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4d0065 周元公集-宋-周敦頤 (master)


[004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周元公集巻四
             呉縣周沈珂編
 事狀
   濂溪先生行實淳熙/六年     朱 子
 先生姓周氏名惇實字茂叔避厚陵藩邸名改惇頥
 世居道州營道父輔成大中祥符八年登蔡齊榜進
 士第嘗為賀州桂嶺令贈諫議大夫母鄭氏封仙居
[004-1b]
 縣太君先生少孤養外家景祐用舅氏龍圖閣學士
 鄭公向奏試將作監主簿授洪州分寧縣主簿先生
 博學力行遇事剛果有古人風其為政精密嚴恕務
 盡道理縣有獄久不決先生至一訊立辨衆口交稱
 之部使者薦其才為南安軍司理獄有囚法不當死
 轉運使王逵欲深治之逵苛刻吏無敢與相可否者
 先生獨與之辨不聽則置手板歸取誥&KR0897委之而去
 曰如此尚可仕乎殺人以媚人吾不為也逵感悟囚
[004-2a]
 得不死且賢先生薦之移郴州桂陽令皆有治績用
 薦者改大理寺丞知洪州南昌縣南昌人見先生來
 喜曰是能辨分寧獄者於是更相告語勿違教命而
 以汚善政為恥也改太子中書舍人簽書合州判官
 事轉殿中丞一郡之事不經先生手吏不敢決民不
 肯從趙清獻公為使者小人或讒先生趙公臨之甚
 威而先生處之超然也轉國子博士通判䖍州趙公
 來為守熟視先生所為執其手曰今日乃知周茂叔
[004-2b]
 也遷尚書虞部員外郎通判永州權發遣邵州事新
 學校以教其人熙寧元年用趙公及吕正獻薦為廣
 南東路轉運判官三年轉虞部郎中提㸃刑獄先生
 不憚出入之勞瘴毒之侵雖荒崖絶島人迹所不至
 處亦必緩視徐按務以洗寃澤物為已任設施措置
 未及盡其所為而先生病矣因請南康軍以歸趙公
 再尹成都復起先生朝命及門而先生卒矣熙寧六
 年六月七日也年五十有七塟江州德化縣清泉社
[004-3a]
 娶陸氏封縉雲縣君再娶蒲氏封德清縣君子壽燾
 皆太廟齋郎先生所著書有太極圖易説易通數十
 篇詩十巻藏于家先生在南安時年甚少不為守所
 知洛人程公珦攝通守事視其氣貌非常人與語知
 其為學知道也因與為友且使其子顥頥受學焉及
 為郎故事當舉代每一遷授輒以薦之程公二子皆
 唱鳴道學以繼孔孟不傳之統世所謂二程先生者
 其原蓋自先生發之也在郴時其守李公初平知先
[004-3b]
 生論學嘆曰吾欲讀書如何先生曰公老矣無及也
 惇頥請得與公言之初平遂日聽先生語蓋二年而
 有得王荆公提㸃江東刑獄時巳號為通儒先生遇
 與語連日夜荆公退而精思至忘寢食先生自少信
 古好義以名節自砥礪其奉已甚約俸禄盡以周宗
 族在南昌時得疾暴卒更一日夜始甦或視其家只
 一敝篋錢不滿百李初平卒子幼不克塟先生䕶其
 喪歸塟之分宜而歸妻子&KR0673粥不給曠然不以為意
[004-4a]
 也廬山之麓有溪焉築室其上名之曰濂溪因語其
 友清逸居士潘延之曰可仕可止古人無所必束髮
 為學將有以設施可澤於斯民必不得巳止未晩也
 此濂溪者異時與子相從於其上歌咏先正之道足
 矣此其出處之本意也豫章黄庭堅稱之曰茂叔人
