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f0010 牧齋初學集-淸- (master)


[082-1a]


  關壯繆侯畵像贊
惟壯繆侯虎臣國士王封帝號崇我明祀羯奴
蛾賊盜賊之靡游䰟未滅惟帝之恥都山鐡刀
東沸黑水長沙銅柱肅鎭南紀隂䕶金繩陽燿
玉璽佑我 皇明億萬年只
  憨山大師眞贊
昔人悼君子之殁以謂如深山大澤龍亡虎逝
則變怪百出舞鰌鱔而號狐狸師之化去一紀
[082-1b]
于斯盲子據狻猊之坐魔民稱人天之師聚盲
導瞽居之不疑自紫栢雲棲辭世而師繼之法
門龍象靡有孑遺則所謂鰌鱔狐狸者何怪其
羣聚而族啼嗚呼巍巍堂堂儼如王之氣宇慈
顏威相恍月滿而雲披繹微言於將絶念記莂
之在玆刹竿倒却誰與柱榰拜公遺像能無顏
厚而忸怩也耶
  清源好德何氏歷世畵像圖譜贊
昔我登朝迨事司空金聲玉色穆如淸風退朝
多暇歩&KR1231相過酌酒切脯寤言永歌我懷司空
[082-2a]
藹藹元氣公叔矯時徐公不二峩冠委佩國有
典刑摳衣緩帶兔園老生皤皤黃髪萋萋宿草
有子競爽蔚爲國寶乃輯譜像乃裝卷軸九京
一堂聚此尺幅我獲拜觀退而聳然如見眉目
如聞話言人亦有言七世觀德惟玆世家譬彼
故國原廟再修寢園或毁展如斯冊圖像有煒
猗與司空源遠流長龜山之謠百世有慶在漢
征和祥刑格天帝錫符䇿以授比干我頌好德
亦天所予作贊代簡敬告䇿府
  王氏世德贊
[082-2b]
客游吳入昌門游塵市囂與高樓閣道相上下
其中無逸民高士之居也望而知之出閶門可
三四里去綵雲橋百步有宅一區黃土築墻蓬
蒿綴屋夾窻疎&KR0905明淨可數有人補衣苴履讀
書咏歌聲出金石者王人鑑德操也余過訪德
操讀吳叅議文仲所述世德敘德操四世一身
皆持齋斷肉泊然如老僧卜隱于斯者百有餘
年矣余閒居訪求吳中舊事勝國時有兪琰先
生隱居南園著書讀易而琰之子仲溫仲溫之
子楨楨之孫嗣之皆隱居尚志楨爲都昌令未
[082-3a]
期月解官食貧蓋亦范史雲之流也今王氏亦
四世矣後之人有習于吳之故者其亦可以附
兪氏之後與余觀兪氏家集名人遺老若陳子
平鄭明德陳叔方于壽道諸公之詩文皆備載
焉而王氏之序世德者則文仲一人而巳今吳
中所謂文章家者壇坫相望干謁走其門碑版
炤四裔往往而是文仲前輩名家詩筆爾雅吳
人以爲東家丘未嘗過而問焉德操表著先德
不走集世之熖熖者而惟文仲之求斯可感也
唐人有齎持金帛求牌版於王縉者昏夜扣摩
[082-3b]
詰之門摩詰笑應之曰大作家在彼繇昔視今
亦可爲一笑文仲序述後又二十年而德操屬
余繼爲之贊贊曰
臯廡不存樂圃巳荒天隨往矣𣏌菊不芳太原
四世石礀七葉德園竝游竹素相接吳俗囂囂
吳文靡靡巢車載塵緗帙盛矢蕭然斯編如水
中月文心道韻千秋可掇
  鄭仰田高士眞贊
其爲人也蓬頭突鬢垢靣跣足行及奔馬健如
黃犢藐王公如僮兒視禮法如桎梏其爲術也
[082-4a]
雜物撰德節解鈎連東方之射覆管輅之占候
趙達之算箸隗炤之書版縱橫穿穴於一點一
畫形聲指意之閒嗚呼仰田今其逝矣有謫而
來限滿而去化白蜺以小别乗靑牛而蹔駐謝
緱氏之時人宴幔亭之親故爲我寄空中之書
安知其不旦暮遇之也
  張元長眞贊
與之居隱几而引鏡不見天日與之行拍肩而
扶杖不辨徑術嘗試與之布席而坐更僕而語
其深譚雄辨可以炤秦宮而燭水府也其微詞
[082-4b]
妙義可以察毫楮而視懸虱也攬世界於一掌
圍八極於寸眸雖有離朱之明固將爽然而自
