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f0010 牧齋初學集-淸- (master)


[060-1a]
牧齋初學集卷第六十
墓誌銘十一
  隨州知州贈太僕少卿徐君墓誌銘
崇禎十四年獻曹二賊攻䧟隨州知州事徐君
死之君將行戒其子肇森肇樑曰賊隳突襄鄧
及隨隨三破之餘然郢之肩背也守隨所以衛
 陵寢也樑也行扞牧圉以佐守森也居斥家
貲以益軍吾必死于此無返顧矣十三年十月
莅隨朝國人而誓戒之歃血於關壯繆廟要以
必死修城濬濠拓羊馬墻抽壯勇庀礮石䘏饑
[060-1b]
寒平振糶府庫匱乏則捐家財給之民和而奮
咸有固志繕南城譙樓寢處其下慨然謂僚屬
曰身與公等枕戈待敵以此樓爲死所矣明年
四月賊䧟襄陽躪德安購獲細作要遮捕斬賊
知有備棄疾于我悉衆力攻閒使三走郢告急
巡道趙某抵其章于地弗顧巡撫發一遊擊率
兵援隨趙勒之守郢留弗遣君不食二日不解
甲五日再盟于壯繆大臨以告哀二十五日賊
急攻南城濳師八道隳北城以入君遣肇樑埋
州印廨後東墻下勒馬巷戰矢貫於頥刀屬于
[060-2a]
頰眼鼻橫斷墮馬左手掣佩刀右手握印廂鍉
帨䘖于袖賊栧之不得鈹刀交下䧟胸斷股而
死肇樑趨至拊尸頓踊哭且罵賊驅至老營殺
之且死疾呼州人告以埋印處妾趙氏王氏臧
獲十八人皆死賊驅趙出不可先殺其所抱幼
女申姑斷其八指罵益厲賊刃之推土石碎顱
而死君死之三日吳人石琳求得其屍歛之趙
氏屍與申姑相抱不解胸著布囊凾金剛經三
寸許遂倂棺以歛而肇樑屍卒不可得巡道以
阻援自諱也欲沒公死事狀荆西道力持之楚
[060-2b]
撫按乃上其事肇森亦詣闕陳請 天子贈君
太僕少卿賜祠祭廕一子入監視天啓中張興
文振德例而少殺焉惟守隨之事與睢陽異睢
陽江淮之前障也拔雍而扼睢則可以通南北
隨承天之後翼也越隨而保郢則無以蔽 陵
寢捐必死之身委必破之城俾其專力致死䧟
隨之後兵鈍氣單橫折而去而 陵寢晏然無
恙君之志遂矣後二年賊再至漢東無藩籬之
限原廟震驚然後知君之以死據隨與南陽之
據睢一也嗚呼䕶 陵之功守隨爲大失隨之
[060-3a]
罪絶援爲大今也賞靳于守死罰佚于擁兵國
論傎錯而盜賊滋不可撲滅則豈非謀國者之
咎哉君諱世淳字中明五代時始祖崇自海州
徙淮安三傳南唐左嘗侍鉉徙廣陵唐亡入宋
二傳翰林學士遹徙盱眙其二子從高宗渡江
徙越雜居山隂海鹽洪武初諱土金者贅嘉興
之白苧鄕遂爲嘉興人六傳爲雷州府同知諱
學周生南京兵部侍郞贈兵部尚書諱必達而
公其冡子也尚書偉望碩儒爲時明德公胚胎
前光沈浸經史食息擩染不離典訓萬曆戊午
[060-3b]
以春秋薦于卿累試南宮不第署永嘉縣敎諭
修學宮闢講堂劉香餘孽出没海上建關隘絶
勾引甌越底寧方略多自君出除重慶府推官
居官計口食俸禁誅求省廚傳所至不知有官
獮大奸折大獄斧劈理解奏成于手中雖賁育
不能奪也督師徵餉萬斛過五日以尚方從事
