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e0083 文毅集-明-解縉 (master)


[01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文毅集巻十五
             明 解縉 撰
  銘
   持敬齋銘
有見夢於予者絳衣峩冠步中規矩不出户庭如有執
持斷斷誠一循循仁義其徒有曰整生齊生嚴生肅生
主一生無適生自然生惺然生者戰戰兢兢拳拳擎擎
[015-1b]
洞洞屬屬然指予言曰是靈臺丹府泰然而端居者是
持敬齋主人也其所持守患難不能憂富貴不能溢如
匕鬯之持而雷霆有所不聞也不以幽暗自怠不以須
臾自間自未始有形之前將呈乎四達無窮之後後天
地先天地前無始後無終凛乎一於敬此其所持也顔
冉嘗從事於斯予恍然而悟曰子之居即我之居也而
孰為主孰為賓也孰紛紛而多言也嘗謹識之不敢忘
焉親友康氏志髙以持敬齋請銘孟子曰持其志也志
[015-2a]
髙亦志乎聖賢之學哉天下莫不有是齋也而為之銘
銘曰人各有心心動為志持之則存洞屬祗畏匪若持
滿尚或措之勉勉循循拳拳無替自愚而賢自賢而聖
成始成終一於持敬
  書
   寄具川董倫書
違逺誨言薦將十稔天涯濶異感念奚云縉率易狂愚
動遭謗毁無所避忌數上封事萬言有分封勢重輔導
[015-2b]
體輕萬一不幸有厲長呉濞之虞那哈术來歸之時欽
承顧問宜待之有禮疑則勿任任則勿疑稍忤機權其
徒必二此類非一後皆億中封事留中又嘗為王國用
草諫書言韓國公事為詹徽所嫉欲中以危法又為文
劾袁泰泰銜恨至深見嘗切齒但以不為屈膝之故竟
致排誣累迹深文之語皆非律令所該伏蒙聖恩數對
便殿申之以慰諭重之以鏹錫許以十年著述冠帶來
廷元史舛誤承命改修及踵成宋書删定經禮凡例皆
[015-3a]
以留中奉親之暇杜門纂述漸有次序薦將八載賓天
之訃忽聞痛切之誠欲絶向非先帝之明縉亦無有今
日是以母喪在殯未遑安厝家君以九十之年倚門望
思皆不暇戀冀一瞻山陵隕淚九土何圖罣悞䝉恩逺
行揚粤之人不堪寒苦復多疾病俯仰奔趨與吏卒為
伍低徊服事誠不堪忍晝夜涕泣恒懼有不測之憂進
不能盡忠於國退不得盡孝於親不忠不孝負平生學
問之心抱萬古不窮之痛為天下笑為先生長者之羞
[015-3b]
是以數鳴哀感冀皇天后土之鍳臨得還京師復見天
顔少陳情悃或遂南歸父子相見即走也更生之日臨
書不勝愷切願望之至
   寄蕭時徽書
去年臘盡别時豈擬至今未能得見區區復以家叔之
喪觸熱瘴鄉不自持謹果得疾困為姻親憂令兄來己
審吉履清嘉慰甚繼承惠書迺知伯啓先生亦安和殷
勤念恤感媿萬千且相去無百里不承顔色又是一年
[015-4a]
人生㑹晤良難可歎承借唐書前八葉傳為人借去失
蕭儼傳令兄芳桂己見續當録上區區嵗前請見此外
不一向時有詩奉上不果今因附獻
   又寄蕭時徽書
久違思念誠切春間有西行今知不果甚至至百年奚
以為勞杜門隨分日足為樂不意令兄選迋遽嬰竒禍
聞之痛心不可堪忍慶門有此實大恠事天道無知乃
至是耶想骨月之情固難割絶仍希節哀順變秋序向
[015-4b]
凉必來致芻束之情庶可相見也
   寄蕭子郁書
前嵗還家不得一面繼聞有鼔盆之戚又丁内艱逺道
難為情况今脫身瘴癘將遂北轅冀與吾兄一見不知
可如願否子鼎不幸有此大變想必能一視之或可因
