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h0116 吳都文粹續集-明-錢穀 (master)


[018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吳都文粹續集巻十八   明 錢穀 撰
  第宅
   臨頓里為吳中名勝之地陸魯望居之不出郛
   郭曠若郊墅予每相訪欵然惜去因成五言十
   首奉題屋壁       皮日休
一方瀟灑地之子獨深居繞屋親栽竹堆牀手冩書高
風翔砌鳥暴雨失池魚暗識歸山計村邊買鹿車
[018-1b]
   其二
籬踈從緑槿簷亂任黄茆壓酒移溪石煎茶拾野巢靜
忩懸雨笠閒壁挂烟匏支遁今無骨誰爲世外交
   其三
繭稀初上簇醅盡未乾牀盡日留蠶母移時祭麴王趂
泉澆竹急候雨種蓮忙更葺園中景應爲顧辟疆
   其四
靜僻無人到幽深每自知鶴來添口數琴到益家資壞
[018-2a]
塹生魚沫頽簷落燕兒空將緑蕉葉來徃寄閒詩
   其五
夏過無擔石日髙開板扉僧雖與筒簟人不典蕉衣鶴
靜共眠覺鷺馴同釣歸生公石上月何夕約譚微
   其六
經歳岸烏紗讀書三十車水痕侵病竹蛛網上衰花詩
任傳漁客衣從遞酒家知君秋晩事白幘刈胡麻
   其七
[018-2b]
寂厯秋懷動蕭條夏思殘久貧空酒庫多病束魚竿𤣥
想凝鸘扇清齋拂鹿冠夣魂無俗事夜夜到金壇
   其八
閉門無一事安穩睡凉天砌下翹饑鶴庭隂落病蟬倚
杉閒把易燒术静論𤣥賴有包山客時時寄紫泉
   其九
病起扶靈夀翛然强到門與杉除敗葉爲石整危根薜
蔓狂遮壁蓮莖卧枕盆明朝有忙事召客斵桐孫
[018-3a]
   其十
緩頰稱無利低眉號不能世情都太薄俗意就中憎雲
態不知驟鶴情非㑹徴畫臣誰奉詔來此寫姜肱
   襲美題郊居十首次韻酬之 陸龜䝉
近來惟樂靜移傍故城居閒打脩琴料時封謝藥書夜
停江上鳥晴晒篋中魚出亦圖何事無勞置棧車
   其二
倩人醫病樹看僕補衡茅散髮還同阮無心敢慕巢簡
[018-3b]
便書露竹樽待破霜匏日好林間坐烟蘿僅欲交
   其三
倭僧留海紙山匠製雲牀懶外應無敵貧中直是王池
平鷗思喜花盡蝶情忙欲問新秋計菱絲一畞强
   其四
故山空自擲當路竟誰知秪有經時策全無養拙資病
深憐灸客炊晩信樵兒謾欲陳風俗周官未采詩
   其五
[018-4a]
福地能容塹𤣥關詎有扉靜思瓊板字閒洗鐵笻衣鳥
破凉烟下人衝暮雨歸故園秋草蔓猶記緑微微
   其六
水影沉魚器鄰聲動緯車燕輕捎墜葉蜂懶卧焦花説
史評諸例論兵到百家明時如不用歸去種桑麻
   其七
禹穴奇編缺雷平異境殘靜吟封籙檢歸興削帆竿白
石堪為飯青蘿好作冠幾時當斗柄同上歩罡壇
[018-4b]
   其八
强起披衣坐徐行處暑天上堦來鬪雀移樹去驚蟬莫
問鹽車駿誰看醬瓿𤣥黄金如可化相近買雲泉
   其九
野入青蕪巷陂侵白竹門風髙開栗刺沙淺露芹根迸
䑕縁藤桁饑烏立石盆東吳雖不改誰是武王孫
   其十
踈慵真有素時勢盡無能風月誰爲敵林泉幸未憎酒
[018-5a]
材經夏闕詩債待秋徴秪有君同癖閒來對曲肱
   臨頓里在城東爲吳中勝地陸魯望所居也皮
   陸俱有詩十首咏之余悉次其韻盖彷彿昔賢
   之高致云         高啟
聞說橋東地高人舊隱居養生應有道覔舉絶無書愛
救黏絲蝶嗔驚出水魚時尋戴顒宅自駕短轅車
   其二
應愛山齋好秋風不巻茅鑿渠侵螘穴移樹帶禽巢人
[018-5b]
世真浮梗吾生豈繋匏不逢皮從事誰結歳寒交
   其三
載酒攜山榼安琴製石牀鳬眠皆傍母蜂去自從王穀
雨収茶早梅天晒藥忙不扶靈壽杖筋力老能强
   其四
自少圖名意誰言世不知僧求開寺記客送買山資細
雨魚生子斜陽燕哺兒平生無事迫辛苦爲尋詩
   其五
[018-6a]
斬伐憑樵斧經綸在釣車薄雲還露月小雨不妨花酒
債應多處詩名自一家虚煩時主召嬾脱故衣麻
   其六
長物元無有何勞犬䕶扉借看髙士傳學製道人衣牕
破容螢入船空載鶴歸定縁幽事繞不是宦情微
   其七
澹泊心情在蕭踈鬂影殘引泉䂓作沼畱笋待成竿自
洗沾泥屐誰収挂壁冠毛公新有約月夜禮天壇
[018-6b]
   其八
沐罷便輕幘消摇咏晩天清風蘇病鶴驟雨禁鳴蟬舊
史堆緗素新經出洞𤣥誰知城郭裏别自有林泉
   其九
汨汨泉通圃蕭蕭柳映門折花摇樹影踏藕損蓮根饑
鴨呼歸艦新蠶試浴盆屋前髙石在知是鬱林孫
   其十
茶租催未得菊餌服還能行古時人笑文工造物憎貧
[018-7a]
畱漁艇載老謝鶴書徴誰識先生樂悠然卧曲肱
   臨頓里詩         周南老
吳館曰臨頓里巷因館名地偏足佳勝卜構居幽貞琴
書樂蕭散軒墀謝驕榮鹿門隐同癖松陵詩屡賡于今
搃閭閻獨有橋庚庚過者爲歔欷猶能慨髙情
   幽居賦并序/        陸龜䝉
 陸子居全吳東距長洲故苑一里闔闗不通人事且
 欲吟咏性情曰燕居則仲尼有之曰卜居則屈原有
[018-7b]
 之矣曰閒居則潘岳有之矣曰郊居則沈約有之矣
