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0 姑溪居士前集-宋-李之儀 (master)


[06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姑溪居士後集巻十五
            宋 李之儀 撰
  序
   歐陽文忠公别集後序
蜀人梅贄公儀為滑州得殘稿數紙文義粲然而不知
其所自以類訪之得于人者又數十紙問諸所自亦莫
知持歸以質於公公曰此我通判滑州時學書偶至於
[065-1b]
盈紙不意流落猶在也文章猶日月之在天莫不冒其
照臨在地則猶水決也萬物必資焉以給其可一日而
無耶故其隨得隨散天地不能蔵匿而在在處處必為
神物護持公嘗語人曰筆研我輩假以寓其趣凡有所
當寓當隨其所命意紬繹展轉而見于筆下不獨學書
因而可以増益其所未到處久之斯可樂也盖公之自
樂者如此故毎見于翰墨者皆抑揚頓挫可以為學者
師法信所謂矢口而成言肆筆而成書也汝陰王樂道
[065-2a]
與其子性之皆博極羣書手未嘗釋巻得公家集所不
載者集為二十巻余幸得而觀之遂以嘗聞人所誦公
之言以記于後亦足以告夫學者而為之勸也政和四
年三月十三日趙郡李之儀書
   仇池翁南浮集後序
元祐末予從辟中山實東坡先生幕府後先生到官先
生謂予曰子近離京城時事如何予對曰必有所更張
先生曰有所聞乎予曰無所聞以意得之爾先生曰何
[065-2b]
以得之予曰是固不難得盖平日未有為先生言者先
生曰人有言我未嘗不聴我豈拒人者哉予曰先生固
不拒人而人自難言爾又曰願為我言之予曰斯言近
述而不免謂之有二心挾二心以幸其術之必售是可
陳於先生長者之前耶此人所以難言而先生所以無
從而有聞也且垂簾共政八年于此主上未嘗可否一
事諸公奏行特太母之令太母權為正而正固在位也
其未嘗可否者退托而有所符也方其政之政在我也
[065-3a]
豈無捨其舊而求同於我或有所不納既不得同必退
而為異日之謀今日乃其所謀之時也以八年之所待
則聖志固以定矣一旦羣然而進如所定者十有八九
欲不信渠可得乎先生曰太母受先帝顧托保佑聖躬
主上孝養不匱承順盡道共成先帝之志以圖至治故
八年之間朝廷清明天下無事惟恐不與其事者或有
所不知爾又况人各有心其可得而同耶予曰先生父
子兄弟超自窮逺文舉業論流布四方莫非據古而切
[065-3b]
于比立朝遂將力行其所言雖見險猶不止也今日之
事已可知矣然而君子消息盈虚與時偕行盍居易以
俟之先生曰子之言是也又曰自是與子相從之日益
缺/
[065-4a]
      形器中可得而議也其緒餘土苴則縱
横造次落筆皆為人所取所到之處人人得而有之海
熟而珠富山輝而玉出凡所採擇並皆滿足而去是以
殘章㫁簡片文隻字侈如前日之家有其蔵也蔡君家
世輦轂之下軒輊無所系而能以退為進父子之間自
為知己獨于先生南遷已後所見于抑揚者博訪兼収所
較他日之得為備吾友汝陰王性之實與討論仍為手
自抄錄總若干篇集成若干巻性之將適宣城道太平
[065-4b]
蔡君以書并其總目出性之以相示邀予為之序先生
即世十餘年矣門人之在者無㡬方其南遷予適在左
右而又疇昔相期盖有獨得之重者乎雖老且病矣而
承顔接辭表裏相盡凡在今日固莫予若也因以予所
遇本末并論次之乃世所未知者是亦先生之志也
  題跋
   跋東坡諸公追和淵眀歸去來引後
歐陽文忠公謂詩非能窮人殆窮而後工人知誦此語
