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114 方洲集-明-張寧 (master)


[028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方洲集巻二十八
             明 張寧 撰
 讀史録

  漢王
 元年
沛公入咸陽還軍霸上除秦苛法項籍詐阮秦降卒二
[028-1b]
十萬
 初沛公不忍送徒解縱欲與俱逝及沛令閉城不過
 為陳利害而已項羽始事遽殺其守殷通所過殘滅
 無類何其心之仁暴不同也沛公入咸陽無復私慮
 輒留宮不去項羽西入關疑秦卒為變因詐坑之何
 其量之大小不同也自古寛猛異功疑信異効劉項
 成敗之端亦可見矣
沛公遣兵守函谷關項籍攻破之范增說籍急擊沛公
[028-2a]
勿失
 范增不知項羽之不足以一天下軍行之間恣其暴
 虐不聞一言規正切切然徒以殺沛公為事此猶故
 秦六國之士各私其主而無公天下之識豈王者之
 佐哉視張良遠矣然鴻門之機既阻於項伯及高俎
 之事又止於伯言使羽移聴伯之心以聴增漢亦殆
 矣論者以羽為婦人之仁匹夫之勇雖得張良恐未
 必能用之也
[028-2b]
 二年
漢王率五諸侯兵伐楚入彭城項籍還破漢軍
 初漢之破秦入咸陽見其婦女寶貨欲留居之樊噲
 張良極諫而止卒以成功至是乃收楚貨寶美人日
 置酒高㑹肆意逸樂規諫不聞五國之兵得微有解
 體者遂以致敗古云不徳罔大豈良平諸公果不在
 行與
 四年
[028-3a]
楚與漢約中分天下解而東歸張良陳平勸漢王擊之
 先儒謂張良亦以此説漢不義甚矣余謂良之此舉
 所以報韓成之讐也其始終為韓之心至是且益白
 初秦之滅韓與良無預良以世臣之故猶必報之及
 羽之殺成實因良也因良而殺則良之讐羽而欲報
 者當有甚急於心者此垓下之戰博浪之謀君子不
 能無議然臣子於君父之讐固有不暇計其可否者
 矣
[028-3b]
  漢太祖高皇帝
 五年
張良謝病辟穀
 二世時張良說項梁立韓公子成為王其後漢王欲
 復立六國後良不可而止蓋良之初心本為韓出及
 其危謀不成然後宛轉規就雖知項氏不足以終事
 猶姑勸之立成庶㡬有所資籍而展其報讐復國之
 誠耳方其道遇沛公自謂天授固已知髙帝為真主
[028-4a]
 矣然韓氏幸存義當無外是以歸韓之際無復餘語
 勸漢特發備盜示羽之機以待天意之自定及羽殺
 成象賢無繼審韓祚之不可復存由是舍小圖大毅
 然因天命人心所在以輔成天下之共主此所以不
 欲復立六國而資項益敵也及秦項既滅已志竟申
 顧天下已定君臣之際良已早見其機若俛首就封
 則其心事㡬不自白茍偃蹇去位則又無以絶髙帝
 之疑於是乎謝病杜門遜詞下氣而以知足之言自
[028-4b]
 托於方外其生平去就進退和裕從容履險保成綽
 有餘地非人所能測識一時同事何得其能信得其
 勇平得其計陵勃之徒各得其一偏皆不能出其範
 圍之外雖高帝知人善任亦能得其籌策之用而已
 先儒謂非高祖能用子房子房能用髙祖有以哉
 六年
封雍齒為什邡侯
 髙帝封雍齒斬丁公赦季布匿侯公各因其甚而顯
[028-5a]
 者以勵天下其餘恩怨之報用舍之間亦未能皆如
 此類
尊太公為太上皇
 髙祖即位即更后為皇后子為皇太子追尊先媪曰
 昭靈夫人太公猶仍舊號至是始因擁帚卻行之事
