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f0010 牧齋初學集-淸- (master)


[097-1a]
牧齋初學集卷第九十七
  外制七
    南京吏部驗封淸吏司主事譚性敎
    授承德郞
勑曰留都諸子部有官要而務閒者其吏部司
封郞之謂乎要故人不亂於品流閒故議不殽
於藩棘非風猷特達不在玆選具官某早登俊
造兩最循良棠隂遍陳汝之閒尸祝在黃韓之
後屢聞師薦簡卑留銓練達甄材淸通擅譽飮
氷之操巳著於當時如水之心可徵於受事乃
[097-1b]
以覃恩授具階朕閱南司封掌故歲移文省直
督促捕蝗以問民爲弊吏獨與諸曹異爾在相
城蝗不爲害所司曾上其狀今何以修舉其職
乎無徒謂留務多閒也朕又以此弊汝
    南京户部江西淸吏司主事李士高
    授承德郞
勑曰頃者饋餉滋煩度支告匱司計之臣日夜
左支右吾而留都王業根本也以歲計之不登
儲蓄之不豫朕蓋憪然念之具官某入承軒對
出佐邦刑桁楊盡服其平反棠䕃交加於齊楚
[097-2a]
乃留曹司計之日正軍儲告急之時蒿目以憂
剜心而計嚴勾稽而宿弊必淸精黍龠而瑣科
不計二載于斯廉能茂著乃以覃恩授具階爾
嘗視庾浦口矣新墉屹然襟帶江左其中儲偫
足支幾年乎非强兵無以備豫非廣蓄無以養
兵此根本綢繆之至計知爾之有槩於中矣尚
深籌利便佐我邦計欽哉
    妻孫氏加封安人
勑曰女之司閫猶官之司庾也秬黍龠合之閒
有節度存焉謹而司之服官之道可以喩於家
[097-2b]
具官某妻封孺人某氏蚤嫺女箴長共婦則夜
從辟績燎火省費於三時朝庀米鹽菽水辛勤
於十指爾夫司刑佐計斤斤尺幅爾有助焉玆
加封爲安人無忘丙夜之勞以對淸朝之祜
    父嘉輔先贈文林郞湖廣岳州府推
    官加贈承德郞南京户部江西淸吏
    司主事
勑曰孝弟力田之士多食報於後人蓋其風氣
篤固厚取德而薄取名固天之所私也贈具官
某乃具官某之父天之君子鄉之善人掩胔孟
[097-3a]
春時發梧丘之夢爲食儉歲不嗟蒙袂之人月
旦襲美於鄕評閥閱貽休於後嗣是用贈具階
官尚知積善之有餘不以近名而多獲
    母孔氏加封安人
勑曰古稱賢母聽齋閤問七箸以成其子閭里
孤生安所取此無亦慈庭之敎有深於辟咡者
乎贈孺人某氏乃具官某之母裙布被躬機絲
作敎淑善夙嫺於內訓樸心獨喻於後人麟趾
之仁晻藹柔嘉之則羔羊爲節依俙靜好之風
玆加贈爲安人爾所謂以身敎者乎爾子砥節
[097-3b]
首公曰以身報爾矣
    南京户部廣東淸吏司主事馬士英
    授承德郞
勑曰度支之官南北竝置以陪京之重舉天下
歲輸有嘗額而户曹諸子部分而理之非公忠
廉直深於國計者不在玆選具官某蔚爲民譽
奮起賢科端居懷康濟之憂射策見縱橫之略
乃登留署屬在地官飮氷自矢握算濟時有幹
理之才而&KR0679括不及於瑣科有經遠之略而勾
稽必謹於出納試用以來於儲偫良有補焉玆
[097-4a]
以覃恩授具階於戲南自京江北至畿輔歲輦
輸飛輓以實舊都而爾所司筦雄郡四焉撫職
方之遠念貢賦之艱其亦有閔然動心者乎古
稱貯積天下之命龠合升斗其可以屑越視之
