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f0029 文端集-清-張英 (master)


[041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文端集卷四十一
             大學士張英撰
 篤素堂文集五
 序
講筵應
制集序
臣英謬以疎賤譾薄際昌時遘景㑹以康熙六年丁未
[041-1b]
成繆彤榜進士授翰林院庶吉士是年冬以先大夫憂
去九年庚戌服闋補原官十一年壬子秋授編修次年
春充禮闈同考官三月
上幸南苑命臣英偕同官臣/史鶴齡扈從於行宫進講
詔獻南苑賦嗣後每廵行必侍從或獨往或與侍讀臣/
孫在豐偕是時扈蹕多在南苑新宫緑槐髙栁掩暎
丹甍千幕周羅六師環列衛霍金張以及期門羽林之
士翼豹尾而處者雲蒸雷殷深嚴𢎞麗不可殫述臣/
[041-2a]
以書生抱簡牘其間晨則委蛇丹陛夕則退處直廬承
顔邀睞恩遇無比時從幸晾鷹臺觀試馬紫騮赤駱躡
雲追電
天子第其駑駿以賞勸諸王公大臣則獻試馬歌一日
漏下十餘刻
上御行殿秉絳蠟作大書使人問二臣知在直廬觀書
命作良馬詩以獻或風日和羙
上率左右虎賁講武平郊歴上蘭踐甫草出則朱旗舒
[041-2b]
徐入則鐃吹震發凌晨侵夜必召二臣講論經史殫究
義理日有程課㒺以寒暑間臣/自顧雖陋劣無似然每
得以聖賢載籍陳説於
君父之前視古人奉屬車清塵詔獻甘泉上林賦者竊
以為榮此則
聖天子典學之勤俾臣子有稽古之益也是年秋授日
講起居注官其後學士臣/熊賜履入典閣事内殿進講
專命臣/及在豐從事雞未鳴時從長安門歩至左翼門
[041-3a]
祗候少頃東方漸白樓鴿羣起星稀殿角露浥階墄偕
奏事諸臣方曳組而入至乾清門候諸臣奏事畢内侍
傳入𢎞徳殿殿中左右列圗書南向設
御座北向設講官席皆用黄絁幕中設鑪焚香講官既
入則侍從咸退講官再拜北向立敷陳經義時有所諮
詢既退命賜茶於乾清宫門如是者三年由左春坊諭
徳優擢侍講學士先後同在講筵者則澤州學士臣/
廷敬崑山學士臣/徐元文臣/葉方藹接
[041-3b]
天顔於内殿䝉顧問於黼席圗書翰墨貂綺之賜嵗數
至焉是時也海内冦賊未平
天子方宵旰殷憂四方將帥咸禀承
廟略指兵籌餉無虚晷且日御講筵與臣/等討論古昔
於此窺
聖度之髙深睿學之懋敏太平之所以立致也因輯
歴年所進詩若干首為講筵應制集而并叙其所遇
如此
[041-4a]
内廷應
制集序
康熙十二年癸丑春
天子御講筵從容與學士言朕欲得文學之臣朝夕置
左右惟經史講誦是職給内廬以居之不令與外事其
慎擇醇謹通達者以聞時舉臣/名入對
上心識之自是再四諮詢對者無異詞迄十六年丁巳
冬有
[041-4b]
内廷供奉之命賜邸舎於瀛臺之西辰而入終戍而退
乾清宫之西南隅曰南書房
上舊所御讀書處也命處其中飲饍給于大官執事使
中涓筆墨側理器具之屬皆取於御府珍果饍饈之撤

