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133 震澤集-明-王鏊 (master)


[024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震澤集巻二十四     明 王鏊 撰
  傳
   愧齋先生傳
愧齋先生陳姓音名字師召福建莆田人為人古貌古
心於世故細碎米鹽筐篋殊若無所幅尺遇人無貴賤
賢愚輒傾盡小事無可不可輒曰也罷人戲稱為也罷
先生又稱愧齋先生居官三十餘年頽然而已胸中是
[024-1b]
非輕重涇渭甚辨與人交際錙銖不爽遇大事有不可
必如其志自羅倫王徽等貶斥中外結舌以言為諱先
生為編修上疏曰竊見近年災異屢見雨暘愆期翰林
論思之地也臣敢不竭其愚臣觀春秋二時陛下雖間
御經筵以講聖學然勢分尊嚴上有所疑未嘗問下有
所見不敢陳願於退朝之暇擇一二儒臣有學行者引
對便殿少霽天威有疑輒問務使聖心渙然而止方今
人才日降言路日塞異端日熾宜召還致仕吏部尚書
[024-2a]
李秉修撰羅倫編修張元禎評事章懋給事中王徽新
會舉人陳憲章置之臺諫革去法王佛子真人位號禁
止創建寺觀則正人用言路開妖妄息不報司禮監黄
賜母死省寺監院無弗弔祭翰林獨未之詣也一日徐
侍講瓊言於衆曰時且如此獨得不往乎衆或應或黙
先生忽奮然大怒作而言曰堂堂翰林相率而拜内臣
之門天下其謂何斯文其謂何詞氣憤激聲淚俱下於
是言者大沮事遂已汪直之在西厰也氣燄烜赫出沒
[024-2b]
如鬼神一日有校士突入兵部郎楊仕偉家收縛仕偉
拷掠及其妻屬衆駭莫敢闖焉先生其鄰也登墉呵之
曰爾何人敢爾不畏國法其人曰爾何人敢爾不畏西
厰先生曰爾欲知我乎我翰林侍講陳某也聞者為之
縮頸劉文穆之起復也先生自南京與書止之文穆不
悅其後當路有缺吏部擬先生文穆輒沮之曰某腐儒
也不可用先生由進士為庶吉士授編修進侍講擢南
京太常寺少卿九年乃進卿云先生為文典實有理致
[024-3a]
尤邃於經學四方舉子質經者填門塞坐得一語人人
各厭其意中外顯仕多出門下者
太史公曰語有之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信哉觀
愧齋先生平居恂恂語若不出口至其疏時事叱邏卒
排衆議何其壯也於乎其所謂篤行君子者乎
   張養正傳
張頥字養正醫名擅吳下中年以瞽廢而氣岸峭直不
衰周文襄公巡撫吳中賔禮之議論侃侃不屈也其醫
[024-3b]
大槩以保䕶元氣為主處劑多用參术而每著竒效能
預刻年月日决人生死往往竒中予昔館其家尚及見
焉故得傳其事崔御史某按吳病痰氣氣短不能息養
正曰此之謂支飲法當汗汗之愈知長洲王汝器病傷
寒衆醫以為熱症養正曰是極寒當用附子用附子果
愈髙都御史尚達久患咳或以為外感或以癰結於肺
養正曰胃氣傷正氣損似外感而非也卒用補劑而差
王孟南母節婦患足疾不能轉動内外醫莫知其症養
[024-4a]
正曰此風也用祛風湯差李百户慶患嘔血吳下醫皆
在養正後至曰諸公以為何如咸曰未死也養正曰吾
去矣諸君治之去數十步慶死謝揮使病謂其家曰亟
來與訣頃之不能言矣其家未信頃之果然北客有計
姓者患痰火自詫善飯養正曰是不可為也計大怒曰
我何病哉半月計卒無錫華氏數延養正昆仲三人縱
