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f0026 于清端政書-清-于成龍 (master)


[006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于清端政書巻六
           兩江總督于成龍撰
 兩江書
  優陞謝 恩疏
康熈二十一年二月初六日准吏部咨開文選清吏司
案呈奉本部送吏科抄岀本部題前事内開該臣等查
得于成龍係見任直𨽻巡撫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江
[006-1b]
南江西原設總督一員管理今將于成龍照例陞為兵
部右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總督江南江西等處
地方軍務兼理糧餉操江仍帶紀録三次於新任康熈
二十一年正月二十七日奉
㫖于成龍清亷素著著優加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
都御史總督江南江西等處地方軍務兼理糧餉操江
寫勅與他餘依議欽此欽遵抄出到部送司相應行咨
案呈到部移咨到臣准此竊臣寒微謭劣猥䝉
[006-2a]
皇上知遇授以直𨽻巡撫莅任一年有餘愧無寸長足

皇上不以臣庸鄙溺職復授以江南總督鉅任臣方慮
智力短淺時凜覆餗之懼乃又荷
殊恩令臣兼理江西督務撫心自問臣有何能而當此
兩江之重寄耶今邀
皇上不次優典加臣以兵部尚書職銜臣驚聞
成命不覺汗流浹背雖
[006-2b]
皇上之寵眷日隆而微臣之愧悚日甚惟有益加黽勉
竭盡駑駘仰報
髙厚於萬一耳除臣䖍設香案望
闕叩頭外臣謹具本恭謝
  請暫停江蘇舉劾疏
竊照文職官員定例二年舉劾所以澄叙官方鼓舞人
材甚
盛典也然必舉果循良則舉者知榮而未舉者知勵亦
[006-3a]
必劾果貪墨則劾者知悔而未劾者知畏將舉不虚舉
劾不虚劾而
朝廷勸懲之典以立今康熈二十一年又值二年屆期
安徽所屬臣已恪遵成憲採訪得實照例舉行在案至
於江蘓一帶大小屬員臣虚衷體訪亦亷得其概然有
立身在名節之際而行事未必盡孚于民隠有行已在
清濁之間而舉動未必盡攖乎民怒葢賢非循卓之尤
貪非汚墨之甚恐舉之劾之不足以為未舉未劾者愧
[006-3b]
勵安敢率為入
告臣請今次舉劾似宜暫停官之賢者臣奬進誘掖徐
觀厥成果其清操自矢初終不易臣自特疏
題薦官之不盡賢者臣仰體
皇上寛大之仁提命教誡以期自新萬一怙惡不悛臣
亦不時糾叅不敢稍為姑容庻激勸不爽而於澄叙官
方鼔舞人材或少有裨益矣
  請豁民欠漕項疏
[006-4a]
臣猥以菲材荷䝉
皇上特簡總制兩江當蒞任之初披閲臣署案牘恭誦
康熈二十年十二月二十日
恩詔内開康熈十七年以前民欠錢糧税銀及帶徵錢
糧該督撫查明保題到日豁免欽此臣伏讀之頃不勝
感誦
皇上加惠元元之至意即古之湯文無以過也雖經署
督臣徐國相謄黄頒行苐恐不肖官役仍敢違悖朦徵
[006-4b]
臣隨大書告示分檄各司道通行曉諭并咨移江安二
撫臣會核民欠冊結具疏
題蠲去後乃於康熈二十一年六月十一日總漕臣邵
甘准户部咨為察核通庫等事康熈十七年以前未完
漕項錢糧一案查
詔款内開所關河漕一應情罪俱不赦免相應仍咨總
漕將此項錢糧速行徵完如有不完將經管各官題㕘
等因是部覆綦嚴追呼之令又將遍告閭左臣痌瘝在
