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h0116 吳都文粹續集-明-錢穀 (master)


[028-1a]
欽定四庫全書巻
 吳都文粹續集巻二十八  明 錢榖 撰
  道觀
   平江府重建三清殿記    牟巘
混沌既判惟天為大不可俄而度據逺視之其色蒼蒼
以形體則謂之天作善降之百祥作不善降之百殃以
主宰則謂之帝元始而亨亨而利貞以性情則謂之乾
不疾而速不行而至以妙用則謂之神合理為氣其可
[028-1b]
得而名言者如此古者祀天雖有壇壝之制配侑之禮
五方之名粢盛牲玉之薦大抵一精二純尚忠質而已
非若後世為之尊號焉為之宮室焉為之冠冕衣裳焉
自唐封天寳以來追尊本始加上徽稱益崇以備豈非
神而明之章爾靈度震動宇内俾知所寅奉歟平江𤣥
妙觀三清殿寔再建於淳熈丙申殿凡七楹雄傑冠浙
右越八十年甲寅住持嚴守柔重覆屋又八年辛酉蒋
處仁重葺周欄又三十四年為至元戊子阮籍郡乘政
[028-2a]
賜額舊觀浸隳處仁之徒嚴煥文興仁作新而為費甚
重發心縁募善誘樂施時則今左轄朱公文清與妻若
子大捐金錢以相其役煥文不避寒暑致木江淮官易
其梁柱以致方圎偃植靡不堅壯圬墁陶甃靡不完宻
斧藻像飾靡不嚴潔始于己丑二月成于庚寅十月煥
文嘗賤事淳祐大魁黄由之孫孠得其奥㫖恬靜有守
人人皆傾住持許孠祖張善淵滕伯淳皆志同慮協故
所為必成焯有可記也大徳壬寅十月因吳興趙孟頫
[028-2b]
諗于陵陽牟巘曰殿成十有三年矣淳熈之役適遇三
丙申殆非偶然已治石廡下願為記成事固辭勿獲夫
氣有盈虚物有成壊事有因革惟理獨不杼昭昭靈靈
千載一日盖覆冒中之主宰性情中之神化也洪惟新
殿有嚴典領煥文不有其功方且夙夜祗格用對越在
天凡所為民禱禬者固有出于土木科儀𤓰花香燈之
外上帝溥臨降觀有赫尚敬之哉是為記
   𤣥妙觀三門碑銘
[028-3a]
天地闔闢運乎鴻樞而乾坤為之户日月出入經乎黄
道而卯酉為之門是故建設琳宫摹憲𤣥象外則周垣
之聫属靈星之横陳内則重闥之劃開閶闔之彷彿非
崇嚴無以備制度非巨麗無以竦視瞻惟是勾吳之邦
𤣥妙之觀賜額改矣廣殿新矣而三門甚陋萬目所觀
譬之神威儀未備一身之内強弱弗侔非欠歟觀之徒
嚴煥文深念前功是究是圗時則有夫人胡氏妙能捐
其簪珥給其資用爰壬辰之紀嵗亟先甲以庀徒曽幾
[028-3b]
何時悉更其舊翬飛丹栱簷牙高矗于層霄獸嚙銅鐶
鋪首煇煌于朝日大庭中敞峻殿周羅可以樹羽節可
以容鑾馭可以陟三層之壇可以通九闗之奏可以鳴
千石之簴可以受百靈之翰氣象偉然始與殿稱于是
吳興趙孟頫復求記于陵陽牟巘曰土木云乎哉言語
云乎哉惟帝降𠂻惟皇建極因人心固有與天下為公
初無頗僻無充塞然或者舎舊而求諸逺既昧厥原欲
入而閉之門後迷所向孰謂抽闗啟鑰何異摘埴索塗
[028-4a]
是未知𤣥之又𤣥損之又損也夫始乎冲漠者造化之樞
紐極乎中庸之閫盖所謂㑹歸之極所謂衆妙之門庸
作銘詩具刻樂石其詞曰
天之牖民道由大路未有出入不由于户而彼昧者他
岐是騖如面墻壁如弗瞩故脱扄剖鐍孰發真晤乃崇
珍館乃延飈馭閈閎洞啟端倪呈露囘達民迷有赫臨
顧咨示羽属一爾志慮隂闔陽闢恪守常度
   蘇州府𤣥妙觀重建彌羅寳閣記
[028-4b]
                胡濙
正統五年秋八月望日兵科給事中郭璘禮部司務陳
珪率道士張宗繼不逺數千里齎姑蘇道紀司都紀郭
貴謙副都紀呂志清䟽狀謁予南宫徴記按狀蘇州府
在城𤣥妙觀創自晉朝名真慶道院唐更名開元觀宋
賜額天慶觀高宗御書金闕寥陽之閣揭於殿端光榮
罕儷有蓑衣何真人寓居其中能愈人一切諸疾靈跡
顕著孝宗召赴行在眷賚甚厚人咸傾向郡守陳峴命
[028-5a]
羽士募縁増崇修建雄冠諸郡寳祐景定間住持嚴守
柔蒋處仁重加修飭施以䦨楯元至元間黜天慶之號
而改今名道士嚴煥文張善淵復為修理時左轄朱文
清大捐帑廪以相其役由是穹門邃廡奥殿巍閣傑出
吳中元末至正間燬于兵燹迨今百有餘年殿堂廊廡
漸次修建率皆完美惟彌羅寳閣工費浩繁久虚未建
誠為缺典宗繼乃募衆縁遂為創始正統三年廵撫侍
郎廬陵周公恂如郡守南昌况公伯律因嵗旱率耆老
[028-5b]
命都紀郭貴謙禱于其觀遂獲甘霖二公暨闔郡吏民
咸欲修墮舉廢戮力同心侍郎郡守首捐俸資以興復
為己任委都紀郭貴謙鳩材庀工貴謙先令化士尤𤣥
真張養正至鎮江市木筏從揚子江歸遇大風衝散化
士仰天告曰買木盖造彌羅寳閣供奉玉帝今木衝散
不存斯閣莫能成就頃間風恬浪靜忽覩𤣥帝見於雲
端化士驚愕再拜至孟瀆河口木皆先集舉無漂遺衆
咸駭嘆不勝忻感歸以白于貴謙轉白侍郎郡守罔不
[028-6a]
