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f0010 牧齋初學集-淸- (master)


[081-1a]
牧齋初學集卷第八十一
 疏
  五臺山募造尊奉
欽賜藏經寶塔疏
五臺山普濟法雲等寺各有尊奉藏經 皇明
弘治萬曆兩朝先後欽賜者也洪惟我 孝宗
敬皇帝奕世肆德天下歸仁迨及我 神宗顯
皇帝乆道化成軌迹夷易是以琳宮寶塔移兠
率於人閒玊軸琅函徧山川爲海藏觀五臺之
頒賜若此則四海之尊崇可知蓋我佛塵刹現
[081-1b]
身實爲二聖故斯世撈籠被化遠及百年惟
豐亨豫大之靡嘗致奴虜寇盜之交作兵燹纏
綿於赤縣干戈旁午於靈山崇禎六年九月流
寇入焉七年七月逆奴入焉奴則旋去而復來
寇則久踞而後遁赤麋辮髪更番選佛之塲螘
賊羯胡蹂踐淸凉之國摉金剔玉腥穢佛身碎
錦剝綾毁傷法寶飛灰蕩燼慘悽經雷火之輪
雨血風毛恍愡洒人天之泣比丘妙象感是因
緣誓欲庋此殘經鎭以寶塔將諮謀於介衆乞
唱導以一言余惟萬曆全盛之時正三寶昌明
[081-2a]
之運北胡削衽受戎索於法王西虜扣關回狼
心於佛乗肆我皇風之宣畼彌增佛日之光明
刼運漸開風流滋下鬬諍之禍國種彼刀兵貪
黷之殃民慘於殺掠島夷冒帝釋之名號魔民
倒龍象之刹竿凡玆孽蠧之萌芽皆是氛祲之
徵兆欲躋昭夏應仰慈恩山僧之誓願聿堅我
佛之鑒觀斯在所建之塔非塔卽諸佛之全身
所藏之經非經乃諸佛之慧命一旦浮圖建竪
雀離涌見於虛空從此多寶輝煌龍藏何殊於
半滿顯惟 列聖御寶刹以周天佑我 聖皇
[081-2b]
乗金輪而柱地威神炬燭則犬羊戎馬投戈聆
替戾之音聲慈炤燈明則南戸左言率土現窣
波之影像彌天寶網修羅永遁於藕絲匝地金
繩震旦盡登於蓮界卜年卜世比國祚於塵沙
 聖子神孫鞏皇圖於法界如上功德資廣長
以證明若欲稱揚書海墨而難罄崇禎十年九
月嘗熟錢謙益謹疏
  西方蓮社小引
愈光上人𣑽行精嚴住持畿南之永聖寺海內
學士大夫過斯地者靡不停驂解鞍參禮扣擊
[081-3a]
信宿而後去丁丑初夏余被急徵抵新城去上
人所居不一舍有感於杜子美宿大雲寺贊公
房之事申旦不寐枕上成四詩及抵寺而上人
巳赴碧雲講席洞門深院梵放鍾殘詠子美沃
野塵沙之句與其徒佇立久之徘徊悒怏而去
所作四詩不復繕寫亦不復省記爲何語矣戊
寅秋余解獄南歸上人順世巳逾年枉道出高
陽不復過高橋拜上人影堂殊以爲恨今年其
上首弟子龍埜訪余山中奉上人遺命將糾合
宰官居士結西方蓮社於寺中請余一言以爲
[081-3b]
唱導嗟夫斯寺也當神京之要路居扶風之上
游馬足塵飛車輪霧合當其戒徒御騁輶軒綸
閣闕員延英促對往往望招提而掉臂聽𣑽唄
而攅眉一旦權失寵衰時移物換漢相憂養牛
之賜秦市思逐兔之游政事堂中覽州圖而悸
悼夕陽亭畔仰藥盌以流連當斯時也顧欲羨
山寺之高眠聽禪堂之粥鼓其可得乎若乃刀
兵刼起刑獄政煩白骨靑燐猶入深閨之夢單
