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133 震澤集-明-王鏊 (master)


[036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震澤集巻三十六     明 王鏊 撰
  書
   與人論攝生書
有自城來者言足下遇異人得長生久視之術僕始而
喜既而疑竊為足下不取也方士之術愚不能知而所
知者古今之常道夫人之有生必有死猶日之有晝必
有夜事之固然者也今學者所共尊而推以為聖者必
[036-1b]
曰堯舜周孔堯舜周孔今安在耶假而以聖人不為異
術順受其正則夫安期羡門鍾吕之屬屢見神於前者
今安在耶意其竊隂陽之氣獨得須臾無死要之久也
亦必有散焉日生於旦死於夜月生於朔死於晦陽生
則隂死隂生則陽死而元㑹數盡則天地亦不免於死
安有自開闢以來聖者死仙者死造化亦死而吾獨欲
超然立於不死之地耶夫神仙之說始於誰乎自老子
有谷神不死之說屈子有一氣孔神之說燕昭漢武始
[036-2a]
崇虚尚而海上迂怪之士争扼腕而言神仙日思脫躧
以事飛昇飛昇之說卒無驗也則變為服食之說服食
之說卒無驗也則變為金丹之說至於服金丹死者徃
徃而是也則又變為今說今之說以為不假金石草木
皆反於身而得之則其說益𤣥而其效益茫且逺矣又
有所謂房中補益則其說益下夫人之死出於袵席者
八九而術者乃欲以此蘄不死乃得速死於戲吾見多
矣徃予居京師見薦紳徃徃有談此術者未始不竊歎
[036-2b]
人心之無厭也方其未遇日誦書史拒彼甚堅一旦名
已遂志已滿而所懼者唯死也於是方士因其懼心而
入之聽其言洋洋乎真若可以淩倒影而遐觀於是姑
為其所不可為以覬得其所不可得問之則動以朱子
為解自朱子有刀圭入口白日羽翰之說故術者必以
此藉口而為吾儒者亦以此自解嗟夫自吾徒讀聖賢
書所學者儒所談者儒而不免惑此則又安得以責夫
秦皇漢武之為耶自昔事服食而敗者多矣前者敗後
[036-3a]
者進或告以徃事則曰彼不得其術也我則得之從其
學者曰彼不得其師也我則得之及其後也亦無異焉
昔陳希夷之告宋琪不過勉以勤修政事假如今遇希
夷則所以告足下不過政事而今之人開口說仙彼而
能仙曷不高飛逺引超出人世縱不能然亦當清淨自
守以求其所謂鉛汞者而何暇犇走權勢餬其口於四
方耶仙之有無不可知即使有也亦不肯遇人而言言
者决非有有者决不言也或曰彼亦未敢自謂能仙但
[036-3b]
以延年損疾耳若是則有之然人之疾多起於風寒暑
濕喜怒勞佚之際能於是謹之則疾安從生且攝生之
法吾儒自有之中庸之慎獨則坐忘之法也軻書之夜
氣則伏氣之法也論語之失飪不時不食則服食之法
也何待於彼耶况為此者類非端士愚者且不信况明
者乎庶民且不為况有位者乎今足下出宰百里語黙
動作人所屬視喜怒威權人所竊弄從事竒衺恐有害
於德夤縁請託恐有害於政謗言流聞恐有害於名如
[036-4a]
前所陳又恐有害於身也愚聞之方人之篤於所信雖
舉天下之口以辨焉亦有以自解况如僕者乎然谷永
諌成帝疏栁宗元報李睦州書韓退之之誌李于歐陽
永叔之序黄庭經其文具在也試取而讀之則無待於
予言矣
   復王巡撫三原/
古之所謂大臣者有愛君之心有致君之術有告君之
體有格君之誠是四者古人所難也今乃得之頃者奸
[036-4b]
人竊弄威福播惡東南中外有心者憂有口者議然無
一人敢當其前獨諉曰時不可言也閣下奮然起排其
奸章疏累數千言不詭不激聞之者生氣讀之者醉心
數月之間辠人果得回九重之聽快四海之心乃知天
下無不可言之時無不可為之事頋所以自處者有未
至耳自非力量之𢎞忠憤之激而真誠之積德望之隆
所以感於未言之前固未易及此也某承乏史館嘗慨