御饌者日數至焉
御乾清門聽政後則召至懋勤殿辰巳前講經書午後
讀史咨詢對揚辨論之語詳於南書房記注自丁巳冬
[041-5a]
迄壬戌春未嘗一日少間伏念自古人臣間從殿陛一
見天子數語達於宸聽終身以為榮幸如臣/者侍從燕
閒趨承經席陪奉密勿前後近十載細旃廣厦之間陳
典謨談易象博綜前史上自洪荒下暨輓近握丹鉛於
香案聽鐘漏於華清霽顔温語恒如家人父子謂非遭
逢之極則恩遇之殊軌哉時或著為詩篇以紀述盛事
甫脱稿即陳於
御座之側吮毫授簡成於俄頃者多有之唐鄭亞序李
[041-5b]
文饒制集有曰牙管既輕芝泥将熟嘗于席前親授
筆札公亦分隂可就落簡如飛臣/固不敢追踪賛皇而
殿陛之間一時情事則亦古今之所同也二十一年壬
戌春請假歸葬先大夫屢降
温綸渥被
恩賜俾得暫休沐於鄉里因輯四年以來詩為
内廷應制集二卷其中詞句粗疎淺劣當時多不暇㸃
竄今皆悉仍舊稿存其實也昔歐陽公既老歸淮潁之
[041-6a]
間輯内外制而序之因念平生仕宦出處且謂瞻玉堂
如在天上臣/今得奉
恩築室于龍眠山中與田夫野老稱説
聖天子盛徳儒臣寵遇撫今思昔感激詠嘆更復何能
自己哉
  小學詳説序
聖天子敦崇正學講藝明倫逺宗虞廷精一之傳大啟
鄒魯詩書之澤以至濂洛關閩諸書莫不盛行於時俾
[041-6b]
海内翕然從風所由士務實行而尚闇修尤以小學者
為大學之門徑未有舎卑近而即至於髙逺者内則少
儀曲禮諸篇士君子立身之始而即造道之基也人當
成童之時機識未開習染未深束身於禮節日聞正
言日見正事有先入者為之主而後世俗不能移所謂
少成若天性習慣如自然以斯日進於徳而不難此小
學之為功大而為成就人才之要務也予侍從
内廷數十年仰見
[041-7a]
聖人師古教胄子之義
庭訓之始則必以内則少儀曲禮講貫熟習故被服其
教者待人禮下謙冲而有禮恭敬而温文粹質早成盖
有由也
聖慮更欲以此嘉惠海内命童而習之於科嵗試童子
時制藝一首小學論一首膠庠之地必資此為始進羔
鴈家傳而戸頌豈不蒸蒸然盛哉其宗旨所在必縷析
而條分之然後傳誦者知所向往江隂張子輩乃標明
[041-7b]
㫖趣著為詳説操觚家開卷了然如指諸掌俾朱子纂
輯羣書之意如日月之行天可不謂考亭以下千載功
臣乎近山陶子為同學友相與叅訂成書謂私諸家塾
不若公諸天下梓而行之是亦導流徳化之一助也近
山尊人曩時司鐸吾鄉教思廣被而性極恬淡有柴桑
之風余時官京師雖未接其丰範而心儀者久之今讀
是書知其家學淵源相承為有素也因不辭固陋而
樂為之序
[041-8a]
  張氏宗譜後序
英生也晩於前人之行事皆不及見趨庭之際大人輒
詔而進之為述先世功業出處文章行誼以及宦游㛰
媾子息之詳生卒某年月日𦵏某地縷縷不倦如是者
有年雖謹誌於中不敢忘然又竊自媿謭陋弇鄙每思
執筆以記其萬一而喻之於心者不能達之于言則又
慚恧退縮而自止如是者亦有年乙巳秋大人出舊譜
一帙且為述先世事縷縷不倦者如前命為記述英再
[041-8b]
四遜謝退而自思吾先人之烈其不獲傳者多矣幸而
有可傳又以不能文欲自掩其固陋而聽其漸就湮没
也忍乎哉且為子孫者著為行實以持於當時仁人
君子之前乞其一言以誌不朽雖謭陋弇鄙容何傷况
兵燹屢經族人之土著者多罹於阨今幸生聚二十餘
年漸次蕃衍昭穆世系不可一日不明又安能竟自遜
謝以重違大人命也吾鄉諸世族皆有譜多為其先達
所編次如延陵如桂林如吳興天水及諸家譜皆遍求
[041-9a]
縱覽知先輩之於家乘綦重矣而桂林譜為明善先生
所修尤詳簡適宜竊嚮往焉故義例多倣之譜莫先
