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280 江湖長翁集-宋-陳造 (master)


[023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江湖長翁集巻二十三   宋 陳造 撰
  序
   送俞知縣君任序
宰邑難尤莫難於今日予嘗静求其故蓋未可以例論
夫其民繁事叢俗驕戾而人鬬訟偵其隙以陵上而彊
宗大姓恃所挾以肆其軒輊財無所乎取而上官誅求
不置是果難然以地論則爾若夫中無有則病剸决瞢
[023-1b]
未更事則病扞格才矣而學餒則又用之易窮無以靖
其下若是者人實難之今之世以地難者少以人難者
多不求諸已猥曰毋為邑過矣仕而親民孰若宰可以
行其志莫切於宰德意夕萌民朝被其惠冒其難為之
君子將不憚况不皆難也耶呉門俞君任以改秩為邑
得淮西之廣濟君任予友也知之特深正而通辨而果
為予謀日後當爾無不然則豈有剸决扞格之病其宏
博粹詣之學根蔕夫才者則信可以靖其下往辦一邑
[023-2a]
蓋甚小矣淮鄉之俗質而不浮毅而不紆是非公而易
以義服今南北雜處差不逮昔然其遺風未盡泯予淮
人也知之為詳較之他境則固無驕戾鬬訟陵上之弊
無彊宗大姓軒輊之習不似乎剝膚巧取而無窘迫之
病其治而化之也人可為况吾君任固游刃破竹君任
其毋以今治而以古循吏自任也予惡夫不以信名君
任往必曰是夫也以易治言吾不可以鄙棄其民亦將
諗其父兄秀民得良宰幸矣可無遞詔以率犯吾宰不
[023-2b]
汝齒他日父兄秀民果不以予為不信君任亦必不以
予為不信
   送施知縣夀之序
施夀之宰平江之長洲長洲劇邑號難治前為宰不瘝
職則敗名夀之通州人篤於學古淮人質而古學無近
功人為夀之慮夀之自若也未㡬民安之吏莫措其欺
士大夫之居呉者頗知其能既久也民樂而愛之吏相
戒毋欺吾宰士大夫翕然推其能且賢郡薦之諸臺合
[023-3a]
薦之惟力然後知任質者之難窮古學之無不可而公
議蓋不泯也受代去高郵陳某與之别而諗之曰近世
質以文溺實以華敝君子患之思有以救此久矣而確
於論士狥今者未若信古之宜今也使以古用今果氷
炭之殊枘鑿方圓然也則吾以孔孟之説為贅夀之之
質也其學之古也君子確於論乎有士如此無容失之
夀之其益信所有哉公議之在豈特呉之士大夫方九
重側席才彦公卿貴人體上心以廣招延蓋汲汲也指
[023-3b]
已效為薦語吾猶曰吾犯嚴則孰信君行矣
   送趙節推介卿序
賀與弔無定理猶塞翁之言福禍也虒祁之成諸侯畢
賀史趙譏之夫彼不知為晉計則可弔為諸侯計則可
賀晉侯以弔為賀也宜其衰楚為呉二三子懼子西曰
乃今可為勝生於懼者也即無定而求其定當與深識
者言之丁未旱浙東西尤甚天子焦勞于上部使者講
畫于下凡才諝慈惠之士奔走夙夜以振舉荒政子趙
[023-4a]
子從事蘇臺俶裝為海鹽之行其友陳某因其别為之
言曰今兹之旱吾為天下賀者一為浙西賀者一為子
賀者一夫旱氣惔炎之後上下困窶可弔也而賀何歟
夫求天理者于人事人弛于安濟于戒故當鴆視麟鳳
而師保灾𤯝昔呉用事上國凡其百役越無乏供子胥
獨憂之楚無天災楚子大慼曰天棄予仲舒以出災異
為愛人君言天者莫正於舒今吾君減膳徹樂不御正
殿黜嬖近求直言凡四方為旱請應之如響雖安行自
[023-4b]
得聖性固然畏天之心實源之商之桑穀周之雷風宋