言及年夀養正曰弟思濟當先逝曰幾何時曰一年許
其家特未信明年思濟疽發于背養正曰是矣不可治
[024-4b]
也乃謁他醫治之少間華使人紿曰君言不可治今愈
矣養正曰有是乎歸語汝主視便中當有若絮者至某
日死矣視之果然及某日死葉文莊有悸疾養正治之
輒愈問之曰吾醫無過人者但病有淺深治有緩急扶
持元氣取自然之效耳文莊大以為然
太史公曰近世言醫者率祖東垣丹溪謂醫中王道信
然然病者每遲之及養正用之數著竒效可謂善用其
術者矣吳父老為予言教諭聞恭遘羸疾吳醫治之率
[024-5a]
用三白湯不效謁養正亦用三白湯家人曰前用之矣
養正曰子勿言投之果愈衆莫知其故豈别有巧妙乎
葢吳下言醫之良者必曰養正云
   東岡髙士傳
予與世寡諧人亦鮮與諧者立朝幾四十年日接天下
士而所與友者財四五輩皆海内名流也晩歸洞庭得
一人焉曰東岡髙士作東岡髙士傳髙士名鳯字鳴陽
其先本出自吳有華二府君者元李館于施遂姓施氏
[024-5b]
其伯父修撰公正統乙未舉進士為天下第一入翰林
為修撰未二年卒天下至今惜之髙士少有志紹修撰
之烈隨大父貿遷淮隂晝執烹飪夜勤誦讀或行道中
黙誦所肄觸人莫覺也嘗經孟子河與儕輩閱道傍碑
一過曰吾能識之矣歸而書之不失一字時倪文僖公
為南京禮書文僖修撰同年也以所業往見文僖驚焉
為介於陳御史直夫直夫理學淵邃得之甚喜曰從吾
游者多矣好古不同流俗惟鳴陽一人嘗語之曰科第
[024-6a]
易得成一君子為難於是益潜心理學所得深矣既歸
吳中時浮梁戴公董南畿學政遣縣丞敦遣入試君以
病辭固召之又辭葢君勤學過苦因得眩疾自是不復
事舉業雲間錢學士亦修撰同年也以經明行修薦諸
部使者或者因以牟利君曰以利媒進吾不為也自是
不復事進取先壠荒穢綽楔傾圮君傷之而力不及有
言於當道者有司為之葺理君因廬於墓所開門授徒
闢園鑿池養魚種樹君性度寬和而有思致種蒔必謹
[024-6b]
察天時物土之宜淺深踈密髙卑向背盡草木之性故
所植皆蕃茂多實久之枇杷楊梅甘橘葡萄茶笋㒺不
畢具松千挺竹千竿樹皆合抱成林君食貧礪行非其
義不取有不足亦不以干人疏食饘粥案惟三九敝袴
破帷十年不易亦不垢汚敦行孝友恭慎遜讓家人輩
皆化之僮僕皆循循慤謹初鄉有狂悖數犯君君不校
益厚之其人則自悔改自是鄉人無敢犯者有盜為暴
君使人備之盜曰歸語汝主安眠吾不爾犯也山人多
[024-7a]
淫祀君一切革去戒其家勿得事浮屠道士四時享祀
一依古禮少苦羸病晩乃輕安登山步履如飛燈下能
讀蠅頭細字壯者或病焉其真有所養者耶晩構一亭
於松竹之間客至相與宴飲怡然終日人未嘗見其有
戚戚容有貴者過而問焉曰君何所得而樂若是曰吾
無得也吾所欲易足耳貴者惘然自失曰吾足而不足
君不足而足然則君其富耶吾其貧耶
太史公曰甚哉世人之奔利日夜營營日増而日不足
[024-7b]
也是何耶近聞貴者享權倖千金以為具權貴享之百
金以為犒其費也無紀極則其務得也亦無紀極孰若
髙士終年無所費無所取而常自足耶吾是以傳之使
後世有鑒焉
   貞烈熊氏女傳
貞烈熊氏女者衡府引禮舍人慶澤之女故四川布政
使祐之孫也母曰孔氏宣聖二十代孫熊故家青齊而
來家於吳女生而端潔明慧能通孝經小學列女傳諸
[024-8a]
書㓜則許聘無錫秦漢漢暴死女聞哭泣不食一日忽
謂侍婢曰吾死屍當歸秦婢訝其言而未以為意也婢
出即闔門自縊婢驚還救得不死他日有媒嫗至其家
