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k0029 羣書考索-宋-章如愚 (master)


[18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羣書考索續集卷五十四
            宋 章如愚 編
  君道門
   湯
處時之務甞讀書而至於湯未甞不悲湯之窮也雖然
使湯安於其窮而不變不可也安而不變者是助桀者
也放桀之罪身罪也助桀之罪心罪也身罪之罪其罪
[185-1b]
小心罪之罪其罪大小不可以易乎大而身不可以掩
乎其心也身罪而心非後世或可以原心而定罪身脱
而心陷焉者吾不知其罪之如何也嗟乎此湯之本心
也而難以吿夫人吾觀當時曰舍穡曰其如台者非助
桀之言也不急以伐桀者之言也夫安於虐而不急以
伐焉者何也意者執於其分而不忍也夫不忍以賊乎
其君而上之人誠忍焉湯之心又何如也吾固曰湯處
時之窮者也吕祖謙/
[185-2a]
徳澤深教化明成湯伐桀而商之衆曰我后不恤我衆
舍我穡事而割正夏觀此見得湯之徳澤入於民者深
教化示於民者明桀之民雖不聊生然商之民陶陶於
農畆而不知非徳澤之深者能如是乎桀雖無道而且
以為正統之夏非教化之明而尊卑上下之分猶不㤀
乎此雖怨湯之言乃足以見湯之徳澤教化也
應天順人武王附/夫極聖人之常遇天人之變吾甘心
任之而不之謝非樂乎其命之革也彼不克嚴其不可
[185-2b]
犯之尊往往自速其不可回之禍一或恝然乎天心之
從違恬然乎人心之去就徘徊乎一事之不屑則我於
至理已有乖戾安保天下之不呼舞四起而奪之亟吾
不忍斯民或擠於不可救藥之時寧忍一巳自冒其不
可測知之勢徳少慚乎吾身将大安乎天下樂未善乎
一時将大聲於後世劉穆元/
六事自責桑林之禱乃其至誠惻怛之所形而六事以
自責者又皆其反躬内省之實意然自常情觀之昭徳
[185-3a]
建中必無不節之政克寬克仁必無失職之民制事以
義宫室何自而崇聲色不邇女謁何自而盛以至不殖
貨利從諌弗咈而苞苴之行讒夫之昌必不能以累乎
湯也然湯固無是也湯奚敢以無是而自足哉盖其平
日所以處其身者常歉如也嗚呼聖人之用心如此哉
罪己湯之徳莫如罪己以元牡告上帝者請桀之罪也
有罪不敢赦者求己之罪也范祖禹/
救民武王附/ 湯之伐桀討罪也升陑而不避險阻正
[185-3b]
兵也與桀戰於鳴條危之也兵刃既接勝負未可知勝
則出民於塗炭不勝則貿貿然将何所恃以歸乎危之
固勝之也夫揖遜與賢而繼之以世又繼之以兵時愈
交下視古愧焉而不辭天下之惡名以救斯民不避後
世之口實以援斯世昔所未有自我為之雖時有汙隆
而理無彼此因時乗理聖人之時中此湯之所甚懼而
不釋然者雖後有聖人不幸而遇後世天下望其来蘇
如旱雲時雨茍能不恤吾身起而應之舉一世塗炭之
[185-4a]
民而置之清閟之地則湯之所甚懼而不釋然者至此
可以無憾矣故曰于湯有光孟津之渡升陑之正也牧
野之戰鳴條之危也數紂之罪若有凉徳者武王之心
又危於湯哉陳君舉/
具訓蒙士湯制官刑儆于有位所謂三風十愆惟曰具
訓于蒙士而已此正易所謂蒙利用刑人意也
無心伐桀文王附/ 書稱伊尹去亳適夏既醜有夏復
歸于亳葢伊尹耕於莘野既以處士從湯矣及其適夏
[185-4b]
非其私行也湯必與知之其君臣之心以為從湯伐桀
以濟斯世不若使伊尹事桀以止其亂雖使夏不亡商
不興無憾也及其不可復輔於是捨而歸爾其後文王
事紂亦身為之三公至将囚而殺之然後棄之而西葢
湯之於桀文王之於紂其不欲遽奪之者如此此其所
以為湯文王而後世之所不及也蘇轍/
因亳民以見忠厚之化湯之伐桀至於東征西怨南征
北怨然亳民乃惮於興師必誓以必往而强其從者此
[185-5a]
見湯之忠厚化於亳邑故其伐桀不惟湯有黾勉不得
已之意而亳民亦至於强而後從非其本心樂為是舉
非湯之盛徳何以及此不然則安史之亂幽陵之民至
以安史為聖惟恐其事事不濟豈至强而後從哉
   盤庚
不與民争勝盤庚遷都作書三萹而心腹腎腸披露於
其末豈前此猶有懐未盡乎曰古人相告語法如此也
人方以吾為厲已而遽與之别白是非若将好勝然者
[185-5b]
是故撫諭慰釋以和其不平之心而未盡之意則徐待
其定而後從陳傅良/
遷亳非强民盤庚之遷亳曰丕從厥志曰恭承民命葢
志者民之良心命者心之正理盤庚非從其情乃從其
心也非順其事乃順其理也
民之忿心不可禁遏盤庚告諭爾衆則曰㒺伏小人之
攸箴自常情論之民不樂遷沮事之言惟恐聞之今乃
