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0 姑溪居士前集-宋-李之儀 (master)


[03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姑溪居士前集巻三十五
           宋 李之儀 撰
  序
   折渭州文集序
師曠之聰離婁之明非得之天則豈能見之於視聽庖
丁之解牛輪扁之斵輪非得之心則豈能應之於手其
用雖不同要之非勉强而至者也昔之能文之士亦莫
[035-1b]
不然司馬相如揚雄之於詞賦司馬遷劉向之於叙事
李陵蘇武之於詩是以其所長自得而因其所自得者
發之於言耳至於離婁之視不能代師曠之聰輪扁庖
丁不能互任其手故能叙事者未必工於詩而善詞賦
者未必達於叙事盖各有所專而其他雖通終不得而
勝也諸葛孔明﨑嶇戎馬間本以經綸為事而出師表
木欒曲讀之者不得而優劣豈任重邁逺之氣開物成
務之才不期於言而言自至非若視聽與手與諸能文
[035-2a]
者繫於一偏而不可以交舉而相先信矣天下之竒才
也公生將家便馬善射制勝料敵乃其所事而文詞論
議駸欲與古作者並驅争馳豈非天得而兼通之忠義
激於中利害動於外亦不自知其抑揚頓挫交舉相先
而見於筆下耶於是知公於前人幾可以無愧矣既以
世業遺其子彦野屢立戰功嶄然出頭角號名將彦質
介之遵公所令篤於藝學妙藴而英發落筆即在人上
天子得其所為文而欲遂昜文階又使從天祿石渠之
[035-2b]
遊殆若王良造父秣驥子而問途其志氣已在萬里外
矣公薨介之緝公遺藳得詩若干陰符經頌一邊議若
干奏議若干掇為若干巻藏於家而以序見屬公一時
偉人也功在朝廷名在四夷德澤被於所至之地而軍
民如赤子之慕父復其言皆足以聳動後世不止茍為
文詞之工而已豈待予言而後傳邪然予辱公知為深
竊幸託名其傳故不得而辭也
   送鄭穎叔入京序
[035-3a]
物所取則為富富而特異則為貴天地粹和之氣無不
在也盖有所專焉故四方之産不同而於其所專則斯
可以貴矣於其貴又聚而為富則纔一二數而於其所
富之品卓然絶出者惟信一州爾於一州又有所産之
地焉貴溪是也凡産於其地者金銀水晶空青石碌怪竒
偉麗之物是皆得而用之雖貴且富茍為所用則尚安
得而貴哉惟能用其貴然後為貴不曰其人歟予私疑
夫明天子在上闢三舍教養天下士舉三代之墜典而
[035-3b]
嗣成先志而歲貢特信未有以異於他州豈其怪竒偉
麗之物勝而有以撓之邪盖怪竒偉麗之物天融地結
非一朝夕而成况人也哉亦必待時而後出是不獨貴
其富抑亦貴其貴也予得罪居太平既歸道金陵樂其
江山風物而不能去因家焉間以事来太平久之遂有
生遊死葬之意邂逅貴溪鄭君穎叔為州學教授時得
一接語則魁然若不可得而同淵然若不可得而測既
徙家焉乃得屢從之游而予所舍適在天寧寺側穎叔
[035-4a]
投閒多過其地予得從容襲之則前所謂不可者非難
同也盖有所觀焉非難測也盖有所擇焉觀與擇予固
不足以當之而似有以見委之重則予私淑諸人而夷
攷之則髙明疏通練達而不茍殆非規規於尺寸錙銖
之近者已而訪其在事之詳則强者下之弱者振之程
校低昂如權衡之於輕重不踰䋲墨而學者得肆其才
隨所區别而條制舉適其用上能承教養之義下能合
同異之衆信乎能用其貴而貴其所貴者也夫貴其所
[035-4b]
貴矣其於人也孰禦焉比受代將如京師方明天子網
羅俊傑極天下之廣而布之周行穎叔之貴必有識而
薦之於上者予獨慮予所私淑與夷攷之而信者或未
盡知故於其行序而申之以告夫識之者以備頋問之
所及
   張覺夫字序
自形之下者言之髙者必曰山深者必曰海謂山髙幾
尺海深幾丈則未免於億計要之終不出於度量則捨
