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h0115 唐宋八大家文鈔-明-茅坤 (master)


[169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唐宋八大家文鈔巻一百五十五
             明 茅坤 撰
潁濱文鈔十一
 古史論
  子由作古史以補史記之遺始伏羲神農下至秦
  始皇凡若干卷予覽其傳末所論次得失其言多
  確其文㫖與太史公互相跌宕可誦者撮錄二十
[169-1b]
  五首
  齊
三代之得天下其所以異於後世者惟不求而得之耳
世之論伊尹太公多以隂謀竒計歸之其説乃與漢陳
平魏賈詡無異夫陳平賈詡之事張子房荀文若之所不
為也而謂伊尹太公為之乎太公葢善用兵老而不衰
與文王治岐而司馬兵法出焉要之皆仁人豈以詭詐
為之而傾人以自立者哉管仲相桓公霸諸侯一正天
[169-2a]
下使人免左袵之禍孔子以仁許之然死不旋踵適庶
爭立桓公不得葬幸而不亡以管仲之智而不免於此
葢物有以蔽之歟古者將治天下必先治家以為其道
當自是往管仲為齊大夫塞門反玷身備三歸而桓公
内嬖如夫人者六人其行甚穢管仲以為不害霸不禁
也夫古之聖人為君臣父子夫婦之禮皆有本末不徒
設也故以舊坊為無用而毁之者必有水患以舊禮為
無益而去之者必有亂患古之君子身修而家治安而
[169-2b]
行之不知其難而亂自去今管仲媮取一時之欲而僥
倖於長乆難哉桓公季年將立世子管仲知其將有適
庶之禍遂與桓公屬孝公於宋襄公夫使桓公妻妾適
庶之分素明家事素定則太子一言立矣而他人何與
哉葢管仲智有餘而德不足於是窮矣
  魯
   其思深其議亦確
魯自宣公殺其世子而自立公室遂卑三桓分有其民
[169-3a]
而竊咻之民知有大夫而不知有君襄公二十九年季
武子取卞公還自楚不敢入歸而不敢問葢魯君之失
國也乆矣至昭公不忍其偪未能收民而舉兵攻之遂
以失國哀公孤弱甚於昭公又欲以越人攻之終亦出
死於越嗟夫棄民五世而欲一朝收之宜其難哉昔齊
晏子嘗告景公以田氏之禍公問所以救之者晏子曰
唯禮可以已之在禮家施不及國而夫夫不收公利景
公稱善而不能用齊卒以亡語稱哀公問社於宰我宰
[169-3b]
我對曰夏后氏以松殷人以柏周人以栗曰使民戰栗
孔子聞之曰成事不説遂事不諌既往不咎予嘗考之
以為哀公將去三桓而不敢正言古者戮人於社其託
於社者有意於誅也宰我知其意而亦以隱答焉其曰
使民戰栗以誅告也孔子知其不可曰此先君之所為
植根固矣不可以誅戮齊也葢亦有意於禮乎不然何
咎予之深也孔子曰禮樂征伐自諸侯出十世希不失
矣自大夫出五世希不失矣陪臣執國命三世希不失
[169-4a]
矣自隱至昭而逐於季氏凡十世自宣至定而制於陽
虎凡五世虎不逾世而敗自是三桓微散没不復見而
魯公室雖微不絶遂與戰國相終始葢以臣僭君不義
而得民要以其力自斃君雖失衆而其實無罪乆則民
將哀之其勢固當然哉
  陳
   探本之論以是知儀秦之術無捄於危亡而反
   促之也
[169-4b]
楚方北征諸夏而陳蔡許鄭適當其衝其為國也難矣
吳季子札見鄭子産曰子為國慎之以禮不然鄭國將
敗子産以區區之鄭立於晉楚之間敬而不懾卒免大
國之患非禮何以當之若陳蔡許顛沛隕越之不暇卒
