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h0115 唐宋八大家文鈔-明-茅坤 (master)


[15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唐宋八大家文鈔卷一百四十三
             明 茅坤 撰
東坡文鈔二十七
 銘贊頌
  三槐堂銘并序/
   中多名言
天可必乎賢者不必貴仁者不必夀天不可必乎仁者
[155-1b]
必有後二者將安取衷哉吾聞之申包胥曰人衆者勝
天天定亦能勝人世之論天者皆不待其定而求之故
以天為茫茫善者以怠惡者以肆盗跖之夀孔顔之厄
此皆天之未定者也松栢生於山其始也困於蓬蒿厄
於牛羊而其終也貫四時閱千歲而不改者其天定也
善惡之報至於子孫而其定也久矣吾以所見所聞所
傳聞考之而其可必也審矣國之將興必有世徳之臣
厚施而不食其報然後其子孫能與守文太平之主共
[155-2a]
天下之福故兵部侍郎晉國王公顯於漢周之際厯事
太祖太宗文武忠孝天下望以為相而公卒以直道不
容於時盖嘗手植三槐於庭曰吾子孫必有為三公
者已而其子魏國文正公相真宗皇帝於景徳祥符之
間朝廷清明天下無事之時享其福禄榮名者十有八
年今夫寓物於人明日而取之有得有否而晉公修徳
於身責報於天取必於數十年之後如持左契交手相
付吾是以知天之果可必也吾不及見魏公而見其子
[155-2b]
懿敏公以直諫事仁宗皇帝出入侍從將帥三十餘年
位不滿其徳天將復興王氏也歟何其子孫之多賢也
世有以晉公比李栖筠者其雄才直氣不相上下而栖
筠之子吉甫其孫徳裕功名富貴畧與王氏等而忠信
仁厚不及魏公父子由此觀之王氏之福盖未艾也懿
敏公之子鞏與吾遊好徳而文以世其家吾以是録之
銘曰
嗚呼休哉魏公之業與槐俱萌封植之勤必世乃成既
[155-3a]
相真宗四方砥平歸視其家槐隂滿庭吾儕小人朝不
及夕相時射利皇䘏厥徳庶幾僥倖不種而獲不有君
子其何能國王城之東晉公所廬鬱鬱三槐惟徳之符
嗚呼休哉
  徳威堂銘并序/
   前引皆博大所謂為潞公而作者
元祐之初詔起太師潞公於洛命以重事公惟仁宗英
宗神考三聖眷倚之重不敢以既老為辭杖而入朝期
[155-3b]
年乃求去詔曰昔西伯善養老而太公自至魯穆公無
人子思之側則長者去之公自為謀則善矣獨不為朝
廷惜乎又曰唐太宗以干戈之事尚能起李靖於既老
而穆宗文宗以燕安之際不能用裴度於未病治亂之
效於斯可見公讀詔聳然不敢言去葢復畱四年天下
無事朝廷奠安乃力請而歸公之在朝也契丹使耶律
永昌劉霄來聘軾奉詔館客與使者入覲望見公殿門
外却立改容曰此潞公也耶所謂以徳服人者問其年
[155-4a]
曰何壯也軾曰使者見其容未聞其語其綜理庶務酬
酢事物雖精練少年有不如貫穿古今洽聞强記雖専
門名家有不逮使者拱手曰天下異人也公既歸洛西
羌首領有温溪心者請於邊吏願獻良馬於公邉吏以
聞詔聴之公心服天下至于四夷書曰徳威惟畏徳明
惟明世所以守伯夷之典用臯陶之法者以其徳也若
夫非徳之威雖猛而人不畏非徳之明雖察而人不服
公修徳於几席之上而其威折衝於萬里之外退居於
[155-4b]
家而人望之如在廊廟可不謂徳威乎公之子及為河
陽守公將往臨之吏民喜甚自洛至三城歡呼之聲相
屬及作堂以待公而請銘於軾乃榜之曰德威而銘之曰
德威惟畏德明惟明惟師潞公展也大成公在洛師
崧洛有光駕言三城河流不揚願公百年子孫千億家
于兩河日見顔色西戎來朝祗慄公門豈惟西人四方
其訓之
  九成臺銘
[155-5a]
   銘之變體
韶陽太守狄咸新作九成臺玉局散吏蘇軾為之銘曰
自秦并天下滅禮樂韶之不作盖千三百二十有三年
其器存其人亡則韶既已隱矣而况於人器兩亡而不
傳雖然韶則亡矣而有不亡者存盖嘗與日月寒暑晦
明風雨並行於天地之間世無南郭子綦則耳未嘗聞
地籟也而况得聞天籟使耳聞天籟則凡有形有聲者
皆吾羽旄干戚管磬匏絃嘗試與子登夫韶石之上舜
[155-5b]