[006-5a]
抱輾轉思維竊謂
恩詔内河漕情罪俱不在
恩免者似指有悞河道漕運情罪處分文武臣而言原
未云民欠漕項錢糧亦不
赦免也且備查康熈十年欽奉
恩詔豁免康熈六年以前民欠而江南省漕項錢糧實
在已奉豁免數内又康熈十八年欽奉
上諭停徵康熈九年以前民欠幷康熈十八年奉
[006-5b]
㫖豁免康熈十二年以前民欠凡漕項銀米莫不開入
民欠内一例蠲停今康熈二十年欽奉
恩詔豁免康熈十七年以前民欠及帶徵錢糧
天語相同並未指出漕項錢糧不准豁免字様是
皇恩浩蕩誠如天地覆載無不包容而部臣拘於另條
河漕情罪俱不赦免之
詔款復令追徵臣思畎畝小民任土作貢按畝輸將辦
折者曰條銀辦本者曰倉米總皆出於地丁一條編徵
[006-6a]
從未另有一辦漕之田畝以故窮簷蔀屋凡有逋欠者
一聞
恩豁莫不舉手加額載道歡呼如釋重負不謂
詔下數月之後又有漕項不准
赦免之行復將則壤計丁分别追比竊恐小民愚昧未
易諳此規條保無有不肖官胥乘機弊混竟將起存之
民欠亦藉稱漕項朦徵紛擾大負我
皇上蠲恤之深仁者乎江南賦税甲於天下自兵興而
[006-6b]
後轉輸邊餉撥協軍供不下二三千萬之多今遺此舊
項欠籍通盤合計不過尾數即有漕項之名又多係折
色減存實非運北漕糈可比是催徵徒詘於民力蠲免
無損於
天庾矧當四海昇平亟應休養財賦之源上培
國本伏祈我
皇上垂鑒東南民力凋敝已深
特沛恩綸一體蠲豁俾億萬窮黎仰沐
[006-7a]
堯天舜日歡聲雷動歌誦
聖德於億萬年勿替矣除一面查取民欠細數冊結候
㫖遵行外臣謹㑹同總漕督臣邵甘江寜撫臣余國柱
安徽撫臣徐國相合詞具題
  請補江寧知府疏
看得江寧知府一官不獨為八邑之表帥而實為通省
之領袖臣奉
命初到江南一切有關官民事務尚未周悉正須守才
[006-7b]
兼備之員以補佐臣之不逮到任以來目覩江寧知府
陳龍巖老成持重亷潔自矢且其料理各項錢榖應付
過往官兵尤徵肆應之才臣深幸其得一良吏可以收
臂指之效而表式乎羣寮不意於康熈二十一年六月
十九日未時病故臣聞報如失左右手竊念
朝廷儲養人材固不乏才德兼優之儔但吏部銓選原
有定例今該府員缺部臣自必循資按格掣籖推補誠
恐所推者操守有餘而才幹不足或才幹可觀而操守
[006-8a]
難慿以之經理重地難免覆餗之虞必得才守兼全如
臣任直隷巡撫所薦通州知州于成龍覇州州判衛旣
齊區畫一切事務庶可政修事舉勝任而愉快相應仰

皇上俯念江寧知府一官關係最重不拘銓選常例
勅部立速揀選或命廷臣會推清操久著幹練成效者星
馳赴任俾臣專心倚任地方幸甚微臣幸甚
  留徽六太三營官兵疏
[006-8b]
看得康熈十三年饒逆變亂以後所在煽動前督臣阿
席熈於要地之綢繆務早等事案内將江寧將軍下各
營閒甲兵糧一千名以六百名補入徽州營以四百名
補入六安營俱裁去叅將改設副將又太湖一營前任
江寧撫臣馬祜為汛廣難以綜理等事添設右軍守備
一員專管江南汛地俱各奉有
俞㫖欽遵在案今康熈二十年十二月二十日恭逢
恩詔款開軍興以來添設緑旗官兵應行裁汰者該督
[006-9a]
撫提鎭詳查題請裁汰欽此當經前督臣移㑹撫提諸
臣幷行徽州六安太湖三營酌議裁汰去後據徽州營
副將姚𢎞信六安營副將周于仁太湖營遊擊李鳯翔
等請將原補官兵仍舊畱用並准安徽撫臣咨覆相同
臣查徽郡東聨德平樂興西接浮梁倒河匝處萬山之
中層巒疊嶂最為奸宄出沒之所臣檢閱舊案如逆賊
王跳鬼及饒逆侵犯之時悉因三省連界汛廣兵單不