 既抱幽憂之疾復為低下之居乃作幽居賦其序云
余少學窮𤣥早持堅白其生也懸疣附贅其材也戴癭
銜瘤居無養拙之資出有倦游之歎初張蓬矢嘗逞志
於四方末佩桃殳敢違仁於一旦雖家風未冺而世德
全衰門等韋平材兼魏邴激清芬而鎮俗追雅望於圖
形荀勗乃天下表儀裴秀爲朝端領袖朱輪十乘紫誥
千篇炳若星辰煥乎竹帛俯觀圖諜謬辱孫謀五鼎蕭
[018-8a]
條賜書零落漆工酒保幾欲沉淪故栗空桑屢瞻摧折
劉超劉毅俱無擔石之儲許邁許詢但有山水之志思
鑿坯而遁聊倚樹而吟師道氣於龜腸扣兵鈐於魚腹
窮年學劍不遇白猿隔日伏痁未逢黄鷁止則葭墻艾
席行則葛履柴車仲宣方翫於棋枰叔夜還眠於鍛竈
既而草知晦朔木讓榮枯因推墨别爲三復悟儒分至
八何晏之言道德不及王生鄭𤣥之注春秋才同服氏
初陳梗槩漸入精微探桓範之智嚢掘張憑之理窟遺
[018-8b]
其耳目然後謂之聰明差若毫釐焉足言乎大小加以
病惟鬬蟻力止戡蟬簾幃非翡翠之榮鐘皷豈鶢鶋所
樂退惟衡泌聊以棲遲建一畞之宫忝稱儒者置十金
之産雅叶中人晏子以囂塵可容曹公以泥水自蔽羅
含宋玉嘗戾止於荆蠻蕭相武侯亦潜居於僻陋楊德
祖家惟弱柳殷仲文庭只枯槐馮衍薑辛繁欽苔碧復
有稻名半夏藥號恒春長榆亦降星精修竹乃生雲母
潘尼館裡嘗聞柰素瓜甘庾信園中亦話棗酸梨酢旦/故
[018-9a]
切竊觀留咏雅尚清風今古攸同聖賢何逺武仲游於
沛澤伊尹耕於有莘予欲無言回不願仕神交六位方
爲賣卜之人歌動五噫竟作賃舂之客况布袍綸㡌尚
足朝昏羽扇貂裘猶堪寒暑得以書抽虎僕射用牛螉
自理茶租閒披釣褐經稱小品還下二百籖賦謂名都
略㸃八千處下問得犁塗之義徐聽聞愬怒之詩既巳
逢原遂成摛翰非因授簡切擬題鞭不能粉飾大猷且
用𤣥黄稗説貽於好事希逢得意而傳責以壯夫甘受
[018-9b]
子雲之笑賦云
泰伯勾吳通侯舊里地接虎邱門連鶴市比顏巷兮非
陋方賜墻兮猶峙樂令有名教之樂必以仁行莊生乃
道家者流咸從達起彼既得矣余何謝焉欲神游於浩
氣法大隱於遺編魯仲孫衣止七升之布欒武子食無
一卒之田賤不容憂貧惟可賀冥心而姑務藏疾巻舌
而誰能擊惰爭先敢脱乎牛車自給方營於馬磨噫秦
時亡命競作帝師吁漢末遺臣皆稱王佐吾焉用此僕
[018-10a]
病未能藝合歡求解恚之方餌陟釐明攻冷之徴悲少
歌於趙壹喜長嘯於孫登萬古騷人逺追乎橘浦百金
䱷事近出於松陵亦慕偷桃還憐嗜芰何悲尺蠖之
屈未損丈夫之志投簪隱几聊思夷甫談𤣥搦管彈毫
聊效文通奏記夫静者躁之君名者寔之賔進不參乎
多士退冝追乎逸人頌厥土之三譲託髙風於四鄰纔
祛燥濕稍逺囂塵以日繫時且復窮於魯史穿池種樹
正欲類乎齊民室乏崇壇墉非縮板因坎窞以爲洫謝
[018-10b]
䝉蘢而表限孟介無是非之心阮籍能青白之眼龜牀
鹿幘訝招隱兮何遲橡飯菁羮笑謀生之太簡是知名
安可釣筆不堪耕有白鳯之才乃先爲贅客有雕龍之
辯然後爲狂生雄自投而幾死禰流慟而將行外嬖方
施孟子虚陳乎仁義中讒既勝韓非徒恃其縱横况復
支離抑鬱尫陋蹇吃才甚微而寡文體素羸而多疾隂
鏗藥銚披曉幌以皆來徐邈酒鎗擁寒爐而必出自然
忘物我混窮通將大宗師理叶與握真宰情同優游塞
[018-11a]
馬脱落冥鴻竊慕王晞眷戀於芳辰美景深符謝朓留
連於明月清風得不分碕㟁而飾荒臺輟金錢而貿佳
樹蓴絲兮欲縈千里草帶兮初圍十歩頽垣抱碧無非
海髪山衣暗座飄香盡是松肪桂露加以籬邊種菊後
堂生萱覆井之新桐乍引臨牕之舊竹猶存花妨過㡌
柳礙移門夣去而雲遮絶洞樵歸而水遶孤村遇境逍
遥就魚鳥之性樂開襟散誕見羲皇之道尊早濯言泉
屡游經苑憂中廢而將落懼無文而不逺豹管閒窺羊
[018-11b]
岐忘返搜束晳之三缺補陳農之遺遁梁世祖府充名
畫或得奇蹤王子敬家聚羣書率多異本何嘗彷彿莫
究分毫徒羡玉杯珠柱上書名/下琴名之號美象格犀簪之態
髙寧容朴野不稱蓬蒿悵殘編之未購奚雅具之爲勞
况乎栖平蕪古木之地壯被褐擁鐮之事冝其梓合巾
箱藤交餅笥炊粃糠以爲食剖瓠匏而爲器荷蓧而行
㩀梧而睡妖寜勝德休占賈誼承塵醉可全真但舞王
戎如意其閒豁爾此外蕭然姜肱則惟眠一被江革則
[018-12a]
還畱半氊望夫子之門墻仍過數仞顧先生之履韤不
啻雙穿敢驚時而獨行聊収視而返聽豈可浪廢𤣥關
虚摇譚柄夜將半而誰客月每旦而誰評去/聲清言不屈
孫劉寕減於中軍善講無窮支許那輕於小令式抽易序
或叩老端演精微於簡易甘澹泊於危難澄如止水畟
音/測若長竿興去/聲牛心者赴敵持塵尾者登壇交衡而矛
㦸初利頓挫而風霜正寒興公雅對仲祖旁觀始信何
才當指地於丞相方知習健抗彌天之道安彼濩落而
[018-12b]
無容且蕭條而髙寄兼耳目以感外曷丘園之足賁幸
春物之向榮列天姿而見遺隂者負而陽者勝孰謂兩
儀瘠者緩而腴者先奚云一氣真宰難問洪鈞肯畱人
閒未適象表何求縱使陶烟霞而傲睨騎日月以嬉遊
乘剛直上躡景冥搜横絶乎四海飛揚兮十洲閲仙苑
之琅書安能解愠傾洛公之金醴幾得銷憂不假大招
寧馳别國悲舊鄉之何在望平原之無極陸鄉在平原/乃逺祖所封
之/地歎鐘鼎之沉光向漁樵而騁力庚桑有道猶居畏壘
[018-13a]