于明世系為述世圗第一行字官爵以及生娶卒葬子
女㛰姻之事皆所當詳無可考者曰無可考婦改適
則生卒𦵏不書絶之也為述世紀第二人莫大於祖宗
莫重於墳墓而祭田祭儀附之為述丘隴第三人臣受
國恩以至榮及父母錫之綸綍所當與宗祊并重者也
為述錫命第四名公鉅卿表章先人之文如行状如墓
[041-9b]
表如墓誌如記如傳如序不獨祖宗之行事頼之以傳
鴻文鉅篇亦當百世寳之為述贈言第五凡先大夫之
庸勛在朝逸徳在野文譽在藝林英所熟聞於耳者
即一言一事不敢斁為述列傳第六壼政之修實為
内助鍾儀郝法昔人所稱為述内傳第七共為若干巻
至貴五公之後久已無傳小張之後亦莫可考惟山前
一𣲖迄今尚存觀舊譜遷桐圗支𣲖本親今皆另為一
巻附載于後不敢忘先人収族之誼也至若扳援依附
[041-10a]
昔人之所深耻英亦用是凛凛信則傳信疑則傳疑不
敢一毫行胸臆於其間恐貽在天之恫而為賢人君子
之所誚譲也至叙述之挂漏蒐考之缺畧自知不免謀
授剞劂則大人之志也小子敢乎哉惟期繼此三十年
則一修明潤色光大以兹編為初藁可耳旹康熙五
年嵗次丙午孟秋之吉九世孫英百拜書
  徽言秘旨序
古昔聖賢所以為修身理性禁止邪僻變易氣質至
[041-10b]
今猶可以得其遺意者則莫若琴矣傳曰君子無故
不撤琴瑟又曰不學操縵不能安絃其見於曲禮學記
之篇者如是其詳且重也夫撫絃動操代不乏人予竊
以為宫羽之調適節奏之清真聲音之和暢充羙不
佻不靡不躁不廹不凌節而亂不嘽緩而散此皆非可
以作而致强而能也恒視乎其人之性情焉故徳性欲
其寛平廣大清和恬裕不糾紛於嗜慾不汨没於聲利
不駁雜于喜怒不煩擾於視聽湛然清虚翛然廣逺俯
[041-11a]
視六合遊神古初然後寄之於心手託之於徽絃有純
古淡泊之音無促節繁絃之病寫古人忠孝之思則周
公孔子可睪然而髙望也操古人髙山流水之韻則伯
牙鍾期之徒奔㑹於腕下也發古人悲憤悽惋之音則
伯竒屈大夫慨嘆徬徨於其側也揮五絃而送飛鴻得
乎心而應乎手朝煙夕霞不足以喻其變幻崩崖裂石
不足以擬其竒峻海濤松籟不足以儷其雄邁流泉曲
磵不足以比其幽窅瀟湘之雲峨嵋之雪不足以絜其
[041-11b]
曠𣺌空潭之龍吟九臯之鶴唳不足以方其清音逸響
古人所謂泠泠七絃遍一絃清一心者是豈非徳性純
厚之所為器也而通于道乎予自弱齡即有志於據梧
之學盖歐陽子所云夙有幽憂之疾欲藉此以少自砭
治顧以塵事委頓隨學隨廢今且老矣慮嗣後指爪
拘攣雖欲從事于此而不能曲折與徽軫相赴間理舊
學一二引用以調習其心手兾異時倘可吟嘯於清泉
白石之間聊取以自娛又念古人類不能多學白樂天
[041-12a]
止習秋思范希文惟彈履霜或亦其寄托髙逺有在于
朱絃素琴之外者吾友孫君靜紫得琴之精義於芝仙
尹君訂其所著書曰徽言秘旨予求而覽之其論指法
最嚴且悉洞精達微窮極旨趣芟俗響而存古音矱
凡調而尊正始可謂集琴學之大成盖尹君數十年心
力寢食于兹而静紫紬繹而閘發之淵淵乎羙矣備矣
且靜紫為徵君文孫道徳之所涵濡中和之所衣被其
為人也冲夷恬曠離塵逺俗官于金門而讀書味道懐古
[041-12b]
怡情宜其得於琴者深而有以發其性情自得之樂也
噫古人所以為修已教人之具而後世罕能發明其義
專求於聲則末矣故為舉其重者而序之
  左長玉制義序
吾土山川之秀異傑出者無逾于城之東鄉白雲浮渡
諸峯極巗泉洞壑之竒盡烟雲林木之態顧以僻逺
城郭轍跡其間者或鮮少焉左子長玉讀書于白雲
之隈慿臨大江俯瞰湖澤近攬諸巗壑置于几案之側
[041-13a]
發為文章思深而致逺旨隽而氣醇吐納風流卓然㟁