驚異悚敬二公為之益力今年夏厥工告成複霤重檐
金碧輝煥極其壯麗威儀像設嚴奉惟謹謂不可以無
紀神明顯應之靈與夫侍郎郡守作興之績用垂示於
久逺也予惟有虞肆上帝成周禋祀昊天而道家者流
制為寳閣䖍奉玉帝寔為虞周同一尊事之禮今其閣
既成而請記于予又安得不深喜樂道而奨與其能乎
是以為之記而不辭俾歸勒諸貞珉庻幾來者知所崇
重而祗事於無窮焉
[028-6b]
   重修東嶽行宫記      黄省曽
東嶽之廟國典在泰安為専祠拱城傑殿煥甲埏海盖
自封禪告成以來宗崇久矣然而道家者流以兹嶽天孫
也萬物肇始知生算之修短而陶隐居真誥著曰東卿
司命統括萬神折衝羣靈者張説頌云泰山受天官之
名總人靈之府皆斯㫖也以是洞真之教錯布郡縣嶽
廟與之俱流雖濟南且别有行宫矣在吳郡者則建𤣥
妙觀左觀晉之真慶道院也歴世因之正統中郡守况
[028-7a]
公詳神長民旱而作禱曰山川出雲莫大於羣岳乃籲
行宫嘉澍其應遂以禄資率歆僚武造五岳樓於宫後
而宫之熈飭則成化中監察御史鄭公郡守劉公感岳
夢而成之者也是時宫之羽士韓執中寔啟其緒二傳
至張日新幼占宫籍近嵗𤣥悟之師不作張莫之風斯
冺闕頹牖隕日新憫然悽惻清修齋誦以祈光拓嘉靖
己丑里舊葛柟懷謙白之徳慕松喬之勝戾止丹居載
興䖍肅感其凋廢昌言樂相創施金錢兼募衆善羅積
[028-7b]
三載甫克首工或改或仍斟營夙夕凡宫閍前殿内寝
樓廡皆材良貌嚴及附祀于宫一切神宇亦奠座飾像
若䖍始然冶鐘一懸為晨夕祝釐之節𤣥爐若干求永
厥奉始於壬辰四月十六日訖於甲午十五日諸工計
三萬二千有竒皆日新與柟之勞績也葛之友管恩時
同預厥事宫成乃請記於山人省曽告之曰今宫之成
也惟爾勳矣若知所以綿引之術乎亦惟精三一探象
先以道徳為父以太和為友毋借仙事為貲階毋移
[028-8a]
方門為大宅則穢腸可緑佛髓行素紫旄之秉華旙之
從玩寳之談将降于爾之庭矣豈但荘嚴而己耶日新
曰謹聞戒矣不敢為岳神凟遂書貞珉永耀來祀俾可
翹遡高軌而景承之焉嘉靖十三年十一月望日吳郡
黄省曽撰長洲章簡甫書并篆章仕刋
   重修清真觀記      俞貞木
錢塘黄孤山真士蚤嵗喜道術方藥南遊閩越北上燕
趙晩止蘇城蘇人嚴徳昭者抱痼疾因築室建清真壇
[028-8b]
奉北極元武真君冀遇醫愈疾聞真士醫者多著靈騐
求療治之而其疾隨愈乃捨壇以真士主之於是募縁
重剏建殿宇廣其廬舎真士故崇安靈寳道士時其師
潘雷鑑翁適自崇安來遂延之以開山焉三十八代天
師為題其額曰清真道院仍建丹房售藥以給伏臘計
既而翁與真士皆高年終其弟子永嘉陳君正孚與其
徒陶君希仁又加修葺遂以狀聞於𤣥教大宗師乃移
牒集賢院改今額為觀云粤自潘黄二師開山於元之
[028-9a]
皇慶間以甲乙住山于是希仁求嗣道者得三人焉曰
程安道曰馮本原曰楊處靜及乙巳之嵗觀毁於火安
道以售藥資粗創未完丁未之嵗而安道又委蜕迄今
洪武庚申本原與處靜同心協力重建大殿山門兩廡
塑真君與侍從像以明年九月訖工求予為記夫老氏
之學以清淨為宗其論谷神𤣥牝乃曰綿綿若存用之
不勤則修煉之微㫖存焉至抱朴子著内外之篇陶隐
居注本草又皆發明藥石服食之秘然藥與道術相通
[028-9b]
修真濟人一也孤山既以醫鳴而蘇城之人無逺邇少
長咸稱黄孤山道觀之藥之神自兹以往其諸弟子相
傳雖無恒産而嵗積藥金有餘至本原處靜悉傾槖中
所有以新其觀宇可謂善于繼述者矣噫古之列仙雖
與世和光然往往冺其迹今孤山乃能傳之後人俾守
其業而本原處靜又能興復之而不墜且追繼開山之
勞績念繼承之不可不任其事故又磨石刋之以示永
逺是不特将以貽于後人抑亦有光於其教矣本原名
[028-10a]
寧高年清修退藏弗耀處靜名守中端慤守道闡教今
為道紀司副都紀云
 清真觀在𤣥妙觀東元皇慶元年道士黄孤山賣藥
 吳城以所得藥資創建武夷潘雷鑑開山初為道院
 至正間始賜今額為觀周伯琦記洪武中廢永樂中
 重修
   福濟觀新建祠宇記     徐有貞
蘇州之乾維有靈宇焉巋其山峙翼其翬飛傑出乎闤
[028-10b]
闠之中而超出乎埃壒之外者所謂福濟觀也觀之創
自宋淳熈初舊名巖天道院院有真士陸道堅者嘗與
省榦王大猷設雲水齋於此感㑹純陽吕仙翁授以神
方大猷子孫至今傳以濟生元至大間繼道堅者葉竹
居以申請得觀額竹居後王無偽鄒道安繼之所營為
嘗盛矣迨元之季國之初洊經兵燹數十年來無能繼
者風摧雨剥旁侵中陊寖以敝敗于時卧雲煉師郭君
宗衡寔來主之宗衡出自玉峰士族而學道冶城西山
[028-11a]
初師朝天提舉陳淵黙繼師長春真人劉淵然清微靈
寳淨明神霄諸法之傳遊居兩京侍伺行宫久之及領
是觀額顧而笑曰主張是綱維是而使敝敗若是前乎
吾者往矣後乎吾者誰歟然則吾其可以但己乎乃言
