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h0115 唐宋八大家文鈔-明-茅坤 (master)


[156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唐宋八大家文鈔卷一百四十四
             明 茅坤 撰
東坡文鈔二十八
 說賦祭文雜著
  稼說送張琥/
   歸本於學有見
曷嘗觀於富人之稼乎其田美而多其食足而有餘其
[156-1b]
田美而多則可以更休而地力得完其食足而有餘則
種之常不後時而歛之常及其熟故富人之稼常美少
秕而多實久藏而不腐今吾十口之家而共百畝之田
寸寸而取之日夜以望之鋤耰銍艾相尋於其上者如
魚鱗而地力竭矣種之常不及時而歛之常不待其熟
此豈能復有美稼哉古之人其才非有以大過今之人
也其平居所以自養而不敢輕用以待其成者閔閔焉
如嬰兒之望長也弱者養之以至於剛虚者養之以至
[156-2a]
於充三十而後仕五十而後爵信於久屈之中而用於
至足之後流於既溢之餘而發於持滿之末古之人所
以大過人而今之君子所以不及也吾少也有志於學
不幸而早得與吾子同年吾子之得亦不可謂不早也
吾今雖欲自以為不足而衆且妄推之矣嗚呼吾子其
去此而務學也哉博觀而約取厚積而薄發吾告子止
於此矣子歸過京師而問焉有曰轍子由者吾弟也其
亦以是語之
[156-2b]
  剛說
   公晚年厯世故多故為言如此
孔子曰剛毅木訥近仁又曰巧言令色鮮矣仁所好夫
剛者非好其剛也好其仁也所惡夫佞者非惡其佞也
惡其不仁也吾平生多難常以身試之凡免我於厄者
皆平日可畏人也擠我於嶮者皆異時可喜人也吾是
以知剛者之必仁佞者之必不仁也建中靖國之初吾
自海南見故人問存沒追論平生所見剛者或不幸
[156-3a]
死矣若孫君介夫諱立節者真可謂剛者也始吾弟子
由為條例司屬官以議不合引去王荆公謂君曰吾條
例司當得開敏如子者君笑曰公過矣當求勝我者若
我輩人則亦不肻為條例司矣公不答徑起入户君亦
趨出君為鎮江軍書記吾時通守錢塘往來常潤間見
君京口方新法之初監司皆新進少年馭吏如束濕不
復以禮遇士大夫而獨敬憚君曰是抗丞相不宜為條
例司者謝麟經制溪洞事宜州守王竒與蠻戰死君為
[156-3b]
桂州節度判官被㫖鞫吏士有罪者麟因收大小使臣
十二人付君并按且盡斬之君持不可麟以語侵君君
曰獄當論情吏當守法逗撓不進諸將罪也既伏其辜
矣餘人可盡戮乎若必欲以非法斬人則經制司自為
之我何與焉麟奏君抗拒君亦奏麟侵獄事刑部定如
君言十二人皆不死或以遷官吾以是益知剛者之必
仁也不仁而能以一言活十二人於必死乎方孔子時
可謂多君子而曰未見剛者以明其難得如此而世乃
[156-4a]
曰大剛則折士患不剛耳長養成就猶恐不足當憂其
太剛而懼之以折耶折不折天也非剛之罪為此論者
鄙夫患失者也君平生可紀者甚多獨書此二事遺其
子勰勴明剛者之必仁以信孔子之說
  前赤壁賦
   予嘗謂東坡文章仙也讀此二賦令人有遺世
   之想
壬戌之秋七月既望蘇子與客泛舟遊於赤壁之下清