與其母語久之問婢曰彼嫗何為者婢曰不知也似聞
聘禮姑納外家女曰是爲我也故以事遣婢出又自縊
家人奔救復免自是不敢復議然郡人以其賢父母亦
以其少也終不能釋有馬謙叔者亦為其子求婚女聞
即不食欲自縊不得遂引刀斷髪截其右耳未殊流血
[024-8b]
滂然仆地即死父母驚救適有百金良藥傅之久之乃
甦所親或諭之曰適人之道一與之醮終身不改今汝
未預執笄未成婦也未醮而孀禮所無也汝得無過乎
女曰吾雖未嫁心已許之矣吾自㓜所知者秦氏不之
秦復何面目適他氏之門且吾終身侍父母之側亦何
不可而必欲吾嫁乎諭者曰汝富於春秋守之實難父
母在父母是依他日父母即有不諱汝復何依是時貧
寠寒餓汝得無恨乎女曰吾今日惟死是求死且不畏
[024-9a]
何畏於貧且吾志已定豈以死生貧富二其心乎諭者
歎曰貞烈女也不復敢言及漢且𦵏女謂其父母曰吾
不獲事其生欲送其死遂衰服至秦氏姑亦已卒女哭
之成禮又拊漢柩哭之哀時漢止一穴女以堊畫其傍
為一穴曰吾終歸於是秦氏許之至家屛去華飾素服
以居雖至親莫或見其面姑蘇太守扁其堂曰貞烈月
致薪米且欲上聞而未及也詩曰其儀一兮心如結兮
又曰之死矢靡他熊氏女有焉
[024-9b]
太史公曰熊氏女之行竒矣偉矣自昔守節不貳春秋
書宋共姬詩美衞共姜史稱陳孝婦其最焯著然皆已
嫁者也未嫁不二未之聞焉按昏禮既納聘有吉日婿
之父母死致命女氏曰某之子有父母之䘮不得嗣為
兄弟使某致命女氏許諾而弗改嫁壻免䘮女之父母
使人往請壻弗取而后嫁之禮也葢雖聖人不以所難
律人也夫不以所難律人亦不以所難沮人熊氏女可
謂能行人之難行誠古今希絶之行也可以激頽風廉
[024-10a]
頑而立懦可不謂賢乎賢若是可無旌乎吾故為傳之
使觀民風者采焉
   夏忠靖公傳
公諱原吉字維詰其先會稽紹興人父時敏洪武間以
布衣召見授湘隂教諭遂占籍焉公領鄉薦入太學被
選禁廡書誥太祖見而異之賜衣一襲又遣人詗諸生
諸生笑傲讙譁獨公端坐儼然事竣當署上曰夏某端
厚君子也實授户部主事尚書郁新與語奇之曰夏某
[024-10b]
才器老夫不及也諸曹事難處者悉與裁之同官質疑
日環左右劉郎中某者恥以事質多為新所詰責深銜
之嵗正大朝劾諸司怠事者上曰宥之新請罪之者再
三上怒曰是誰教汝以要勤耶新免冠謝得已旦率諸
曹入謝劉出奏曰聖明洞見尚書果人教之意欲中公
上問新為誰對曰堂後書算生實教臣臣愚過聽抵此
乃下書算生於獄劉嗾生盍引公衆不肯劉他日復奏
曰夏某專尚書柄前事實某教之上曰聞原吉甚有裨
[024-11a]
於尚書汝欲陷之耶劉與書算生皆棄市三十一年陞
户部右侍郎未幾充採訪使巡福建公明寬大時楊文
敏公榮為邑庠生公器之贈之詩有莫使祥麟後馬牛
之句榮遂冠秋試太宗入公時鎮蘄州有執公以獻者
上曰夏某奉公守法轉户部左侍郎或譛之曰彼建文
用事人不宜大用上曰夏某太祖之臣也彼忠於太祖
故忠於建文又豈不忠於朕哉旋進尚書凡貢賦役制
悉命詳定兩浙大水命公往治且命都御史俞某齎水
[024-11b]
利集賜之徧詢故老水之源委時役兵民數萬撫恤之
人人盡力布衣徒步晝夜經畫目為之赤盛暑或持葢
至曰衆皆赤體暴日中吾何忍求涼決壅滯修堤浦濬
溝洫治橋梁導水入海水不為患又奏發粟萬餘石以
賑饑給牛具種子與貧民吳人懷之姚廣孝還自浙西
上首詢公廣孝曰夏某古之遺愛也召還掌部事請裁
冗食平賦役均出入勿使勢要種鹽以妨商賈勿使富