於郡守况侯伯律首復觀地之侵欺于旁人者用其法
為人禬禳祈禜得佽助焉慎入約出鳩工庀材以漸經
營中建𤣥天之殿為祝釐所旁作翼宇二一以祠純陽
及南五祖北七真一以祠長春諸師自三門兩廡暨庫
[028-11b]
庾庖湢畢飭其法中所宜有者像設暨鐘鼓笙磬畢具
又樊之樹之有池有島蔚然為城市山林宗衡乃集其
徒以言曰吾聞之吾師吾道之所寳者三慈也儉也清
淨也是吾教所宜然也今吾徒從事于斯其必寳吾之
清浄以養吾之真寳吾之儉以養吾之身寳吾之慈以
養吾之人庻乎其可耳吾又聞之儒之君子民生于三
事之如一是世教所宜然也今吾徒出乎家而度乎世
於君親莫之致力矣将惟師事是嗣而師復遷化如致
[028-12a]
力何惟是晨而香夕而燈致精誠以慰薦吾師若吾親
之靈以祝吾君之釐事庻乎其可耳且吾之觀謂之福
濟吾徒将何修而可以稱是名乎嘗試思之夫祝釐者
盖祈乎天以祐乎君将以一人之福而敷錫乎天下以
福乎億兆之人者也其所濟可謂博矣盍亦修吾清淨
致吾之精誠以從事于斯乎雖然吾慮夫後之繼吾事
者之或怠且忘也願從君子乎圖之遂因予伯氏以請
記予謂宗衡遊方之外者也而予遊方之内者也夫道
[028-12b]
不同不相為謀予何以為宗衡謀哉然以君子之道而
處其中亦惟審夫義理何如耳彼譸張為幻者固予所
弗與矣若其為言幾乎義理者亦安得不與之也邪予
於是乎為宗衡記之
   過福濟道觀訪煉師郭宗衡  劉鉉
爐出龍涎向我焚仙翁留客意殷勤紫簫聲起招黄鶴
石榻光浮卧白雲晝日風雷宣帝令夜壇星斗煥兵文
於今雖有籠鵝在誰冩黄庭似右軍
[028-13a]
 福濟觀在城西北隅宋淳熈間道士陸道堅建名巖
 天道院道堅嘗與省榦王大猷設雲水齋于此感㑹
 吕仙翁授以神方大猷子孫至今傳以濟人元至大
 間道士葉竹居奏賜今額元季兵燬正統中道士郭
 宗衡重建徐有貞記
   清㣲道院三官閣碑     都穆
姑蘇清微道院在郡治西宋端平中建于法師余靈山
至國朝永樂初而廢里人成普𤣥者募縁重建宣徳丁
[028-13b]
未𤣥妙觀道士王嗣先主之正統丁巳嗣先益廣其地建
閣五楹奉所謂三官神者踰六十有五年為𢎞治辛酉閣
四楹傾壊風雨莫庇院之道士王源清何惟榮募縁新之
又謂斯院自端平至今歴年雖逺然未有文以紀顛末乃
來請予将刻之石以示其後人予嘗攷漢有漢中人張
道陵與其子衡造符書於蜀之鳴鶴山制鬼卒祭酒等
號分領部衆民有疾者俾書其名及謝罪之意一上之
天著山上一薶之地一沈之水謂之天地水三官至衡
[028-14a]
之子魯而其術益盛則三官之名盖昉于此後之道家
創為土木之像飾以冠服儼然南面以為寔有其神由
是閭巷細民往往趨以祈福夫道家祖陵以為天師今
若此無乃背其師之説乎雖然天下之事多出于襲而
其襲之之久雖有智者莫能卒變勢則然也故今為道
家者亦惟謹守其傳以事焚修求無墜而己矣是閣之
壞殆非一日置而不修則無以祝聖釐聳人望非主之
者之責乎源清惟榮是舉其費頗鉅而且當盛夏之日
[028-14b]
身親其事不憚勞苦可謂有功于院者矣因不辭而為
之記并系之以詩曰
姑蘇為邦多老氏宫有若清微翹然其中由宋逮今久
歴年嵗莫為之先後何以繼惟兹層閣穹傑洞明四檐
翬飛勢凌紫雲神休是祈聖釐是祝朱檻一慿萬象森
目風摧雨剥舊觀莫還爰有真士植仆補刓煥焉聿新
煌麗逾昔邦人來遊無不嘖嘖稽之道家其宗無為曰
清曰微一而靡他矧兹閣者超乎物表八窗玲瓏纎埃
[028-15a]
莫擾聖凡同歸其患勿脩人而㝠昏盍媿羽流刻我斯
文置閣之右庻幾後人永永其守
   清微道院修三元閣募縁䟽  朱存理
伏以三元高閣聳縹緲之雲烟七寳諸坊闡清微之香
火覩彼規模宏廓愛其棟宇高明居士辦心于肯構神
天著力於圗成小䟽頭敢相伸意大檀越惟願發心金
銀財帛之攸充木石磚瓦之既濟輪奐美乎興復丹書
飭爾經營遂令光彩此山門䪺見神仙吾世界謹䟽
[028-15b]
   元和道院重修真武殿記   蔡羽
中吳城直府治之北巍然香火之壇四境之内奔走翼
奉於祝於詛天則有旱霖嵗則有豊歉時則有康虞一
家一人之得失咸決於神而神答之罔不允惬元和道
院之係吳城大矣院故有真武殿厥初胚基維宋端平
則顧道堅其人也歴若干年而刦於元又若干年則復
於本朝當正統五年太守况公鍾寔新厥廬住持則柴
繼宗方思謙其人也思謙一再傳而得謝復清查得真
[028-16a]
咸克勵守為三官閣李王閣寔宏前規而真武殿未之
及𢎞治間殿寔就毁垣頽瓦落梁垂宇敗鼎折于地鐺
沉于泥風雨交蠧神衣不完狐穿禽糞人莫之省禱請
之禮連年不講弟子陳洞章得真之徒也憂懼莫知所
為謀于里人張用節等銜香頂誠祈構宿縁事有㑹興
人樂相助鳩工庀役肇于正徳三年三月十五日朞年
而工落真武正殿煥然鼎新益以中堂二拜殿三儀門