[065-5a]
而不知工果何在也及觀淵眀之賦也其窮可知皦皦
數百年間如孤雲之逰太清見者莫不引睇將欲與追
逐先後豈復可得東坡平日自謂淵眀後身且將盡和
其詩乃已自知杭州以後時時如所約然此語未嘗載
之筆下予在潁昌一日從容黄門公遂出東坡所和不
獨見知為幸而于其卒章始載其後身盡和平日談笑
間所及公又曰家兄近寄此作令約諸君同賦而南方
已與魯直少㳺相期矣二君之作未到也居數日黄門
[065-5b]
公出其所賦而輙與牽强後又得少㳺者而魯直作與
不作未可知竟未見也張文潛晁无咎李方叔亦相繼
而作三人者雖未及見其賦之則久矣異日當盡見之
以是知窮而後工者不為虚發藏雲秋日周智臣以此
紙見邀云必滿軸乃已因尋繹所得者次第書之而不
腆之作遂托其後真所謂淘之汰之者也政和元年八
月二十日
   雜題跋
[065-6a]
作詩要字字有來處但將老杜詩細考之方見其工若
無來處即謂之亂道亦可也王舒王解字云詩字從言
從寺寺者法度之所在也可不信哉近得蔡天啓句法
頗得其趣嘗記其一聨云草長蝴蝶狂深見興盡黄蜂
欲退飛乃穿花蛺蝶深深見與六鷁退飛過宋都也然
用之惟在不覺若覺則不工矣
   又
晉右將軍王逸少善草書為古今之魁嘗為越州内史
[065-6b]
永和九年三月上已日仝子姪輩遊山陰之蘭亭脩禊
事也各賦詩為樂遂製蘭亭叙辭翰精絶為世之寶後
唐太宗洎玉華大漸語髙宗曰吾有事語汝汝必從之
髙宗涕泣引耳而聴曰吾身後得蘭亭陪𦵏吾無恨矣
唐末亂離賊發諸陵惟取其金玉而書畫復落於人間
皆摹刻失真逺甚惟長安薛真極為清絶
   偶述
胡文恭公知蘇州蔣公希魯致政歸文恭昔為諸生嘗
[065-7a]
學于蔣公因即其居第表之為難老坊蔣公見之慨然
曰俚俗歆豔内不足而假之人以為夸者非所望於故
人也願即徹去文恭愧謝欲如其請則營繕已嚴乃資
其嘗獲芝草之瑞改為靈芝文恭退而語人曰識必得
而後達蔣公之德盖所畏而其識如是固無足疑其如
非吾所及也范忠宣公薨朝廷賜其墓碑之額為世濟
忠直時唐公君益知潁昌為表其居為忠直坊忠宣之
子子夷子黙告君益曰公意則誠厚矣此朝廷所賜施
[065-7b]
金石掲于墓隧假寵于范氏子孫之傳則可若道途廣
陌泛為徃來之觀才聳動流俗耳事體不同君益曰此
官司之事也君家何與子夷子黙曰先祖先父功在朝
廷名聞四夷何待此而後顯且十室之邑必有忠信流
俗所尚識者所當恥異時不獨吾家取笑於人于公亦
不免指議流傳從久不知意之所命則是非混為一區
故不得不力請予適官其地亦以蔣公之語告君益遂
撤去子夷子黙輙相謝曰荷公為助復笑謂予曰凡以
[065-8a]
後能物貨自營圖授于人則多曰元本某家至于假供
御供使土州為名者殆與缺/
     巷一簞食一瓢飲人不堪其憂而不改其
樂故與禹稷同道當時未聞表其巷為何坊今在處以
私恩相濡間亦有之然槩之以理義則㢘恥之蠧况自
營土木取之在事者一時言端句末竊以為名而使在
事者不得而從之者乎
   書樂府長短句後
[065-8b]
器之上人好事不立畦畛所到人多喜之喜収予書雖
造次必錄無擇藏雲嵗杪夜長燈暗輙以此軸見邀如
醉夢中隨智臣口占隨得隨書不覺軸盡又以嵗月與
其㑹人及其他見邀云將為異日之觀時大觀四年十
二月十日夜釋寶之周智臣葛大川釋子長樊聖可并
器之與予也入雲際院東房火積中記
 
 姑溪居士後集巻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