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283 省齋集-宋-廖行之 (master)


[00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省齋集卷五      宋 廖行之 撰
  策
   制科䇿
臣對臣聞為治有至理自堯舜以來所以統御人羣宰
制萬有其端甚要而不可誣其勢甚順而不可禦事業
以之而成治功以之而立皆得是理而用之天下莫之
能違也恭惟皇帝陛下臨政願治廣覽兼聽思欲盡天
[005-1b]
下之心以興天下之治雖草茅之賤咸得造廷待問豈
將應故事而隆虗文哉顧以祖宗統業之重太上畀付
之勤不以獨智自矜樂與多士講論治道將求至當之
理以振起當世徳至渥也臣誠愚戇不足以奉大對然
嘗讀易至恒而得聖人為治之說恒之象曰聖人乆於
其道而天下化成夫所謂其道者果何謂哉亦曰至理
而已理之所在有馴致之功而不可求旦夕之效茍徒
鋭於其初則用意過當不以自弊則以弊天下故恒之
[005-2a]
初爻有浚恒之戒象曰浚恒之㓙始求深也然尤不可
以非其道也故恒之九四又有田無禽之喻象曰乆非
其位安得禽也茍非其道乆之猶無益耳故道雖貴於
乆成而乆尤貴於其道此聖人為治之成説也夫巳得
其道而持之以乆天下化成何徃而不濟哉如此而猶
慮實材之未出公道之未行紀綱不張民力尚困人無
君子之行國無積年之儲與夫實邉贍用茫無定效臣
未之聞也謹昧死上愚對臣伏讀聖䇿曰朕以不敏嗣
[005-2b]
承大寳循堯之道于今五載臣有以見陛下不以天位
為樂而日以循道為心也臣聞惟天為大惟堯則之天
之為天果何如哉四時之運行萬物之生化一由乎理
故造化之功成於自然而不匱堯之為道亦若是而已
垂衣裳而天下治非遺物憚勤無意於天下也事事物
物各付諸理如衣裳上下之不紊則天下何憂不治哉
恭惟光堯夀聖太上皇帝臨御三紀成功大業見諸政
教之設施法度之維持風移俗易兵强國富治迹巍巍
[005-3a]
盡善盡羙貽則萬世陛下既循其道矣則夫為治之至
理心傳神授陛下固已得之誠天下之幸也臣伏讀聖
䇿曰寤寐俊秀始得親䇿于庭子大夫褎然待問必有
崇論逺慮副朕詳延臣有以陛下不自恃其聰明將以
愽盡下情而求至當之理也臣聞舜受堯之天下恭已
無為盡循堯道然而好問察言舍巳從人之心切切不
少怠誠以為君之難莫如保治之不易茍非求賢以自
輔則將任己而徒勞舜雖以大智之資猶不忘取人之
[005-3b]
善然則紹堯而循道其要如是而已今陛下思洪太上
之業虗已詳延下及臣等臣知陛下之心虞舜紹堯之
心也夫豈無博識洽聞之士忠言嘉謨如虞廷之臣上
禆聖治者哉臣願陛下堅持此心則虞舜之盛不難及
矣臣伏讀聖䇿曰蓋聞唐虞之世法度彰禮樂著不賞
而民勸畫象而刑措都俞賡歌不下堂而天下治朕甚
慕之臣有以見陛下稽古唐虞之盛將以増光太上之
業而比隆堯舜之治也臣嘗讀書至益之告舜曰儆戒
[005-4a]
無虞夫無虞之時人以為忽而益以為戒何哉誠以保
治之不可易也而其儆戒之説則惟在於守法度去逸
樂專於任賢而果於去邪謀有疑而勿成志無徃而不
熈不違道以干譽不咈衆以從欲持之以無怠荒之心
則逺人殊俗皆歸徃而誠服治而至此無餘事矣彼法
