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f0010 牧齋初學集-淸- (master)


[063-1a]
牧齋初學集卷第六十三
 神道碑二
  嘉議大夫太嘗寺卿管國子監祭酒事贈
  禮部右侍郞謚文恪傅公神道碑
嗚呼吾師太原文恪公旣沒之三十三年而門
生錢謙益始書其墓隧之碑曰公諱新德字明
甫太原之定襄人也世爲農家祖汝楫父應期
始爲儒生母樊氏夢月光四射星斗文字粲然
先屬於腹驚呼而生公甫能言輒能記太公所
讀書倍誦於懷中七歲屬文如風雨驚驟時以
[063-1b]
爲聖童二十登鄕書明年巳丑舉進士選翰林
院庶吉士敎習三年請假歸又三年盡讀經史
子集之書近窮掌故旁摭釋典鈎連穿穴而後
其學始大就甲午除翰林院簡討又六年遷南
京國子監司業三年滿考復任又二年始陞右
春坊右中允丁太公憂喪葬用古禮墓祭徒步
五十里哀動路人終喪將不出樊安人固命之
乃强起丙午主南京試歷本坊右諭德庶子又
四年始陞太嘗寺卿管國子監祭酒事詞林覬
望遷拜不樂居兩雍公嘆曰養賢造士國家之
[063-2a]
急務此官非冗長也南陳北李彼何人哉後先
條奏主於崇敎化考德行謂從祀不當專重文
學宜推廣許讚之議進張巡文天祥等以風厲
人心在南雍申明條約作八朂以聳善作八誡
以抑惡晨夕集諸生堂下勸誘如諈諉訓戒如
誓命反復㦧怛如家人父子孝秀簡習榎楚廢
弛滿考及遷投業遠送望慕嗟咨唐之陽城無
以尚也在北雍講貫敎督不懈益勤故有弱疾
寢劇辛亥七月十四日卒於官舍年四十有三
疾革命授几焚薌擁被南北向扣頭而沒同官
[063-2b]
合賻之乃克歛 上賜祭葬給驛以歸贈禮部
右侍郞謚曰文恪娶閻氏三子庭詩以䕃爲刑
部郞中庭禮庭蘭皆諸生葬於定襄城東南十
五里高長山之原公生而短小文弱手足皆纖
細異嘗人順祥和雅聲出金石見者皆心醉曰
眞翰苑人物也明內柔外㳟大慈小足布武惟
恐先人口嘘氣猶恐傷人其於進退泊如取予
介如也南司業滿考旦夕當遷四明謂曰此官
無肯往者盍再借一二年乎公謝曰與南諸生
殊相安倘不卽幽黜亦不願去也四明有意遠
[063-3a]
公公亦心喜其遠巳而不見詞色福淸雅知公
公不能作意近之敘遷平進而巳久於南雍詞
林有嫁老女之嗤公笑曰縫衣裳羃酒漿老女
亦有微長終不能顧千金之求百兩之迎倚門
而相招矣福淸當國公語所知曰痞膈病深須
大承氣湯疏解猶悠悠泛泛用補中之劑令人
轉思王山隂耳公之生平立身持論此其大端
也公在史舘與南充黃昭素會稽陶周望深研
性命之學嘗謂昭素人議趙大洲學禪大洲直
任不辭騰諸奏牘視陽明改頭換靣更進一格
[063-3b]
又謂周望二程闢禪語錄中却多妙義是從儒
宗中透入禪宗暗合而不自知若東揜西䕶隂
用而陽斥之此禪門五宗技倆非吾儒立誠之
行徑也公内閟心宗外修儒行重䂓疉矩不染
狂禪氣息人以爲學佛作家吾以爲吾儒世適
也蓋嘗論之賢者之生於世也譬諸商彝周鼎
陳宗廟而後尊干將莫耶試剸割而後利此其
恒也其有含章履和閒世而一見者如麟趾騶
虞雖異類知其不踐不殺也如譽星卿雲盲者
知其爲祥明玕良玉愚者知其爲寳也天之生
[063-4a]
