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590 夷白齋稿-元-陳基 (master)


[018-1a]
夷白齋藁卷之十八
              臨海 陳 基 著
              金華戴 良 編
  序
   送邹掾史還江西序
昔邹君弘道之先大父教授君以能詩知名故國子監丞莆田
陳公甞欲薦之詞林未果而教授君卒扵家余與教授君逰時
弘道方與其弟工文辞為舉子業未㡬余㳺北方弘道以賢能
書薦扵郷尋與計偕上春官與數十百人角勝負及
天子臨軒䇿士弘道遂以進士擢髙䓁得官歸江南余在亰師
亰師之人知余與教授君友莫不為余道弘道之賢而余故雅
知教授君平生冝有令孫如弘道者獨念教授君積徳誠使假
[018-1b]
之以年則其見弘道褒然舉首扵數百人之中為
天子門生克有成立以為郷里榮頋非邹氏祖孫非常之慶耶
弘道之禄不逮大父矣然擢第為名進士居官為良有司辟行
省為材掾史凡所以為揚名顯親計者未始一日不奉以周旋
教授君雖死亦可以無憾矣今弘道為西省使者告糴扵吳呉
父母之邦也弘道不敢以使者自居獨身岀入民間與民為市
所糴雖不貲而人曽不知擾往往相謂曰鄒掾史不以官戾民
夫豈以郷里故耶彼以牓牒迫民以刑憲臨民且旦夕遣吏呌
囂墮突雖雞狗不得寜者此其以他使者待吳人固冝尓耶抑
和糴以備軍餉其事急其勢逼有不得不尔耶今掾史君為隣
省告糴父母之邦固自與他使者不侔然他使者亦以和平待
民以優賈誘民而民雖朘削亦将樂與為市夫以和糴為民而
[018-2a]
使民不堪命亦豈使者之事也掾使君讀前史至唐元和以来
和糴之害甚扵稅賦恨不奮臂出其間與當時廷臣共諍之頋
肯以告糴譁然而駭以病其郷里父兄子弟耶掾史君公平㢘
恕使得行其志扵時則其張之翕之左之右之将無施不可告
糴特細事尔其使還江西也吴之善扵詩者咸賦之余辱與弘
道故故又為之序云至正十四年夏五月甲申
   送夲上人東歸序
余郷本上人立中為浮屠松江衣粗食糲䆒心禪理蚤夜刻身
甚力間出與大夫士揚㩁古文藝肆筆為詩章奕奕有竒氣遍
訪浙東西諸名山長老大浮屠莫不以禮引接之余聞上人之
賢有日矣今年上人来吳門始相見握手繾綣問郷曲里社孰
逺孰近孰䟽孰戚乃知其與余世有婣童稚時往来田間出入
[018-2b]
桒梓未必不相識及各之四方所學異師所服異業所趋異塗
一旦卒然見面不相知名非假文字之慇懃語言之悃欵則余
与上人不㡬終身為胡越之人乎上人貌甚偉氣甚温志甚慤
開口論文字上下從横反覆空有卒弗畔乎理與之居同帝食
同鼎飲同器雖終身不厭余方資上人以逰乎方之外上人頋
以大母之䘮将東歸臨海省父母因奉襄葬事徴余言以為别
夫去閭巷逺親戚二十年服浮屠之服誦浮屠之言冝亦浮屠
而已矣今病心勞形不逺千里赱山川冐霜露辛苦蒲伏以庶
㡬其生敬死哀之心夫豈直以詩章自雄徒取如么弦孤韻瞥
入人耳之為貴㦲世盖有墨名而儒行者吾扵上人又何間焉
上人歸矣郷里之老者死壮長衰與上人逰者皆異時田間之
童稚桑梓之少年也然亦有邂逅不相識者乎上人以親而歸
[018-3a]