衣葦席半爲通籍之人嗟玉石之俱焚感蕙芝
之互歎丁玆殺運哀我生民不空門之歸也不
[081-4a]
樂邦之往也將安往乎將安歸乎愈先運無緣
之慈流宿因於沒世龍埜發廣大之願傳遺鉢
於師門唱此勝緣共延法侶將使天涯道路轉
盻西方宦海風波回頭彼岸春明門外無非覺
路津梁王舍城中盡是華嚴樓閣不獨同登寶
筏受佛勑於再來抑可長䕶金輪報國恩於無
盡余也菰蘆長物草土餘生以是因緣遥爲贊
歎欲懺鋃鐺之業債聊舒筆墨之光明嘗寂光
中知上善必爲印可塵沙刼裏仗諸佛共賜證
明云爾
[081-4b]
  化城寺重建大殿疏
雙溪化城寺者徑山興福萬壽禪寺之下院也
接待之工經始於佛日化城之號肇錫於寧宗
歲月滋深壞成相續牛眠馬鬛兆域族於寶坊
鳥革翬飛尋斧縱乎行樹斷碑欲泐遺礎僅存
嗟像敎之式微蓋人天之有待今兵部右侍郞
總督薊遼本如吳公最初承紫栢之付囑身任
金湯旣而作牧伯於斯邦大弘誓願爰有尊宿
號曰鎧公實惟仔肩罔惜膚髮于是機緣輻輳
攝折雙施革靣革心非焦瑕之設版我疆我理
[081-5a]
若汶陽之歸田形勝頓還灌莽斯闢琅凾貝葉
咸有庋棲軍持漉囊于焉至止禪誦不改像設
有嚴名曰化城實則寶所矣鎧公草昧伊始規
畫方新逝將大建法幢重搆寶殿忽焉順寂時
不待人其法嗣曰慈門德公念本師之云亡慨
墜言之猶在矢志紹述努力經營吳公乃自薊
門詒書某曰吾子德公之族姓而鎧公之雅游
也無靳一言以告四衆余惟吳公身連重鎭道
栖空門鈴柝相聞而鐘魚互答夕烽傳報而禪
燈湛然故能視空有爲一如融理事而無碍且
[081-5b]
公䕶塔廟如頭目則何忍三韓之故土陷彼犬
羊憫衆生如裏毛則何忍遼海之遺黎沒於湯
火運慈悲爲神武借撻伐爲撈籠則白山可夷
黑水可塞腥羶可以爲淨土椎髻可以爲佛奴
以是機緣熾然建立竪浮圖於雲際固將譬彼
聚沙移兠率於人閒又復何殊折草哉斯言也
塵沙諸佛大千刼內自應彈指證明紫栢諸公
嘗寂光中亦有合掌讃歎云爾
  一樹菴募造佛殿疏
崇禎庚午孟冬余與孟陽共栖拂水山居太空
[081-6a]
上人過而訪焉於時霜楓未落秋潦始淸停車
則千林放紅晏坐則萬頃韻碧上人顧而樂之
留連旬月然且别去乃踵門而請曰性融所居
一樹菴在新安黃羅山中偕同衣性智經營滋
久庵廬一新住持有嚴禪誦不絶惟此如來之
像設尚無殿閣以莊嚴敢祈一言以告四衆余
惟能仁之慈願歷河沙而不窮象敎之冥摉書
海墨而未了况玆庵締搆之終始與上人履歷
之因緣孟陽所敘次緣起備矣余復何言哉余
嘗謂壞空成住上觀千歲則塵沙之器界歷然
[081-6b]
報應果因近考目前則昆明之刼灰如在惟玆
徽郡昔號繁雄旋觀寅卯之閒幾成百六之會
虎入邑而傅翼豖擇人以磨牙絳帕黃旗布地
有模金之尉朱提赤仄傾家無避債之臺僇辱
橫及於妻孥屠殺不免於雞狗亂將作矣閔孰
甚焉一旦天晶日明波恬浪息仰父俯子無虞
瓜蔓之抄戸誦家絃盡脫葦笥之籍黃白之山
林無恙金銀之氣色如新凡此 皇恩誰非佛
力當知昔年之水火竝衆生之業識所招則今