先鄭以滅善哉鄭渾罕之論之也曰姬在列者蔡及曹
滕其先亡乎偪而無禮鄭先衞亡偪而無法夫無禮則
不能自立無以止大國之暴無法則不能字人民將不
懷大國不予不折必仆民不予將以其力自斃此其所
[169-5a]
以為亡之先後也
  蔡叔
   在周公囚蔡叔上説
世俗之説曰舜囚堯不得其死禹逐舜終於蒼梧之野
周公將簒成王二叔譏之乃免於亂彼以小人之情度
君子之心亦何所不至哉今夫聖人雖與世同處而其
中浩然與天地同量彼其食粟衣帛葢有不得已耳而
况與人爭利哉諸葛孔明受託昭烈以相孺子雖使取
[169-5b]
而代之蜀人安焉然君臣之義没身不替孔明尚然而
况於聖人乎彼小人何以知之
  衞
衞之大亂者再皆起於父子夫婦之際宣公靈公專欲
以興禍固無足言者急子壽子爭相為死而莊公出公
父子相攻出入二十餘年不以為恥賢愚之不同至此
哉然急壽勇於義惜其不為吳太伯而蹈申生之禍以
重父之過可以為亷矣未得為仁也昔者孔子之門人
[169-6a]
季路髙柴皆事出公孔子自陳反於衞子路問曰衞君
待子而為政子將奚先孔子曰必也正名乎名不正則
言不順言不順則事不成事不成則禮樂不興禮樂不
興則刑罰不中刑罰不中則民無所措手足故君子名
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茍而已
矣嗚呼衞之名於是可謂不正矣靈公黜其子而子其
孫出公不父其父而禰其祖人道絶矣孔子於是焉而
欲正之何為而可靈公之死也衞人立公子郢郢不可
[169-6b]
則衞人立輒使輒而知禮必辭辭而不獲必逃輒逃而
郢立則名正矣雖以拒蒯聵可也雖然孔子為政豈將
廢輒而立郢耶其亦將教輒避位而納蒯聵耳蒯聵得
罪於父生不養死不喪然於其入也春秋書曰晉趙鞅
帥師納衞世子蒯聵于戚非世子而以世子名之以其
子得立於衞成其為世子也若輒避位而納其父是世
子為君也而名有不正乎名正而衞定矣
  晉
[169-7a]
晉文公辟驪姬之難處狄十有二年奚齊卓子相繼戮
死秦晉之人歸心焉文公深信咎犯靖而待之若將終
焉者至於惠公起而赴之如恐不及於是秦人責報於
外而里丕要功於内不能相忍繼以敗滅内外絶望屬
於文公然後文公徐起而收之無尺土之賂一金之費
而晉人戴之遂霸諸侯彼其處利害之計誠審哉夏商
之衰湯文王皆起於諸侯積德深厚天下歸之不得已
而後應故雖取天下而無取天下之患其後皆數十世
[169-7b]
若晉文公德雖未足而待其自至則庶幾王者之事也
是以主盟中夏幾二百年其功業與齊桓等而子孫過
之逺甚夫豈非其積之有厚薄故耶晉悼公之復霸也
與楚爭鄭三合諸侯之師未嘗一與楚戰卒以救楚而
服鄭葢古之善用兵者皆以不戰屈人之兵非不得已
不戰方鄭之未服也中行偃樂黶皆欲以戰勝楚惟智
罃知用兵之難勝負之不可必遷延稽故而楚人自敝
不較而去不然二子將為先縠而罃將為林父如罃可
[169-8a]
謂知兵矣
  楚
楚靈王因陳公子招之亂而滅陳追討蔡侯般之弑君
而滅蔡假大義以濟私欲晉政已亂莫之能較沛然自
以為得計矣不十年而有乾谿之禍秦惠王使張儀説
楚懷王欺而賣之如刼嬰兒昭王又誘而執之咸陽加
之以兵遂分楚之半此其惡甚於楚靈王然傳子孫累
世其禍乃應夫國於天地有與立矣一日有惡禍未即
[169-8b]
報也本弱者速斃根深者徐㧞彼方以得為幸而不知
天綱之不失也是故楚雖已滅而楚之父老知秦之禍
曰楚雖三户亡秦必楚卒之滅秦者皆楚人也楚莊王