此得㑹耶聞公遜有佳筆擲惠為感若中等不必也齊
岳有筆在公詠處煩取還之
   家書
[015-5a]
奉白簡夫座右縉竊禄中朝碌碌無補比來伏計山林
多暇問學日新惟深慶慰向聞士之自修不以外至者
為進退榮辱况觀望人成敗為勤怠者尤細人之所恥
為諒髙明必不罹此役也近日獨作間有經義時有小
發明口誦手編未遑逺寄積髙朋從朝夫不復一一尚
冀賜示少慰區區惟深察之
  說
   劉氏伯莊敬所說
[015-5b]
書云王敬作所不可不敬徳此周召傳心之語授之成
王也而所之為義久而莫能明漢儒汨之昧如也自武
夷之傳行天下户有之學者講焉然後知學之以敬為
所者誠至近而至切日用之間念念乎此一言不謹失
其所一動不誠失其所一事不慎失其所所者心之所
安也非敬其何以哉蓋誠者聖學之樞紐敬者聖學之
始終初非二物也惟敬則安不敬則危誠則實不誠則
虚虚偽不能有其所危㣲不能安其所無敬無所其何
[015-6a]
以自立於天地之間哉吾鄉沙井劉氏伯莊名敬學為
通儒而以敬所自號蓋深有志於聖賢之學者也而或
者乃謂周召授成王之語乃帝王心法切要之言不己
夸乎余叔父璧山先生於伯莊有姻連以或者之言詰
予予曰人皆可以為堯舜帝王賢聖至於途人豈有間
哉伯莊而宅心處己常在於敬也若奉槃水屬屬乎其
顧諟也若涉徒杠縮縮乎其有循也日用動静語黙之
間又焉有過舉哉其顧名思義尤可尚也若夫儼莊嚴
[015-6b]
肅則有見之於外者余知伯莊之學曰進而内外一致
表裏純全敬所之歸其將至於能誠也歟
   周慎初字說
呉先生所為慎初字說一通為婣家周仲魯氏作也仲
魯兄弟八人其四人者皆以魯為字蓋欲其守鈍如愚
不務外也而其名曰謹故先生易其字而為之箴規言
事親交友皆當謹之於始而慮其所終凡事莫不皆然
其言至矣為之詩曰
[015-7a]
君子守身執玉捧盈慎之於始永觀厥成跬步勿渝頃
刻無怠一息之間或臻於壊洞洞屬屬服膺思戒謹之
於朝勿怠於夕屋漏閒居中夜以惕周廟有器滿終則
傾惟謹於心勿震勿矜臨深則懼履薄則危其所慎者
坦道常懐始之非難終之者稀兢兢業業先哲同歸
   徐氏二子字義說
徐致字景髙用力推致以求合於古人也徐效字景孺
效前人也
[015-7b]
東漢之末賢士滿天下清風髙節邈不可攀者惟徐髙
士一人是時江右得名者蓋少獨以一人蓋之也故范
太史詩云嚮無徐孺子萬口薄南州士謙世居章貢非
其苖裔歟兹以景髙景孺為二子字以朂其成焉
   劉南周别字說
永新田南劉氏其先吉水同江人今十餘世矣南周其
佳子弟也其字之義取普徧而無偏黨之私盡周旋而
無砥滯之患其義善矣南周猶以為深逺也請為别字
[015-8a]
以自朂余為之字曰咨詢取詩周爰咨詢亦斷章取義
而凡人之為善者必取於人而不自用乃為可貴謙恭
遜志虚已下人不恥下問以成其美是所望也若夫異
端他岐則又所不必泛咨也傳曰泛問逺思勞而無功
咨詢勉之
   劉君迪詢字說
永新劉南循其先吉水人也謁予為之字予惟詢字之
義有所效率於古欲其取益於今也乃字之曰迪詢而
[015-8b]
為之說使其詢於老成詢於俊彦詢於益友詢於賤庶
謙謙然不自恃而務取諸人以為善其誰不樂告之以
善也人雖至愚責人則明故芻蕘之言聖人擇焉南循
求之古人以為未足則又取於今之人焉歸於善而後
已然不可徒詢而己泛問逺思勞而無功故又在於有
以行之也故不徒曰詢而必以迪為言者也迪蹈也非
惟知之實允蹈之合古今人師而友之以善其身行道