括倉穀僦舟船咄嗟立辦民不告病督兵勦資
簡諸酋水陸並進弓刀相啣歸師過峽班馬之
聲蕭然滿考當內召蜀人疾君彊直以隨爲絕
地䧟君其卒以成君者天也隨饑士就食粥厰
[060-4a]
君曰可使士以饑餓失禮乎分粟以賑之士皆
感泣潰兵過隨索餉鏵釦震地君援兵登陴單
衣入其營執帥手語曰軍之不供給守之過也
殺守足矣無已則械守以見於督師監紀乎帥
氣奪歛衆而去其從容應變如此君爲人孝友
順祥內明外柔尚書久宦雷州篤老君晨昏娛
侍雷州忘尚書之不在側也尚書病將析產君
請以分諸弟尚書頷之終喪籍以告于几筵終
其身未嘗有德色于諸弟也君長不滿六尺退
然如不勝衣耐勞苦甘淡薄補衣蔬食如後門
[060-4b]
素士經術之外兼通象緯數學叅同悟眞家言
博簺祕戲無不通曉與人居陶陶永夕飮酒至
一石不亂確守家法重規叠矩稱心而言擇地
而蹈蓋温文樂易深中好修之君子也其所成
就奇偉激烈乃如是君遇害時春秋五十七娶
恭人戴氏生三子肇森高才生以尚書廕入太
學肇樑肇彬孿生子也肇樑奉 詔祔祭隨嘉
二祠與肇彬俱廩生繼室包氏生一子肇森女
二人孫男六人崇禎十六年十二月廿四日
賜葬于東荒之新阡而戴恭人祔肇森奉其宗
[060-5a]
老司寇公所撰行狀及排纘行略哭而請于余
曰夫子在先朝草張興文制詞載在冊府先人
闔門殉義與興文等而愍綸或後焉惟夫子哀
而賜之銘是先人與興文俱不死也余喟然歎
曰興文事聞髙陽公掌樞部召見其孤撫而哭
之手自題覆請于 先帝峻秩世廕度越彝典
迎柩于蜀給符傳而遣之其所以崇奬激厲若
此之至也今之當國者政以賄成厭薄仗節死
義之事惡其疥吾畢牘君之獲斯典者亦幸也
觀于興文與君可以覘國矣敢不志而銘諸銘
[060-5b]

江漢廻復拱趨 顯陵天造地設萬靈式馮漢
東之國隨爲後蔽如人肩背心膂是衛烈烈徐
君效死守隨隨亡身隕寇戈北廻如隄受水捍
禦奔敗岸嚙隄崩水勢亦殺煌煌 顯陵原邑
膴膴空曲鬱盤王氣自古衣冠月游陵樹葱青
 帝眷南顧慰我光靈父子肉糜婢妾屍枕闔
門刲屠以保 陵寢 帝曰念哉女䘏女祠功
崇報夷過在所司賀蘭環顧始興不作䧟巡莫
問議壺誰駮下有靑史上有白日假彼貞珉奮
[060-6a]
此直筆疇司戒律疇秉國成義則竊取䜛鼎之

  張昭子墓誌銘
君諱弇之字昭子兵部左侍郞堂邑張公鳳翔
之孫威縣知縣幼安之子也崇禎十四年六月
十八日卒年二十有二旣葬司馬公自長安詒
余書曰吾有四孫弇之其叔也生有奇表嶷然
異凡童始敎方書受甲子矩步規言無子弟之
過從吾戍于潼關歷少室度崤函上太華絶頂
登髙望遠志氣廓然所謂鴻鶵鵠子有靑雲之
[060-6b]
意也家世受春秋從西華里先授詩淬掌燎髪
六十日通曉六義於羣經皆然嘗病劇醫敎之
輟書三日恚曰人可三日廢學耶晨興扄户啓
東窻炷香迎日而拜退而箋之小櫝曰某日告
某日不告知其日必告天也年十三補博士弟
子員從其父于威戊寅威䧟于奴痛其父之歸
司敗也蚤夜呼憤願以身代已而喪其母食無