星之退舎其夸辭以衒後世歟故曰為天下賀浙西八
郡告旱者六而杭秀其尤赤地之餘往往恃以不恐正
以常平使者為命而羅公寔任是責凡其蚤計預圖無
一之不備慨然以拯焚溺為心而抵掌䇿足富韓公之
所為夫存是心才不足以克之則不濟具是才而量不
足以廣之勇不足以行之所濟㡬何羅公蓋兼是故曰
為浙西賀士抱其有豈石瓠匏𤓰然亦推而及諸人爾
[023-5a]
和扁華佗之良衷其術而不一試焉固何所望世不能
無疾則起廢生死之功旦旦而收之良醫之所以慰足
其心愜快其志者當如何子趙子才而敏正而通心乎
惠利有素而海鹽之旱最諸邑昔者蘧伯玉恥獨為君
子羅公蓋吏師而民之和扁華佗也起廢生死之任一
旦分子其柄子不得辭行平日之所學而副東人之屬
望收其功將無虚日吾烏得不為子賀噫吾嘗觀天下
事水旱之變天不能使之無有而聖賢事業不生于常
[023-5b]
而生于變凡今之灾皇上所以綿億年之基由此而羅
公與子兼善為人之學亦攄發于此夫民者天之所甚
愛也天之所甚愛故天子尤愛之天子愛民之深則天
之眷顧也愈篤子與羅公乃能援之溝壑置之温飽之
地以全天與天子之所甚愛之民嗚呼大丈夫酬其志
願有大於是者乎子行矣
   送宋節推序
予謂子宋子勇者也或曰子宋子雍容柔易温然若可
[023-6a]
犯予以勇可乎曰君子言勇以德彼瞋目盛氣視死如
鴻毛投之以小利害則色動中掉而忘其守烏能勇子
宋子則能之家呉門一室蕭然夫人不能堪者詩書自
樂顔無㡬微與人言略不及其有無得幕職金陵戒官
期代者請緩其來欣然從之公之遲其行者㡬半年坐
是益困或言之曰義當爾不悔也子宋子勇者也飢其
内寒其外而以固窮為言言之易履之難乎其忍也而
子宋子易之即此而充之孟軻氏之勇可及不疑論賢
[023-6b]
否以事而信信於已必思信於人予見勇者㡬希子宋
子其人也以彼所守信吾所取且思信於人信不信子
宋子何加損然天之生賢者似欲為斯世用如子宋子
之賢其容舎諸其行儒而吏術甚長其文高而取人以
恕名位之不直也囂囂常自得積是數美所以根原揮
鬯之非以其勇歟雖然予之知且信夫何益損而君子
提按舉激揚之柄能窮達輕重士者則思有以諗之有
若人也而不知之不知知之矣薄于信不誠嗇于進不
[023-7a]
仁吾敢以不知不仁且不誠待當路因子宋子之官之
行也姑誦其所見而敘義之當然者送之
   送程平叔之晉江簿序
心得所樂可與有為矣在易心為離離麗也無所麗焉
而樂聖矣下此者麗而得所樂聖賢事業由之而出聲
色紛華勢利愉快世之所謂樂失所樂者也仲尼稱顔
子簞食瓢飲不改其樂及夫為邦之問乃併以四代禮
樂告之惟其陋巷塊然人所不堪且以自樂俾以之為
[023-7b]
治則宜其寛慈而樂易疏達而整振亹亹焉與斯民日
返純古可也彼存諸中而茫然而慼然而僑寄然臨於
民則忿疾施於事則苟簡可使為治矣乎然則心無所
樂與不得所樂皆不可與有為果也程君平叔質茂而
材高識明而學粹居里閈奉垂白之親周旋承意旨甘
粗給欣欣然若日以五鼎養者平居失得其意一發之
於詩作詩無虚日編之可牛腰束每一編竟浩然吟諷
旁若無人捨奉親與作詩皆不足為樂此吾所謂心得
[023-8a]
所樂可與有為者也以此心而臨政其猶有忿疾苟簡
之失乎今往主晋江簿吾竊豫為晋江賀他日浙東之
官有稱于諸公之口而播于旄孺之謡其政薰然温慈
而周其民嬉然遜順而肅者必吾平叔也予與平叔為
同年友平叔家當塗予尉繁昌遂得熟觀其為人以自
博約平叔今告行能無歉然敢以其所自樂者而為之