乎爾能於其官治一司而度支之計畢舉母謂
錢榖吏纖嗇也朕將顯陟汝
    南京户部河南淸吏司主事王建侯
    授承德郞
勑曰乃者度支告詘國用不充朕有憂之以謂
廣求持籌握算之臣不若風勵砥節首公之士
[097-4b]
節省出内叅計耗登而國計得以疏剔焉此朕
之志也具官某爰自英妙射策甲科粹然特達
之姿銳如新脫於穎服官民部試政榷關以約
已𥙿民之心行通商惠工之政節縮至秋毫而
止不以病民誰何無夏日之威有如過客稅額
首上烝徒謳吟乃以覃恩授具階夫司關之官
非徒算舟舩嚴簡覆而已維揚介在江淮商旅
騈闐奸利雜出寛以惠之廉以威之於均輸稅
賦之中寓譏察非嘗之意此司關者之所有事
而持籌握算之臣未必知也朕不徒以錢糓吏
[097-5a]
目爾爾其念哉
    父允中原任甘肅總兵都督同知進
    階光祿大夫
制曰昔云山東出相山西出將又云綘灌無文
隨陸無武今吾虎臣乃生國士握文經武萃於
一門誕告治朝用頒新命原任具官某乃具官
某之父稟三晉之閒氣作萬里之長城風雲暗
曉胷藏三略之書營壘宿成手布八方之陣一
飯必同賤卒能均養士之羊片言每聽輿人嘗
倚識塗之馬起家天水仗鉞酒泉分閫外者近
[097-5b]
三十年積首功者餘二千級授杜預之經傳粲
若兵符惇郤縠之詩書蔚爲義府震一索爲長
子師三錫於丈人乃以覃恩進階爲光祿大夫
錫之誥命嗚呼套虜卑飛奴酋狂逞惟疆圉之
多故厪鼙鼓之興思彎弓射鵰匈奴久憚夫李
廣被甲上馬中原尚憶乎廉頗爾無引誰可之
嫌余將嗣卽圖之頌
    南京户部浙江淸吏司主事郭湸授
    承德郞
勑曰留曹諸子部多坐嘯畫諾爲事而民部掌
[097-6a]
司倉庾會計細碎君子蓋盡心焉以國計之重
而東南根本之所關不可以忽也具官某夙承
家學蔚起賢科掌英簜之節而登車有光竭咨
諏之忠而皇華重拜隨牒平進擢任户曹參計
耗登贊舉籌策握算不遺乎勾股覈稽每剔夫
耗蠧受事未久聿有成勞玆以覃恩授具階留
都水陸輻輳歳輸有嘗然歲比不登江防多警
豐鎬興王之地孽牙其閒夫留都天下之本而
積貯天下之命也爾毋卑錢榖之吏毋諱富彊
之名悉意救時朕且以觀爾所學焉爾其懋哉
[097-6b]
    南京户部湖廣淸吏司署郞中事主
    事曾舜漁授承德郞
勑曰朕觀豐水有芭著於周詩凡致奕世之太
平必頼先朝之遺彥不惟簡在具瞻之位抑當
求諸郞吏之中具官某才擅淸華器本特達策
雋科於異等騰夷路以升華在蓬池道山之閒
編摩有日當荷槖簮筆之任禆益弘多見斥一
鳴回翔三仕睠惟舊德在我留曹不鄙其官劌
心錢糓之務靖共爾位安身錯厲之餘仰屋而
嗟笑書空於終日如墻而進悼營競之成風閱
[097-7a]
歷有聞體望滋茂乃以覃恩授具階於戲惟
皇祖作人之久當朕躬求舊之時借留務以優
賢固巳盤桓而久次簡郞濳之宿望自當連茹
以偕升服我訓辭益敦素履欽哉
    南京禮部儀制淸吏司主事袁中道
    授承德郞
勑曰南都諸子部皆優㳺奉職而儀曹尤爲淸
峻以士之有道而文者回翔其閒斯亦國家之
羽儀也與具官某少負修能長爲民譽江漢之
閒炳然有聲及其飛華夷路栖遟寒氊投閒置
[097-7b]
散頡頏歲年可謂有道矣儀曹之簡聿在舊京
以爾諳於故實可以居禮樂之司淡然無求足