之顛接輿佯狂亦取杶音/椿櫨之食徐誇下舎陶愛吾廬
上法於陵之畦圃旁分建業之村墟時牽殗殜自把渠
䟽友乏惠施莫解連環之義醫無文摯誰知方寸之虚
存其道而或通失其居而或旅才將命兮分坎窞性與
時兮甘齟齬閒游廣澤願學弋於蒲且弋或/作戈終蹈滄溟
更移家於苧嶼夫動以勞吾身静以沭吾神苟能推於
用舍自足究乎天人思任誕於窮檐何辭井臼不求容
於側徑何患荆榛湛音/沉冥者朴素之源毁譽者浮華之
[018-13b]
轍蓍名聚雪仍招死草之譏琴號落霞亦被枯桐之説
值聖則幽賛成功逢賢則雅音攸發同於德者大亦冝
然殷宗命相於嵓下周武迎師於渭邊有東山北郭之
風纔能養素有左公右侯之計未足圖王嗟浩嘆而哀
吟畏蘭凋而蕙歇清尊方灔於瑶水寳瑟坐凝於華月
歸田少接猶疑斥鷃追飛羽獵相逢可謂蕪菁唐突
 陸魯望宅在臨頓橋又有别墅在甫里躬耕於此有
 地數畝有屋三十楹有田奇四萬畝其居後爲白蓮
[018-14a]
 花寺建祠堂塑像祀焉
   酉室記          江公望
王聖時吾畏友也有室曰酉諉予記之室無方不以西
名室非時不以秋名非色也不以白名非聲也不以商
名非味也不以辛名象数之所不能該也兊不得而名
流動非氣也堅利非物也金亦無所名焉是七者酉屬
也散一爲七名體各足合七爲一具於一室方其日薄
虞淵行龍遯藏獸萃鳥下百物入息吾聖時磅礴於無
[018-14b]
限逍遙乎其中隣燭光謝石爐燼寒上下一色四方易
位蝙蝠野䑕飛走竄伏同㑹於寛閒廣莫之地而自得
其樂也秋九月予將訪吳門願從公游而爲公記其屋
紹聖十六年七月釣臺江公望書
 酉室王伯起所居伯起字聖時楊邦弼序其詩有云
 伯起受經於王臨川學於曾南豐遊於曾宣靖公父
 子間諸公皆推挽之年未及衰一旦棄去卜居吳門
 獨處一室扁曰酉室日焚香燕坐於其中其所爲詩
[018-15a]
 若干巻號唱道野集
   張處士谿居       王禹偁
雲裏寒溪竹裏橋野人居處絶塵囂病來芳草生漁艇
睡起殘花落酒瓢閒把道書尋晩照靜攜茶鼎洗春潮
長洲懶吏頻過此爲愛山園有藥苖
   寄鍾子充        錢厚
倦倚吳門思泬寥懷人清致滿詩瓢池塘芳草夣初斷
風雨落花魂正消一百五日寒食節二十四浦春江潮
[018-15b]
遥知藥圃晩經劚舍後䕷蕪添綠苗
 鍾子充隱居舊志弗載以錢厚所寄詩推之恐隱士
 鍾璇子孫也
   賢行齋記         朱長文
德祖少而警敏生數歳其伯父今天章公嘗獲一鑑背
題龍朔德祖在旁曰此唐太宗時所鑄也子中奇之他
日諸父有所見問之即對皆與史合孔常父掌揚州學
德祖年十七試爲諸生冠㑹神宗初罷尊號坐客或論
[018-16a]
尊號之所起德祖避席曰宇文周宣帝生號天光唐髙
宗自稱天皇自是美稱寖多矣常父即取筆札命書之
擢爲都講辭不受元豐中試大學博士第一司業博士
以爲三舍之置未有此作也厥後試二浙江東漕司嘗
在魁選又用賦舉開封名第五而連見黜於禮部一時
諸公幸得之以爲功見其失也莫不驚愕嗟惜烏乎近
世以糊名取士雖曰至公其弊至於失才如此可爲太
息先公太僕當任子德祖以遜其弟碩孺太僕不許德
[018-16b]
祖即取奏牘以碩孺名上之㑹有詔任子必以長㓜爲
之序德祖貽書諌官曰某當以廢疾自棄矣是時岑嵓
起仲子亦推與叔弟德祖聞之諗起嵓建請乃得改法
碩孺遂得入仕太僕捐館河東號頓幾不勝閒關扶䕶
下太行而歸未卒哭葬吳西山所以奉親終顯親之事
無不自竭鄉閭敬服其平居論議必以帝王之佐爲師
而頗喜賈誼汲黯諸葛孔明魏鄭公之爲人其志可知

[018-17a]
 賢行齋在大雲坊林虙所居朱伯原記
   夀櫟堂午坐        范成大
屋角靜突兀雲氣低鴻濛殘葉颭䟽雨孤花側凄風北
忩午睡起一笑萬事空無人共此意苔階咽微蛩
   夀櫟堂枕上
禪牀初著小山屏夜久秋凉枕上清繞髩飛蚊妨好睡
臥聽簷雨入池聲
   范村午坐
[018-17b]
好風入脩篁槁葉舞而墮斷續一蛩吟高下雙蝶過踈
樾午隂圓靜極成癡坐老便几杖供慵廢誦弦課蒲團
輭易煖困來百骸惰四傍無人聲誰驚短夢破
   范村雪後
習氣猶餘燼鍾情未溼灰忍寒貪看雪諱老强尋梅熨
貼愁眉展勾般笑口開直疑身健在時有句飛來
   賞海棠三絶
芳春隨分到貧家兒女多情惜歳華聊爲海棠脩故事
[018-18a]
去年燈火去年花
燭光花影兩相宜占斷光風二月時但得常時妃子醉
何妨獨欠少陵詩
憶向宣華夜倚䦨花光妍煖月光寒如今蹋颯嫌風露
且只銅瓶滿插看
 范參政府在西河上文穆公成大所居有夀櫟堂其
 南有范村以唐胡六子渉海所居爲名中有重奎堂
 奉孝宗御筆旁有便坐梅曰凌寒海棠曰花仙荼䕷
[018-18b]
 洞中曰方壺衆芳雜植曰露雲其后菴廬曰山長具
 見公所爲詩
   和章秀才北城新圖     范成大
方游桃花隖窈窕入壺天碧城當嵓岫清灣如澗泉風
月欲無價聊費四萬錢雪後春事起紅雲蜂蝶邊
   其二
西城如西塞桃花古来多釣艇鱖魚肥前身張志和烟
霏幾白鷺風雨一緑蓑清江韻新引清絶勝陽阿
[018-19a]
   北城梅爲雪所厄
凍蕋枯枝瘦欲乾新年猶未有春看雪花秪欲欺紅紫
不道梅花也怕寒