[156-4b]
風徐來水波不興舉酒屬客誦明月之詩歌窈窕之章
少焉月出於東方之上徘徊於斗牛之間白露横江水
光接天縱一葦之所如凌萬傾之茫然浩浩乎如馮虚
御風而不知其所止飄飄乎如遺世獨立羽化而登僊
於是飲酒樂甚扣舷而歌之歌曰桂棹兮蘭槳撃空明
兮泝流光渺渺兮予懷望美人兮天一方客有吹洞簫
者倚歌而和之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餘音
嫋嫋不絶如縷舞幽壑之潛蛟泣孤舟之嫠婦蘇子愀
[156-5a]
然正襟危坐而問客曰何為其然也客曰月明星稀烏
鵲南飛此非曹孟徳之詩乎西望夏口東望武昌山川
相繆鬱乎蒼蒼此非孟徳之困於周郎者乎方其破荆
州下江陵順流而東也舳艫千里旌旗蔽空釃酒臨江
横槊賦詩固一世之雄也而今安在哉况吾與子漁樵
於江渚之上侣魚鰕而友麋鹿駕一葉之扁舟舉匏尊
以相屬寄蜉蝣於天地𣺌滄海之一粟哀吾生之須㬰
羡長江之無窮挾飛僊以遨遊抱明月而長終知不可
[156-5b]
乎驟得託遺響於悲風蘇子曰客亦知夫水與月乎逝
者如斯而未嘗往也盈虚者如彼而卒莫消長也葢將
自其變者而觀之則天地曽不能以一瞬自其不變者
而觀之則物與我皆無盡也而又何羡乎且夫天地之
間物各有主茍非吾之所有雖一毫而莫取惟江上之
清風與山間之明月耳得之而為聲目遇之而成色取
之無禁用之不竭是造物之無盡藏也而吾與子之所
共適客喜而笑洗盞更酌殽核既盡杯盤狼籍相與枕
[156-6a]
籍乎舟中不知東方之既白
  後赤壁賦
   蕭瑟
是嵗十月之望步自雪堂將歸于臨臯二客從予過黄
泥之坂霜露既降木葉盡脱人影在地仰見明月顧而
樂之行歌相答已而歎曰有客無酒有酒無肴月白風
清如此良夜何客曰今者薄暮舉網得魚巨口細鱗狀
似松江之鱸顧安所得酒乎歸而謀諸婦婦曰我有斗
[156-6b]
酒藏之久矣以待子不時之需於是携酒與魚復遊於
赤壁之下江流有聲斷岸千尺山髙月小水落石出曽
日月之幾何而江山不可復識矣予乃攝衣而上履巉
巖披蒙茸踞虎豹登虬龍攀栖鶻之危巢俯馮夷之幽
宫盖二客不能從焉劃然長嘯草木震動山鳴谷應風
起水湧予亦悄然而悲肅然而恐凛乎其不可留也反
而登舟放乎中流聴其所止而休焉時夜將半四顧寂
寥適有孤鶴横江東來翅如車輪𤣥裳縞衣戞然長鳴
[156-7a]
掠予舟而西也須㬰客去予亦就睡夢一道士羽衣翩
躚過臨臯之下揖予而言曰赤壁之逰樂乎問其姓名
俛而不答嗚呼噫嘻我知之矣疇昔之夜飛鳴而過我
者非子也耶道士顧笑予亦驚悟開户視之不見其處
  祭歐陽文忠公文
   歐陽文忠公知子瞻最深而子瞻為此文以祭
   之涕入九原矣
嗚呼哀哉公之生於世六十有六年民有父母國有耆
[156-7b]
龜斯文有傳學者有師君子有所恃而不恐小人有所
畏而不為譬如大川喬嶽不見其運動而功利之及於
物者盖不可以數計而周知今公之沒也赤子無所仰
芘朝廷無所稽疑斯文化為異端而學者至於用夷君
子以為無為為善而小人沛然自以為得時譬如深淵
大澤龍亡而虎逝則變怪雜出舞鰌鱓而號狐狸昔其
未用也天下以為病而其既用也則又以為遲及其釋