日之淸寧正我佛之光明所被誠欲迎和而避
[081-7a]
殺無如植福以種因况此邦之人夙饒物力結
構則丹楹刻桷上薄雲霄宴會則胹鼈臇鳬下
窮水陸捐華屋一椽之直省玉筵一金之需用
以回向佛門庀治精舍聚沙可以建塔累土可
以爲山兩上人無著天親業已現身而應化諸
善信慈悲法喜何難彈指而落成哉上人曰善
哉融等將奉此木鐸開彼金繩子他日腰包扣
訪樂觀厥成可也
  徑山募造大悲閣疏
雙徑山中有一比丘名曰大舟發大願心願於
[081-7b]
此山起大樓閣作大悲菩薩像建大悲懺壇誓
願利益有情紹隆三寶俾此山中祖師代興重
規疉矩熾然建立如唐宋時走五百里踵居士
門願得一言以爲昌導居士合掌讃歎而語之
曰大悲觀世音以八萬四千母陀羅臂八萬四
千淸淨寶目遍入微塵國土拯拔一切有情離
諸苦惱種種善巧方便現身說法必以時節因
緣爲主如華嚴普門品所陳是也佛言一切國
土種種災難起時當造千眼大悲像誦持大悲
心陀羅尼神呪能使敵國歸降雨暘時若百官
[081-8a]
萬民皆行忠赤諸龍鬼神靡不擁䕶今 聖天
子在宥天下具正等覺乗轉輪位謂非大悲菩
薩現身不可也然而東虜游䰟尚在海內奸宄
閒作 宵衣旰食四顧而未舍然是豈山川鬼
神有不率俾而百官萬民有未盡忠赤者與
成祖文皇帝御製大悲經呪序曰如來化導首
重忠孝忠臣孝子跬步之閒卽見如來如其不
然轉盻之閒卽成地獄末法衆生造孽深重不
忠不孝上干天地之和下結山川之沴故水旱
刀兵之刼起而應之當此時節因緣化導忠孝
[081-8b]
消疵癘以還太和牢籠拔濟人王法王之願力
均有賴焉 文皇帝之心其卽 今皇帝之心
亦卽大悲菩薩之心也歟山僧野衲麻鞋草食
無蒿目當世之志以何因緣弘發誓願豈非塵
沙諸佛所䕶念而 文皇帝之靈實式憑之者
歟大舟勉之吾知吳會之閒金錢布地飛樓傑
閣如兠率天宮下移人世在一彈指閒而巳
  天台山天封寺修造募緣疏
佛法之有宗敎律也譬之一鼎三足不可闕一
者也然而權實隱顯開遮歷然各視其時節因
[081-9a]
緣以爲唱導譬之醫王因病發藥寒熱溫凉君
臣佐使用得其當卽烏頭狼毒皆可以療病苟
爲不然則用參苓以殺人與毒藥何異哉萬曆
年中諸方有三大和尚各樹法幢紫栢以宗雲
棲以律憨山以敎三家門庭稍别而指歸未嘗
不一譬之近世名醫其亦猶東垣河閒丹溪之
診治不執一方而能隨方療病者歟三老旣沒
魔外煩興上堂下座戲比俳優瞎棒盲拳病同
狂易聾瞽相尋愈趨愈下師巫邪說施符呪棗
亦皆借口參禪誑惑愚昧邪師惡道下地獄如
[081-9b]
箭射良可悲也良可懼也長夜將旦台敎聿興
鬼神爲之唱緣人天爲之呵䕶喚迷頭者必資
明鏡刮眯目者必仰金箆攻台敎以治狂禪庶
幾廢疾可興膏肓可砭立方療病其莫先於此
乎天台寺萬曆某年不戒於火比丘某發大誓
願勵志修復而乞余言以告四衆嗟乎寺之火
也火於正敎將熸之時比其修也修於狂禪漸
息之日天火之以示戒而人修之以顯法除舊
布新扶衰革弊其亦有因緣時節示現於其閒
