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536 午溪集-元-陳鎰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 集部五
 午溪集目録      别集類四元/
  卷一
   五言古詩
  卷二
   五言古詩
  卷三
   五言律詩
[000-1b]
  卷四
   五言律詩  五言絶句
  卷五
   七言古詩
  卷六
   七言律詩
  卷七
   七言律詩
[000-2a]
  卷八
   七言律詩
  卷九
   七言絶句
  卷十
   七言絶句
    臣/等謹按午溪集十卷元陳鎰撰鎰字伯銖
    麗水人嘗官松陽教授後築室午溪上榜曰
[000-2b]
    菉猗遂以午溪名其集卷首題前進士曲阜
    孔暘編選前進士青田劉基校正前有黄溍
    張翥孫炎及暘基二人序翥序稱其學於外
    舅周衡炎序又稱其學於翥故其詩雖才地
    稍弱而吐言清脱不失風調葢淵源有所自
    來前又載基暘手柬各一通基柬稱其體製
    皆佳而近日應酬之作去其一二則純美暘
    柬則稱其篇篇合律而中呂字字鏗金而鏘
[000-3a]
    玉今觀其集誠不無稍傷宂蔓尚少簡汰則
    基言為能中其病且基序稱午溪集一卷炎
    序稱二卷暘序則稱四百餘篇今此本十卷
    與暘所稱頗相合是基所欲去者暘仍為存
    之宜持擇之未能悉歸精粹也乾隆四十一
    年十一月恭校上
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       總 校 官 臣/ 陸 費 墀
[000-4a]
午溪集原序
午溪集者栝蒼陳君伯銖之詩也伯銖生逢盛時而不
苟於禄仕徜徉里閈時出游江湖間平生所學兼著於
詩裒其所得凡若干篇俾予序卷首予聞為詩者必發
乎情人同此心心同此理則其情亦無以大相逺言詩
而本於人情故聞之者莫不有所契焉至於格力之髙
下語意之工拙特以其受材之不齊非可强而致也後
世乃以詩為顓門之學慕雅淡則宗韋栁矜富麗則法
[000-4b]
温李掇拾摹擬以求其形似不為不近而去人情已逺
矣伯銖之詩一出於自然未嘗以凌髙厲空驚世駭俗
為務指事托物而意趣深逺固能使人覽之而不厭者
由其發乎情而不架虚强作也古詩之發乎情者是為
變風若衛之淇奥是已昔者子貢舉是詩切磋琢磨之
語而夫子許其可與言詩伯銖亦取是詩首句扁其所
居堂曰緑猗殆有子貢氏之學乎其志未易量也姑以
今之所見者序之如此云至正二年春二月庚申翰林直
[000-5a]
學士中順大夫知制誥同修國史兼經筵官黄溍序
詩三百篇外漢魏六朝唐宋諸作毋慮千餘家殆不可
一一論五七言古今律樂府歌行意雖人殊而各有至
處非用心精詣未知其所得也余蚤嵗學詩悉取古今
人觀之若有脱然於中者由是知性情之天聲音之天
發乎文字間有不容率易模寫然亦師承作者以博乎
見聞游厯四方以熟乎世故必使事物情景融液混圓
乃為窺詩家室堂葢有變若極而無窮神若離而相貫
[000-5b]
意到語盡而有遺音則夫抑揚起伏緩急濃淡力於刻
畫㸃綴而一種風度自然雖使古人復生亦止乎是而
已矣麗水陳伯銖父受學外舅此山周君衡有午溪集
一編余嘗讀此山詩喜其深逺簡勁有詩家髙處既又
讀午溪詩大篇短章何其聲之似君衡也伯銖年正强
才正裕苟不絶於吟而㑹通所作焉古不難到也伯銖
余交厚故論及此且書於午溪集後庶乎覽者謂所言
何如也至正三年季春上除日應奉翰林文字登仕郎
[000-6a]
同知制誥兼國史院編修官張翥書
元統癸酉秋監察御史辟河東張仲舉為金陵郡博士
教弟子時永嘉李孝光天台丁仲容僧笑隠咸在炎以