敷防禦以致小醜陸梁此前督臣所以改設副將添佈
[006-9b]
重兵彈壓也又六安一汛綿亘數千餘里與湖廣黄麻
等處相接實為江南西陲重地臣前任黄州府時剿撫
東山逆孽何士榮等厯覩江廣形勢但見英霍二處山
深谷邃伏莽堪虞非安設重兵不足以捍此巖疆前督
臣早已見及此也今二處官兵佈置周密地方稍稱平
静正宜安愈圖安綢繆未雨若拘於軍興以後添設之
名而裁此險汛之兵將臣恐不軌之徒伺隙思逞彼時
再議増兵安輯而地方已不勝其驚擾矣臣謂徽六兩
[006-10a]
營官兵斷斷難以議裁伏查部文與
恩詔内議裁官兵似指有事省分題設重鎭而言至於
徽六兩營原從地方險隘起見且千名之兵又係通省
各營閒甲較於他省額外添設者不同若夫太湖一汛
臣自閩地赴任直省經由其間湖面廣濶一望無際港
㲼叢雜素為盜藪該營添設右軍守備一員耑司江南
汛地誠為營制起見更難與軍興後所添官兵一概而
論臣以事關封疆重務不敢膠執己見隨又備商昭武
[006-10b]
將軍等議覆僉同是以謬陳臆議將前項官兵照舊畱
用臣非不知裁兵即以節餉然為地方計久逺則亦不
得為
朝廷惜金錢又何況三營所增之俸餉尚有額内應給
之原款乎相應仰懇
皇上俯念徽州六安太湖三營皆係山澤險汛續補官
兵准其照舊留用永垂經制其有益地方誠非淺鮮也
  補撫標額兵疏
[006-11a]
看得江寧安徽二撫標原添設官兵二千五百名經部
臣會議留為經制將督提鎮協各營内老弱裁汰以足
其數奉有
俞㫖移咨到臣臣隨移行欽遵去後兹准提臣楊㨗咨
稱江南地方廣濶外有江海内有叢山無險不備各營
額兵節經裁減處處兵單萬難再裁議將徽六二營所
裁續添兵丁一千名抵補尚不敷一千五百名再於通
省内地各營裁汰等因臣思裁補撫標兵缺雖部議於
[006-11b]
督提等標汰除然未有不量其汛地之險易而槩行裁
汰者今查江南幅&KR0695遼濶水陸兼防在在需兵而沿江
沿海為尤甚如崇明雲臺俱各孤懸海中金山柘林青
村南滙川沙吳淞黄浦又皆逼近海面京口一鎮跨江
設險咽喉要津且有漕白糧艘經由若夫泰州一營兼
轄興掘二汛民竈雜處地極其廣而兵僅三百四十餘
名是以上各營急需多兵彈壓均不便議裁此外内地
額兵共計止有三萬五千七百九十餘名而議裁二千
[006-12a]
五百名所裁過多則營伍空虚汛守鮮不廢弛是撫標
兵缺雖取足於腹裏各營而汛廣兵單又不可不豫為
之所此提臣徽六二營裁兵撥補之議為有見也葢徽
六二營新裁兵一千名原係通省閒甲今以各營閒甲
而仍抵各營之裁汰祗以增足五萬五千之額原非另
外添設即
朝廷多此千兵糧餉非與國帑有虧而各營多此千兵
汛守則與地方有益相應仰請
[006-12b]
皇上允臣所請將徽六二營新裁兵丁一千名即抵撫
標之數其餘一千五百名容臣於内地各營通融分𣲖
陸續裁汰可也臣謹㑹同具題
  請寛裁兵疏
看得江省袁臨地方奉
㫖抽兵防守一案臣准部文隨移會江西撫提二臣定
議去後准撫臣咨覆議於袁鎮奉裁兵内挑選四百名
共足袁營兵一千二百名以資防禦臣查袁鎮標兵即
[006-13a]
在各省保泰一案二年裁汰之數今所添四百名則係
新增而非額内抽撥且逆氛煽亂之後營兵多寡皆係
隨時佈置今地方平靖又須從長計議相險設防以為
經乆之計隨又備咨商酌去後兹准撫臣佟某行據布
政司張所志詳議咨覆前來臣查江右營制康熈十一
年前督臣麻勒吉題明設兵二萬八千八百二十九名
迨康熈十三年逆氛猖獗之後各營續添官兵共三萬
三千餘名逾於定額之數前䝉
[006-13b]
皇上寛以二年消除則通省營制仍應照前督臣已定
