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0 姑溪居士前集-宋-李之儀 (master)


[068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姑溪居士後集巻十八
            宋 李之儀 撰
  手簡
   與石端若兄弟
淪落不類下士莫與之比而卓然儀容乃獨收録遂得
從容教飭得者皆言意之表佩服榮幸固不待縷縷葢
已期於必相亮久矣於是方圖申慶愧無以藉手而大
[068-1b]
軸雄文遽兹俯暨禮意之隆巳不勝其荷戴而属詞典
麗盛哉久不見此體制真燕許緒餘常楊而降以至楊
劉晏宋皆不足道也得我矜式滋有衰老後時之嘆更
當紬繹以逰十駕
   又
乆聞謁告歸跂首而望何啻以日為嵗忽承捨舟無異
自天而下亟圖就展以渉冬徂春奔走乍還家又一番
目前事倥偬輙未暇及作書申叙亦索於紛擾之際曽
[068-2a]
未獲詳細差池未蒙委報向徃之深於是不覺猶豫方
周旋嵗計酬對逺近横來之問欲欵門第與冄具書皆
復不逮惟是拳拳滋不能已忽枉專教恭審日來體力
佳健偶亡孫小祥津置骨肉徃金陵作佛事修布殊不
適意仰覬加亮
   又
比者觀光稍欵方禮成樂作之際想得於古人著意命
駕處為多博我未聞方切跂詠而乃牽制如此可勝悵
[068-2b]
仰間審已具舟特如親膝遂復相逺我勞如何衰遲止
候月初家人軰歸即左右矣兼願致於筆下者筆下亦
安能彷彿
   又
不相問未始許乆目前易成因循不獨髙明然也其如
老病杜門無時不奉恩以奉恩故筆次不得無望望來
問遽貽如獲欵近特逹出於盛意資畏責已反輕約也
伏審日來動履清勝或云不晚赴燕設若在田間必相
[068-3a]
失如在月末當幸迎候
   又
適奉先所枉書教罪戾叨復為冒昧然迹猶在赭衣中
而儷句褒予過甚伏讀汗下雖朋友之義以知心為善
其如苶焉何堪未易負荷謹留以永家傳續當奉課上
報次不愚禮意隆厚非君子推借逾重疇克爾爾併圖
為謝有愧倚馬輙先布其畧
   又
[068-3b]
大軸賁耀似一旦躋我於雲霄之外矣末路有此幸遇
豈造物者憐其困躓之甚故特有以振之耶至於親寓
美翰濟以異國精楮古数優渥倍深慙衂别容僶俛紬
繹惟其不能故復見於此
   又
晚暑起居何似習儀罷必無事比孫銘督迫亦幸得扵
玉趾之便輙徃望那工夫一閲恐有不稳處幸一一見
教無相踈薄也更有一事請益先大門舉制䇿在何年
[068-4a]
是時先進所業用舉者否然國史中則天聖七年特下
詔用舉者先進䇿論各二十五篇命從官考定而後召
試又記得曽讀先大門集中已有進䇿論此間無文字
可檢所見止是閣試六論并御試䇿爾無惜開晚明出
必早幸過此早飯而去亦貴少欵也閱畢并周詩見及
   又
昨者承示佳紙便當奉命為家中几案更移未有筆下
處又惡字不相對不免為物所奪欲少待修造定叠作
[068-4b]
之自使人送去也必不敢蹭蹬兼欲作書謝不遇爾幸
察孫銘而蒙斤斧望貶付欲遣其僕也亦待換了人頭
處如何如何見教見教曽門是真廟苐一次䇿試只不
記得甚年也錢子高謝制舉啟云章聖臨軒先臣首中
睿明出震季氏登科兩朝之間相繼者父子一門之内
並進者兄弟以此可見爾得先誌可考也
   又
今日得乆若書并置到海物書中不説歸早晚定來但
[068-5a]
聞已請長假則遂不復再至都下恐是少躁未應如是
必有家書到左右專人何日回切令至取報柯山銘獨
樂也記偶作得皆不滿意然不敢拈出方欲附去而從
者適來謹上呈敢望斤斧付還也恐湏全篇不入用尤
幸諒告則可以别作求教乃見益也至祝至祝
   又
眷聚萬福親庭必常得書乆若尚在京何多日矣若虛
遂權作安主亦佳何必去住自縛也佳篇警䇿但愧糠
[068-5b]
粃之在前亦續再和奉呈次盧居悚感便望與籌度施
子良約月末到亦不出宣城湖隂也日來金陵人連有
專人相挽方猶豫豈可失吾友哉次第宣城不成周王
二居到遂為湖隂老矣但恐居成而昆仲超在顯途頓
失依附僦直宜酌中葢未修築間日月尚乆盍圖其難
繼也
   又
少間聲問伏惟起居佳勝衰陋叨蒙過辱見慶形容諄
[068-6a]
實祗佩増畏輙忘其鄙而圖效管窺之報遽叨過委愈
重不腆之負悚息滋甚職務薄遽上阻披承系詠尤不
能已後日投箸便可行且何惜頃刻也
   又
今日偶食新姜發動小腸氣適方小間遂方得答不愚
書託人粘紙作圓封未竟間辱手示感愧不已又獲和
萹押韵至此古人未知能到已否東坡毎於此尤留意
恨其人不得擊節驚嘆也更俟莊間聊作青唇一笑明
[068-6b]
日千萬訪及喫飯了去
   與友人徃還
衰陋過目延予不然之灰乃有亘天之焰殆非人力所
能致也亂道漫冩出時自為笑豈足凂凟更荷諸作者
拂拭皇恐皇恐自非吾人未易至是近到莊上亦有十
來首隨遇隨應之語未曽録上深恐㪚失遺忘亂道冊
子不敢不納便告付還候録畢再求諸君子指教也孫
銘亦在其数元稿再上呈其專人已行報不愚書更欲
[068-7a]
入一小紙望速付及腹痛未全止殊草草不愚詩未暇
讀續奉納也册子與二巻並領只未收周詩爾得在箧
中他日可請也
   又
雨意未已輙有寒色適非其令但嗜睡爾美况從可知
也尺牘遂臨如接超然之袂豈夢寐中來耶欣激可知
矣伏審已視職事晩來起居佳勝早晚可以瞻奉馳情
兹不能控介還草率展布既謝先辱且及不豫知之愧
[068-7b]
   又
早來承手示修以佳句如淮隂用兵多多益善至其背
水而陣則真所謂變化若神忽然雷轟雹霰章邯之軍
不足破也欽嘆欽嘆方爾牽課偶一病獲告殂不免申
官檢責適方小休和詩遂成倚閭晚來體况何似早晚
得以瞻奉傾企傾企
   又
晚來起居佳勝今早幾似寒潮所薄急作燥劑進方少
[068-8a]
許遽奉來誨慰感無已詩句殊不類累和之後自是停
畜有餘用之不匱爾却刼追逐多見其不知量也必多
近著不妨開發衰困企向企向白醪甚契欣仰初不知
有法如此方患元白似用数果録以為况何幸如之更
先沾溉尤不惡頓爾垂涎早晚可道也一笑
   又
天氣殊可畏如物縈罩毎承遺貺真發吾覆欣佩可知
伏審晚來起居佳勝來韵益工未易擊節鼯技亦窮矣
[068-8b]
遂欲稍歸地分也一笑一笑欲蹈海縱帆亦將有去將
何之之嘆如何白醪欽荷定應蕪湖去此逺近恨縮地
無術也客去方能作答愧不時遣
   又
雨意未觧履况何以連日為児女畏佈不欲輙去千萬
保愛
   又與悟長者
霜寒伏惟動履清勝自承愛請固知必由州中乃行伺
[068-9a]
候既到即通問遽先垂頋感愧無已行李定能幾日上
道無縁謁詣但深依向潁昌境界純熟風範與南方絶
不同正是一行道為人處也勉旃永為一方作福之主
與諸上人相㑹幸一一致聲作書不及矣來春夏間或
得瞻禮
   與崇因長老
屏處不多與人徃還唯是世外高流不廢欽揖况大善
知識為一時前軰者常恨不能一一作禮不圖幸遇象
[068-9b]
駕聫歩至於十三人之盛而老師實為上首未諳得名
之應其巍巍堂堂真所謂星中之月也别來蹭蹬未果
申叙繾綣遽勤專委特枉翰墨諭意甚稠豈勝感戴信
後復不審體况何似前履新正更祈法夀遐逺永為四
衆饒益適作数處報書未暇詳悉别所觧免遂命僧持
誦為禱且致厭勝以祛其惑連得二篇發藥多矣牽課
艱拙又爾搶攘湏至作隔年還債之計也呵呵來篇益
玅欽降不已
[068-10a]
   與承天長老
早時属望固知在處必得相逢累兹見契自是因地有
自來殆非衆人所到也既深慰幸亦以修信行不為無
力爾别便當作書申叙初則偶為事奪次則家難遽及
蹭蹬眷縁繾綣倍劇叙系眷晚日來不審接物利生體
况何似門如市心如水此是古人境界後來亦有拈者
要是真能如此不知誰肯承當已否稽首光明可量歸

