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284 南軒集-宋-張栻 (master)


[012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南軒集巻十二      宋 張栻 撰
  記
   無倦齋記
廣西經畧使所治㕔事之西偏有齋直喜豐堂之後方
而虚明於燕息為宜舊以緩帯名予懼其肆也更題曰
無倦且志其故昔者洙泗之門子張問政夫子首吿之
以無倦及季路之請益則又終之以無倦是知為政始
[012-1b]
終之道無越乎此也夫難存而易怠者心也吏者分天
子之民而治焉受天子之土而守焉一日之間所為酬
酢事物者亦不一端矣㡬㣲之所形紀綱之所寓常隠
於所忽而壞於所因循纎毫之不謹而萬緒之失其機
方寸之不存而千里之受其害又况欲動而物乗意佚
而形隨其所差繆復何可勝計可不畏哉於是知聖人
無倦之意深矣師也窮乎髙明而懼其所踐之未篤也
故使以居之無倦為本而繼以行之以忠由也勇於進
[012-2a]
為而懼其有所忽也故旣吿以先之勞之及其請益則
繼以無倦以二子而聖人所以勉之者如此則在他人
其所當從事抑可知矣雖然常人之情徃徃始之謹而
末之慢守失於終事廢於乆者蓋多矣非敦篤乎敬者
其能日新而無斁哉予於此懼書于坐右以自警併以
告來者云
   敬齋記
孟氏沒聖學失傳寥寥千數百載間學士大夫馳騖四
[012-2b]
出以求道泥傳註溺文辭又不幸而髙明汨於異說終
莫知其所止嗟夫道之難明也如此非道之難明也求
之不得其本也宋興又百餘載有大儒出於河南兄弟
並立發明天地之全古人之大體推其源流上繼孟氏
始曉然示人以致知篤敬為大學始終之要領世方樂
於荒唐放曠之論窮大而失其歸視斯言若易焉者而
曽莫思其然也天下之生乆矣紛紜轇轕曰動曰植變
化萬端而人為天地之心蓋萬事具萬理萬理在萬物
[012-3a]
而其妙著於人心一物不體則一理息一理息則一事
廢一理之息萬理之紊也一事之廢萬事之墮也心也
者貫萬事統萬理而為萬物之主宰者也致知所以明
是心也敬者所以持是心而勿失也故曰主一之謂敬
又曰無適之謂一噫其必識夫所謂一而後有以用力
也且吾視也聽也言也手足之運動也曷為然乎知心
之不離乎是則其可斯湏而不敬矣乎吾饑而食也渇
而飲也朝作而夕息也夏葛而冬裘也孰使之乎知心
[012-3b]
之不外乎是則其可斯湏而不敬矣乎蓋心生生而不
窮者道也敬則生矣生則烏可已也怠則放放則死矣
是以君子畏天命不敢荒寧懼其一失而同於庶物也
仁夀崔子霖以敬名齋而請予記之予嘉其志之羙也
則不敢辭吾鄉之士徃徃秀偉傑出而吾子霖方有志
於斯道以與朋逰共講之予歎夫同志之鮮也乃今得
吾子霖而子霖又將與其朋友共之知吾道之不孤也
故樂為之書
[012-4a]
   拙齋記
旰江曽節夫以拙名其齋而請予為之記予喟而歎曰
士病於不拙也乆矣文采之衒而聲名之求知術之滋
而機巧之競争先以相勝詭遇以幸得而俗以盛薄士
病於不拙也乆矣頃者始見吾子望乎容止退然若不
安聽乎言辭呐然若不足意吾子之不馳騖於斯世也
已而旋觀乎吾子之為則處已也介而接物也嚴又有
以知吾子之能自守也今以拙名齋抑子之志如此而
[012-4b]
何以予之記為雖然子之求於予也㡬予言之可以輔
仁也抑以子之質之羙予亦有望焉請試為子言之也
予聞之義理之本於天者至精而無窮氣禀之存乎人
者雖羙而有限伊欲究夫無窮而化其有限舍學何以
哉雖然所為進學之方則亦有道矣古之人於此蓋終
身焉若升髙之必自下若陟遐之必自邇此其用力豈
苟然而已哉予又病夫學者之不拙也旁窺而竊取耳
受而口傳恃臆度而鑿空虚難之不圖而惟獲之計序
[012-5a]
之不循而惟至之必乆之不務而惟速之欲若是而欲
有諸其躬也難矣予是以病夫學者之不拙也稽諸洙
泗之門子之家子輿非百世師乎聖人始以魯稱之而
其於是道終以魯得之所謂三省其身自反而縮與夫
動容貌正顔色出辭氣皆其平日所為用力者也戰兢
臨履至於啓手足之際而後以為知免一簀之未正猶
不敢安其終其學之有始有卒㡬於聖而全其天蓋如
此謂於是道以魯得之非邪由予前所言士病於不拙
[012-5b]
者吾子旣無是之患矣由予後所言病夫學者之不拙
者吾子其率是以勉之哉請無他求以子之家子輿為
標凖而從事焉其可矣若夫安其所已能而倦其所未
進則為拘於有限而息乎無窮是拙之流生害也吾子
其必不然矣
   隠齋記
予弟枃為袁州再閲月以書來曰某幸得備位郡守懼
無以宣上之澤於斯民乃闢便齋於㕔事之旁日與同
[012-6a]
僚講民之疾苦相與究復之於其暇則誦詩讀書於其
間以自培漑敢請名予嘉其意為大書隠齋字以寄蓋
取孟子惻隠之心之義夫所謂惻隠者惻然有隠云耳
嗟夫是心乃子民之本也一日夕之間凢事物之至乎