古人卓絶之行不可復見豈意乃今見之近者又聞命
[036-5a]
所司决長洲諸防六十餘處白苑諸港相繼而開所以
經國賦立民命者他日信史不止一書而已也某素辱
知愛且東南之利某與有焉故敢書以為賀
   復尹太宰
鏊方幼學則幸聞名於將命者顧未嘗得望履絇於門
其後見録有司入試大廷愚不識忌諱奏其猖狂之說
當道者欲擯斥之獨公奮然不顧謂其辭雖狂其心何
辠是以卒寘之一甲雖公之為此非有私於鏊而鏊之
[036-5b]
懷德有不能忘者區區之私欲一布之左右為日久矣
方公秉樞要進退百官天下之士争欲望拜光塵使鏊
於是時而言則亦無以自别於衆及公被萋菲孫碩膚
而東天下争惜之而鏊之惜尤深又以官非言路耿耿
之懷欲吐復納夫有所嫌則不言有所畏則不言是區
區懷德之私終無以自逹於左右雖盛德雅度不自為
功而不腆之言亦不能裨萬分之一而終欲一言之者
亦欲公之知鏊黙黙二十年非若木石之無知而已也
[036-6a]
今公優游林泉如裴晉公之在緑野堂司馬公之在獨
樂園雖無心於天下而天下之心終不能釋且台候康
嘉百福攸集既為天下喜又私以自賀也故敢進其說
如此唯諒察之
   與韓尚書
僕受性愚戅與世寡諧立朝三十餘年不妄交人人亦
無肯與交其號相知者纔三四人焉耳及官銓曹獲與
執事為僚引分推誠罔有疑貳磨礲浸灌懇懇勤勤義
[036-6b]
契相孚有逾同氣端居自念誠不意晩年何幸之深得
友於君子也而以為慶斷金之交恃以終老豈謂一朝
變作遂至乖暌嗟乎事變倉卒衆皆愕眙世之君子各
務自全莫肯相援甚者推咎於人以自解某誠不佞憤
不自制忘身直前而力寡謀淺不能少裨萬分之一心
竊媿之葢起事之初志同許國則禍患之至義無獨殊
而當事之人莫究本末榮辱頓殊此某所以惓惓而不
能舍雖公之心未嘗有望於僕僕之心終不能無媿於
[036-7a]
公是心也公知之僕知之不敢以告人今幸權奸摧伏
公道昭宣而海内老成零落殆盡唯公長庚曉月獨殿
諸公豈弟君子實神明之所扶持謂天無意不可也公
之完名髙節既已昭晣天下而且有光於無窮視彼所
得孰多耶則公端居獨處亦或不能無念於予也是心
也某知之公知之特以告公而已今公養髙林下某亦
抱拙山中思欲千里命駕而出門有礙其為悒悒胡有
窮已令子官嘉興間得相接獲承動止深以為慰衰病
[036-7b]
不能一詗起居而兩獲手書垂問推奬過當非所克堪
南北邈絶晤語無階唯勞引領伏冀為道自愛以副惓
惓之思不宣
   復謝閣老書
春初特枉手教副以土宜而因循至今莫克裁謝媿辠
媿辠吳越相望甚邇而聚首無縁歐趙髙風信有未易
企及者耶近聞颶風陡作海濱之人多被其災髙居近
海雖盛德君子神明擁䕶其亦不能無少警動於僕御
[036-8a]
者乎末由犇視有懷無已人便輙奉承動静萬萬自愛
不宣
   與林都憲待用書
往在京師畧見顔色旋聞抗疏言人所不敢言天怒不
測中外危之而怡然就獄不沮不撓若此竒節非獨人
所難繼謂公亦不可再試矣逆瑾伏誅又得疏文危言
正色不替於前讀之洞心駭目不覺降歎所謂男子要
為天下竒非為竒也自人望之見其竒耳自愧孱弱不
[036-8b]
敢求知於公且謂公亦無自而知我也豈意古靈薦藁
玷名其中且恐且媿莫知所由伏念僕於執事曾無一
日之雅而心恒嚮之在銓曹在内閣何嘗一日㤀焉而
輒沮於讒邪之口茲亦未敢聞於公知公曽不以此望
於我也祁奚叔向謂兩得之公之心其亦然耶僕今待
盡丘園公亦且倦游矣此心□恫恐終無以自達近讀
西征録既偉其節又偉其辭此尹師魯之所願同皇甫
規恥於不預者也故敢輒薦其所以舊和髙韻二首因
[036-9a]
附往讀之亦足以知其志之所存不宣
   與陸冢宰書
得邸報知已正位冢宰甚盛甚盛銓曹自昔所重入國
朝尤重而南士居之者頗鮮若吾蘇則自昔無之而始
見於今也可不謂盛乎然斯地也居之難稱之又難以
三原公之賢衆不謂善蓋望之者過厚焉耳今之時又