 章氏别業在閶門裏北城下今名桃花隖當時郡人
 春遊看花於此後皆爲蔬圃閒有業種花者
   自題姚劉沙隠居     李重發
松竹一茆廬其間隱者居無營心地靜懶出世情踈奉
母甘蔬食呼童課古書自知生理拙未敢廢耕鋤
[018-19b]
   嘉樹堂記         楊維楨
吳之練祁有隱君子家爲恕齋强氏其先八世祖贇自
汴居吳遂爲吳人手植嘉木一本在中庭俗名皁角者
其根柢貫堂背枝葉輪囷蔽風暑實挺然資澡雪服食
之用色理堅緻而不爲螻螘所近其越歳已二百餘榦
益碩大枝葉花實益茂美於是强氏子孫繁衍亦且二
百餘指而有食君之禄者矣予與恕齋爲昆弟交過其
家見其樹而知其先德之覃于後者未已也恕齋持觴
[018-20a]
爲余壽且請記余聞諸傳季孫宿有嘉樹爲韓宣子所
美吾不知其樹何樹也宿曰敢不封殖此樹以無忘角
弓之詩遂賦甘棠夫季氏子孫爲魯公室斧斤樹之封
殖其敢比德召南哉宣子蔑魯媚季其得果名嘉樹乎
嘗論世澤於甘棠之後若孔子之檜下爲田氏之荆王
氏之槐是已此非其子孫一時封殖之勤也盖一本之
深百世之下固若有神明䕶持之力在焉吁非偶然也
諗矣孔子之檜吾不得而見之得見如田氏王氏亦可
[018-20b]
矣若今强氏之植非可續王氏田氏之后者乎非所謂
嘉樹而有光於傳者乎抑聞前人所種期収於後後人
所培又以固前人之本恕齋伯仲皆清修好學尊德而
尚義周人之急窘至於捐金粟以助國家荒政利禄之
心未嘗入焉輈廷業已表其宅里其於樹所培者厚矣
前人植之後人培之一元之氣雖貫百世而可矣豈直
八世十世而已哉后恕齋之后者尚以余言勉之於是
乎書爲强氏嘉樹堂㑹稽楊維楨記
[018-21a]
   文㑹軒記
士大夫能成天下之風俗風俗不能病士大夫此天下
之名言也林宗之巾爲雨墊人折角以效之安石之詠
以鼻疾人亦揜鼻而效之士大夫之聲服係於俗者如
此况其下者乎具區之東瀕海之壤其地卑薄俗習多
輕浮險急民之秀不入刀筆胥養則睚眦從游俠習弧
槊戎行閒者不則寄跡老釋氏以隂結勢利閒有衣冠
族子弟與海内名人游其行藝古茂始一洗舊俗則知
[018-21b]
輕浮險急者不能爲之病祁之大族爲嘉樹强氏强氏
之秀而傑爲彦栗自蚤嵗有竒氣遊京國見東閣大臣
及一時搢紳先生業將上書見天子值兵變歸歸遷先
廬於城南傍孔子廟學觴豆燕集日與佳士以唱和爲
事至却聲樂繼筆劄以程之又不逺道里招致名師儒
生文評以課文㑹其率作文風非惟丕變陋俗而賓賢
能者實於是乎資焉士大夫之家若嘉樹氏者其文雅
嗜好不成一時之風俗乎彥栗屢觴余爲尊客觴徹出
[018-22a]
所㑹文詩請評於西軒軒未名請於余遂命之曰文㑹
而樂爲之記彦栗名珇至正閒授從仕郎平江路常熟
州判官以侍親弗行親爲嘉樹老人云至正辛丑正月
進士楊維楨記
   如意堂記         徐有貞
如意堂云者吳儒生杜子用嘉奉母之堂也盖杜子迺
生而喪父其母顧氏寡居守志手鍼黹機杼以鞠育而
資之學杜子之克以成立率由其教也及杜子之作斯
[018-22b]
堂也庭有嘉草生焉其花迎夏至而開及冬至而斂其
莖葉青青貫四時而不凋也杜子之母每愛而玩焉曰
之草也幽芳而含貞殆如吾意也於是杜子喜曰吾奉
吾母懼無以如其意而之草也如之吾母之言吾可以
不承哉乃以名夫草也又因以命其堂而賦之三吳士
大夫凡與杜子游者咸相與和焉以傳于人人東海徐
生聞而歎曰杜子之母其知盡母婦之道矣而杜子亦
可謂能子也婦以不二其夫爲貞母以能教其子爲慈
[018-23a]
子以敬承親志爲孝母子能如是足書矣抑予聞之凡
人之觸於物而有感者必以其類非夫動乎物也亦其
志有在焉耳故勁草之感忠臣烏鳥之感孝子烈風之
感義士皆志與物類是也惟夫婦人亦然若衛共姜之
賦栢舟陶寡妻之歌黄鵠其貞順純一之志徃徃託物
而見焉今杜母之愛夫草也其志亦猶是已夫其花之
于夏至而開者順隂道也于冬至而斂者避陽道也其
莖葉貫四時而不凋者秉貞德也處隂道而順以貞寔
[018-23b]
節婦之類焉且不生于他所而特生于其庭爲尤異矣
意者天以是旌夫母氏之節也歟天既旌之人有不旌
之乎其將至矣歳戊午冬十二月己巳朝廷果下詔旌
其門云
   詠春齋記         俞楨
儒有毋追以爲冠逄掖以爲衣沈酣黄虞泳游姬孔其
所居齋廬敷筍席據梧几函丈中縆朱絃瑟一有客過
其廬閭式之曰是南園之居也乃下而入謁先生竢于
[018-24a]
垣之扉髙柳婀娜拂人衣裳黄鳥相下上或翔而萃或
躍而鳴泠然有醒乎耳焉晉于扉之閾豐草披靡嘉花
苾芬白者朱者絢且綺者秀緑以藉之甘寒以膏之灑
然有沃乎目焉升于堂之階客主人拜稽首琚珩瑽如
跪起曄如爲席坐東西條風時如水來煦客而燠體沖
然有融乎心焉先生乃援瑟鼓之爲之賦考槃客曰裕
哉其順處乎賦伐木曰諒哉其同人乎賦旱麓之三章曰
道其全矣夫不囿乎人游乎天瑟且希客起再拜且觴
[018-24b]
以頌之曰維本始之既萌翕闢絪緼或磅礴以地或渾
淪而天槖籥衆萬芸芸紛紛鶱而于雲泳而于川何物
何我陶然一春弁而五六士丱而六七人浴沂以嬉風
雩以歸而音渢渢而樂怡怡匪列御風匪周觀魚造物
者爲徒而曾晳之與居舍曰詠春其曷以名先生之齋
廬者哉