一座門欄甃除墉牖既飭完厥貌像雲霧之衣星辰之
[028-16b]
座龍宫神女咸極畫繪由是嵗時霖暵祈請之日父老
羽士升降有所齋省有堂堂則輝煌室則馨香酒漿清
潔神歆人欣矣抑是功洞章微用節罔克贊厥志微其
徒若孫罔克相厥力至卓立勤苦誠意感動則皆出于
洞章也正徳己巳洞章念施與之人與同勤苦謀立石
以垂于後里人崔廷憲嘉之特磨石請文為次其本末
并列人氏於隂俾後之人有所攷
   元和道院
[028-17a]
秋光道院早雲氣午堂凉向竹開金笈縁桐砌碧房種
芝丹洞小放鶴碧空長不滅芭蕉緑偏凝虚室香
 元和道院在府治後至正間建
   䟦御書放生碑       項公澤
臣恭惟仁宗皇帝澤潤四海仁及羣生乃以景祐三年
十一月己亥朔詔天下乾元節宴設量事烹炮毋得過
殺物命皇乎休哉好生大徳不遺㣲小所以壽我宋於
萬年之脈者在是也於時中外之臣靖恭愷悌推廣上
[028-17b]
意若民若物涵濡闓澤於囿生之内肆惟皇上遵守家
法親灑宸翰俾誕節賜宴一遵景祐三年詔書大哉王
言上以續仁祖生生之澤下以遂萬有生生之性臣嘗
管窺蠡測竊謂聖徳之妙溥博無私仁民而愛物皆此
一念充之皇上曩以訓亷謹刑二銘董正吏治兹仁民
之本原也今戒烹宰仍于所在放生池刻石其爱物之
著見乎臣承恩試邑寅奉徳音敬摹勒清真觀放生之
所昭回之光焜燿百里飛雲泳川同躋壽域臣敢不對
[028-18a]
揚休命奉行寛大詎容徒使恩及禽獸而功不至百姓
有負聖天子一視同仁之盛心乎庸敢推明聖心并載
于下方淳祐十年正月望日䟦
   昊天閣記         陳振
循縣西行一里許少折而東得道家者廬曰清真觀觀
有閣傑出曰昊天閣嘉定四年正月知觀事馬拱辰劉
道映所建也嵌空為䑓三面扶䦨振嘗夜醮其上月星
低垂天地收籟步虚清越珮聲鏘如是心油油以敬以
[028-18b]
肅閣之建顧不足妥靈斂祉歟觀為放生池振兒時間
一至小亭孤立度以浮梁乾道七年道士翟守真來自
天台睨縣治四維欠薫崇香火地始匄諸官劬躬經理
十五六就緒淳熈初元外大父左史李公帥寓公土民
狀翟公有操行遷常熟縣故道宫額牓曰清真而推翟
君主之當是先君尚無恙也閲三十一年而馬君嗣又
九年劉君嗣至是棟宇之制十偹八九矣而閣又其髙
明壯麗者噫老氏學長生不死而神仙得道之士蟬蜕
[028-19a]
埃壒影響不接於人故間館真祠寥寥郡縣距劉用力
三世而外大父以下若先君亡慮廿七八人指計惟一
存者獨往來逵道巋然壽宫不曰難乎振于是有感焉
則又曰雖然績底于勤圮于盈志植於強肆于安劉君
乎能念前人所以貽其後者乎朝修有所繙閲有經祝
皇之壽酬施者之勲考擊鼔鐘弗渝少分若是則凡厥
未成者将百日而成之况其己成者乎茍為不然食飽
而衣鮮暑簟而寒氊忘厥由來以嬉以恬若是則雖其
[028-19b]
已成者懼勿能堅且久也况其未成者乎
   放生池縣志作/蔡仍作      秦約
碧滿池頭秋漲深芙蕖萬柄翠生隂𤣥田種玉俱成子
琪樹開花己滿林道士步虚蒼玦佩仙人吹笛水龍吟
西堂風雨清無夢隔竹聲聞搗藥禽
   同前          楊維楨
放生池上晩披襟五月凉風草樹隂玉井水寒船作藕
葛陂雨過杖成林雙雙竝命烟中下瑟瑟蜿蜒夜半吟
[028-20a]
道人當晝洗研石自臨青李與來禽
   同前          郭翼
放生池上應五月爛漫花開坐夜長月出金盤擎露影
天髙玉井散秋香雲邉小溆瀛洲近鏡裏㣲波太液凉
準擬王喬借飛舄仙遊從此恣翺翔
   同前          偶桓
殿閣峨峨轉夕暉放生池上客來稀應知羽士登真去
獨見山童汲磵歸雲冷松巢空鶴氅雨荒丹竈長苔衣
[028-20b]
野人素有烟霞癖欲向𤣥闗共息機
 崑山縣清真觀在㑹仙橋東即宋放生池也乾道七
 年道士翟守真建真武道院淳熈元年移常熟縣清
 真觀廢額改置嘉定八年建昊天閣陳振記元大徳
 間燬延祐間重建楊維楨記本朝永樂初重修
   虞山招真治碑      蕭統
夫東瀛渌水三變成田西嶽靈桃千年未子尚以星起
牽牛部首迢遞律生甲子氣數杳冥况復上遊玉清損
[028-21a]
之又損高排金闕𤣥之又𤣥豈言像之能詮非時節之
所辨海虞縣者則虞農都尉太康置其宰境有虞山越
絶書云巫咸之所出也髙巖鬱起帶青雲而作峰瀑布
懸流雜天河而俱㑹吳門採藥之地楚望槐椒之歌陽
反流沙之魂錦飾汾陽之鼎無以踰焉其峰則有石城
石門虚峗自然不度勾吳之馬神功挺起豈似岡陵之
畫魏后氷成夜陣權息長安慈石浴塔暫流較跡比期
優劣斯逺道士沛郡張君諱道裕字𢎞真漢朝天師陵
[028-21b]
十二代孫天監二年來至此岫遁十有餘載夜忽夢見
其祖云峰下之地面勢闃寂宜立觀宇可以卜居裕師
潘洪隐始寧四明山無何有人耳長髪短云從虞山招