討陳夏徵舒圍鄭及宋力皆足以取之棄而不有夫豈
不欲畏天故也莊王既霸諸侯而楚遂以興天命之不
僭如此而可誣也哉
  燕
   文本三折悉中規矩
[169-9a]
燕召公之後然國於蠻貊之間禮樂微矣春秋之際未
嘗出與諸侯㑹盟至於戰國亦以耕戰自守安樂無事
未嘗被兵文公二十八年蘇秦入燕始以縱横之事説
之自是兵交中國無復寧歳六世而亡吳自太伯至壽
夢十七世不通諸侯自巫臣入吳教吳乗車戰射與晉
楚力爭七世而亡燕吳雖南北絶逺而興亡之迹大畧
相似彼説客策士借人之國以自快於一時可矣而為
國者因而徇之猖狂恣行以速滅亡何哉夫起於僻陋
[169-9b]
之中而奮於諸侯之上如商周先王以德服人則可不
然皆禍也至太子丹不聽鞠武而用田光欲以一七首
斃秦雖使荆軻能害秦王亦何救秦之滅燕而况不能
哉此又蘇秦之所不取也
   燕僻北徼故其與中國相傾危者後耳非以蘇
   秦入而後被兵也
  越
   言東南利害之勢處雖未當而行文有法度變
[169-10a]
   換處並古人入彀處
吳以蠻夷爭盟上國凌蔑齊晉結怨楚越再世而亡何
者地逺而民勞勢不順也越王勾踐既克夫差雖號伯
王而實歛兵自守無大征伐分吳故土以畀楚宋魯遂
以保國傳世彼親見其害知所以自監矣哉至王無疆
無闔閭之知而有夫差之愚其殘國宜矣昔楚莊王克
陳宋鄭力能取之而不有諸侯安之而楚遂以興靈王
大城陳蔡不羮經營中夏貪而不止則身受其咎葢東
[169-10b]
南之常勢於是可見矣自東晉以來至於陳皆國於吳
越之墟成敗之迹無不然者雖桓温劉裕善用兵或能
一勝而民以罷弊訖於無成至殷浩庾亮葢不足數也
如謝安之賢猶勉强北征失策而死亦眩於其名而未
安其實故耶嗟夫謀國如蔡謨吾有取焉
  晏平仲
   管晏兩評處是而姚宋一証更佳
管子以桓公伯然其家淫侈不能身蹈禮義晏子之為
[169-11a]
人勇於義篤於禮管子葢有愧焉然晏子事靈莊景公
皆庸君功業不足道使晏子而得君如管仲之於桓公
其所成就當與鄭子産比耳至於九合諸侯攘却戎狄
未必能若管子也唐姚元崇宋璟皆中興賢相然元崇
好權利事武后立於羣枉之中未嘗有一言犯之及事
明皇帝時亦有所縱弛太廟棟毁巡遊東都以為無害
至於宋璟介潔特立於武后世排斥權倖身危者數矣
其於明皇帝亦未嘗有取容之言故世嘗以元崇比管
[169-11b]
仲璟比晏子或庶幾焉
  屈原
   文跌宕其所責屈原以柳下季者似也予竊謂
   使原如札之逃而終身焉不入於吳之市亦可
漢賈誼為長沙傅過汨羅為賦以弔屈原曰厯九州而
相君何必懷此故都誼之言或一道也而非原志原楚
同姓不忍棄其君而之四方而誼教之以孔子孟軻厯
聘諸侯以求行道勢必不從矣柳下惠為士師三黜而
[169-12a]
不去曰直道而事人何枉而不三黜枉道而事人何必
去父母之邦惜乎屈原亷直而不知道殉節以死然後
為快此所以未合於聖人耳使原如柳下惠用之則行
捨之則藏終身於楚優游以卒歳庶幾乎其志也哉
  孟嘗君
   評四君處亦與太史公相跌宕
戰國以詐力相侵伐二百餘年兵出未嘗有名秦昭王
欺楚懐王而囚之要之以割地諸侯熟視無敢以一言
[169-12b]
問秦者惟田文免相於秦幾不得脱歸而怨之乃借楚
為名與韓魏伐秦兵至函谷秦人震恐割地以與韓魏
僅乃得免自山東難秦未有若此其壯者也夫兵直為
壯曲為老有名之兵誰能禦之使田文能奮其威則是