之固將置之明堂東序玉瓉黃流之閒世莫得
而垢氛人亦莫得而軒輊也吾所見偉人碩儒
亦多矣若是者非公不足以當之至其微言精
義闢儒釋之牖戸出死生之津流者固非未學
之所識而豐碑亦不可得而詳也公嘗授天官
律曆於范禮部授幾何數於西人授青烏於平
定李生授黃白於胡叟其書皆不傳其藏於家
者有文集二十卷大事狂談四卷總集類書千
餘卷銘曰
嚴嚴紫宮孰疏禁訶睥睨斗柄輷輘雷車帝曰
[063-4b]
竪子汝下無苦乗風躡雲送汝帝所雖則下讁
不在塵寰何以置之瀛州道山中秘之閣列仙
所居紅藥當堦靑藜炤書出入金門廻翔頖宮
劒佩參差禮樂肅雍朝市熏灼火聚炎蒸淸秋
蕭辰冰壺玉衡名利喧呶吞腥啄膻閒房燕處
靜嘯淸絃觀化而來限滿而去東觀西淸累蘇
何處英聲八區遺書千軸雲過太虚燈傳空谷
聖人之山河曲湯湯山宮水襲公魄所藏白首
門生怛化無極敬譔蕪詞以篆好石
  光祿大夫太子太保禮部尚書兼翰林院
[063-5a]
  學士蕭公神道碑
天啓五年禮部尚書掌詹事府宣化蕭公引年
乞休 詔進光祿大夫子一品誥命馳傳歸七
年二月以疾卒于里第年七十有四 天子念
先朝舊學遣祭賜葬恩禮有加公薨後十有二
年爲崇禎十一年 天子維新大政臨軒御殿
更定館制親簡閣員海內喁喁想望治平而謙
益方頌繫長安遇公之任子鴻襄鴻靖相與伏
地而泣踰年釋歸乃獲論次公事狀書其墓隧
之碑謹按 神宗皇帝時天下無事 天子富
[063-5b]
於春秋與公卿大夫率繇 祖宗故事愼重館
閣之選儲偫人才爲異日用而儒學文章端方
儁偉之人出公諱雲舉字允升姓蕭氏其本出
自宋蕭叔大心封于蕭遂以爲氏繇漢迄梁代
爲侯王唐季有諱殷者爲馬殷判官避亂江西
之泰和再徙瀘源國初適戍廣西爲南寧之宣
化人曾祖諱蕃祖諱滿考諱棟以公貴累贈如
其官妣皆一品夫人公生于其父高要令之官
舍高要公夢五色雲捧日覺而公生因以名焉
生七年母朱夫人卒擗踊叫號人呼孝童二十
[063-6a]
舉鄕試萬曆十四年舉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
三年授簡討公少負才藻風發泉涌在史館深
思下視刋華落實耑勤問學魯人弗如識者卜
其有公望矣自簡討陞左贊善凡十年自左贊
善歷國子監司業右庶子陞祭酒詹事凡九年
在詹端四年陞禮部右侍郞敎習庶吉士又一
年改吏部右侍郞充經筵日講官三品滿六年
以繼母羊太夫人里居乞省覲伏殿門泣三日
乃得請天啓初召用陞禮部尚書未一載遂致
仕歸公篤誠祥順行安節和爲東朝講官齋心
[063-6b]
祓慮敷陳善敗 光廟嘆嘉焉事 神廟撰進
講章篝燈整衣肅如對御不以人主靜攝必自
假易 神廟深知之欲枋用而未果也萬曆之
有黨論也甘陵汝南之議不欲附君子故去天
啓之有奄禍也黃門北寺之獄不忍附小人故
再去回翔詞垣棲遲衰晚不以容悅持祿不以
擊排植黨不以年至隳節不以時危易行其不
終大用也斯以爲端方儁偉始終一德之君子
與嗚呼國家史舘之制所以儲才養相計安軍
國可謂至矣抜自草茅置之禁近體優則其氣
[063-7a]
舒局冷則其志澹枕籍經史無簿書期會之役
則其神簡優游年歲無傳遽拜除之競則其智
恬三百餘年謀王體而斷國論有若金陵之議
