隂隲下民相恊厥居我不知
[009-28b]
其彛倫逌叙箕子廼言曰我聞在昔鯀陻洪水汨陳其
五行帝乃震怒弗畀洪範九疇彛倫逌斁鯀則殛死禹
迺嗣興天廼錫禹洪範九疇彛倫逌叙此武王問雒書
於箕子箕子對禹得雒書之意也初一曰五行次二曰
羞用五事次三曰農用八政次四曰叶用五紀次五曰
建用皇極次六曰艾用三德次七曰明用稽疑次八曰
念用庶徵次九曰嚮用五福畏用六極凡此六十五字
皆雒書本文所謂天廼錫禹大法九章常事所次者也
[009-29a]
以為河圖雒書相為經緯八卦九章相為表裏昔殷道
弛文王演周易周道敝孔子述春秋則乾坤之隂陽效
洪範之咎徵天人之道粲然著矣
   正月雨木氷成公十六年/
上陽施不下通下隂施不上達故雨而木為之氷雰氣
寒木不曲直也
   八月壬申御廪災桓公十四年/
御廪公所親耕籍田以奉粢盛者也棄法度亡禮之應
[009-29b]

   春石言於晉昭公八年/
金石同類是為金不從革失其性也
   秋大水桓公元年/
桓易許田不祀周公廢祭祀之罰也
   大水嚴公二十四年/
先是嚴飾宗廟刻桷丹楹以夸夫人簡宗廟之罰也
   恒雨書/
[009-30a]
貎傳曰有鱗蟲之孽羊旤鼻痾
   三月癸酉大雨震電庚辰大雨雪隱公九年/
三月癸酉於厯數春分後一日始震電之時也當雨而
不當大雨大雨常雨之罰也於始震電八日之間而大
雨雪常寒之罰也
   八月大雩昭公三年/
昭公即位年十九矣猶有童心居䘮不哀炕陽失衆
   八月大雩昭公二十四年/
[009-30b]
左氏傳二十三年邾師城翼還經魯地魯襲取邾師獲
其三大夫邾人愬於晉晉人執我行人叔孫婼是春廼
歸之
   七月上辛大雩季辛又雩昭公二十五年/
時郈氏與季氏有隙又季氏之族有淫妻為讒使季平
子與族人相惡皆共讒平子子家駒諫曰讒人以君徼
幸不可昭公遂伐季氏為所敗出奔齊
   恒奥書/
[009-31a]
屬思心不容於易剛而包柔為離離為火為目羊上角
下號剛而包柔羊大目而不精明視氣毁故有羊旤闕/二
字/視傳曰有羽蟲之孽雞旤
   十二月隕霜不殺草僖公三十三年/
草妖也
   髙宗祭成湯有蜚雉登鼎耳而雊
羽蟲之孽易有鼎卦鼎宗廟之器主器奉宗廟者長子
也野鳥自外來入為宗廟器主是繼嗣將易也
[009-31b]
   十二月李梅實僖公三十三年/
庶徵皆以蟲為孽思心蠃蟲孽也李梅實屬草妖
   夏有鸜鵒來巢昭公二十五年/
羽蟲之孽其色黑又黒祥也視不明聽不聰之罰也
   恒寒
聽傳曰有介蟲孽也
   庶徵之恒寒
大雨雪及未當雨雪而雨雪及大雨雹隕霜殺菽草皆
[009-32a]
常寒之罰也
   秋螽桓公五年/
貪虐取民則螽介蟲之孽也與魚同占
   有蜚嚴公二十九年/
負蠜也性不食榖食榖為災介蟲之孽
   秋雨螽於宋文公三年/
螽為榖災卒遇賊隂墜而死也
   十二月螽哀公十二年/
[009-32b]
周十二月夏十月也火星既伏蟄蟲皆畢天之見變因
物類之宜不得以螽是嵗再失閏矣周九月夏七月故
傳曰火猶西流司厯過也
   冬蝝生宣公十五年/
蝝螕□之有翼者食榖為災黒𤯝也
   恒風
思心傳曰時則有臝蟲之孽謂螟螣之屬也
   九月已卯晦震夷伯之廟釐公十五年/
[009-33a]
春秋及朔言朔及晦言晦人道所不及則天震之展氏
有隱慝故天加誅於其祖夷伯之廟以譴告之也成公
十六年六月甲午晦晉侯及楚子鄭伯戰于鄢陵皆月
晦云
   秋螟隱公五年/
又逆臧釐伯之諫貪利區霿以生臝蟲之孽也
   夏梁山崩成公五年/
梁山晉望也崩㢮崩也古者三代命祀祭不越望吉凶
[009-33b]
禍福不是過也國主山川山崩川竭亡之徵也美惡周
必復是嵗嵗在鶉火至十七年復在鶉火欒書中行偃
殺厲公而立悼公
   恒隂
皇極傳曰有下體生上之痾
   秋有蜮嚴公十八年/
蜮盛暑所生非自越來也
   敗狄于鹹文公十一年/
[009-34a]
人變屬黄祥
   二月已已日有食之榖梁傳曰言日不言朔食
   晦公羊傳曰食二日隱公三年/
正月二日燕越之分野也凡日所躔而有變則分野之
國失政者受之人君能脩政共御厥罰則災消而福至
不能則災消而禍生故經書災而不紀其故蓋吉凶亡
常隨行而成禍福也周衰天子不班朔魯厯不正置閏
不得其月月大小不得其度史記日食或言朔而實非
[009-34b]
朔或不言朔而實朔或脱不書朔與日皆官失之也
   七月壬辰朔日有食之既桓公三年/
六月趙與晉分先是晉曲沃伯再弑晉侯是嵗晉大亂
滅其宗國
   十月朔日有食之桓公十七年/
楚鄭分
   三月日有食之嚴公十八年/
晦魯衛分
[009-35a]
   六月辛未朔日有食之嚴公二十五年/
五月二日魯趙分
   十二月癸亥朔日有食之嚴公二十六年/
十月二日楚鄭分