弟子員得從之游登石頭城坐翠微亭故趾大江西來
如白虹遶城下淮南諸山盡在几席是日諸先生效韓
孟聫句仲容耆飲口訥訥不能語孝光&KR1046漆黒仲舉長
面而鶴身善談謔酒酣日已没宿龍翔方丈仲容困酒
先引去笑隠出燭中坐孝光在左仲舉在右昆侖奴作
[000-6b]
逓書郵仲舉首倡曰先皇昔潜邸梵宫冠東南遺弓泣
父老次授笑隠云云比曉仲舉奪筆走數韻成章余嘗
論仲容詩若大宛天馬舉足萬里有葢世之氣仲舉如
鳴球琴瑟合軒轅氏律呂孝光若禹九鼎神姧物怪愴
人心魄笑隠如棠溪之金隨手鑄器不離模笵而神采
焰焰可畏嗟夫俯仰之間忽焉隔世獨仲舉先生尚存
在燕二十餘年乃今得見伯銖於栝伯銖與余實同出
張先生之門未相識也及相識而白髮種種亦如諸先
[000-7a]
生游石頭城時惜余幼不力學長無所樹立而空老矣
猶幸及見伯銖伯銖有午溪集二卷詩多類張先生云
伯銖姓陳氏麗水人退菴孫炎序
古今詩人莫盛於唐唐之詩莫加於杜少陵自少陵而
後學詩者未有不以少陵為師然能造其藩籬者葢鮮
况升堂入室乎葢少陵號集大成不惟其古律詩皆備
而體製雄渾窮妙極𤣥實兼前人之所長故其語有竒
偉壯麗者有沖淡蕭散者有髙古者有飄逸者至論其
[000-7b]
入神處則皆在於沈著痛快焉學之者不辨其體製而
混然一槩師之譬之欲涉江河罔知津渡之攸在雖㳂
江河而步彷徨竟日終不得而濟矣夫伯夷栁下惠未
得與吾夫子並而得與吾夫子俱以聖稱者以其一偏
之行亦至乎極故也學詩者苟得少陵之一體而精焉
則可以言小成矣栝蒼陳君伯銖好學善為文尤刻意
於詩翺翔湖海與名公勝士游聞見益廣賦詠亦工有
午溪集四百餘篇故黄文獻公與今仲舉張公伯温劉
[000-8a]
公皆為之序将鋟梓以傳聞余至栝復馳書以集示余
俾為之遴選且評其當否余黄公之門生嘗謁張公於
燕謁劉公於杭三君子之議論固所敬聴而誠服者夫
既皆賛君之詩矣余復何敢言雖然伯銖有命不容自
己乃取其集端誦之者累日但見夫良金美玉無可揀
擇而興趣之髙詞意之雅則皆悠然有一唱三歎之音
余始愛其五言以為古詩學陶彭澤律詩學孟襄陽七
言則因是而擴之爾及吟諷之久然後知其一出於杜
[000-8b]
少陵葢非泛學杜集而專師其一體所謂沖澹蕭散者
是已若其寫懐序事徃徃慷慨可念又非得杜公沈著
痛快之㫖者乎學詩如是可以自成一家矣大凡詩之
本在乎達性情善作者不以雕琢為巧脂粉為華也徃
時聞劉須溪先生之語曰詩無論拙惡忌矜持又曰晉
人語言使壹用為詩皆當掩出今古無他真故也今伯
銖所賦無矜持之態又皆一出於真此誠真知詩道者
故能髣髴古人自成一家則可以傳世矣夫豈一朝一
[000-9a]
夕之力所至哉余非諛伯銖也知詩者虚心以諷之則
有以得之矣伯銖所居在午溪上故因以名其集云前
進士温州路同知平陽州事曲阜孔暘序
世之為詩者将以為名與詩三百篇作者之名間見一
二其餘莫得而知也自漢以來文章始著名氏而行行
重行行飲馬長城窟等篇猶不知其作者古之人情有
所感則發為言将以明道非為身私是以切於事而造
於理人得而傳誦之如食膾炙知其味之美而不必問
[000-9b]
其所從來也故所作不多而自傳非作者之期於傳也
魏晉以降實始夸多而競靡然數百年間其大顯者不
過數人其次所作雖多而其可傳者有限或八九篇或
二三篇或存其名而所作無傳焉不切於事不造於理
無所感於情而强為言故言雖多而不中譬如蜩蝒之
鳴雖不入耳而不可謂之不能鳴者若是雖名傳於人
亡益也麗水陳君伯銖有午溪集一卷觀其所著詩三
百有餘篇則皆典雅有思致發乎情而不愆乎義可傳
[000-10a]
於世而不必其多者也余故喜而為之序焉至正丙申
十有二月望日從仕郎前江浙等處儒學提舉劉基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