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f0010 牧齋初學集-淸- (master)


[098-1a]
牧齋初學集卷第九十八
  外制八
    河南按察司按察使盧維屛授通議
    大夫
制曰國家設按察之官謂之外臺所以廉察所
部而提振綱領也及其弊也視日月以叙進而
彫敝滋多急亭傳以觀政而奔趨求譽有司益
用不職民生無所告愬夫法不擇官官必奉法
而况于以法爲官者乎此予之憂也具官某起
自循吏擢爲淸郎皆有賢聲溢于官次叅藩睢
[098-1b]
陳蒐兵獮盜三年有成乃晉憲職爾自筮仕以
還皆用隨牒平進可謂不汲汲矣今玆頒布詔
條澄淸郡邑春生秋殺壹以案肅凋敝爲事朕
甚嘉焉若爾者斯可謂之執法之官矣玆以覃
恩授具階爾所部包舉河雒周先正之所保釐
也畢命曰商俗靡靡利口惟賢今監司項背相
望靡靡之餘風自上下焉爾其益肅明風績予
將祗命爾以畢公之事爾其念哉
    妻潘氏加封淑人
制曰詩稱婦道曰無非無儀婦人之非與儀不
[098-2a]
可得而見也觀于其夫則知之矣具官某妻封
孺人某氏靜好有閑柔嘉維則膏火著勤于茅
屋辟績不閒于官舎爾之夫有羔羊之直勵秋
鷹之威而爾之内德亦茂著焉玆加封爲淑人
女德不外見以爾爲師則亦何患乎無聞也哉
    祖現贈中大夫河南按察司按察使
制曰詩稱陶唐氏之民思深憂遠儉而用禮今
其遺敎猶有存者盧某乃具官某之祖父孝悌
力田仁心爲質當其稅衣南畝攻苦食淡斯固
晉民儉陋之風至于發粟焚劵慨然市義則深
[098-2b]
思之君子或未逮焉惟此良士詒厥孫謀職思
其居脩我臬事斯爾之遺敎也是用贈具階官
於戲爾服玆休命所以相爾孫于㝠㝠者豈有
窮哉
    祖母張氏贈淑人
制曰咏唐風者又取葛生蓋以其女子潔明專
壹有思深用禮之風不獨其君子然也某氏乃
具官某之祖母裙布操作壺漿饁耕相其夫以
力田勸其夫以種德於乎其斯以爲唐風之女
子乎玆特贈爲淑人葛生之蒙蔓也椒聊之蕃
[098-3a]
衍盈升也詩可以觀豈獨一家之盛而巳
    父文科先封文林郞直隷寧國府宣
    城縣知縣加贈通議大夫河南按察
    司按察使
制曰爲吾執憲之臣風績茂著者必褒顯其先
人非徒昭吾霈恩也亦用以著敎焉封具官某
乃具官某之父介圭有邸朱絃比端訓爾子者
皆古人之話言遺于後者有先民之風骨詩不
云乎式穀似之爾子崇憲陳臬厥德不回可謂
似矣予其可以無褒乎是用贈具階官膺此追
[098-3b]
命没而不朽爾之遺敎不滋大與
    母王氏加封淑人
制曰子之能仕父敎之忠蓋亦有母敎焉古之
所以宗母師也封孺人某氏乃具官某之母鍾
天性之深慈躬女圖之茂矩善事尊章所以敎
忠不先妯娌所以敎讓以餐飯之加否敎仁以
衣裳之數澣敎儉爾子之能其官也惟爾之勤
玆加封爲太淑人夫古之賢母克成其子者多
矣及其子之榮而身親見之者少也朕發號推
恩不靳寵命亦欲使天下爲母者聞庶幾乎知
[098-4a]
聖善之報集于厥躬不徒圖畫管彤之足慕而
巳也可不念乎
    浙江布政使司右叅政李叔元授中
    大夫
制曰朕追懷先正不薄外僚碩輔名卿往往輩
出非獨均勞出入國有嘗經亦以才閱則堅知
練則老敭歷滋久體望亦茂著焉士多競進此
風日微吾見其人不忘嘉嘆具官某珪璋特達
琴瑟淸和肅然禮容淸廟之器服官郎署巳有
賢聲視學外臺益著風績淸明懸鑑士莫遁其
[098-4b]
秋毫澄汰引繩人爭畏乎夏日迨乎臬藩之閱
歷重以歲月之回翔參計耗登佐縣官緩急之
計延見民吏播朝廷勞來之仁布政不事乎競
絿居官寧厭其淹久乃以覃恩授具階於戲累
日月以叙進所以別沉實守正之人更事任以
觀能所以遏巧僞奔趨之士尚益敦夫素履終
有聞于本朝欽哉
    妻林氏加封淑人
制曰詩不云乎琴瑟在御莫不靜好士之靜于
