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0 姑溪居士前集-宋-李之儀 (master)


[029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姑溪居士前集巻二十九
           宋 李之儀 撰
  手簡十二
   與孫肖之
暑後雨作輙如初秋日来體况復何似久不奉来問初
不知行李稍逺但翹繫為勞亦不能無疑於見簡也忽
被手示諄諭有加慰釋兼之寔畏見厚一墮井中目前
[029-1b]
境界一切如寒灰枯木間不能排遣則追詠早日與前
輩從容時資以自浣况真得前輩之風軌邪扁舟取疾
才一宿一日事維之縶之其情奈何便介如織不過煩
一揮毫之頃爾寔我萬全良藥也四月十八日
   又
别後日計宣城緒餘從者未忘便道鴻飛㝠㝠杳不知
所跂屬中間元白周旋亦相親咫尺間事雖慰纔皮膚
則我輩豈期于此者哉老日不貸近又為在事者私有
[029-2a]
所挾故来相逼咄咄良可怪者已决為宣城居姑俟目
前有間即上道不審吾友韶田果相終始否審爾則地
偏足以不偏何幸如之張君所附著已領前書忘記修
謝甚愧比来著述必多幸乗間多錄數首為模範至于
小册竟未踐言何也欽仰欽仰
   又
日者資福過委辭不獲免失于先請繩墨而模斵有玷
雅春負愧無量資福人物善勝㑹中皆氣類想見别是
[029-2b]
一區處尚阻拭目遡風増吝
   又
去年必在揚州且安居將後入浙新語想益工深幸傳
寄宣城天下佳處只是塩法太嚴異時玉趾有妨爾一
笑岑倅世舊尚在官幸為申意久别未敢輙作書其昆
仲各安否
   又
元白政兄嘗作書耑人留書後一去月餘方回昏夜叩
[029-3a]
門黎明戒途所以不及改限未相見白則願見之勤其
如前紙但恨力所不逮迫於便速爾
   又
昨日得不愚書方知閣中令似今皆服藥料憂懷相接
不昜遣免也失于上問悚仄悚仄今次學中可住幾日
甚有促膝事非筆下可見深道向来書可以宻封示否
日近連有書去也連脫二齒極為之邑邑都不曉其所
自前䝉示及讀淵明詩有味乃是才業稍進爾兼長者
[029-3b]
正宜深讀陶詩也此境界難入如東坡篤好之然所和
只是其詩加閒放爾了無一㸃氣格既知其味方敢及
之有近詩雜文否求數首㑹明可申意
   又
貴眷萬福少尹公今在家將已入都下權用未見也慶
長聞已就吏部選頭腦尖次第不作外官矣向所家藏
古墨久未見寄及試為督之去言聞亦在儀真多日欲
作書則聞入浙矣許者册子遂不寄来何也後信願不
[029-4a]
食言宣田尚可料理都不見説相從得兩日比舊差肥
英爽愈逼人可惜閒處放著尋常每欲作書則巨細布
之臨筆又自記不来老態然也奈何
   又
老境無一種如意處肖之口占六七闋皆去游戲中語
雖一時形容要是天尊地卑等語不是過也聳然擊節
如見絶韻切肖之毎出一則如壇上之盟端不妄侍與
其得者亦如是也日来觸境形容想不乏茍加惠無聊
[029-4b]
振起頽墮得筆吏一大軸何啻萬金之賜耶
   與李去言
二年不接欵晤薫然向人之不已者其可能一日而忘
也過從中屨獲咨叩多能道形迹間糟粕而超特絶擬
如精金之在鑛美玉之未剖曽未有略與欽承之素同
者惟德愈充才愈髙韻加旉腴則姑領以自為慰耳一
向窘率無暇仰候行李不圖未遽踈絶特迂翰墨申繹
展轉殆猶蠶蠒讀之恐其或斷佩服感刻何以借况春
[029-5a]
暄日来起居復何似冗甚頗留来人少待而竟亦踈簡
臨筆倍深跂詠
   又
晚暮何堪交遊如君子者無幾枉求之日固久而相從
之樂曽未得少欵念念常若有所負而安之此况良未
艾也前日人行嗣圖占叙妄謂江上風月或有幸于藻