以當淸廟之器譬如眉目之在靣而人無不識
又如珠玉之在握而動必有聲用爲羽儀誠無
愧焉乃以覃恩授具階朕方欲覽 兩朝之舊
章考二京之故事爾有楚史之才爲小儀之選
勉事筆札以待訪求母姑以登高能賦爲事則
余汝嘉
    妻羅氏封安人
勑曰婦人之德不出於閫如玉在璞不可得見
[097-8a]
惟躬有令德作配君子而後以其夫有聞焉具
官某妻某氏出自冠族備有儀法事賔祭則酒
食祇飭御妾媵則寢門肅然可謂有婦道矣德
不外見以夫而顯人曰君子之妻宜有女宗之
號顧不休歟玆特封爲安人爾故以夫有聞也
尚益敬順夫子以永終譽
    南京禮部祠祭淸吏司署郞中事主
    事鍾惺授承德郞
勑曰朕南望鍾山 高帝衣冠在焉歲時掌故
祠部郞實有司存它壇廟弗論也南祠曹所領
[097-8b]
仰承宗廟豈不重哉具官某文心蔚秀志節茂
明肅然禮容淸廟之器蓋嘗首遴使職擢以淸
華而卒自請留曹避夫熏灼遭逢改革諳曉舊
章遂使舊都原廟之儀儼如更衣顧成之近朝
夕有恪本其氣志之淸嚴典要周詳乃以回翔
之淹久兹以覃恩授具階日者祧祭紛紜廟諱
錯互議者頻煩聚訟而祠部職守闕然何以稱
吾淸選乎爾領祠曹官南部以典祠之官居職
司之外博觀掌故必有建明是亦 高皇帝所
昭格也爾無以出位爲戒余則汝嘉
[097-9a]
    妻黃氏封安人
勑曰隂幽坤柔婦德之恒也樛木之詩咏婦順
之逮下而曰福履將之天且將之而况於人乎
具官某妻某氏媲德芳華齋躬布素有㫖畜御
窮之心有琴瑟靜好之思可謂有順道矣朕觀
於二南美螽斯不妬之德蓋深有望於爾玆特
封爲安人夫士與女一也士不忮求女不嫉妬
皆順逮之道而天之所將也爾夫子之怡然久
矣爾必勉之朕將以風百爾君子
    父一理先贈修職郞行人司行人加
[097-9b]
    贈承德郞南京兵部職方淸吏司署
    郞中事主事
勑曰夫人撫非所生之子若蜾蠃之祝肖我也
若夫孝友之極精氣專壹又豈待祝而肖乎贈
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藹藹吉人斤斤壹行用
勞養志無閒孝慈幷食更衣恣其友愛蕭然五
畝之宮蔚有太和之氣以弟之子爲子而逾於
已子不亦宜乎是用贈具階官用昭式榖之風
以爲友于之勸
    母陳氏贈安人
[097-10a]
勑曰家道暌必始於婦人易象暌也繫於家人
之後朕讀而三歎焉某氏乃具官某之母齊其
躬心動有儀度肅共之德著於尊章柔嘉之則
行於妯娌家庭有共被之歡子姓無析居之事
至於鬻子之閔篤摰裏毛而式糓之勤躬親辟
咡身食其報又何疑矣玆特贈爲安人於戲暌
者家道之窮也順者地道之終也觀於家可以
覘國朕之章爾也豈獨以爲女憲乎
    本生父一貫原任常州府武進縣儒
    學訓導封承德郞南京禮部祠祭淸
[097-10b]
    吏司主事
勑曰今明經之士蹈道深遠者有矣有之而不
以上聞有司之過也朕乃以其子知之具官某
乃具官某之本生父强學待問博喻爲師淡漠
淸眞白首一節讀書窮老丹鉛之跡宛然有子
起家白賁之風如故古所謂經明行修爾無愧
焉是用封具階官爾雖以爾子有聞矣然握蘭
建禮之署亦何以異於環堵之宮乎爾尚祇服
乃官爲明經士建的焉朕汝嘉哉
    本生母馮氏贈安人