官也女之靜于家也相成之德比于賔友所謂
[098-5a]
可與晤言者與具官某妻累封恭人某氏淵懿
可度柔嘉有章寒燈佐誦讀之勤宿肉供洗腆
之養迨夫子旣回翔中外而爾益黽勉歲時門
屛蕭條服御相安于布素珩珮閒肅儆戒不替
于箴圖如美玉之有聲譬雅音之相和玆加封
爲淑人永綏福履祗服訓辭
    祖逢陽贈中大夫浙江布政使司右
    叅政
制曰人材之生譬之喬木粤自拱把至于棟梁
國旣長養百年而家亦積累再世敎本自始報
[098-5b]
必有初李某乃具官某之祖父含章挺生孚尹
旁達學問淵源乎經術文辝氾濫于百家幷日
而易衣稱易祿難畜之士夙夜以强學爲經明
行修之儒命不永年竟違紆紫之願家宿其業
巳著殺靑之書及爾孫枝遂爲國寶無念爾祖
知其大志之所存詒厥孫謀豈獨遺經之有託
蓼蕭之澤自葉以流根報祭之心或源而或委
是用贈具階官嗚呼齎志人地誠何憾于九京
有命自天永有聞于終古
    祖母莊氏贈淑人
[098-6a]
制曰國家崇奬節義鄕里婦孺咸得表厥宅里
樹之風聲其有沉晦没身而發聞後世稽諸天
道信而有徵用是闡幽可以爲敎某氏乃具官
某之祖母式是嬪則仔肩壼彝當所天之不存
奮身誓死期入地而無憾矢志立孤童稚彾㣔
有託孤寄命之節尊章衰老有送往事居之忠
撫厥子以有成暨其孫而始大風霜高秀貞䰟
閟結于百年日月光華大節昭回于再世如逝
者之可作信天道之不欺玆特贈爲淑人嗚呼
崇臺綽楔未遑表襮于漆書女師禮宗卒以昭
[098-6b]
垂于彤管是可考信于天咫尚亦有助于王章
    父芳先贈中憲大夫浙江按察司副
    使兼布政使司右叅議加贈中大夫
    浙江布政使司右叅政
制曰朕推恩臣下必追命其先人蓋不獨先河
後海禮不忘始而家學淵源名敎積習亦有可
以考見者焉贈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德輿云
遠義府孔修起自孤生蔚爲名士睠念手澤少
不忍讀父之遺書佩服箴圖老猶能奉母之餘
敎至其誨子以式穀不獨詒後以一經過里門
[098-7a]
而下車讓先邑屋入子舎而澣濯禮始庭闈宜
爾多賢守其家訓没祀以仁者之粟惟其似之
人稱爲通德之門厥有繇矣是用贈具階官於
乎克昌厥後旣有徵于贊書無忝所生尚謹守
其樸學
    母蘇氏加贈淑人
制曰朕聞善稟于親行成于内徙鄰斷織著于
前聞本立而後道生自家所以刑國累贈恭人
某氏乃具官某之母肅祗明惠柔嫕靜顓珥無
光輝佐孤生于寢門之内動有箴珮肅婦子于
[098-7b]
閨閫之閒旣有嚴而有慈故能食而能敎庭户
森列所謂方玉而圓珠仕宦後先蓋亦優龍而
劣虎念此珩璜之訓永言風木之悲玆贈爲淑
人於乎將慰匪莪之心宜流自葉之澤淑靈不
昧尚服享之
    福建布政使司左叅議徐良彥授朝
    議大夫
制曰昔我 神考遐不作人山陵旣成遺老多
在至於外服來朝之使亦有先時侍從之人朕
顧瞻在廷言念舊德湛恩朌布靡有遺者具官
[098-8a]
徐良彥端直如弦縝密比玉以循良稱首南國
以風采表率西臺出按益州愈章令問獮蠻峒
積年之逋寇不費秋毫賑𧖟叢一路之凶饑有
如夏雨折矢止殺䧏之禍捐金紓開採之艱及
乎藩服之回翔不惜歲時之淹久夙飮氷而受
事乃執玉以來廷歎李邕之衣冠昔聞其語省
唐介于圖像今見其人考績方新覃恩載及遐
不謂矣何錫予之玆以覃恩授具階官於戲攷
國家蕃宣敭歷之制蓋出入之均勞念前朝骨
鯁磨切之臣諒初終之一節尚其惕厲服此訓
[098-8b]

    妻穆氏加封恭人
制曰豫章之俗服習禮敎士多壹行女有樸心
具官某妻封孺人某氏儀度閒肅性資惠明言
稱先姑克相夫子家門儉質信蓬歷之何慙官
舎蕭條喜高寒之相映宜此良士長有令名玆
加封爲恭人益勵素風以昭本俗
    父玘先封文林郞應天府溧水縣知
    縣贈朝議大夫福建布政使司左叅
    議