於人倫日用之間斯無愧於其名也迪道詢求孜孜勉
[015-9a]
勉循循而無間吾子其勉之
   李氏壺中春意書說
李氏子謙從予說醫予曰醫者意也意有善有惡有公
有私有誠有偽誠則公而善偽則私而惡故君子必誠
其意不誠則人誠則天故君子必體於天天人不二也
故人言曰天意曰春意天無意四時之意一春意之流
行也夏之意春之意漸通也秋之意春之意通而極也
冬之意春之意誠而復通也是以人物皆春其稱孔子
[015-9b]
者一則曰温二則曰温想見之者如在春風杏壇之間
也稱曾㸃者曰春風沂水之樂也稱見程伯子曰如坐
春風中也而稱醫者亦嘐嘐然曰春風杏林也皆是意
也善乎人有恒言又曰生意春意所以生也醫以生人
為意意與天一故醫非淺技也非淺近私偽能通其意
也故為人子者不可以不知醫為人子者不知醫之意
必陷弑逆之罪非細故也春秋許悼公瘧世子止不擇
醫而輕用其藥藥不先嘗而誤進於君有忽君父之心
[015-10a]
意不慎也春秋誅意謹諸㣲特書曰許世子止弑其君
買是也其後止亦以慙憤卒意之於病亦大矣哉是故
誠於生人之意醫也㣲有殺人者皆其醫之賊也亦足
以自殺其身而己矣盧扁淳華之徒可見矣彼因意而
偶致人之生也遂意其必能致人之死此意一萌而醫
不及前日矣故意窮術必窮術窮而死而人不知也嘐
嘐然猶曰張長沙病變一日而十二經徧不及藥也而
死謂有其鬼神也不知其術窮也生意之術本不窮其
[015-10b]
窮者因其皆不知聖賢天地之意也長沙信精於醫之
術也者其病也固已切其脈而預知之預知則預防預
防則萬術施而萬藥皆遍也心先亂意先窮不能居易
而俟命呼吸導引調治攻鑽而愈鑿其天故以竒術致
竒病也皆不誠其意戾於醫之意天之意生之意也觀
於聖賢之意不容偽故其斃得其正焉得醫之意也情
怒利害之私也斯人之所同病也口鼻耳目之欲喜怒
哀樂之情其發皆由於意皆能以致病也怒傷肝憂傷
[015-11a]
脾恐傷腎以怒治恐以喜治憂以意治意春意流行而
醫術無窮矣謙既得其說壺中春意扁其讀書之室且
畜醫方居善藥予又甚喜其曰壺中也有混淪無外之
心流通充滿之意壺中為體春意為用也則舉一室如
在壺中也一家亦如在壺中也一鄉亦如在壺中也衆
名物如在壺中也舉天地而不外壺中其心愈廣則意
愈仁善無惡公無私誠不偽也而生意也春意也天意
也聖賢之意也醫者意也合而言之一也問醫之學而
[015-11b]
說聖賢之學也非援儒入醫也醫者黄帝而後不得其
說今數千年予故推本而發之庶乎通是意也邇之治
心邇之事親逺之及物豈曰小補之哉
   說詩三則
漢魏質厚於文六朝華浮於實具文質之中得華實之
宜惟唐人為然故後之論詩以唐為尚宋人以議論為
詩元人粗豪不脫北鄙殺伐之聲雖欲追唐邁宋去詩
益逺矣詩有别長非關書也詩有别趣非闗理也不落
[015-12a]
言論不涉理路如水中月鏡中象相中色學詩者如㕘
曹溪之禪須使直悟上乗勿堕空有嚴生之論可謂得
其三昧
學詩先除五俗後極三來五俗一曰俗體二曰俗意三
曰俗句四曰俗字五曰俗韻此幼學入門事三來者神
來氣來情來是也蓋神不來則濁氣不來則弱情不來
則泛茍不闗於神不屬於氣不由於情此外道也非得
心得髓之妙也
[015-12b]
詩三百篇之作當世閭巷小子能之後世之作雖白首
鉅儒莫臻其至豈以古人千百於今世遽如是哉必有
說矣前人之詩未暇論爰以國初枚舉之劉基起於國
初極力師古煆鍊其詞旨能洗前代羶酪之氣僕向選
其集首推重樂府古調較之近體尤勝江右則劉崧擅
