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0 姑溪居士前集-宋-李之儀 (master)


[021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姑溪居士前集巻二十一
            宋 李之儀 撰
  手簡四
   上時宰
初暑伏惟鈞履萬福比者無前之寳鼎然傑出頴卓之
才因事尤振丕告列辟輝映相盛雖參以他務而并舉
之然超軼絶塵則在是也加之制語有法事詞為稱辱
[021-1b]
在品題遂因諦味已復成誦于所能誦則如見其人惟
是不得從賀客之後倍深依向不宣
   又
某自徹聲迹瀕二十年固能時見一斑于管窺文豹然
親承警䇿如前人雖萬户侯有所不願者定能終有兹
幸已否門庭愈不可及諸有志者投間互進所長而規
矩繩墨各得於一顰一笑因其所有亦或選掄之及拱
把便知其材可指日遂至于合抱也萬牛回首一柱特
[021-2a]
表自揆則非其輩類如得一竊歎于衆人之後足矣臨
筆增吝
   又
某衰悴且復拙於養生而又旁無佽助故家食之日少
而農務之力多是亦造物者所以付之要之竊慕末軌
其目寓手應固當因時以勉者氣已不振而牽制復乗
之真見負於幸得之際而有憾於無窮之瞑矣尚資竿
牘之賜時輒興起願親之勤尤覺既髙益逺矣
[021-2b]
   又慰疏
某疏言日月流逝伏審先政太傅已經除祥恭惟攀號
躃踊五内分崩糜潰煩寃何所逮及孝思奈何㒺極奈
何某伏限在逺不獲詣鈞屏祇候申慰瞻望摧哽可勝
欽系謹具疏不次
   又
不審近日鈞履何似伏冀上體眷注無或追逺之過與
時御宜益茂久大
[021-3a]
   又
比者以所賜二經并寧先賜鍾銘見寄者欽承至性知
無以為泉下之報而上慿佛力以嚴因地可勝畏仰先
公履踐之素不待資崇固應超特其如純孝之篤深體
增上有教而恨無以自竭也謹當什襲時出而讀誦之
少助勤至亦自效其涓埃也鍾銘輒忘其鄙而夤縁於
諸作者之次僭易呈凂
   又
[021-3b]
祥除之及以僻逺豫不得其日故修敘獨後然禮意不
得而略庶㡬恩炤有以加亮不遑致恭焚席仰承變服
但引詠巨愴遥深哽塞
   與祝提舉無黨/
昨日庶㡬展陪不圖鉏鋙良眷眷也早來伏惟起居佳
勝專介被問所以慰藉甚欵感愧無諭行李稍遽不獲
瞻望倍深約結介還方食具草記率皇恐皇恐
   又
[021-4a]
早來辱訪别少親妙悟尤慰披冩日髙尚寒恭惟起居
佳勝于是大斾經行首賜臨問遂獲周旋燕俎所以存
拊欵盡鄙陋何以為據非氣類曲敦疇克如此感服銘
佩倍深繾綣適到津亭已失浮驂度其勢不得申敬行
色系戀之迫庶㡬見亮
   又
某流落屏處不復通好游舊雖欽詠不少忘然門地日
益逺矣比辱暫屈使指但竊為一方致慶而不敢輒投
[021-4b]
繾綣于是弭節尚意猶在省錄踟蹰願致之勤滋恨無
地不圖加惠鼎臨遽先翰墨敦諭欵悉如接盛遇秋冷
感激而已他佇續貢不次
   又
拜别忽忽踰時系詠雅睠但深約結累日方治行主于
一見門下而北稍傳按部將復經由以故少留仰俟瞻
叩遽先翰墨委諭詳盡尤佩不忘之意伏審乍冷起居
佳勝百臆須欵席可究不勝拳拳謹具參問
[021-5a]
   又
日者大斾經由亟走行府竊承㑹食州中已而聞改轅
北去竟不獲一奉教督欿焉鄙懐跂詠不少間庚伏邇
日不審尊體動止何似瞻望棨㦸有必可見之地未有
其涯向風可勝約結
   又
準擬還自信州便道獲欵藎論不謂行李甚遽但劇引
詠相繼便圖上記五月中感寒疾已在必死之際偶爾
[021-5b]
就安然汗雨復作淹回㡬五十日矣今又惙惙氣僅相
屬書問不時端係於此亦必有以見諒久聞府事嬰拂
雖一方䝉被徳澤其如方暑小勞應接不無自累也達
吾之所自信者以聴之固知無入而不自得也日期便
道參近倍深聳向
   又
某到太平四周年第一年喪子婦第二年病悴涉春徂
夏劣然脱死第三年中妻女子相繼見捨第四年初則
[021-6a]
癬瘡被體已而寒疾為苦于其中間人情不相當靡所
不有自忝冒叙復便欲迤邐北歸日復一日今幸茍生
勢不容更住矣輒不自外門下之舊瀕二十年雅辱知
憐且非旦暮于是如在井中去死地間不容髪引睇尺
素何啻再造故忘其僭易上干使臺暫借一寛舟只至
小陽渡往還無四十日自不妨别差使萬一不在所絶
敢冀此月下旬或二十間得之幸甚先望貶付照牒仍
得一寛潔差新者一家并亡妻靈柩同載不得不慮皇
[021-6b]
悚皇悚
   又
某賤累三房二十餘口又有靈柩先因唐欽叟處一舟
般載不盡又唐舟年深疎漏止可載輜重幸小子除服
合得一舟不得已上冒其詳筆下不能見但目即舉家
如爐炭上果䝉曲應殆非平日可比伏惟恩仁俯契真
切悚息悚息
   又
[021-7a]
某五月初寫下前啟相次得疾故修凂淹緩自取留滯
之累前啟更不易庶㡬見念知其意非今日也皇恐皇