峯之下望蒼梧之渺莽九疑之聮緜覽觀江山之吐吞
草木之俯仰鳥獸之鳴號衆族之呼吸往來唱和非有
度數而均節自成者非韶之大全乎上方立極以安天
下人和而氣應氣應而樂作則夫所謂簫韶九成來鳳
鳥而舞百獸者既已燦然畢陳於前矣
  擇勝亭銘
   即古之幔亭而文多曠達矣
維古潁城因潁為隍倚舟于門美哉洋洋如淮之甘如
[155-6a]
漢之蒼如洛之温如浚之凉可侑我客可流我觴我欲
即之為館為堂近水而構夏潦所襄逺水而築邈焉相
望乃作斯亭筵楹欒梁鑿枘交設合散靡常赤油仰承
青幄四張我所欲往十夫可將與水升降除地布牀可
使杜蕢洗觶而揚可使莊周觀魚而忘可使逸少祓禊
而祥可使太白咏月而狂既薺我荼亦醪我漿既濯我
纓亦浣我裳豈獨臨水無適不臧春朝花郊秋夕月塲
無脛而趨無翼而翔敝以改為其費易償榜曰擇勝名
[155-6b]
實允當維古聖人不㽞一方虚白為室無何為鄉神馬
凥輿孰為輪箱流行坎止雖獨不傷居之無盗中靡所
藏去之無戀如所宿桑豈如世人生短慮長尺宅不治
寸田是荒錫瓦銅雀石門阿房俯變仰滅與生俱亡我
銘斯亭以砭世盲
  漢鼎銘并序/
   其憂深其思逺
禹鑄九鼎用器也初不以為寳象物以飾之亦非所以
[155-7a]
使民逺不若也武王遷之洛邑葢己見笑於伯夷叔齊
矣方周之盛也鼎為宗廟之觀美而已及其衰也為周
之患有不可勝言者匹夫無罪懐璧其罪周之衰也與
匹夫何異嗟夫孰知九鼎之為周之角齒也哉自春秋
時楚莊王以問其輕重大小而戰國之際秦與齊楚皆
欲之周人惴惴焉視三虎之垂涎而睨己也絶周之祀
不足以致冦裂周之地不足以肥國然三國之君未嘗
一日而忘周者以寳在焉故也三國爭之周人莫知所
[155-7b]
適與得鼎者未必能存周而不得者必碎之此九鼎之
所以亡也周顯王之四十二年宋太丘社亡而鼎淪沒
於泗水此周人毁鼎以緩禍而假之神妖以為之說也
秦始皇漢武帝乃始萬方以出鼎此與兒童之見無異
善夫吾丘夀王之說也曰汾隂之鼎漢鼎也非周鼎夫
周有鼎漢亦有鼎此易所謂正位凝命者豈三趾兩耳
之謂哉恨夀王小子方以諛進不能究其義予故作漢
鼎銘以遺後世君子其詞曰
[155-8a]
惟五帝三代及秦漢以來受命之君靡不有兹鼎鼎存
而昌鼎亡而亡葢鼎必先壊而國隨之豈有易姓而猶
傳者乎不寳此器而拳拳於一物孺子之智婦人之仁
嗚呼悲夫
  徐州蓮華漏銘并序/
   借漏以發明道術吾所以謂蘇長公仙於文者
   也
故龍圖閣直學士禮部侍郎燕公肅以創物之智聞於
[155-8b]
天下作蓮華漏世服其精凡公所臨必為之今州郡往
往而在雖有巧者莫敢損益而徐州獨用瞽人衛朴所
造廢法而任意有壺而無箭自以無目而廢天下之視
使守者伺其滿則决之而更注人莫不笑之國子博士
傅君楊公之外曾孫得其法為詳其通守是邦也實始
改作而請銘於軾銘曰
人之所信者手足耳目也目識多寡手知重輕然人未
有以手量而目計者必付之於度量與權衡豈不自信
[155-9a]
而信物葢以為無意無我然後得萬物之情故天地之
寒暑日月之晦明昆侖旁薄於三十八萬七千里之外
而不能逃於三尺之箭五斗之缾雖疾雷霾風雨雪晝
晦而遲速有度不加虧贏使凡為吏者如缾之受水不
過其量如水之浮箭不失其平如箭之升降也視時之
上下降不為辱升不為榮則民將靡然而心服而寄我
以死生矣
   按婁迂齋曰坡翁最長於物理上推到義理精
[155-9b]
   微處妙於形容而引歸吏身上尤佳
  夢齋銘并序/
   妙詮
至人無夢或曰高宗武王孔子皆夢佛亦夢夢不異覺
覺不異夢夢即是覺覺即是夢此其所以為無夢也歟
衛玠問夢於樂廣廣對以想曰形神不接而夢此豈想
哉對曰因也或問因之說東坡居士曰世人之心依塵
而有未嘗獨立也塵之生㓕無一念住夢覺之間塵塵
[155-10a]
相授數傳之後失其本矣則以為形神不接豈非因乎
人有牧羊而寢者因羊而念馬因馬而念車因車而念
盖遂夢曲盖鼔吹身為王公夫牧羊之與王公亦逺矣
想之所因豈足怪乎居士始與芝相識於夢中且以所
夢求而得之今二十四年矣而五見之每見則相視而
笑不知是處之為何方今日之為何日我爾之為何人