 品甚髙胷中灑落如光風霽月好讀書雅志林壑不
 卑小官職思其憂論法常欲與民決訟得情而不喜
 其為使者進退官吏得罪者自以不寃濂溪之名雖
[004-4b]
 不足以對其美然茂叔亷於取名而鋭於求志薄於
 徼福而厚於得民菲於奉身而燕及惸嫠陋於希世
 而尚友千古聞茂叔之風猶足律貪則此溪之水配
 茂叔以永久所得多矣識者亦或有取於其言云
   濂溪先生墓誌銘      潘興嗣
 吾友周茂叔諱惇頥其先營道人曾祖諱從遠祖諱
 智强皆不仕考諱輔成任賀州桂嶺縣令贈諫議大
 夫君幼孤依舅氏龍圖閣學士鄭向以君有遠器愛
[004-5a]
 之如子龍圖公名子皆用惇字因以惇名君景祐中
 奏補試將作監主簿授洪州分寧縣簿君博學行已
 遇事剛果有古人風衆口交稱之部使者以君為有
 才奏舉南安軍司理參軍轉運使王逵以苛刻涖下
 吏無敢可否君與之辨事不為屈因置手板歸取誥
 &KR0897納之投劾而去逵為之改容復薦之移郴令改桂
 陽令皆有治績用薦者遷大理寺丞知洪州南昌縣
 其為治精密嚴恕務盡道理民至今思之改太子中
[004-5b]
 書簽判覃恩改虞部員外郎通判永州今上即位恩
 改駕部趙公抃入參大政奏君為廣南東路轉運判
 官稱其職遷虞部郎中提㸃本路刑獄君盡心職事
 務在矜恕雖瘴癘僻遠無所憚勞竟以此得疾懇請
 郡符知南康軍未幾分司南京趙公抃復奏起君而
 君疾已篤熙寧六年六月七日卒于九江郡之私第
 享年五十七君篤意氣以名節自砥礪郴守李初平
 最知君君既薦之又賙其所不給及初平卒子尚幼
[004-6a]
 君䕶其喪以歸塟之士大夫聞君之風識與不識皆
 指君曰是能塟舉主者君奉養至廉所得俸禄分給
 宗族其餘以待賓客不知者以為好名君處之裕如
 也在南昌時得疾暴卒更一日一夜始甦視其家服
 御之物止一敝篋錢不滿百人莫不歎服此予之親
 見也嘗過潯陽愛廬山因築室溪上名之曰濂溪書
 堂每從容與言可仕則仕古人無所必束髮為學將
 有以設施可澤於斯民者必不得巳止未晚也此濂
[004-6b]
 溪異時與子相從於其上歌咏先正之道足矣此君
 之志也尤善談性理深於易學作太極圖易説易通
 數十篇詩十巻今藏于家母鄭氏封仙居縣太君娶
 陸氏職方郎中參之女再娶蒲氏太常丞師道之女
 子二人曰壽曰燾皆補太廟齋郎以其年十一月二
 十一日窆於德化縣德化鄉清泉社母夫人墓左從
 遺命也壽等次列其狀來請銘乃泣而為之銘銘曰
 人之不然我獨然之義貫於中貴於自期譾譾日甚
[004-7a]
 風俗之偷乃如伊人吾復何求志固在我壽則有命
 道之不行斯謂之病
   先生墓銘         蒲宗孟
 吾嘗謂茂叔為貧而仕仕而有所為亦大槩畧見于
 人人亦頗知之然至其孤風遠操寓懷于塵埃之外
 常有髙棲遐遁之意則世人未必盡知之也於其死
 吾深悲焉故想像君之平生而寫其所好以寄之銘
 云廬山之月兮暮而明湓浦之風兮朝而清翁飄飄
[004-7b]
 兮何所琴悄寂兮無聲杳乎欲訴而奚問浩乎欲忘
 而難平山顛水涯兮生既不得以自足死而塟乎其
 間兮又安知其不為清風白月往來於深林幽谷皎
 皎而冷冷也形骸兮歸此適所願兮攸安攸寧
   先生墓室記        何子舉
 先生世家舂陵之濂溪今以故里名行於湓益襲舂