失也斯人也韓子所謂盲於目而不盲於心以
天眼觀之其殆無目而視證入圓通之室者與
  張異度眞贊
張世偉異度吳郡松陵少負雄駿好直言危行
幾陷羅網以此有聲被服儒素栖遲沁水自命
爲老生公車辟召稱疾不就屛貴遺榮郡國有
大事就而問焉其言明且淸葑門之敎授南園
之著述庻矣齊名友人錢謙益稱其風節足繼
[082-5a]
東京年七十餘巋如魯靈光爲鄕先生
  劉西佩僧相贊
以爲非僧僧相宛然以爲是僧僧在誰邊儒衣
僧㡌筆床應器一彈指頃現去來世破琴無弦
甕書有跡夢中了了覺時巳失君往求之誰與
證者覆蕉之中古松之下
  御史族兄汝瞻畵像贊
顒顒昻昻應鍾大吕不吳不敖不茹不吐斯其
執法西臺巡方齊楚橫秋風於鐵冠肅霜威於
繡斧者與委委佗佗開顔舒眉倦扶靈壽醉倒
[082-5b]
接䍦斯其投老自放天解&KR0919覊窮園林之勝事
樂鐘鼓於淸時者與望之如霧雨之豹即之如
晴天之鸖軒豁呈露譚笑大噱愁人爲之解頥
病者可以已瘧余每當左絃右壺輒愾然而三
歎恨斯人之不可作也
  瞿元立畵像贊有序
公之生平少保福淸公誌及余傳備矣公遘會
家難忼慨立節故其眉宇溫然栗然曾不可以
犯干少無子弟之過長有長者之言故其視卑
其息深退然有以自下國論之糾紛人才之變
[082-6a]
衰居恒愾然以咨愀然以惜故有勞人志士蒿
目憂世之容讀書譚道假年窮老隱囊在前蒲
團在後故有儒生衲子秀羸戍削之色太史公
有言無不善畵者莫能圖今之圖公者像也而
豈遂能貌公也哉公往官兩都與曾于健于中
甫丁右武諸君子游淸譚緩步高自標置于時
以爲俊流至有圖之絹素者公狀貌短小而右
武眇一目公呼右武君子右武亦呼公丈夫右
武嘗謂公元左長不滿六尺而氣雄萬夫公應
之曰右武目不具二睛而見空千古公嘗與余
[082-6b]
言以爲歡笑因贊公像及之前輩風流猶可思
也贊曰
有美瞿公金帶朱衣我儀圖之是耶而非薰然
而春凜然而霜憂國攅眉撫巳循墻公之形似
畵莫能圖可想像者山瘠澤癯襲其章服易以
布素書囊禪版庶得我故謦咳猶在世事巳陳
我思典刑慟彼虎賁拂拭絹素永言企之茫茫
九京誰其起之
  宋主事畵像贊
天門峩峩一夫九首君折其角負創以走 皇
[082-7a]
明天咫洞燭 讕以此幽縶當彼寄館詩書絃
誦優游尚羊月臨貫索風動鋃璫遇坎不慄出
陷不喜雪泥鴻爪適然而巳君之興會寄於此
君兔起鶻落舒煙卷雲世閒風雨如一小刼不
見此君改柯易葉怒而偃雨喜而笑風渭濵千
畝在其胸中
  傅右君畵五老石戲贊
生公說法頑石點頭興妖作怪著甚來繇此五
老人不會佛法無頭無靣誰扣誰荅罏峯藹藹
蓮漏遲遲巋然五老逺公之師
[082-7b]
  題滕公遜像
我坐鈎黨歸于司敗追捕飮章鋃璫繫械天地
爲籠白日荒荒聚觀嘆息夾道負墻君獨奮袂
相送入獄雜彼傔從襲我囚服紛紛朋舊峩峩
冠冕豈無頸縮亦有顏腆彼丈夫哉弱不勝衣
我觀畵像激而贊之
  戲爲廣陵張李二生小像贊
出則連騎而遊居則共茵而坐喫張公之酒難
辨醉醒戴李家之帽孰分爾我之二豪者侍劉
靈之側我知其不爲螟蛉與蜾蠃也
[082-8a]
  張中吳眞贊
貌何蕭閑人本儒素畜刀圭以活人能起捐瘠
揮千金而急難如棄涕唾人高其輕世肆志我
憎其離鄕去故嗟乎飮宜城之酒何如炊長腰
之采釣槎頭之鯿何如烹四腮之魚遊冠蓋之
里何如傍言公之盟壇近豬蘭之橋何如訪採
藥之舊居歸與歸與我願與子煉銀筒發丹井
招神翁而尋慧車也
  莊樂居士命工采畵阿彌陀佛丈六身形
  相殊妙普勸道俗造傑閣以安之欲使見
[082-8b]