也題其所寓室曰夢齋而子由為之銘曰
法身充滿處處皆一幻身虚妄所至非實我觀世人生
[155-10b]
非實中以寤為正以寐為夢忽寐所遇執寤所遭積執
成堅如丘山高若見法身寤寐皆非知其皆非寤寐無
虧遨遊四方齋則不遷南北東西法身本然
  文與可飛白贊
   文有神解
嗚呼哀哉與可豈其多好好竒也歟抑其不試故藝也
始予見其詩與文又得見其行草篆𨽻也以為止此矣
既沒一年而復見其飛白美哉多乎其盡萬物之態也
[155-11a]
霏霏乎其若輕雲之蔽月飜飜乎其若長風之卷斾也
猗猗乎其若遊絲之縈栁絮褭褭乎其若流水之舞荇
帶也離離乎其逺而相屬縮縮乎其近而不隘也其工
至於如此而余乃今知之則余之知與可者固無幾而
其所不知者盖不可勝計也嗚呼哀哉
  延州來季子贊并序/
   子瞻據季子救陳在哀公十年故以為其救陳
   也去吴之亡僅十三年爾季子知吴之亡何以
[155-11b]
   不諫予獨謂闔廬既己殺王僚而自立逃而去
   終身焉不入吴之市葢季子己絶人世也久矣
   左傳所稱季子云云妄也大較左傳多浮誇焉
   知其非以訛傳訛也子瞻求其説而不得謂季
   子且不死則又過矣
魯襄公十二年吳子夀夢卒延州來季子其少子也以
讓國聞於諸侯則非童子矣至哀公十年冬楚子期伐
陳季子救陳謂子期曰二君不務徳而力爭諸侯民何
[155-12a]
罪焉我請退以為子名務徳而安民乃還時去夀夢卒
盖七十七年矣而能干里將兵季子何其夀而康也然
其卒不書於春秋哀公之元年吴王夫差敗越於夫椒
勾踐使大夫種因太宰嚭以行成於吴吴王許之子胥
諫不聴則吴之亡形成矣季子觀樂於魯知列國之廢
興於百年之前方其救陳也去吴之亡十三年耳而謂
季子不知可乎闔廬之自立也曰季子雖至不吾廢也
是季子徳信於吴人而言行於其國也且帥師救陳不
[155-12b]
戰而去之以為敵國名則季子之於吴葢亦少専矣救
陳之明年而子胥死季子知國之必亡而終無一言於
夫差知言之無益也夫子胥以闔廬霸而夫差殺之如
皂𨽻豈獨難於季子乎嗚乎悲夫吾是以知夫差之不
道至於使季子不敢言也蘇子曰延州來季子張子房
皆不死者也江左諸人好談子房季札之賢有以也夫
此可與知者論難與俗人言也作延州來季子賛曰
泰伯之徳鍾於先生棄國如遺委蜕而行坐閲春秋幾
[155-13a]
五之二古之真人有化無死
  王元之畫像賛并序/
   感慨激烈過多
傳曰不有君子其能國乎予嘗三復斯言未嘗不流涕
太息也如漢汲黯蕭望之李固吳張昭唐魏鄭公狄仁
傑皆以身徇義招之不來麾之不去正色而立于朝則
豺狼狐狸自相吞噬故能消禍於未形救危於將亡使
皆如公孫丞相張禹胡廣雖累干百緩急豈可望哉故
[155-13b]
翰林王公元之以雄文直道獨立當世足以追配此六
君子者方是時朝廷清明無大奸慝然公猶不容於中
耿然如秋霜夏日不可狎玩至於三黜以死有如不幸
而處於衆邪之間安危之際則公之所為必將驚世絶
俗使斗筲穿窬之流心破膽裂豈特如此而已乎始予
過蘇州虎丘寺見公之畫像想其遺風餘烈願為執鞭
而不可得其後為徐州而公之曽孫汾為兖州以公墓
碑示余乃追為之賛以附其家傳云
[155-14a]
維昔聖賢患莫已知公遇太宗允也其時帝欲用公公
不少貶三黜窮山之死靡憾咸平以來獨為名臣一時
之屈萬世之信紛紛鄙夫亦拜公像何以占之有泚其
顙公能泚之不能已之茫茫九原愛莫起之
  王仲儀真賛并序/
   先於小序中㸃次故賛文特爽
孟子曰所謂故國者非謂有喬木之謂也有世臣之謂
也又曰為政不難不得罪於巨室巨室之所慕一國慕
[155-14b]
之一國之所慕天下慕之夫所謂世臣者豈特世禄之
人而巨室者豈特侈富之家也哉盖功烈已著於時徳
望己信於人譬之喬木封殖愛養自拱把以至於合抱
者非一日之故也平居無事商功利課殿最誠不如新
進之士至於緩急之際決大䇿安大衆呼之則來麾之
則散者惟世臣巨室為能余嘉祐中始識懿敏王公於
成都其後從事於岐而公自許州移鎮平凉方是時冦
大舉犯邊轉運使攝帥事與副總管議不合軍無紀律
[155-15a]