[068-10b]
   又
伏承惠頋特以專介墜問長牋短幅似於三門外見我
定奪是何心行也諦味周旋且淤乎方廣之内既愧且
深感激貶所固無足道但煩惱遽來無力量可以負荷
徒有慊於道照爾尚兾因風不忘發藥漸暄門隨分擾
擾甚攀企也回禄遽神於我軰家似非其地然不至踈
失驚恐否方薄用祓除誦經呪以慰安之早晚少休當
期欵奉不一
[068-11a]
   又
稍踈相問馳系可知晚來起居佳勝昨日蒙枉佳句方
作報老革云少故急歸不相待尋遣一借兵持拙語并
簡徒手而回云傳語謝簡更不答固深疑之自早其人
不來因宿留至今不先咨叩得報果前所陳不逹今輙
再録上呈過蒙委諭惶悚惶悚
   又
適來附所遣持簡并押昨日通問者去對㑹沉失方愧
[068-11b]
紛擾亟沐垂諭并枉和篇皆青都紫府之語尤愧非據
寄顔無所伏審晚來起居佳勝㓜稚軰一起一倒極無
况其謝踈畧想蒙深照
   又
晩來為况佳適㓜穉軰恐佈追念縁疑相染殆不知圖
上記次
 
 姑溪居士後集巻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