[098-9a]
制曰士有石隱用晦其身而風徽留炤于後逃
名而名我隨斯之謂乎封具官某乃具官某之
父隱不違親窮思善物讓產而手自致富賑阨
而身甘食貧乃一意于挫名終委心而遯世題
目不愧于高士節槩遂傳於後賢以淸白爲箕
裘素風不墜表芬芳于丘壟俠骨猶香是用贈
具階官於戲孺子之後長有千秋之名王政所
先尚念季春之聘
    母丁氏加贈恭人
制曰君子來朝我有一朝之饗小人有母誰無
[098-9b]
不匱之思贈孺人某氏乃具官某之母慈而能
敎儉而好施刑家備雍肅之風娠賢爲淸白之
吏迨報政于南國巳棄養于北堂載閱三朝乃
膺再命於戲愴鼓鐘于長樂生有同悲佇表刻
于新阡死且不朽玆加贈爲恭人爾其有知尚
克鑒此
    廣東布政使司右叅議兼按察司僉
    事徐如珂授朝議大夫
制曰我 神祖扶養人才詒于孫子凡玆遠方
執玉之彥亦有先朝賜環之人簪履之恩聿新
[098-10a]
梓漆之材惟舊國有彝典朕何敢私具官徐如
珂經術純明風操廉直當秋曹服官之日正春
宮側席之時慷慨憂危牽連譴讁投荒無地甘
顦顇于滇雲牽復有年乃藩屛于嶺海蓋聖主
無畢世之怒寄雨露于摧殘而勞臣無速化之
思飽風霜于淹久體望滋茂旬宣有聞余方發
號以施恩爾乃有來而至止玆以覃恩授具階
朕今以川東一道卑汝矣治巴渝漢僰之交制
夜郞且蘭之險以爾老于敭歷熟于邊隅故擇
而使之非欲久遺爾于外也念生平歷試之艱
[098-10b]
副一時仔肩之託無荒朕命爾往欽哉
    妻史氏贈恭人
制曰夫婦之際古人比之君臣蓋其艱難恝闊
之閒新故死生之際有可以相喩者乎具官某
妻封安人某氏珩瑀傳家蘋蘩叶禮服組紃而
攻苦操井臼以佐廉迨乎讁籍牽連夫作青衫
之客家門寂寞室餘白首之姑黽勉有加慰勞
無已能使田園有歲時之樂耕饁相從寢門無
慮歎之聲輕軒時御幸矣賜環之有日惜哉捐
珮之無年長樂初聞嘆君恩之如故短檠未棄
[098-11a]
嗟婦命之不猶玆加贈爲恭人服我茂恩視玆
愍冊可以爲之永嘆不徒慰其夫子而已
    父思仁先贈承德郎刑部廣東淸吏
    司署員外郞事主事加贈朝議大夫
    廣東布政使司右叅議兼按察司僉
    事
制曰士之立節也猶竹箭之有本根也其苞植
者不厚則其捷出者不堅吾有志義之臣必原
本其先世贈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豈弟吉人
博大長者孝友著于家門冠衣互易賙救及於
[098-11b]
州黨稱責相資行巳在儒俠之閒居身于通隱
之際置生產于不問日飲無何引分義以自繩
夜行多畏宜爾遺德施于後賢澹寧之訓有光
感槩之風彌長是用贈具階官用以昭明其世
德且可弘奬夫風流
    母劉氏贈恭人
制曰士感槩立節未嘗不自念曰小人有母也
節槩之不立而以有母爲解賢母羞之矣朕崇
奬節義深嘆嘉于母之以子節聞者封太安人
某氏乃具官某之母家風肅穆内則整齊事上
[098-12a]
著夙夜之勤殉夫有終焉之節及其訓子以有
聞迨于讁籍而無悶樹節本先人之敎投荒亦
聖主之恩能如是乎不愧介山之隱亦已足矣
願齊范母之名睠言簪履于新朝益念桮棬于
宿昔玆特贈爲恭人於乎是母是子不虛銀管
之書爲孝爲忠允作金彝之輔
    山西布政使司提學右叅議兼按察
    司僉事文翔鳳授朝議大夫
制曰朕惟海内士習不醇文體不正此皆典學
之臣徒務潤飾而不以學術表正之故也朕甚
[098-12b]
憂焉具官文翔鳳風操端嚴學問淵博登高能
賦有大夫之才發憤遺經有聖賢之志三爲縣
令兩簡留曹皆有賢聲溢于官次乃命爾往督
晉學夫晉唐之都也河汾之鄕也以爾有憂深
思遠之風故命爾于晉以爾有六經七制之學
故命爾以河汾爾受命往矣乃以覃恩授具階
於戲以河汾之學敎陶唐之人士習之淳文體
之正胥自晉始爾之學術其昌明于天下乎爾