非三原之時廉恥道喪貪濁肆行執事知其所以然乎
亦上之人啟之耳居其位者可無斡旋之術乎抑奔競
[036-9b]
黜貪殘崇名節奬恬退久任使此其術也勿謂時難為
此而不為將誰為矣然又有一焉自昔北人得志每擯
乎南南人得志亦稍效尤數年來遂成南北之黨願公
勿似之前輩謂天下事當以天下之心處之吾何心焉
公必不然漫及之耳僕自伏林下於當道未嘗敢以書
先而於知舊則有不當然者况屢承問及則區區之愚
亦不得黙黙而已也
   復邵尚書書
[036-10a]
伏承不遺猥示髙製意若欲使某為之評者愚於諸經
讀之未熟歴代史尤多遺㤀恒自病其記識之弗强也
則於髙議又安能窺其涯涘之淺深三復之餘但知畏
之而已敬之而已頃焉山居無所用心偶書所見亦欲
録一通就正未敢出而亦不能終隠惟訂其訛耘其穢
是所望於知已也
   吳中賦稅書與巡撫李司空
古者什一而稅使民嵗不過三日故天下和平而頌聲
[036-10b]
作後世未能遽行也然亦當稍倣其意使法較然畫一
而可守今天下財賦多出吳中吳中稅法未有如今日
之弊者也請備言之吳中有官田有民田官田之稅一
畝有五斗六斗至七斗者其外又有加耗主者不免多
收葢幾於一石矣民田五升以上似不為重而加耗愈
多又有多收之弊也田之肥瘠不甚相逺而一丘之内
咫尺之間或為官或為民輕重懸絶細民轉賣官田價
輕民田價重貧者利價之重偽以官為民富者利粮之
[036-11a]
輕甘受其偽而不疑久之民田多歸於豪右官田多留
於貧窮貧者不能供則散之四方以逃其稅稅無所出
則攤之里甲故貧窮多流里甲坐困去住相牽同入於
困又有奸民以熟作荒嵗以為例謂之積荒板荒馬役
義冢之類悉攤之於衆此加耗之所以日重者也又官
民之田舊不過十餘則近則乃至千餘自巧厯者不能
筭惟奸民積年出沒其中輕重髙下在其手或以其稅
寄之官宦謂之詭寄或分散於各戸謂之飛寄有司拱
[036-11b]
手聽其所為而不去非不欲去不能去也其弊起於則
數之細碎故也田之稅既重又加以重役今之所謂均
徭者大率以田為定田多為上戸上戸則重田少則輕
無田又輕亦不計其資力之如何也故民惟務逐末而
不務力田避重役也所謂重役者大約有三曰解戸解
軍湏顔料納之内府者也曰斗庫供應徃來使客及有
司之營辦者也曰糧長督一區之稅輸之官者也顔料
之入内府亦不為多而出納之際百方艱阻以百作十
[036-12a]
以十作一折閲之數不免出倍稱之息稱貸於京以歸
則賣産以償此民之重困者一也使客往來厨傳不絶
其久留地方者日有薪炭&KR0008菜膏油之供加以餽送之
資游宴之費㒺不取給此民之重困者二也自前代無
所謂糧長者我太祖患有司之刻民也使推殷實有行
義之家以民管民最為良法昔之為是役者未見其患
頃者朝廷之征求既多有司之侵牟滋甚舊惟督糧而
已近又使之運於京糧長不能自行奸民代之行多有
[036-12b]
侵牟京倉艱阻亦且百方又不免稱貸以歸不特此也
貪官又從而侵牟之公務有急則取之私家有需則取
之往來應借則取之而又有常例之輸公堂之刻火耗
之刻官之百需多取於長長又安能不多取於民及逋
租積負官吏督責如火則拆屋伐木鬻田鬻子女竟不
免死於搒掠之下此民之重困者三也三役之重皆起
於田一家當之則一家破百家當之則百家破故貧者
皆棄其田以轉徙而富者盡賣其田以避役近年吳下
[036-13a]
田賤而無所售荒而無人耕職此之故也夫有田則有
租有身則有庸有家則有調今田既出重租又併庸調
而歸之此民之所以輕棄其田者也古之為政者驅末
作歸之田今之為政驅農民而歸之末作使民盡歸末
作則國之賦稅將安出哉時值年豐小民猶且不給一
遇水旱則流離被道餓殍塞川甚可憫也惟朝廷軫念
民窮亦嘗蠲免荒數冀以寛之而有司不奉德音或因
之為利故有賣荒送荒之說以是荒數多歸於豪右而
[036-13b]