度禮樂乆而愈明慶賞刑罰設而不用豈無其故哉宜
乎都俞賡歌不下堂而天下治凡以此歟陛下以舜紹
堯之心而法舜行堯之道伯益之言臣願以為龜鑑則
[005-4b]
凡所以䇿臣數條皆不足慮矣此唐虞至治之理也臣
伏讀聖䇿曰朕夙興昃食兢兢業業懼無以協帝華而
繩祖武若渉淵冰未知攸濟臣有以見陛下求為治之
理而謂可以勤而得之也臣聞勤者人君之能事而非
為君之至理茍惟徒勤而非道則雖勞力而無功舜之
無為而治彼豈以勤為難哉誠知為君之至理在乎得
人而仰成古人所以勞於求賢而逸於享治為是故也
當舜之初未遑他務而急於十六相之舉逮乎九官既
[005-5a]
命十二牧既建未幾地平天成九功惟叙教孚而刑允
禮明而樂和下而至於逺人柔服舜未嘗屑屑然自用
其力也臣竊聞陛下留神萬幾事皆自决雖一官之命
悉由親擢宰相奉行中書而已臣不知陛下之心謂天
下之事必自為之乃為勤耶抑以為必如是而後足以
舉天下之治耶誠恐有意於唐虞而未得其理也臣願
陛下毋專一巳之勤而以求賢為勤則協帝而繩祖武
何徃而不濟哉臣伏讀聖䇿曰間者設薦舉之科下聘
[005-5b]
召之命而實材猶未出也臣有以見陛下欲収攬才俊
而未得其理也臣聞天下未嘗無才特在乎人主意向
如何耳夫人之才揚之則為精鋭抑之則為庸鈍用之
則為功業棄之則為浮沉誠以人才之盛衰係乎君上
之舉錯今侍從之舉徒云注籍監司之薦唯曰審察初
未嘗孰何其人而忱恂其實也故記其名為他日序進
之階耳其賢其否朝廷曾無特然旌别之意則凡舉薦
聘召皆文具耳側聞比者議臣之請以人材之尚乏而
[005-6a]
有别流品明勸懲之言竊以為人材之未盛其原正在
乎此茍流品之無别則清濁方弊於混淆勸懲之不明
則汙累旋加於擢用是雖科目日増鶴書時下彼賢能
之士烏可以旅進而得之哉如此而望人材之盛臣故
曰未得其理也願陛下采議臣之言精選任之際則實
材輩出為國家用矣臣伏讀聖䇿曰塞徼幸之門申奔
競之禁而公道猶未行也臣有以見陛下欲封殖正誼
而未得其理也臣聞公道之與私意二者不能並立公
[005-6b]
道行則私意泯私意勝則公道晦然皆非下之人所能
為也恭聞仁宗皇帝嘗患躁求之弊欲旌静退之人乃
因宰臣之言擢用好古之士其後正人咸萃于朝私意
不萌于下然則公道之行上之人實為之陛下前日减
歲薦之數意將以清仕途而省冗員也然薦員之減徒
能沮寒畯耳其數既狹則有力者挾勢而可得平進者
雖才而不及姦巧之流皆自結於要人以媒進而甘於
沉滯者殆莫之察也是乃窒正途而開邪徑耳如此而
[005-7a]
望公道之行臣故曰未得其理也願陛下深稽仁祖之
意特旌静退之人則公道自伸而私意泯矣臣伏讀聖
䇿曰廣言路恢治具而紀綱未立臣有以見陛下欲振
紀綱以立國而未得振之之理也臣恭惟祖宗尊奬臺
諫擢用正人彈雀之諫賞賚而優容四諫之臣並命以
章服聖人深意豈惟倚之紏正官邪以杜姦佞之萌抑
亦頼其箴規過失以端出治之本臣竊見比來諫者唯
置獨員此非可省之官有闕七人之例陛下豈自謂無
[005-7b]
過之可言耶抑惡人之多言而姑省其員耶夫人臣之
義有犯無隠陳力就列孰無此心然出位而言侵官是
戒茍見陛下省員之意皆以無言責為解甘心立仗之
馬以保芻秣之豐其為人臣之身謀似若有得而於陛
