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k0029 羣書考索-宋-章如愚 (master)


[211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羣書考索别集卷二十四  宋 章如愚 撰
  邉防門
   海
海江淮手足也海口咽喉也京畿腹心也錢塘面瞰浙
江去淮有千里之遥涉海無半日之頃江淮固要津守
禦既備倉卒有警未足為腹心之憂巨海梯航快風順
水自海而入京畿不信宿而直𢷬吾腹心之所江淮之
[211-1b]
師雖列百萬各堅守禦豈能應緩急之援今日防海之
兵如許浦如定川雖有之然許浦之屯深入扵長江之
口僅可為長江之蔽定川之屯僻䖏扵四眀之海濵僅
足為四眀之備其扵京畿海門勢甚遼逺若不相闗
萬一不虞則許浦至海門不趐五百里定州里定川抵
浙江往来亦三兩日何以相援耶今日之要害在浙則
金山海門眀州定海秀州海鹽是也在淮則通州料
角泰州石港建康土山江乗是也
[211-2a]
海門秀州金山為江浙海門之要衝金亮所謂夜半過
海門山未眀抵我京畿者指此
定海敵舟由海北岸来則至眀州定海
海鹽敵舟由海南岸来則至秀州海鹽
土山江乗建康上元縣東南三十里有土山西北十七
里有江乗蔡謨備石季龍䖏
料角石港沈與求謂水勢湍急海舟至此必得沙上水
手方能轉入者指此
[211-2b]
謨備石季龍晉石季龍扵青州造船數百掠沿海諸縣
朝廷以為憂蔡謨遣徐元等守中州并設募取季龍
舟船是時謨統七千人所戍東止土山江乗鎮守八所
城壘凡十一䖏烽火樓望十餘䖏盖季龍謀出海道
口趨建康如土山江乗此其要津也
頥浩言避冦不如禦冦宋朝建炎四年敵退吕頥浩言
朝廷集海舟于四眀必為避冦之備夫避冦固當預辦
然禦冦之計尤不可緩
[211-3a]
防海委沿江太尉言者論防海利害莫若委之沿海太
尉及民社兵大抵海舟不能齊一未集而擊之必可成
功詔從之
沈與求備海紹興二年敵豫扵京東造舟沈與求言海
道當防言者多欲扵眀州向頭設備使賊舟得至向頭
則已入吾腹心之地矣如通州料角泰州石港水勢湍
險海舟至此必須得沙上水手方能轉入倘扵此為備
盡拘水手則敵亦焉能衝突望廟謨早定詔付頥浩
[211-3b]
仇悆為沿海制置先是創沿海制置使以集撰仇悆為
之建司扵浙西吕頥浩言近創此司最為得䇿然敵舟
從海来有二道一自海北岸来至眀之定海一自南岸
来至秀之海鹽萬一有警逺不能及乞令悆専管浙西
别命人管浙東從之
張浚條海道利害十年福建安撫張浚條海道利害大
治海舟至千艘為直指山東之計以俟朝命
汪澈論備海道三十一年澈言嚴備海道以遏其牽制
[211-4a]
李寳駐江隂命浙西總管李寳駐江隂以防海道
李寳海州之捷七月金亮遣蘓保衡統水軍由海道将
趨二浙鄭家奴副之寳遣子公佐同将官邉士寜潜入
敵境伺動静士寜回言公佐挟歸正官魏勝得海州矣
寳大喜趣其下乗機進發寳舟師至東海縣時敵
圍海州寳麾兵登岸敵驚引去時山東豪傑王世脩
等爭應為援寳與子公佐引舟師至宻之膠西石臼
島而敵舟已出海口泊唐島相距止一山候風即南不
[211-4b]
知王師猝至寳禱于石臼祈風助順丙寅風雨南来衆喜争
奮引㠶俄頃過山薄敵敵驚失措敵㠶皆以綿纈為之
彌亘數里忽為波濤捲聚一隅窮促揺兀無復行次寳