 而始尊之豈自古無此制而不之省邪抑緩急失序
 而不以為意邪綱目書此於蕭何入朝不趨之後將
 無有意於其間也
[028-5b]
令博士叔孫通起朝儀
 三代典禮至秦悖亂已甚髙帝伐暴反正一切所宜
 復古至於禮樂大端乃曰度吾可行叔孫通又自以
 頗采古禮與秦儀雜就之曰頗曰雜曰可行君臣之
 心皆以苟簡草率為務遂使先王典禮淪没至今不
 可復振信哉積徳百年而後可以興禮樂毋怪乎魯
 兩生之不行也
 七年
[028-6a]
帝至長安始定徙都蕭何治未央宫上見其壯麗甚怒
曰天下洶洶數嵗成敗未可知云云/
 初髙祖之漢何嘗勸以養民致賢何其知本也今乃
 欲乘急侈土木之功欲以重威示後何其不知務也
 夫開國承家嘗以節儉自持猶或流於蕩侈嘗以根
 本自固猶或積致陵夷豈有宫室壯麗而可以重威
 示後殆失之口給矣然當是時强敵盡除天下已定
 而帝猶以成敗為慮推是心也使得伊傅之臣將順
[028-6b]
 輔翼則帝之創業垂統當不止於漢而已也
 八年
趙王敖廢趙相貫髙初因髙祖嫚罵趙王欲殺之王戒
髙不聴髙乃自為計壁人於柏人厠中髙祖心動而去
後髙怨家上變告髙至死白王不知狀廢王為宣平侯
上賢髙欲赦之
 按髙帝巧於取項羽而拙於制韓信急於喪義帝而
 緩於求太公直於斬丁公而曲於赦貫髙蓋其心之
[028-7a]
 所操者少異則發乎情見乎事者自不能無得失之
 差也
 十年
上猶欲易太子吕后使建成侯强邀張良畫計
 觀强之詞則良於封留後宜其無事可見
 十一年
后殺淮陰侯韓信夷三族
 此呂氏擅政之端也
[028-7b]
詔郡國求遺賢云云/年老癃病勿遣
 初帝之王漢蕭何嘗敎以致賢至是又下詔求賢然
 不聞有名世特出之士就駕者豈戰國歴秦沮喪殆
 盡而人才未出乎抑帝嫚罵溺冠之事素聞而於致
 求之實有未至乎夫賢者道之所在也而曰年老勿
 遣向非留侯之計則四皓胡為乎來哉然觀其所由
 來則知四皓特秦時介潔好禮之逸民耳亦未必為
 有道之賢也
[028-8a]
 十二年
過魯以太牢祀孔子
 自焚書坑儒之後天下兵爭詭道日起無一人能以
 孔子之道為髙帝言者及項羽既滅楚地悉定而魯
 獨守禮不下漢業已成綿蕞多士而魯兩生獨不肯
 行則帝之知尊孔子固有繇矣史稱髙帝初不修文
 學而性明達信然是舉也不獨崇兩漢之基實啓萬
 世帝王隆儒之本
[028-8b]
下相國何廷尉獄數日赦出之何為民請上林空地帝
怒其請苑以自媚於民故擊治之及聞王衛尉之言始
赦出何徒跣入謝帝云云/曰吾繫相國欲令百姓聞吾
過也
 論者謂漢治雜霸予因小逆大始信其然夫王與霸
 其事多同而心則異誠與偽之分耳自三老董公勸
 帝以義帝為名而滅項羽固已啓其用偽之基本及
 良平諸臣又復以戰國之餘習佐之以軍旅之詭計
[028-9a]
 帝既用之成功不自省悟乃欲一切施之於君臣父
 子之間如偽遊易儲之類是也然心雖不懿事有致
 然及相國之事則顯以譎詐之詞自文其過是真不
 足以令人矣豈帝之末年志意將衰而聲氣之發不
 覺至此耶是後文帝之退季布武帝之出汲黯其言
 亦略相似此漢之所以雜霸也
  惠帝
 元年
[028-9b]
太后殺趙王如意初髙帝切念趙王為置貴强相以周
昌任之至是太后殺王昌時亦赴召
 貫髙髙帝之所怒其罪當死周昌吕后之所徳罪不
 至死然髙乃能全敖於髙帝而昌不能全如意於吕
 后昌可謂負髙帝矣為昌處者力能則諫力不能則
 死庶㡬可也
 二年
以曹㕘為相國參為相舉事無所變更一遵何約束日