[035-5a]
尺與丈何適乎至於錙銖毫髮不差則妄矣山果髙幾
尺海果深幾丈耶惟古人真積力久推其自得之學以
就聖人之事業則未始不若合符節聖人之事固不可
以形論則終見之於形者以其器耳以形而論如山之
髙海之深猶謂之億計而聖人之事業乃如是是器不
可以昜也令夫曲直長短圓方大小置之安則安置之危
則危左右上下惟吾所命此器之不昜者詎不信哉伊
尹耕於有莘之野曰予天民之先覺也匹夫匹婦有不
[035-5b]
被堯舜之澤者如已推而内之溝中其自任以天下之
重如此此其器也方夏德之衰桀之不道人知其必亡
猶就之就之而不售則去而之湯比五就而卒為湯所
用何哉非不知桀之不足與有圖也猶幸我君之或能
用我桀乃湯也非湯不知伊尹也亦五就而復用君子
未嘗不謹未嘗不待時而復動知伊尹之必能相予弔
民伐罪亦必至於五而後用既用矣盖有所得也其後
果咸有一德克享天心遂濟其美以成其事業則其自
[035-6a]
任之重得不謂之若合符節耶非獨伊尹也凡學者莫
不由此故曰學之為王者事其已久矣堯舜禹湯文武
汲汲仲尼皇皇其已久矣學之不為王者事不得謂之
學零陵張君仲先字覺夫以其名問其字於余余以是
告之覺夫明爽髙秀雖在塲屋而不專為塲屋之學旁
探宻取自物物而名之將種種皆入吾用而後已家世
以文章行義表見士大夫間零陵之張海外率知之而
覺夫乃資其大得以負荷家之傳放擴而達之以見於
[035-6b]
事業則夫名之所因字之所訓其可得而已耶茍不已
矣則伊尹之志其遂哉勉之余將拭目以俟崇寧五年
五月二十八日姑溪居士序
   夾山語錄序
以如是因作如是果作如是見說如是法不離當處而
盡未来際由無始有以至遍周沙界然皆本於如是然
雖如是有一絲頭即是一絲頭又况一問一答提唱展
演若偈若頌者哉夾山長老既以如是来復以如是去
[035-7a]
又以是而再往為日既久隨時是現因物流布門人緝
之以為後錄乃相謀曰我師之道既已行矣其説不可
以不廣遂命工鏤板將使在在處處皆得而有之鎖龜
打瓦固知是成佛作祖亦於是或曰隨縁應感靡不周
何假此而後廣邪曰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皆非所以
况夾山也然則夾山何從而見邪如是如見
  祥瑛上人字序
古之人所以自厚重其字者誠以其賢否配美必常與
[035-7b]
名字相上下而始終昔邾婁片善可稱春秋褒之曰儀
父解者謂名不如字以為極美之談故孔子作春秋記
人之行事或名之或字之皆因其行事之善否而貴賤
之是以二百四十二年之間字而不名者十二人而已
祥瑛上人欲更其字數以名来請告之曰許慎云瑛先
瑩玉色也夫充實之謂美瑛則美之盡也推此則瑛乃
瓊之精其光瑩特可見矣宜字之曰瑩中瑩中上人少
啓禪關得佛三昩異日髙提祖印特未可量也然其心
[035-8a]
地真净明妙虚徹靈通輝然而瑩於中又豈能掩之哉
庶幾不失其貴者歟戊戌三月六日姑溪老農書
  送戴道人序并詩/
戴道人金陵富家家破得命術與常所論者不同學士
大夫多從授其術者所論不差毫髪奉祖母由廬山涉
江州南康府蕪湖縣久之凡沿江諸名士待之如朋犮
一皆稱其長且譽其為人過太平予一見知其不凡已
而稱譽繼至予所不自知者壽而晚日可期固不足問
[035-8b]
又無志思以同授者然心實愛之眷眷不欲其去既告
别輙作詩以送之並示其所向所負如彼而汩没於窮
荒以老良可惜也政和二年二月二十日姑溪老人
  詩
懶將身世問窮通邂逅僧軒一席同已歎故家如墜葉
可堪白髪共飄蓬㝠搜固出能言外妙用都歸指掌中
咫尺京師莫辭逺有雲何患不乗風
 姑溪居士前集巻三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