貴専錢以沮貨易禁包攬侵欺之弊清倉場廣屯種皆
[024-12a]
立定規凡倉庾府帑户下田賦盈縮之數各書小帖於
袖時一閲之一日上問天下糧數公對某處幾何某處
幾何毫髪不爽益親信之時陞賞靖難功臣又大封親
藩征討西夷創宫殿増置武衛添設百司費億萬計皆
取辦於公初建北京宫殿採木運餉者命公出巡視給
以錦衣官校四十人律治怠事者公登車即諭官吏軍
民各處乃事吾將出巡葢恐犯者衆也人人感悦而事
集秋八月召還時上將北巡命掌行在户禮二部都察
[024-12b]
院事扈駕至北京又命兼掌刑部八年親征北邊命輔
導皇孫留守北京兼掌行在六部都察院大理寺事諭
之曰朕以房𤣥齡委卿卿其盡心輔導時京邑諸司草
創公每旦入朝獨近扆前㕘决機務退至政事堂郎官
御史抱案盈庭公口應手判不動聲色北奏行在南啟
東宫京師肅然七月駕還北宫公見便殿曰卿輔皇孫
居守事妥民安㕘决機務咸當朕心公曰陛下之訓皇
太孫遵行之臣何功之有翌日上諭羣臣曰夏某輔導
[024-13a]
皇孫今之周公也十一月扈駕還南京仍掌户部事尋
命輔導皇太孫周行鄉落見鄉老令一一陳其風俗疾
苦或賜之帛給之糜至一村店取虀黍進曰願殿下味
此以知民艱皇太孫為嘗之有一人犯駕欲罪之公言
上命所至無擾罪之非上意也既又輔皇太孫閲武於
郊九載奏績上親宴之便殿諭廷臣曰夏某髙皇養成
賢徳欲觀古名臣此其人矣遂命與姚廣孝監修國史
十一年扈駕巡北京與皇太孫同居上營之後日親啟
[024-13b]
沃十四年九月皇太孫自北還南京公輔行所至必陳
山川險易民生休戚風俗美惡太孫甚重之稱為先生
而不名所過兵民晏然十五年扈從幸北京十八年北
京宫殿成命公召皇太子太孫于南京且諭以授受之
意十月公先馳奏上復命公迎之且曰東宫其緩行公
至鳯陽迎見道上㫖東宫曰雖有㫖吾敢緩乎因手書
付公與楊士竒詢訪沿途軍民利病政事得失以備顧
問及至上問東宫來何速對曰陛下慈注之深東宫孝
[024-14a]
思不得不切也上善其對十九年三殿災公言愛民所
以敬天也乞蠲逋負及芻糧採辦金銀課程優恤流移
以囘天意從之詔求直言言者多云建都北京不便主
事蕭儀言之尤峻上怒誅之時科道亦多云不當輕去
金陵上曰方遷都時吾與大臣密議數月而行言者因
劾大臣上命言官與大臣俱跪午門前對辯都御史陳
英言科道皆白面書生不知大計上命左右至午門問
衆皆啐罵言官公獨奏曰御史給事職當言路且應詔
[024-14b]
陳言臣等備員大臣不能協贊大議臣等之罪也上悦
兩宥之時公雖居户部實兼九卿之事凡軍國要務必
與公面議召見便殿或闕門語移時左右莫知所言公
退則恂恂若無所預者交趾平上問公陞賞孰便公對
賞費於一時有限陞費於後日無窮乃陞尤功餘皆班
賚西域法王來朝上將親勞之公曰彼慕化而來宜示
以君臣之禮且上如是下必有甚焉禮義從此大壊上
曰爾欲效韓愈耶他日法王見便殿上命公拜公曰王
[024-15a]
臣雖㣲加于諸侯之上況夷狄乎臣恐一屈膝有辱天
子大臣死不敢奉詔上笑曰卿過侍郎楊勉之拜獮猴
逺矣山東妖人唐賽兒黨三千餘人至公入奏曰諸所
俘俱平人悉原之衆遮道呼公生我公叱曰朝廷之恩
我何與焉谷庶人逆謀既彰上疑長沙有通謀者公曰
謀出於彼居人何與臣敢以百口保之上元節觀燈臣
民同樂公奉太夫人往觀及晩宴燈山上顧公問曰聞
爾母來觀燈公對曰歸矣因徹御案賜之弟原啓至京
[024-15b]
召見賜酒饌歸又遣人送之舟中行李蕭然異日上顧