吾前與夫講論之所及思慮之所萌所謂惻然以隠者
如源泉之逹續而無窮新而有常流行而不可以已則
其履度也豈有越思而其施於四境之内者雖不中不
逺矣予其體是心而存之而充之勿使有害之者而已
[012-6b]
語曰君子學道則愛人所貴乎學者以其能愛人也嗟
乎為政者苟惟不知是心之存則本旣不立矣雖有過
絶人之才智亦何以觀之哉抑又有一說焉人之情於
其始也惴惴然懼其不克也汲汲焉憂其不及也察民
之從違而未敢安也則是心之不存焉者寡矣及其乆
也於意之得而偏於譽之聞而矜於令之行而忽則所
謂隠然者將汨於因循而息於驕肆政之所繇隳也嗟
乎可不懼哉而可不察哉又其可使箴儆之言不聞於
[012-7a]
吾耳哉併書之使刻寘于壁
   困齋記
弋陽方君耕道謫居零陵其友廬陵胡君邦衡自海外
以書抵之曰公取易困卦詳玩而深索之則得所以處
困之道矣耕道於是榜其齋曰困齋自號曰困叟其居
閒而讀易則謂之困交耕道可謂能尊其所聞矣在易
之繫辭三陳九卦意義深切至於困則曰困徳之辨也
又曰困窮而通又曰困以寡怨嗚呼聖人發明處困之
[012-7b]
義備盡於此其惠後世學者至矣是可不盡心以體之
乎夫窮逹者在外者也理義者在我者也在外者存於
時命而在我者無斯湏而可離世之惑者於其存於時
命者乃欲人力而强移於其不可離者則違之而忘反
居得則患失居失則覬得或能行於其所易而不能行
於其所難能自保於安逸之時而有變於危窮之際是
則非其心之正也窮逹亂之也君子則不然其心日夕
皇皇然惟知在我者禮義之安而行寧䘏其它故其處
[012-8a]
困也致命而已於天何怨順義而已於人何尤而反諸
其躬則益念其所未至惟恐思之不精益勉其所未能
惟恐行之不力是君子之處困抑其進徳深切之時也
如斯而後庶㡬為不負聖人之訓歟耕道徃以直道忤
權臣旣而以非罪罹吏議方且責已自克好問不倦可
謂知所處矣而邦衡以危言切論一貶嶺海近二十年
窮經自樂浩然以歸其非有得於斯邪宜乎以此道相
切勵也又聞横渠先生之言曰貧賤憂戚庸玉女於成
[012-8b]
也噫安知造物者不以是金玉耕道之徳乎此豈特邦
衡所望於耕道也耕道以記文見属栻雖晩生念不為
無契是以不敢以固陋辭紹興二十八年春二月戊申
廣漢張某記
   敬簡堂記
歴陽張侯安國治長沙旣踰時獄市清净庭無留民以
其間暇闢堂為燕息之所而名以敬簡他日與客落之
顧謂某曰僕之名堂蓋自比於昔人起居之有戒也子
[012-9a]
其為我敷暢厥義某謝不敏一再不獲命因誦所聞而
言曰聖賢論為政不曰才力蓋事物之來其端無窮而
人之才力雖極其大終有限量以有限量應無窮恐未
免反為之役而有所不給也君子於此抑有要矣其惟
敬乎蓋心宰事物而敬者心之道所以生也生則萬理
森然而萬事之綱緫攝於此凢至乎吾前者吾則因其
然而酬酢之故動雖㣲而吾固經緯乎古之先事雖大
而吾處之若起居飲食之常雖雜然並陳而釐分縷析
[012-9b]
條理不紊無他其綱旣立如鑑之形物各止其分而不
與之俱徃也此所謂居敬而行簡者歟若不知舉其綱
而徒簡之務將見失生於所怠而患起於所忽乃所以
為紛然多事矣故先覺君子謂餙私智以為竒非敬也
簡細故以自崇非敬也非敬則是心不存而萬事乖析
矣可不畏歟雖然若何而能敬克其所以害敬者則敬
立矣害敬者莫甚於人欲自容貌顔色辭氣之間而察
之天理人欲絲毫之分耳遏止其欲而順保其理則敬
[012-10a]
在其中引而逹之擴而充之則將有常而日新日新而
無窮矣侯英邁不羣固已為當世之望誠能夙夜警勵
以進乎此則康濟之業可大而豈特藩翰之最哉侯曰
然則請書以為記以無忘子之言
   仰止堂記
武夷宋子飛蓋㳺從之舊也戊寅之夏自其鄉觸熱來
訪予瀟水之上留旣越月方念無以答其意者子飛謂
某曰某家有小堂面直西山欲以仰止名之何如某曰
[012-10b]
請無以易斯名而某願為記之子飛曰諾子之名是堂
也豈徒取其偉觀乎哉而某之為記也亦豈復叙其境
物之勝抑將因名以逹義庶㡬相與之意云耳噫人生
天地之中而與天地同體出乎萬世之下而與聖人同
心其惟仁乎詩曰髙山仰止景行行止夫子蓋歎息焉
曰詩之好仁如此仁之為道論其極致雖曰舉者莫能
勝行者莫能至然而聖人之教人求仁則具有塗轍論
語一書明訓備在熟讀而深思深思而力體優㳺厭飫
[012-11a]
及其乆也當自知之有非人之所能與矣古之人起居
寢食之間精察主一不知有外物之可慕他事之可為
不知富貴之可喜憂患之可戚蓋其中心汲汲於求仁
而已是道也夫人皆可勉而進而用力者鮮無他所以
疾之者多矣病之者多而不求以去之期為完人其以
是終其身豈不大惑歟故學莫強於立志莫進於善思
而莫害於自畫莫病於自足莫罪於自棄今子飛旣以
是名堂日㳺其間將詠仰止之詩以深念聖人之意當
[012-11b]
必慨然有感於中其惟篤信勿移弗得弗措期至於古
人之域則如某者亦有望於切磋之益焉是以樂記之