以火箭射之烟熖隨發延燒數百人不及者猶欲前拒
寳命健士登其舟以短兵擊刺殪之降者三千人獲完
顔鄭家奴六人斬之惟保衡未發舟旋自經死得獻議
造舟人倪詢商簡梁三兒皆淮浙奸民為敵嚮道者
寳欲乗進聞亮已濟淮旋駐東海視緩急為援
[211-5a]
御書賜寳寳捷奏至上賜詔奨諭書忠勇李寳四字表
其旌幟
葉義問論土豪官軍義門為報謝使回言今江淮既有
師屯獨海道冝備臣謂土豪官軍不可雜䖏盖土豪諳
練海道之險憑海之食利能役使船户若雜以官軍彼
此氣不相下難以恊濟欲扵沿海要䖏分寨以土豪為
寨主令隨其便使土豪撓扵舟楫之間官軍阨扵塘
岸之口此䇿之上也
[211-5b]
   襄
襄江淮所恃以為藩籬者江陵也江陵所恃以為唇齒
者襄陽也秦兼天下自漢以北為南陽即今鄧州自
漢以南為南郡即今江陵襄陽乃南陽南郡二郡之地
故南接江陵北接鄧州西則接巴蜀實為衝要南北必
爭之地
江陵襄至江陵步道五百里郡志云勢同唇齒無襄陽
則江陵受敵故江陵以襄為西捍
[211-6a]
鄧州襄陽北有樊城即古樊邑自樊城北有光化即古
鄼城屬南陽縣即今光化軍去鄧一百二十里與敵
境相接
巴蜀襄陽西由房州達金州以入蜀即古魏興郡符
堅攻蜀由此入晉吉挹扵西城縣南築壘拒之桑仲據
襄欲西上吞蜀遣李横攻金州敗退保房州
漢江漢水出蟠冡山蟠冡在隴西縣西其西漢水所出
正屬今利州三泉縣金牛鎮
[211-6b]
劉琮降操後漢建安十三年劉琮屯襄陽㑹操南征
琮遂舉州降
魯肅欲說劉備先是肅聞表卒言扵孫權曰荆楚與
國鄰接外帶江漢内阻山陵有金城之固請往說備
使撫表衆共治曹操權遣行至南郡而琮已降
據襄取北方十四年周瑜說權曰據襄陽以䠞操北
方可圗也
闗侯攻樊二十四年侯攻曹仁扵樊仁使于禁龎徳屯
[211-7a]
樊北大霖雨漢水溢禁等七軍皆沒禁窮迫遂降操
子徙都避之司馬懿請遣人勸權奸其後則大圍自
觧操從之
吕蒙請據襄蒙宻言扵權曰蒙為國家前據襄陽何
憂扵操
陸遜向襄陽魏青龍二年吴陸遜諸葛瑾入江夏沔
口向襄陽
襄陽必爭六月滿寵欲㧞新城帝不聽曰先帝南守
[211-7b]
襄陽地有所必爭也
羊祜鎮襄晉泰始五年帝欲并吴以羊祜鎮襄陽祜綏
民逺近甚得江漢之心
陶侃遣将㧞襄咸和七年秋趙郭敬南掠陶侃遣南中
郎将桓宣乗虚攻樊城悉俘其衆竟陵太守李陽攻
新野㧞之敬遁去宣陽遂㧞㐮陽侃使宣鎮襄陽宣
招懐逺附簡刑罰勸農桑在襄十餘年趙人不能
勝時人以為亞扵祖逖周訪
[211-8a]
庾翼論據上流建元元年庾翼曰襄陽荆楚之舊西接
益梁與闗隴咫尺去河洛千里土沃田良方城峻險水
道流通進可掃蕩秦趙退可保據上流
北魏向襄陽齊建武四年薛真度勸魏主先取樊鄧
九月真度引兵冦南陽太守房伯玉擊敗之魏主怒以
南陽小郡志必滅之遂引兵向襄陽
李綱請幸南陽宋朝建炎元年李綱請幸南陽劉珏
言陳唐諸郡新刳扵亂南陽城惡亦不可恃二年敵
[211-8b]
䧟鄧州
程千秋失㐮三年冬先是京西制置程千秋在襄陽而
所降襄仲有衆數千屯漢水之北城中統兵官有徐大
方曹火星者仲遣人以馬遺徐徐以良甲二報之千
秋怒其與賊通誅之一軍皆憤奔以告仲仲曰我以
兄故不入襄陽今千秋殺吾兄遂攻城千秋遣曹出戰
一晝夜殺傷相當黎眀仲盡驅良人各持竹一竿第
見城外青竹蔽野仲軍繼之曹敗仲入據襄陽千秋遁去
[211-9a]
趙鼎論襄四年鼎言襄陽左顧川陕右視湘湖而下
