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110 姑溪居士前集-宋-李之儀 (master)


[017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姑溪居士前集巻十七
            宋 李之儀 撰
  雜書
   莊居阻雨鄰人以紙求書因而信筆
近日詔求遺書乃太平甚盛之舉本朝書最不備臣庶
之家亦多茍簡不以為事自昔隋兼南北兩朝經籍時
富其所藏之地號嘉則殿其卷至三十七萬大業之亂
[017-1b]
存者無㡬武徳初纔有八萬巻又平王世充得嘉則舊
書八千巻自黄河水運入京師至砥柱舟覆而亡開元
中置使置院專治其事然著於錄者又減武徳三分之
一通一時學者自為之書僅補其闕以甲乙丙丁分經
史子集為四庫安祿山之亂尺簡不存元載當國請以
千錢購一巻分遣使徧天下搜索稍稍全復遂增四庫
為十二庫一日為四庫矣文宗尤所留意而十二庫方
充滿復經廣明播遷迄于天復遷都乃蕩然無遺又更
[017-2a]
五代之亂臣庶之家救死不暇豈復以此自表見故本
朝書籍逮今未振宋綬李淑二家號藏書亦不過一二
萬巻而已綬家又為火所盡其孫景年方輾轉圖足未
㡬輒死豈其數耶抑有所待也
   又
由拳紙工所用法乃澄心之緒餘也但其料或雜而吳
人多參以竹筋故色下而韻微劣其如瑩滑受墨耐舒
巻適人意處非一種今夏未渉秋多暴雨潮水大圩田
[017-2b]
之水不能洩吾之野舍浸及外限户内著屐乃可行會
莊夫以收成告既來復值雨寸步不能施終日臨几案
忽忽無况雲破山出時時若相慰藉者邂逅鄰人出此
紙見邀作字既與素意相投凡數十畨不覺冩遍安得
能文詞者相與周旋既為太息而又字畫不工似是此
紙厄會所招也
   又
東坡毎屬詞研墨㡬如糊方染筆又握筆近下而行之
[017-3a]
遲然未嘗停輟渙渙如流水逡巡盈紙或思未盡有續
至十餘紙不已議者或以其喜濃墨行筆遲為同異盖
不知諦思乃在其間也楊文公與人對奕飲酒次人或
以文為請即以方角小紙蠅頭細字運筆如飛而與飲
奕不相妨其詞又皆實以前世事對偶精宻引據審確
所命意燦然如掌握中而利害明白不容有所增損二
公皆一時異人固未易優劣要之東坡之濃與遲出於
習熟而文公之小紙細字亦非有所必也故知熟則生
[017-3b]
之生則熟之貴乎無所滯閲爾至其飲奕相參而各能
辦則東坡不善飲奕一小杯則竟醉睡或鼾亦未嘗放
筆既覺讀其所屬詞有應東而西者必曰錯也但更易
數字因其西而終之初不辨其當如是也
   書趙鳳事
劉知㡬吳兢撰武后實錄書張昜之昌宗誣魏元忠子
齋私謁廬陵王事嘗邀張説為證而説已許諾賴宋璟
力止之説得冒以為忠後説當國讀之而内自屈嘗語
[017-4a]
兢曰劉子元敘此事太不假借兢曰子元已死不可受
誣于地下此事實兢所書其藁故在説後屢祈刋削而
兢終不許世皆以為今日之董狐也至趙鳳為莊宗實
錄乃将何挺論劉昫疏不載昫既相遂引鳳共政事去
古浸逺所謂董狐者果何人哉
   書牛李事
長慶初錢徽典貢舉李宗閔以所親託之李徳裕李紳
元稹在翰林宻啓其事宗閔坐貶嫌隙自此遂結至太
[017-4b]
和中宗閔為宰相會徳裕召為兵部侍郎宗閔協牛僧
孺併力擠之并罷裴度政事而僧孺尤力朋黨至不可
破侵尋四十餘年縉紳之禍不能解乃有牛李之號武
宗立專任徳裕而為一時名相唐祚㡬至中興力去朋
黨卒為白敏中令狐綯所中傷豈無心始可立事而有
心則訖不能濟使徳裕不以前日為念而一心所事唐
祚固未艾也
   書楊綰事
[017-5a]
楊綰少孤貧獨處一室左右圖史凝塵滿席泊如也雅
不好名有所論着未嘗示人後為相時郭子儀再造唐
室勳徳方盛特為之裁損騎從以避其髙名清節名者
寔之賓也招之不來麾之不去豈在汲汲自炫鬻以沽
之耶内不足者急于人知詎不諒哉是等人也尚何足
云聊以知有其實而名自至有之已非是况無而自為
有者乎
   書劉元平事
[017-5b]
唐霍王元軌太宗子與處士劉元平為布衣交或問王
所長于元平荅曰無長問者不解元平曰人有所短乃
見其長君王無所不偹吾何以稱之人不見其長則為
全人矣葢其質既美則動容周旋莫不如是譬之嘉木
本立則枝條根節大小短長皆中規矩繩墨見者一一
知其為可用也又何擇焉
   書桞材筆
元祐中錢塘倪本敦復通守當塗一日扺書相問勞藉
[017-6a]
以十筆其籖云何東栁材予時方學書得筆試之頗相
入是後訪栁不可得而念亦不少輟異時予得罪流是
邦既到首幸自償所念而材乃歴陽人死已久矣為之
悵然久之過少廣書室得栁東所藝宛轉抑揚二十年
之負怳然見慰問之葢材族人于是知典型淵源不無
所自來也但予老矣字畫日退良有愧于疇昔臨紙一