邊人大恐聲揺三輔及聞公來吏士踊躍傳呼旗幟精
明鼔角讙亮冦即日解去公至燕勞將佐而已余然後
知老臣宿將其功用葢如此使新進之士當之雖有韓
白之勇良平之竒豈能坐勝黙成如此之㨗乎熙寧四
年秋余將往錢塘見公於私第佚老堂飲酒至暮論及
當世事曰吾老矣恐不復見子厚自愛無忘吾言既去
二年而公薨又六年乃作公之真賛以遺其子鞏詞曰
堂堂魏公配命召祖顯允懿敏惟周之虎魏公在朝百
[155-15b]
度維貞懿敏在外有間無聲高明廣大宜公宜相如木
百圍宜宫宜堂天既厚之又貴富之如山如河維安有
之彼窶人子既陋且寒終勞永憂莫知其賢曷不觀此
佩玉劍履晉公之孫魏公之子
  韓幹畫馬賛
   游神言外㸃綴淋漓
韓幹之馬四其一在陸驤首奮鬛若有所望頓足而長
鳴其一欲涉尻髙首下擇所由濟跼蹐而未成其二在
[155-16a]
水前者反顧若以鼻語後者不應欲飲而留行以為廏
馬也則前無覊絡後無箠䇿以為野馬也則隅目聳耳
豐臆細尾皆中度程蕭然如賢大夫貴公子相與解帶
脱㡌臨水而濯纓遂欲髙舉逺引友麋鹿而終天年則
不可得矣葢優哉游哉聊以卒嵗而無營
  三馬圖賛
   賛名馬而其意全在本朝廷却名馬上
元祐初上方閉玉門闗謝遣諸將太師文彦博宰相吕
[155-16b]
大防范純仁建遣諸生㳺師雄行邊勅武備師雄至熙
河蕃官包順請以所部熟户除邊患師雄許之遂擒猾
羌大首領鬼章青宜結以獻百官皆賀遣使吿永裕陵
時西域貢馬首髙八尺龍顱而鳳膺虎脊而豹章出東
華門入天駟監振鬛長鳴萬馬皆瘖父老縱觀以為未
始見也上方恭黙思道八駿在廷未嘗一顧其後圉人
起居不以時馬有斃者上亦不問明年羌温溪心有良
馬不敢進請於邊吏願以餽太師潞國公詔許之蔣之
[155-17a]
竒為熙河帥西蕃有貢駿馬汗血者有司以非入貢嵗
月留其使與馬於邊之竒為請乞不以時入事下禮部
軾時為宗伯判狀云朝廷方却走馬以糞正復汗血亦
何所用事遂寢于時兵革不用海内小康馬則不遇矣
而人少安軾嘗私請於承議郎李公麟畫當時三駿馬
之狀而使鬼章青宜結挍之藏於家紹聖四年三月十
四日軾在恵州謫居無事閲舊書畫追思一時之事而
歎三馬之神駿乃為之賛曰
[155-17b]
吁鬼章世悍驕奔貳師走嫖姚今在廷服虎貂效天驥
立内朝八尺龍神超遥若將西燕昆瑶帝念民乃下招
薾歸雲逝房妖
  磨衲賛并序/
   箇中人語往往令人解頥
長老佛印大師了元逰京師天子聞其名以髙麗所貢
磨衲賜之客有見而歎曰嗚呼善哉未曽有也嘗試與
子攝其齋袵循其鉤絡舉而振之則東盡嵎夷西及昧
[155-18a]
谷南放交趾北屬幽都紛然在吾箴孔綫蹊之中矣佛
印听然而笑曰甚矣子言之陋也吾以法眼視之一一
箴孔有無量世界滿中衆生所有毛竅所衣之衣箴孔
綫蹊悉為世界如是展轉經八十反吾佛光明之所照
與吾君聖徳之所被如以大海注一毛竅如以大地塞
一箴孔曽何嵎夷昧谷交趾幽都之足云乎當知此衲
非大非小非短非長非重非輕非薄非厚非色非空一
切世間折膠墮指此衲不寒礫石流金此衲不熱五濁
[155-18b]
流浪此衲不垢刼火洞然此衲不壊云何以有思惟心
生下劣想於是蜀人蘇軾聞而賛之曰
匣而藏之見衲而不見師衣而不匣見師而不見衲惟
師與衲非一非兩眇而視之蟣蝨龍象
  十八大阿羅漢頌
   此等文字韓歐所不欲為此等見解韓歐所不
   能及由蘇公公少悟禪宗及過南海後遍厯刼
   幻以此心性超朗乃至於此可謂絶世之文矣
[155-19a]
蜀金水張氏畫十八大阿羅漢軾謫居儋耳得之民間
海南荒陋不類人世此畫何自至哉久逃空谷如見師
友乃命過躬易其裝標設燈塗香果以禮之張氏以畫
羅漢有名唐末盖世擅其藝今成都僧敏行其𤣥孫也
梵相竒古學術淵博蜀人皆曰此羅漢化生其家也軾
外祖父程公少時㳺京師還遇蜀亂絶糧不能歸困卧
旅舍有僧十六人往見之曰我公之邑人也各以錢二
百貸之公以是得歸竟不知僧所在公曰此阿羅漢也
[155-19b]
歲設大供四公年九十凡設二百餘供今軾雖不親覩
其人而困厄九死之餘鳥言卉服之間乃獲此竒勝豈
非希闊之遇也哉乃各即其體像而窮其思致以為之