   尊羙堂記
湖南轉運使判官所治舊直潭州城之東南中更兵革
徙于子城之中比嵗復即其舊為東西兩㕔今且十載
矣東則倚岡阜來者相繼立亭觀於上有登覽之勝而
其西獨病於迫隘燕閒舒適無所可寓又西隔垣有地
[012-12a]
數畝蓋茀不治也乾道八年冬建安黄公來為判官實
治西㕔歴三時興革刺舉旣以次上而漕事益簡乃以
暇日視其地而加翦闢焉氣象平曠若有待者將規以
立宇㑹有主管文字廢㕔易之得羡緡市材輯工為堂
五楹僅踰月郡縣不知而堂已克成植梅竹於前而其
後為方沼向之茀不治者一旦為靚深夷衍之居于以
問民事接賔客奉燕處無不宜者於是始與其東之亭
觀隠然相望而其迫隘之患亡矣公獨過某而言曰子
[012-12b]
其為我名之使有以垂于後者某謝不敏則不可請退
而思之它日言於公曰公之名堂豈獨為是物景之羙
哉其將有補於政也孔門論政之載於魯論獨所以告
子張者反復為甚詳焉所謂尊五羙者于以正已而施
諸人蓋無不備顧為政者力行何如耳其曰尊云者言
當謹乎是而不可以慢也將以尊羙名公堂其可哉公
曰諾是吾志也某又曰雖然不特是也聖人於五羙之
後復繼之以四惡之屏其儆戒方檢之意深矣今雖以
[012-13a]
尊羙名堂而所謂屏惡之義蓋亦不可不察也公旣以
是二者體於身而推於有政又將以是察夫郡縣之吏
而進退之則善善惡惡之理庶㡬其亦得矣公曰善哉
請書聖人之言于堂之中壁朝夕觀覧以比夫几杖盤
杅之銘戒而子為之記俾來者有攷焉於是乎書公名
洧字清臣云
 
 
[012-13b]
 
 
 
 
 
 
 
 南軒集卷十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