秀盖有得於山川磅礴之氣而抒寫其胸臆故與時流
齪齪牖下者絶殊也忠毅公樹大節於海内尤精於人
倫之鑒其賞識多竒中至今朝廊藝林所稱述必曰浮
丘先生長玉為忠毅公從孫承藉家學素苦食貧獨
抱一編研錬揣摩于煙雲曠邈之際初則落落難合果
一出而豋賢書懸其所作于國門洵可以鼓單寒讀書
之氣而為後來者勸也長玉既力學意彌冲然自下夙
[041-13b]
昔以文章寄京師請業于予早决其必售而竊幸予言
之不謬今天益厚長玉俾其為六月之息從此肆力於
古學博其識裕其氣拓其才盡發山川之靈振起先賢
之緒當不僅為制義之名世云爾也于其文稿之刻而
書數語于簡端焉
  百石圗序
天地清竒之氣露洩于両間瑰異磊落而難于名状者
盖莫如石二華之雄峙崪峍蓮蕚仙掌秀出天半灔
[041-14a]
澦之巉巗磅礴奔流激湍富春之壁立幽峭匡廬之飛
泉萬仞武夷之蜿蜒九曲以至飛來峯之玲瓏虎丘山
之平曠凡著盛名於天壌者㒺非石也故山戴石而㠝
岏水激石而瀠洄林木䕃石而秀潤髙之則數尋盈丈
號稱石林米顚之所拜也小之則一拳半握峰巒畢具
出入懐袖東坡之所寳而愛也無論鬱林洞庭泗濵崑
阜而其含蓄天地清竒之氣則一也可齋賈公以其胸
中清竒之氣畫而為百石標新領異變幻莫窮或正或
[041-14b]
側或平或鋭或立或卧或以髪濡墨而為之或染花草
而為之或舒毫而直寫或經營而後出無不盡態極妍
百幅無一相類其筆力腕力直與造化相侔然後天地
以之洩其竒于両間者賈公収其竒于尺幅之中寧不
足以焜燿古今上掩前哲哉公與予交最乆性篤嗜筆
墨樂與髙人名士㳺政事之暇偶寓意寫生筆法不肯
𠞰襲前人而獨探其奥盖一事不苟者如此想見公退
食之時焚香清晝縱筆所如不過自寫其貞介直方之
[041-15a]
㮣虚明峻潔之操竒懐逸趣奔㑹腕指掀髯一笑楮墨
淋漓而石成矣則是圗也公之性情器識見于此矣敏
妙本於性靈而寓之于石又隨筆綴以詩歌箴銘真行
間作吐納風流揚扢騷雅則是圗也公之文章見于此矣
古人云為政心間物自間公長才碩抱治民有經四境
肅如品物成遂以卓異報績故能以其暇裕㳺戲翰墨
則是圗也公之政事亦見于此矣即小可以觀大即㣲
可以知鉅故樂為公稱道而賛述之古人以石為雲根
[041-15b]
故云泰山之雲觸石而雨徧天下以此為霖為雨霑洒
秦楚之民皆于是乎在又不獨几席之玩而已也昔東
坡亦官于黃枯木竹石至今片紙珍如拱璧况公以百
幅後先輝映傳之異時予言亦託以不朽矣
封大夫人李年伯母夀序
今上御極之二十一年嵗在壬戌春王正月海内新奏
底定炎荒絶徼㒺不臣服
朝廷方布渙汗之德音沛休養之大澤士大夫數年來
[041-16a]
夙夜勞勩之心得以少自慰釋相樂昇平且當温律融
和萬類熙皥凡為人子者咸思以康體之爵舉福嘏
以祝其親以仰副
聖天子養耆老禮髙年之心甚盛事也學士厚菴先
生之母太夫人新被
綸封紫泥焜燿設帨佳辰適當嵗首同官于
朝者咸以為榮舉觴相賀英與厚菴曾同讀中秘書共
朝夕起居者三年聞太夫人之賢至稔且詳故敢不辭
[041-16b]
固陋而質言之夫文學侍從之臣旅進闕廷珥筆鳴玉
以文章受知者常也至遭遇之竒鮮有如厚菴者厚菴
請告定省絶處閩嶠當祲氛鼎沸之時獨能抱孤忠抒
密畫間道上書報
天子出竒制勝殄滅寇賊以一書生緩帶戎馬間犒將
士峙芻茭練義勇指形勢俾克成厥功為
當宁所嘉歎為海内所傳頌為舉朝所具聸為文章制
科之士所藉以為羙談可謂竒矣然是時厚菴奉両大
[041-17a]
人家居入禀庭訓出而指麾不必如温嶠之絶裾而能
成折衝之功于鄉里之間者則尢竒也且又聞之閩故
多寇
國朝定鼎以來海氛未息伏莽時聞沿及藩變鮮有寧