位而去也莫不冀其復用至其請老而歸也莫不惆悵
[156-8a]
失望而猶庶幾於萬一者幸公之未衰孰謂公無復有
意於斯世也奄一去而莫予追豈厭世溷濁潔身而逝
乎將民之無祿而天莫之遺昔我先君懐寳遁世非公
則莫能致而不肖無狀因緣出入受教於門下者十有
六年於兹聞公之喪義當匍匐往救而懐禄不去愧古
人以忸怩緘詞千里以寓一哀而巳矣盖上以為天下
慟而下以哭其私嗚呼哀哉尚享
  祭魏國韓令公文
[156-8b]
   韓公祭文當時第一
天生元聖必作之配有神司之不約而㑹既生堯舜禹
稷自至仁宗龍飛公舉進士妙齡秀發秉筆入侍公於
是時仲舒賈誼方將登庸盗起西夏四方騷然帝用不
赦授公鈇鉞往督西旅公於是時方叔召虎入賛兵政
出殿大邦恩威並行春雨秋霜兵練民安四夷屈降公
於是時臨淮汾陽帝在明堂欲行王政羣后奏功㒺底
于成召自北方付之樞衡公於是時蕭曹魏邴二帝山
[156-9a]
陵天下悸恼呼吸之間有雷有風有存有亡有兵有戎
公於是時伊尹周公功成而退三鎮偃息天下嗷然曷
日而復畢公在外心在王室房公且死征遼是䘏嗚呼
哀哉六月甲寅人之無禄喪我宗臣我有黎民誰與教
之我有子孫誰與保之巍巍堂堂寧復有之公之云亡
我無日矣慟哭流涕何嗟及矣昔我先子沒於東京公
為二詩以祖其行文追典誥論極皇王公言一出孰敢
改評施及不肖待以國士非我自知公實見謂父子昆
[156-9b]
弟並出公門公不責報我豈懐恩惟此涕泣實哀斯人
有肉在俎有酒在樽公歸在天寧聞我言嗚呼哀哉
  問養生
   近有道者之言
余問養生於吴子得二言焉曰和曰安何謂和曰子不
見天地之為寒暑乎寒暑之極至於折膠流金而物不
以為病其變者微也寒暑之變晝與日俱逝夜與月並
馳俯仰之間屢變而人不知者微之至和之極也使此
[156-10a]
二極者相尋而狎至則人之死久矣何謂安曰吾嘗自
牢山浮海達於淮遇大風焉舟中之人如附於桔橰而
與之上下如蹈車輪而行反逆眩亂不可止而吾飲食
起居如他日吾非有異術也惟莫與之爭而聴其所為
故凡病我者舉非物也食中有蛆人之見者必嘔也其
不見而食者未嘗嘔也請察其所從生論八珍者必嚥
言糞穢者必唾二者未嘗與我接也唾與嚥何從生哉
果生於物乎果生于我乎知其生于我也則雖與之接
[156-10b]
而不變安之至也安則物之感我者輕和則我之應物
者順外輕内順而生理備矣吴子古之靜者也其觀於
物也審矣是以私識其言而時省觀焉
  日喻
   公之以文㸃化人如佛家叅禪妙解
生而眇者不識日問之有目者或告之曰日之狀如銅
槃扣槃而得其聲他日聞鐘以為日也或告之曰日之
光如燭捫燭而得其形他日揣籥以為日也日之與鐘
[156-11a]
籥亦逺矣而𦕈者不知其異以其未嘗見而求之人也
道之難見也甚於日而人之未達也無以異於𦕈達者
告之雖有巧譬善導亦無以過於槃與燭也自槃而之
鐘自燭而之籥轉而相之豈有既乎故世之言道者或
即其所見而名之或莫之見而意之皆求道之過也然
則道卒不可求歟蘇子曰道可致而不可求何謂致孫
武曰善戰者致人不致於人孔子曰百工居肆以成其
事君子學以致其道莫之求而自至斯以為致也歟南
[156-11b]
方多沒人日與水居也七嵗而能涉十嵗而能浮十五