問曰聞卿弟行槖甚空公對曰臣俸資先已寄歸適無
所贈上曰何不告朕因賜異布數疋十九年議親征北
邊羣臣無敢諫者公曰我受國厚恩不可不死諍約尚
書方賔同諫曰公但來吾自言之入叩頭言頻年師出
無功軍馬儲積十䘮八九況今災眚屢作内外俱疲聖
體少安逺涉風沙誠未便上怒乃命公整邊儲於口北
賔懼自縊遂併籍公家命錦衣官立取囘至則方啟厫
[024-16a]
理儲錦衣促之公曰姑俟畢此不然恐有侵盜死吾安
之不以累公及至上問親征得失公對如初歴言自古
不勤逺略之意命繫於内官監皇太孫屢請赦之上命
中使覘之因問曰上待公厚今繫之暴亦有怨乎公曰
風雨霜露無非教也何敢怨上意頗解猶繫之駕至榆
木川不豫顧左右曰夏原吉愛我八月訃至仁宗時為
皇太子親臨繫所公趨出皇太子立中庭泣曰楊榮報
父皇已賔天公伏地哭不能起上命起曰卿可出視事
[024-16b]
公曰先帝罪人未聞遺詔何敢出駕囘命賜御厨饌咨
以國事公言方今民力竭於東南戎伍疲於漕運宜幸
南京少蘇民困上曰朕意亦然復以詔條事宜訪公公
請賑饑寬負省賦役罷西洋寳船雲南交趾採辦金寳
香料各處閘辦金銀課程上即位復公户部尚書賜冠
帶衣服靴襪被褥帷帳器用公以母䘮不受上御西角
門朝顧問左右何不見夏尚書蹇義對曰母䘮乞歸守制
上曰卿可勉留之公至便殿乞守制上曰卿國之老臣
[024-17a]
正頼共濟艱難卿云有䘮我無䘮乎如卿辭職朕亦不
當在此退上十餘疏終不允皇太子正位東宫命兼太
子太傅時吕震為太子少師位在公右上諭鴻臚命引
震列公下即進公太子少保兼太子少傅尚書如故三
俸兼支公固辭不已許辭太子少傅俸袁忠澈以風鑒
得幸太宗上以其言常不遜首欲誅之公曰忠澈固當
罪然禮父母所愛待之終身不衰今山陵未畢刑近侍
之臣不可乃罷忠澈官每朝罷必呼公等二三大臣近
[024-17b]
御扆前或隨至便殿面議政務凡内諸司所進章疏命
擬㫖公擬㫖多云某部知道或以問公公曰予奪之柄
非臣下所敢専故付之六部定其可否而復取上裁則
事有所分而權不下移也洪熙元年欲下寬恤之詔公
請廪貧民増官吏之俸以勸廉弛山林湖海之利以與
民寬逋負以安流徙積榖養將士禁差占屯田之卒以
妨農務皆採行之冬久無雪上作憂民吟命公和之兼
賜玉帶翰林進呈誥詞上親増二語曰勿畏崇髙而難入
[024-18a]
勿謂有所從違而或怠又召公至扆前賜繩愆糾繆銀
印一諭曰聞皇考賔天時嘆卿忠愛自今朕有過舉但
具奏以此封識進來朕不憚改手勅欲除臠割鞭背連
坐妖言誹謗之刑公與二三大臣密議以聞從之命兼
禮部事特賜正直牙印押以便處分且以旌公之正直
也時山東淮徐諸郡累嵗旱澇公以為言即免夏税及
秋糧之半一切科派悉罷之未幾勅公曰古者斧斤以
時入山林今山西樵採者根株悉拔宜斬之以徇公言
[024-18b]
伐薪過當罪止不應請從律上曰吾過矣賜田五頃八
里莊建第二所於兩京李時勉廷諍過激諭公等曰李
時勉當朝辱朕言已天顔大變公進曰時勉小臣豈能
傷損聖徳願少霽天威下法司議罪之未晩仁宗賔天
皇太子監國於南京中外洶洶有漢庶人之憂太后命
軍國事悉依公裁處公密謀急迎駕駕將至羣臣出迎
太后留公佐襄王監國上見輔臣首問夏某安在蹇義
等莫對上不悦至京慰曰見太后方知所以留卿之意
[024-19a]
卿輔朕有年朕倚卿非他人比卿當以事皇祖者事朕
加賜寳帶表裏公同蹇三楊同心輔政時與公等面議
久坐賜茶或命退殿廡少休復至扆前論議退朝之暇