下之國事何補萬分臣竊以為果有意於振紀綱則必
自尊用臺諫始誠能選用純正之人列處風憲之地俾
得展心畢慮明目張膽論天下之事禆國政之闕則紀
綱立而國勢尊矣臣伏讀聖䇿曰擇守令務寛恤而民
[005-8a]
俗未裕臣有以見陛下欲裕民俗以崇本而未得裕之
之理也臣恭聞太宗皇帝嘗親擇循吏且謂郡縣之不
理皆由擇之之不當誠以斯民之休戚繫乎守令之賢
否茍吏得其人則民被其澤也陛下留意吏治凡監司
郡守之除授必召見而親察之又嘗特詔吏部銓量縣
令以其才之短長而處邑之劇易徳意深至篤於愛民
然而不職而被劾貪殘而獲罪相踵而未已此其故何
耶臣觀州縣之間朝夕所急者財用而已守令相與督
[005-8b]
責他不暇恤也添差之官就養之卒月増而嵗益經費
已不支矣而送迎供饋蠧穴百出官吏侵漁谿壑無厭
蓋有律外増租罔利暴取巧為名色並縁為姦欲民力
之裕不可得也臣願陛下精選循良之吏稍寛征歛之
責俾得究心惠養蘇息財力則民俗可裕而國本固矣
臣伏讀聖䇿曰贓墨之刑非不重也而未能使人皆君
子之行臣有以見陛下有意於抑貪而崇亷矣然理則
未至也徃者禁戢贓吏詔書屢下將無擇於貴賤而一
[005-9a]
施於刑誅意至切矣然前日守郡貪殘之人罷黜未幾
復玷清選以致論駮之言此何為者耶至於嵗舉亷吏
之命又有如無聽闕之文夫一郡一道員亦多矣借曰
全材之難豈無一節之士彼抱負清潔多恥自媒上官
未必説之責以必舉猶恐有遺開之以無有闕而已臣
願陛下深求抑之崇之之理而毋牽制於其間則何慮
貪汙之不革而節行之不著哉臣伏讀聖䇿曰錢糓之
問非不勤也而未能使國有積年之儲臣有以見陛下
[005-9b]
有意於裕財而富國矣然理則未至也徃者宰相之制
國用未聞有周公均節之方發運之置使未聞得劉晏
取予之義然猶未至病民也今嶺南鹽法之變更官民
皆告病矣始由僥倖之人貪慕爵禄倡為捐利予民之
美名不恤利害相生之實禍夫官自斡鹽以濟經費雖
非令典不過排商賈而巳今公無倚辦之貲誰能自齎
以取給請之于朝而不繼則有取之民而已况養兵之
費最不可闕茍避乏興寜無征斂若其愛民而不忍必
[005-10a]
且朘兵以兆怨誠恐天下之廣此類實多皆由妄意於
更張不究財用之本末臣願陛下深求裕之富之之理
而一就法度之中則何患乎蠧弊之不去而儲積之不
厚哉臣伏讀聖䇿曰屯田以實塞下或謂兵不如農臣
有以見陛下急於實邉求之於屯田而未究其理也夫
國家之圖事不可輕舉而泛為茍輕舉而泛為則非唯
事之難成人且得而窺其虗實矣此最不可不謹也且
屯田亦古人足食一䇿耳然必先有一定之規而後可
[005-10b]
行也浩亹之事充國講之熟矣故力持其説雖責譙而
不改然必罷騎以省費乃能嵗月而成功今淮漢之域
曠土彌望度為屯田此非甚難而兵農之議乆而不决
豈在位之臣皆無充國之忠謀耶陛下誠得若人而任
之則若兵若農彼必有一定之説遲以嵗月當見其成
但非可以旦夕冀効耳此屯田之説也若夫實邉之至
理臣謂莫若練兵而省費今兵之在籍者動一萬計其
間老羸懦弱不足任戰什蓋二三而竄名虗籍徃徃而
[005-11a]
有平時耗費大農莫此為甚誠能揀汰冗弱檢核虗偽
則非唯卒乗皆精勇之人抑使大農無蠧耗之弊此又實
邉之本也臣伏讀聖策曰改幣以贍國用或謂鐵不如
楮臣有以見陛下急於贍用求之於改幣而未究其理
