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0 姑溪居士前集-宋-李之儀 (master)


[024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姑溪居士前集巻二十四
           宋 李之儀 撰
  手簡七
   與榮天和
前日忽遽問途不得一就别暑中奔馳勞倦殊不知其
况然頗有山水登覧之勝隨地樽酒之適極奉思也昨
晩還家骨肉輩首及動静伏承日来體力佳健病倦未
[024-1b]
能接人事未果上謁庶幾見亮比得劉孝嗣書委曲久
不見其人得書如與之欵嶔﨑磊落尤使人歎想不已
有間便當致報幸相及也吳師道到京必多日得書否
不一不一
   又
初寒伏惟起居佳勝日者到家才二十日竟未得一相
見搶攘叢委殆不容應接雖嘗通問然不敏之愧無以
自控村落間别是一種意味忽忽幾不欲捨之而去豈
[024-2a]
鹿豕之逰天所賦耶無由屈致晤語但深悁結
   又
素不習田畝間事既来頓覺有味似是本来境界亦不
自知其然也霜降風冷歲物峥嶸又將一年矣老人貪
生尤以為懼爾食貧不易枝梧有求必應固不可忽髙
介不與流俗拘豈亦知非人所及啜菽飲水當取以為
樂而不厭前世孟東野賈閬仙輩盖亦如之推而上之
信所樂非窮通也
[024-2b]
   又
師道向借去兩畫像已取其一東坡老欲煩天和為取之
千萬留意恐其偶不記見還爾本欲作渠書為此事又
恐已来竊意天和居第不相逺可以必得雖其不在亦
可取如取得且留天和處候不肖歸見及專奉托幸挂