塲彭鏞劉永之相望並稱作者
   書學詳說
書肇於庖犧筆墨紙研皆古所用後世異其制爾書稱
[015-13a]
作會紀於太常非可以刀削為而詩稱彤管知非始於
䝉恬也三者倣此今書之美自鍾王其功在執筆用筆
執之法虛圓正𦂳又曰淺而堅謂撥鐙令其和暢勿使
拘攣真書去毫端二寸行三寸草四寸掣三分而一分
著紙勢則有餘掣一分而三分著紙勢則不足此其要
也而擫捺鈎揭抵拒導送指法亦備其曰擫者大指當
㣲側以甲肉際當管傍則善而又曰力以中駐中筆之
法中指主鈎用力全在於是又有扳罾法食指拄上甚
[015-13b]
正而竒健撮管法撮聚管端草書便提筆法提挈其筆
署書宜此執筆之功也若夫用筆毫釐鋒穎之間頓挫
之鬱屈之周而折之抑而揚之藏而出之埀而縮之往
而復之逆而順之下而上之襲而掩之盤旋之踴躍之
瀝之使之入衂之使之凝染之如穿按之如掃注之趯
之擢之指之揮之掉之提之拂之空中墜之架虚搶之
窮深掣之收而縱之蟄而伸之淋之浸淫之使之茂巻
之蹙之雕之琢之使之宻復之削之使之瑩鼓之舞之
[015-14a]
使之竒喜而舒之如見佳麗如逺行客過故鄉發其怡
怒而奪激之如撫劍㦸操戈矛介萬騎而馳之也發其
壯哀而思之低回戚促登髙弔古慨然歎息之聲樂而
融之如夢華胥之遊聴鈞天之樂與其簞瓢陋巷之樂
之意也是其一字之中皆自心推之有絜矩之道也而
其一篇之中可無絜矩之道乎上字之於下字左行之
於右行横斜疎宻各有攸當上下連延左右顧矚八面
四方有如布陣紛紛紜紜鬭亂而不亂渾渾沌沌形圓
[015-14b]
而不可破昔右軍之叙蘭亭字既盡美尤善布置所謂
增一分太長虧一分太短魚鬛鳥翅花鬚蜂芒油然粲
然各止其所縱横曲折無不如意毫髮之間直無遺憾
近時惟趙文敏公深得其旨而詹逸菴之於署書亦然
今欲增減其一分易置其一筆一㸃一畫一毫髮髙下
之間濶狹偶殊妍醜逈異學者當視其精㣲得之是以
統而論之一字之中雖欲皆善而必有一㸃畫鈎剔披
拂主之如美石之藴良玉使人玩繹不可名言一篇之
[015-15a]
中雖欲皆善必有一二字登峰造極如鳥獸之有麟鳯
以為之主使人玩繹不可名言此鍾王之法所以為盡
美盡善也且其遺蹟偶然之作枯燥重濕濃澹相間蓋
不經意肆筆為之人工適符天巧竒妙出焉此不可以
强為亦不可以强學惟日臨名書無恡紙筆工夫精熟
久乃自然言雖近易實為要旨先儀骨體後畫精神有
膚有血有力有筋其血其膚側鋒内外之際其力其筋
毫髮生成之妙絲來綫去脈絡分明描搨為先傍摹次
[015-15b]
之雙鈎映擬功不可闕對之傚之如燈取影填之補之
如鑑照形合之符之如瑞之於瑁也比而似之如晲伐
柯察而象之詳視而黙記之如七十子之學孔子也愈
近而愈未近愈至而愈未至切磋之琢磨之治之己精
益求其精一旦豁然貫通焉忘情筆墨之間和調心手
之用不知物我之有間體合造化而生成之也而後為
能學書之至爾此余所以為書學之詳說也
執筆之法昔李後主煜有云書有七字法謂之撥鐙其
[015-16a]
法予向者論之詳矣而撥鐙以下莫若平覆此亦晉法
宋元人頗尚之其法雙鈎雙挑平腕覆掌實指虚拳是
也食指中指謂之雙鈎名指小指謂之雙挑掌覆故腕
平拳虚故指實其大較也至於運用時亦當㕘用撥鐙
之法
學書以沈著頓挫為體以變化牽掣為用二者不可缺
一若專事一偏便非至論如魯公之沈著何嘗不嘉懐
素之飛動多有意趣世之小子謂魯公不如懐素是東
[015-16b]
坡所謂嘗夢見王右軍脚汗氣耶