也夫濟一時之事者不可不知輕重之權茍無輕重之
權則非唯不足以濟事祗以自困而巳夫剛斷足以濟
天下之務神幾聖略冠于百王以此移風易俗以此富
國强兵將何求而不遂然二十餘年治未加進其必有
[005-11b]
由矣無亦立政之不審用人之不擇輕舉泛聽徼倖速
成有以害之歟此皆未得為治之至理而徒急一時之
近功是以實材未興公道尚晦紀綱弛而未振民俗弊
而未蘇貪墨尚多而士節未勵取予非宜而蓄積未豐
至於實邉贍用曽無成效陛下盍亦察其故乎願陛下
毋為茍且之計必求至當之理將立一政必稽其所敝
而毋妄於興作將用一人必察其所安而毋輕於許予
詳思熟慮而後發謹守固執而行焉則移風易俗富國
[005-12a]
强兵之效皆可次第而舉矣臣不勝拳拳臣謹對
  劄子
   統縣本末劄子
按通典唐縣有赤畿望緊上中下六等之差京師所治
為赤縣京之旁邑為畿縣其餘則以户口多少資地羙
惡為差國朝之制縣四千户以上為望三千户以上為
緊二千户以上為上千户以上為中不滿千户為下衡
之五邑由中興以來版籍日登皆萬户縣也升降等差
[005-12b]
近嵗闕而未講今姑從九域志所定且考其廢置之由
而書之山川風俗人物貢賦别見他條縣民先書者郡
所治也緊衡陽縣本漢長沙國酃縣地東漢長沙郡呉
置湘東郡分烝陽立臨烝縣東南去酃縣十五里晋因
之太元二十年省酃入焉宋齊梁因之陳太建七年割
縣之東鄉置新城縣隋平陳置衡州改臨烝縣為衡陽
縣按酈道元水經注云烝水至湘東臨烝縣北東注湘
今縣所治是也縣治本酃縣地而縣界所底則烝陽酃
[005-13a]
新城重安湘鄉之地皆在焉中茶陵縣西漢屬長沙國
新莾改曰聲鄉東漢屬長沙郡晋屬湘東郡宋齊梁陳
因之隋廢入湘潭屬衡州唐武徳四年析攸縣復置屬
南雲州貞觀元年南雲州廢因省以其地來屬聖厯元
年再析攸因故縣復置晋天福八年馬氏建天䇿府割
屬潭州本朝復來屬紹興九年言者以縣當廣東江西
兩界㓂賊出没不時詔陞軍領知縣事曰茶陵軍使兼
知茶陵縣事云元和郡國志縣南臨茶山故以為名中
[005-13b]
耒陽縣本秦古邑屬長沙以耒水得名顔師古曰在耒
水之陽也漢髙帝割長沙南竟置桂陽郡領縣十一耒
陽其一也新莽改曰南平亭東漢建武中移桂陽郡治
于此今縣西猶古故城梁元帝時𨽻東衡州梁陳間縣
在驁山口隋平陳更曰淶隂始𨽻衡州唐武徳四年父
老以驁口不便為言還治舊地復今名中下常寜縣本
耒陽地漢屬桂陽郡呉分耒陽置新亭晋屬湘東郡隋
𨽻衡州舊治三洞唐神龍二年移治麻州開元九年徙
[005-14a]
治宜江天寳元年更今名下安仁縣祥符圖經云本安
仁鎭後唐清泰二年割潭州衡山縣宜陽熊耳兩鄉増
其地置安仁塲寰宇記云周顯徳元年以賊亂燒掠移
置宜陽鄉本朝乾徳三年八月詔以衡州安仁塲為安
仁縣咸平五年析衡陽衡山二縣地以益之徙治永安鋪
   論湖北田賦之弊宜有法以為公私無窮之利
   劄子
某竊見重湖以北民間利病其最敝者田畆賦役之無
[005-14b]
法豪姓得志而貧弱被害自稅籍壊亡數十年來在籍
之田視昔不能什之一豪民强有力并包隠占漫不可
考而下户僅守其業徃徃又為侵漁故田訟最多且乆
而不决為無定籍可攷易以相昬州縣用度不給輙隂
以取之民又巧為名色多於賦什六七豪民占田一畆
