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474 此山詩集-元-周權 (master)


[000-1a]
欽定四庫全書     集部五
 此山詩集       别集類四元/
  提要
    臣/等謹案此山詩集十巻元周權撰權字衡之
    號此山處州人嘗游京師以詩贄翰林學士
    袁桷桷深重之薦為館職竟報罷然詩名日
    起唱和日多集中有贈趙孟頫詩云瓣香未
    展師道敬擕琴暫出松蘿中贈虞集詩云逺
[000-1b]
    遊非涉聲利途願謁國丈開榛蕪贈揭傒斯
    詩云嗟予觀光老賓客瓣香仰止懐生平贈
    陳旅詩云下榻清風延孺子髙樓豪氣卧元
    龍贈歐陽元詩云牀頭萍緑多矜色長價還
    從薛卞門贈馬祖常詩云絶憐白髪南州士
    山斗彌髙獨仰韓而趙孟頫贈權詩亦有青
    青雲外山炯炯松下石顧此山中人風神照
    松色之句且親寫此山二字為額以贈是時
[000-2a]
    文章耆宿不過此數人而數人無不酬答似
    權亦聲氣干謁之流然孟頫等並以儒雅風
    流照映一世其宏奬後進迥異於南宋末葉
    分朋標榜之私故終元之世士大夫無鉤黨
    之禍權與諸人款契盖文字之相知固未可
    以依門傍户論也是集為陳旅所選定旅及
    袁桷歐陽元等各為之序揭傒斯又為之䟦
    旅本作者故别擇特精旅序稱其簡淡和平
[000-2b]
    無欝憤放傲之色桷序稱其法蘇黄之凖繩
    達騷選之旨趣元序稱其無險勁之詞而有
    深長之味無輕靡之習而有舂容之風今觀
    其詩元所稱尤為知言矣乾隆四十六年十
    月恭校上
           總纂官臣/紀昀臣/陸錫熊臣/孫士毅
           總 校 官臣/陸 費 墀
[000-3a]
此山詩集原序
詩有經緯焉詩之正也有正變焉後人傅益之説也傷
時之失溢於諷刺者果皆變乎樂府基於漢實本於詩
考其言皆非愉悦之語若是則均謂之變矣建安黃初
之作婉而平羈而不怨擬詩之正可乎濫觴扵唐以文
為詩韓吏部始然而舂容激昻於其近體猶規規然守
繩墨詩之法猶在也宋世諸儒一切直致謂理即詩也
取乎平近者為貴禪人偈語似之矣擬諸採詩之官誠
[000-3b]
不若是後蘇黃傑出遂悉取歷代言詩者之法而更變
焉音節凌厲闡幽掲明智析於秋毫數殫於微眇詩益
盡矣止矣莫能以加矣故今世作詩者咸宗之括蒼周
君衡之磊落湖海士也束書來京師以是編見贄意度
簡逺議論雄深法蘓黃之準繩達騷選之㫖趣歴覽名
勝長歌壯吟亦皆寫其平生胸中之耿鬰至於詞筆尤
為雅健讀之亹亹忘味誠有起予者乃知山川英秀之
氣何地無竒才感歎之餘因書此以贅其卷首延祐六
[000-4a]
年閏八月庚申前史官會稽袁桷序
[000-5a]
風雅頌不作詩之變屢矣大抵與世相為低昻其變易
推也近世為詩者言愈工而味愈薄聲愈號而調愈下
日煆月煉曾不若昔時閭巷美刺之言世徳之衰一至
扵此哉我國家以淳厖雅大之風丕變海内為治日久
山川草木之間五色成文八風不姦士生斯時無事乎
文章而其言自美况以文章而歌詠雍熈之和者乎此
山周先生自栝蒼來京師訪余靈椿寓舎與語竟日知
能為詩因索其所作觀之何其言之藹如也夫志得意
[000-5b]
滿者其詞驕以淫窮而無所寓者其詞鬰以憤髙蹈而
長往者其詞放以傲先生懐材抱藝蚤有意扵用世既
而託跡丘園不見徵用且老矣今考其詩簡淡和平無
鬱憤放傲之色非有徳者能如是乎傳曰溫柔敦厚詩
教也先生可謂有溫柔敦厚之徳矣余官橋門七秊凡
四方文字當程校者莫不與寓目焉嘗疑山林間必猶
有可觀者未之見也此詩蓋山林之碨礨而余所未見
者乎故閲之不能去手因為選其最佳者得若干首題
[000-6a]
為此山先生集云登仕郎浙江等處儒學副提舉陳旅

此山詩不但簡淡和平而語多竒雋余為校選故能深
知之也比翰林袁學士以其才堪充館職力薦諸朝吾
恐此山不能遂肥遯之樂也旅又序
[000-7a]
栝蒼周君此山初以四明袁文靖公薦選預館職君雅
志沖抱垂成而歸乃得肆力扵辭章所為樂府歌行大
篇小章古律近製衆體畢具往往多可誦之句頃國子
生葉敬常攜其編詣余評之余愛其無險勁之辭而有
深長之味無輕靡之習而有舂容之風因謂敬常曰周
君其溫然有徳之士乎他日君乗小車來過余體充而
氣龎神腴而言揚此其蓄於内者厚發於外者閎若合
符契或曰能詩者不必有徳有徳者不必能詩君扵周
[000-7b]
君何以因言而知人若蓍蔡耶余曰不然古之人聞樂
以知政詩與樂同出一初皆感扵性情而動扵聲音者
也因詩以知人蓋文士之通技也抑余不獨因是以知
周君之生平且有以觀世尚矣宋金之季詩之髙者不
必論其衆人之作宋之習近骩骳金之習尚號呼南北
混一之初猶或守其故習今則皆自刮劘而不為矣世
道其日趨扵盛矣乎雖然昔者子貢問子石何不學詩
曰父母求我孝兄弟求我悌朋友求我信何暇哉子貢
[000-8a]
曰捐吾詩學子詩矣若周君則有是三者而従事於詩
者也其孰能過之因志余之説於是元統二年八月初
吉翰林直學士中憲大夫知制詔同修國史廬陵歐陽
𤣥序
 僕既序復見詩集留莆田陳君處陳為之精選又倍
 神采焉僕因致㸃校之助於其間云歐陽𤣥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