第一尊者結跏正坐蠻奴側立有鬼使者稽顙于前侍
者取其書通之頌曰月明星稀孰在孰亡煌煌東方惟
有啓明咨爾上座及阿闍黎代佛出世惟大弟子
第二尊者合掌趺坐蠻奴捧櫝於前老人發之中有琉
[155-20a]
璃缾貯舍利十數頌曰佛無滅生通塞在人牆壁瓦礫
誰非法身尊者歛手不起于坐示有敬耳起心則那
第三尊者扶烏木養和正坐下有白沐猴獻果侍者執
盤受之頌曰我非標人人莫吾識是雪衣者豈具眼隻
方食知獻何愧於猿為語栁子勿憎王孫
第四尊者側坐屈三指答胡人之問下有蠻奴捧函童
子戲捕龜者頌曰彼問云何計數以對為三為七莫有
知者雷動風行屈信指間汝觀明月在我指端
[155-20b]
第五尊者臨淵濤抱膝而坐神女出水中蠻奴受其書
頌曰形與道一道無不在天宫鬼符奚往而礙婉彼竒
女躍于濤瀧神馬凥輿攝衣從之
第六尊者右手支頥左手拊穉師子顧視侍者擇𤓰而
剖之頌曰手拊雛猊目視𤓰獻甘芳之意若達于面六
塵並入心亦徧知即此知者為大摩尼
第七尊者臨水側坐有龍出焉吐珠其手中胡人持短
錫杖蠻奴捧鉢而立頌曰我以道眼為傳法宗爾以願
[155-21a]
力為䕶法龍道成願滿見佛不怍盡取玉函以畀思邈
第八尊者並膝而坐加肘其上侍者汲水過前有神人
涌出於地捧盤獻寳頌曰爾以捨來我以慈受各獲其
心寳則誰有視我如爾取與則同我爾福徳如四方空
第九尊者食已撲鉢持數珠誦呪而坐下有童子構火
具茶又有埋筒注水蓮池中者頌曰飯食己畢撲鉢而
坐童子茗供吹籥發火我作佛事淵乎妙哉空山無人流水
花開
[155-21b]
第十尊者執經正坐有仙人侍女焚香於前頌曰飛仙
玉潔侍女雲眇稽手炷香敢問致道我道大同有覺無
修豈不長生非我所求
第十一尊者趺坐焚香侍者拱手胡人捧函而立頌曰
前聖後聖相喻以言口如布榖而意莫傳鼻觀寂如諸
根自例孰知此香一炷千偈
第十二尊者正坐入定枯木中其神騰出於上有大蟒
出其下頌曰黙坐者形空飛者神二俱非是孰為此身
[155-22a]
佛子何為懐毒不已願解此相問誰縛爾
第十三尊者倚杖垂足側坐侍者捧函而立有虎過前
有童子怖匿而竊窺之頌曰是與我同不噬其妃一念
之差墮此髬髵導師悲愍為爾顰數以爾猛烈復性不