時獨召公密問或袖出小帖付公公亦有所白於上漢
庶人反檄輔臣奸邪亂政以公為首上夜召公等入議
公免冠頓首曰臣罪當死上曰彼借卿為兵端耳命分
坐屏左右密議楊榮首勸上親征上難之顧公公曰往
事可鑒機不可失也臣昨見所命將語臣而泣其臨事
[024-19b]
可知兵貴神速巻甲趨之所謂先人有奪人之心也楊
榮言是上意乃决躬率六師兼程而往師臨城庶人欲
降猶令人繞城罵公罪人既得大被恩賞賜閽者三掖
朝㕘公固辭曰舊制非勲臣不敢用上曰卿輔導非勲
而何十月交趾請降廷議疑其詐也更欲興兵討之公
曰兵疲矣譬如癰伏於身未潰則憂不測已潰則宜進
平和之劑俟血氣調和自愈若惟毒之攻心腹内虚復
生他患莫若因其請降許以復國自新二楊議亦同遂
[024-20a]
偃兵息民天下頼之十一月皇太子生赦天下公與蹇
奏對便殿上悦命留侍宴上顧公醉笑曰卿能復飲乎
公頓首曰臣飽沃天恩醉矣顧蹇猶醒親酌三巨觥飲
之將退上顧公有欲言之色問曰卿有言乎因近扆前
密請早建皇儲為宗社之本上曰然當奏太后行之二
月以議國本功便殿奨諭賜範金銀印八曰含𢎞貞靖
謙謙齊曰後天下樂尋加翠罏銀罋玉餉玉帶三月命
游西苑𨽻人問曰龍衣而髯非至尊乎上囘顧公下馬
[024-20b]
謝曰不能檢下臣之罪也上曰樸哉斯𨽻賜之鈔命登
舟游太液池上顧曰以操以御羣卿之力上射鳬獲之
烹以啖二三臣又親酌玉觥以飲公曰卿啟沃良多今
老矣可不盡懽苑多竒石諭内臣吳城惟所欲與之公
取小者一二秋八月復侍游東苑上指草舍一區曰此
朕致齋之所師古人剪茅之義公曰陛下言及此天下
蒼生之福也九月扈駕巡邉賜寳刀上取公槖糗嘗之
笑曰卿亦食此粗糲公曰臣食此足矣隨行將士尚多
[024-21a]
餒者命取上供賜公將士俱加犒還京上念公等四人
年髙且師保之重以寅亮為職勿煩庶務特勅輟部院
務俾専論道左右隠然拜相之意未幾扈駕閲武郊外
至兔兒山上怒諸將之不䖍也命褫其衣公言將帥國
之爪牙倘寒凍至斃是以㣲罪而殺重臣上起入帳内
公隨之上曰卿且休矣公曰陛下憐臣至矣諸將瀕於
死獨不少念之乎上曰為卿釋之日數召公使者數十
輩交道廐有賜馬甚靈召命將至馬必蹄囓閽者以報
[024-21b]
而使者至矣嘗張燈宴羣臣悦甚指公等曰此朕擎天
柱也賜紫瑛硯象牙翠花筆龍香墨水精鎮帋玉筆格
為條旨用公誕辰親繪夀星圖詩有獨生申甫扶鴻運
之句又親繪秋香梅竹二圖文禽非熊春霽魚遊春水
圗賜焉服食器用銀幣無虚日嘗命尚方取一翠甌賜
公既乃笑曰卿夫人得無競乎加賜一焉又製束髪玉
冠二上用其一一以賜公曰使後世知吾君臣一體也
五年春兩朝實録成上賜宴賚旦入謝暮歸得末疾卒
[024-22a]
上臨朝聞訃遂輟朝流涕還宫議加封公爵楊士竒曰
文官不許封公侯此例不可開也乃贈特進光禄大夫
太師諡忠靖公識量寬𢎞人莫能測僚屬有善采納不
遺有小失必掩䕶每曰人才難得一加譴責則自沮矣
有郎汚精㣲批懼甚公入奏曰臣之罪也詔與易之過
淮隂馬逸從者逐之公寄聲過客客不應而詈之從者
執以詣公笑而釋之𨽻有盜銀杯者獲不治仍與一杯
以去有進士戲坐公車或以告公曰有志吕震為子乞
[024-22b]
官上問公公曰震有守城功可與震嘗詆公柔奸者也
平江伯靖難時欲害公公後薦總漕運二人心服焉或
問量可學乎公曰某幼時有犯未嘗不怒始忍於色中
忍於心久則無可忍矣又曰處有事如無事處大事如
小事尤樂薦引士類不使人知仁皇欲用李衡為兵侍