尚勉之母姑求賢于近世之士而足則予汝嘉
    妻武氏加封㳟人
[098-13a]
制曰讀小戎晨風之什秦之女子何其賢而有
文也今其風猶有存乎具官某妻封安人某氏
動循珩珮居服箴圖散卷帙于靑編矢篇章于
彤管惟其體備二南之德無險詖私謁之心故
能咏歌四始之風有溫柔敦厚之敎蔚矣女士
相此聞人玆加封爲恭人詩不云乎厭厭良人
秩秩德音爾夫子之德音遠矣爾豈獨爲秦風
之女子乎
    父在中先封承德郞禮部祠祭淸吏
    司主事加封朝議大夫山西布政使
[098-13b]
    司提學右叅議兼按察司僉事
制曰朕橫經訪落紹衣德言蓋將擊道術之屯
蒙起百王之遺緒斯文邈矣曠世於玆誰其任
之我有遺彥先封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東井
挺生西方絕學射劉蕡之策無愧登科負賈誼
之才被讒年少是以退而譚道終焉窮而著書
斷自洙泗之閒閒取河汾以往窮天人之奥妙
覃思有同乎草玄極道理之弘深下帷自比于
繁露蓋天之憖遺一老獨抱遺經乃後之必有
達人有光家學彼眉山洵軾之繼述止于文章
[098-14a]
至石渠歆向之異同未醇學術肆爾傳經之子
爲吾典學之臣是用封具階官於戲尊所聞行
所知道益崇于肯搆本諸師本諸父祭莫重于
先河爾無忘憲老之言余將有臨雍之拜
    母趙氏加封恭人
制曰朕聞禮先隂敎易重家人凡積慶于高門
必發祥于淑媛封安人某氏乃具官某之母頌
圖叶德珩瑀被躬孝以事其皇姑順以相其夫
子明詩習禮風範聿著于後賢執枲治絲共儉
不殊于宿昔信哉媲德宜爾娠賢玆加封爲恭
[098-14b]
人於戲惟玆通德之門代有肅雝之範名儒肖
子蔚爲道德之光婦順母師竝著管彤之美
    湖廣按察司提學僉事尹嘉賔授奉
    政大夫
制曰朕初撫職貢循覽地求丹銀齒革來自荆
州未嘗不念楚才也爲吾典學之臣職思譽髦
宜有以稱朕意具官尹嘉賔器本特達學得精
華遂以文字冠于南服及其飛華中舍回翔職
方隨牒平進澹然無求可謂有志矣荆以南闕
視學使者朕遂以命爾爾所部非全楚也然江
[098-15a]
漢朝宗於海而衡獨爲宗于岳扶輿鬱積人才
所萃有良史之才有騷人之志而又有魁奇忠
信材德之民生其閒澄汰之以渙其文櫽括之
以底其質實惟爾能乃以覃恩授具階繼自今
楚之杶幹栝柏與芃芃棫樸競進治朝俾余一
人頼楚材之用余汝嘉哉
    妻花氏加封宜人
制曰女德不外見附其夫以有聞也鵲巢之詩
以謂邦君積德累行夫人起家而居有之亶其
然乎具官某妻封孺人某氏起自儒素躋于高
[098-15b]
華于其夫之績學知其風雨相戒之勤于其夫
之素心知其丹華不御之質從夫以貴莫是爲
宜玆加封爲宜人爾旣若鵲巢之起家矣尚敬
順爾夫子善其所以居之者
    父延綬先贈徵仕郞中書舍人加贈
    奉政大夫湖廣按察司僉事
制曰士之文章或掩夫先世而風氣必本于前
人夫風氣之所存敎不必于式穀和無待于在
隂亦惟其似之而巳贈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
居家無子弟之過急難有長者之風居身儒俠
[098-16a]
之閒游意市朝之外家無擔石而眉稜之意氣
燁然口有雌黃而胷次之坦夷自若慨有大志
施于後人旋觀没世之餘是識遺風之自是特
贈具階官於乎生而不偶每羞爲一卷之師死
如有知應快覩萬家之墓尚其幽穸服此殊榮
    母兪氏加贈宜人
制曰詩不云乎有母之尸饔詩人之念母勤也
其生而事之也况于死而思之乎朝廷蓋爲人
子䘏之贈孺人某氏乃具官某之母相夫以順
愛子知勞操井臼以起家辛勤十指傍丹鉛而
[098-16b]
課讀儆戒三餘畫荻有聞樹蘐永弃玆加贈爲
宜人於戲愴鼓鐘于長樂誰無風樹之思列鼎
釜于下泉益重桮棬之慟惟孝子循陔之慕奉
以終身則慈母斷織之名垂于没世吁其悲矣