[028-10a]
夜飲醇酒府中無事賓客欲有言輒飲以酒莫得聞説
帝讓參參曰髙帝與蕭何定天下法令既明陛下垂拱
參等守職遵而勿失不亦可乎
 自曹參以此言對上人遂信以為治尚清淨傳為美
 談是所謂見影而忘其形者也方參入相之時夷狄
 未附都邑未城宜陽雨血桃李冬華原廟失制列侯
 皆未就國無一非宰相所當調濟者豈可視為全盛
 専尚清淨而强欲無事哉昔周公以聖人而相至治
[028-10b]
 猶吐哺握髪以來天下之善焉有醉言者以酒使之
 不得發語君相有過果何自而得聞乎且法令者為
 治之末徳敎者為治之本専其末此秦之所以亡先
 其本此三代之所以治當時經典未出學校未興治
 體未具所當汲汲焉者參乃謂法令既明而欲垂拱
 守職則秦之為政可以躋無為乎曾謂治天下之道
 固不必法三代乎何參見之不遠也如此予意是時
 髙帝既崩吕后干政平勃陵噲參錯尚存而自知其
[028-11a]
 才之不如蕭何又知惠帝之不能復制吕氏使其所
 施盡當則平噲之徒或將因動而各售其能何可復
 禁使其所施未當則彼皆深識熟慮之人豈得任其
 指揮都不省異不若優游鎮靜謹守常法飲醇求醉以
 待天下之自定得則成名失亦無禍此參之平生心
 術得於無擾獄市之言自詭而偶合焉使天少假其
 年則太后臨朝諸吕擅政危疑擾亂紛錯糾結不可
 勝治參猶得樂酒不事而以清淨自解乎然則參之
[028-11b]
 所以不及於弊者皆遇焉耳君子其可以成敗許人
 而不察其是非之實哉
 四年
原廟帝以朝長樂宫數蹕煩民乃築複道叔孫通以為
行髙帝衣冠月出游之云云/
 夫為之宗廟所以安祖宗之神設其裳衣所以致如
 在之敬漢衣冠月出遊髙廟固已䙝凟非禮叔孫通
 因複道遂言人主無過舉乃勸作原廟益廣月遊以
[028-12a]
 文之書曰毋恥過作非又曰典祀毋豐於昵通可謂
 兼失之矣然則綿蕞之禮豈能盡合於中正哉此魯
 生之所以譏其面諛也
 七年
太后臨朝稱制
 髙帝先㡬見遠妙達事變非人所能測識觀其語戚
 夫人不曰太子真乃主而曰吕氏真乃主又為趙王
 置貴强相以輔之則其知吕后之必將専制不待詔
[028-12b]
 斬樊噲而後決然既知之卒不乗未發治絶者蓋以
 后無絶理事或未然也故疾革時語后曰安劉者必
 勃此後非乃所知是又灼知吕氏之變終不至於失
 天下也故惟茂建支系廷植列侯以制其變而安之
 帝之慮後何其明且遠如此抑考史記吳王濞受封
 帝謂之曰汝有反相漢五十年後東南有亂豈汝耶
 然同姓一家慎不可反夫既知有亂而又以有反相
 者王之且復付之言論之末不甚經意及其應也卒
[028-13a]
 以無事非固天授神啓洞達幽明之秘者其能爾耶
 後世知帝之封濞則知帝之所以處吕后矣然后非
 濞比此帝所以雖知而終不顯言也
  髙皇后
 二年
太后封齊王弟章為朱虚侯令入宿衛
 髙帝明於慮後而不知削產禄吕后巧於植黨而不
 能去劉章人之知識固有偏駁然氣數之來亦恐非
[028-13b]
 智力所能辦也
 八年
諸大臣迎立代王恒後九月至即位誅吕氏所名孝惠
子𢎞等
 按惠帝崩時年二十有三因人彘事日縱淫樂非不
 能近婦人者史記云宣平侯女為孝惠皇后時無子
 徉為有身取美人子名之殺其母立所名子為太子
 孝惠崩太子立既壯聞其母死非真皇后子迺出言
[028-14a]
 后安能殺吾母我壯即為變然則少帝實為孝惠所
 御美人之子無疑張后特不當殺其所生母而詐為
 已所出其事蓋後世所常有決非他人子也若取他