乎我知斯寺熾然建立智者大師現身佛刹如
[081-10a]
寶羅網豈待余言爲讃歎哉
  華山寺募緣疏
吳郡華山寺者晉支公遁擁錫地也靈峯鬱起
靑牛垂度世之文古㵎奔流白馬著飛山之跡
蓮花一瓣六時之刻漏交傳烏道千尋七寳之
樹聲競奏雲棟風窻信物外靈眞之宅殘燈仄
壁豈人閒香火之宮自榛蕪載闢於千年而謡
諑僅存其一畝禪誦不改衣裓之巢鷃暫驚雲
樹依然洗鉢之孤猿乍返居士旣惟力以䕶持
名僧乃應機而至止演四十九年之法笑比拈
[081-10b]
花剖一百八句之宗頭能點石印以息心似化
人之語幻叅必了義猶谷響之答泉可謂釋網
重維靈山生色者巳然而班荆布席茂草尚深
於法堂捉麈譚經天花僅散於丈室將薙草崇
基依巖表刹功德譬之河沙唱導先乎隻字余
惟今代像敎淩夷波旬放恣濟空山而設版逐
法王爲逋客攘臂仍之恬不爲怪矣今夫高岸
爲谷屈指巳移刼火洞然大千俱壞何况功名
舟壑薤上之露易晞第宅滄桑局內之棋不定
一旦金穴旣圯銀海不飛碧血化爲鬼燐黃腸
[081-11a]
穿爲兔穴而空門之鐘磬暎玉匣以傳聲古殿
之燈火拂金蚕而流炤䰟游知媿灰冷何堪人
皆爲佛法而拊心余則愍斯人而雪涕且土固
有宜物各有主卽使佞佛匪福謗法無郵而經
像煙銷改精舍爲甲乙之第𣑽唄響絶鞠花宮
爲禾黍之塲蘭宇擥悲松巖獻誚是可忍也誰
能說之嗟乎佛法無諍象法有爲凡具信心各
發弘誓使殿閣相望丹靑竝勒金姿寶相三身
璀璨於中天白足赤髭四花炤曜於萬品則揭
慧日於昬衢在我不徒自利而扇凉風於火宅
[081-11b]
使彼亦復無他苟能讃歎於斯言卽可廻向乎
諸佛
  重修虎丘雲巖寺募緣疏
虎丘雲巖寺之燬於火也蓋八年於此矣丙子
二月相國茂苑公投簪海岸邀野老以來游載
酒松關偕同人而至止於時風物駘蕩花柳芳
姸相與縱覽雲山俛仰今昔香樓金道無復舊
觀架壑梯巖僅存遺址天荒地老悲昆明之刼
灰鬼爛神焦悵陸渾之新火琅函寶笈仰惟
英廟之奎章尚爾騰輝於草木金鳬白虎𬗟想
[081-12a]
中吳之地脉能無寄旺於林臯靈山遭灰墨之
刑同罹一刼福地具莊嚴之相終免三輪山僧
旣袒右而告哀羣公咸虗左而授簡資其固陋
俾爲秉韋之先相此機緣用作布金之導余觀
吳下長安之甲第錯列堦衢雒陽之名園彌望
阡陌然而土木日廣工作滋興役鬼神而不休
靡金錢而無算其於玆山則未聞有咄嗟檀施
歡喜經營者亦獨何歟夫燥濕暑寒宜有闔廬
之辟歌哭聚族豈無輪奐之稱若乃廣廈曲&KR0999
制逾北第右平左墄僣儗西都故知傳舍之閱
[081-12b]
人亦懼高明而瞰室一旦金還車子夢醒役夫
朱戸丹靑俄爲外廐黃衫步輦忽降中堂玉盞
金杯取次資爲口實斲椽礱石寧渠寫入劵書
嗟何及矣不亦愚乎有白傳之文章斯可以居
履道之亭舘有晉公之勳業斯可以治集賢之
池臺怪石奇峯遠摉磐固之苗裔丹楹綺戸近
撫威遠之家園方謂奥突風樓幷攅一室更詫
十洲三島幻出人閒何待高傾而曲平早巳壑
譏而峯誚袁廣漢之花木移置上林何將軍之