   又試筆
[017-6b]
手和筆調作字乃佳迫促取能未見其可前人任為一
事盖藏終身踐蹈悲歎窮通未始不在也退之序髙閒
謂僚之於丸秋之於奕詎不諒哉雖曰一枝要須如是
方盡僕知而不能行故白首如逆風駕船進寸退尺不
圖誤有見索毎臨紙必為見奪况手未和筆未調又迫
促勉强耶似是此紙逢厄會定將覆醬瓿矣可勝感歎
   書陳格石刻
予少時客廬山見諸刻石字皆有精神退而求其真蹟
[017-7a]
率不迨也乃知模勒之妙有以假借致然是後每作字
必歎息不得其人相與表發比過金陵所見如廬山時
至其畫筆則又過之迨詰其所自盖南康人陳姓名格
從事於此十二世矣予固知他人必不能至是又以信
予平日一見為不可易也凡技之善如庖丁解牛輪人
斲輪直以神遇而不以力會然後為得况十二世傳習
之久耶彼徼幸于一旦之遇者雖資藉輾轉豈得不自
愧哉
[017-7b]
   戲楊元發
楚令尹子西將死家老請立子玉為之後子玉直視則
則于是遂定昭奚恤過宋有饋彘肩者昭奚恤阿阿以
謝爾後阿阿則則更為歎息聲嘗究其所自乃得于此
元發偶有系蒼黄失據屢詰之輒阿阿則則予固知元
發非二人者不知其聲從何而致請知者注出
   偶書
俊傑亷悍雅健雄深葢嘗見其人矣既獨立于千仞之
[017-8a]
上則下視萬物如在掌握間足一跌遂致于訖死不復
振故曰知所愛則知所養也不有其養則無異自卧于
地以望百尺樓上其免于物役固難矣所謂俊傑㢘悍
雅健雄深者尚何足云纔一間耳而相反如是所以擇
術不可不慎也
   贈人
丙戌正月九日過彦國明窓稍理藴火取煖焚香烹茶
翛然相向欲歸而徳威遽至復坐笑語徐視几上散帙
[017-8b]
得老杜詩五代史廬陵歐公集宋文選不覺駭愕輒謂
彦國曰子之膽過身矣已而扺掌相顧曰膽未足大姑
我學屠龍為有罪姑溪老人
   書劉九思建茶硯屏
番陽鍾弱翁少有出塵意中間輒崢嶸戎馬閒以功名
互表裏晩乃致信通顯然無妻妾所與俱者纔一族子
似已不自得于半途之失矣故每于世外人必從容展
盡若相氣類者上饒劉思道以術名于世嘗得其建茶
[017-9a]
硯屏云昔嘗相遇于京師臨分以之為别其義不可忘
也遂命工成就之予方有所適思道冒大江特見訪于
歴陽出以相示因以記其所自來亦以尋吾弱翁之舊
也崇寧五年九月十二日
 
 
 
 
[017-9b]
 
 
 
 
 
 
 
 姑溪居士前集巻十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