 人子入宫何以稱為美人少帝既解事又安敢昌言
 以讐后其後太后欲王諸吕先立孝惠後宫子某為
 某王亦言後宫未嘗言取異姓也及少帝幽廢又云
 五月丙辰立常山王義為帝更名𢎞亦未嘗言立所
 名他人子也太后崩後齊王發兵誅諸吕遺諸侯書
[028-14b]
 曰諸吕擅廢帝更立又比殺三趙王今髙后崩而帝
 春秋富未能治天下寡人率兵入誅不當為王者蓋
 指吕台等耳亦未嘗正言帝非劉姓不當主天下也
 及平諸吕罷兵迺書諸大臣相與隂謀曰少帝及諸
 王皆非真孝惠子吕后以計詐名他人子今已滅諸
 吕而置所立即長用事吾屬無類不如視諸王最賢
 者立之及考西漢書亦云大臣相與隂謀以為少帝
 及三弟皆非孝惠子復共誅之而五行傳遂附㑹為
[028-15a]
 吕氏子且高后欲王諸吕不過違髙帝之約王陵樊
 噲猶力爭以為不可諸將相戚屬皆有後言史不絶
 書若立他姓是無宗社矣况后廢置時固嘗有詔諸
 大臣顧反無一言以爭又無私議少見於史至於齊
 王舉兵西嚮直指京師蓋已無所顧忌正當首揭此
 舉昭告神人與天下共正大義曾無一語及之何也
 使諸大臣初知而不敢言則后崩兵起之時可得言
 矣使其不知則今日之謀曷從而得之耶自是承訛
[028-15b]
 襲舛而燕王旦亦藉此說以擬孝昭使其事遂成則
 真偽亦無辯矣觀遷固之書所謂相與隂謀所謂即
 長用事吾屬無類所謂不如所謂復共微詞奥意若
 將不能已而尚可已焉者不過各為身計而已遷固
 為本朝人臣禮宜諱而不顯後世論史者因見綱目
 書他人子與太子即位之下又書少帝及諸王皆非
 真子於誅吕后所名孝惠子𢎞之下遂併廢帝俱斥
 為異姓是蓋眩於他人二字而不詳考美人之故混
[028-16a]
 於非真之謀而不歴究後宫之繇一於分注備事之
 文而不原夫提綱顯微之要㫖愚以其事變甚大竊
 獨有感姑考論之
  文帝
 元年
立竇氏為皇后后弟廣國與兄長君厚賜田宅家於長
安灌嬰周勃於是乃選士之有節行者與居兩人由此
為退讓君子不敢以尊貴驕人
[028-16b]
 周勃等為竇廣徳兄弟置賢賓傅而化為退讓君子
 文帝不為淮南王置賢傅相而終於凶逆罪人語曰
 愛之能勿勞乎忠焉能勿誨乎此鄭莊之所以失叔
 段也然事雖同而心則殊矣
詔定賑窮養老之令
 秦至楚漢之初人皆奔走力奪迫於時為絶無義舉
 惟髙祖詔求選賢與此詔始有太平氣象自是以後
 可法者多矣
[028-17a]
南粤王佗稱臣奉貢
 為家易至於失義為國易至於少恩是以古者施恩
 必先乎疏遠行罰必先自貴近所以防其偏而反之
 也文帝能以恭遜之言化南粤不能以友愛之意化
 淮南豈非一於寛仁而無節制之道是以疏遠者感
 而親近者益狎也歟
 二年
賜天下今年田租之半
[028-17b]
 賈誼嘗勸帝務農積粟帝乃賜民田租之半百姓足
 君孰與不足帝得此意矣
 三年
丞相絳侯勃免就國詔曰前遣列侯之國或辭未行丞
相朕之所重其為朕率列侯之國
 漢髙雖剖符分封然皆留之京師者防天下有變也
 文帝詔遣列侯之國又詔周勃為率者監代邸之事
 也
[028-18a]
 四年
召河東守季布至罷歸郡以賈誼為長沙王太傅
 文帝召用季布將用賈誼而皆沮於人言比高帝之
 用陳平不同雖曰致功守業時異事殊大率亦由髙
 祖剛明故聴言而果於㫁文帝仁柔故聴言而緩於
 㫁
下絳侯周勃廷尉獄
 自戰國至秦士皆馳鶩於功利以得為能以失為患
[028-18b]
 至漢猶存故韓信屢奪而不能自全蕭何下獄而不