鹽酪居無爪剪踰小祥不勝喪而卒痛乎天之
祝余也弇之好讀薛文淸之書修容整襟如見
其人天不假年而使之不得有成天其無意于
[060-7a]
斯文乎弇之死矣非假諸名筆無以留其生靣
且以志吾悲也敢以墓中之石請幸無辭焉余
嘗聞唐人陳元敬之言曰幽觀大運賢哲生有
萌芽時發乃茂古之合者百無一焉堯與舜合
禹得之四百餘年湯與伊尹合五百年文王與
太公合四百年幽厲版蕩賢聖不相逢也老𣆀
仲尼淪溺溷世不能自昌彌四百餘年赤龍以
來迄于我明三百年貞元周復之一㑹也天旣
篤生昭子又從而芟薙之天之意其可懼也昔
者王仲淹十歲而侍銅川知其憂王綱不振生
[060-7b]
人勞于聚歛而天下將亂也遂有元經之受昭
子之告天也其此志乎離經辨志尊師取友其
銅川歌伐木之年乎元㑹休明君師道合坤師
之占不當兆于斯世昭子用是短折嗚呼其又
可幸也以此志昭子而解司馬公之悲其可乎
昭子娶蘇氏生遺腹女曰慰家蓋昭子死踰年
而威縣之獄得白銘曰
有明崇禎龍集癸未葬張昭子于梁水之原獲
麟之後二千一百三十餘年嗚呼奈何乎天
  鄒孟陽墓誌銘
[060-8a]
李長蘅苦愛武林山水歲必一再游其游也以
鄒孟陽爲湖山主人花時月夜晴雪煙雨扁舟
幅巾茶罏筆床未嘗不與孟陽俱長蘅高人朗
士秀出人表歌詩圖繪與湖風山雲互相映發
孟陽鈎簾據几隗俄其閒山僧舟子皆能指而
識之長蘅于畵矜愼自娛不受促迫顧獨喜爲
孟陽畵西湖江南臥遊冊凡三十餘幀孟陽所
至必擕之以行曰長蘅與江南山水皆在吾篋
笥中矣長蘅買山西蹟下環山三十里皆梅花
花時千邨萬落漫山炤野欲搆小閣臨之名曰
[060-8b]
六浮孟陽過而樂之許代卜築焉長蘅爲詩曰
十年山閣不得就却負靑浮日夜浮故人一見
豁雙眼何日三閒銷百憂百年有錢作底用一
朝卜築偕行休長蘅卒孟陽家益落閣竟不就
挐舟吊長蘅還登鐵山酹酒痛哭而去歸而祀
長蘅于小築生平師友祔焉春秋佳日採蓴剪
菊山僧故人取次助祭其崇尚風義絶出流俗
皆此類也晚年山水之情彌勝偕老僧游天台
軍持漉囊居然兩衲子也訪余拂水輙留連旬
月擕臥遊冊索題曰吾遊天台挾此冊與俱長
[060-9a]
蘅有知當偕我越楢溪凌石橋耳其託寄如此
孟陽名之嶧其先世元末鎭撫海寧居東門外
至今地名鄒家渡四傳徙錢塘東溪以貲雄里
中至孟陽讀書好修爲知名士不事生產老而
貧困以死崇禎癸未六月某日卒年七十子曰
某某年某月葬于某地之阡昔盧簡辭遊伊水
别墅霰雪微下忽有簑笠牽蓬艇白衣與衲僧
同坐炊桐甑烹魚煑茗泝流吟嘯使問之乃白
傅同佛光往香山每遇親友無不話之以爲高
逸之情莫及余誌孟陽詳書其與長蘅游跡如
[060-9b]
此世有簡辭其可以知孟陽也銘曰
猗鄒生標美譽儒行修內美具通經術函雅故
慕節俠鄙章句萬卷書籖軸互手朱黃自題署
師雲棲奉檀度友檀園共毫素攬湖山寫情愫
生寂莫死遲暮神之游非丘墓西蹟趾石橋路
  抑菴姚君墓誌銘
君諱以高字汝危太子太傅工部尚書諱思仁
之第三子娶項氏故襄毅公之孫女鄭端簡公