山林鞠爲茂草固其所也又何歎乎若能省彼
[081-13a]
錢刀惜其物力追昔賢捨宅之意佽今日興復
之工以名山爲園林園林莫佳焉以古寺爲第
宅第宅莫甲焉以靑山白社爲主人則主人嘗
在不須悲更易於王侯以高人勝流爲徒侶則
徒侶不孤無事戒傷殘於草木東西二寺之名
勝固將煥發千年珣珉二王之風流何難接踵
後世哉若夫紹興之經藏修佛事於戎馬倥&KR1555
之時則張魏公逗機而說法永樂之興修表佛
刹於神聖雍熈之日則楊文貞順化而鋪文凡
我龍象之倫竝了金湯之義願力堅固一切如
[081-13b]
來所證明因果弘多無煩窮子爲唱導者也崇
禎九年三月虞山老民錢謙益疏
  募修開元寺萬佛閣疏文
我 太祖乗金輪以御世嘗稱佛氏之敎幽贊
皇綱 列聖繼承崇奉不替三百年來華夏乂
安戎狄賔服華嚴世界涌現於閻浮提何其盛
也 神廟之末泰西狡夷竄入中夏蟻聚蜾傳
久而益滋士庶惑其敎者敢於背違 祖訓毁
棄佛像甘爲左食侮言之徒未幾而羯奴叛蓮
妖興生民塗炭王師在野刀兵之禍迄今未艾
[081-14a]
卒有興嗟於被髮邵氏致感於聞鵑西敎之來
識微之君子不能不爲之三歎也今年奴越畿
輔躪山東血肉狼籍骸骨撑柱蓋燕趙齊魯之
閒旁趨倒植背佛乗而崇西敎者多矣宜其及
也開元寺僧海能慨寺後萬佛閣久圯以修復
爲巳任吳君子張異度徐九一皆感其精誠爲
之唱導而屬余以一言先之余惟今天下奴寇
交訌淮海震動而吳中獨不受兵此 聖天子
之福力也亦佛力也然西敎之浸淫闌入亦有
年矣釁生而孽牙不可以不備開元建自赤烏
[081-14b]
石佛因緣宣布於震旦於斯地也作危樓傑閣
供養諸佛爲人天之眼目士庶瞻禮見像起信
其必能仗金剛力墮彌戾車我知西敎不崇朝
而滅熄矣于以仰祝 萬壽寧風旱彌刀兵俾
吳中永爲樂邦佛國而海內重覩金輪之盛豈
不休歟昔僞吳張氏改易開元臥佛爲立佛吳
中脊脊不寧國初重建臥佛有時和年豐之瑞
開元居郡治之坤方其興圯修廢於郡國形勝
不可謂無關也余願吳之君子慨然布金俾不
日成之可矣
[081-15a]
  北禪寺興造募緣疏
吾郡之北禪寺卽唐之乾元寺皮陸集中所云
戴宅蓋戴逵與其子顒捨宅爲之宋祥符中賜
名大慈講寺其詳見於顧逋翁趙子昻記中本
朝興圯不一隆慶萬曆之閒三空恩公量虛惠
公野懷果公相繼住持三公之後有熙遠胤公
深修五定淨持七支盡力宏䕶以起廢接衆爲
事而屬余爲唱導之文余惟今世法幢倒折魔
外盛行波旬之屬儼作導師師子之蟲推爲龍
象聾聚聾而擊鼓瞽扶瞽以拍肩黎丘之奇鬼
[081-15b]
殺人子而不疑西土之迷夫失巳頭而狂走佛
法之淩夷可謂至於斯極者矣惟兹古寺肇自
乾元是法珣法藏二公之所以闡台敎也是淨
𣑽法主之所以演法華也是東屛澄炤諸老之
所以弘講席也居今之世而欲樹末法之津梁
救衆生之狂易非反經明敎遵古德之遺規其
道無繇也夫佛法如大地之載衆生從地倒者
須從地起經敎爲藥草之療百病中藥毒者還
用藥攻知假子之非眞則眞子故在黎丘之鬼
