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0 姑溪居士前集-宋-李之儀 (master)


[023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姑溪居士前集巻二十三
            宋 李之儀 撰
  手簡六
   與龔平國
大川來如獲欵奉方爾詠思為慰可知自藏雲距采石
才二十餘里意念固不捨以是滋不能已但系累相仍
第一以老病故殆似非人力也陽泉早晩成行平日恨
[023-1b]
不能周覽其勝異時賢主人表發又别是一段佳事將
為吾之别館矣彦發諸郎同之否歴陽不異鄉閭邑人
欣慕頗承樂趣較之陋邦何啻千萬里之逺老日所以
杜門却掃渠得已哉一出境便是樂國如獨力家務遽
脫不容暫何且以前者為計有至半年未嘗一通書未
論契好之厚于人情端有是乎因循茍且為患實大不
思不勉定誰之過庶㡬收之桑榆而不知我者乃為好
爾左右還亮之否耶
[023-2a]
   又
前日自墳山歸不虞駛足遽去急于具問兼慮巢書恐
遲又目前無可專委邂逅假托已而甚恐或沈浮得報
雖幸遂而反愧倉猝不謹肅為有負也彦質况味果爾
固不易遣得一氣更自能向安矣然巢君不可不延接
其術似都不與平平者等試邀致任之字周士記其的
乃名醫也到即想見逺近赴之不輟且云向日黄縣丞
請來太平州者乃是其人大川必留家而行廬江果有
[023-2b]
効否盜賊充斥豈不防耶栁集荷挂念可以轉借及幸
甚幸甚
   又
咫尺不謂聲問疏隔如是亦家難多故一向不復自理
屢欲渡江一見諸㳺舊今尚未果非徒無暇亦自無况
來教遽臨伏審邇來起居佳勝邂逅三四遽督書而來
介云不可少待倉猝為報殊愧滅裂續當别馳附次
   又
[023-3a]
䝉寄佳篇讀之㡬不能釋手别後勇進一至是自應超
然絶詣不作則已也便速酬報未及少須異日不愧續
貂知乗間必多佳製少日或得就覧編綴既嘗一臠則
九鼎之快可得已耶大川近病㡬不可救今已無恙質
中髙雅但貧不醒奈何來貺已示之矣必自有書去也
   又
葛大川在歴陽否如在可勸令歸自廬至無為一帶盜
賊蜂起單獨攜家徒納命爾且歸容有所處子厚集略
[023-3b]
借并世説枕上遮眼可耳胡君至水退自可撿討即遣
還次
   又
前日歸自先壠得墜刺乃承歸舟甚遽初不計許速悵
然不知其控信宿體况復何似一水旱時系望固勞得
見非及而正爾搶攘曾不得展意奉繾綣其懐詎可名
耶尊叔症候如何胡醫果盡心門下然不問以一言而
坐待巢君可喜今有書可一往迎之取道亦不逺匆匆
[023-4a]
脩敘嗣當申致次
   又
自改嵗後無一日寧息厄會使然可量企仰舊於門下
不疏不圖頓爾阻絶自灘洲别後更無一㸃墨來似可
怪者其諸眷愛生理如何彦發位必同居子弟各已長
立任事否諸䖏田園既析各有所系仰計食口不少無
甚餘矣所諭婚姻事必侍郎位凡此尤當勉力也蹤跡
出入多在鄰邑或田畝間才有閒即就見
[023-4b]
   又
某皇恐妄作姑奉教爾豈足發揚髙意但深塵凂之愧
過煩和諧尤不遑魚目換珠信不虚矣近著時望警策老
已無味且又比來多病家私多事未成定居毎懐契厚
未嘗不作惡若嵗暮遂成湯泉之行則徑可交馳自是
吾别館也不知仲永是逺近服紀既作大宇便可作淘
米澗千客鑊一老不足道也呵呵自是可頻上問但只
在此交馳貴彼此稍簡易而便至祝至祝
[023-5a]
   又
彌月雨如注營救不暇治若魚在鈎禽被弋求脱于萬
一者尚何及他哉然念君不少忘也忽被遣問承舟人
便道抑遂特來方時見及感佩尤不知其據雨復作體
履何似道絶安得一面謹先此問途他竚欵晤
   又
大川來不惟得承履踐又得拭目佳句得我矜式殆非
小補審昆仲朝夕講貫于是甚惜不得投足後塵也此
[023-5b]
