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k0029 羣書考索-宋-章如愚 (master)


[186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羣書考索續集卷五十五
            宋 章如愚 編
  臣道門
   臯陶
刑不可有舜之九官若典禮樂也同教養也未嘗不決
於汝諧而任刑一事獨以明允期之葢禮樂教養不可
一日無而刑不可一日有也
[186-1b]
以徳用刑禹稱臯陶邁種徳穆王論臯陶敎祗徳葢其
職雖在於明刑而其心未甞不本於徳也
論典禮與天命天討之異臯陶曰天叙有典勑我五典
五惇哉天秩有禮自我五禮五庸哉天命有徳五服五
章哉天討有罪五刑五用哉葢典禮必自天子出故言
勑我自我若夫爵人於朝與衆共之刑人於市與衆棄
之雖天子不得而私故不言哉楊時/
以徳用人九徳之名自臯陶始其後周公吿成王亦欲
[186-2a]
其廸知忱恂于九徳之行葢古人之論人者必廣其有
徳後世之主或以材能取人而不稽諸徳行故有才無
徳之小人得以自售其不敗事者幾希臯陶之言真萬
世知人之法也真徳秀/
主外治舜之時在庭之臣多矣至𫝊禹以天下而禹獨
推臯陶何也曰舜徒得此兩人而天下巳治故也禹緫
百揆而臯陶施刑内外之治舉矣古者兵刑之官合為
一觀舜之命臯陶蠻夷猾夏是其責也則臯陶之職所
[186-2b]
施於外者為詳故臯陶雖不可以無禹而禹亦不可以
無臯陶是以當舜之欲𫝊位禹乃遜於臯陶餘人不與
焉孟子曰舜以不得禹臯陶為己憂而子夏亦言舜有
天下選於衆舉臯陶不仁者逺矣盖有見乎此楊時/
君臣相遜刑期於無刑民叶於中此舜治也舜不敢自
以為功舉而歸之臯陶曰時乃功臯陶不敢自以為功
曰帝徳罔愆而舜猶曰俾予從欲以治惟乃之休此足
以見君臣相遜之美而上下常有慊然不自居其功之
[186-3a]
意也
   稷
體阻飢之心見乃粒之民以舜之時烝民乃粒何甞阻
飢然舜之命棄乃若是云者葢欲棄甞體阻飢之心見
乃粒之民若見阻飢之民則百榖不期而自播矣
為生民立命萬世開太平禹稷思天下溺由已溺思天
下飢由已飢便是為生民立命烝民乃粒萬邦作乂便
是為萬世開太平
[186-3b]
   夔
其教即大司樂之樂徳樂語唐虞之時任於朝者非天
子之族類則世臣巨室之家其起於耕釣側㣲者不過
數人豈當時世家子弟皆賢哉亦敎之有道耳然舜之
命官以敎胄子也必属之典樂之䕫何哉葢古之敎者
不在於辭令文章惟長善救失以成其徳故優而游之
使自求之饜而飫之使自趍之夫樂者所以和平其心
志而導逹其善性也此舜之教胄子所以先諸樂歟周
[186-4a]
官大司樂以樂徳教國子中和秪庸孝友以樂語教國
子興道諷誦言語自直而温至簡而無傲即敎以樂徳
也自詩言志至律和聲即教以樂語也
典樂兼教典樂教胄子見䕫兼兩事既典樂又教胄子
樂與教不可以不並樂者廣大易直感人也深故掌樂
必兼教之任動盪感發使人之良心悠然而生教人之
道無大於此周之大司樂掌成均之法漢之太常猶領
太學其名久而不廢也吕祖謙/
[186-4b]
   伊尹
卓然獨見或問古人卓然獨見者誰為最先生曰伊尹
或曰何謂先生曰伊尹去堯舜之世已逺絶無師承堯
傳之舜舜傳之禹自此以往寂寥數百載伊尹㫁然號
於人曰予天民之先覺者也及湯學於伊尹故湯得伊
尹之傳曰文武曰周公曰孔子由此傳之也不是獨見
得到何由敢自任如此張九成/
樂堯舜之道伊尹耕於有莘之野以樂堯舜之道夫堯
[186-5a]
舜之道豈有物可玩而樂之乎即耕於有莘之野而巳
此農夫田父之所日用者而伊尹之樂有在乎是若伊
尹則所謂知之者也楊時/
取予合義一介與萬鍾若論利害則有多寡若論義其
理一也伊尹惟能一介知所取予故雖祿之天下不顧
繫馬千駟弗視後世觀之則一介不以予諸人為太吝
一介不以取諸人為太潔然君子之取予適於義而已
予之嗇取之㣲雖若不足道矣然茍害於義又何多寡
[186-5b]
之間乎孔子於公西赤之富不恤其請於原思之賢不
許其辭此知所予者也孟子言非其道則簞食不可受
於人如其道則舜受堯之天下不以為泰此知所取者
同上/
從容於處利害之際湯方聘伊尹於莘尹幡然而從之
豈必於伐桀哉茍可與為堯舜之君者初無擇也豈特
伊尹為然雖湯亦然故五就桀者亦湯志也至於五反
而不能至然後止於亳而伐桀之謀定此湯伊尹之本
[186-6a]
心也然後放天子太甲不以為嫌及其復之太甲不以
為怨從容去就如處湯桀之間葢惟無利桀之心雖伐
而不疑於亂惟無奪太甲之志雖放而不疑於簒此聖
人之事常人所不能測也