序且自慰云
   送楊文度鄭良佐赴省序
[023-8b]
士之於世小異而大同書之可為美談則吾友楊君文
度鄭君良佐是也予居高郵聞二君名甚熟歲丁未考
秋試山陽設張罝罘待其來而致之竟不如所願粤五
年始識之而定其交皆得其為人楊與鄭異其姓楊以
甲子生鄭壬申異其年同居鹽城之崗門同為儒同窮
於儒同被郡薦予之考試也同家艱不獲來與予語其
質鋭敏其為人精悍淳重又甚同今再被薦同為南宮
之行噫亦異矣於其行則思贈之以言名士以學學無
[023-9a]
所乎寓發之於文章吾學之候也處也養乎此出也行
乎此二君之學其粹而精既同矣其文之麗而豐則固
同抱此學以處則又同蓄久而紓鬱極而奮今出也將
不能無同吁士之學内而身近而家逺而邦國天下可
以窮古今通顯幽皆是物之充也向之所以潛心而乃
今推而之乎世青紫祿位云乎哉露章駟馬驕鄉閭而
已哉書之同寅傳之同志史之同心皆二君他日事可
要諸今日雖然君子果尚同乎曰君子不惡同而惡苟
[023-9b]
同周公不屑去而君奭不悦范希文之名德孫之翰所
敬服也然每繩其違而不少貸是同之志也彼比周以
求顯陽離而隂合同乎同兹名教之蠧吾儒唾去也二
君予莫逆友故可以是索言之
   送嚴上舎遊湖北序
予官呉門長樂嚴文炳一日謁予敝冠塵服容甚澤氣
甚充其言論辨博雋偉讀其文巻古雅宏麗足以頡頏
當世而未已者也則悚然異焉且疑焉置之士夫間夫
[023-10a]
何歉而一命之不沾何耶又三年予宰定海復造予容
益澤氣益充言論益不少屈而詩文愈益竒壯魁傑雄
驁瑰特敝冠塵服一命未沾猶昔也然鳴窮愬屈之辭
不置諸口予驚且服焉蓋得諸昔定諸久信其所養之
厚所趣之卓也問其所以來則曰予閩人遊越而家吳
凡其崇山大川絶勝幽邃之境領覽窺臨略遍矣獨全
楚山水之勝名天下欲遊焉久未果今且往凡吾所以
遊與世異蓋將周擥幽勝而掇取雄麗以恢廣吾胸中
[023-10b]
大其所養壯其所立者而奉使張公知己者方䕶餉鄂
渚則既有西道主人矣是行也天實相之以滿足吾所
願外此不計也子得無言以贈其行陳子曰士之拘局
窘縮心無一日舒皆不明彼己之分者也天下之理可
必者在已不可必者在物行業道藝隨取隨具必之於
我可也至於利達富貴孰不求求之有得不得焉取而
自必可乎人惟悠悠於可必慼慼於其所不可必故怨
悴嗔越無得於彼而䘮已甚矣其惑也今子獨能金玉
[023-11a]
器業而螗䑕世故如此真可人哉昔之人蓋有斯文自
娛而薄范蔡思行其書而劣千駟者彼豈異情宋勾踐
好遊孟子語之以囂囂併舉道義窮達告之誠知物我
輕重之有在也子無歉于外而内足以自立猶欲博大
其所有以極其所如往行矣覽湖湘竒勝之奥盻南北
控扼之㑹訪冠蓋藪澤名勝而從之遊出其所素負新
得者以訂正於張公爛遊而還則吾之異焉且驚而服
焉者又未易量也予舊從公遊蓋以可教見命者其亦
[023-11b]
以此言質之
   送師文赴春官試序
昔人論南北學異古今㡬不可易北方之人如拙者用
富多才而後為富若南士之學富而為富不少至内雖
歉外若充足莫能窺之者良多用其才南北巧拙甚霄
壤也淮鄉近中土學者滯頓椎朴投技主司往往非南
人敵我其尤也得一乃能用一非入無以為出坐是孜
孜矻矻必苦心極勞厯年之久僅乃得之然得之晩學
[023-12a]
之亦不蚤猶竊有可諉者吾兒學之蚤矣然其齒鄉書
與吾相若其遲莫類吾由其滯頓椎朴類吾故皆足以
貽南方笑且侮雖然南方之秀粹㧞異兼人者多矣亦