 陵舊耳自先生講道此邦距今幾二百年流風所漸
 民醇俗魯其為士也愿而文過化之盛非止家藏書
[004-8a]
 人誦言而巳邦人瞻仰有祠學聚有堂墓道有表揭
 闕而未舉惟春秋之祭俎罍班榛荆衿佩濡露雨耳
 寶祐癸丑制帥陳公夢斗以南豫學子典郡事二年
 間恩浹和集以公於已者公於人克臻暇裕於縮迫
 中將以餘力起廢墜乃諏吉先命理椽鳩工築室墓
 右踰時告成萃賓僚相祀妥厥像于中冠屨肅穆光
 霽洋洋生如也峻事命某有以識夫圖書之妙中天
 日月天下見道即見先生室之築特以寄瓣香勺齊
[004-8b]
 之敬耳尚何言以藻繪斯道抑某反復左丞蒲公宗
 孟銘先生墓不能不扼腕於仲尼日月也其言曰先
 生疾革時致書某上方興起數千百年無有難能之
 事將圖太平天下材智皆圖自盡吾獨不能補助萬
 分一又不能竊湏臾之生以見堯舜禮樂之盛今死
 矣命也嗟乎有是言哉先生之學靜虚動直明通公
 溥以無欲為入聖之門者也窮達常變漠無繫累浮
 雲行藏晝夜生死其所造詣夫豈執世俗戀榮偷生
[004-9a]
 之見者所可窺其藩言焉不得左丞尚得為知先生
 者然則先生之道豈固信於來世而獨不知於姻親
 者哉按左丞黨金陵者也方金陵倡新法毒天下熏
 心寵榮者無不皆和附其辭其所不然者惟特士醇
 儒未可以氣力奪左丞所云興起數千百年無有難
 能之事吾獨不能補助者得無影響借重為新法厚
 自扳援者耶牟叔遐征里粟議者難之遂借其説於
 子產徐逢吉以河内冦為平民預引更生之對實其
[004-9b]
 事自古貿亂是非往往一轍若左丞者設易簀之言
 堅金陵無復忌憚之心騰自欺之舌誣先生於無從
 究詰之地其為毁譽求合㒺世塞道乂罪浮於臧倉
 者也因辨識末以質於當世君子又一年五月既望
 後學金華何子舉撰并書建安翁甫題額
   宋史道學本傳
 道學之名古無是也三代盛時天子以是道為政教
 大臣百官有司以是道為職業黨庠術序師弟子以
[004-10a]
 是道為講習四方百姓日用是道而不知是故盈覆
 載之間無一民一物不被是道之澤以遂其性於斯
 時也道學之名何自而立哉文王周公既没孔子有
 德無位既不能使是道之用漸被斯世退而與其徒
 定禮樂明憲章删詩書修春秋贊易象討論墳典期
 使三五聖人之道昭明於無窮故曰夫子賢於堯舜
 遠矣孔子没曾子獨得其傳傳之子思以及孟子孟
 子没而無傳兩漢而下儒者之論大道察焉而弗精
[004-10b]
 語焉而弗詳異端邪説起而乘之幾至大壞千有餘
 載至宋中葉周惇頥出於舂陵乃得聖賢不傳之學
 作太極圖説通書推明陰陽五行之理命於天而性
 於人者暸若指掌張載作西銘又極言理一分殊之
 旨然後道之大原出於天者灼然而無疑焉仁宗明
 道初年程顥及弟頥實生及長受業周氏巳乃擴大
 其所聞表章大學中庸二篇與語孟並行於是上自
 帝王傳心之奥下至初學入德之門融㑹貫通無復
[004-11a]
 餘蘊迄宋南渡新安朱熹得程氏正傳其學加親切
 焉大抵以格物致知為先明善誠身為要凡詩書六
 藝之文與夫孔孟之遺言顛錯於秦火支離於漢儒
 幽沈於魏晉六朝者至是皆煥然而大明秩然而各
 得其所此宋儒之學所以度越諸子而上接孟氏者
 歟其於世代之汚隆氣化之榮悴有所闗係也甚大
 道學盛於宋宋弗究於用甚至有厲禁焉後之時君