   端居室記
端居室者山人俞楨讀書寝處之所也楨㓜尚澹泊於
[018-25a]
世利紛華無所嗜嘗讀書必冥心端坐以求其理趣因
嘆曰學所以適用也不仕則無以及人乃習舉子業將
以明經取科第既而幡然改曰學爲已知在人何以投
契爲哉於是悉棄所業濳心象彖一室之閒左圖右書
漠無外慕乃題其顔曰端居夫學須靜也惟靜可以觀
萬化之妙端居一室以擴充吾方寸焉雖天之髙也吾
不知其爲髙地之大也吾不知其爲大至於山河之崇
深吾不知其崇深也反而觀之以吾𦕈然之身而處乎
[018-25b]
天地之内涵融自得浩浩焉混混焉不獲其人不見其
身㑹彼之萬歸此之一可黙也不可言也室云乎哉因
䟽斯語於壁以識名兹室之意
   盟鷗軒記
傍蘓城郡之西南際野水有林木焉其廣袤不知頃畝
空濶䓗蒨遊者自能道海鳥從而翔集之林木不見層
軒數楹者山人俞楨之居也山人自顔其扁曰盟鷗須
予記鷗不待盟也盟鷗鷗將逃焉人惟忘其機也故鷗
[018-26a]
從之機事一有鷗舉不暇邀而盟之鷗豈畱哉况盟非
美事刑牲㰱血要明神而誓之以合其交初非有誠信
也口血未乾從而背之生隙長亂莫甚於此君子之有
盟夫豈得已哉且夫有機則疑機忘何疑疑而後盟不
疑何盟盟何補於疑哉忘其機而已矣吁山人之盟鷗
寓言也山人之不得已也吾聞山人於世故泊如也何
其利於鷗鷗出沒滄波萬里莫馴亦何求於山人鷗從
山人之忘機山人忘其機而從鷗機交相忘何疑不疑
[018-26b]
何盟孔子云吾非斯人之徒與而誰與山人學孔子者
也其盟鷗豈得已哉使百世盟豈盟鷗也鷗盟則舉世
之人皆不足與盟矣世皆不足與盟鷗何疑焉匪鷗則
盟鷗將乞盟
   端居室長句       鄭元祐
先生注易隱南城激石松風答礀聲式玉式金王度在
一寒一暑歳功成要參妙理須心悟洞釋羣疑貴理明
蔀屋見星元是畫寰瀛括地可無程義精詎忍辭捫舌
[018-27a]
樂大何妨枕曲肱雨露每滋庭草緑雲霞不礙晩山横
成林詎舍千章木求友難忘百囀鶯嵗月推遷陳跡在
啓蒙常憶酒同傾
   題端居室        倪瓚
五畝幽人宅端居思泬寥圗書充棟積心跡去人遥巻
幔松風入當堦蘭雪飄善師顔子意陋巷樂簞瓢
 石澗書隠石澗姓俞名琰字玉吾號石澗所居在今
 府學西中有詠春齋盟鷗軒端居室皆玉吾孫貞木
[018-27b]
 所作貞木孫振宗又作九芝堂今皆廢為菜圃
   耕漁軒銘         唐肅
軒之幽釋耒而休其樂也由由軒之泰投竿以愒其樂
也洩洩朝華其宫莫或易而翁昨鼎其食今或臠其骼
勿舍予田勿忘予筌予以老于軒
   予既爲良甫友契作耕漁軒圖復爲之詩
                倪瓉
鄧山之下其水舒舒林廬園圃君子攸居載耕載漁爰
[018-28a]
讀我書唐虞緬邈愴矣其悲棲遲衡門聊得我娛敬慎
誠篤德罔三二四勿是克三益來萃彼溺于利我以吾
義彼棄懦頑我以仁智匪今之同惟古是嗜虚徐逍遥
隱約斯世
   再題
溪水東西舍山家髙下居琴書忘産業蹤跡隱樵漁積
雨客留宿新晴人趂墟厭喧來洗耳清泚遶前除
   朱澤民爲徐良甫耕漁軒圖
[018-28b]
寂寂谿山面碧湖輕舟烟雨釣菰蒲曉耕嵒際看雲起
夕偃林閒到日晡漢書自可挂牛角阮杖何妨挑酒壺
紅稻西風鱸鱠美依依蓐食待樵蘓
   七日訪徐良甫十三日至七寳泉上及暮舟還
   宿耕漁軒二首
來看城西十月山桂花風起碧巖閒扁舟夜過溪東宿
七寳泉頭日暮還
桂樹忩閒臥看雲風吹花落紫綸巾偶來山廨餌蒼术
[018-29a]
又泛江波采白蘋
   春日過鄧尉訪良甫士平   王璉
伊余蹇世用野性遂成疾欲追古人蹤忘此山水癖兹
晨屬休暢曳杖窮閲厯憩息嘉樹林逍遥美泉石洞庭
縱矚覧鄧尉屢攀陟平湖泛晴緑青苔印行跡雲霄曠
清溪烟霞閉幽寂愛兹風月佳樂與禽鳥得宛彼二三
友獲此竟晨夕興盡復言還賦詩冩良覿
   和            徐達左
[018-29b]
之子閥閲門獨抱烟霞疾豈無髙尚心復有詩書癖從
宦意茫茫稽古心厯厯乃與茂叔孫結交比金石良辰
共攜手佳山每登陟徜徉過禪居路躡麛鹿跡空山春
欲歸花落鳥聲寂既感同氣求何嗟晩相得野肴具杯
酌髙論倏竟夕分手含餘情清秋重相覿
   訪徐良甫        虞堪
鄧尉山中春雨餘髙人開軒方讀書力田歸來飽炊黍
垂釣徜徉多得魚滄浪水清白石爛歌濯纓兮夜和旦
[018-30a]
媿我棲棲澤畔行空復長吟歳將晏
   寄贈徐良甫       周砥
夙存邁徃志結茅依山澤不辭沮溺勞更慕濠梁逸既
耕亦以釣四體忻蹔息新稼登場邱嘉魚薦晨夕蒸嘗
無足患喜復留我客野田荒烟翳平湖澂景寂開襜睇
孤雲窅然無遺跡緬惟髙世士何嘗異今昔識達理自
周情恬慮非易念子墮紛糾抗俗願有適束帯趨城府
愧予尚促戚百年誠草草㑹當從兹役
[018-30b]
   同前          髙啟
朝聞孺子歌暮聽梁甫吟豈無滄州懷亦有畎畝心昔
賢在泥蟠終當起爲霖釣獲溪上璜鋤揮瓦中金兹世
方喪亂伊人邈難尋既迷烟波濶復阻雲谷深嗟我豈
其偶聊將學幽潛唯子是同袍相期清渭隂
   同前          張羽一作/楊基
之子住銅坑人傳好事名如何同甲子翻遣昧平生野