之自出而中翰臯謨之女也姚世爲嘉興人洪
武初始祖成一奉直粧鑾司隷匠籍生二子曰
[060-10a]
聰曰明遂分南北支聰子敬有女諱妙莊生有
異徵嘗見盥水中日月雲霞爛然五色羽扇夾
兩旁 憲廟選妃江南妙莊在選中髪短不任
髻渡松江髪忽長八尺故地名八尺生 皇第
九子壽王冊封端懿安妃官其弟福員世錦衣
百戸是爲北支明之孫諱緯緯生烈烈生履道
履道生太傅皆以太傅貴贈宮保是爲南支君
沈厚精敏咨禀敎飭不縱爲子弟華靡遨放事
項孺人生於盛族恭柔專勤佐君以事其親鷄
鳴宿戒廪廪如也君少與伯仲二兄掉鞅詞壇
[060-10b]
久之伯仲皆以父任爲郞君數踏省門以乙榜
謁選當得郡倅奮欲以制科自見不肯就從太
傅游兩都諳曉臺閣故事訪求兵農利害邊徼
阨塞以儲偫有用之學太傅守南京兆君檥舟
江干徒步郊關問得都市奸猾惡少主名及其
根株囊槖太傅立遣使掩捕論治奄忽如神京
兆以此大治天啓中 皇極門告成有㫖庀
三殿工太傅仰屋咄咄君從容請曰大人不見
璫兒媪息佻佻拌拌以將作爲市耶竭帑藏盜
名爵張奄𦦨在此役也大人且休矣太傅大悟
[060-11a]
立抗疏請停止無何遂得請歸已而復交關興
作 先帝彌留之日猶用殿工拜官濁亂朝著
太傅顧君而歎兒之免我多矣君之喪母唐夫
人也念無以報罔極痛不欲生孺人曰盍盡出
先姑鏡奩貲用以廣母慈資冥福乎編茅於三
塔寺側食餓者衣寒者槥埋死且殣者合掌讙
呼祝姚夫人升天聲與浮屠下上於太傅之壽
也亦然太傅年益高伯仲皆宦游君孺人聽聲
辯色損飯益衣太傅甘寢燕息神明太和崇禎
四年太傅奉 詔存問扶掖駿奔燕勞贈賄禮
[060-11b]
無違者是年八月孺人卒閏十一月君亦卒且
死皆以老人爲念語不及私君生二男子長曰
澣郡諸生孺人出也次曰溥國子生庻陳出也
女子三人皆庻出也於是以癸未十二月甲子
合葬於嘉興縣三宿字圩之阡而澣奉其婦翁
譚工部狀來請銘在昔東京楊袁爲漢名族華
嶠以謂能守家風袁不及楊唐房太尉琯以德
行爲相世號其門爲太尉家啓爲鳳翔參軍人
咸曰眞房太尉家子孫也太傅博大傑魁爲時
厖臣君握文矯志晨昏有助夫婦媲德厥子趾
[060-12a]
美雖楊房之子弟何以加諸澣游吾門以材稱
葬其父母乞銘以圖長存可尚也已銘曰
君年四十有一繫之易得河圖四靣之四十而
餘其一孺人年三十有七繫之皇極得邵氏之
三十六宮而亦餘其一餘一爲奇餘二爲偶歸
餘於二子以昌厥後嗚呼吾非瞽史蓋聞諸姚
氏之叟
  金文學墓誌銘
武林金子漸臯以崇禎十六年八月幾日葬其
父而爲狀來請銘曰君姓金氏諱某字某祖諱
[060-12b]
某生四子長爲君父諱某舉癸卯鄕試爲邳州
守次則御史某也君少孤束髪爲諸生不事生
產邳州老于公車將之官鬻其居于御史以治
裝風雨之夕御史家奴促令徙居君之伯兄臥
病其妻徐孺人與其長姒負墻匿門扇後行無
燎火彳亍泥濘中比至旁舍乞容榻之地以置
伯兄而身與徐孺人露坐以待旦未幾伯兄夫
婦相繼殁邳州久宦不歸送往事居庀治喪葬