升祔新都之阻封爵莫不援据編帙取携腹笥
固未嘗薄舘閣爲乏材嗤翰墨爲無用也謙益
登朝時佐吏禮則公與崇仁吳公掌院則耀州
王公掌詹則晉江翁公祭酒則定襄傅公此五
公者金聲玉色質有其文出入殿廷朝右改色
彧彧乎彬彬乎盛世之詞臣也詩有之鳳凰鳴
矣于彼高岡梧桐生矣于彼朝陽繇今思之萬
[063-7b]
曆四十年閒豈非成周卷阿之盛際與謙益論
著公事而及此者庸以著 祖宗養士之仁彰
 神宗久道之化贊颺休明昭示後世亦公之
遺志也夫公前娶鄧氏後娶何氏皆贈一品夫
人有子八人曰鴻圖鴻業鴻襄鴻靖鴻慶鴻祐
鴻譽鴻振鴻業萬曆丙午舉人鴻襄戸部山東
淸吏司郎中鴻靖太僕寺廳主簿所著有靑蘿
集五十餘卷别集若干卷公主萬曆庚戌會試
篤謙益座主殿試讀卷又首抜焉所以敎誨期
待甚厚衰遲坎陷老而無成公之二子不以爲不
[063-8a]
肖有點于師門也以公碑諉焉故不敢辭銘曰
於穆 神宗如日方中王多吉士翽翽雝雝有
美蕭公奮跡粤西道山蓬閣來游來儀焯彼民
譽蔚爲國寶公于斯時麒麟朱草乃晉坊局乃
敎成均如衮掌誥如贄考文明廷開窻細旃納
牖公于斯時玉鉉大斗東觀再游西京出祖哀
此宮隣傷彼金虎布袍歸里飭巾待期公于斯
時夏鼎商彝丁年俊英白首魁艾𣏌梓明堂榰
柱昭代孰培養是 神宗之仁豊水有芭詒厥
子孫蒼梧之墳喬木千章 帝命顯融豐碑煌
[063-8b]
煌有君有臣是保是師我銘不忘 神祖之思
  慈溪馮氏先塋節孝碑
天啓元年有詔追録 光宗皇帝東宮舊學贈
故左春坊左庶子兼翰林院侍讀馮公爲禮部
右侍郞予祭葬䕃一子越九年已已公之季子
爾達奉公與太宜人兩世之柩返葬於慈溪葬
之後十九年其門生錢謙益乃爲論世考德銘
諸麗牲之碑謹按慈溪馮氏叔和往五代之際
仕吳越爲尚書叔和二十世吉亨永樂中爲給
事中吉亨四傳爲淳淳生時桂時桂生四子其
[063-9a]
叔爲孝廉府君諱讚卽公之考也府君初娶於
沈就昏長安遂占籍錦衣衞嘉靖甲子中順天
鄕試繼室以劉氏生公公諱有經字正子五歲
而孤劉年二十有二萬曆丁酉劉年五十公上
疏言母劉苦節 詔旌表其門爲節婦又九年
公五品滿三考贈府君如其官而劉始封太宜
人太宜人之歸也府君已舉於鄕府君性至孝
負笈䇿蹇授詩恒山孤竹閒所得修脯封題以
遺二親不敢名一錢太宜人勤勞共儉黽勉有
無不以關府君也府君疾革指公以屬太宜人
[063-9b]
曰孺子之生也夢老人劒以卑我曰以節婦子
爲而子夢如可踐也吾不悼其不幸於土中矣
太夫人剺靣絶食忍死襄事藁葬府君於外家
墓旁而依其母以居府君之伯氏持太公貸錢
劵責諸遺橐太宜人盡室以償而身自忍餓日
旴未炊抱孺子而泣宗人欲奪其志作輓詩以
諷太宜人拜而泣曰宗人朂我矣敢不自力公
六歲以舅氏爲外傅太宜人丙夜課讀刀尺與
吾伊聲朗朗相應公閒持尺蹏搏弄藏匿袖中
太宜人偪而奪之則所私屬程文也乃大喜悉
[063-10a]
發府君遺篋予之兵農禮樂之書部居粲然公
得以諳暁爲通儒府君之遺敎也年二十舉鄉
試又三年巳丑舉進士選翰林院庶吉士甲午
除編修戊戍陞右春坊右中允庚子充 東宮
講讀官一日講官進拜 皇太子偶不爲起公
奏曰臣等承之春宮輔導無狀致 殿下失起
立之禮敢請其罪 光宗改容謝焉是年請假