㟁風中釣湖田雨後耕秋天漸清冷或可赴前盟
[018-31a]
   同前          徐賁
荷鍤喜逢春雨鳴榔又近黃昏誰道南陽渭水不似湘
江鹿門
門泊陶朱歸棹家住張翰故鄉霜落鱸魚出水秋晴嘉
穀登場
 耕漁軒在光福徐良甫作良甫有文學所交皆名士
 爲題咏者甚多
   水竹居記        俞焯
[018-31b]
洪範五行其一曰水其所以相生者不曰金邪然浮天
載地水之爲物至巨也世言河源與天漢接所以洩於
尾閭涸於沃焦者抑豈五金所能生哉惟蒸而爲雲霈
然以雨也實乾以氣化之故乾爲金而凡火日形氣麗
於水者多由金光而變幻之雷電亦然耳故金在鎔化
而爲水金非火何以制範而合之非如水火土木著壞
相也植物在震曰蒼筤竹一切草木率由子種而生惟
竹虚中而有筠驟長而不積於漸抱籜而乘氣猶胎也
[018-32a]
走根而生不擇地也雷以聲之盤結而族處之區别於
草木之中其性其情爲化木之走者受氣於天者正故
貫四時而不改柯易葉也受命於地也順故既斬而不
復萌焉無求生以害仁也移根必南枝也凝隂而不受
暑也義也謂其乘震長男之氣一以清凉而卻俗塵者
竹耳勉之曹君以之而名其居所以得順而正者德日
新以體聖之情如見成湯與夷齊也
   詩           倪瓉
[018-32b]
吳下人家水竹居俞公染翰笑談餘記文固已瀾翻甚
嘯咏還當雨霽初篇什謾勞陳組繡園池無復有禽魚
只今蕭散南湖上種玉䟽清孰侮予
 曹謹字勉之隱居在吳江國初本學訓導所居有水
 竹遂名其居
   玉山佳處記        楊維楨
崑隱居顧仲瑛氏其世家在崑山之西界谿之上既闢
其中爲西第又稍爲園池别墅治室廬其中名其前之
[018-33a]
軒曰桃源中之室曰芝雲東曰可詩齋西曰讀書舍後
之館曰碧梧翠竹亭曰種玉合而稱之則曰玉山佳處
也予抵崑仲瑛氏必居予佳處所按郡志崑山縣華亭
陸氏祖所窆生機雲時人因以玉出崑而名崑山邑山
本號馬鞍出奇石似玉烟雨晦冥時有佳氣如藍田焉
故人亦呼曰玉又曰崐而仲氏之居去玉山甚逺奚以
佳名哉山之佳在乎山之外者得之山中之人未知也
如唐之終南隱者與司馬道人指山之佳身固在山數
[018-33b]
百里之外也雖然終南之隠者固未知也借山之佳為
㨗仕之途千古慚德至于今山無能揜焉若仲氏之有
仕才而素無仕志幸有先人世禄生産又幸遭逢盛時
得與名人韻士日相優游於山西之墅以琴尊文賦爲
吾弗遷之樂則玉山之佳非仲瑛氏弗能領而有之與
終南隱者可以辨其佳之誣不誣矣
   吴國良過玉山草堂轉附長句 倪瓉
玉山樹色隠朝陽更著漁莊近草堂何處唱歌聲欸乃
[018-34a]
隔雲濯足向滄浪珍羞每送青絲絡佳句多投古錦嚢
幾問棹船尋好事辟疆園圃定非常
 玉山草堂在崑山元顧仲瑛所居有小蓬萊芝雲室
 可詩齋讀書舍來龜軒拜石壇碧梧翠竹種玉亭湖
 光山色樓百花坊其總名曰玉山草堂仲瑛好文喜
 客楊亷夫諸君往還國初從其子元臣遷鳯陽
   葑溪草堂與祝大參顥馮憲副定劉僉憲珏暨
   都憲公雍聨句      徐有貞
[018-34b]
葑溪古無名得名自兹始作堂惟一韓有/貞覽景具諸美
山川何蔚然靈秀寔鍾此顥/東迎滄海濵西接太湖涘
定/獅峯南面蹲虎阜北忩峙珏/波光動園林野色到城
顥/池深魚影晦林密鳥聲喜雍/天淵飛躍間上下契
心理有/貞徃古與來今左圖而右史定/豈惟賢主樂亦有
嘉賓止珏/廣席羅珍羞飛觴戰壺矢雍/魚芼松江鱸果
薦華陽李有/貞獻酬心孔歡歌咏情未已嗟予苦衰遲避
俗隱桑梓羣公忽枉駕感激欲輕死况辱聨佳章足與
[018-35a]
風雅比鬬雞不須言石鼎何足齒行當勒貞珉傳播千
萬禩雍/
 韓都憲宅在葑門内公既貴歸吳治宅而居溪流環
 繞宅東有園作堂于其上曰葑溪草堂
   三辰堂記         吳寛
維皇明以經術取士士之明於經者或専於邑若莆田
之書常熟之詩安福之春秋餘姚之禮記皆著稱天下
者易則吾蘓而已蘓之易始於顧順中先生一時游其
[018-35b]
門者出則取科第以其經轉相傳授嵗久師弟子益衆
延及他郡莫非出顧氏人方先生爲漢楊何云先生諱
巽順中其字嘗登永樂甲辰進士第後十二年爲正統
丙辰而其子今贑州守睢字德明者繼之又三十六年
爲成化壬辰而其孫今工部郎中餘慶字崇善者復繼
之世三榮顯嵗適皆在辰人以爲異贑州公乃以三辰
名其堂而工部以予有鄉黨之好且同年也請爲之記
予因嘆曰顧氏則異矣而其盛豈獨以益於蘓人哉粤
[018-36a]
自國初詔行科舉每三歳一行其後或不行迨永樂甲
申至於今日行之皆如制殆三十科于此可謂久且數
矣然方州所擢其少者科止一二人若陋邦僻邑至未
嘗有薦於鄉之士文教之行經術之明其難也如此而
顧氏上下五十年前後三世皆有其人此其盛豈獨益
於蘓人哉夫今固有兄弟同升者然其盛止於一時不
若父子相繼之逺况又繼之以孫者乎此豈復偶然也
哉蓋事之來也有自德之發也有時先生之學固良然
[018-36b]
聞其先有隱德始於其身發之而又不及授政以沒後
僅以贑州公嘗任御史獲贈如其官宜其復發之後人
也惟公昔有聲憲臺及出守大郡惠政在人今工部以