尚克享之
    貴州按察司副使繆國維授中憲大
    夫
制曰頃者苗民不靖黔路梗塞禽獮之後兵氣
未銷朕未嘗不端居深念秉憲之臣萬里執玉
臨軒燕勞如見遠人朕于恩命豈有愛焉具官
[098-17a]
某才華炳蔚器縕端凝宰劇縣以宜民謝膴仕
而將母爲郞以僝工見績出守以豈弟見思乃
晉臬司往蒞貴竹符傳一下則郵遽風淸羽檄
四馳而夷獠讋服刀耕火種之俗户識威名兵
荒燹燬之餘人懷晏息朕旣三年克鬼方之伐
爾乃萬里獻荒服之琛遂以覃恩授具階夫西
南嶮遠俗雜漢僰吏耑用漢法治夷而不用漢
法自治黔所以擾也黔按臣上首功朕心用㦧
怛余何忍以武勝黔乎爾能爲我乂黔余將顯
陟女
[098-17b]
    妻蘇氏加贈恭人
制曰士起孤生備嘗荼苦其閨門相貳之勤有
百倍于人者矣國家疏榮必逮其耦不惟因夫
之爵蓋亦寓勞人之報焉具官某妻贈安人某
氏動應衡規躬服儒素韲鹽佐讀機絲無閒寒
窗菽水奉姑洗腆有逾宿肉吁其逝矣傷如之
何感宵旦于雞鳴茫然長夜思話言于龍具策
彼前途睠言懃瘁之艱難益悼死生之契闊玆
加贈爾爲恭人用以著韍佩之誼不徒承禕翟
之光
[098-18a]
    繼妻徐氏加贈恭人
制曰丈夫有事四方而婦人閒關從之戒徒叱
馭跋涉萬里斯已難矣矧其奄忽道路比于以
死勤事者乎予何靳此愍冊具官某繼妻封安
人某氏出于高門休有華問組紃謹女功之習
錡莒勤婦德之修氷蘖佐廉風流于山箐溪峒
之内徽華永逝䰟㳺于澧蘭沅芷之閒嗟玦珮
之巳捐睠芬芳之如在玆加贈爲恭人靈其不
昧佑我勞臣永言彤管之光祔彼黃陵之享
    父天秩先贈承德郞工部營繕淸吏
[098-18b]
    司署員外事主事加贈中憲大夫貴
    州按察司副使
制曰朕聞至孝之德旁達明神神錫祕祉厥有
靈泉瑞物之出以表殊異如其不然則必在其
後人鍾美豐物亦理之恒也贈具官某乃具官
某之父生稟粹和死稱醇孝殘肌刲股甘隕身
于榻前創巨痛仍遂從父于地下人誰無死天
不吾欺以是藐爾之孤蔚爲亢宗之胤蓋誠心
感物在異族亦相其哀而和氣致祥至再世遂
徵其美願然有子豈曰無年是用贈具階官於
[098-19a]
戲旌壽州之門宜揚芬于億載斥鄠人之對無
遺誣于偏辭
    母張氏加贈恭人
制曰國家崇奬節孝倣前代烏頭雙闕之制載
在國史至于夫孝妻節騈集一門圬白相望汗
靑交映則又昭代所希遘史官所特書也朕嘉
與斯世表之旌表節婦贈安人某氏乃具官某
之母箴圖有聞氷霜爲質夫旣殉父于蚤歲爾
遂自誓于盛年撫弱息于一絲嚴霜夏墜寄孤
生于再世燎火晝寒迨厥子之有聞乃畢志而
[098-19b]
長往於戲屈指生存之日皓首何慙下見死孝
之人重泉爲耦玆加贈爲恭人於乎崇臺綽楔
漆書錯互于旌門鸞誥龍章贊冊昭回于表墓
丹心不死如可作于九京黃壤猶生尚爲觀于
百世
    山東按察司按察使陶朗先授通議
    大夫
制曰我 祖宗仍元舊跡轉運遼海舳艫航海
至不吝徹侯之封以勸能者矧今海道久湮軍
需日急我有勞臣拮据于颶風瀚海之中朕何
[098-20a]
敢忘具官某良玉有聲精金能割飛聲南署著
績東藩迨乎饋運之艱難益厪累年之劈畫蓋
海禁之疏通未久而鯨波之發作無時以鉅萬
之齎糧寄數寸之浮木晝旗宵柝身雜于篙夫
垻户之閒曉霧暮星心折于島嶼港汊之内用
能使雲帆時轉粳稻不虛兵興以來厥勞懋焉
乃以覃恩授具階頃者河東失守登萊我之門
户與賊共之爾獨身榰柱風檣浪檝屹爲長城
何勞苦功高也朕今耑以東海寄爾爾指畫遼
海如視盤鑑豈以畫險而守爲能事乎爾往欽
[098-20b]
哉朕且有後命
    妻周氏加贈淑人
制曰人主之于勞臣也凡其偃息啓處靡不懷
且念之而况于閨門相貳死生契闊之閒乎累
贈恭人某氏乃具官某之妻圖史被躬珩璜合
則本名卿之家世貴而不驕相君子于糟糠貧
而無怨蕣華已萎荆布猶新官舍蕭條尚想韲