學書之法非口傳心授不得其精故自羲獻而下世無
善書者惟智永能寤寐家法書學中興至唐而盛宋家
三百年惟蘇米庶幾元惟趙子昻一人皆有師資所以
絶出流輩吾中間亦稍聞筆法於詹希元惜乎工夫未
及草草度時誠切自愧赧耳
學書之法既非口傳心授不得其精大要又須日臨古
人墨跡位置間架握破管書破紙方有工夫張芝臨池
[015-17a]
學書池水盡墨鍾丞相入抱犢山十年木石盡黑趙松
雪十年不下樓巙子山每日坐衙罷寫一千字纔進膳
唐太宗持簡板馬上書字夜半起把燭學蘭亭記總之
大字須藏間架古人以箒濡水學書於砌或書於几几
石皆陷
   書學源流詳說
書自蔡中郎伯喈於嵩山石室中得八角埀芒之秘遂
為書家授受之祖後傳崔爰子玉韋誕仲將及其女琰
[015-17b]
文姬姬傳鍾繇元常魏相國元常初與闗枇杷學書抱
犢山師曹喜劉得昇後得韋誕塚所藏書遂過於師無
以為比繇傳庾征西翼衞夫人李氏及其猶子㑹衛夫
人傳晉右將軍王羲之逸少逸少世有書學先於其父
枕中窺見秘奥與征西相師友晚入中州師新衆碑隸
兼崔蔡草並杜張真集韋鍾章齊王索潤色古今典午
之興登峰造極書家之盛若張丞相華嵇侍中康山吏
部濤阮步兵籍向侍中秀輩翰墨竒秀皆非其匹故庾
[015-18a]
征西始疑而終服謝太傅得片紙而寳藏之冠絶古今
不可尚已右軍傳子若孫及郄超謝朏等而太令獻之
獨擅厥美太令傳甥羊欣欣傳王僧䖍僧䖍傳蕭子雲
阮研孔琳之子雲傳隋永欣師智永智永傳唐虞世興
世南伯始伯始傳歐陽率更詢褚河南遂良登善登善
傳薛少保稷嗣通是為貞觀四家而孫䖍禮過庭獨以
草法為世所賞少保傳李北海邕與賀監知章同鳴開
元之間率更傳陸長史柬之柬之傳猶子彦逺彦逺傳
[015-18b]
張長史旭旭傳顔平原真卿李翰林白徐㑹稽浩真卿
傳栁公權京兆零陵僧懐素藏真鄔彤韋玩崔邈張從
申以至楊凝式凝式傳於南唐韓熙載徐鉉兄弟宋興
李西臺建中周繕部越皆知名家蘇舜欽薛紹彭繼之
以逮南渡小米傳其家法盛行於世王廷筠以南宫之
甥擅名於金傳子澹游至張天錫元初鮮于樞伯機得
之獨呉興趙文敏公孟頫始事張師之得南宫之傳而
天資英邁積學功深盡掩前人超入晉魏當時翕然師
[015-19a]
之康里巙平章子山得其竒偉浦城楊翰林仲宏得其
雅健清江范文白公得其灑落仲穆造其純和及門之
徒惟桐江俞和子中以書鳴洪武初後進猶及見之子
山在南臺時臨川危太樸饒介之得其授傳而太樸以
教宋璲仲珩杜環叔循詹希元孟舉孟舉少親受業子
山之門介之以授宋克仲温而在至正初揭文安公亦
以楷法得名傳其子法其孫樞在洪武中仕為中書舍
人與仲珩叔循聲名相埒云
[015-19b]
饒介字介之號醉翁華蓋山樵浮丘公童子亦曰介叟
臨川人遊建康丁仲容壻畜之後卒於姑蘇時嵗丁未
宋克字仲温一字克温呉郡人官鳯翔府同知卒於其
地時洪武丁夘
宋璲字仲珩金華人太史潛溪公仲子仕止中書舍人
卒於洪武辛酉
俞和字子中號紫芝山樵桐江人寓居錢塘洪武時以
布衣終年八十餘
[015-20a]
杜環字叔循廬陵人卒官水部員外郎時洪武戊辰
詹希元字孟舉新安人號逸菴丙寅訥叟幼從父官勝
國至洪武初為鑄印副使後卒官中書舍人
胡布字子中旴江人得書法於宋克一云與克同受學
紹興老僧
揭樞字平仲豐城人
 
 
[015-20b]
 
 
 
 
 
 
 
 文毅集巻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