真治來言訖忽然不見潘馳信報君君因辭山舊居而
以夢中所指峰下之地即以為治故號招真髙䑓迥立
有類玉䑓之山長廊宛轉還如步廊之岫柱削芳桂豈
俟開陽木飛材選海檀無勞豫章神拔黄庭司命之府
有類玲瓏朱陵赤后之觀同符宏敞逺望仲雍而高墳
[028-22a]
蕭瑟旁臨齊女則哀壠蒼茫蘚尋千仭之木氣叶星晷
華飛五香之草形圗宮室帷葉綬花舒巻蹊徑陽桃候
棗榮落岩厓樹息金烏檐依銀鳥鳯将九子應吹能歌
鶴生七嵗逐節成舞旭日晨臨同迎若華之色夕陽斜
影俱成拂鏡之暉玉礎微潤應山雲于髙墉鳴籟徐響
引和風於空谷方當轉氣致柔入無為之境周行不殆
窮混成之致茅子莫歸輟轡無己魏姬燕罷留駕不歸
何止持節變淮南之金傳苻蒔北鍾之稻明月蛟龍之
[028-22b]
騎驅之使鬪四銖七子之鏡引以成刀散季齊之羽起雄
鳴之霧而己哉乃為銘曰
玉龜二始金書八㑹道浹地心功浮天外故常可小惟
真能大徳起同塵善生塞兊物保自然人符交泰掩映
緑蘿穹崇紫盖仙治之美此焉為最雄柱千步陽䑓百
丈水均下瞩山逾高掌野寂雲興琴繁山響斗虹夕棲
豐雷朝上元陽作石竹龍成杖書藏玉匣藥蘊銀筒燒
鉛雜鯉折桂和葱羽衣可服雲軿易通斧柯雖朽碑石
[028-23a]
無窮
   虞山致道觀新建覽翠樓記  楊循吉
常熟據郡北境山水咸具領其勝而可遊者無若致道
觀觀有古檜七株蕭梁所植也往嵗邑令計侯之宰是
邦以其幽麗時至而樂焉而老氏之司存亦於此世産
先是有堂曰來雲居其右偏稍却既久而将敝矣計侯
相地度勢以為是觀所得非不饒於湖山然而入者有
面墻之嘆必欲盡發厥美而致之几下盍即而樓之於
[028-23b]
是道㑹陳尚義進曰斯堂起林復真歴王志𤣥顧常
清皆以羽服司教門事而䝉寔承其派竊謂雲之來自
至和奕世是守堂不可去也請兼存可乎計侯頷焉而
倡之於是尚義乃益己資乃鳩良工乃市碩材無幾何
遂成樓焉又成門屋與兩廡焉落成之日侯坐其下曰
雲固無恙宜仍字來雲逮一登覽而羣山咸在右向之
翳翳者皆鬱然為吾有矣遂題之曰覽翠云他日尚義
以記請凡是邑之遊者必歸致道歸而不獲與峰巒接
[028-24a]
亦不得謂之遊計侯獨能一旦拔其勝槩俾盡彰顯不
有功耶抑古之人所至必崇䑓館延景物盖其志尚清
逸使然無足怪而後世按迹而思其人亦於焉有攷則
斯樓固侯之峴山也歟侯名宗道桞州馬平人以解元
第進士政尚簡易禮賢有文民用是不忘而尚義又克
就厥績可書也始正徳丙寅之春訖於是年之冬又明年
記乃成是時計侯己遷邵武府同知去踰年矣禮部儀
制清吏司主事致仕吳城楊循吉撰
[028-24b]
   乾元宫         孫應時
塵囂咫尺媿山林勝日追隨得共臨千里江湖堪送目
一窗松竹更論心清風正爾生秋意小酌何妨到夕隂
歸路踟蹰獨惆悵強須倚卷一微吟
   致道觀         王大成
極目𣺌無際洞然天宇寛蒼烟浮逺樹流水繞空山夜
月涵丹井晨風拂紫壇山居塵不到心與白雲閒
   同前          鄭昇元
[028-25a]
撫琴泳泉石霜鶴酹清音惟有七星檜嵗寒同此心
   秋日登海虞致道觀     姚廣孝
琳館無塵真福地門前萬竹自青青丹成井底飛雙鴿
檜老壇邉布七星鶴舞出林朝每見龍吟歸壑夜還聽
我來秖為逃秋暑非是神仙問道經
   七星檜          沈周
海虞七星檜宜為羣木冠列生老子宫與邑作竒觀廣
墀氣蕭森入門凛欲汗久信天地成沃知雨露灌傳植
[028-25b]
從蕭梁其説我恐漫騐斗形詎全七既斃其半三株寔
聊存難執嵗月算各各具一異形容匪詞翰西體裂多
橋豁然敞三判東體活亦裂筋骸互續斷北者蜷而秃
袖破舞脱腕葉亦不暇葉榦亦不暇榦左文皮索綯孤
蕝頂留繖槎折象齒撓癭決鬼目爛䟽越復叢穴骳骩
仍軒&KR1804蛟攣及蜺跛努力不得竄矛長及劍短接戰驚
楚漢如此紛怪駭聃君不能按知遭幾雷厄還屢兵火
難生死付冥然造物反被玩君子重貞固頑醜小人讕
[028-26a]
縁髙坐吹簫我欲呼鶴鸛從根覓丹埋澆泉覬紅燦長
生就其䕃永作婆娑伴
   登昭明書臺因訪丹井
逺秀目巳周復騁登髙足青山不嫌人所取隨我欲巍
巍古仙䑓寂寂奠林麓七檜交雲霞靈飈散清馥崇䑓
轉磴道攀縁把傍竹同行玉堂彦髙詠應虚谷逍遥東
山風能去歌管俗中紙驚連章謬圗附一軸聊以志傾
賞流傳亦何卜或恐聞邦人有酒悔無逐
[028-26b]
   寄題虞山七星檜     李廷相
虞山山高靈異多山高時有仙人過蕭梁羽士張道裕
餐霞辟榖開茅窩手栽七檜象北斗龍蟠虬屈交相摩
道人仙去神不滅倐忽千載纒烟蘿精神上與元氣接
風雨為培鬼為呵復有神丹閲古井紅光夜夜騰岩阿
於戯七檜世希有山河或變紅塵走乃知仙家别有傳
何時為爾一回首
   致道觀赴訃明府宴集   楊循吉
[028-27a]