鹽之與共波濤衝冒有如風雨之相期玆加贈
爲淑人非徒爲下泉之光亦以紓偕老之嘆
    繼妻許氏加封淑人
[098-21a]
制曰人臣之義不得顧其私家至于國有大恐
而婦人女子能相勉其夫以從王事表婦順可
以厲臣節焉朕其寵嘉之累封恭人某氏乃具
官某之繼妻函貞德門相夫膴仕有鳲鳩一視
之德效雞鳴儆戒之風至其服習劬勞稱引大
義當道殣相望之日能共餔糜及羽書交至之
時願親桴鼓勉巡行于海嶼俾無内憂庀治業
于寢門有如軍令豈獨無慙于閫内蓋亦有助
于師中玆加封爲淑人爾尚益毖寢興終相夫
子膚公之奏爾有勞焉將以傳于女史
[098-21b]
    祖九詔原任直隷廬州府無爲州巢
    縣知縣贈通議大夫山東按察司按
    察使
制曰君子位不配德仕不竟志則其後必有達
人挹彼注玆觀于天道若交手而相付焉原任
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祖父文成琬琰行合圭璋
蜚譽賢科流徽宰邑薄言歸隱何知束帶之慙
可以樂饑無復扣門之拙付有餘于造物遺未
盡于後人居然五桞之風流千秋如在蔚矣三
槐之事業再世有聞是用贈具階官永言世德
[098-22a]
之求尚識詒謀之自
    父省東先封中憲大夫山東登州府
    知府加封通議大夫山東按察司按
    察使
制曰朕聞濫觴之水足以導積石之源膚寸之
雲足以致崇朝之雨今吾疆埸言有勞臣遡其
家風厥有原本累封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少
服庭訓長須異材指廉石以傳家無慙淸白抱
遺經而俟後有瘁丹鈆急難而非以市名仗義
而恥于食報慨有大志施于後賢浩蕩鯨波快
[098-22b]
破浪乗風之願縱橫虎略出揣摩簡練之餘聿
觀厥成善繼爾志是用封具階官爾其優㳺几
杖勸勉勳名用觀收復之膚公尚及來歸而飮

    四川按察司僉事戴君恩授奉政大
    夫
制曰朕以東西多事禍亂頻仍思得文武大略
之人以收指麾能事之效乃者蜀俘先至西壘
告平戡定有人不忘嘉歎具官某器資恢傑材
術疏通奮跡循良著聲郞署屬有西事俾往視
[098-23a]
師爾旣長才有槃根自試之志而已又舊治爲
吏民服習之邦奮臂請行出奇獮賊以謂頓兵
孤城之下窮困獸以老師不若收功片檄之中
解重圍以蹙寇往還豺虎之窟而談笑自如指
顧犬羊之羣而縱禽在我用能使渝城頓拔叛
人就俘惟爾之勞斯爲稱首乃以覃恩授具階
於戲九絲殘寇尚爾稽誅諸峒狡酋方圖旅拒
解全牛于㳺刃知有餘能蒐逸獸于三驅俾無
遺種嗣有崇寄佇爾告成欽哉
    父有光先贈承德郞刑部雲南淸吏
[098-23b]
    司主事加贈奉政大夫四川按察司
    僉事
制曰夫空谷之縶莫留而其人如玉九臯之鳴
不見而其聲在天此濳德之光也士有抱志于
生前而用譽于身後者何以異此贈具官某乃
具官某之父性資特達造詣溫文才華秀岀于
里人德器推重于國子植杖而問喜父母之俱
存負笈而歸躬人子之能事感白華潔白之孝
循彼南陔盡菽水歡養之誠我萟黍稷退而修
長者之行進不求通人之名邈矣鴻冥想羽儀
[098-24a]
于當世覽彼鳳德遺苞彩于後賢是用贈具階
官惟玆追命之榮應我闡幽之典尚有考于幽
穸知無愧于明綸
    母梁氏加贈宜人
制曰詩不云乎母氏劬勞人子之念母勤也列
鼎而悲望像而拜可以自致而不可以自解我
有愍冊其何敢忘贈安人某氏乃具官某之母
柔順不違肅雍有美澣衣上食事嚴重之尊章
幷日視星殫辛勤于家室願然有子身爲母師
胡娠賢之有聞而劬躬之不逮中宵宿火音容
[098-24b]
恍在于機絲幷日加餐口澤尚思乎魚菽吁其
悲矣余有愾焉玆加贈爲宜人永貽彤管之名
用慰蓼莪之痛
    江西按察司副使曾用升授中憲大
    夫
制曰國家承平日久官嘗頺阤司憲度者類皆