有天下之大莭辦天下之大事者有天下之大節者也
立天下之大節者狹天下者也夫以天下之大而不足
以動其心則天下之大節有不足立而大事有不足辦
者矣孟子曰伊尹耕於有莘之野非其道也非其義也
[186-6b]
雖祿之天下不受也夫天下不能動其心是故其才全
以其全才而制天下是故臨大事而不亂夫太甲之廢
天下未甞有是而伊尹始行之天下不以為驚以臣放
君天下不以為僣既放而復立太甲不以為専何則其
素所不屑者足以取信於天下也彼其視天下眇然不
足以動其心而豈忍以廢放其君求利也哉蘇軾/
人知其志於太甲復位之時伊尹之志其自知則在遷
太甲於桐之日人知其志則在奉太甲歸亳之時
[186-7a]
善進諌太甲一篇合伊訓而觀之然後知伊尹納誨之
不可及後世人臣至于再三鮮不以辭氣忿怒浸至不
平伊尹三節進戒一節反緩於一節伊訓之作太甲過
末形之時也其言庸傷有哀悼不能自已之意及其過
巳形而太甲一篇乃雍容和緩不傷悼痛切伊訓言爾
惟不徳罔大墜厥宗墜宗則九廟為墟矣使人凛然有
危懼之意至太甲但曰忝厥祖忝祖之言視墜宗之言
為孰嚴其曰無越厥命以自覆無之一字辭㫖從容亦
[186-7b]
非墜厥宗之斷斷也况又曰惟懐允圖曰萬世有辭期
望之意愈至詳味太甲首篇温乎春風和氣中有陶然
自得之意及觀伊川格言大訓明偹森嚴如武庫矛㦸
森列何也臣之事君如子之事父事父母幾諫見志不
從又敬不違勞而不怨夫父母有過諫之於幾㣲而不
從常情或有忿激之心忿激之心生則諌諍之言過其
傷多矣為孝子者加敬而不違雖勞而不怨其色愈恭
其氣愈和其言愈從容而不敢廹也伊尹聖人太甲庸
[186-8a]
君伊尹元老太甲幼主而事之如父此其所以聖也吕/
祖謙/
   傅説
髙宗素知傅說昔髙宗之於傅説其知之舊矣豈真足
以夢得哉惟夫踈逺之士欲舉而置之貴近之右未有
以信於天下也故假諸夢以神之故孟子告齊宣王曰
必不得已而使卑踰尊踈踰戚不可不重陳傅良/
學無止法傅説告髙宗以典學曰終始不曰始終學無
[186-8b]
止法也真徳秀/
開聖學之源學之一事前此未經見也説命曰惟敎學
半曰念終始典于學於是始有學之名遂開萬古聖學
之源其功亦大矣哉同上/
髙宗之得說以心之通髙宗之用人不求之於必可得
之人而求之於不可知之夢事近恠矣然髙宗審其所
夢之象而旁求之於天下而并以其所夢之意告之於
人而舉朝之人不恠且疑耶使者四出交錯道路而傅
[186-9a]
巖之野負版之役夫儼然肖焉遂載而去之而説亦不
辭舉朝之臣與其天下之人與其同役胥靡之人其愈
不恠且疑耶既至而相之命之為礪命之為霖雨命之
為舟楫命之為瞑眩之藥自比於弗視地之跣其勤若
是其誠若是耶以髙宗之不言且夢帝而得之且形貌
求而肖之且舉版築而相之且命之則説宜有驚世之
智絶人之謀而徒曰從諫好學之類而已耶而髙宗又
從而信受之服行之終始尊任之卒以繼伊尹之功而
[186-9b]
興商何耶甚矣其不恃其力以致物而以其心而致物
也如此葉適/
   周公
用天子禮樂問賜周公以天子之禮樂當否曰始亂周
公之法度者是賜也人臣安得用天子之禮樂哉成王
之賜伯禽之受皆不能無過記曰魯郊非禮曰周公其
衰矣聖人甞譏之矣説者乃云周公有人臣不能為之
功業因賜以人臣不得用之禮樂則妄也人臣豈有不
[186-10a]
能為之功業哉借使功業有出於周公亦是人臣所當
為爾人臣不當為其誰為也程顥/
誠於任管叔管叔不令公宜無不知也與其使之監商
而終致辟焉孰若封之有庳富貴之而已耶游氏曰象
以殺舜為事其㓙愚既已暴於世矣觀其志亦不過欲
富貴而已舜以兄之道處之故封之有庳而使吏治其
國所以處象而全之也若管叔之徳未著於迹其才又
非象比也其志亦未可量周公詎忍逆探其兄之不仁
[186-10b]
将自絶於君親而棄之耶若為有庳之封則彼将以為
鄙我而速亂耳周公之親愛其兄宜無不盡其道矣管
叔之事聖人之不幸也舜誠信而喜象周公誠信而任
叔天理人倫之至其用心一也吕大臨/
不相忌召公為保有欲去之志周公反覆留之不遺餘
力後世權位相軋之際排之使去則多有之挽之使留
葢亦鮮矣周公固不可以後世論也然大臣之秉心公
則惟恐無助私則惟恐不専公私之間世主所當深察
[186-11a]
吕伯恭/
待士周公之治天下何如其治計其一時之士雖賢且
能孰有出周公之右者也雖有智計謀議孰有出周公
之意者也以周公而輕天下之士則天下之士夫誰議
而周公則不爾也沐不敢暇櫛也食不敢下咽也周公
非不敢也周公則以為不沐不食不過足以病吾之一
身耳不幸而失一士則足以病天下病風俗吾則不忍
以一身之安而易天下之病風俗之病也
[186-11b]
 
 
 
 
 
 
 
 羣書考索續集卷五十五