事衆人方譚之非豪傑豈易特立欽跂彦木諸郎穎秀
不倫徳門自應如是諸墳想不輟檢校不為水所及否
彥質竟失伉儷料不易處彦淵也有美除否當遂留京
師大川雖不久計暫失過從企向企向自此相望差近
便由采石增坊展轉似可朝還暮晚猶有待于來日不
審頗見亮否
   與吴醫
一事僭易龔平國承務以其叔母彦質閣中也欲得左
[023-6a]
右一過和州診視土醫固閱遍亦來太平就治不效竊
謂非髙明不能起之和州距門下一宿之近必不難于
暫屈醫所以廣陰徳而龔氏賢族切望不以有妨為阻
幸甚幸甚
   與龔彦質
比間捨舟非特有慰瞻識周旋誨語實有得於桑榆不
謂舍館累日竟不得一接語再枉玉趾及復出見不能
欿焉此懐何以自控前日以先親諱日前期命舟即墳
[023-6b]
壠飯僧經宿而後歸意謂終得少仰鄙素到家則聞已
歸繾綣弗類殆不知所負荷不審久要頗矜察否日來
體況復何似目前粗理徑圖面敘惓惓之深兹具其略
   又
一見灑然徐輒自愧業已束裝而盛意㡬成虚委不惟
忽忽不滿葢欲輟行則不可遂操袂則非所安胷次搶
攘殆不知所為控晦叔處文字尤未敢就請實未有此
暇爾以一力周遍無窮事加之老日支離良自感歎比
[023-7a]
欲精意作書亦爾掣肘少待則慮後時定應促膝乃克
詳諦
   又
投分最欵所當旦暮而輒鉏鋙不契聲問不乏特人能
為我傳道者親炙之私要須不少間斷而譏詳商確逺
圖向上為棲止斯其志也亦所欣慕爾繾綣此念不謂
得之而遽失之追訟牽制何以自贖别後又復㡬日乃
就渡比到役次遂病幸免作浮爾逼節到家特為時享
[023-7b]
與展掃墳墓邂逅雨不止家居不自安稍晴事竟又趨
役次次第閱此月方克瞻叙申致已閤中差勝否胡醫
雖云然不可不廣營治庀巢君甚工今有書與平國一
往迎之自含山半日可到而含山來城中一昔爾早時
黄元明邀致取此途甚徑為人極有理本學者須善遇
之也孫子實有子昔皆見之今官守何處
   與榮天和
長至伏惟多享福慶往來累月皆不果通問忽忽易久
[023-8a]
别來之思不暫已也邂逅公倩得所寄書䝉示錄感佩
無已農家作勞不謂老境方得之因勞知逸深恨已晚
也蚤晩少休遂歸首圖展近次
   又
晚來體况佳適昨日荷垂頋為具疏簡非所以待吾老
友然晩日自是一種境界須得氣味同者乃能傾瀉況
的慤信厚昔所畏仰者哉既忘其儀物之不至又辱盡
量滿引至不可勉而止其為感佩可勝言耶方圖旦謝
[023-8b]
專介被問一一欽領早暮得暇無吝下訪介還草草
   又
霜暄伏惟起居佳勝久不獲欵近企仰為勞頗為猥冗
攖拂致疏通問方竊自愧辱手示并枉佳句讀之聳然
髙絶固以欽畏而思道舊相博約是真相知更得老先
生表發敦勉為其佽助定在華顯矣感歎無喻不腆朝
夕再當暫出十月未歸庶㡬展盡
   又
[023-9a]
多日不展奉不忘瞻跂雨凉伏惟起居佳勝辱手示感
佩無已連綿事緒殆不容撥遣甚欲稍從容竟爾相妨
良自愧歎碑刻荷珍示俟見思道問仔細然衰退豈能
自託於勝㳺之末但深慚負爾
   又
多日不相問竊知口瘡作梗别無甚苦否雨不止而終
未霑足不審體氣何似欲相招聚話少時又恐未能常
食甚跂渴也兼知新居完潔必稱雅懐朝夕馳詣次
[023-9b]
   又
大暑伏惟起居佳勝近辱令似垂頋後數日方知即到
壽寧探候已落晩復牽迫不果一見甚眷眷也比來聲
問頓疏殊以為懐一二日暫出二十日左右可歸亦當
面敘乃行也欽企欽企
   與劉延仲
雨甚為況何似異地得相邂逅固為希有之事而適此
相妨極不滿意也少間食罷專遣人奉迎次有所幹委
[023-10a]
千萬不外
 
 
 
 
 
 
 
[023-10b]
 
 
 
 
 
 
 
 姑溪居士前集巻二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