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0 姑溪居士前集-宋-李之儀 (master)


[034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姑溪居士前集巻三十四
           宋 李之儀 撰
  手簡十七
   與洪覺範
新正伏惟道履増勝世境所期敢伸善頌逼節自太平
葬事歸奉九月中所寄書恭審相府有請復見本来之
相過煩委諭固非所堪而致慶常短未免輙乗末軌要
[034-1b]
之亦是幻中一事似可喜也書未得間邂逅入京之便
嘗草略布叙竊計發封不能無數爾日来為况復何似
自是稍安家居日得通問次瞻跂之勤臨紙自不能已
   與明祖印
十年於此欲一到山中向爾蹭蹬况本分人在為其可
輙自緩邪以所期于目前猶有其數則妙晤周旋豈又
事得而計也毎念及之罔然不忘其味窮臘氣候將變
庶幾春物爛發獲從候蟲時鳥飛鳴跳躍以乗物外之
[034-2a]
樂前履新正不敢以俗禮自勉伏惟對時受慶
   又
不相見動踰數月世路間如蜂窠蟻垤擾擾自營之不
暇雖道德髙風不忘依詠而隨念有所形容則未嘗不
臨紙見奪浩然感嘆之不已也歲杪盛寒恭惟起居勝
常老境又添一歲輪迴亦是一事安得明空軟火從容
霜日以承解脫警䇿之晤繫仰拳拳非筆下可究適有
田間之行殊愧踈略
[034-2b]
   又
劬勞之日伏䝉示遺專委經䟽壽香時果曲形賛祝衰
晩何堪豈足辱記錄之如是至于親寓翰墨展轉資藉
祗奉増畏未知何以為稱也感激滋甚或云故事當屈
軒從一到州中審然遂得一面為慰書所不能載者當
幸披拂以竟
   又
送石楠人回奉書計已塵凂漸有春色山中之樂如何
[034-3a]
伏惟所履佳勝暫過湖州十日為歸期迤邐圖詣左右
次逼行草率至愧
   又
晩来承訪别怱遽不獲究論入夜欲再奉晤雨大作跬
步亦艱殊悵仰也伏惟起居佳勝来日必不行當幸披
展繁昌雪五寸如到彼小缶分珍壓瘴疫乃一良藥也
凂凟為愧
   與資福堂頭
[034-3b]
頃䝉專介枉教巨軸累張率皆相期過情之語命剪焉
弗類未昜為據而欽承勤腆祗佩為愧道塲日盛學者
至奔走天下而化蓁莽為兜率内宫是茍然者邪作禮
未涯日劇繫詠
   又
伏聞一時勝流多㑹席下固知有以攝受而因縁至此
更復何求晉人彤弓玈矢不為有矣詎不諒哉欽嘆欽
嘆衰病涉秋稍能扶持但舉動未免須人故作客不無
[034-4a]
過慮須更少日粗涉安健即圖一展奉次時不可失業
根奈何
   又
麻紙之貺繼枉厚意然亦何用藉手之過又不敢不留
皇恐皇恐碑文背軸為竒莊嚴其飾而復脩以多本感
刻感刻茶匙乃缽囊舊物亦聞久而未識此則尤為珍
惠也
   與珪首座
[034-4b]
流落窮逺幾聞足音而喜髙義鼎来已出度外而示出
定相不覺汗下從容促膝初不謂所得乃如是之富其
為欣幸未昜咫尺可論别後日期作書因循未逮專介
遽至累幅相先紬繹眷勤可量銘佩恭審涉夏以来動
履清勝裁報稽遲負愧何已想必諒其懈怠也
  又
欽承以正坐元本分㑹中須其人當此位但極聳嘆政
兄日夕㑹聚其樂可涯以主人之賢而諸髙德遂同一
[034-5a]
席下而又有一時人物常與往還地當要衝户外之屨
填委信心所廣是亦垂手方便漸冷稍安他佇面欵
   又
日者不明巨浸一葦見臨時意所隆懷德滋重至于超
出世表寔相期于翰墨中則佛法人事一時俱了眷言
欣慕十日猶恨促别之遽也别来欲作書偶將有所適
故未暇及尚爾蹭蹬馳情可涯日来體况復何似咫尺
定將再有周旋之幸已否遡風耿耿
[034-5b]
   又
落莫忽類缺甃生涯茍為日復一日事耳鼎然相頋遂
得一快意於談笑文字之間久無是境界矣其慰忭宜
如何哉别後有雨雪懸知必届華藏欲圖修叙而不及