有苦心極勞厯久過吾而終無成者吾自視常缺然而
竟亦得之兹豈非有隂制而黙賦者乎制之天賦之命
其不當專責之人乎至此昔人南北之論似又未容縣
定而取决耳今為南宮行當信所學固所守信則不遷
就以外怵固則不揺奪以苟狥才用其完氣全所養舒
[023-12b]
徐豫逸以聽夫隂制黙賦於工拙之外外是非吾所以
望汝
   送師文二臧子赴省試序
吾兒偕臧子與子儀學蓋兄弟之異姓者兒奉親頗以
文字解顔二臧子筆力尤傑驁雋發吾所畏服同就南
宮試求言以慰其行歲壬子三子試嘗質可否予許之
皆得焉如所言癸丑春同絀于有司或者曰是癖于譽
兒且黨所厚者此其為謗未有以自解去秋復質可否
[023-13a]
予許之所言如壬子時是行也吾猶信吾所言也子輩
盍信子所有自信之果者有時而見信其或失諸彼得
諸此瞢于昔售于今得以信其屈刷其恥吾亦藉以間
執謗者之吻不其快哉行矣毋自疑
   送張使君南歸序
㰎李張侯把吾鄉麾予父子辱肯交得可賀者二侯於
書無所不觀尤邃於詩時不得已呈拙亦多首肯且賜
以鐫誨所得不貲一可賀政之及民利病洪纎罷興無
[023-13b]
遺力慈祥愛人而不失有罪郡人倚為父母而未嘗萌
一毫敢犯之心古所謂中和之政自復軍壘更十一守
侯政第一此載在輿議者二可賀政成入覲當今日聖
主急治公卿引類之朝凡有志之士掎袂彈冠之時誦
子虚之賦達樂職之詩夫豈無其人而疇頴川之庸興
見晩之歎武宣尚專美哉功名烜赫此其發軔不然扈
萊衣奉潘輿旨甘言笑之餘臥琴書樓相羊乎小菟裘
昌其詩以詔無窮進退巻舒顯晦翛然不入乎其中實
[023-14a]
侯能事雖然曩吾為吾家賀為吾鄉賀繼此將大為天
下賀為公議賀且今何時而傲世獨善遽欲遂其志必
於此不仁昩於此不智侯不其然因侯之南道其情論
其出處以為之序
   送程總郎序
情之有欣戚多失其正奚而失私怵之也私克於理理
澈於思理之思奚其失余仕于房房窮山也九華伯適
帥襄陽捨公無孰何者戊午孟春之中澣客以公移奉
[023-14b]
使淮東告聞之屏營不懌久之乃大慰喜且自咎僕於
公受察者顧客我且振拂我且詩盟文社伯仲我一旦
為呉楚之間能無戚然然公天下士當為天下用偕五
細於外猶未為得其所今京口國北門控制淮江臺軍
雲屯盡䕶諸將宜得博碩通敏之士君相舉而畀之公
意其有在指呼豪傑殄垂斃之餘㓂掇有指之故疆歸
為丹地黄閤之遊均福四方端自今日始與其私惠於
一隅孰若兼濟於逺邇于是之思故余欣然於心然則
[023-15a]
欣然戚然之情得其正若失之不待辨已戚然者私而
欣然者公私者計一已公者本天下理然也雖然公知
我甚深于其出處顯晦憐我甚至繼此借筯之便聚米
之餘玉立上前舜都臯謨將曰臣有客惜老矣外悴而
中甚腴其文筆窺兩都其論事如嚴徐其忍窮自重踞
風壑之於菟人目以楚狂臣知非酒徒君相有未知爾
其肯使之侣漁樵死泥塗乎至此則我之所以利賴者
何如也其欣然者又將不貲予其宿舂以須公行有日
[023-15b]
因道其戚且欣不齊齊之者為天下賀為公道慰而為
送公序
   送梁教授序
予官于房房陋邦予老拙而病衰人宜之予亦宜之子
梁子在焉與之語起予超然既其久所守卓然予疑之
子顧偕予此歟事非所宜則疑固也未㡬朝士譽之諸
公薦之不待求而去選調通朝籍至是人宜之予亦宜
之今且趨朝諸公必不庸釋備冊府校讐裨朝論獻替
[023-16a]
小却麾節于外為皇上牧黎黔正習俗皆其所宜處之
如何爾子梁子胡來諸公求而後予之歟行矣予亦踵