七檜壇前雲水堂使君招飲興何長虞山最好是此處
名教清談得幾塲鼔瑟時時驚鳥下開扉隐隐見湖光
夜深松竹皆含露重舉金杯吸晩凉
   致道觀溪口       皇甫涍
宿處𤣥林靜鐘聲清夜初星河仙嶠滿雲霧洞門虚竹
下邀中散松前問隐居溪隂是天路獨往意何如
   致道觀丹井二首
烟駕迢遥向紫微玉泉秋霧閉寒輝君看湖上丹霞色
[028-27b]
猶似丹砂化鴿飛
絳闕晨攀檜樹中尚湖晴望引雲空瑶窗不隔銀河路
惆悵仙槎去未通
 致道觀在常熟縣虞山南嶺下梁天監二年漢嗣天
 師十二代孫張道裕居此感異夢建招真治并建寥
 陽殿虚皇䑓手植七星檜其後道裕仙去瘞劍於山
 之西麓簡文時改乾元宫宋治平中道士李則正浚
 井得藏丹化雙鴿飛入尚湖政和七年改致道觀元
[028-28a]
 泰定間鄧道樞建知止山房於西北山嶺上國朝洪
 武中周𤣥初永樂初李本中相繼重建
   招真菴記        康譽之
自姑蘇出齊門沿西北望山形如巨鼇横亘原野盖常
熟縣之虞山也山之東瞰萬戸治劇邑邑去江不及程
陂湖畎澮之積自南至者傾馳㑹於江江河既應則迅
瀾倒流逆於市橋之下二水相制移時而不能去山無
竒谷惟荒墟白草醜石亂散坡陁迤邐而西有脩林横
[028-28b]
抹隐見於兩峰之間其中為招真菴元祐中道人申氏
泰陵徐處士高弟也基營于此菴成亟去不知所終松
林森茂庭宇簡寂如隐君子之居通州道士喻抱元増
治之舊名竹林至是更以招真請記於予乃歌招真之
辭以系之辭曰
白鶴巢兮丹井空蓬山杳兮烟靄濛陵谷變兮今古木
葉下兮秋風飛仙去兮朝太微黄冠野服兮以遨以嬉
餐霞卧月兮世不我違與世滌映兮天門可馳蒼龍嘷
[028-29a]
兮雲漫扉石泉冽兮山芋肥俯仰宇宙兮日月蔽虧靈
秀回薄兮野芳呈姿山中之樂兮萬化莫移仙人不來
兮隐者曷歸
   極目亭         徐次鐸
幾㸃歸舟破暮烟數行雁字落霞邉世間安得王摩詰
為冩琴川作輞川
   同前          謝肅
虞山積翠横東海上有岧嶤極目亭井屋雞鳴穿曉霧
[028-29b]
石潭龍影落秋𡨕風回江塹飛濤白天入蘇䑓逺樹青
何處言公遺故宅畫橋緑巷眼偏醒
 乾元次宫在虞山北宋元祐中海陵申元道将南遊
 請於其師徐神翁翁曰逢虞則止無雪則開申始未
 悟及至是山遂挿竹為菴名竹林山舊無井一日大
 雪惟山坳不積因浚井得美泉名雪井紹興丁巳道
 士喻抱元改築招真菴取致道舊額名乾元宮舊有
 極目亭米芾書扁元燬國朝永樂初重修申道人煉
[028-30a]
 丹之地别有熈真館在梅里潛真館在福山與此為
 三真云
   瑞雲觀記        黄潛
瑞雲觀在平江城東三十里今所謂笠澤福地者也吳
松江由具區來出其西而南為姚城江東為龍江又東
為陳湖其北則闔閭浦也重波複浪四望如一其中可
居處乃多沃土民安于畊桑皆淳朴有古風水木之清
華魚禽上下泳飛之樂&KR1925焉若世外然而更千百年棄
[028-30b]
委於田夫野老之手未有能啟其秘而専其勝者𤣥門
有高士陸君志寧始作菴于其處由是昔之秘者無所
伏勝者益以發舒君不以得於耳目者為已足復斥故
宇易菴以為觀合其徒而居焉凡觀之制中為三清殿
而旁為𤣥天北斗太乙三元之别殿祠堂寝室講舍齋
廬門廡庖湢次第畢偹惟玉皇上帝之閣為役最鉅久
乃訖功而觀以成總為屋以間計者百有二十繚以修
垣而除道成梁以属于南埭又割上腴之田千五百畆
[028-31a]
有竒以資食飲百物所需其法之所宜有者無求而不
給為費一出于君而君悉力殫慮二十年於此矣菴之
初為觀也教主嗣天師為署今額因命君開山而以甲
乙為世守既而所司具以觀之成剡上天子特下璽書
加䕶焉若既勵其徒俾勿替且飭其族人毋敢有所預
懼後莫之攷而或毁其成也爰伐石以記來属夫乾坤
清淑之氣川融山結非有數量而仙經所録洞天福地
僅一百二十八神而明之不有其人歟幸而人與境遇
[028-31b]
又蒙帝力如遊而息焉者衎衎施施未有己也或者真
仙異人於此乎出則福地之在笠澤而笠澤之有瑞雲
将與金庭玉局並存於天壤間尚何成毁之足慮哉顧
不可以無著作始之自乃弗辭而為記其顛末云紹興
路諸暨州判官黄潛撰文太常博士桞貫書大明成化
十八年嵗在壬辰九月吉賜進士第承徳郎刑部雲南
清吏司主事郡人馬愈重書上石
   募刋瑞雲觀碑䟽     朱存理
[028-32a]
竊惟瑞雲觀陸氏開山舊石碑黄公作記今其地興創
於兵燹之後故斯石埋沒荆棘之中使過遊之客遺恨
徒多訪集録之家全文具在所謂不朽之托者将以傳
焉則其借重乎辭也於斯見矣兹将命工礱石請名翰
重書必求好事捐金俾斯文大著為題短䟽特叩高門
倐爾完工就請留名石畔慨然樂助遂成壯觀山中謹

   過吳江瑞雲觀      吳寛
[028-32b]