歸葬府君藁葬三十年棺不能受繂治木更歛
貌如生人汗津津浮頞額公一慟悶絶噀血漬
靣傾灑如洮頮巳而奉太宜人扶府君櫬歸葬
[063-10b]
於夏嶴之原哭踴如初喪感動行路公疏請廬
墓行服三年 上不許 皇太子臨講數問馮
先生還否吏部勒限趣就道乃還職公在坊局
九年繇諭德洗馬歷庶子皆不輟講讀霜天雪
夜太宜人未嘗不夙興曙戒公每進講念母師
之訓靜共齋慄著見於進止之閒 皇太子恒
目屬之曰馮先生孝子也公念太宜人老不樂
仕進時方鈎四明之黨多所連染遂抗章移病
疏十上乃得請閒居奉母修白華之養者七年
而太宜人考終公哀慟致毁誓不欲生踰小祥
[063-11a]
而滋甚劉宜人病脾絶而復蘇髣髴見太宜人
爲䕶持公拊心哭曰死者果得相依於地下乎
吾死不復返矣奄然無聲痛入黄泉竟以不勝
喪而卒乙卯十月十四日也年五十妻李氏繼
妻陸氏劉氏皆先卒子三人爾偃爾發爾達皆
諸生爾偃早夭爾發承䕃後公十年卒謙益以
天啓𥘉哭公於近郊之殯宮退而謂爾發曰日
月有時方隅未靜返葬則未遑慢葬則不可子
將謂何爾發曰先人居恒謂太公三世反葬於
周爲不忘本易簀之夕口喃喃扶櫬南下爾發
[063-11b]
所不以兩世歸葬棄先人之墜言者他日亦無
以見吾子矣甲子試鎖院不中塡塞呼憤一昔
而卒爾達以一孤僮繼父兄之志柩車累累舳
艫相銜跋涉水陸誓戒徒旅閒關四千里克襄
大事嗚呼艱哉㳟惟太宜人之節綽楔巋然與
觚棱相望而楊宮庶守勤譔公行狀於歷官之
下繫之曰孝子本朝館閣大臣以孝子特聞者
吾未之見也然則公之爵位不能傳遽至於公
卿固可以無憾而馮氏之先塋視世之周閣高
門象祈連而署京兆者其崇庳何如哉謙益敢
[063-12a]
竊取史氏之義大書特書刻其碑曰慈溪馮氏
節孝之阡而爲之銘曰
惟府君之孝夭折是悼如草傷於春弗逮雨膏
惟母師之節如山有截如澤堅於冬霜淸冰栗
雛啄鷇哺再世而滋哀哀藐孤奮爲 帝師入
侍銅輦出奉版輿封有紫誥旌有&KR0238書母生而
生母死而死承華無人重泉有子兵燹驚疑關
河修阻孤僮反葬神實相汝鄮山嚴嚴慈水湯
湯節婦孝子千秋之藏匪山則嶞匪水則廻天
地元氣歸藏在斯思皇多士馮翼孝德永錫爾
[063-12b]
類以胙王國文慙懷鉛誼重負土螭首龜趺敬
告終古
  南京刑部浙江司郞中封資政大夫兵部
  尚書李公神道碑銘
今上十三年卽家起大司馬李公於南京叅贊
機務司馬之父刑部公年八十七矣呼司馬而
詔之曰汝母以我老偃蹇朝命留都吾舊游夢
寐未能忘也吾幸健杖屨逐子而行汝以服官
吾以就養不亦可乎司馬頓首奉敎公居留署
三月曰可以歸矣司馬送之江干伏地慟哭瞻
[063-13a]
望弗及乃還都人聚觀感泣以爲是父是子忠
孝一門斯可以敎世者也八月二十七日公考
終于里第司馬不俟奏報見星而奔卜以某月
某日大葬于松林塘之祖塋走使四千里俾契
家子錢謙益書其隧道之碑謙益曰諾爲序而
銘焉序曰公姓李氏唐西平忠武王之後有憲
者觀察江西游刺史袁州子孫家焉再傳徙吉
水之谷村有桂者入明與梁寅諸名士爲友桂
生京京生吉吉生威威生貴爵貴爵生贈兵部
尚書秀卽公之父也公諱廷諫字信卿少負穎
[063-13b]
異十歲以才筆雄里中萬曆癸卯與司馬同舉