子去此反田舎耕釣之餘課舊書畢未竟以聽諸公所
以處子與凡子之所以答所處者畢如所期則予與子
出處顯晦交不取疑於世古者贈别以言故書其説
   送璧侍者遊浙東序
予来行都識璧師予吟詩璧甞次其韻因来甚熟一
日以行脚浙東告且有贈言之請予儒冠璧佛其衣道
[023-16b]
不同求有聞不于其徒乃于儒何歟儒與佛意道異而
理一因以予所見諗之吾先聖謂三人有師師老聃師
郯子二子豈果賢于孔子善為佛者亦云參五味禪將
求益固資諸人資諸人惡夫狹子以為必主叢林踞麑
座大聲厲喝道專在是歟窻蠅獻譏或法器腰石碓粟
或祖德誚饒舌者非狂癡浄垂頥者非惰窳子能取此
而不遺彼他日相視而笑且將謝知言而吳下阿蒙之
歎予亦得以刮目焉
[023-17a]
   别周廣文序
格諸未善而諗以善交遊之義也格而諗不難於告而
難於受世之君子未始不自能受進予為儒幼則荒嬉
壯嘗怠棄石友見攻甚力今而不失其身繄誰致是不
然㡬矣日九思不敢忘是不敢忘則思推所以見吿之
意而告之人告之人狠于心十五色于面十九餘怡然
或悠悠也亦難哉予意今人不古若皆是然古人之為
言固皆有望於人或且期來世知之豈獨今日苦其難
[023-17b]
而予之强聒自信不懲不泄世亦有見諒而俯從者不
必來世亦時自慰焉廣德周君伯陽予同年進士且心
友也其言吾礛䃴其文吾標表有不及嘗納忠焉君不
狠不色不悠悠視之且以佩服見謝至形于書其諒而
從無難者予於君不及逺甚故乃爾其賢於予者君其
舎諸夫士之所學小將以淑諸人大則以致吾君固也
一旦立人之朝君有失一言之再言之有未從不平之
氣填衷而溢表曰盍吾以也達官大吏拂理而害事無
[023-18a]
時無之屬吏幕賔一言及之譴且絶滔滔也不反諸已
而必諸其君果恕乎言于君愛吾君也言于已非見愛
乎知愛其君而不知自愛亦悖矣彼且爾自狹自滿蔽
之其足大有為乎昔申屠嘉争晁錯事甚切而能容袁
絲張釋之之辨嗇夫糾梁王不遺力而能容王生若二
子今不多見退之名儒於時博塞之譏譊譊其辭退之
宜不出二子下吾於此有憾焉即古今而論定吾知君
博大者也不已者也可與有為者也能受而容其言可
[023-18b]
知决也然吾猶有不能黙者也繼自今寧為嘉釋之之
純質無寧為退之之文而自小也是言也復能以之他
日所成就其可量耶予於君一不敢愛故書此為别
   送應緯之廣文序
通才不易得而識之尤難古今蓋有校投之而不窮索
之而能給即小而悉其大得未然於已然者公綽優趙
魏而餒於滕薛吾夫子惜之百里不如别駕之功輔相
劣於治郡時吾亦不足於二子蓋一可以推萬營東豳
[023-19a]
西夫豈其殊雍容棋酒了知辦賊肥水茂功或許於為
掾之日猥曰某長於此短於彼非通才也謂士當論定
於已試則古不皆爾天台應侯師資吾鄉學政教事井
井條理一新百年之舊予與之友叩其藴聽其言議是
非古今訂㩁時務日有起予者真所謂通才投之而不
窮索之而能給者歟人以學政教事與之而巳予有以
悉其所未試者捧薦函謁帝閽矣判花補衮實惟能事
小却荷激揚之寄上承宣之最用心惟恐後可也必俟
[023-19b]
植河陽之花揚蒍于之歌布武渉級乃進豈所以望於
諸公噫不進不止時固不乏若人則前夜半之席興見
晩之嘆得專美耶吾將藉君此行於諸鉅公分知言之
名故因有語别書以贈之
   雲壑詩序
予掌呉門教沈居仁秀才端良士也捧其先人雲壑居
士詩踵門求序謝不能請不肯已因告之曰古者德業
惟重猶不廢言可紀也為文可歌也為詩皆言之所託