笠澤磯頭訪瑞雲洞門高掩寂無聞重湖急雨過龍陣
小隖亂石眠羊羣有懷廬山陸脩靜敢比㑹稽王右軍
與客松隂論往事摩挲殘碣慨遺文
 瑞雲觀在吳江縣庉邨元泰定間鄉人陸志寧建
   集仙宫          常懋
松菊新來入夢頻公餘乘興得尋真紅塵物外長清境
白日壺中不老春栢子灰寒烟寂寂桃花風暖水粼粼
逍遥羽士閒如許愧我浮名役此身
[028-33a]
   同前           盛如梓
真宇出闤闠來遊慕虚寂流水環四圍入門松檜碧長
廊烟霧生靈貺幡幢宻主人聞客至尊酒延丈室編竹
逾萬箇老桂高百尺日色凈不暄松風凉可挹翛然人
間世陡覺詩興逸
 集仙宫在嘉定縣治西南隅宋嘉定十七年高道葉
 子琬建
   玉芝祠記         張與材
[028-33b]
至大之三載嵗在庚戌門人傅處潛入侍講席以平江
路道録普福觀開山提㸃住持周靜清狀來請曰靜清
凡骨未換其於聞道不知塵有幾也唯是焚脩不敢不
力以當福地之名乃孟冬朔有見似人入仙官祠者踵
之無有啟鑰惟菌生焉其生之氣猶蒸然從地而起一
根而為莖四十有二若珊瑚交枝而寳盖其上者明日
敷舒可二尺許又明日間以金縁觀者日幾百人辨之
者曰是所謂玉芝也非菌也莫不徘徊嘆息共言其瑞
[028-34a]
踰浹則霏霏化為素烟如瓊花己入天宫矣異哉盖仙
官祠分六曹其一曰五芝百榖曹意其觀瑞也非歟世
間何物非幻其來也誰使其去也不可執然自有江山
幾千年而有普福由普福以有今日玉芝生則亦非偶
然之故嗟夫微吾教主吾誰與歸謹為圗以請願有記
而處潛又稽首重為之言則諾而記之夫芝者仙家之
一草耳不常有於天下忽然而遇未有不以為瑞也古
之人箕山為多而未始以為瑞也然許由得之而不食
[028-34b]
五榖商山所採皆是物也漢武帝時朱草生則紫芝也
類以為金人露盤之所謹按五芝五色唯白芝名嬰兒
手服之可以通仙然則相期瑶草必蓬萊可也不知何
以見於此哉普福所居州為常熟必神人居之物無疵
癘而然耳鳥有鳯者恒出於有道之國獨取以名其地
千仭之上将覽徳耀而下之三山十洲於是乎在則雖
謂普福有瑶草豈不可信靜清吾之子弟于吾祖鶴鳴
夜半之所授受無所不備丁丁萬斧如修廣寒與回道
[028-35a]
人共住于兹有年将由有為而詣無為匪朝伊夕玉皇
有詔不翳玉芝不已也抑宇宙間惟應與感禎祥之相
值果非偶然者矧精神㑹聚黄冠往來天地神示昭布
森列則一芝之瑞是固吾心華之發現而已有以異乎
無也或曰芝之為莖常止于九未聞若是再倍于蓂而
不足一挂於蓍而大有餘者則又安知其非所見似人
者以𤣥帝行滿之期而朂之又以旌陽㧞宅之數而望
之歟吾聞之曰或者之言亦是也弟子勉之是為記嗣
[028-35b]
漢三十八代天師正一教主太素凝神廣道明徳大真
人主鎮三山符籙領江南諸路道教所事金紫光禄大
夫留國公張與材記
   題玉芝祠        陳䝉
玉芝不見草蕭蕭古栢隂廊晝寂寥琳館廢來餘福地
名碑留在記前朝碧梧樹老鸞飛逺華表天空鶴去遥
惟有迎仙橋上月夜深還自照吹簫
 玉芝祠在雙鳯鎮元里人周靜清幼穎悟酷嗜黄老
[028-36a]
 書師事元靜真君即其地構普福宫尋改為觀至大
 庚戌冬仙官祠忽産芝一本四十二莖玉色照耀有
 色氣直上如縷遂名玉芝祠
   婁東劉家港天妃宫石刻通畨事蹟記
                鄭和
明宣徳六年歲次辛亥春朔正使太監鄭和王景𢎞副
使太監朱良周福洪保楊真左少監張達等立其辭曰
勅封䕶國庇民妙靈昭應𢎞仁普濟天妃之神威靈布
[028-36b]
於鉅海功徳著於太常尚矣和等自永樂初奉使諸畨
今經七次每統領官兵數萬人海船百餘艘自太倉開
洋由占城國暹羅國𤓰哇國柯枝國古里國抵於西域
忽嚕謨斯等三千餘國涉滄溟十萬餘里觀夫鯨波接
天浩浩無涯或烟霧之溟濛或風浪之崔嵬海洋之狀
變態無時而我之雲帆髙張晝夜星馳非仗神功曷能
康濟值有險阻一稱神號感應如響即有神燈燭於帆
檣靈光一臨則變險為夷舟師恬然咸保無虞此神功
[028-37a]
之大概也及臨外邦其蠻王之梗化不恭者生擒之寇
兵之肆暴掠者殄滅之海道由是而清寧畨人頼之以
安業皆神之助也神之功績昔嘗奏請於朝廷宫於南
京龍江之上永傳祀事欽承御製記文以彰靈貺褒美
至矣然神之靈無往不在若劉家港之行宫創造有年
每至于斯即為葺理宣徳五年冬復奉使諸畨國艤舟
祠下官軍人等瞻禮勤誠祀享絡繹神之殿堂益加修
飭𢎞勝舊規復重建岨山小姐之神祠於宫之後殿堂
[028-37b]
神像燦然一新官校軍民咸樂趨事自有不容己者非
神之功徳感於人心而致乎是用勒文於石并記諸畨
往回之嵗月昭示永久焉永樂三年統領舟師往古里
等國時海寇陳祖義等聚衆於三佛齊國抄掠畨商生
擒厥魁至五年回還永樂五年統領舟師往𤓰哇古里