之數為準其袁臨與撫標應添撥兵共一千八百五十
名即於此二萬八千八百二十九名之内酌量汛地險
易通融抽撥以成一定之制如袁臨地方關係緊要向
設兵八百名今議增兵四百名查饒州九江地處腹裏
尚可裒其有餘以補袁營之不足應於饒州營抽兵六
十名九江營抽兵三百四十名共兵四百名以足袁營
兵一千二百名之額又撫標應設兵一千五百名内本
[006-14a]
標向有䕶衛兵五十名今應抽撥兵一千四百五十名查
南瑞鎮標南昌城守水師九江南湖水師撫建饒等營雖
無多兵可撥然皆屬平易内地較與銅鼔南贑等各營水
陸要汎不同應於南瑞鎮標裁兵七百五十五名南昌城
守營裁兵一百二十八名南昌水師營裁兵一百二十八
名建昌營裁兵一百九十名南湖水師營裁兵一百六十
五名饒州營裁兵八十四名共裁兵一千四百五十名合
以撫標原額䕶衞兵五十名以足兵一千五百名此則袁
[006-14b]
臨與撫標應添應撥之兵數也至於撫建二屬既裁去提
鎮今應如前督臣原定經制仍復撫州建昌二營此外各
營官兵數目均循其舊惟廣信地方界隣浙閩深山邃谷
允為險隘該營原止設兵五百八十名不敷防禦今宜稍
為更定議増兵一百五十六名共兵七百三十六名查
撫州居南建兩府之中實為腹裏平易之地該營原設
兵七百八十名尚可議裁兵一百五十六名添入廣信
防守此則舊額與要地應復應更之兵數也營制既定
[006-15a]
所有續添官兵統於二年之内消除全完以遵成議再
查裁兵之成議等事一案江西未經裁完官兵部議仍
照康熈七年會議之數限一年内裁足臣思江西自十
三年以後續添之兵三萬三千餘名過於原額現在紛
紛裁汰若再將額内之兵同時并裁未免艱於安插以
臣愚見似宜先將續添各兵儘於二年内消除俟裁完
之後容臣量度時勢再照康熈七年會議定數斟酌汰
除足額庶目前安插之兵免於壅滯而裁汰之數得有
[006-15b]
分别也其各營有應復官弁及管轄汛地
勅書關防各項事宜俟部覆
命下之日臣另行查明具題外謹合詞宻

  再陳請蠲漕欠疏
竊照康熈十七年以前民欠及帶徵錢糧恭逢康熈二
十年十二月二十日
恩詔渙頒令督撫查明保題豁免是不拘何項錢糧凡
[006-16a]
屬拖欠在民者悉得概邀
恩豁天下臣民莫不翕然稱慶而江南窮黎被澤尤深
祗縁總漕督臣邵甘以二十年帶徵十四年漕項咨部
請示葢從帶徵之官不應仍受參罰而言而部臣謂所
闗河漕情罪俱不赦免令將漕項錢糧速行催完則因
處分之情罪而倂將民欠之漕項一倂不赦矣臣恭繹
恩詔款開止云民欠及帶徵錢糧督撫查明保題豁免
原未開除漕項錢糧不在赦免也且百姓按畝輸賦無
[006-16b]
論或本或折俱係一條鞭徵其辦納漕項者並非另有
一等地畆即拖欠漕項者亦非另有一等小民似赦則
俱赦不應因漕項之情罪而牽纒累及漕項錢糧以

皇上浩蕩洪恩伏讀
恩詔款開一河道漕運闗係重大一應情罪俱不赦免
此款為慎重河漕起見然既指明情罪二字似因侵盜
河漕庫帑與工程未固漕運違悞者特行摘出與民欠
[006-17a]
漕項錢糧原不相涉案查康熈十一年為災邑又被等
事彚報各屬等事彚報淮揚等事户部覆前江寧撫臣
馬祜各疏康熈十一年被災起存漕糧漕項及康熈十
年漕糧漕項俱准照數全免是因十一年之被災而并
帶徵之漕項一例豁免矣又查康熈十八年為備陳舊
欠無徵等事前江寧撫臣慕天顔請將康熈十年十一
年十二年民屯地丁并漕項未完銀米概賜蠲豁奉有
俞㫖允行而漕項又䝉豁免矣何况康熈二十年
[006-17b]
皇恩肆赦普天同慶反將無徵漕項令窮簷赤子復受