到家在何時斬新福地得吾人數君子相與表發天其
成就此地將邂逅崛起慰人望之深邪家居為况不佳
何時一笑周旋有間頻冀流問
   又
[034-6a]
昨日不堪欵然雪中無聊所得亦多矣早来為况何似
以病作都不曽周旋更俟齒疾稍瘳也少間且過此喫
麵比之天寧飵似差勝耳一笑睡不着和得張敏叔詩
漫錄呈冷金乃此紙也未砑白者尤佳乃小白者但不
精耳少間面奉
   與政書記平叔
秋漸凉伏惟起居清勝中間專人至䝉惠書並見寄與
少馮佳篇感激厚惠無任愧服適以失一二十餘歲孫
[034-6b]
子追念不能已正在衰荒中不能為答其後疾病相尋飲
食頓減加之遂涉暑候奄奄如泉下人亟欲牽强載叙
終不能如意但引睇傾懷慙負不暫釋爾計亦有以亮
之與世相忘久矣獨得於世外諸人不能捨去然倍衆
佛事因而體究歸宿乃是棄計亦覺境界頗熱非一世
所習而業報纒繞墮此機穽竟至不復出頭然不出頭
間輙時自懴悔作来世解脫之念其於妄言綺語游戲
所得姑用以排遣豈足為文文亦何名詩不圖流落為
[034-7a]
作者之所收采如髙明即叩作者之域何啻所願望不及
端如劉夢得序靈徹詩而錄其經来白馬寺僧到赤烏
年及青蠅為弔客黄犬附家書之句也未與元白相見
時得吾友已詳元白来即加詳滋恨未即周旋也要之
我輩相投固不待見見亦有其時得一念常在足以為
慰資福日来愈盛来者無不賛嘆修建漸完備此亦世
間世無足低昂惟不昜得者諸上善人俱㑹一處想像
斯語今達斯地茍病少間挐舟一昔便在目前但不使
[034-7b]
作謝靈運幸甚
   與崇因欽長老
張子偉来意斯人雅涉叢林又久在金陵必能深欵妙
晤比叩之輙云未始相及固已重嘆潜德不耀髙出流
輩竊謂如此正宜抑揚末法紹興祖令閒中但自咄咄
辱来示方審果契私念正論所歸詎可回跂於必以力
勝者邪滋畏得之已晚而不果先事一致鄙勤也雄辨
堅力濟之以垂手不倦相見㑹下不異覺城東際真一
[034-8a]
時盛事也未果修敬香火尤劇繫詠
   又
屏處淹及閲歲初失咨承致先寵問雖重愧不敏而世
外髙風尤及跂頌久之方克具記踈懶固不可錄亦方
時往来常檢以脫畧然慙負眷懃未能遽至忘念也專
介被手墨亹亹數幅殆無一字虚設氷雪不渝倍深聳
慕大暑敬審日来道味増勝咫尺未有周旋之期臨筆
耿耿
[034-8b]
   又
到此數與天禧通慇懃亦常及叢林疇昔其報甚悉何
為輒遺吾兄雖不敏之責不可逃然天禧亦當分一半
伏讀来示栗然汗下金陵佳處想日有勝踐未果杖履
周旋庶幾翰墨塵迹時有一笑之地如何如何
   又
麻紙新綿御米皆珍物也見遇如此被賜増感乍出世
應接處多荷煩致厚過寵愧戢愧戢
[034-9a]
   與天寜𧦬老
别後累作書纔一奉来貺然常聞動静知山居甚優裕
計書来不過如是而拳拳所系亦在此也伏審邇来體
况休勝老境不異平時報縁詎可逃哉姑兀兀待盡而
已乗興即遂瞻叩未間糠粕形容不妨一面之慰
   與吉祥聰老
相别又復許日扶病還家至路西奉寄人所貺書存問
勤懇非慈敏故豈能如是伏審起居康勝春事舟車徃
[034-9b]
来正當盛時欽承遵化而藏輪聲不少輒亦福慧雙修
人事自相應耳過節或得瞻奉
   與資福慈愛深禪師
伏承暫歸不得暇奉侍然本求脱離生厄于道如是迺
本分用心也禪師書中亦頗賛歎精進甚善甚善永至
又承書遂審體力佳健如聞非晩遊歴更宜子細只是
此事何須𦂳峭草鞋若疑情已脱直下便是道場所不
昜得者師資之地耳無由㑹晤傾繫傾繫
[034-10a]
   又
瞻望門地不忘歸向慈光所臨隨處䝉庇秋髙伏惟起
居佳勝欲見未可得障礙自窘遡風増歎
 
 
 
 
 
[034-10b]
 
 
 
 
 
 
 
 姑溪居士前集巻三十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