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543 居竹軒詩集-元-成廷珪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集部五
 居竹軒詩集總目    别集類四元/
  卷一
   操
   古詩七言
   古詩五言
  卷二
   律詩五言
[000-1b]
   律詩七言
  卷三
   律詩七言
  卷四
   絶句五言
   絶句七言
    臣/等謹按居竹軒集四卷元成廷珪撰廷珪
    字原常一字元章又字禮執揚州人好學工
[000-2a]
    詩不求仕進惟以吟咏自娱奉母居市㕓植
    竹庭院頗有山林間意因扁其燕息之所曰
    居竹軒晚遭世亂避地吳中蹤跡多在峯泖
    故集中有卜居海上之作後竟殁於松江年
    七十餘矣其故人郜肅劉欽搜輯遺藁彙而
    刻之廷珪與河東張翥為忘年友其音律體
    製得於翥之切磋者為多而聲名亦幾與之
    埒劉欽常稱廷珪五言務自然不事雕劌七
[000-2b]
    言最工深合唐人之體今核其集知欽所言
    尚非過譽而七言古詩清華遒麗頗近姜夔
    一流亦自琅琅可誦惟五言古詩竟無一篇
    似不應全體遺佚或自知非其擅長遂不復
    作殆所謂善藏其拙者與乾隆四十二年五
    月恭校上
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       總 校 官 臣/ 陸 費 墀
[000-3a]
居竹軒詩集原序
成君原常之為詩既博取選唐中州而長之故發乎
情者雖若憤慨思憂與夫婆娑暇豫也而無不深致
其功焉余在廣陵時嘗與周游乎山僧野士之寓或
臨大江眺羣峰或升蜀岡坐茂樹未嘗不詩是作也
其或風日之朝燈火之夕樽俎前而几杖後未嘗不
詩是談也方其索句雖與之論說應答而中實注思
揣練有得則躍躍以喜一字或聱必帖乃已信乎深
[000-3b]
致其功也如此間嘗語余曰吾仕宦無天分園田無
先業學藝無他能唯習氣在篇什朝哦夕諷聊以自
娱其閒逸非復求聞於世也仲舉深知我得不薦之
以言而時出以自省乎余誼不容辭以跋涉世故未
能一引筆也今乃不逺數千里緘所作居竹軒稿以
尋宿諾焉遂為書於編曰余學之大氐詩以法為守
以聲為凖以神為用故法貴整嚴法不整嚴則聲為
之散矣而聲貴諧婉聲不諧婉則神為之黯矣而神
[000-4a]
貴飛動神不飛動則徒法矣三則猶持衡然首重則輊
末重則軒唯適於稱焉爾若詩亦稱矣固平昔所深許
者也又將焉告輒為正誤五字且録之而藏於蛻闇之
竹素房河東張翥書
成君原常隠居廣陵養太夫人甚謹因不出求仕其所
與逰多至尊顯亦莫有薦用之者四方士之過淮東或
乆留或即去必以君為之依君周旋欵洽曲盡其意於
是藹然長者之譽君好讀書尤工於詩比得其詩一編
[000-4b]
其憂時而閔俗憤世而嫉衰及其闕/也則有凌雲霞入
霄漢糠粃萬物之興要皆發乎至情非有所勉強矯揉
而為之者也李唐之世能詩者最多而工部貟外郎杜
公為甚豈非以其忠君愛國之意類詩人之思致君之
詩盖於是歟嗚呼杜氏所遭之時干戈搶攘生靈塗炭
危若綴旒故其言之哀痛迫切殆不期然而然後世能
知之者唯王荆公梅都官而已讀二君子之為賦未嘗
不掩卷而太息若乃憲宗之世命將相平吳元濟于淮
[000-5a]
右時則有若栁刺史表上平淮夷雅自以為施諸後代
猶唐之光眀今天子詔遣大臣出討首拔彭城旬日奏
㨗以君之才當效栁氏作上之朝廷以配江漢常武傳
示于無窮不既盛矣乎因書以歸之至正十二年孟冬
五日臨川危素書
余嚮在廣陵識成君原常雖居於市㕓而植竹庭院間
綽有山林意趨扁其燕息之所曰居竹日與髙人碩士
遊行吟舉觴悠然自得舉世務之可尚可慕者視之若
[000-5b]
浮雲唯意於詩五言務自然不事雕劌七言律最為工
深合唐人之體其交㳺則仲舉張公為忘年友載酒相
過殆無虗日故其詩之音律體製盖有得於仲舉者多
焉擾攘以来飄泊南北復㑹于吳門與先生游年已七
袠餘矣怡然與常時無異所作之詩視昔為尤進而流
離悲壮之態感慨激烈之情有不能自己者今先生己
殁于雲間其全集未獲盡見姑以所得於吳中并昔年
記憶者若干首乃得先生故人劉君叔讓彚而授之耕
[000-6a]
岩刻梓以傳甚盛事也故序其大概於篇首云京兆郜
肅序
古人評詩必觀出處之大節與其所遭之時而後人之
賢否不離於性情文字之間已可見矣大抵治平之時
其聲和而婉顯榮之人其氣舒以安不然則太息於干
戈擾攘之際者多迫切之詞呻吟於牛衣鶴垤之下者
多憤激之態其去温柔敦厚之教益以逺矣何足以垂
於不朽乎往者河東張公仲舉以詩鳴於廣陵追而和
[000-6b]
之者有成君原常焉南北之士一時莫不稱讓其後張
公被召入翰林躋顯仕所以黼黻聲猷詠歌所志者其
境順而易而原常栖遲山林繼罹兵革年日以衰身益
以困顧以忠厚之氣發而為和平之聲卒亦與張公相
頡頏所謂逆而難者也余識原常于吳門觀其扁舟往
來於洞庭笠澤之墟逍遥乎雲水之上凡所渉厯一寓
於詩能揣練六朝之情思以入唐人之聲律變化尋常
之言為警㧞之句終歸於適其性情勸為忠厚而已夫
[000-7a]
豈置一毫窮欎不平之態於其間哉昔孟浩然一失意
於眀皇猶不能忘情於篇什陸魯望在唐之季每寄憤
於煙朝月夕之外若原常者雖不遇而終無憾焉其詩
可傳而其為人可知也丙午嵗吳中鄒奕序
居竹軒成先生曩居廣陵與先君友善每侍談論不覺
終日服膺請益積有年矣風塵澒洞各天一方後審先
生寓雲間則已捐館哀悼之餘思先生平昔留意詩什
膾炙四方先生雖亡而有未嘗亡者存焉以余向所誦
[000-7b]
記及今收采於友朋者分彚成帙以夀諸梓嗚呼以先
生之才之徳而肥遁夷猶吟哦自放樂乎天而不求於
人者先生之志也至若晚年遭亂奔走艱難欝抑謝世
使人若不能無憾者卷中所存莫不鏗鏘珂珮而追躡
風雅與昔賢齊驅則先生又何憾哉謹以諸名公所序
先生出處及贊詩之工妙者刻於卷端因述余所不敢
忘先生者以綴於後中山劉欽謹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