封大夫前後捍禦其疆厚菴克全大節皆太夫人内佐
之脱簮指廪衣食其貧窶惠施其族黨何有何無黽
勉不怠以聨絡腹心指臂之勢數十年來劬勞艱瘁不
[041-17b]
可殫述也人第知太夫人此日迎養京華疊膺
命服子孫羅侍賔客歌頌為人倫之榮而抑知烽燹海
嶠之中室家飄摇之日所以佐其夫若子者荼苦有如
是哉抑又聞之太夫人事舅姑極誠孝處姻婭妯娌以
和敬為常訓誨諸子既勤且篤母儀女徳無弗醇備夫
坤厚載物而百昌茂遂積之者厚則享之者𢎞厚菴昆
季光大未艾固其宜也昔張齊賢在中書門下母以八
齡封晉國太夫人太宗手勅褒羙懽動都下厚菴之受
[041-18a]

天子不異古人太夫人之徳福後先輝映洊登期頤載
諸史冊不獨家之禎抑亦國之瑞矣
  侍讀繆念齋同夫人七十䨇夀序
盖聞國家當全盛之日徳化旁流風教洋溢重熙累洽
賢豪蔚興類必有文學侍從之臣樂恬退而尚闇修
託跡丘樊放情林壑以著作為事功以風義為坊表以
砥行礪節為報稱之具以講徳論學為人倫之鑑俾世
[041-18b]
人之仰慕其風者邈乎其不可即夐乎其不可攀躋故
能使躁者平競者愧頑者廉懦者立其足以助流朝廷
敦龎淳羙之化未嘗不與在廷之亮工熙載者同有
功于斯世斯民也在漸之上九曰鴻漸於逵其羽可用
為儀夫鴻飛在㝠㝠之中而羽可為儀則其裨益乎
文明之治夫豈無其效哉居今日而求斯人于海内則
吾同年繆念齋先生其人也先生於
今上御極之六年
[041-19a]
廷對擢為第一授官翰林即請歸養前後在館職不踰
數年中間皆退居于呉門始則承両尊人歡繼則閉戸
治經學澡躬束行味道自腴所著詩古文詞沐浴涵
泳于昌黎南豐而自成一家之言屏跡䨇泉草堂時
往來靈巖震澤間絶不以顔色示當事端静直方簡
易誠慤吳人咸重之曩時有大吏入
覲首以先生讀書立品為對予聞之而喜慰己巳春
聖天子省方至吳㑹予忝扈從爾時先生朝服率両
[041-19b]
公子迎於里門
天語賜問知為舊時侍從臣為之霽容予見先生氣體
充盛齒髮不衰更為之喜慰今先生年且七十矣身愈
退而徳愈進迹益逺而名益髙深山大澤惟恃有拱璧
夜光潛藏其間而後光芒騰達以上翼雲漢日星之彩
先生之在今日殆如是哉丁未嵗
今上首親政先生亦冠弁南宫三十餘年以來
聖天子勵精于上而成一代熙平之化先生亦潜修於
[041-20a]
家行成名立而享福祐夀考之盛雲龍風虎之竒又豈
獨在堂陛間哉元配顧夫人孝淑恭懿閫徳咸備治家
謹肅皆有法度逮下慈惠中外無間言先生之髙夫人
實有以成之長先生一年閨門之内白首相莊福祉可
謂盛矣婿宋子義存官比部郎謀進先生與夫人介夀
之觴以予相知最深屬為文以侑之予不敏因舉數十