  聞隨喜禮拜讃嘆各乗願力往生安樂聚沙
  居士謙益歡喜踴躍謹再拜稽首而作偈曰
稽首大慈父南無阿彌陀念佛生西方佛口無
誑語我觀一番𥿄舒卷二丈餘膚理如白疊潔
淨不容唾居士請畵師畵作丈六身如是三十
二百福莊嚴相八十隨形好一切皆具足能於
牋𥿄上涌現佛形相當知衆生心具足諸佛故
畵師作繪事幻出諸形像山河及大地鬼魅與
牛馬今此善畵師改技而畵佛丹黃五采色化
爲佛光明而此一畝宮山林冡墓閒或爲尸陀
[082-9a]
林狐兔之窟宅或造市廛屋淫坊屠沽肆彈指
成樓閣供養阿彌陀恍如兠率宫下移人閒世
此地垢穢相今復在何處穢土轉淸淨變現亦
如是我悲世閒人念佛求西方口口阿彌陀心
心不相應念佛求慈悲心毒如虎狼將錢放魚
蝦見人却吞噉念佛求淨土心穢如糞土爭名
又奪利蛣蜣轉丸中念佛求極樂心中大苦惱
猛火然膏油煙焰徹腦髓念佛勤禮拜捨身爲
弟子欺君傲父母䶩囓如仇讎念佛懺罪過懺
巳旋復作懺作相循環如撒捕魚網愚人顚倒
[082-9b]
見仗佛作罪愆却如西方國乃是逋逃藪又有
狂易人妄認罪福空撥無淨與穢橫作諸惡業
直待大期到臘月三十日憑仗一聲佛撒手西
方去豈知眼光落有口開不得譬如作惡人造
下彌天罪家藏大誥書罪發求減等罪大法令
嚴畢竟饒不得作惡求生方亦復何異此我思
維摩詰金粟古如來心淨佛土淨亦是佛口說
直心是道塲慈悲方寸母諸惡切莫作衆善須
奉行在家及出家士農工啇賈箇箇脚根邊自
有西方路作善勤念佛自然得往生如人好眷
[082-10a]
屬大家團欒住作善不念佛佛亦來接引如路
遇好人靣生亦歡喜世皆勸念佛我亦念佛者
南無阿彌陀我今念佛竟
  慈門上人書華嚴經偈
慈門上人寫華嚴經八十一卷一畫一佛自一
畫起乃至多畫如海中沙如空中雨而所念佛
作妙音聲億千萬畫無錯亂者字畫無量佛亦
無量一畫一聲不可算數而此一畫含攝多畫
億千萬佛具一畫中寫經用手念佛用口口手
二相開遮歷然而彼上人不知有我我身亦無
[082-10b]
誰用手口我無有手誰寫經者我無有口誰念
佛者手亦能念口亦能寫手口互用無有分别
我聞是經佛口親說佛於衆生如一父母佛身
是骨經典爲肉而彼上人誓報佛恩我骨卽佛
我肉卽經坼骨剝肉供佛與經亦無難者而况
手口圻骨還佛剝肉還經我身手口尚復何在
此佛與經如我手口了不可得而况種種福田
利益人天福報如空中華如夢中事此何以故
無寫經故無念佛故無獲報故是眞寫經是眞
念佛是故上人應如是觀有一居士錢姓謙益
[082-11a]
作是語巳而還其經
  造大悲觀世音像贊
女弟子河東柳氏名如是以多病故發願捨財
造大悲觀世音菩薩一&KR2399長三尺六寸四十餘
臂相好莊嚴具慈愍性奉安於我聞室中崇禎
癸未中秋大悲弟子謙益焚香合掌跪唱贊曰
有善女人靑蓮淤泥示一切空疾病蓋纏非鬼
非食壯而相攻歸命大士造大悲像曕禮慈容
我觀斯像黃金塗飾旃檀斵礱猶如我身四大
和合假借彌縫云胡大悲紺目遍炤地獄天宮
[082-11b]
母陁羅臂屈信爬搔億刼撈籠而我一身兩目
兩臂兀如裸蟲生老病死八苦交煎呼天告窮
以是因緣發大誓願悲淚漬胸因愛生病因病
懴悔展轉鉤通是愛是病是大悲智顯調伏功
我聞之室香華布地寶炬晝紅樓閣涌現千手
千眼鑑影重重疾苦蠲除是無是有如楊柳風
稽首說贊其發誓願木魚鼓鍾刼刼生生親近
供養大慈鏡中
牧齋初學集卷第八十二
[082-12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