吏部不知詔問公始知由公之薦周文襄為長史有薦
為郡守者公曰郡守不足以展其才尋致大用襄城伯
李隆守備南京黄忠宣贊理漕運皆所薦也金尚書以
[024-23a]
疾在告赴蹇忠定飲上聞之不樂曰以疾不朝而宴於
私可乎命繫之公曰大臣可殺不可辱金某老矣而繫
之非刑不上大夫之意也或短楊文貞於上者公力為
之辨故誥詞有推賢盡誠之語每朝廷行善政則曰天
子之明羣公之力吾何與焉凡奏草皆焚之曰毋彰吾
直也
贊曰國朝名臣皆稱三楊蹇夏今觀忠靖歴事四朝列
聖之推誠于公公之竭忠藎于上何其盛也何司冦喬
[024-23b]
新云公初巡福建所至問民疾苦吏治得失其瑣屑悉
付之有司嘗出漳州北門見舊塚將頽問左右曰元達
嚕噶齊徳哷穆蘇之墓守死不降故𦵏此公曰忠臣也
命整其墳樹碑表之他日至福寜見道傍一草菴問之
曰元福寜尹王巴延與其子相子婦潘死節於此公曰
一門忠孝無愧卞壼命遷其主於室其少也若有神焉
戴大笠出入恒道之閩有明逺樓多妖宿者必死公獨
宿竟夜晏然豈神明有䕶持之耶其在吳中治水利至
[024-24a]
于今稱之
   容菴葛君家傳
世之用人者臨事每以乏才為歎而才之伏於下者又
以不得用為難兩相求而不相值何哉古者用人其途
非一耕釣漁鹽版築飯牛皆起為輔弼而芻牧賈豎奴
僕降卒亦皆得為世用我太祖太宗之世亦時時意外
用人若郁新嚴震直之流皆以人才至尚書取之非一
途故才之大小紛紛皆得效用於時降及後世一唯科
[024-24b]
目是尚夫科目誠可尚也豈科目之外更無一人乎有
人焉不獨不為人知即舉世知之而不見用非不欲用
不敢用也一或用焉則羣起而咻之用者亦且自退縮
前後相戒謹守資格甚便且安是故下多遺才朝多曠
事任法之過端至是哉觀廣陵葛君之事益知天下之
不能無遺才也故予為之傳君諱欽字敬之别號容菴
其先下邳人後籍鳯陽商於廣陵遂定居焉君長身美
髯博學多通自天官風水音律醫卜禄命之書無不涉
[024-25a]
獵每稠人廣坐論古今是非得失事後當成敗纚纚不
竭聽者常聳其於鹽筴利害沿革廢置尤所諳悉嘗言
於轉運使畢公曰往時揚州邊輸鹽引嵗止五十萬自
海至揚州轉受赴儀真批驗往來不出月餘近邉符下
轉運動百萬引兩淮船相銜百里不絶河道填隘經嵗
不能赴掣所船賈踴貴盜賊乘時剽掠商人亦因之為
奸大其捆増其直弊孔百出莫若即河東西度曠地為
官㕔分為四厰厰可屯二十萬引商鹽至白塔河先以
[024-25b]
數上運司編船户為甲定其雇直更番受載不得攙越
仍令白塔河巡檢防䕶則鹽包入厰者大小莫欺赴掣
者先後不亂而諸弊可革又論運河之宜曰吳城䢴溝
漢通江淮渠唐始置堰宋易以壩況我朝建都於北財
仰給東南尤為要害今灣頭以東止一河而通泰如臯
海門四州縣二守禦千户所富安等二十四鹽塲船皆
輻凑每患壅閼不通王端毅巡撫時建通江大同朝宗
上下牐水不走泄今皆廢弛商船多滯官運亦稽莫若
[024-26a]
修舉端毅故蹟約束司水官吏勤惰為便畢大稱賞舉
行之癸亥嵗饑上救荒三事復陳資國便商區别利害
甚悉江西總制都御史桐廬俞公聞君有機畧招致麾
下以功當得官時錢寜盜政奸人中以危法下詔獄幾
不免費以萬計始得歸君嘗自推其生辰日月曰嵗行
至寅當死正徳戊寅無病而卒君雖業魚鹽内行修也
居家孝友治䘮不用浮屠閨門雍肅不置媵妾燕賔不
用聲伎至於還遺金焚債券同舍盜其金知而不問諸
[024-26b]
義事具載楊少傅靳文僖公文嘉靖癸未余至京口君