而能沒矣夫沒者豈茍然哉必將有得於水之道者日
與水居則十五而得其道生不識水則雖壯見舟而畏
之故北方之勇者問於沒人而求其所以沒以其言試
之河未有不溺者也故凡不學而務求道皆北方之
學沒者也昔者以聲律取士士雜學而不志於道今也
以經術取士士知求道而不務學渤海吴君彦律有志
於學者也方求舉於禮部作日喻以告之
[156-12a]
  明正送于伋失官東歸/
世俗之患患在悲樂不以其正非不以其正其所取以
為正者非也請借子以明其正子之失官有為子悲如
子之自悲者乎有如子之父兄妻子之為子悲者乎子
之所以悲者惑於得也父兄妻子之所以悲者惑於愛
也惟不與於已者則不惑亦不悲夫惑則悲不惑則不
悲人宜以惑者為正歟抑將以不惑者為正歟以不惑
者為正則不悲者正也然子亦有所樂者曰吾之所以
[156-12b]
為吾者豈以是哉雖失是其所以為吾者猶存則吾猶
可樂焉已而不樂又從而悲之則亦不忍夫天下之凡
愛我者之悲而不釋夫天下之凡惡我者之喜也夫愛
我而悲惡我而喜是知我之粗也樂其所以為吾者存是
自知之深也人不以自知之深為正而以知我之粗者
為正是得為正也歟故吾願為子言其正子將終身樂而
不悲詩云優哉游哉聊以卒嵗
  太息送秦少章/
[156-13a]
   竒偉之氣不可遏
孔北海與曹公論盛孝章云孝章實丈夫之雄者也游
談之士依以成聲今之少年喜謗前輩或譏評孝章孝
章要為有天下重名九牧之人所共稱歎吾讀至此未
嘗不廢書太息也曰嗟乎英偉竒逸之士不容於世俗
也久矣雖然自今觀之孔北海盛孝章猶在世而向之
譏評者與草木同腐久矣昔吾舉進士試於禮部歐陽
文忠公見吾文曰此我輩人也吾當避之方是時士以
[156-13b]
剽裂為文聚而見訕且訕公者所在成市曽未數年忽
焉若潦水之歸壑無復見一人者此豈復待後世哉今
吾衰老廢學自視缺然而天下之士不吾棄以為可以
與於斯文者猶以文忠公之故也張文潛秦少㳺此兩
人者士之超逸絶塵者也非獨吾云爾二三子亦自以
為莫及也士駭於所未聞不能無異同故紛紛之言常
及吾與二子吾䇿之審矣士如良金美玉市有定價豈
可以愛憎口舌貴賤之歟少㳺之弟少章復從吾㳺不
[156-14a]
及期年而論議日新若將施於用者欲歸省其親且不
忍去嗚呼子行矣歸而求諸兄吾何加焉作太息一篇
以餞其行使藏于家三年然後出之
  藥誦
   多曠達之㫖從徙南海得之
嵇中散作幽憤詩知不免矣而卒章乃曰采薇山阿散
髪巖岫永嘯長吟頤性養夀者悼此志之不遂也司馬
景王既殺中散而悔使悔於未殺之前中散得免於死
[156-14b]
者吾知其掃迹滅景於人間如脱兎之投林也采薇散
髪豈其所難哉孫真人著大風惡疾論曰神仙傳有數
十人皆因惡疾而得仙道何者割棄塵累懐潁陽之風
所以因旤而取福也吾始得罪遷嶺表不自意全既逾
年無後命知不死矣然舊苦痔至是大作呻呼幾百日
地無醫藥有亦不效道士教吾去滋味絶薫血以清浄
勝之痔有蟲館於吾後滋味薫血既以自養亦以養蟲
自今日以往旦夕食淡麫四兩猶復念食則以胡麻伏
[156-15a]
苓麨足之飲食之外不啖一物主人枯槁則客自棄去
尚恐習性易流故取中散真人之言對病為藥使人誦