 知自退周勃屢免屢任被詔督責而不就國以至於
 斯㢘恥道喪學校未興之故也竊嘗論髙祖之於功
 臣其初凡以䇿力詘致者多異於始意義感㑹者多
 保其終雖曰韓彭布綰之流誅夷無類其實亦皆有
 致罪之迹至今猶以為寡恩薄徳其後孝文乃以疑
 毀獄周勃非太后提絮發言勃必不免孝景七國之
 變周亞夫實居元功竟以私忌致殺二公皆先朝遺
[028-19a]
 命功臣猶且如此况其下者乎宜博陵侯之所以絶
 祀於孝宣也由是論之則孝文之於功臣不如髙帝
 而景帝又不如文帝作法於凉其弊猶貪創業垂統
 之君誠不可不慎也
 三年
以張釋之為廷尉初釋之為謁者言事上曰云云/
 髙帝令叔孫通曰度吾可行通遂雜就秦禮文帝謂
 張釋之曰卑之令今可行釋之遂舉秦漢得失上以
[028-19b]
 是求下以是應比之拜昌言之君臣不侔矣漢治能
 復大進哉
 六年
淮南王長謀反廢徙蜀道死上逮考諸縣傳送不發封
餽侍者皆棄市
 夫謀反無君人皆得而誅之此春秋之法也淮南反
 罪已具其行時帝未嘗有制令諸縣發封餽侍即使
 有之而長憤恚不就食亦末如之何也及其既死帝
[028-20a]
 欲泄哀掩過聴袁盎之言論諸縣棄市是亂法者得
 憐而守者得殺孰謂漢文之世而有此失哉是時張
 釋之方為廷尉初因犯蹕事告帝曰方是時帝使使
 殺之則已釋之固已失言是舉也豈帝因其救急之
 詞而遂信為自用之法故不下廷尉乎不下廷尉而
 失其平與下廷尉而不為之平皆無用乎廷尉矣安
 得謂天下無寃民耶
 十二年
[028-20b]
詔民入粟邊得拜爵免罪因晁錯之言也
 帝自即位以來躬節儉省刑罰却貢獻除闗傳親耕
 籍田賜民半租又與匈奴和親以綏和兆庶務本重
 農是亦足以致殷富矣錯於此時不能勸帝興禮樂
 之化以補所未及而徒切切於事為之末至欲襲秦
 衰弊政以賞罰為豐財之術夫爵所以命有徳刑所
 以罰有罪二者天所以付人君馭世之大柄也操失
 其平猶且不可况以私意用之於非道哉且錯之為
[028-21a]
 是説蓋惡商賈之趨末富者之兼併而惜衆人之流
 亡也若使有粟者輒得拜爵免罪則富者有賞而無
 罰貧者有罰而無賞利歸於官弊積於民趨末兼併
 者愈厲而一耕十食者益困果能使彼皆操田器而
 此皆有積粟哉自錯説一行於文帝之世後世效尤
 藉迹賣官鬻爵天之威福予奪為時君私己之資而
 民之櫛風沐雨者終不能被其澤皆起於枉死市晁
 錯之言也
[028-21b]
 十三年
除秘呪十四年增諸祀壇場珪弊詔曰禍自怨起福由
徳興又曰先王遠施不求其報望祀不祈其福其令祠
官致敬無有所祈
 觀二詔之言可謂敬鬼神而遠之粹然一出於正及
 郊雍之後惑於新垣平遂有禱祀之作蓋帝天資雖
 美素無學問之功是以不能精一而守其常徳也
 後三年
[028-22a]
以申屠嘉為丞相是時太中大夫鄧通方受幸嘉常入
朝通居上旁怠慢嘉出召責通欲斬之上使使持節召
通謝丞相此吾弄臣君釋之
 人君左右近習之人朝夕與處氣體易移尤所當擇
 是以周穆王命伯冏為太僕丁寧告飭而以便辟側
 媚為戒漢文帝恭仁之主也太中太夫名顯之官也
 以恭仁之主而以名顯之官加之櫂船之小吏又如
 其家游戲以䙝天子之威賜令得自鼓鑄以亂天下
[028-22b]
 之制至於朝廷之上亦復縱其怠慢無禮以干政典
 之誅反為之辱使建節曲貸其罪而以弄臣自視古
 云官不及私昵惟其能爵罔及惡徳惟其賢又曰玩
 人喪徳玩物喪志焉有以官爵與非其人而又玩弄