于鄉旣歌鹿鳴動色相戒曰壯而舉如日出之
明晚而舉如燈燭之光有以自厲無相辱也累
試南宮不第除廣德州學正遷南京國子監博
士再遷南京大理寺評事久之陞南刑部山東
司主事改浙江司郞中内計鐫級調用遂不起
用司馬貴封都察院右僉都御史再封兵部右
侍郞以逮今官公之爲人齊莊易直明允篤誠
自其鄕舉時補衣蔬食父子徒步鄉先生鄒忠
介公曾㳟端公聞而歎曰吾江右素風不墜矣
[063-14a]
其爲學正也視諸生如其子弟敎其不及而貰
其非辜諸生之佻達者莫不始而憚旣而服久
之矍然而顧化也直指使者檄祀其師于名宦
集諸生公議得其暴橫狀力寢其議直指心恚
公卒無以罪也在國學一如其爲學正當省試
時國子先生之室戸屨恒滿公惟衡門兩板而
巳三年不遷繇廷評量移比部小大之獄必以
情本倫嘗依法比不爲深文周内叔姪訟產不
決廉知爲外家所嗾執而懲之諭以至情慟哭
相讓而罷廬陽盜殺人竄匿南都反以盜首被
[063-14b]
殺家欲連逮相抵公曰此必有異繫其人于獄
巳而廬陽來告果逋囚也乃服辜督撫之子僞
爲省郞符傳執送法司督撫懼遣人來殺之公
曰父子天性也况殺人以媚人乎命縱之其人
不忍去復自歸服城旦督撫竟發憤死而省郞
亦用是敗人咸以平允歸公司馬繇邑令徵入
西臺正色讜言爲黨人所擠拜以考功法中之
公與司馬環堵蕭然講道論德諸子鴈行執經
以侍父子閒自爲知巳也司馬遭奄禍緹騎四
出公不色變其再起也公不色喜惟勉以知幾
[063-15a]
順命忠君報國而巳家居十餘年無求田問宅
之事無梯山架&KR0676之舉無煦嘔骫骳之態無崖
岸嶄絶之容誠敬以孝享惇睦以善俗以戰兢
愼獨砥後賢以躬行實踐砭僞學神明堅悍老
而不衰端坐隱几坦然委順蓋篤實光輝好德
令終之君子也世之衰也士皆好圓而惡方豐
表而嗇裏姚江之良知佐以近世之禪學往往
決藩踰垣不知顧恤風俗日以媮子弟日以壊
有如公者豈非古之師儒也與豈非鄕先生沒
而祭于社者與司馬奕世載德光而大之規言
[063-15b]
矩行不越㝷尺父子之閒有濳耀而無崇庳本
朝稱江西士大夫家法先河後海必歸本于公
嗚呼可謂盛矣公娶周氏累贈夫人繼劉氏萬
氏累封夫人子五人長邦華卽司馬次邦英雲
南曲靖府推官邦藻邦著邦蔚皆邑諸生而邦
著貢于廷孫男十五人冡孫士開邑廩生殉弟
溺死奉 㫖旌表公之家訓徵焉銘曰
於惟李公如玉有瑞百行旣圓五福斯備公爲
書生巋然長德及爲師儒威儀抑抑摳衣升堂
頌禮有嚴春絃夏誦朝齏暮鹽再爲法官不詭
[063-16a]
不訹矢其素心視我丹筆蕭然虚止歸老紫荆
澹庵之澹誠齋之誠國爲元龜邦爲胡耉敎義
模楷匪山伊斗五福維何福壽考終有子駿發
高明顯融皇天何私荷此百祿箕疇有徵惟德
作福司馬受命匡我王國文武吉甫中興是式
源深流長爾哀爾思玄堂有耀寵章鼎來勒詩
螭龜作頌是似耄齔來式敢告惇史
  通奉大夫湖廣布政司左布政使王公墓
  碑
天啓元年藺酋陷重慶圍成都朝議推兵部武
[063-16b]
庫司郞中王某通知兵略宜出監軍事公慨然
銜命以往賊聲言將趨荆門犯留都仕宦入蜀
者皆檥舟夷陵踧踖盼望川東道徐公如珂奮
臂不顧乗單舸入峽公則繇漢中走棧道單車
轣轆冰雪塞路六十日而抵蜀蜀人驚而相告