追呼之苦乎臣謂康熈十七年以前一切民欠漕項錢
糧悉應一概蠲免在
朝廷不過去此無徵之虚數而窮民即得共邀免比之
實惠庶與
恩赦款例相符相應仰請
皇上俯念漕項錢糧即在民欠地丁之内准援往例
恩賜全蠲俾江南萬姓仰沾
[006-18a]
聖澤歡聲雷動其樂利誠非淺鮮也
  題留鎮江知府疏
竊照京口濱江負海地處衝要又當閩浙孔道素稱繁
劇且為旗營駐防之所軍民雜處豪暴間出非偏僻旁
郡可比臣駐劄省會撫臣亦相距稍遠耳目或有難周
所頼道府彈壓整頓良非淺鮮况知府為親民之官戢
兵以安民倚藉尤切臣自到任以來凡要地郡守之淑
慝尤必加意體訪目覩鎮江府知府高龍光守絶一塵
[006-18b]
才長肆應革除耗羨屏絶餽遺真以實心而行實政他
如綏靖地方審理逃務調劑得宜旗民允服無忝表帥
允稱理繁之任似此才守兼優之員正可砥礪官方方
欺久任奏效乃因康熈十九年分漕船開兊違限案内
部議降級調用奉
㫖依議欽遵在案是龍光以遲悞漕船降調自應遵奉
解任臣又何容凟
奏但臣䝉
[006-19a]
皇上委畀兩江重寄夙夜殫心全藉羣策効力相助為
理且鎮江與省會接壤勢如臂指旗民錯雜治理為難
于以保障而調劑之非如龍光其人者慮難仔肩而稱
職也伏查定例被降之官果係清亷愛民良吏許該督
撫題請留任等語又查康熈二十一年二月内安徽撫
臣徐國相為請
㫖事題留太湖縣知縣章時化一疏吏部援引廣東撫
臣金儁題留肇慶府降調知府張京鍷部覆准其留任
[006-19b]
之例將時化覆准留任在案今龍光才守兼優臣知之
最稔實係清亷愛民良吏既與保題之例相符又與部
覆所述張京鍷留任之處相合况龍光陞授今職之時
原奉
特㫖補授則其才守久在
睿鑒中臣從地方起見為
朝廷惜此人才不敢緘嘿仰懇
皇上施使過之仁允臣所請
[006-20a]
勅部議覆將龍光帶所降之級仍留原任俾得展布所
長以竟其用臣得以倚為車輔則劇郡得人而叢脞無
憂矣
  特薦江蘇藩司疏
竊惟論人授官固當就才之短長以分繁簡若就官論
人又當按地之繁簡以定髙下江南賦重役繁民生凋
敝兼以水旱頻仍供億四出官斯土者長才欲黽勉而
回頭無進步之階短才困積逋而束手鮮周身之策案
[006-20b]
牘日見紛紜催科日見繁苦求其痛自鞭策志期上達
者屈指不一二見也臣等荷䝉
簡命督撫呉中入境受事親見其難朝乾夕惕茹蘖飲
氷上以期答
朝廷委用之重下以期慰生民樂業之望細事必出於
躬親勺水必凛於夙夜舉凡屬吏公事進見多方訓誨
隨事禁飭嚴其守又察其所守之真偽勤其政又訪其
敷政之寛嚴莫不爭相濯磨矢心釐剔未幾而以盜案
[006-21a]
降級者見告矣未幾而以逋欠落職者見告矣未幾而
以違限處分者見告矣在
朝廷乃不得不處之定例在各官亦不能自逃之罪案
故自郡守以及有司問其官則席不暇煖問其職則整
頓無心勢使然也即今
大計之典正以周官考績之法伸
國家彰癉之權所關誠非渺小而守令各官無一堪膺
斯選豈皆妄自菲薄甘居庸劣乎地實限之耳况藩司
[006-21b]
為錢糧總滙數百萬之賦稅於此考成本省外省之兵
餉於此徵解大小屬員之賢否於此表率以至民生之
疾苦水旱之災傷於此嚴稽核而頼賑恤其繁苦百倍
於郡縣其責任亦百倍於郡縣苟非才能肆應氣堪百
折鮮不朝受命而夕僨轅矣如江蘇布政使丁思孔厯
任既乆㕘罰固多既不敢違例以入卓異之列又不敢
拘例以蹈蔽賢之愆臣等為地方人才起見敢合詞特
舉其政蹟班班敬為
[006-22a]
皇上陳之外省之協餉江省最多此則刻不容緩者本
官自到任迄今解過協餉一千三百餘萬從無片刻遲