[097-11a]
勑曰詩不云乎夙興夜寐無忝爾所生人子之
重所生久矣朕蓋愴然悲之某氏乃具官某之
本生母性資惠明儀度閒肅佩敬姜先姑之戒
循大家嫂妹之規娠賢有成喜移根之滋茂風
徽尚在乃自葉以推恩玆特贈爲安人於戲朕
方愴長樂之慈顧兩宮之養爲吾臣子蓼蕭之
澤未逮而風樹之歎不輟豈吾所以念母勤之
意乎吾之醻爾不薄矣尚默相爾子思所以稱
    南京兵部職方淸吏司主事方應祥
    授承德郎
[097-11b]
勑曰朕聞天下有道人材鬱然凡在庶官郞吏
之中率有大人長德之望頃者摧剥之風長而
扶養之道微梓漆之遺僅有存者朕未嘗不愾
焉念之具官某行茂枝葉文融菁華臯比執經
奄有河汾之席束修自好居然曾史之風孝已
移於事君情尤諗於將母顧此留曹之彥實吾
豐芭之英羽儀有聞體望滋茂乃以覃恩授具
階於戲以先朝禮樂之儒居留樞鎖鑰之地惇
詩說禮可以肅環衛之軍容闇記坐譚可以制
江流之要害夫在泮獻馘固儒者之能而俎豆
[097-12a]
折衝非異人之任也爾其勉哉朕之儀爾久矣
    妻鄭氏贈安人
勑曰士君子風義篤厚其於故衣棄履猶閔閔
矜䘏焉而况伉儷之閒死生之故乎具官某妻
某氏稟德含貞服勞攻苦糟糠不厭能節腹以
奉姑躃踊無時遂委身而殉母命矣不淑傷如
之何其在友朋始絶陳根之哭矧於夫婦能忘
短檠之悲玆特贈爲安人於戲以我彝章勸玆
恩義不徒息谷風之刺庶幾歌伐木之詩
    繼妻王氏封安人
[097-12b]
勑曰高明博大之士不役志於家人璅屑必有
儉共之婦夙夜相貳以崇厥德具官某繼妻某
氏出自辨族歸於鉅儒當其鼓篋經年摳衣滿
坐宵衣臥起盡心力以奉姑宿火辛勤親割舂
而飯客使爾夫心安子舍而慮絶寢門斯可以
爲難矣玆特封爲安人於乎徧讁徧摧無復北
門之歎采蘋采藻庶幾南國之風
    父文炳贈承德郞南京兵部職方淸
    吏司主事
勑曰朕聞遷固爲繼述之書歆向有異同之論
[097-13a]
父子之閒紹聞講德皆有以衣被後人映絶百
世方某乃具官某之父家世一經稼獵數卷文
章不叶於時好風氣獨近於古人詒彼象賢光
於奕世發揮宿學大著殺靑之書硏味緒言未
殫絶韋之業虎賁如在鶴和方新是用贈具階
官於戲名山之閟惜罕遇其人閥閱之高華或
隳於後惟此世家之學是爲不朽之光予言不
誣爾澤未艾
    母鄭氏封太安人
勑曰南陔之詩不作而孝友缺也朕憪然憂之
[097-13b]
其有是而恩不下逮豈吾所以孝理天下之志
與某氏乃具官某之母天與柔嘉人推貞淑凜
冽誓夫辛勤敎子追辟咡之遺訓則曰先君之
思陳圖史之芳規兼以古人爲法克成賢子蔚
爲大儒循彼南陔相戒以㓗白爲養來歸自鎬
飲御皆孝友之朋此亦當世之榮觀而新朝之
盛事也朕甚嘉焉兹特封爲太安人於戲小雅
之作可覬於今大國之封肇開於後爾其彊飯
服我寵光
    南京刑部浙江淸吏司主事董繼周
[097-14a]
    授承德郞
勑曰朕聞留務多閒諸曹郞類優㳺養望而刑
曹尤甚雖然亦有踔厲首公之臣盤桓於久次
者乎朕蓋嘗盱衡念之具官某藏器濟時矢心
憂國當其出宰海邦禽獮黎寇誓師於譚笑之
中饋運於風濤之內暴露巳良苦矣迨留曹病
起之時正東虜逋誅之日爾乃思舍嘉石而趨
戰塲釋爰書而譚兵法慷慨上書輒求自試事