吳中一時乃有兩王尊耶公旣受事戒將士簡
師旅灑血以誓衆曰所不滅賊以報 天子視
此血矣二年二月復江安縣五月復瀘州六月
復納溪合江仁懷諸縣三年春率師搗其穴冬
入龍塲破土城斬玀 關諸苗奢酋父子殺母
[063-17a]
妻夜遁遂乎永寧而公之復瀘州也徐公亦以
是月督四道兵鏖賊重慶城下禽張樊二酋奢
賊失氣遁永寧我師合而蹴之最平蜀之功公
與徐公爲多捷奏加陞二級賞銀四十兩仍
命與徐公皆遇巡撫缺推用徐公以久次入爲
京卿而公僅循資量移蜀之爭功者至于飛章
抵讕檻車逮繫而公悛悛不自明人皆以公爲
長者也師之渡瀘也公命縛葦爲船繫之江岸
我師乗風雨夜進賊驚潰爭蘆筏以渡溺而殲
焉搗巢之師繇仁懷達落紅一夫負米四斗扳
[063-17b]
崖下上顚頓絶壑公令緣溪伐木造舟以濟日
運可三百石士皆宿飽遂以集事公在行閒三
載躬擐甲胄冒矢石中箐之役長寧納溪二師
俱覆昏夜歸瀘整師斷後矢屬于鞍者數矣事
平之後開府建牙者相望而公獨浮湛藩臬自
此遂無意于功名之會以年至乞休此可爲長
嘆者也公諱世仁字元夫世居太倉之龍市以
貲雄于鄕富而好行其德曾祖拭鴻臚寺署丞
祖燾父嘉言皆諸生母錢氏舉萬曆辛丑進士
除漳州府推官父喪服除補南昌府推官入爲
[063-18a]
兵部車駕司主事歷武庫郞中以叅政監軍于
蜀陞右布政于福建㝷改湖廣致仕公居官廉
平愷悌官司理以平允稱官樞曹以勤敏稱官
藩臬以治辦稱生平無先人之心無封巳之行
不崖岸以立名不徑竇以營利隨牒以進奉身
而退休休如也蹇蹇如也天性孝友內行惇至
厚親黨篤故舊收惸婺䘏饑寒皇皇乎如有所
耆也汲汲乎如有所追逐也致仕歸田修閑居
遂初之樂親知過從契闊談讌賔至則命觴賦
詩詩就則徵歌度曲感西征之勞苦演爲傳奇
[063-18b]
使童子登塲按拍以相娱樂酒闌歌闋客有爲
公愾歎者公笑曰大地皆戲塲吾與君皆觀塲
之人也何容置欣慨于其閒哉有别業在吳淞
之濵公之子應徵春秋佳日載酒速客奉公遊
燕其閒畵船簫鼓酒旗歌扇出沒于漁灣柳渚
之中公顧而樂之丁丑九月酹酒芙蓉花下曰
勸汝一杯酒從此别矣歸三旬而疾作談笑訣
别倐然若羽化者嗚呼公可謂五福渾圓高朗
令終之君子矣公卒于崇禎十年十月朔日享
年八十有一娶溫氏繼室魯氏並贈夫人子應
[063-19a]
徵應微應行皆國子生十五年十一月葬光福
之新阡公我錢之自出于余中表兄弟也余之
論次於其細行及歷官行事皆不得盡載特詳
書其西征之功狀與其有勞而不見庸者如此
銘曰
公方覊貫頭角觺觺雍河決江大放厥辭鵲起
射䇿釋褐牽絲麟仁不履鴻漸有儀寇訌西南
欲裂坤維井絡路塞劒閣羽馳公出監軍灑血
誓師我疆旋復賊巢遂夷瀘河濳渡箐路窮追
舩回礟及馬旋矢隨 帝記厥勩冠于西陲回
[063-19b]
翔滋久角巾東歸痯痯勞人脫此&KR0919覊法曲窈
眇洞簫叅差宮移羽換絲奮肉飛戲塲何樂戰
塲何危當筵一笑拊手大歸公膏雖屯厥有憖
遺藹藹孫子以畬以菑西山之阡冡木蔽虧鄧
尉朝雲震澤汐池胄子危誦秀眉遺思過者必
式眎此豐碑
牧齋初學集卷第六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