悞京口駐防豆草糧餉皆尅期解給即遇災荒之嵗亦
必設法接濟此其實蹟之見於軍餉者也用兵以來江
省前後奉造塢沙二船二百餘隻本官催辦工料竭蹷
恐後閩楚江西馬匹弓箭及駐防䝉古甲兵衣帽等項
捐助製備不以絲毫累民此其實蹟之見於軍需者也
蘇郡為閩浙咽喉軍旅徃來更换船隻連年絡繹不絶
[006-22b]
本官措置供應親自儹辦住宿河干不辭勞勩此其實
蹟之見於軍行者也清隠地勸開墾共計陞科壹萬餘
頃而公私稱便又清増雜稅及補徵田房稅銀貳萬兩
此其實蹟之見於公帑者也各屬起解錢糧親自經収
不假手於吏胥批迴隨投隨掣又飭行各屬徵收里民
自封投櫃禁止火耗如遇災祲則量行緩徵使民力稍
裕而糧餉不匱此其實蹟之見於催科者也捐修蘇州
府學等處使寒生讀書其中資以膏火觀風所抜士於
[006-23a]
丁巳戊午辛酉三科中式甚衆又設立鄉約宣講
上諭十六條及申明六諭家喻戸曉此其實蹟之見於
文學教化者也飭行各屬設立育嬰堂以育遺嬰幷施
棺以資掩埋發藥以救瘟疫此其實蹟之見於濟人者
也至於居脂膏之位而不以賄聞處奢華之地而不以
侈著公私絶其請託出入嚴其關防尤其介性貞操矯
然特立者矣乃以㕘罰糾纒無由振抜不惟本官之淹
蹇任事灰心凡勞吏之聞風亦皆短氣既不足以彰
[006-23b]
聖明使過之仁又非臣等以人事君之義查前任撫臣
慕天顔曽以上海縣知縣任辰旦常熟縣知縣林象祖
俱有積逋未清特疏薦達業荷
皇上特允行取得備掖垣之選候補清華之列今思孔
之繁與難視二臣何止百倍耶倘臣等隠忍而漫為姑
置蔽賢之過與徇私等臣之所不敢出也臣等非不知
藩司為錢榖之府思孔為詿誤之身特疏為出尋常之
外不能不起人形似之議然而臣等之可自信者心也
[006-24a]
所以報
皇上者心也况臣等深荷
皇上格外之知不敢蹈知而不舉之罪且思孔行已入
覲輦下仰祈
皇上親賜諮訪其人之才能賢否難逃
睿照如果臣等所舉不謬伏乞
皇上破格擢用則立賢之典可以度越千古且使凡為
臣子者皆感激思奮以希
[006-24b]
特達之遇其於吏治民生未必無小補也臣謹㑹同江
寧撫臣余國柱合詞具題
  乞休疏
准吏部咨開云云奉
㫖于成龍從寛留任餘依議欽此欽遵備咨到臣准此
臣捧讀
溫綸感媿彌深隨恭設香案望
闕叩頭謝
[006-25a]
恩訖竊臣以庸材謬膺督寄年老疎陋一嵗之内兩䝉
聖慈寛留是臣之愚忱為我
皇上洞鑒臣安敢不期竭駑劣盡此餘生以仰報
天高地厚於萬一然
皇上之宥臣將謂臣之精力尚堪振刷以期效於將來
也伏念江南財賦重地事務殷繁而又加以江西兵燹
之餘尤宜調劑是非年富力強者難副其任今海宇蕩
平民物熈恬我
[006-25b]
皇上勵精圖治日昃不遑恆惓惓以吏治民生為念每
盥讀
聖諭跼蹐不安臣勉力拮据思所以副我
皇上安愈圖安之意無奈兩目久昏兩耳不聰自去秋
染瘧之後復得怔忡之症毎辦事午夜心胸驚悸輒不
能寐焦思愈集則精神愈憊精神既竭則事務糊塗勢
所必然臣勉勵之念雖切而艱大之任自揣萬不能勝
是臣無禆兩江之治化實負期望之
[006-26a]
聖心將來再有貽悞縱
睿慈曲加矜全臣有覥面目尸位素餐將何以砥礪寮
屬統馭士民耶伏乞
皇上俯念地方重大鑒臣老邁不堪供職
特賜休致臣沐
皇恩有生難報惟願生生世世圖効犬馬而已臣謹具
奏恭候
睿鑒施行
[006-26b]
 
 
 
 
 
 
 
 于清端政書巻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