明敏勤慎爲朝廷任用方奉詔行水淮濟間且有利益
於國後世之登第者不必以辰而異也將有䝉其澤繼
之而益盛者乎
 三辰堂乃贑州守顧睢爲之爲其父巽永樂甲辰科
 本身丙辰科其子餘慶壬辰科故也
[018-37a]
   礪庵記
世之夸者待其身甚美自以爲人不可及卒之終身無
一德名世以及乎人者惟賢者不然徃徃以樸陋頑劣
自處蓋非甘爲庸人之伍其心誠不滿假惟見人之美
巳之惡欿然如無能之人此德所以日進而人所以賢
也歟礪爲悍石則真樸陋頑劣之物昔之好石者不以
爲貴君子獨取之以自况焉毛君貞甫自爲諸生已有
賢名及登甲科裒然進士之列人尤材之顧其意未嘗
[018-37b]
一日足也乃以礪名其菴居而以爲號及是拜給事中
將之南京來請予記夫石以堅爲材彼之奇巧秀潤者
非不可愛然多不適於用礪固悍石其質雖麄而性則
堅惟其麄且堅也物之欲成器者反以資之詩所謂他
山之石可以攻玉是也玉物之至美者猶資於礪非礪
則不能以成器礪之爲用亦切矣是可與他物之不材
者並論邪然則貞甫之去而入官也豈惟使朋友寮寀
資其德而已朝廷以機務見屬其責任不小將上有益
[018-38a]
於君下有利於世又如書所謂茗金用汝作礪者乎盖
以礪自處貞甫不以材美爲夸若可缺者孰知人方以
材美資之有不可缺者乎吾於貞甫斯文之契至厚者
敢以是告之
 礪菴在閶門下塘都御史毛珵所居也
   拙政園賦        王寵
 侍御王公敬止世吳人也寓籍于燕弱冠登進士官
 侍御史出按遼陽以不阿法抗中貴謫上杭丞再丞
[018-38b]
 崕之都許驛徙知永嘉判髙州竟致官歸吳焉公䟽
 朗峻潔博學能文辭論事踔發一不當當路意三投
 炎海筆儼然柱下有古直臣風當孝宗朝峩冠簮折
 翼而下可畏哉戒途之難也公則茫然若遺逍遥以
 嬉乃築室闔閭之城背廨市面水竹軒蕪糞莽取勝
 自然頗愛潘安仁閒居之篇附于拙者之政寵遂賦
 之以歌厥事焉
繄蹇蹇之王臣秉靖恭於爾位企遐風於徃哲干青雲
[018-39a]
而髙議際明時以自奮謂諤諤其無忌冠切雲而直指
惟一人之余媚鏌鎁利而鈆刀揮毛嬙都而嫫母恚信
人情之翩翻羌受釁其奚自睇天門之遥遥臣得罪而
逺去信犬吠而掉尾虎磨牙而蹲踞快一斥之不復薄
炎荒而窮馭占巫咸兮則瞢决唐生之猶豫爾乃稅鞅
故國徊翔首丘豈宇宙之迢遥何余栖栖而倦遊我䕃
有廬我耕有疇彼季子之奚入將褰衣以優游洵伯通
之不覊賦五噫而聿遒經山川之故墟眷君子而夷猶
[018-39b]
撫佳木之蓊翳接吳㑹之長洲羅以園囿言旋于休乃
有滄浪之池夢隠之樓臺以遐觀堂則若墅竹栢得真
橘柚列樹郁李張梨櫻桃棠棣菡萏荼䕷丹瓜緑芋華
實駢羅溝塍錯互於是風妍景熈六合澄朗時鳥變聲
鮮雲如掌曳山簡之接䍦披王恭之鶴氅良儔言集恣
意偃仰修山隂之故事和蘓門之遺響朱果在摘頳鱗
摇網醽醁載浮圖書𢎞敞信巧拙之何居澹𤣥心於天
壤眄鴻飛之冥冥知下上之泱漭彼爰居之逍遥奚鐘
[018-40a]
鼓之爲響吸元化以潛神𠻳瑶津而獨徃永寤歌於聖
朝錫萬年之鳩杖
   寄王侍御敬止
宫袍錯落紫麒麟曾是先皇侍從臣海外文章傳諫草
天南魑魅識星辰荆蠻流寓真吾土燕趙悲歌見古人
渌水名園春更好挈壺花下伴垂綸
   王侍御園林四首
杜韋天尺五歸卧海東偏玉麈開蓮社金貂貰酒錢園
[018-40b]
居憑水竹林觀俯山川竟日雲霞遶冥心入太𤣥
   其二
共有王猷好同酣修竹林山光雲几淨水色畫堂侵斷
續冬花吐玲瓏好鳥吟輞川如有待那得戀朝簪
   其三
即事罕人力林居常晏然天青雲自媚沙白鳥相鮮徙
倚隨忘返風光各可憐洞中淹日月人世玩推遷
   其四
[018-41a]
薄暮臨青閣中流蕩畫橋人烟紛漠漠天闕敞寥寥日
月東西觀亭臺上下摇林深見紅燭側徑去迢遥
 拙政園在臨頓橋東王侍御顯臣所居
   小丹丘記         陳基
予五世祖由永樂徙台之臨海距城百里而逺臨海之
山大率自天台支分綿綿延延若萬馬東奔而飲于海
余家實在焉余少孤不逮事先君子甫兒時即有四方
之役道過天台不復能記憶少長閲天下圖經所載始
[018-41b]
知天台爲名山而余家去山之逺近了不能遥度也豈
惟山哉宗族婣黨親䟽穉耋要亦不能盡悉郷人有自
東而西游者與之接音聲相勞苦乃或稍知其䟽戚逺
近否則不相知者十七八余少以貧賤役四方久居于
吳婚娶於吳育子女於吳衣帛食稻于吳母歿𦵏于吳
之壤僕妾厮養皆吳人盡室皆吳語而余獨操越音乎
其間余所處亦豈得已乎哉羇旅四方食飲服御與吳
人異者或鮮矣四方之人遂皆以吳人目之而余老且
[018-42a]
仕不出吳境吾自視亦吳人而巳矣今年春余於所居
西偏治廢圃可半畝即其中陋屋三數椽稍治葺之因
扁曰小丹丘昔孫興公賦天台有曰仍羽人於丹丘後
之人遂以丹丘爲天台之别稱余今扁之盖猶有昔人
不忘土之意乎余生于台台之戚婣少長不必親也余
長於四方而吳之家室子女不必䟽也而治圃獨何以
丹丘名哉且余五世祖家臨海而五世之上不必知也
余今居吳而後於余者亦不必其知也凡人五世而親
[018-42b]
盡親盡則塗人而已自余以徃未能爲塗人則或猶用
知者故余於圃焉發之余於圃不遑締構之事屋上棟