輙十數倍猶供也而官吏或以事之負曲頗寛之以窒
其辭至貧弱則甘心而不之恤故常以一畆之田而出
數畆之賦如米曰上供錢曰馬草皆額外歛之而役錢
[005-15a]
嵗増今巴陵畆至為錢二百六十有畸而倉例受民輸
者既三加之又五加之一斛之苗幾三斛有畸而未巳
也非此則州縣無所取給但貧富不均貧者偏受其敝
彼公田不决至有西邑之民互相侵奪官不能禁近臨
湘有佃官田者與巴陵民田互爭乆莫能平遂至怙力
以求勝兩邑之田且無定界此何法也然欲特然舉經
界之事則恐難與慮始之人必且駭擾莫若徐而正之
茍於給佃之時以所請之田倣經界法丘計畆度而後
[005-15b]
給焉則豈惟杜昬誣之萌亦因以漸補稅籍之闕至如
訟田之家率推此法定之徐之以嵗月則田畆之訛略
者或寡矣湖鄉民瘼無大於此愚見以為欲有以捄之
當先正其本自田畆始而後賦役可均爭訟可息無横
歛之名而有足用之實此非可以茍且應事為也區區
千慮之愚節下試察之願為公私無窮之利幸甚
   論保伍劄子
某聞邑尉之職推索姦宄以起端緒竊謂端緒之起尤
[005-16a]
先于保伍古人聨屬有法以成守望相助之俗然猶旦
作暮息有閲其出入于里門者故姦宄無所容亦無浮
㳺自恣以逞于惡者此最弭盜之良䇿今保伍團結之
法亦粗舉然皆一時茍且其間遷徙不常徒具文書初
無紀律容止之姦浮㳺之不逞徃徃而有乘間竊發以
害善良吏無以盡知雖使日馳郊野何補于事近聞議
者有言不許一家獨居須數家為鄰意防頗近于古愚
慮欲推行此意凡同保必相附近居止不得隔濶庶幾
[005-16b]
昜以稽察又都保之長必擇衆所信服稍可倚仗之人
下至大小甲頭亦于其衆中推有心力者為之委廵尉
自新編排結罪立賞申嚴條禁設有遷徙徃來小甲頭
即報大甲頭以至都長申官畫時除附毎月廵尉一加
檢察各保取見有無停留并出外私幹保明狀萬一姦
盜竊發蹤跡所起保伍逓報即聞之官用力追捕亦易
為力一可以安和鄉井二可以屏斥姦盜此事初無煩
碎迂緩若聨比整肅終必得力如有可采迄賜行下仍
[005-17a]
給牓約束施行
   又小貼子
本路州縣多有湖濼其中漁船等户逐時寜無載遞水
陸隠伏或致姦惡徃來其間欲將有船人户皆以大小
編排籍記如保伍法遞相保委亦可以稽考湖盜又所
在坊塲去處工作之家聚而牟利皆四方來集舊未屬
保伍徃來自如其間豈無亡命不逞欲將坑塲住泊人
家勒買撲頭首如保伍法編排有違犯則頭首同保均
[005-17b]
坐或可以少懲浮㳺自恣生事之人二事如可采併乞
行下給牓施行
   論迎送出郊科歛鄉保排辦錢物劄子
某竊見湖北民受重困甚於他所如上供米馬草錢猶
曰歸之於公未可輕去其他横歛於民者非一其最甚
無謂莫如鄉保之排辦夫部使者之循行守倅令長之
到罷與夫勸耕出郊之舉州縣共張職也而今州縣廼
責之鄉保凡次舍宿頓之所茍有所須一取諸民且什
[005-18a]
物之備猶可為也而米粟酒殽饜飫吏卒以為未足又
奉之緡錢滿欲乃已不然捶傌羅織必加之辠州縣習
以為常公移文書責之廵尉以如法排辦為言廵尉輙
差弓兵監勒耆保耆保又分之小保若錢若米多者户
為錢一二緡米十數升少亦不下錢七八百米半之有
一嵗至於再三者唯當驛路都分尤被其苦皆以為供
備上官不敢伸愬且都分之民營葺鋪堠修治橋道皆
出其財力官但責成不省其費固已不堪今州縣又不