第十四尊者持鈴杵正坐誦呪侍者整衣于右胡人横
短錫跪坐于左有虵一角若仰訴者頌曰彼髯而虬長
跪自言特角亦來身移怨存以無言音誦無説法風止
[155-22b]
火滅無相仇者
第十五尊者鬚眉皆白袖手趺坐胡人拜伏于前蠻奴
手持拄杖侍者合掌而立頌曰聞法最先事佛亦久髦
然衆中是亦長老薪水井臼老矣不能摧伏魔軍不戰
而勝
第十六尊者横如意趺坐下有童子發香篆侍者注水
花盆中頌曰盆花浮紅篆烟繚青無問無答如意自横
㸃瑟既希昭琴不鼔此間有曲可歌可舞
[155-23a]
第十七尊者臨水側坐仰觀飛鶴其一既下集矣侍者
以手拊之有童子提竹籃取果實投水中頌曰引之浩
茫與鶴皆翔藏之幽深與魚皆沉大阿羅漢入佛三昧
俯仰之間再拊海外
第十八尊者植拂支頤瞪目而坐下有二童子破石榴
以獻頌曰植拂支頤寂然跏趺尊者所㳺物之初耶聞
之于佛及吾子思名不用處是未發時
 佛滅度後閻浮提衆生剛狠自用莫肯信入故諸賢
[155-23b]
 聖皆隱不見獨以像設遺言提引未悟而峩眉五臺
 廬山天台猶出光景變異使人了然見之軾家藏十
 六羅漢像每設茶供則化為白乳或凝為雪花桃李
 芍藥僅可指名或云羅漢慈悲深重急於接物故多
 現神變儻其然乎今於海南得此十八羅漢像以授
 子由弟使以時修敬遇夫婦生日輒設供以祈年集
 福并以前所作頌寄之子由以二月二十日生其婦
 徳陽郡夫人史氏以十一月十七日生是嵗中元日
[155-24a]
 題
 
 
 
 
 
 
 
[155-24b]
 
 
 
 
 
 
 
 唐宋八大家文鈔卷一百四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