役也齊可以伯惜其聽蘇代之計臨函谷而無攻以求
楚東國而出師之名索然以盡東國既不可得而懷王
卒死於秦由此觀之秦惟不遇桓文是以横行而莫之
制耳豈有大義而屈於不義者哉
[169-13a]
  平原君
趙勝傾身下士以竊一時之聲可耳至於為國計慮勝
不知也趙欲拒燕有亷頗趙奢不能用而割地與齊以
借田單知單之賢而不知其不為趙用也及韓馮亭以
上黨嫁禍於趙趙豹明其不可而勝貪取之長平之禍
成於勝一言此皆貴公子不知務之禍也乃欲使之相
危國拒彊秦難矣哉
  魏公子
[169-13b]
魏公子始用侯嬴之計盗兵符殺晉鄙而奪其軍擊秦
以全趙成桓文之功矣然兄弟自是相失十年不敢還
魏幾無以安其身殆哉其後秦兵攻魏無忌無還魏之
心毛薛惎之飜然而歸合諸侯破秦軍使宗廟復安兄
弟如故然後得名因以立於世葢無忌之名發於侯生
而全於毛薛侯生之竒毛薛之正廢一不可而正之所
全者多矣
  春申君
[169-14a]
黄歇相楚王患王無子而以己子盗為其後雖使聽朱
英殺李園終擅楚國亦將不免大咎何以言之秦楚立
國僅千歳矣無功於民而獲罪於天天以不韋歇隂亂
其嗣而與之俱斃豈區區朱英所能為哉不然以黄歇
之智而朱英之言獨無概於中乎
  蘇秦
   所議是而文亦跌宕
秦疆而諸侯弱㳺談之士為横者易為功為從者難為
[169-14b]
力然而從成則諸侯利而秦病横成則秦帝而諸侯虜
要之二者皆出於權譎而從為愈歟蘇秦本説秦為横
不合而激於燕趙甘心於其所難為之術期年歃血於
洹水之上可不謂能乎然口血未乾犀首一出而齊趙
背盟從約皆破葢諸侯異心譬如連雞不能俱棲勢固
然矣而太史公以為約書入秦秦人為之閉函谷者十
五年此説客之浮語而太史公信之過矣
  王翦
[169-15a]
   翦提兵六十萬以擊楚非盡合戰之兵也楚方
   二千里中多闗塞要害非多兵則無以分其戍
   守乖其所之兩壘相陣自古鮮有二十三十萬
   以上而能有功者
王翦與始皇議滅楚非六十萬不行予始疑其過及觀
田單與趙奢論兵乃知老將之言不妄也趙以齊田單
為相單語趙奢曰非吾不説將軍之兵法所不服者將
軍之用衆也帝王之兵不過三萬而天下服矣今將軍
[169-15b]
必負十萬二十萬而後用之使民不得耕作糧食輓賃
不可給也奢曰君非徒不達兵又不明時勢矣吳干之
劒肉試則斷牛馬金試則截盤匜薄之柱上而擊之則
絶為三質之石上而擊之則碎為百今以三萬之衆而
應彊國之兵是薄柱擊石之類也且夫劒之為用無脊
之厚則鋒不入無髀之薄則刃不斷無鈎竿鐔䝉須之
便操其刃而刺則未入而手斷今君無十萬二十萬之
衆以為釣䍐鐔蒙須之便焉能以三萬行於天下乎古
[169-16a]
者四海萬國城大不過三百丈人雖多無過三千家則
以三萬拒之足矣今取古萬國分為戰國七兵能具數
十萬食能支數歳千丈之城萬家之邑相望也君奈何
以三萬衆攻之田單喟然嘆息曰單未至也由此觀之
攻千里之城毁百年之業不乗大隙非大衆不可彼決
機兩陣之間為一日成敗之計乃可以少擊衆耳
  刺客
   議論甚正
[169-16b]
周衰禮義不明而小人奮身以犯上相夸以為賢孔子
疾之齊豹以衞司冦殺衞侯之兄縶蔡公孫翻以大夫
弑其君申春秋皆以盗書而不名所謂求名而不得者
也太史公傳刺客凡五人皆豹翻之類耳而其稱之不
容口失春秋之意矣獨豫讓為舊君報趙襄子有古復
讐之義如荆軻刺秦始皇雖始皇以彊暴失天下心聞
者快之要以盗賊乗人主不意法不可長也至漕沫之