禍自銷識迷頭之非我則明鏡了然若多之狂
[081-16a]
性立止窮冬凜冽咸借庇於復陶儉歲饉饑均
待命於良稷胤等發願興復意在斯乎意在斯
乎凡我善信共蕆勝緣風樓月殿溯寂公禪坐
之時金磬貝書似皮陸談經之日重耀昬衢之
燭盡隳彌戾之車不帷珣𣑽諸老衣鉢嘗新抑
亦靈山一會儼然未散矣
  募建表勝寶恩聚奎寶塔疏
兹塔之建也故觀察觀復蕭公大發誓願力任
仔肩自哲人有摧木之嗟而寶地乏布金之助
經始垂及廿載量工僅逾四成厥維艱哉嗚呼
[081-16b]
唏矣原夫觀察之造塔願力固歸元於佛事緣
起實發因於形家語佛法殆書海墨而不窮論
形家乃留更僕而可數蓋邑之有來脉也自沙
山而顧山而虞山而縣治結焉邑之有朝水也
自曹湖而宛山而華蕩而州蕩而環流聚焉兌
龍結則巽維之體勢宜高客水朝則城口之關
闌欲緊乃今平沙鋪展分支徑落馬鞍流派奔
騰順勢直趨婁水縣治已結無層拱叠衛之形
水口長流寡磅礴縈紆之勢山自西來者旣抱
我而復去水之東下者欲顧我而不留是以炁
[081-17a]
有所鍾我不能審其所會而支有所止彼反得
乗其所來屹彼浮圖奠玆巽位內可以朝揖縣
治外可以攔截衆流移主客反背之情成龍虎
回抱之局在昔東西瀍㵎卜雒所以契龜隂陽
流泉居岐於焉相宅又况托因緣於像敎表福
德於法輪者哉乃者畚築弛工登馮輟響樹網
侵淩於鳥䑕雕角穿穴於雨風未能符儀鳳之
祥抑且犯靑烏之忌何也巽爲文章之府塔有
卓筆之形人言卓筆無鋒當主文星缺陷且入
城而瞻塔猶坐堂而視檻朽木枝撑舉目則覩
[081-17b]
戈矛之狀積栱斷爛觀象則應破碎之占是謂
勢吉而形凶法當趨全而補缺年來白茆淤塞
七浦奔趨昔猶或却而或前今則有瀉而無折
譬如千帆競鷺萬馬橫馳違蜿蜒翔舞之經犯
簾刼箭割之讖水局旣汗漫莫鎖龍身將阧洩
無餘陵谷之變如斯桑梓之憂曷巳矧斯邑夙
稱冨庶久際昇平黑白之業橫陳人物之葘多
有而訛言屛息於邑屋奸軌歛跡於郊圻凡我
邦國之敉寧孰非佛力之加被帷兹塔廟號曰
支提用以表勝而報恩亦能滅惡而生善祥雲
[081-18a]
蓋覆故知刼火不焚淨土莊嚴定使三災永息
役鬼神而周沙界有若微塵寧風旱而彌烖兵
何殊影響此又人天交贊事理同符者矣謙益
往覩勝因曾叅末議久慙病廢莫效涓埃爰有
老人粤帷戴氏甲子齒逾於綘縣晨昏行比於
緇衣載感晬容屢占異夢趣斯塔亟宜建竪不
啻三令而五申囑謙益力爲導揚幾於辟咡而
提耳嗟乎方今紱冕鶴列俊乂鵾飛卿大夫翹
首而分王國之憂都人士拭目而觀用賔之利
惟此比閭之有事宜屬版籍之老民古稱謀及
[081-18b]
庶人亦曰詢於介衆管仲求識道於老馬田單
拜小卒爲神君斯佛勑所以下及蒭蕘在凡夫
何敢仰辭筆舌伏望巨公大人善男信女覩形
覽勝知鄙言之不爲無稽揆果察因信佛說之
歷然有據共矢宏願大施淨財俾雀離之浮圖
一新烏目之地形增勝三輪涌地何須玄度重
來七寳現前卽是育王出世從上諸佛當共證
聚沙之緣庶我愚公亦允叶移山之願天啓七