低回澁縮上下相蒙朕嗣服以來慨然思革其
故陳時臬司實重其選具官某器業弘深風規
端直掌使節而贈賄風淸擢臺端而庾庫弊絕
出按豫部益舉厥職救荒遠法靑州抗章不辟
[098-25a]
朱邸古之名御史殆無愧焉屬有監司之推未
䆒澄淸之志栖遟數年賢愚同嘆今命爾以湖
西一道之官有期乃以覃恩授具階夫内外臺
俱冠法冠掌風憲今之薄外臺爲左遷蓋輓近
所謂故事而非 祖宗之制也湖西界嶺轄荆
藪逋叢寇爾不鄙夷其官修舉臬事吾寧久遺
爾于外乎爾往欽哉
    妻孫氏加封恭人
制曰四牡之臣有功而見知而猶有將父將母
之懷豈獨王事使然哉亦内無相貳之故也具
[098-25b]
官某妻封孺人某氏生于冠族作嬪良士爾夫
乗軺攬轡積有歲年爾能薄寒視衣中宵宿肉
使燕寢有起居之問舉觴無嘆息之聲俾忘內
顧惟爾之勞玆加封爲恭人益勉有終以服無
斁尚亦有裨王事不徒相其夫子而已
    父國福封文林郞雲南道監察御史
    加封中憲大夫江西按察司副使
制曰國家之休命及士之抱道緼德而不贏其
躬者非徒報其人也亦以使斯世有觀也封具
官某乃具官某之父多文為富讀書窮老讓田
[098-26a]
廬以念寡稚族墳墓以聮宗族勇於爲義不求
人知斯可謂濳德弗耀之君子矣淸明在躬壽
考介福玄衣應杖優㳺里門人皆曰幸哉有子
如此且曰可以觀德也顧不休與玆加封具階
官爾之爲德未艾再命以往亦豈可量哉
    母黃氏加贈恭人
制曰樹欲靜而風不停子欲養而親不逮朕顧
瞻長樂三復斯言澘然流涕封孺人某氏乃具
官某之母婉娩姆敎敬共婦德徙鄰斷織成訓
子之名坐膝扶床享弄孫之樂飾以見姑殁而
[098-26b]
何憾爾子初免喪來朝而國家方湛恩朌布遂
使墳草未宿零露載濃在爾子之孝思可以少
慰而朕之悲則何時而巳乎玆加贈爲恭人於
戲殁而無知則巳苟有知者服玆休命其亦有
以監予心于地下矣
    整飭徐淮道兵備河南按察司副使
    岳駿聲授中憲大夫
制曰朕觀嘗武之詩徐淮之閒先王蓋廩廩焉
以南國之不易東隅之有警咽喉之地懼有梗
塞監司所在相望而任此者則重矣具官某風
[098-27a]
規凝遠器縕純明五載司刑一麾出守乃登憲
職往省徐方振積弱之軍聲䘏久窮之民瘼御
援遼之師旅肅若過賔募運海之舟航履如平
地指麾白羽似貞元雄鎭之時談笑黃樓類熈
寧復河之後師薦上達朕心嘆嘉乃以覃恩授
具階朕今改命爾督漕矣唐李泌言東南漕自
淮達汴而徐爲江淮計口我國家兼重徐淮皆
爲餉道計也爾治徐治淮東南要害在爾尺幅
朕倚毗爾者良重爾往欽哉
    父九德先贈中憲大夫河南汝寧府
[098-27b]
    知府加贈整飭徐淮道兵備河南按
    察司副使仍前階
制曰朕聞龍宗有鱗鳳集有翼忠臣義士之後
其流風餘韻僅有存者朕慨然思之矧其賢而
有後者乎累贈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本鄂國
精忠之裔傳金陀文獻之餘矯志博聞家風未
冺好施急難俠骨猶存聿啓多賢紹明先烈是
用贈具階官於戲蓼蕭之流自葉孰非三朝曠
蕩之恩水木之有本原尚念百年忠義之報爾
其不昧尚克承之
[098-28a]
    母張氏仍前贈
勑曰母之以子聞者亦多矣其有文章節操騈
聚一門而競以其母聞者慈庭之敎不尤懋著
乎贈恭人某氏乃具官某之母宿稟閑和敎成
徽懿左圖右史引詩書爲鑑鞶外敏内仁用柔
和爲粉澤不煩外傅聿有母師宜爾娠賢蔚然
競爽優龍劣虎均爲國之克生翔鳳漸鴻悉分
母之遺羽玆仍贈爲恭人用慰累茵之悲式彰
斷織之敎
    陜西布政使司右叅議賈鴻洙授朝
[098-28b]
    議大夫
制曰國家郡國藩宣之選多取郞署久次之人
乃者兵興不時度支告匱户部諸曹郞佽助國
計茂著成勞屬有甄陞俾當重寄具官某器資
肅穆風力堅明當服官民部之時正蒿目軍儲