余以親而㽞髙雲孤飛懐彼故岑此人情之所以不忘土也為
我謝昆弟曰 我廬舎藝我黍稷余将奉老母歸田里啜粟水
飲優逰卒歲以樂其志矣
   送張知事序
浙水西諸郡出稅賦奉 國家多寡固有差然近歲兵興資
糧兵械什器百物之需率耴之平江嘉興松江盖此二路一府
無平原大陸山林之阻非若錢唐吳興毗陵壌地與微饒義興
&KR1327兇㜸出沒之境相接溝塍甽澮井分碁置大川小源興三
江五湖相出入人居其土 歩非舟楫莫濟使車驛傳之塗往
来北南千里一軌四頋皆沙洲浦溆藿蒲菰葦鳬鷖鴈騖之區
烟波莾蒼舉目無際烏合蟻聚之徒相煽誘肆妖毒攻䧟城池
所在崩潰相望獨此二路一府以水為封域利城守不利野戦
[018-3b]
僅以地勢得完然用是水陸之餫饟士卒之調彂器械百物之
徴求不責他郡而區區彈丸之地日給月供家罷户耗而與被
㓂之邦俱弊矣獨幸各得賢師帥拑循其父兄勉焉鞠躬竭力
公上松江眂二路又僻在泖陂並海之陬其地非川陸之咽喉
羽書 璽莭非有故不至其民勤扵農桒使歲無水旱螟&KR2888
之菑加以賢師帥字飬不苛則其俗號昜治大名張君師明由
博士弟子貟為侍儀司舎人再調而為其府知事師明讀書逹
古今識事變且刻身㢘謹與其從弟户部郎中師允俱有聲扵
時其以從事居幙府賛師帥布
聖天子㤙徳扵用兵伐叛之時使其民宴然益知尊其君親
其上雖有供億之虞而無枹鼔之警則師明之賢将與其師帥
並稱東南而融顯光大且權輿扵此矣扵其行呉之能詩者咸
[018-4a]
賦之属序之至正十四年十月朔旦序
   友迂軒文集序
國家承平百年公卿大夫以文章政事𧺫成均者盖彬焉今都
水庸田使宣城貢公之為博士弟子貟也即學古工文詞同舎
諸生皆自以為不及方是時先集賢文靖公與 中朝學士先
生並以老成魁宿待 詔詞垣言道術則夲周公孔子孟軻
言文學則由賈誼董仲舒劉向司馬遷班固韓愈歐陽脩之倫
一時作者祖𫐠詩書憲章禮樂為聲詩則薦之郊廟為典䇿則
施之 朝廷皆博綜古今成一家言盖三光五嶽混一之氣至
是而極盛矣公以搢紳佳子弟岀入諸老先生閒折莭以纂言
脩業為務及觧褐授官遂供奉翰林累遷為翰林待 制國子
司業間以理官岀讞紹興路獄三年政號平允延祐以来諸老
[018-4b]
先生稱有後者惟文靖而公遂以文章政事名天下矣及
皇上虚心儒學銳意中統至元之治宰相以公學問足以經緯
人文政事足以羽翼 王化乃擢公為吏部郎中尋拜監察御
史又由小宗伯轉兵部侍郎風猷氣望蔚然為儒林之冠而成
均得人殆不徒以文章鳴 國家之盛所謂文靖之後有人至
而益信矣且自古能言之士如賈誼之論治道董仲舒之䆒天
人劉向之明經術司馬遷班固之𫐠史韓愈之原道皆奥衍宏
深為一王泫然皆不得乆居朝著見諸事惟其所傳者獨空言
而巳惟歐陽氐以文章顯其詞令褒貶既敷之扵訓誥伸之扵
典謨導揚諷諭復著之扵雅頌奏之扵神眀而其聲光位势又
得與韓范冨諸公並稱為人傑今公以文章政事駸嚮用致位
通顯其言婉者冝頌穆如清風之中人也直者冝諍凛乎箴砭
[018-5a]
之切軆也叙理亂則眀白而朗暢陳道義則委折而沖融大者
可以著詞令述褒貶小者可以廣導揚形諷諭盖将益使聲光
焜耀位勢隆重而文靖有後之言不獨信扵今傳之後世亦且