年來胸臆中語欲以告先生者而述其大略以當祝釐
並系之以詩曰植身如喬松蒼翠色不渝龎鴻比山嶽
[041-20b]
福慶良有孚再登䨇泉堂庭樹正榮敷携手看雛鳯的
爍䨇明珠言過分雲亭烟霞瞰南湖老梅塞巷陌古桂
橫路衢快哉鹿門翁舉案多歡娱待我林屋山相将
問蓬壺
  大中丞安溪李厚菴先生夀序
粤稽自昔畿甸之難治也左馮翼而右扶風地在三輔
之間其中吏道淳良為風紀之本四方之所則效况且
世家大族壌土相錯阡陌駢連屯莊雜仍强梗慿臨姦
[041-21a]
究戢處盖地大者物之所託勢重者力之所聚于以撫
綏有方而安戢善良也豈不戞戞乎其難之開府者百
職司羣僚之長襟帶數千里外幅&KR0695而内民社求其澄
叙官方肅清行伍俾武克固圉而文能奉職各安其所
以無覆餗隕越之患則最難此吏道之所以罕適於
治而為古今之所希覯者也自吾李公為政敦尚大體
力崇簡要本經學以為政術法古則以治今兹盖廉以
潔已清以涖物而于下吏絲粟毫髪之物一無所取于
[041-21b]
官敝衣蔬食處之晏如而其馭下也一切苟且之事皆
不欲就其廉察官聨之道則必以吏治民生為事以愷
悌慈仁為本以精明亷幹為務而無取乎粉飾文譽炫
焕才名以塗飭一時之耳目是以從風者皆應之如響
其于民也務幹止善安養以興農田治水利為急務以
敦孝弟崇儉譲為盛事良善者存苦窳者去一時之
人情咸鼓舞樂生以觀其徳化之成公之識尤能通奨
善類推與好賢其于人材也皆務舉所知
[041-22a]
聖天子朗徹萬類洞開重門而每以公之言為正擇善
令登赤縣者多公所舉人而公自視則欿然也是以謙
冲善物屢被
恩綸如黼衣章服之華
御書夙志澄清之褒榮施重疊皆公之裕于中者素而
被之者有殊榮也京都地接九河水所至多澤國平原
千里忽為淤沮
聖天子憫民困為築堤以捍禦之嵗縻費數十萬以施
[041-22b]
惠于民公督理察視相其髙下而胥度之奔走河堤殆
如下吏勤劬况瘁卒使治蕪萊為墾闢安閭閻富田
作者嵗獲有秋以仰副我
聖天子惠元元愛百姓之至意豈不誠為鋐且鉅哉今
者嘉禾溢畆芝草生於庭闥以彰我公享大年毓景祐
之瑞兹秋為公介夀之辰賢大夫謀所以祝公夀而乞
言于予余竊謂詩之言夀者屢矣而其言曰躋公堂
而稱兕觥繼之以介夀則繋之于豳風七月篇毋乃詩
[041-23a]
言農桑之業興則根本之計固公之所經營者皆農桑
之事亦可即公之事以夀公不亦可質言之而無所附
屬寄託益以有耀也夫
 
 
 
 
 
[041-23b]
 
 
 
 
 
 
 
 文端集巻四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