瞰京洛真帝王之宅宜屯重兵扵襄陽
桑仲據襄謀蜀紹興元年仲據襄樊鄧隨郢等州久
之野無所掠以人為糧襄民殱焉每自稱襄仲本王
官終當以死報國以故能服其下至是有衆號二十萬
而無食知不可久長驅西上有吞蜀之志先遣横攻
金州金房鎮撫使王彦扼險敗横横據房州彦又敗之
横乃還襄陽
[211-9b]
范宗尹乞赦桑仲時右僕射范宗尹念其鄉國禍酷請
赦仲罪遂以仲為鄧州鎮撫使仲命横屯鄧州霍明屯
郢雖已受命再圗取金州冬復攻房州王彦大敗之
霍眀殺桑仲二年仲再謀攻金房眀不從仲自馳至
郢起軍眀殺之横報讐攻眀眀走歸行在詔授横
襄陽等州鎮撫使
李横思立竒功三年横思立竒功以自固乃與信陽
鎮撫牛臯相約同北襲昌府遇敵戰大捷遂復頴
[211-10a]
昌及汝州葉縣等䖏横𫝊檄復東京
趙鼎論襄陽江西帥趙鼎奏襄陽居江淮上流實川
陕衿喉之地今聞横軍起兵東京恐縁此紛擾横
烏合之衆不能禦决失襄陽川陕路絶江湖震動横
未幾果敗頴昌復䧟
觧潜乞保上流荆南鎮撫解潜奏横已回襄陽敵䧟
鄧州境與本鎮相近望下湖南撥兵同保上流
敵偽䧟襄敵偽復犯襄陽横食盡棄城遁敵兵
[211-10b]
南至隨郢逺近震恐
朱勝非議委岳飛取襄四年襄陽重地既為偽将李成
所據湖湘之民亦不奠枕朱升謂當先取之上曰今便
可議就委岳飛如何時飛駐軍鄂岳趙鼎曰知上流利
害無如飛者奏請上令韓世忠一萬人臨泗上為疑兵
劉光世選精兵出陳蔡庶幾兵勢相接上命飛收復
命光世發精兵萬人援之飛自鄂趣襄勝非許飛迄事
建節且命農卿沈昭逺往總軍餉鼎請上親筆詔監
[211-11a]
司帥守餉飛軍無闕庶幾必濟
岳飛復襄豫求救于敵敵偽俱来我師連戰大破之
遂復襄陽及郢隨諸州飛分遣統制王貴張憲連擊
賊兵又復鄧州軍聲大振
講防秋事上謂宰執曰岳飛既復襄陽粘罕必怒況今
已六月下旬便可講防秋事敵人南来朕當親統諸軍
分頭迎敵若依前逺避為泛海計何以立國
岳飛進屯襄浚視師命岳飛進屯襄陽以窺中原時/
[211-11b]
飛在鄂/
飛不可浚奏岳飛一動則襄陽有警復何所制
吴拱戍襄三十一年亮渝盟詔知襄陽吴拱以三千人
戍襄陽朝廷聞金人决欲敗盟乃令淮西諸将各畫界
分使自為守措置民社増壁積糧是時御前都統田
師中戍鄂吴璘戍武興姚仲戍興元任彦戍漢隂李道
戍江陵戚方屯九江李顯忠戍池陽王權戍建康劉錡
戍鎮江壁壘相望而襄陽獨未有備故命拱戍之
[211-12a]
汪澈言増重襄澈言願益兵上流増重荆襄之勢
陳康伯請分禁旅助襄五月聚議康伯請分三衙禁旅
助襄陽兵力
成閔控扼上流六月朝廷以上流重地邉面濶而兵力分
冝主以大将乃詔馬帥成閔總旅三萬往上流控扼又
以汪澈置司鄂渚節制兩路
敵瞰襄七月亮遣劉諤将二萬厯唐鄧以瞰荆襄
汪澈言襄不可棄澈自鄂渚至襄撫軍時田師中握兵
[211-12b]
久且耄澈恐緩急不可倚伏奏罷之議者又欲置襄陽
而併力守荆南澈奏襄陽重地為荆楚門户不可棄也
成閔𢷬蔡成閔遣統制趙樽乗虚𢷬蔡入其城斬敵酋
吴拱襄水之捷敵将劉諤揚聲欲取荆南又欲分兵自
光黄𢷬武昌朝廷慮之令拱遣兵䕶武昌一帶津渡拱
将回鄂汪澈聞之馳書止拱而自發鄂之餘甲進戍黄
州敵果犯襄陽拱與戰于襄水之上敗之
 羣書考索别集卷二十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