小民不獲沾惠於乎民之患極矣有仁心者忍坐視而
不思所以拯之而拯之實難鏊日夜思維莫知所以為
計孟子有言盍亦反其本矣意者今日之弊亦當先端
其本乎使官田無大半之稅内府無出納之艱有司無
侵刻之擾則諸弊可一掃去而民有息肩之所然官田
之稅國有定法未敢輕議昔宣宗皇帝亦嘗勅減其數
因是再損削細碎之數併為一二則或四五則或如舊
例十一則其亦可乎出納之艱則在明主加之意時察
[036-14a]
之而重為之禁貪官之弊則巡撫之責而乃使之晏然
在位或幸而見黜又晏然捆載而歸曽不究其贓如此
後何所懲而不為乎於乎三者之弊及今治之猶可不
然民日以困田日以蕪國家之財賦日以益缺數十載
之後吾未知其所稅駕也
   與李司空論均徭賦
鏊居鄉數年見民間甚苦均徭富者或至毁家貧者多
至賣田鬻産伐樹繼以逃亾前此未有也訪其故起於
[036-14b]
吳縣尹鄭軾軾良吏也輕變舊法貽禍至今蓋舊法計
里不計戸姑以長吳二縣論之二縣共一千二百五十
二里嵗額共一千一百五十五役里分役數大略相當
即有參差自可隨宜消息每里共當一役雖有重費十
戸共之不為甚苦人戸貧富里長素諳畧為重輕人亦
能堪自軾為縣謂里長不能無弊也悉召人戸至縣人
人面審家家著役役少人多則儲為公用謂之餘剰均
徭軾之為此亦甚均也繼其職者不能如軾多因之為
[036-15a]
利人人面審恣意酷派一戸有至百餘兩者嚴刑痛箠
敢有不承其餘細役似不為重而交納之際百方艱阻
多至一倍二倍三五倍者有之民吞聲而不敢言所謂
餘剰者竟不知何在故民間争言舊法之便舊法似疎
而民恱均其利於下也今法似密而民怨專其利於上
也以愚計之役之大者莫若解戸斗庫之類宜别為一
項推上户有名衆所知者當之而下下戸特為優免其
餘一甲止當一役按里可定不必人人面審騷動一縣
[036-15b]
蓋面審之際不免詢人人恐重役多方行賄詢之糧塘
則賄糧塘詢之里老則賄里老無所不詢則無所不賄
故有以富為貧以貧為富有司又從而髙下其手名曰
均徭實不均之大者也曷若舊法不詢而自均乎或言
舊法善矣官府之用不足如之何曰此自為役法耳非
為財用設也賦之與役不相渉入如有公用贓罰之類
尚多有之必不得已與其預儲均徭不若别為科派科
派多及富右不及貧下也執事體國愛民之心至矣近
[036-16a]
效一得之愚亦不自知其可用與否而公以為必可行
復詢逺謀足利永世者於此見公之心何如也民間利
害未能悉舉而徭役實其大者願公不惑羣議斷而行
之符下州縣照里定役一年足一年之用更不許僉餘
剰若有餘剰即同贓論如此數十年之害一旦除去吳
下人人歡呼相慶不特此也田無重役民皆務本不至
輕棄其田而逃亾是本末均利矣然須刋定大搒昭示
逺近永為定例不然公去吳之後貪官汚吏又將如前
[036-16b]
之為吳人之弊吾未知所稅駕也近考蘇州誌文襄役
法一里出銀一兩其輕如此其後知府汪虎變為前例
當時尚以為重不知今日流弊至於此極也今役額頗
増若倣文襄之法雖一里十兩亦甚輕且均也執事以
為何如
   復巡撫李司空
九重遣使存問丘園今昔人臣之所罕遇而執事餘光
之所及也媿荷媿荷治水功完又聞有均田之舉此吳
[036-17a]
下無窮之利也百餘年來誰敢議及此者仰羡不已然
流俗易揺大家勢族尤多不便故多紛紛之議亦願俯
順羣情上下安之此盤庚斆於民由乃在位之意也如
僕之愚亦望少為増損官民不相渉入既已得之尤願
民田仍為二則官田為三則四則輕者増之不至太多
則不怨重者得少減分數亦喜出望外矣如是定為五
六則削去竒零細碎之數易於查考吏胥無縁為奸若
山蕩嵗入望仍其舊為宜稍増則民難堪矣古者弛山
[036-17b]
澤之利施以與民況增其稅乎如數不足請查積荒板
荒坍湖之數補之蓋三者類多欺隠攤其稅於衆其損
衆利己亦已久矣此最不可容者也狂瞽之見不敢不
盡亦忠於執事之職分也旌斾何時入城與衆議之