[023-20a]
也而詩難為工必根源于學而歸宿于正古詩之傳蓋
三千餘篇仲尼所取纔十一不徒取也櫽括之功加焉
如素以為絢之語刪者多矣一于正以為後法學之不
至至矣而失其正可語是哉予得居士詩讀之數十過
婉而峻徤而澤含臺閣風骨而山林野逸之氣不乏也
取律多而不雜用意邃而不鑿篇意字法要皆深穏愜
當學力可謂不苟然其平生意行自重不屑世好歸求
所得而葆幽光玩隠操甚至故不為佞媚投合之辭胸
[023-20b]
襟恢疎遇物翛然故不屑憤狷譏評之作其氣夷故清
平不迫其所養熟故蕭散有餘兹所謂于其正者非耶
即言以觀人能否不可掩居士賢而才幼則儒嘗為舉
子一不得意置不為取古今書傳博取而精用之凡有
感于中一發於詩樂乎此若不知世有可羡慕者或者
偉其才而惜其竟于空言然賢否才不才在人貴賤窮
達出處顯晦在命設居士赤車高牙金門玉堂乎以若
守未必果其志而烜赫一時無述焉就盡者㡬何人臧
[023-21a]
文仲身殁言立晉卿何有昔人語杜伯升使之及第似
我而已予於居士詩盥手三歎居士諱某元序其字也
   擁燼閑話序
士於書博或荒精或餒不荒不餒而又能用其學則善
已吾友趙彦衞景安佐呉門幕一時郡守使者委以事
而立辦諮以疑而氷釋犂然當人心者皆與經史合援
今引古博不病荒精不病餒予固知其外吏而内儒學
而有用者也暇日出雜著一編凡筆古今事若干説析
[023-21b]
誤鈎隠辨是與否有益學者予讀之驚且歎有過所得
然景安方壯嗜學未已是惟無述予之驚且歎將不一
再而止也
   張使君詩詞集序
文章自有體豫章翁語學者法也不見春華衆木乎紅
白色香洪纎穠淡具足娟好翁屬思運筆類是文而文
詩而詩詞而詞體不同而皆工可法也要自有體之言
求之檇李張侯為高郵予父子從之遊辱顧甚厚予亦
[023-22a]
知侯之深侯郡政稱最而文名稱是盡得到郡所作詩
凡七十七皆雋發而嚴密詞二十六皆清麗而圎淑集
而讀之老泉所謂投之如意者歟文章有體造豫章之
奥者歟然其措辭命意非歸君相之美則奉親庭之歡
非魯僖之閔農則淵明樂天之自適無益名理之言一
不形焉是尤可貴將博其傳以鋟木請再不可而後為
私淑計序而藏之家
   高郵貢院落成詩序
[023-22b]
高郵貢院既成太守陳公與客落之五月七日合見大
夫與寓公二十二人粤二日郡邑學職貢士二十八人
行鄉飲酒禮設肴齊豆籩備揖遜儀矩翼翼肅肅怡怡
如也集以午散以酉主客得醉樂不失節校士有所創
見于今而是集之盛豈徒爾哉夫作人有道使之勉而
從不若樂而趨而示人以法者所以夀其道是集也觀
者聳企聞者興奮况親色笑接觴豆其孰不篤當世之
志趣功名之㑹期副公望而我輩仕學磨礪儻其少進
[023-23a]
可無歩趨而模楷之歟能為其所為夀斯道也其有既
歟公之意蓋深坐客洞知之歡服感慕言之不足咸賦
以詩前席凡㡬首後席㡬首合為若干首昔蘭亭之㑹
諸公無詩者被罰爵公寘之蓋蘭亭之㑹歡飲也今兹
之集禮飲也惡得而同之夫其寫賢侯之德心侈一時
之盛事道大夫士之師仰諸公詩具之矣而某又拜手
為之冠序焉
   揚州進士題名記序代人/
[023-23b]
科舉取士肇于漢詳于唐我朝莫盛焉公卿大夫不由
是而進歉如也世之於吏苟曰是本進士則逆以廉隅
辦濟必之而東南之地連山大川拱揖後先建楚蜀而
下東為揚州其勢之磅礴氣之扶輿若盗驪騄耳驚驅
長騖而忽踠足驤首徘徊顧慕而不去則其鬱蓄鍾孕
非竒傑哲乂無以當之開國至今揚之士宏材邃學政