下宇皆仍舊稍加塗塈者余所能也江湖好事者或持
梧桐美竹橘柚芭蕉薝蔔萱草蕙蘭之屬來則雜藝於
圃客自淮海遺以兩鶴甚潔白可玩同門友起居郎金
華戴叔能善爲古文詞余求爲之記而又自著云云者
恐人不知余非吳人而後之人不知吾爲台之人故詞
繁而不暇畧云
[018-43a]
 小丹丘天台陳基敬初所居基初仕僞周爲内史得
 小圃於天心里以天台爲丹丘因以名之金華戴良
 記
   聽雪齋記         陳基
顧君仲瑛飾藏修之室於所居小東山之左京兆杜徴
君用隸古題其顔曰聽雪齋閒徴記於予予惟天地之
氣舒而爲陽慘而爲隂潤而爲雨露凝而爲霜雪而其
所以舒所以慘而凝且潤焉亦何與於人而夫人之情
[018-43b]
見雨露之濡則神夷覩霜雪之嚴則神肅必此有爲之
真宰於其間者矣且歳聿云暮雨雪交集君子於此冝
感時序之代謝慨物候之變遷退而居重幃襲兼裘徴
纎歌選妙舞厲金石之響諧絲竹之音以樂其樂今也
則不然斂容以處其獨潛聪以察其微超超然若逃乎
虚空薄冨貴而樂枯槁者夫豈所謂瀌瀌奕奕䬠䬠脈
脈颺霙而屑玉縁甍而入隙者果足以悅其耳而懌其
心乎盖歳功既成嘉瑞時應出無羇旅䟦渉之役入有
[018-44a]
琴書咏歌之娛而又仰足以致其養俯足以盡其育盖
裕於已者不役於物足於内者無待於外於是施施焉
衎衎焉與葛天氏之民並游於熈洽之世嗚呼居太平
之時聽豐年之雪其得於天者亦厚矣冝其不以人之
所樂者以爲樂而以己之所適者以自適然則非仲瑛
亦何足以與於此哉雖然吾聞井鼃不可語海夏蟲不
可語氷盖泊於虚者猶篤於時也今仲瑛處裕而不嗇
居盈而不矜持虚以守實主靜以制動盖庶幾於不溺
[018-44b]
此不泥彼而能與物推移者故予樂爲之道也是爲記
 聽雪齋崑山顧仲瑛所居
   聽雪齋記
西夏烏蜜公寓第在吳門天宫里其東偏有屋六楹樸
而不陋公即南榮爲小齋西爲壁北爲戸䟽其東南以
楮承之中無長物左右琴書晏如也歳方冬公端居肅
容虚心無爲與造物者游俄聞中庭桂樹間索索然有
聲起而視之則積雪在地皜然矣公因援琴鼓之客有
[018-45a]
候公於門者公揖使坐且謂之曰客亦知好此乎客曰
僕東海之鄙人也何足以知之雖然公所鼓白雪之曲
也僕不敏請爲公和之客逡巡就席因歌曰白雪兮交
下美人兮猶處歳晏兮何所娛撫陽春兮容與陽春兮
遲遲白雪兮飛飛彼美人兮勞我思巾余車兮徃從之
端余居兮正余襟若有聞兮青桂林桂樹兮後凋撫白雪
兮逍遥時至正十四年十二月也
 此聽雪齋未知何處
[018-45b]
   茂恩堂記         馬廷用
古者意之所向則喜隨之而因以名其堂示不忘也王
晉公三槐意不在槐而在其後人以爲必有爲三公者
其後言果騐韓魏公晝錦意不在錦而直述其仕宦始
終之美在當時莫之有或先者矣至于王晉卿寳繪聚
古今圖畫以供清玩其意趣識者有取焉夫槐取義於
木錦取義於服而繪畫亦不過技藝之末耳皆足以寄
吾意而爲堂以紀之况君恩之大乎誥封奉直大夫晉
[018-46a]
州知州庸菴沈公世爲蘓州右族公自少聰敏喜渉書
史開巻輒能了其大意與人交退然言不能出口及臨
事則可否立定人有過必面斥之畧不少貸其人改即
歡合如初郷人以是多重之有弗平徃質焉有不之有
司而之公者所居距葑門東二十里許蛟龍浦上有田
若干畞宅一區環以松竹迥然爲隱君子之廬公至是
盖八十有二矣乃嗣材美以進士補晉州知州轉刑部
員外郎郎中尋改陞順慶太守雲南大參近擢山西右
[018-46b]
方伯所至皆有政聲其孫知剛知柔俱太學生奉方伯
公意謹摘取誥中語服此茂恩益緜夀祉之句扁其堂
曰茂恩以悦庸菴將借此爲佚老娱情之具復屬予題
諸壁初方伯出守吾順慶幾九年政平訟理父老相見
至今爭相問訊以爲美談予所熟知而稔聞者乆矣况
二孫於門下有徃還之雅其曷辭夫君推恩以禮乎臣
故有錫予之典臣竭忠以事乎君故有佩服之誠古者
君賜車馬服以拜賜衣服服以拜賜他如口宣手敕莫
[018-47a]
不留藏于其家子孫相傳以爲至寳皆所以榮君之賜
而彰君之德也且士君子出當世用享有禄秩得貤封
於父母峩冠博帶錦軸牙籖爲鄉里宗族之光皆上賜
也而可忘乎哉沈氏可謂善名其堂者矣庸菴年躋上
壽步履清健仰窺天語所謂益緜壽祉者顧不足徴邪
而賢子若孫羣然滿前載觀扁掲於承顔稱觴之際問
安領誨之餘則當思吾親之所以累仁積德貽厥孫謀
者何如而吾身之所以顯親揚名者盖有所在未必不
[018-47b]
爲之惕然而恐勃然而興也况飲食寤寐皆在吾君則
又當思所以圖惟報稱朝夕匪懈之意自有不容己者
矣君子以沈氏一舉而衆善集焉如此予雖未及登沈
氏之堂拜庸菴於席末詩云樂只君子遐不黄耉尚請
爲我賦之重爲吾庸菴頌也於是乎書正德四年歳在
乙巳秋七月吉賜進士第正議大夫南京禮部右侍郎
前翰林侍讀學士經筵講讀官纂修㑹典西充馬廷用

[018-48a]
 茂恩堂長洲沈林都憲所居在蛟龍浦上即今鑊底
 潭也
 
 
 
 
 
 
[018-48b]
 
 
 
 
 
 
 
 吳都文粹續集巻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