   又
早寒伏惟起居佳勝前日登門輙留刺擾擾不自給未
[024-3a]
能從容相欵極不滿意也辱手示欽佩眷厚作字素非
所工又多事之際恐累佳紙姑俟旦夕投隙尚幸應命
淹晩至愧介還方起枕草率滋畏不一
   又
霜寒伏惟起居佳勝累辱垂頋牽迫未果修謝愧詠不
展䝉手示具領厚意疏文極工必有副本姑留為矜式
茍不屑行當展翰之早晚上謁
   又
[024-3b]
累承垂頋至感日復一日竟未得卜一勝處為終日之
㑹未始忘懷也䝉問並疏軸失契勘作字輙大更爾奉
煩皇恐皇恐謹復上納甚愧有玷髙文也得暇秪謁
   又
多日不接語每見吳師道即問動静寒色伏惟為况佳
適示諭媿感初亦未知也少年膺此重任能盡瘁體國
則親黨與榮焉疇昔固可觀也幾日有太平之行前此
略相頋幸甚
[024-4a]
   與劉延仲
某啓大雨蒸濕伏惟起居佳勝累欲煩公作包釣魚煮
江南羮為一日語笑病齒大㵼已而道絶不可出信佳
事為不易得也昨日領手帖存問周至感激無已穎昌
已有報得勅辭罷便行聞公使短未竟果了可来作同
官否乳泉賦等諸文並望付来介閲畢即馳還正本或
不在即所傳者尤佳不敢留多日也路通上謁次企渴
企渴
[024-4b]
   又
大暑伏惟侍奉起居萬福久不奉周旋傾思固不能遣
東歸屢欵禪林已而稍接巨載兄弟且獲與誠父一往
還獨逺君子念之常不自得然西来相知道雍容湖山
間真風塵外人矣想像佳句倍深耿耿比得疾淹久衰
晩殆支持不能惟僅脱死耳外事廢阻殊不聞舟御已
到先枉手筆佩荷慰懌可量鄙陋氣劣多寫字未得累
年願見之懷且非尺牘可具也敬俟上謁
[024-5a]
   又
比登門不獲見累日方欲繼之特未暇也示問甚寵感
刻乍晴侍奉佳勝亂道上還一二日再奉見次
   又
比幸經由不得奉欵晤少别豈勝繫仰霜晴為況如何
佳期定何日無由進與席末但深傾向庶幾回轅獲遂
相盡
   又
[024-5b]
風埃伏惟起居佳勝到此日欲展近牽迫殆不容出頭
初不謂至是也瞻企拳拳可勝道哉䝉手示具領勤厚
三二日當前詣才歸草率至愧
   又
早来欲詣見偶為賔客留連比到一二處不覺侵晚宻
邇阻鄙豈勝拳拳夜歸辱手筆恭審侍奉起居佳勝約
食固佩勤厚屬二十七决成行尚有不得已人事勢須略
遍輟身不得遂失臨寵之意愧恨可知旦夕當幸承晤
[024-6a]
燈下草率至悚
   又
早来客在門起又差晩索書擁至勤来使極滅裂慚負
可勝言耶少間不審起居何似佳楮固已過厚二缶緘
紙極精但未知包藏如何耳一笑一笑家通或未寫得
略告援去分少間便歸納次尊公不敢率昜上啓望侍
次申敬
   又
[024-6b]
風埃承為貺甚佳極慰瞻企䝉問愧荷便欲祗遣而客
来不已殆未能輟身良眷眷也馬復自早出矣少間暫
遣所表代步到左右如何參寥聰師並煩申叙甚欲相
見能少留見待否
   與劉君秉
拜别昜得歲月雖東西相望然超世之韻常在眉睫間
兩附逓上記一次捧教筆自到京一向藏縮遂不復與
四方親舊講好然薄從東位諸君與承動静晚又得文
[024-7a]
思子舍尤為詳盡正初迄今日幸迎謁不謂遲回如此
比得寒疾四十餘日都不聞外事忽披翰墨恍若夢寐
相接其為慰浣可勝眷眷大暑恭審捨舟即安尊履佳
豫區區困劣兩日来方作字成勉强具報纔出首當上
謁次
   又
連日出城入夜方到家雨溽蒸熱徑就卧欲見既未能
自慰而執筆之間亦復不果雖致問展叙因兹不逮䝉
[024-7b]
手筆敬審尊體動止萬福昨夜拜賜已二鼓後不時具
謝悚悚一二日圖奉欵晤次欽跂欽跂
   與趙仲强兄弟
某啓蒸溽意况從而不佳瞻思之勤滋不能已不審體
况復何似君求又有書附問今以小紙奉呈如聞朝夕
過巨載家庶幾獲逢欵晤餘遲相見具道
   又
累日不聞動静馳仰無喻晴色漸融恭惟尊履萬福辱
[024-8a]
問勤懇欽佩寵眷而辭藻爛然尤畏不可及也投間修
敬門下入夜布叙草略皇恐
   又
久不交馳方劇傾仰夢寐屢投可見於公厚薄也方作
書欲凂左右忽叨翰墨敦諭稠重可勝欣感兼知已赴
朝謁飲食起居如常日喜慰尤不能已然更宜過常持
攝無忘前日之灼艾用醫也不罪潜言區區本圖此月
一到京雨不止道路如江河勢須少待骨肉輩未来獨
[024-8b]
處不無牢落頗亦見念否一笑一笑
   又
日欲望門遽有行色遂成鉏鋙然二十七日猶幸一見
而中途雨大作乃已累日尊履復何似區區最荷垂恤
既不得旦暮親近為不足於是又不得面别黯然其何
能已九月十月之交沿檄到京首圖展奉次餘惟千萬
加愛依戀依戀
   又
[024-9a]
間邑山和尚背子段一枚僣易上獻仲强絶韻資仕而
又文采足以相輝聊托雅好尚有緒餘偶索之未到才
至即附便次
   又
比以東坡即世諸况不佳十許日来方有生意書問稀
阻端為此也然别来三月三夢追逐豈非髙義相予之
厚有以致之不然别自有人見念故如此又恐只是自
家妄想也一笑一笑仲南往京少味捨公誰與周旋者
[024-9b]
幸時温之不妨投懽赴醉之際瀝酒見向比窘迎新送
舊外方小官况味甚惡未暇周悉續當别上問次瞻企
瞻企
   又
仲强大慰必相見稍疎閒忙有間故應如是本欲作書
冗甚未及極思渴亦作得數詩錄寄不暇矣容後信也
江外酒如釃灰計勉强濡唇必暴下如注老来恐一飲
便脱可無念乎向才得一罇似減正潤風采一笑
[024-10a]
   又
比以親舊往来南北多至郊外留連稍阻叅問亦苦乏
人通記瞻企風義鄙心不間毫髪方圖早晚脩敬澤之
見過特荷存恤既非區區所素但皇恐不自勝而髙明
或末亮者是將據我於爐炭之上也氣候蒸濕恭審清
晨尊履佳裕一二日徑造門第所懐當候躬致
 
 
[024-10b]
 
 
 
 
 
 
 
 姑溪居士前集卷二十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