之日三曰東坡居士汝忘逾年之憂百日之苦乎使汝
不幸而有中散之旤伯牛之疾雖欲采薇散髪豈可得
哉今食麻麥伏苓多矣居士則歌以答之曰事無事之
事百事治兮味無味之味五味備兮伏苓麻麥有時而
匱兮有則食無則已者與我無既兮嗚呼噫嘻館客不
終以是為愧兮
[156-15b]
  傳神
   得此解併可入文章矣
傳神之難在目顧虎頭云傳形寫影都在阿睹中其次
在顴頰吾嘗於燈下顧自見頰影使人就壁模之不作
眉目見者皆大笑知其為吾也目與顴頰似餘無不似
者眉與鼻口可以増減取似也傳神與相一道欲得其
人之天法當於衆中隂察之今乃使人具衣冠坐注視
一物彼方歛客自持豈復見其天乎凡人意思各有所
[156-16a]
在或在眉目或在鼻口虎頭云頰上加三毛覺精采殊
勝則此人意思盖在須頰間也優孟學孫叔敖抵掌談
笑至使人謂死者復生此豈舉體皆似亦得其意思所
在而已使畫者悟此理則人人可以為顧陸吾嘗見僧
惟真畫曽魯公初不甚似一日往見公歸而喜甚日吾
得之矣乃於眉後加三紋隱約可見作俛首仰視眉揚
而頞蹙者遂大似南都程懐立衆稱其能於傳吾神大
得其全懐立舉止如諸生蕭然有意於筆墨之外者也
[156-16b]
故以吾所聞助發云
  六一居士傳後
   本莊生齊物我見解而篇末類滑稽可愛
蘇子曰居士可謂有道者也或曰居士非有道者也有
道者無所挾而安居士之於五物捐世俗之所爭而拾
其所棄者也烏得為有道乎蘇子曰不然挾五物而後
安者惑也釋五物而後安者又惑也且物未始能累人
也軒裳圭組且不能為累而况此五物乎物之所以能
[156-17a]
累人者以吾有之也吾與物俱不得已而受形於天地
之間其孰能有之而或者以為己有得之則喜䘮之則
悲今居士自謂六一是其身均與五物為一也不知其
有物耶物有之也居士與物均為不能有其孰能置得
喪於其間故曰居士可謂有道者也雖然自一觀五居
士猶可見也與五為六居士不可見也居士殆將隱矣
  書黄子思詩集後
   公之詩不入詩家品題而其論詩處興味自遠
[156-17b]
予嘗論書以謂鍾王之迹蕭散簡逺妙在筆畫之外至
唐顔栁始集古今筆法而盡發之極書之變天下翕然
以為宗師而鍾王之法益微至於詩亦然蘇李之天成
曹劉之自得陶謝之超然盖亦至矣而李太白杜子美
以英瑋絶世之姿凌跨百代古今詩人盡廢然魏晉以
來髙風絶塵亦少衰矣李杜之後詩人繼作雖間有逺
韻而才不逮意獨韋應物栁宗元發纎穠於簡古寄至
味於澹泊非餘子所及也唐末司空圖﨑嶇兵亂之間
[156-18a]
而詩文髙雅猶有承平之遺風其論詩曰梅止於酸鹽
止於鹹飲食不可無鹽梅而其美常在鹹酸之外盖自
列其詩之有得於文字之表者二十四韻恨當時不識
其妙予三復其言而悲之閩人黄子思慶厯皇祐間號
能文者子嘗聞前輩誦其詩每得佳句妙語反覆數四
乃識其所謂信乎表聖之言美在鹹酸之外可以一唱
而三歎也予既與其子幾道其孫師是游得窺其家集
而子思篤行髙志為吏有異材見於墓誌詳矣予不復
[156-18b]
論獨評其詩如此
 
 
 
 
 
 
 唐宋八大家文鈔巻一百四十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