 狎侮之此後世中主所不為而謂盛徳者為之耶自
 是以後孝武則有韓嫣孝成則有張放淳于長孝哀
 則有董賢皆佞倖貴寵瀆亂王制無復顧憚其原皆
 自通始
[028-23a]
 六年
匈奴寇上郡雲中詔將軍周亞夫等屯兵以備之
 周亞夫屯細栁文帝至不能入韓信為將髙帝兩馳
 奪其軍疏宻不同而成功無異要之亞夫為有制此
 李廣程不識成敗所由分也
  景帝
 二年
丞相嘉卒
[028-23b]
 申屠嘉始欲斬鄧通而詘於孝文終欲誅晁錯而縱
 於孝景由其黯於先知緩於制變以致奸佞得以深
 結於君而宛轉脱罪也使文景因嘉之言而彰示疎
 斥通錯懲嘉之責而慎於幸用則君有從正之美相
 有不阿之功而通錯他日亦無殺身之禍矣顧不能
 也奈何然嘉志雖不伸猶不失為剛毅守節死無可
 貶後之為卿相大臣不能為嘉所為反有因邪佞以
 進相與引薦交譽為固寵保位之謀者斯又申屠嘉
[028-24a]
 之奴𨽻也
 三年
吳王濞膠西王卭膠東王雄渠菑川王賢濟南王辟光
楚王戊趙王遂反
 七國之亂其兆本在孝文之世而事則成於孝景之
 朝考之當時天道示警災異甚多吳王不朝反迹已
 具特以文帝寛仁克謹天戒恩禮優洽無釁可乘是
 以衷惡隠匿蓄至於景帝迫脅於晁錯之謀而後發
[028-24b]
 故曰惟徳動天又曰人定亦能勝天文帝之謂也自
 昔奸臣賊子非固有無亦惟上之所以制馭者得其
 道與否耳
殺御史大夫晁錯錯數勸帝削吳上令列侯公卿宗室
雜議
 晁錯削吳之論忠謀也惜其進謀無慮昌言之於朝
 景帝聴謀無㫁雜議之於衆遂使叛濞先㡬首事漢
 㡬不保而錯亦死於無辜古云君不宻則失臣臣不
[028-25a]
 宻則失身機事不宻則害成信矣論史者謂錯謀失
 在不以漸惟宻然後能用夫漸也
 七年
立夫人王氏為皇后
 夫婦人倫之始况君后所闗豈特一夫婦而已景帝
 始以金氏婦為夫人遂使薄后栗姬太子皆無故廢
 死不踰年立為皇后自古所無其流至於武帝之世
 閨門上下多踰禮制矣
[028-25b]
 中二年
梁王武使人殺袁盎時太后憂梁事不食日夜泣不止
帝亦患之遂納田叔之諫使謁太后曰梁王無恙太后
立起餐氣平復
 孝文之於淮南孝景之於梁王均為兄弟之親然長
 以法死武以恩全其所以慰安母后之心非細也孝
 景即位以來惟此事最善
 四年
[028-26a]
復置關用傳出入
 此變文帝之法以七國反備非常也自是以後法制
 漸嚴非寛仁之日矣
 後二年
春正月地一日三動秋大旱三年冬十月日月皆赤十
二月雷日如紫五星逆行守太微月貫天廷中
 按孝景自七國平後無嵗不書變異然未有如此二
 年之甚者論者謂帝無甚失徳特以忌刻少恩故爾
[028-26b]
 予意人君之失莫大於刑賞不中景帝自即位以來
 王夫人以奪婦為后而正后以無寵坐廢梁王武以
 賊殺曲全而太子榮以無罪致死晁錯以忠謀市斬
 而袁盎以讒嫉顯榮郅都寗成以殘酷召用而竇嬰
 申屠以正議疏詘王信降虜以私叛封侯而丞相亞
 夫以守正獄死天下犯法者皆得從減笞之惠而天
 子之至親骨肉迺不能終命於恩澤之餘刑賞失中
 莫此為甚此天所以大動威以彰之不獨因其心事
[028-27a]
 一二之微而遂出災異焉此所以不踰年而有大故
 也
 
 
 
 
 
 
[028-27b]
 
 
 
 
 
 
 
 方洲集巻二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