術文章所謂竒傑哲乂不知其㡬而科第所得為多至
呂公溱王公昴李公易皆魁天下士盛矣哉南渡而來
[023-24a]
士氣文風中圮而漸振雖消長汚隆有不可得而齊然
其江山形勢磅礴而扶輿自若也而名世之儒復自巍
科與大政儲宅揆之望則士畏古卑今自重之弗果其
可哉某無似忝師帥之任撫俗育材其職也凡事二年
里閭似無愁歎而於學政尤未始敢忽兹荷上恩俾因
任以究巳試或者學校科舉之間猶及拭目平日之盛
歟故取國初以來揚之士題慈恩之名者凡若干刻諸
樂石置于學宮示予所以期諸生之意詩不云乎高山
[023-24b]
仰止景行行止觀者其庸忽諸
   楚州秋擊毬序
歲乙卯重九山陽帥熊侯景瞻率郡戍將佐擊毬于籌
邉堂之北以脩戲馬故事予與寓目焉是日也天清風
柔纎塵不驚千蹄赴場合呇崩騰兟兟驔驔檻檻如也
乍整乍亂倐合驟離如林而馳如山而蜚如蛟螭超騰
翻倒煙雲而下上飛星流珠奔迸明滅拏攫摶掇有未
得而忿鬱贔屭也馬事已角觝刀槊凡武力士遍閲其
[023-25a]
技而罰且賞以岐能否少焉命釂割鮮交談互笑讙譁
雜襲然無非賈勇報上及時赴功之計既酣侯起握予
手曰凡勞寓於戲雖懦也樂張而不弛莫既其情天下
無可棄之才此其衆勇怯能否信不齊振厲用之無不
可者吾老矣顧今敵運垂究天將悔禍一旦有事中州
整暇以前無扞格㡬微而集不當計未然乎懦可作勇
可習吾日惟此且從事此不獨今日是心如是子必吾
信予曰國家失中原踰六十年古稱三十年為世而既
[023-25b]
再矣盛衰消復循環然夫士不素練不可應卒不淬礪
將惰且偷今之可投之機無智愚皆知之廟堂猶須之
豈恝然哉後之發先之至兵之神筭脱兎自夫處女機
不可露使邉臣皆此心其何事不立使擐甲執兵之士
聽其上一心侯之心其何功不竟侯年長矣旅力未衰
頥授豪雄不有餘乎昔者廉頗馬援趙充國蓋不以其
既老而辭君之事况遺矢之謗譊譊者束喙久矣而馬
革裹尸固侯夙志行見圖凌煙之形以繼方虎吾將長
[023-26a]
裾款侯道今日語且作為歌詩以踵賀客後不已快乎
侯頷而笑乃退而為之序
   棋序
假物乃樂假物而忘於物樂之至也樂之至陶翁之琴
長翁之棋相異而相同琴不絃一手之七均六律無遺
千操百暢具焉蓋不必按譜泛抑然後適長翁之棋則
以争為樂争故癡癡故真真乃樂彼辭勝而就負晦巧
而為拙中能而示人以不能噫侮我且愚我孰甚二三
[023-26b]
子結社不厭蓋相角相傲小利則欣然大挫猶未誠服
一得其意㡬繞床大呼方其時世無可比其快吾舎二
三子未嘗言棋惡夫愚且侮也幼子師是亦時與對知
吾所好惡良審𤓰葛之言有時而發非真而足樂歟去
鄉久是事形夢寐耐閑筆為之序
   喜雪燕序
十二月十日維揚大雪降以申四更止翼日旦府公留
賀客二十一人燕于府治之淮海堂公喜見顔間賓僚
[023-27a]
識公意亦復驩愉傾輸無留情中席客陳某捧觴而進
曰是雪也可喜三來不後先盈尺為瑞喜也既雪而霽
民不告病喜也聞之淮民雪于槁乾或以厲物繼雨以
雪則為瑞是不無理麥在野根葉已濡徐覆以雪也宜
其茂不然病矣今晨雨而莫廼雪尤可喜閭閻逺近怡
懌歌笑孰非和聲春臺中而吾輩侍公据高寒俯晶熒
旌纛離迾珠樹玉田之間遥野枉阜晃蕩璀璨若出瑶
池瓊圃而蒼龍衘爥逶迤于上而不忍西去主賓賡和
[023-27b]
笑語暢適舉杯相屬而酒逾美奏樂于庭而聲倍和吾
知所自得非以斯民四鬴之餘裕嗣歲之開先後民而
樂樂之至也歟夫樂不于物物于其人人于其心使心