年歲在丁卯八月朔日聚沙居士錢謙益疏
  書西溪濟舟長老冊子
[081-19a]
庚辰之冬余方咏唐風蟋蟀之章修文讌之樂
絲肉交奮履舄錯雜嘉禾門人以某禪師開堂
語錄緘寄且爲乞敘余不復省視趣命僮子於
蠟炬燒却颺其灰於溷厠勿令汚吾詩酒塲也
獻歲拏舟游武林泊蔣邨策杖看梅徧歷西溪
法花憇鄭家庵濟舟長老具湯餠相勞觀其舉
止樸拙語言篤摰宛然雲棲老人家風也口占
一詩贈之有頻炷香燈頻掃地不拈佛法不談
詩之句不獨傾倒於師實爲眼底禪和子痛下
一鉗錘耳師以此地爲雲棲下院經營數載未
[081-19b]
潰於成乞余一言爲唱導余惟今世狂禪盛行
宗敎交喪一庵院便有一尊祖師一祖師便刻
一部語錄吟詩作偈拈斤播兩盲聾喑啞互相
讃歎架大屋養閒漢展轉牽勸慧命斷絶同陷
於泥犂獄中披毛載角宿業未艾良可憫也良
可哀也師能守雲棲家法持戒䕶生專勤淨業
肯堂肯搆爲雲棲荷擔兒孫當魔外猖披之日
隱然爲正法長城天龍鬼神所共䕶念區區下
院一茅蓋頭於建立乎何有或謂雲棲立法平
穩門頭稍弱其後人未必有竪起脊梁負荷大
[081-20a]
事因緣者余以爲不然譬如人家祖父創業重
規叠矩子孫懦下不失爲鄕里善人不至爲惡
劣敗類滅門絶戸也爲雲棲之弱子猶愈於爲
魔外之狂兒也君子創業垂統爲可繼也書之
以爲下院募緣序幷以諗於世之爲末法金湯
者辛巳仲春聚沙居士書於蔣邨之舟次
  追薦亡友綏安謝耳伯疏
同志曰友誼本結于三生今也則亡悲益深于
一旦輒陳微悃仰凟慈尊亡友太學生綏安謝
兆申少能振奇壯而學道疲精竹素誠萟林之
[081-20b]
勞人矢志金湯信法門之爭子乃以命運之蹇
兼之疾疢之凶一領靑衫不分生埋于塲屋半
生白骨終然死客于道涂嗟戢身之一棺何殊
牖下歎藏舟于半夜巳隔生前麈尾劇談尋味
齒牙之論蠅頭細字摩娑篋笥之書陳迹依然
新吾安在伏念兆申負氣壯往種性多聞惟其
以俠而兼儒未免借嗔而作佛捨身布髪固肯
爲法而忘軀努目信眉亦多輕死而重氣心依
蓮漏久巳種淨土之因緣身入藕絲或恐作修
羅之眷屬在凡夫何從何去惟如來悉見悉知
[081-21a]
敢以未了之交情仰証無遮之法㑹㳟惟大覺
早賜證明放嘗寂光攝旅䰟于孤圓之白月入
無生忍銷客氣於方熾之紅爐誓願刹塵窮刼
報恩于無量圓融淨穢它生受勑以重來
  爲卓去病募飯疏
農山先生學本眞儒仕爲廉吏有包函宇宙之
大志而蓋頭僅存其一茅有饑寒溝壑之深心
而量腹不充其數口三旬自笑一飽無時原憲
之固窮貧也非病潘岳之用拙信而有徵哿矣
冨人誰與指道旁之囷傷哉貧士終然泣泉下
[081-21b]
之珠敢告同人共思周急或授餐致弟子之養
豈必萬鍾或扣門送賣文之錢何妨滿陌無令
方朔長羡飽于侏儒如彼淵明亦銜恩于冥報
向仁祖而索食故自農山之素心效㣲生之乞
醯抑亦我輩之能事謹疏
[081-22a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