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0 姑溪居士前集-宋-李之儀 (master)


[020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姑溪居士前集巻二十
           宋 李之儀 撰
  手簡三
   上執宰
罪廢茍生屏息窮逺瞻望門仞如在雲外固不當輒修
記室之問然恩出一旦義均存殁是豈平平所得而擬
議者雖分同腐草其如餘息未殄則其情可容自已耶
[020-1b]
庶幾憐憫特賜省錄是身㡬何顧不足以論報効期于
結草則猶未離乎類也竊謂隨所愛生此念常在一語
儻誣天實臨之引詠恩施形留神往
   又
非意之酷莫此為甚儻非姓名猶在記錄則安能遽有
兹幸恩旨既臨舉家慟絶以所遇之如是則其感激銘
鏤不待形容而後可諒雨露不私于草木而草木䝉被
自有淺深自非力囬造化未易有此服天地之仁佩鈞
[020-2a]
陶之錫雖多言不過如此其惓惓所系惟自信其無有
窮盡也
   又
壬午嵗聞被召自潁昌亟來獲見于國門外舟中䝉問
勞甚渥矜惻相仍未㡬自以罪去流落江上十五六年
方其來時一妻一女子與其婦一孫并身而六相繼哭
之念一身獨在晩才有此兒實相與為命而交造者知
其如是遂用以快意果得其實固非所辭而乃繋風捕
[020-2b]
影巧為訟端一墮横逆又復五年不惟父子生離而特
以官年六十有八豫計當叙之年則已七十遂當致仕
祿食不繼固非所恤遂將自此以至屬纊終不能脱于
罪籍矣欽承至恩大徳天地有盡而此則無盡使瞑目
得為全人捨恩地尚何望哉向風不覺酸鼻
   又
暑候滋熾恭惟雍容陟降鈞履萬福某衰晩一介於世
不異疣贅流落既久不自知其生理可乗而日期朝露
[020-3a]
之奄先毎念獲齒門墻雖未得從衆人之後承顔接詞
周旋盛徳之遇然所得所䝉固已如萬鈞之重常在負
荷而若不能勝端所謂子在回何敢死尚以是黽勉而
茍在也隙馳荏苒忽忽踰年霄壤夐絶其交則氣與識
爾盖無時不在光明中亦間容僣易輒通記室之問其
如破甑弊箒不以廢毁而居有眷眷不忍終棄之意佩
戴之深尤覺未即仰承旦暮為可憾于是義益髙矣情
益厚矣瞻望恩席翼翼不暫捨于眉睫間咫尺將自慰
[020-3b]
其繾綣且覬束胷以見從而叙謝則方且圖之遡風倍
劇向往
   又
比者伏䝉上恩特還愚息遂永祭祀之繼祗奉俛伏揮
涕不知其已闔門悲感真若再生九原不昧銜仰可知
傳聞里巷一口嗟惻流布所及莫不聳動具承天地之
徳不間幽側至深至厚而螻蟻微生草芥賤類驟爾叨
䝉果有是事耶夢寐間也眷言此義倘非極竭展盡渠
[020-4a]
能至于是哉訪古則㦯有之于時實未之見瞻詠門下
恨無羽翰可借而縮地之無術凡属枯株但驚根葉頓
有敷榮之向亟将自効于躬致一言之薦而未得爾臨
紙哽噎筆不得下者久之
   又
自罹非横五年于兹雖愚昧或致分同腐草而家世之
傳無斯須少忘困伏井底惟飲恨忍死期于尺素之得
伸而有再瞻天日之幸然而捨門下其將何地可控耶
[020-4b]
早日得報備載生成之意出于特達故缺甃間晛晛不
知自已夜以繼日尤如在沸鼎中前月又得報知徳意
已輒而天日遂將矣目窮心匱閲月而方得之于未得
間其情可知既得之則其情又可知也姑急馳此介略
布其端餘俟迤邐申展次
   又
人與巳雖父子之戚矣有時而不能同地與勢若風雲
之會矣有時而不可合何則人各有所見而事亦有所
[020-5a]
礙父子可同也乃或號泣而隨之風雲必合也亦有去
來而相背况君臣朋友之際哉以是為不易必又以甚
賤至微未嘗接眉目通語言遽䝉忘其不同與相背而
一語之發如石投水遂使挟山超海不為之難而枯木
寒灰果至于再作理固莫窮而世亦莫之遇也今日之
事是已䝉被已還惟自嗟駭不報之恩百身何據然上