 世主欲復天德王道之治必來此取法矣邵雍髙明
[004-11b]
 英悟程氏實推重之舊史列之隱逸未當今置張載
 後張栻之學亦出程氏既見朱熹相與博約又大進
 焉其他程朱門人考其源委各以類從作道學傳
   濂溪先生傳        托克托
 周惇頥字茂叔道州營道人先名惇實避英宗舊諱
 改焉以舅龍圖閣學士鄭向任為分寧主簿有獄久
 不決惇頥至一訊立辨邑人驚曰老吏不如也部使
 者薦之調南安軍司理參軍有囚法不當死轉運使
[004-12a]
 王逵欲深治之逵酷悍吏也衆莫敢爭惇頥獨與之
 辨不聽乃委手板歸將棄官去曰如此尚可仕乎殺
 人以媚人吾不為也逵悟囚得免移郴之桂陽令政
 績尤著郡守李初平賢之語之曰吾欲讀書何如惇
 頥曰公老無及矣請為公言之二年果有得徙知南
 昌南昌人皆曰是能辨分寧獄者吾屬得所訴矣富
 家大族黠吏惡少惴惴焉不獨以得罪於令為憂而
 又以汚穢善政為恥歴合州判官事不經手吏不敢
[004-12b]
 決雖下之民不肯從部使者趙抃惑於譖口臨之甚
 威惇頥處之超然通判䖍州抃守䖍熟視其所為乃
 大悟執其手曰吾幾失君矣今而後乃知周茂叔也
 熙寧初知郴州用抃及吕公著薦為廣東轉運判官
 提㸃刑獄以洗寃澤物為已任行部不憚勞苦雖瘴
 癘險遠亦緩視徐按以疾求知南康軍因家廬山蓮
 花峯下前有溪合於湓江取營道所居濂溪以名之
 抃再鎮蜀將奏用之未及而卒年五十七黄庭堅稱
[004-13a]
 其人品甚髙胷懷洒落如光風霽月廉於取名而鋭
 於求志薄於徼福而厚於得民菲於奉身而燕及㷀
 嫠陋於希世而尚友千古博學力行著太極圖明天
 理之根源究萬物之終始其説曰無極而太極太極
 動而生陽動極而靜靜而生陰靜極復動一動一靜
 互為其根分陰分陽兩儀立焉陽變陰合而生水火
 木金土五氣順布四時行焉五行一陰陽也陰陽一
 太極也太極本無極也五行之生也各一其性無極
[004-13b]
 之真二五之精妙合而凝乾道成男坤道成女二氣
 交感化生萬物萬物生生而變化無窮焉惟人也得
 其秀而最靈形既生矣神發知矣五性感動而善惡
 分萬事出矣聖人定之以中正仁義而主靜立人極
 焉故聖人與天地合其德日月合其明四時合其序
 鬼神合其吉凶君子修之吉小人悖之凶故曰立天
 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
 與義又曰原始反終故知死生之説大哉易也斯其
[004-14a]
 至矣又著通書四十篇發明太極之蘊序者謂其言
 約而道大文質而義精得孔孟之本源大有功於學
 者也掾南安時程珦通判軍事視其貌非常人與語
 知其為學知道因與為友使二子顥頥往受業焉惇
 頥每令尋孔顔樂處所樂何事二程之學源流乎此
 矣故顥之言曰自再見周茂叔後唫風弄月以歸有
 吾與㸃也之意侯師聖學於程頥未悟訪惇頥惇頥
 曰吾老矣説不可不詳留對榻夜談越三日乃還頥
[004-14b]
 驚異之曰非從周茂叔來耶其善開發人類此嘉定
 十三年賜諡曰元公淳祐元年封汝南伯從祀孔子
 廟庭子壽燾官至寶文閣待制
 
 
 
 
 周元公集巻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