歲逼除突煙不起與徐孺人相對空案而已邳
州在官時爲兩幼叔娶婦爲兩大母卜改葬黽
[060-13a]
勉有無備所不堪及其歸而析產田取其磽瘠
者器什取其刓敝者又舍故居而别僦居于市
曰吾不欲遠[婺-矛+牙]婦弱弟傷老人心也其孝友篤
摰好行其義若此君自以不得志于場屋督課
漸臯甚切然嘗正告之曰士君子以立身爲本
功名富貴非所急也御史爲人飛章劾王耀州
至今以爲諱可不戒哉漸臯旣舉于鄕卓然以
名行有聞君之敎也君卒于崇禎辛已五月享
年幾十有幾子三人某某某女三人孫五人墓
在仁和之南山漸臯言君故有大志易簀之時
[060-13b]
執漸臯手而語曰民窮矣盜益起吾欲以七事
上于朝而未能也汝爲我成之漸臯問七事云
何瞑不復言矣銘曰
有美一人婉淸揚目營四海滯堵墻彌留之言
何琅琅載筆入棺告上皇啓爾後賢繼述長安
寢巨室無䀌傷
  朱府君墓誌銘
君諱萊字左元其先自雒陽徙崑山貴州按察
司副使諱熙洽之次子也君少於其兄懋四歲
副使以授易爲大師多君之才令治春秋遂以
[060-14a]
春秋名家副使舉進士宰濳江淸田築城簿籍
叢劇君手自繕寫勾稽會較首尾鱗次副使歎
曰助我理濳者是兒也副使自閩歸罄槖中裝
買舍旁廢宅君兄弟舉倍稱之息斥而新之副
使縣車歸老華堂燕寢俛仰極樂不知其所繇
辦也君遂棄去舉子與伯氏晨夕子舍娛侍百
方山川登涉歲時燕賞畵船游屐周流數百里
閒廚傳供張皆取給于稱貸城南數頃盡折入
於子錢家而不使其父知也伯氏病困收責者
塞戸副使聞狀大怒命君出其所有謁親知爲
[060-14b]
率錢會期一日盡償長子宿負人或謂君若他
日寧有避債臺乎君歎曰我豈不自知非計哉
顧親老矣今又不樂忍令知兩子皆廢產損老
人眠食乎君且休矣副使没君以其田廬按籍
予債主一夕而盡歲大侵甁無儲粟撫其子日
爃笑曰此萬金產也與二三故人契闊談讌修
隻鷄近局之樂及見其長女壻王志堅舉進士
與日爃舉鄕書而卒君少卓犖負奇氣從副使
宦游江楚江山鬱盤登臨吊古作爲歌詩曼聲
高歌投其稿於江流而去嘗語日爃曰古之學
[060-15a]
游江楚江山鬱盤登臨吊古作爲歌詩曼聲高
歌投其稿於江流而去嘗語日爃曰古之學者
爲人致君澤民是也今之學者爲巳榮身肥家
是也其托寄不偶如此君以萬曆甲寅十二月
卒年五十有九妻徐氏勤勞共儉共養舅姑饘
&KR0755酒醴芼羮必躬必親於孝養有助焉後君十
年卒年六十有九子二人長日爃工部營繕司
員外郞次日焌某年某月葬某地之阡日爃涕
泣來告曰日爃狀吾先人之行事十有三年矣
思得一命以慰九京而後謁銘於夫子奉職無
[060-15b]
狀身爲僇人幸得湔洗奉先人之丘墓不及今
乞銘以葬豈歐陽子之所謂有待者乎夫子其
何忍辭余曰諾銘曰
半通者綸四尺者土壹行孝友之傳片牘而巳
矣嗚呼其孰與千古
牧齋初學集卷第六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