   又
僕久伏林下衰病豗隤功名之念灰冷閣下不以其愚
不肖乃以其名上塵九重聞之惴恐累日自媿虚薄中
亦何有而屢玷古靈之疏詩有之老去思丹多㤀事少
[036-18a]
年之武不如人僕誠似之終不堪當世用矣不敢謝亦
不敢㤀也近不自揆輒陳吳中利害顧未知閣下察否
也及賜教督不以其言為迂且將行之為善後經久之
計尤見不自滿假察納邇言且復下詢永世逺謀僕居
山林備見民間疾苦欲陳之而無路幸值閣下有可行
之位有能行之才何惜不少竭涓埃以禆海嶽惟公其
為民建無窮之基亦且有無窮之問文襄不得專美於
前矣
[036-18b]
   復邵二泉書
伏覩清朝更化特起老成此正君子彚進之時也素守
雖不可奪而詔㫖不可屢違鏊竊為公思之南畿去家
不逺而太夫人聞己勿藥兹奉以之官則髙義不失而
官事亦不廢似兩得之方欲以此意奉問示疏稿讀之
詞情懇至乃不知所以為心雖然此奏未上望更思而
處之已上恐亦未得俞㫖亦當勉副九重側席之意是
孝之大者也病暑匆匆作報言不盡意
[036-19a]
   與王都憲懋中書
某久伏草野無復當世之才亦無復當世之志往年得
邸報乃若以不肖之名玷古靈之稿非鏊之所宜蒙也
而執事之意則厚矣讀之茫然不知何以得察於左右
久之頗憶於同年故諭德景元座上若有半面之識而
亦不甚了了滋自愧也抑又喜焉喜其不涉於朋比之
私耳雖祁大夫之舉不期叔向之知而區區之私每深
嚮往顧修敬無階焉耳邇逆藩造亂又聞仗帥義旅以
[036-19b]
濟王師克成膚功還任臺端亦無咫尺之牘達於左右
是果㤀之耶其亦叔向不見祁大夫之意乎使過吳中
復承存問乃知髙義終不遐遺於是缺焉不一報則幾
於㤀之矣故自疏所以如此冀執事之察之也方今聖
明更化羣賢戮力共致太平執事際可為之時其益殫
忠赤佐成一代之盛是亦僕之所以為報也若僕之疎
拙自甘老於林下矣
   復邵二泉書
[036-20a]
虚薄謬承誤恩特遣使臣存問於家切深慙懼若無以
容又辱不逺腆儀惠及是重其慙也重其過也得與見
素唱和髙篇讀之但覺興寄髙妙殆難措手少間當勉
課以呈但恐郢人白雪難為和耳
   與某書
某卧病丘園甘與草木同朽腐忽逢聖世特遣行人下
賁且感且媿具疏謝恩復蒙䕃一子為近侍此實曠蕩
之恩人臣之所罕遇也自非密勿之臣推恩何以至此
[036-20b]
感德無量但自念立朝三十餘年曾無絲髪之補叨忝
恩數過多恐於公議不允故敢具疏辭免伏惟照察下
悃至幸
   復邵二泉書
僕今春歸自京口即還故山久不及問訊而承孝履如
宜甚慰甚慰華生來辱手誨且以墓文見屬此意甚厚
而不敢承何也先夫人之德與節前既為之碑復綴以
蕪陋之辭不能增益盛德之光而徒起人之厭雖來諭
[036-21a]
諄切有王仲舒故事然昌黎海也變化百出讀者不覺
其複如襪線之才止此矣雖勉竭駑鈍無以復進敢固
辭之而華生不諒則又語之曰僕非介然為髙者山澤
之人猝然有求亦嘗為之況世之名公欲昭前人之德
不以屬之燕許之筆而以屬不腆豈可固辭但如前所
陳是以聞命而不敢也華生終不見諒則亦無如之何
矣黽俛從之而猶望於察若厚幣則終不敢聞命也亦
望重察之
[036-21b]
   與林見素書
比趨召過呉事嚴程峻駐節近郊必徯一見服此髙情
何能已已往在京師略見顔色自後乖隔三十餘年南
北相望欽想風節稜稜巉聳迨茲披接容貌詞氣充然
粹然所謂不言而飲人以和者邪非特風節之髙而已
神交千里之外心醉一日之間所得多矣自古欲治之
主不世出老臣許國固無事區區之贊也惟倍萬為國
自愛以副海内之心不宣
[036-22a]
 
 
 
 
 
 
 
 
[036-22b]
 
 
 
 
 
 
 
 震澤集巻三十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