之子澗抱其遺行詣余求傳其事余謂若父懿行二公
載之詳矣余又何言余獨患近世鹽筴大壊商賈受害
而國家失其利思欲得人焉稍更張約束使上下通融
公私俱利未得也不意有如君者在焉使當時舉而用
之鹺政之弊其有瘳乎惜乎抱負所有鬱鬱不獲一試
以死予於是不能無歎而世之抱才困不獲試者亦不
獨一敬之而已也吾是以載之昌黎云無亦使其無傳
[024-27a]

   先世事畧
王氏之先自汴扈宋南渡世家太湖之東洞庭山至今
人名其處曰王巷事見家譜鏊曽祖諱彦祥字伯英當
元季比巷陸子敬者賈淮西不返有女以賢聞遂館甥
於陸生五丈夫子皆壊偉絶人乃謝陸氏去家巷之西
與諸子戮力治生家以日昌府君以元至正某年生卒
於永樂十三年四月九日始𦵏蔣塢之北隰今贈光禄
[024-27b]
大夫柱國少傅太子太傅戸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曽
祖妣陸贈一品夫人先祖府君諱逵字惟道寬厚長者
有器識初洞庭人不知學問聞有為弟子員者恐懼逃
匿府君獨好學重禮得朱子小學四書誦讀不去手浦
江鄭氏最名有家法即倣其家規行之居喪寢枕苫塊
動必以禮嘗長鄉稅不督賦而事集山之人至今歸其
仁府君生洪武二十三年閏四月十日以景泰四年二
月二日卒春秋六十有四初贈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
[024-28a]
加贈資徳大夫正治上卿又贈户部尚書文淵閣大學
士又贈光禄大夫柱國少傅太子太傅戸部尚書武英
殿大學士祖妣葉繼祖妣周初贈淑人加贈夫人又贈
一品夫人先考諱琬字朝用後以字行年二十三始入
邑庠自以質魯學後時發憤徹夜誦讀至咯血不止累
舉應天鄉試不利以貢入太學久之知湖廣之光化縣
光化自劉石之亂流民散處山澤間處所而是上官慮
其生變也火其廬一切驅出境府君不忍獨招安之民
[024-28b]
獲安堵而上官不悅選俊秀為弟子員月自考較又募
民壯教之射上官滋不悅以為迂也時鏊已及第入翰
林乃遂告歸吳大抵先考立心制行一以誠為本有不
聞聞之必行行之必篤嘗謂學不貴博貴乎精授書甫
訖則溫之溫訖又溫之循環不已故其書終身不忘嘗
因病悟攝生之法在調氣不在藥石故早嵗病羸晚而
康强遇人子弟諄諄然以讀書之法誨之若誨其子弟
也遇病者諄諄然以攝生之法語之若病之在其體也
[024-29a]
於戲其心厚於仁者耶先妣葉尤慈祥愛人生平無疾
言遽色年甫六十以成化戊戌十一月二十七日卒先
考生以永樂十七年己亥七月十日𢎞治十六年二月
三日卒春秋八十有五初進階文林郎加封奉直大夫
右春坊諭徳又加中憲大夫詹事府少詹事兼翰林院
侍讀學士初贈通議大夫吏部左侍郎加贈資徳大夫
正治上卿又贈戸部尚書文淵閣大學士又贈光禄大
夫柱國少傅太子太傅兼戸部尚書武英殿大學士先
[024-29b]
妣葉始封孺人贈宜人加贈恭人又加淑人夫人至一
品夫人王氏家洞庭世以忠厚相承葢十有一世矣而
未有顯者乃今發於不肖孫位躋一品封及三代綸音
下賁光及泉壤鏊之不肖何以及此今老矣懼終無以
報因具列褒封之等於麗牲以識其榮且遇又以著聖
恩所及皆先徳之遺而非不肖之所能致也
 
 震澤集巻二十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