   與米元章
八月八日某某頓首再拜漣水使君元章公閣下伏自
拜違行四年矣書問不繼相逺之勢然也到京見交逰
尚未遍其見者道公動止與夫政事之在人口者十居
八九則知吾元章公有進而真不愧吾欽挹之素也如
[021-7b]
何如何秋髙氣清邇日不審尊體何似行有召命未間
千萬加愛謹奉狀咨聞
   又
某上啟元章漣水使君節下近委𣙜貨遽當已塵凂京
師自六月至九月雨連晝夜不絶氣候已如冬月不審
淮上如何伏惟政成民樂履此初寒起居佳勝南來者
一口交譽謂自過揚子渡行路無不咨嗟頌詠毎道及
公姓名則以手加額上不謂至此而猶未還召其勢亦
[021-8a]
不能久矣更希善愛以對之
   又
某啟末路間闗獨得于公為多不謂一别便不䝉寸紙
則平日眷眷殆將委于草莽耶抑將有待於我而然也
近見子魯曾公書道公學術髙明政事亹亹挽之不斷
企仰何及漣漪古郡距我松楸纔一水風化漸漬我亦
公桑梓之民也未能隨父老申敬麾下可勝耿耿或未
見忘時賜書教
[021-8b]
   又
改月伏惟起居佳勝祭享傷感殆不容遣免以故先承
降問兼辱元暉下頋敦叙稠重尤劇佩荷見命晩集敬
當祗赴只是食素不必具肉幸甚輒欲更求十數幅字
如此紙可用否必欲得何色目乃入用先告示及當攜
往也
   與小米元暉/
紬紙為請别自一段因縁恐兩彩一賽輒煩過庭為了
[021-9a]
之仍早得之甚幸流落人間乃是超世之物不易得者
今日之遇也挂念挂念
   與彭學士
某啟久别教席仰詠不能已暑伏舟行良苦尊候起居
何似區區欽佩緒餘常有願親不足之懐于是又將西
去瞻望數千里未卜承侍之期臨書黯然敢冀委時自
衛鄙誠千萬盖非書所能盡竊幸矜照
   又
[021-9b]
自承召命日計行李須郊外近見遽領教墨深愧已後
時矣將聞徳誨咫尺欣浣可知
   又
兩日少故阻奉教席瞻向盛徳義不少忘恭惟從者無
恙承今日殿對遂即黼座問勞之際相慰淵衷佇望之
久方出局偶餞一舊僚出城明日當叩師几
   又
久不承師誨雖再具書而瞻仰拳拳盖非紙墨可致者
[021-10a]
其欲見之心朝夕東引伏辱手教曲記過存伏審赴召
已次都邑霜寒尊候起居萬福出局遂造席末區區謹
俟侍坐
   又
孤苦待盡久不得君子之教雖餘喘不復自理然向往
之私惟日北詠逓至忽辱手筆藹然風義未忘罪罸而
遷官之慶有愧為問之獨緩比日復不審履況何似恭
惟庭闈康靖眷聚均福書成尚在改嵗常格所拘稍滯
[021-10b]
雄奮古者治定功成之際玩心神明而沈敏之材多後
于躐等良務寛大以竚類求
   又
今早講罷即詣直舍承騶衛已出晩尤毒熱伏惟尊候
動止萬福少慕下風比得親侍將一月切仰髙明欽戴
無已會此遷改遂失依賴下情瞻戀何似可言拘文非
假不敢輒詣墻屏謹奉手啟
   與劉延仲
[021-11a]
前日遣問承暫出翹仰為懐連日出城倦甚適方見中
間所惠簡尋失為荅悚仄悚仄秋暑欣審侍奉萬福馬
以病足見借馬出入亦必無用矣他日望宿戒也一二
日相見有客才起草草
 
 
 
 
[021-11b]
 
 
 
 
 
 
 
 姑溪居士前集巻二十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