柯枝暹羅等國其國王各以方物珍禽獸貢獻至七年
回還永樂七年統領舟師往前各國道經錫蘭山國其
王亞列若柰兒負固不恭謀害舟師頼神靈顯應知覺
[028-38a]
遂生擒其王至九年歸獻尋䝉恩宥俾復歸國永樂十
二年統領舟師往忽嚕謨斯等國其蘇門答刺國偽王
蘇幹刺寇侵本國其王遣使赴闕陳訴請救就率官兵
勦捕神功黙助遂生擒偽王至十三年歸獻是年滿刺
加國王親妻子朝貢永樂十五年統領舟師往西域其
忽魯謨斯國進獅子金錢豹西馬阿丹國進麒麟畨名祖
刺法并長角馬哈獸木骨都束國進花福禄并獅子卜
刺哇國進干里駱駝并駝雞𤓰哇國古里國進縻里羔
[028-38b]
獸各進方物皆古所未聞者及遣王男王弟捧金葉表
文朝貢永樂十九年統領舟師遣忽嚕謨斯等各國使
臣乆侍京師者悉還本國其各國王貢獻方物視前益
加宣徳五年仍往諸畨開詔舟師泊于祠下思昔數次
皆仗神明䕶助之功於是勒文於石
   次韻倪尚書天妃行宫    陸昶
海門一水連三島𤣥宫獨數靈慈好文皇在御賜褒崇
金額煌煌綵雲繞蒼松樹古偃虬龍翠竹叢深棲鳯鳥
[028-39a]
灑落可有仙人居層城十二清風曉洞門深鎖碧窗寒
滿地落花香不掃一山髙叠青峩峩玲瓏妙奪天工巧
羽仙䨇瞳秋水光遐齡直與天地老金母曾分似盎桃
安期常啖如𤓰棗我亦玉皇香案吏胸次廓落機心少
錦袍天上承恩歸自喜平生事應了培塿西窺泰華卑
盃盂東視滄溟小何時同醉碧桃春浩歌一曲眠芳草
   天妃宫          楊維楨
海國神風㨗可呼緣林邀福苦相紆片帆尚借周郎力
[028-39b]
䕶得青龍到直沽
   黄太倉汝為宴天妃宫二首  王寵
巖邑表東海名侯握簜符自公豐逸豫延賞濫文儒島
日林間吐潮流天外紆平生慕靈氣髙嘯入蓬壺
首夏靄清暉琪花應未飛迴巒峙玉館列桂肅金扉琴
作鸞皇語雲飄龍虎衣山公殊戀賞不醉且無歸
 靈慈宫一名天妃宫有二一在太倉城中周涇橋一
 在劉家港北漕口
[028-40a]
   普福宫記         吳澂
太𤣥元普福宫者真人周靜清所建也周東吳望族南
工臣附之初有顯忠校尉職千戸督海道運糧事真人
其子也夙好黄老言既長父命往信州龍虎山師事天
師張真君為道士歸剏道院于常熟州之䨇鳯鎮越數
年陞為觀又二十餘年陞為宫施水田若干畆收其嵗
入以食徒衆大宗師張開府以靜清之名上聞制授職
名者二璽書寵異者三號清寧抱一凝妙真人而其徒
[028-40b]
周應靈保真凝素崇道法師襲其師提㸃之職璽書寵
異亦至四錫法師來京師曰道院之興肇自至元乙酉
殿閥門廡厨庫至乙丑乃備始得觀額甲午再充拓之
飯衆有其所説法有其所燕坐有其所禮上下神祗四
方萬靈靡不有其所大徳庚子建書樓貯諸子百家之
書辛丑立東岳岱宗祠作止一全真二館以賓南北學
道之士至大辛亥作鐘鼓二樓及漢天師殿新觀門為
重屋延祐丁巳以來應靈増飭舊規且作石橋曰迎仙
[028-41a]
遂改宫額自惟晩末忝紹先志薦膺上命其將何以報
君師之賜誠宜廣宣以示永久敢有謁於史示予曰道
家者流咸刻古柱下史彼盖隐君子也由衰周歴亡秦
漢初諸人藉其餘緒亦足以聞於時張文成以之為帝
者師曹平陽以之為天下相晉唐而宋以來今源逺而
流益别然世之忌盈而引退趨晦而保全者猶或詢其
名而寄迹焉真人隐遁之髙法師繼承之善皆人所難
能也况以聖恩優渥俾方外畸人享安榮于山間林下
[028-41b]
此天涵地育之造也其可不紀録以明法師戴上無斁
之𠂻以彰真人貽後有光之美乎於是不辭而為之記
 普福宫在雙鳳鎮
   髙真堂記         王鏊
東洞庭之隂有峰端正姢秀曰嵩夏麓嵩之呀然下飲
太湖如鳥之張喙曰梁家瀬前為太湖其襟抱虧踈浪
石相嚙自宋時則有高真堂以鎮其衝元季兵燬光怪
時見行者相戒莫敢出於其途成化間里人上其事於
[028-42a]
縣作祠肖元武像以鎮之于是光怪滅息人和嵗稔相
率請予記其事謹按文耀鉤云北宫黒帝其精元武北
方之神也真誥則云昔軒轅子昌意娶蜀山之女生陽
徳號顓頊伏萬靈以信順監衆神制百物役御百氣召
致雷電此所謂𤣥帝也莊周云顓頊得之以處𤣥宫而
道家之説謂有人焉産于淨樂之國來居武當道成飛
昇然亦武靈𤣥老始炁之化復位坎宫變化威靈固宜
祇事或謂方今川岳太和朝廷崇飭琳宫寳殿照耀海
[028-42b]
宇顧兹塊焉神其享之乎予以為神之在天其次為奎
婁其威為雷霆雲車風馬陟降于天大而大安焉琳宫
寳殿不為侈小而小安焉土階采椽不為陋又何擇于
高卑之間乎且山人皈依誠敬萃焉吾安知神之不昭
答肸蠁依違而不去也故為之記使鑱之石
 髙真堂在東洞庭山
 
 吳都文粹續集巻二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