事予以左氏考之魯莊公十年沫始以謀干莊公公用
[169-17a]
之敗齊於長勺自是魯未嘗敗十三年而㑹齊侯于柯
安得所謂三戰三敗沫以匕首刼齊桓求侵地者哉始
公羊高采異説載沫事於春秋其後戰國游士多稱沫
以為口實而實非也莊公之禦齊沫問所以戰以小惠
小信不足恃惟忠為可以一戰沫葢知義者也而肯以
其身為刺客之用乎春秋宋楚盟于城下齊魯盟于夾
谷皆以要盟不書書平及會而已使沫信以匕首刼桓
公得非要盟乎而春秋書公㑹齊侯盟于柯足以知其
[169-17b]
非要盟也是以削去曹沫而錄其四人然亦非所謂賢

  虞卿
游説之士皆厯詆諸説以左右罔其利獨虞卿始終事
趙專持從説其言前後可考無翻覆之病觀其赴魏齊
之急捐相印棄萬户侯而不顧此固義俠之士非說客
也哉然太史公記虞卿與趙謀事皆秦破長平後而卿
為魏齊棄相印走大梁則前此矣意者魏齊死卿自梁
[169-18a]
還復相趙而太史公失不言之耳
  魯仲連
戰國游説之士非從即横説行交合而寵祿附之故士
不厭詭詐爭走於利魯仲連辯過秦儀氣凌髠衍而從
横之利不入於口因事放言切中機㑹排難解紛如決
潰隄不終日而成功逃避爵賞脱屣而去戰國以來一
人而已矣
  穰侯
[169-18b]
   與後論並看子由所不滿范蔡處如掌
秦誅商君逐穰侯君臣皆失之矣彼二子者知得而不
知喪雖智能伯秦而不能免其身葢無足言者而惠王
以怨誅鞅至誣以叛逆昭王以逼遷冉至出老母逐弱
弟而不顧甚矣其少恩也彼公子䖍方欲報怨固不暇
為國慮矣而范雎欲毁人以自成而至於是可畏也哉
  范雎蔡澤
范雎相秦其所以利秦者少而害秦者多以魏冉之專
[169-19a]
忘其舊勲而逐之可也而并逐宣太后使昭王以子絶
母不已甚乎宣太后之於秦非有鄭武姜莊襄后之惡
也鄭武姜莊襄后猶不可絶而睢勇絶之獨不愧潁考
叔茅焦乎及雎任秦事殺白起而用王稽鄭安平使民
怨於内兵折於外曾不若魏冉之一二以予觀之范睢
蔡澤自為身謀取卿相可耳未見有益於秦也
  白起
   議起處是
[169-19b]
予嘗讀太史公白起傳秦之再攻邯鄲也起與范雎有
怨稱病不行以亡其軀慨然歎曰起以武夫無所屈信
而困於㳺談之士使起勉彊一行兵未必敗而免於死
矣及讀戰國策觀起自陳成敗之蹟乃知邯鄲决不可
再攻而起非特以怨不行葢為之流涕也趙充國征西
羌守便宜不肯奉詔出兵辛武賢雖兵出有功充國竟
為漢宣明其非是武賢怨之至骨雖不能害充國而卒
䧟其子卭嗚呼循道而不阿自古而難之歟
[169-20a]
  李斯
   斯恬並亦無辭
始皇以詐力兼天下志得意滿諱聞過失李斯燔詩書
誦功德以成其氣至其晩節不可告語君老太子在外
履危亂之機而莫敢以一言合其父子之親者雖始皇
之暴非斯養之不至此也及其事二世知趙高之姦復
偷合取容使高勢已成天下已亂乃欲力諌不亦晚乎
至於國破家滅非不幸也
[169-20b]
  蒙恬
蒙氏為秦吞滅諸侯其所殘暴多矣子孫以無罪戮死
此天意也恬以長城之役竭民力斷地脉自知當死而
毅以忠信事上自許無罪死而不厭夫偷合取容咎亞
李斯此其所以不免者哉然始皇病於瑯邪使毅還禱
山川至於沙丘而崩使毅尚從則趙高李斯廢適之謀
殆不能發嗚呼天之所廢人謀固無所復施耶
 唐宋八大家文鈔巻一百五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