飾故延跂命途頃刻以之比奉委教乃審三徑已葺而
稍荒不免復為淮上之歸商與盖無所不在不特拳拳
[029-5b]
未有以慰釋可量悁企暑候已凉邇日復不審起居何
似老境勒窣分從井蛙以寄餘日扁舟訪戴勢或可期
但時間未能向風滋不能已
   又
吳中風物如人意處處但能擺落世境超出三界之外
是則隨地皆我有也彫琢物象造物化闕/
所秘奥想見盈編溢軸遂富流傳之盛而吟哦擊節吳
越之人似無復他語之間矣孤悴不堪惟劇欽企故居
[029-6a]
之還定在何日設可度今歲則秋来定獲披奉茍或差
池冀書問不我遐棄也欽仰欽仰
   又
説禪作詩本無差别但打得過者絶少久不見佳句有
便無惜大軸見寄洪寛範報應如此每令人短氣聞已
歸不知何在得近信否某人超邁不倫落筆即在人上
間有底滯不排遣則想像其人吟哦其妙語以當良藥
端如人以予推下胸鬲間别是一般境界也其家維揚
[029-6b]
環堵翛然不妨挽留相與卒歲庶幾到吳中因得扣盡
孫肖之見在宣城不晚復来矣野夫公擇皆平日師仰
之地諸郎豪賢尚恨不能徧識獨某人因到揚州曲䝉
惇篤久知投分欵宻今復官守適階行道想見超然物
表日有交相警䇿之勝未即瞻叩良可歎也繼此可以
接武交馳似亦不惡但吾友無或輕動寔深引詠香監
姪惇樸有守中甚耿耿或相見更望開發
   與楊元發
[029-7a]
大暑伏惟起居佳勝初相别時作一月計指日如約忽
感寒疾雨中汗垂絶于朝昏間先辱審示人回不審曽
及之否于是再枉手筆亦以病未間尋失布謝慙負不
能已然必有以見亮得舟便行千萬遲回貴得追隨少
日粗償素念作書多不暇周悉
   又
金陵住久人情必漸熟登覽之盛想所得為多恨不獲
追隨先後也或少低佪舟来即在歩武間幸留念
[029-7b]
   又
大暑日来侍奉為况何似人回荷垂報意厚情親感刻
無已病後氣未完又去此之意殊追過一日如一年祝
舟似許不許今再干之更托宻諭其人得一隻且般得
起為幸千萬留意仍為申意不久相見更不作書也
   又
比三得書所藉周悉叙諭歲晚頋鄙陋不足負荷而恩
勤至此但懷仰愈不自勝耳日来侍奉起居何似早来
[029-8a]
見元載云此月下當暫歸然不肖遂去此審然則正若
相避然或無别意願少留過中秋同為金陵月下笑也
急書不及詳究其諸可以意索得之傾企傾企
   又
每奉来問如接欵語久安乃爾其仰德宜如何哉舟已
有涯寔出厚意縷縷筆下固不可見况無暇耶
   又
寒暄相乗不審旅况何似累到使舟承謝客比修問輙
[029-8b]
云已出祠從于此乃是素期不謂勢地懸絶一至此耶
瞻跂瞻跂示教敦欵尤佩過情或辱少降崇髙使得周
旋步武不負平昔豈勝欣慕介還具記草略望貸誅戮
   與胡淵明
改歲恭惟起居佳勝一别半年間承意外初則震駭幾
失匕箸已而度必無慮者所謂非其罪也當在是矣㫁
斷之力無地可見毫髮徒有愧于雅眷逼歲到家首圖
叅候以無人可出遂至稍緩比欵第稍緩相失亦䝉重
[029-9a]
頋又阻披迎方欲率晚再詣左右乃先翰墨感愧餘非
筆下可見臨紙増吝
   又
晚暮来知稅駕之地茫然殆不知所控偶得卜差便不
免遷就以投生㳺死葬之計方奔走將一周歲乃克窀
穸非敢謂勞特有幸于甫畢爾當塗令何慶長似是天
心見佐而全付其助于斯人不然孰能極力見濟使無
纎介可恨耶慶長雅與君子相厚故及别有一事非促
[029-9b]
膝不究一二日專造門下
   又
午刻伏惟起居佳勝早来承寵訪少奉周旋感愧無喻
辱手示并諸帖背軸甚精足見雅上地少留二三日拜
納次方又有客具報
 
 
 姑溪居士前集巻二十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