足以耴徵矣公之為都水使者至吳也基獲觀豫章塗貞叔良
所編友迂軒集若干卷因論次所知為序以質之扵當世知言
君子公名師泰字泰甫友迂軒其自號云至正十四年十月庚
子序
   奉親圖詩序
恱堂禪師顔公迎其母扵僅昌國之翁洲築室平江之崑山資
福寺西數百武備飬惟謹及為大浮屠領資福徒属晝夜演佛
事猶勤勤不懈母子禮母氏年八十餘童顔稚齒𧺫居飲食歩
履益康強公每侍側下氣愉色惟母意所欲盖公不以浮屠儉
[018-5b]
其親親亦終身安其志欣然樂而忘郷里母氏以髙壽終公病
心戚容哀毀不能堪乃命善畫者畫其為飬如平生卷舒瞻省
以慰罔極噫此仁人之孝子之所以厚其親者公獨異浮屠㦲
浮屠書有孝子經言孝甚備彼以空虚為禪文字為教者扵孝
㦯不暇惟律以五戒為首猶有一舉足不敢忘父母之義故昔
之浮屠有棄住持獨身歸織屨飬母僧史書其事至今傳詠不
衰公氣岸魁壘應物機警日與其徒說出世間法而不徒以空
虚為事至扵飬生送終之責不以出世間而㦯慊焉則又若一
舉足不敢忘父母者世以釋子扵親二本豈其然㢤公逰乎方
之外而雅與搢紳大夫為文字交縉紳大夫樂為詩以稱道之
盖将貽後之續僧史者考焉余與公皆東州人故為之序至正
十四年九月既望序
[018-6a]
   贈曽彦魯序
西夏長壽君景仁以湖廣行省理問所知事乗傳使吳適母夫
人病中滿黄彂外且劇景仁以為憂問醫扵庸田副使髙公公
以魯君彦魯薦彦魯診脉曰此得之脾冒濕熱投藥療之即瘉
景仁思欲以言侈其恵余雅知景仁事親孝而彦魯為大府史
以醫逰公卿間其𧺫人之疾如此皆可書乃為之言曰昔者先
王設醫師掌醫之政令凡邦之有疾病者造焉則使醫分而治
之歲終則稽其醫事以制其食而五味五榖五藥之齊存乎神
農子儀之術五氣五聲五色之審存乎扁鵲之伎而九竅九蔵
之候存乎秦和岐伯榆拊之数然自秦滅典籍而醫方亦與聖
人之經並廢至漢興廣開獻書之路使謁者陳農求遺書扵天
下作史者取以列諸藝文而與六經百家之書並傳扵後丗者皆
[018-6b]
李柱國之所校也夫脈有經絡骨髄隂陽表裏之殊藥有五苦
六辛水火之濟而醫有箴石湯火酒醪之用囙脈以視病之淺
深在&KR3370理者以湯熨之在血脉者以箴石攻之在腸胃者以酒
醪治之此皆神農子儀扁鵲秦和歧伯榆拊之倫𧺫度量立規
矩稱權衡案縄墨與天地叅爲生人萬世之計而漢淳于公張
長沙近世劉河間張易水李東垣之徒守之以爲律令者也故
醫之用藥猶吏之用法藥以去病法以除弊盖禮不足而後法
施猶飬不足而後藥用焉今彦魯之禄不制以醫事軄守不掌
扵醫師而邦之有疾者造之恐後不待歲終而其𧺫人之病如
𧺫景仁之母夫人者皆可稽也然䆒其業方以儒術縁飾吏事
而刑名法家之說習之如習神農子儀之書其執文牘佐郡長
吏除民所疾苦又若用湯火箴石之属以去癘疾也今書滿将
[018-7a]
辟漕府史使由此而升則其登顯仕食厚禄如太倉令長沙守
者殆猶䇿國馬以適燕薊非一日千里不止也昔之論為國者
盖以醫取諭焉故余因景仁之意申而言之非敢為彦魯告告
其知彦魯者必以吾言為弗戾云
夷白齋藁卷之十八
[018-7b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