雖不期報下其得而已耶百身有盡而志則無盡神理
其逺哉
[020-5b]
   又
竊伏草莽十五年矣殆若根蒂連結毫髪不容相逺自
冒齒錄即有請見親依之誠初不謂蹭蹬至今已而不
腆之所懇惻或與之輾轉資藉上投拯援既荷憫恤三
二年兹遂欲申其素志心往形留以日為嵗尚爾差池
竟至不離尺寸而坐受大賜雖髙照照徹其形迹之間
可得不愧不怍已否止候措置目前猥𤨏坐圖操箒平
陽之門矣仰冀重徳厚恩終始矜察
[020-6a]
   又
久欲一望見門墻而淪廢孤外猶未得為全人故蹭蹬
未果自達老日益迫一旦奄先朝露則賫恨九原而自
絶于一代人物也既付與遭遇之如是而不畀之以早
其造物者果有意耶抑無意耶雖誦其詩讀其書不失
于心期亦非得已而言爾幸同聖日可使有憾于異時
乎溯詠之深惘然如失
   又
[020-6b]
竊伏榛莽瞻望門墻如隔霄壤然聖日光明同在一照
臨而系懐覆盆之下私淑為深尚稽㕘展伏冀上體眷
注倍保崇重
   又
恭審蔽自上心圖用傳器遂膺制拜迎愛旌旄中外懽
忭一口翕如是乃儲養有素理自應爾無階進陪賀客
之後延詠髙牙倍馳丹悃
   又
[020-7a]
禮成樂作徳化日新黼黻聲名輻輳逺近權衡所倚則
端蔓苦腴各得其適真所謂粲然如繁星麗天而舍次
之辨捨五行何分斯人望而畏者實仰盛徳何日親被
提振向風惘然
   又
近者輒以專介上凂記室蕞爾螻蟻之誠諒獲塵控春
陽不期于私而䝉被之歸實均纖草疏外鄙樸不知恭
事之容但獻芹炙背知其愛而不知其有犯更在矜恤
[020-7b]
有以亮之
   又
司勳張大亨舊學曾子固為文章整潔有程度而不妄
形容盖一時之秀也頗聞收采學者之幸
   又
繼有所介冒塵記室特以未遂㕘承心如欲墜雖可謂
激切然勢莫之應恩地常有眉睫間定將何日獲瞻望
忽忽初暑日來緝熙羽翼益被親信天人所符台候動
[020-8a]
止萬福造物既有以鍾之其必有以成之一代光明何
啻六五帝而四三王也所以周旋至是者復何人哉草
隨風靡不自知一介疏外之有間執筆耿耿
   又
伏承討論之暇儲思前日翰墨逰戯之蹟流傳所先想
已充牣緘襲而近時所期如眉陽老人龍眠宗子固非
俗格而似亦不易得者輒意列鼎之飫不能無澗沼之
毛山林之茁投間而進舊有老人戲墨六扇一硯屏所
[020-8b]
寄所錄詩兩軸龍眠所畫松上道人一軸御馬粉本一
軸乃盡所有而得於散失之餘者舉以投賞鑒盖平日
與二人稍欵玩于朝夕不知為可貴隨得随失不能保
回視既往遂覺不能多取而謹藏之深可憾者别有家
傳吳生畫天王一軸此則開巻便可知上乗恩遇殆以
先祖得之迄今百有餘年甫為兹日爾僭易塵控諒矜
賜察
   又
[020-9a]
竊謂既為門下士則于門下種種不應有間方先公啟
手足以至奉窀穸皆不得自効于衆人之後及哀挽所
相又後時銜恨抱慙無以為控乃僭易狂斐有託于記
室不虞委眷逾厚過形謙謝伏讀愧畏莫知所容又復
一時迫于修附不果親寫雖情文未至鉏鋙而私懐不
能無所負謹繕寫上呈伏冀恩私特垂矜亮
   又
毎承真翰未嘗不反復吟諷㡬至成誦紙敝墨渝欲捨
[020-9b]
不得語髙而意盡藻繢見于隨得信絶世之文雄也平
日頗有味于此自獲委眷頓喻平日之習何止效顰愈
陋端如欲避影而走於日中其超然自有到處何可得
耶以是彌恨親依之晩而欵席之尚逺也
   又
比者專人回跪奉親翰欽承隆厚揆非其據雖包荒固
不遐遺而佩服之重既榮且感輒欲効儷句申展又慮
接武記室五技易窮其繾綣一介之誠則其勤不過如
[020-10a]
是瞻望恩地但劇歸向
 
 
 
 
 
 
 
[020-10b]
 
 
 
 
 
 
 
 姑溪居士前集巻二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