[005-18b]
自任共張之職一切責辦之徒以奉一時吏卒之欲曽
不顧恤實為民間重苦竊料仁人君子必所不忍恐未
有以告者區區輙敢犯分白事欲乞矜憫農民稍重基
本行下州縣罷鄉保排辦迎送出郊供備錢物之事嚴
戒廵尉不許差人監勒率歛必坐以法今後供張止責
州縣如職庶幾少朘民間科歛之苦一路幸甚
   論州郡禁軍弛惰宜更出戍以習之劄子
某竊惟國家養兵之費獨歩于前代顧不憚蠧天下之
[005-19a]
財以贍此軰正藉其勇力為國武衛今出屯諸軍謂之
王旅其竄名偽劵未必如尺籍伍符議者亦屢建言然
其討治訓閲尚且法設掊尅使今未之能免而或者行
伍之間强弱猶相半不至盡弛廢也此事係國論之大
顧亦未敢妄言而州郡所謂禁軍合天下蓋以萬計竊
聞自先朝分禁旅就糧諸州徃徃平一海内之初皆此
兵耳今州郡闕額不補癃弱弗汰僅以給使令而教閲
之事漫不加意間有舉行亦徒文具平時月廪嵗衣郊
[005-19b]
賜其費不貲徃嵗纔有戍邉之役多憚于征行驕恣邀
求幾欲生事而其人又非精練可用之人外郡微有竊
發之警動輙奏請屯兵始能集事不知州郡所謂禁軍
果將安用比來將鈐行部閲實然亦不過具文未聞有
某郡之兵可用也愚見以為必小有更張之事非大有
廢置但因舊法而行以更戍假設甲州禁軍額五百人
中分為二上下半年更迭出戍三百里外之州都監習
兵事者充更戍官他州皆然乙丙丁等州復以二百五
[005-20a]
十人更戍甲州一州之兵不足則餘州足其數或他州
不足以受二百五十人之戍則又分之若甲州之兵戍
乙州則不必乙州之兵來戍甲州其在三百里外之州
皆可分戍且無拘于路分至下半年甲州出戍之兵又
不專于乙州彼此更迭循環無窮常令諸路帥司通融
撥發凡其衣糧悉就所戍州對支願分留劵以贍家者
聽分三之一以報所戍州減之既遣出戍必不敢以癃
弱充數又自有主戍之官閲習之事可以責之日講帥
[005-20b]
司嵗一遣官㸃閲之視其精否為戍兵官之課賞罰隨
之彼之責既專非如州郡泛泛舉行而已半年出訓治
而輟又習于征行萬一猝有調發不以為難且廪賜本
無増也俟其行給小劵所過計日給之凡更戍之時皆
以春冬給衣之月支衣即遣則其行装亦昜辦集官量
立出歸犒設之格毎二百里只五百又百里増二百多
不得過一緡則州郡亦無甚費果施此䇿數年之後州
郡禁軍必有可用之人非惟廪賜不至徒費抑亦武備
[005-21a]
由此修飭若論目前似不若具文之不難除以嵗月實
關兵與食之大計大丞相為國深慮必不茍且願建請
而施之天下幸甚
   論驗屍科擾劄子
某竊見州縣差官下鄉驗屍其被差官例差公人一名
作先牌名目預去地頭追集鄰證排備法物所差人徃
徃旁縁追集排備之名因致騷擾間亦交通情囑作弊
非一某愚意以謂被傷致死其主名坐罪法之所當然
[005-21b]
而鄉鄰為之擾動已是無辜况又旁縁生事不惟鄰保
重困而交通情囑變亂詞節若被差官一時不審多為
欺蔽欲乞今後驗屍其預先追集鄰保排備法物止得
差地分都保幹當不許先差公人庶幾保伍細民可免
搔擾亦可以少杜交通變亂之弊如有可采乞賜施行
   論軍須禁物商販透漏乞責塲務照驗稅物申
   明法禁劄子
某伏覩條令軍須禁物止許商販至近裏州縣又於置
[005-22a]
買處官司以物件給據所至照驗法意切至比縁塲務