之日飮冰爲國仰屋憂時精勾股於宿逋棼絲
咸理嚴會計於新餉累黍不遺年勞有聞藩翰
攸寄惟長安之重地實畿輔之粤區乃命爾出
叅秦中專守關內相視衿要控洪河四塞之雄
撫綏士民復陸海八區之舊乃以覃恩授具階
[098-29a]
昔者鄭白兩渠衣食京師億萬之口而唐杜佑
謂大曆初漑田減於漢三萬八千頃今長安膏
壤千里河渭之漕故在爾在户曹日久向之嗟
咨仰屋者可以見諸行事矣尚勉爲我牧秦終
佐邦計爾往欽哉
    四川按察司副使車朴授中憲大夫
制曰朕愼簡監司精求民瘼目營四海如堂適
庭矧蜀方被兵民亦勞止思得公忠體國之士
以綏瘡痍在野之人其有甄陞可無書命具官
某博通世務誦法古人奮跡賢書歷官郎署當
[098-29b]
職方拮据之日正東隅警急之時指畫車攻幾
如親履行陳條上兵事直欲身當虜酋東事解
嚴西人未靜命爾于蜀副彼臬司擢居外臺可
以竟澄淸之志俾治亂國所以仗緩急之才乃
以覃恩授具階昔宋命張詠于益固曰孰能處
玆文武之閒今蜀難甫平逋寇未殄理棼絲之
緒而奠碪斧之餘非文武大略未易辨也爾能
以益州之治治蜀余不以資格蔽爾爾往欽哉
    妻王氏加贈恭人
制曰在昔筐筥興歌濯摡授職閨門之細事婦
[098-30a]
孺之微勞莫不播之管弦著在禮典王化滋遠
此風日微得一人焉可以知敎朕有愍冊何忍
忘之具官某妻贈宜人某氏婦道可宗女圖母
越奉尊章于篤老藥物必躬事夫子于孤貧糟
糠不厭睠惟四德胡不百年歛手足于寒氊永
言荆布聚營䰟于宿草尚想晨昬迨我霈恩服
玆休命玆加贈爲恭人於戲朕欲表著女圖丹
靑王化將自爾始惟爾其服享哉
    湖廣布政使司右布政使仍管按察
    使事熊宇奇授通奉大夫
[098-30b]
制曰朕改元卽位諸藩臬之長入見者旣燕勞
而遣之矣其爲吾布德執憲恪守所司者朕亦
有錫予之思焉具官某材劇而用博志脩而行
堅起自刑曹&KR0993歷藩服衡楚羅𣏌梓之材平播
紀獮禽之績廻翔閩淛載蒞荆襄以文武爲憲
之才兼行省監司之任以六條察吏治而江漢
肅淸以十連制所部而溪峒屛息楚用俾乂爾
有勞焉乃以覃恩授具階夫爾之官則蕃宣也
其所司則廉訪也楚稱剽悍急疾先畔而後服
然而蕃以宣之廉以訪之楚其有不乂乎爾有
[098-31a]
成勞于此勉終汝猷以副朕命
    福建布政使司分守漳南道右叅政
    朱綵授中大夫
制曰朕視天下爲一家而閩海東南之户庭也
朕宅中御外堂奥晏如而藩服之臣日焦勞于
颶風煙海之閒朕何忍一飯置之具官某以子
大夫高等服官春曹冷然氷㕔之風肅然淸廟
之器體望滋茂出叅閩藩遠慮綢繆勞心閱歷
破奸寇之窟穴不廢嘯譚歷島嶼之紆廻瞭如
屛幛用使椎卉屛跡海壖奠安紓朕南顧爾有
[098-31b]
勞焉玆以覃恩授具階中國久不中倭今雞籠
淡水之閒漸見告矣嚮導之不絶汛候之不至
議者多言之而又以謂此非致寇之本原也爾
在閩海良久衣袽之戒豈遂忘于前事乎爾其
懋哉
    河南按察司分巡河北道副使吳瑞
    徵授中憲大夫
制曰國家畫大河爲南北分置憲臣而河北跨
躡燕涿襟帶京師漳河之閒古稱都會爲吾控
制此土其責至重也具官某德器縝宻志操端
[098-32a]
明風規足嗣乎先民治行不出于家譜若工奏
績治郡稱平茂著賢聲晉司憲職臨上黨邯鄲
之舊地當兩河京雒之交衝道路犬牙而奸盜
無伏藏之跡徵輸塡咽而軍民有居息之安矧
以一路之無虞值東方之有警道里不梗聲援
相資揆之疆事亦有助焉乃以覃恩授具階朕
觀方志漳衛閒土廣俗雜漢興常擇嚴猛之將
治之夫嚴猛非所以致理然欲彈壓重鎭控河
北以衛内地則亦非璅科巽輭之人所能辨也
爾受事未久所部肅然朕知爾勝任久矣爾其
[098-32b]
念哉
牧齋初學集卷第九十八終
[098-33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