不得焉則雖宗戚貴屬按帝觴而累欷反是正觀之人
不興悲於陳隋之音也使吾民憔嗟之未免蹙頞以相
語而風饕雪虐崛堁摧批隂疹袤丈降災于天吾公心
斯民之心方將褰裳纓冠之不暇而心公之心者亦必
奔命竭蹷不斯須寧雖欲舉此觴聚首一笑可得乎然
[023-28a]
則紀今日之嘉瑞侈吾徒之樂事為維揚美談凡侍樽
俎接色笑者他日謁公于黄閤丹地或肯握手道舊及
今兹之樂也不其寵哉公首肯坐皆浮白沾醉某不佞
又退而為之序
   燕同年序
待制趙公以暇日招同年友高郵陳某唐卿平陽鄭某
集之燕于後堂始其闖洞户凌九霞則已魄動心醉而
龍沈泛春桃李炫夜妝光映坐蘭澤馥鼻竒觀妙聽應
[023-28b]
答不暇冉弱囘雪之舞幼眇貫珠之曲絲竹金石鏗鎗
翕繹皆非人間所有者第不知仙府雲璈鈞天廣樂果
如何爾酒半酣公舉觴而言乙未題慈恩之名凡四百
二十六人及今二十九年逝者十八而在者越南燕北
秋鴻社燕之相違參辰之不聮輝也今吾與子得以從
容欵狎把酒笑粲若流萍之在江河其適然相值也抑
已大幸而吾三人者襟期之同契好之密又非他人比
顧可易佳辰孤樂事靳情而惜醉耶感公之言皆起鯨
[023-29a]
吸興集之舊不飲是夕頰亦為頳而某浮白徑醉是席
也不惟振卑渫而增重其盡用上敬下之道作車笠棄
遺之俗一舉而三物得是亦足以示人矜式使之興起
邀歡取醉云爾而已哉予侈此殊遇退而特書將以示
子孫使之不忘
   鍾濟字節性序
繁昌鍾子濟其名從予遊求字焉予字以節性而告之
曰人異於物以性賢哲異於人以性物不能性人能之
[023-29b]
而賢哲異焉此能性性而彼則不能書曰節性惟日其
邁商人不性其性故欲其節節之則周人矣子路冠猳
豚之冠若不可近犁然於夫子羽鏃之諭子夏紛華盛
麗之心終也吾道戰勝此節性説也子已儒其冠敏而
文性質淑茂可以偕之于道者吾猶慮夫踐繩檢棲名
教者不熟不固此性節焉則熟而固矣能熟而固推之
何所不濟矣驊騮駃騠始或泛駕馴而致之志輕萬里
節之之功也雖然人節之也佩弦佩韋自節之也莫賢
[023-30a]
於自節人節之其次也莫之節無次矣子勉之
   蔡子實二幼子叔閲字必正季閟字必充序
閟以存言閲以擇言匪擇奚取匪存奚守憧憧吾前雜
焉是病曷善於閲所取也正靈扄洞如將無不容閟而
存之中由以充道無二本趣焉殊資廼閲廼閟斯有取
斯之名之字曷求之意子懋于學愛由佽之
   劉常甫字序
劉子寅求字於長翁翁曰寅易之反也人之心易若流
[023-30b]
寅若登士去彼取此其於事君親懋業履行已與世何
適非善然于其暫而不能久則于其一而遺其十百千
萬予以有常不已者望劉子字之曰常甫舜以典禮命
夷且曰夙夜惟寅典之為言常也夙夜不已也仲弓問
仁得見大賓承大祭之言于仲尼雍必曰請事斯語寅
至矣聖賢又常之貴吾故云
   臧子儀字序
臧子鏞求字于長翁長翁曰議人貴恕望人者忌恕吾
[023-31a]
所望敬且愛者也而或恕焉不敬愛是人甚矣而善為
學者必極其力之所如往若臧子之懿而吾所以期之
者可以語此舜之樂至于笙鏞以間㡬乎成矣猶有進
乎是者鳥獸蹌蹌固未若鳳凰來儀樂至于鳳之儀至
矣盡矣不可以有加矣吾故以子儀字臧子不然人謂
恕子而實輕子子亦毋寧自恕而遺力於學以求稱吾
所以字之之意
 
[023-31b]
 
 
 
 
 
 
 
 江湖長翁集巻二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