雖未行可謂有其志焉玆以覃恩授具階於戲
一隅不賔王師在野四郊多壘所謂卿大夫之
[097-14b]
辱而蠻夷猾夏抑亦作士者之責也爾母以祥
刑爲苛細母以卽戎爲經奇節其壯事而毖其
老謀朕且有後命焉欽哉
    妻王氏贈安人
勑曰爲吾志義之臣感槩立節其作之配者非
有卓行何以稱嘉耦哉具官某妻贈孺人某氏
儀法有傳訾笑不苟事姑盡瘁而卒以從姑於
九原於姑爲死孝於夫爲媲德矣玆加贈爲安
人於戲崇臺綽楔之制雖未備也其亦可以有
聞矣夫
[097-15a]
    繼妻程氏加封安人
勑曰傳稱婦學於舅姑故不及舅姑爲不幸雖
然賢明貞順之婦亦安往而不學哉具官某繼
室封孺人某氏惠明爲資環珮中禮鴻鴈壹德
則學於母氏雞鳴儆戒則學於夫子卒相其夫
以有立也雖不及舅姑其不謂之不幸矣乎玆
加封爲安人爾服我休命再矣其益曙戒勿怠
    父應宸先贈文林郞廣東惠州府海
    豐縣知縣加贈承德郞南京刑部浙
    江淸吏司主事
[097-15b]
勑曰傳曰求忠臣必於孝子之門夫子之能仕
而父敎之忠也不若其躬以孝敎也朕有嘉焉
贈具官某乃具官某之父少有至性長猶樸心
戀祖於覊貫之年殉父於顚毛之日捐其身以
盡孝而詒其子以作忠今爾有子矣是用加贈
具階官爾子之報稱伊始敎忠之效豈可量哉
    母顧氏加贈安人
勑曰今之臣子亦有廢蓼莪之詩而抱桮棬之
痛者乎是與吾同悲者也朕深念之贈孺人某
氏乃具官某之母稟溫恭之德凾淑令之儀攻
[097-16a]
苦於結縭之年矢志於截髪之後三遷之敎旣
成而一日之養不逮不已悲乎玆加贈爲安人
於戲朕爲爾子醻爾爾子之念母勤也其亦思
有以稱乎爾子慷慨上書固曰可以身許人也
予旣已知之矣
    南京工部營繕淸吏司郞中姚之光
    授奉政大夫
制曰朕承先帝之丕業應門法殿次第修舉瞻
睇陪京 高帝之豐鎬在焉今其舊宮原廟日
就陊廢而朕忍獨高明爽塏以臨諸侯冬官之
[097-16b]
屬列在留曹則有司存當識朕意具官某蜚聲
蓻苑奮跡賢書出牧金城入叅留署以博通之
學兼膚敏之才漢宮之萬户千門悉能闇記周
禮之經涂九軌咸可指陳鳩僝之務惟勤樽節
之功斯著乃以覃恩授具階於戲我 高帝卜
建舊京城闕省署盡出指授開國承家其規模
具在也覽考工之法率將作之職因時與材著
吾不忘塗墍之意是誠在爾爾勉之哉朕之業
在文王有聲之卒章矣
    南京工部都水淸吏司主事潘守正
[097-17a]
    授承德郞
勑曰昔人久居郞署至勤人主爲之勞問非獨
仕宦淹久可爲歎息亦以士之服官材老而奇
望久而宿不可以新進趨風之士輩流畜之也
具官某姿本淵醇政成愷悌郡邑跋㚄中外量
移迨南曹留滯之時在左宦踐更之後却騏驥
而不御世之所嗟騁修途而不前爾亦何罪往
視蘆政在彼江干巡行轄吳楚之衝節縮省東
南之力洲人渚户樂輸茭葦之供絶塞竝邊卬
給輓飛之利歲閱旣上賢勞汝嘉乃以覃恩授
[097-17b]
具階於戲人惟求舊余不以隨牒而滯平進之
人靡不有初爾無以淹恤而忘鞭後之慮勉副
雅望服此訓辭
牧齋初學集卷第九十七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