唯欲招趁不計利害藐稅客擔無復檢㸃姦商得計徃
徃冒禁販軍須之物不止於近裏州縣遂越至縁邉因
而透漏利之所在既隂聽之何所不至近巴陵道間逆
旅有夕而火者室廬一空行商托宿于其家負擔適遭
焚爇郡疑有姦檄徃究實乃見煨燼之中鰾膠狼籍計
火所餘尚數百斤試詢其故云由鄞浙而來將趨荆襄
蓋起發經由例曰藥貨未嘗給據照驗竊詳鰾膠為軍
[005-22b]
須最禁之物弧矢之器尤資其力所見之地甚欲得之
比之私商𣙜貨利害相絶彼但虧減國課非能為軍旅
强弱也故軍須等物立法為嚴不許至次邉縁邉深防
透漏今以塲務急於稅錢寛剰乃為不開籠之説以誘
之姦民嗜利禁猶且抵冒况又為之地於是公然商販
於非近裏以至次邉縁邉徼倖於外客貨易以侔厚利
似聞外客髙價傾募而州縣亦怵於稅額増羡雖知而
不問且塲務所得一擔不過為錢一二百文乃至决棄
[005-23a]
禁防隂縱姦商以資外地為利甚微所害頗大若不深
絶其萌萬一透漏雖盡誅經由官司亦徒無益愚見以
謂以擔收稅之利固不可増但須檢計物件以杜透漏
輒不自量犯分白事欲深戒塲務爾後商旅過稅止用
舊例計擔收錢不得増加若其稅物須索見起稅公據
件目照驗放行仍聞之朝廷申嚴法禁應於出産地分
置買必從州縣塲務具物件給據指徃近裏貿易非惟
可免透漏之罪庶㡬軍須之物不至越禁資助姦敵委
[005-23b]
於國計利害所係如有可采乞賜施行
   論招塡弓手劄子
照對某到任交割據合干人供具本尉弓手元額管一
百二十人見管五十九人見闕六十一人除巳具申州
縣乞行下招塡并乞將元額合支月僱役錢樁管以備
招填弓手按月支給縁本縣地分濶逺并有湖濼緊要
弓手廵捕欲乞台㫖行下本縣專一收簇元額月僱役
錢應副按月支給仍乞降榜下本尉日下招填足額庶
[005-24a]
幾不闕廵捕
   論弓手請給劄子
照對弓手月給僱役錢合係本尉逐月具名劵赴州幇
勘繳旁赴縣庫請支責管弓級交領發下本尉當面監
散庶得均一亦無冒名減尅之弊某今照得本尉弓手
五十九名其間請月僱錢並各先後不同或方請到今
年正月二月又有多借過至七八月顯是不均蓋縁尉
司自來不置弓手請受簿又逐月具劵亦不經官㸃檢
[005-24b]
方赴所屬幇勘其庫司亦不照劵旁支錢發下本尉當
面給散止是各人逐時具狀隨人情借兊以此或拖下
或探支本尉更無以稽考照檢某除見勒合干人自新
置簿并逐月具劵須經本尉當官審對方赴所屬幇支
今欲乞台㫖行下本縣逐月須慿本尉繳到劵旁其間
或有因差繁難及逺出捕盜探借月分劵旁到庫照元
狀月分折㑹其無探借人照旁一發支給責付當月管
營交領下尉司當面給散不惟可以杜冒請兼亦勘支
[005-25a]
均平且無減剋之弊實為利便如有可采乞賜台㫖施

   論造器甲劄子
照對某到任交割㸃檢本尉器仗止有新舊旗十五面
銅鑼二面大小皷三面據供並係本尉自行置到其兵
器甲仗並無存在近來亦不曽承受州縣給下今本尉
亦無庫銀籍記某伏覩在法節文諸弓手所須器甲從
官給並置庫注籍令丞同㸃檢修整欲乞台㫖行下所
[005-25b]
屬從條置造合用器甲等發下本尉置庫注籍收管以
偹使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