   九月庚午朔日有食之嚴公三十年/
八月秦周分
   九月戊寅朔日有食之僖公五年/
七月秦晉分
[009-35b]
   三月庚午朔日有食之僖公十二年/
三月齊魯分
   五月日有食之僖公十五年/
二月朔齊越分
   二月癸亥日有食之文公元年/
正月朔燕越分
   六月辛丑朔日有食之文公十五年/
四月二日魯衛分
[009-36a]
   七月甲子日有食之既宣公八年/
十月二日楚鄭分
   四月丙辰日有食之宣公十年/
二月魯衛分
   六月癸卯日有食之宣公十七年/
三月晦朓魯衛分
   六月丙寅朔日有食之成公十六年/
四月二日魯衛分
[009-36b]
   十二月丁已朔日有食之成公十七年/
九月周楚分
   二月乙未朔日有食之襄公十四年/
前年十二月二日宋燕分
   八月丁已日有食之襄公十五年/
五月二日魯趙分
   十月丙辰朔日有食之襄公二十年/
八月秦周分
[009-37a]
   九月庚戌朔日有食之襄公二十一年/
七月秦晉分
   十月庚辰朔日有食之
八月秦周分
   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襄公二十三年/
前年十二月二日宋燕分
   七月甲子朔日有食之既襄公二十四年/
五月魯趙分
[009-37b]
   八月癸已朔日有食之
六月晉趙分
   十二月乙亥朔日有食之襄公二十七年/
九月周楚分
   四月甲辰朔日有食之昭公七年/
二月魯衛分
   六月丁已朔日有食之昭公十五年/
三月魯衛分
[009-38a]
   六月甲戌朔日有食之昭公十七年/
六月二日魯趙分
   七月壬午朔日有食之昭公二十一年/
五月二日魯趙分
   十二月癸酉朔日有食之昭公二十二年/
十月楚鄭分
   五月乙未朔日有食之昭公二十四年/
二日魯趙分是月斗建辰
[009-38b]
   十二月辛亥朔日有食之昭公三十一年/
二月宋燕分
   三月辛亥朔日有食之定公五年/
正月二日燕趙分
   十一月丙寅朔日有食之定公十二年/
十二月二日楚鄭分
   八月庚辰朔日有食之定公十五年/
六月晉趙分
[009-39a]
   五月庚申朔日有食之定公十四年/
三月二日齊衛分
   八月戊午晨漏未盡三刻有兩月重見成帝建/始元年
舒者侯王展意顓事臣下促急故月行疾也肅者王侯
縮朒不任事臣下㢮縱故月行遲也當春秋時侯王率
多縮朒不任事故食二日仄慝者十八食晦日脁者一
此其效也
   四月辛卯夜恒星不見夜中星隕如雨嚴公/七年
[009-39b]
晝象中國夜象夷狄夜明故常見之星皆不見象中國
微也星隕如雨如而也星隕而且雨故曰與雨偕也明
雨與星隕兩變相成也洪範曰庶民惟星易曰雷雨作
解是嵗嵗在𤣥枵齊分野也夜中而星隕象庶民中離
上也雨以解過施復從上下象齊桓行伯復興周室也
周四月夏二月也日在降婁魯分野也先是衛侯朔奔
齊衛公子黔牟立齊以諸侯伐之天子使使救衛魯公
子溺顓政㑹齊以犯王命嚴弗能止卒從而伐衛逐天
[009-40a]
王所立不義至甚而自以為功民去其上政繇下作尤
著故星隕於魯天事常象也
   七月有星孛入于北斗周史服曰不出七年宋
   齊晉之君皆將死亂文公十四年/
北斗有環域四星入其中也斗天之三辰綱紀星也宋
齊晉天子方伯中國綱紀彗所以除舊布新也斗七星
故曰不出七年至十六年宋人弑昭公十八年齊人弑
懿公宣公二年晉趙穿弑靈公
[009-40b]
   冬有星孛于大辰昭公十七年/
大辰房心尾也八月心星在西方孛從其西過心東及
漢也宋大辰虛謂宋先祖掌祀大辰星也陳太昊虛虙
羲木德火所生也鄭祝融虛髙辛氏火正也故皆為火
所舍衛顓頊虛星為大水營室也天星既然又四國失
政相似及為王室亂皆同
   冬十一月有星孛于東方哀公十三年/
孛東方大辰也不言大辰旦而見與日爭光星入而彗
[009-41a]
猶見是嵗再失閏十一月實八月也日在鶉火周分野

   冬有星孛哀公十四年/
不言所在官失之也
   正月戊申朔隕石于宋五是月六鶂退飛過宋
   都釐公十六年/
是嵗嵗在壽星其衝降婁降婁魯分野也故為魯多大
䘮正月日在星紀厭在𤣥枵齊分野也石山物齊大嶽
[009-41b]
後五石象齊桓卒而五公子作亂故為明年齊有亂庶
民惟星隕于宗象宋襄將得諸侯之象而治五公子之
亂星隕而鶂退飛故為得諸侯而不終六鶂象後六年
伯業始退執于盂也民反德為亂亂則妖災生言吉㓙
繇人然後隂陽衝厭受其咎齊魯之災非君所致故曰
吾不敢逆君故也
 
 漢魏六朝百三家集卷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