使之無伏葢民之忿心不當禁遏必使之發於語言乃
[185-6a]
可以漸消殺如秦之誹謗者族民不敢言而忿怒之心
日長矣况曰箴者盤庚之心豈以民言為悉不足聽舉
事深恐下情壅塞葢有㫖也吕祖謙/
法令恩意並用盤庚曰無有逺邇用罪伐厥死用徳彰
厥善盤庚責人以必遷之辭也又曰邦之臧惟汝衆邦
之不臧惟予一人有佚罰盤庚自咎而不咎人之辭也
上兩言法令也下兩言恩意也商君之徒有法令而無
恩意盤庚則賞罰並用葢無下兩言則徒法不能以自
[185-6b]
行無上兩言則徒善不足以為政
君民相愛憂民之憂者民亦憂其憂盤庚㒺不惟民之
承則憂民之憂矣而保后胥慼是民亦憂其憂也
以貨飭臣非盛世事自盤庚有緫於貨寳之戒至穆王
之命伯冏復有惟貨其吉之戒成湯文武之隆未聞數
數以貨飭其臣也噫其商周之衰乎
   髙宗
用傅說說草野一匹夫耳一旦應高宗之求幡然居相
[185-7a]
位而不嫌髙宗慿一夕之夢即倚說以重任而不疑何
也堯帝不知舜方且觀其刑於二女而又歴試以諸艱
之事以堯觀之髙宗似失之畧以髙宗觀之堯似失之
過詳孔子曰参乎吾道一以貫之曾子曰唯顔淵問仁
孔子曰克己復禮為仁顔子復請問其目曾子之以一
唯悟道如髙宗之以一夢信說顔子以問目求仁如堯
之以歴試舉舜二者本無二體夏葛冬裘各宜其時堯
之舉舜顔之問目可謂詳審曾子之唯髙宗之夢可謂
[185-7b]
㨗徑盖舜四岳所舉說髙宗自得之顔子問仁曾子則
夫子自告之其理不可不深思也吕祖謙/
用傅說不可以常論甞恠傅說以匹夫而登相位不由
薦舉不由人望不由家世不由勲業不由資序而當世
物論遂信之而不疑何哉嗚呼此不可以常情論也有
髙宗有傅說則可君非髙宗臣非傅說則必有私意用
人而不合於公議者矣漢文帝以夢得鄧通光武以䜟
用王梁此豈足信哉後世用人者當如堯帝試舜斯可
[185-8a]

周公所論者世臣周公作君奭之書曰在武丁時則有
若甘盤髙宗得一傅說而為商中興昭乎無以議為也
而周公不取傅說而稱甘盤何耶葢自古用人率由世
選傅說雖足以當是責之重而世臣陵落已甚矣
至誠感天灾異有二人君之過形見暴露然後出灾異
以警懼之此無道之君與天地隔絶不通飛潜動植皆
失其宜如是者灾異之應常遲賢君至誠與天地合為
[185-8b]
一體情性之差少有過失灾異立應如是者灾異之應
常速高宗祭成湯而有飛雉之變以髙宗之為君豈其
有異葢髙宗恭黙思道夢帝賚予良弼精神與天地相
通久矣又繼之以憲天之功徳與天合故於祭祀之間
畧有過厚飛雉隨而應之此雖髙宗近厚之過過於厚
亦過也吕祖謙/
夢得說髙宗思得賢於夢寐故朕兆先見亦不忘於夢
寐之間今有人誠心下卜有禱輙應此理之常譬如明
[185-9a]
鏡物無不照亦非此往亦非彼來程頥/
   周
農事開國周家以農事開國今觀七月之詩日月星辰
之運行昆蟲草木之變化凡感乎耳目者皆有以觸其
興作之思是其心無一念之不在乎農也自于耜而舉
趾自播榖而滌場所用非一器所業非一端私事方畢
而公宫之役毋敢稽嵗功方成而嗣嵗之圖不敢後是
一嵗之間無一日不専乎農也惟夫與婦惟婦與子各
[185-9b]
共乃事各任乃役是一家之内无一人不力乎農也織
薄於秋求桑於春躬耕蠶績之勞以為衣服之計無所
不至猶恐其未足也于貉為裘又有以相之食欝及薁
烹葵及菽偹菓蔬之美以充耆老之養無所不至猶恐
其未足也穫稻為酒又有以介之當時農之所耕者自
有之田而上之人又從而崇奨勸諭之故斯民亦以為
生之樂而勤敏和恱之氣浹于上下不見其有勞苦怨
歎之狀朋酒羔羊升堂稱夀君民相與獻酧忘其為尊
[185-10a]
卑貴賤之殊真徳秀/
民心念周拯救於文武涵養於成康勞來安集於宣王
卒之民心固結牢不可解黍離之歌涕泗欷歔葵丘之
㑹感激奮發此猶可也至於末年以盟向予鄭而盟向
之民不肯事鄭以陽樊予晉而陽樊之民不肯事晉是
知民心之不忍棄周雖衰㣲之後猶一日也
享國長久昔周之興也禮以為本仁以為源自后稷以
來至於文武成康其講禮也偹矣其施仁也深矣民習
[185-10b]
於耳目浹於骨髓雖後世㣲弱其民将有陵慢之志則
畏先王之禮而不敢為将有離散之心則思先王之仁
而不忍去此其所以享國長久也司馬光/
文武待臣之至鹿鳴之詩曰燕羣臣嘉賓是以臣為賓
也伐木之詩曰燕朋友故舊是以臣為友也以臣為賓
敬已至矣以臣為友敬益至焉故序詩者謂雖天子必
湏友以成得其指矣玩其詩止見其為人之求友而不
見為君之求臣葢先王樂道忘勢但知有朋友相須之
[185-11a]
義而不見有君臣相臨之分故也詩凡三章皆言燕樂
之義三章曰既有肥羜以速諸父又曰既有肥牡以速
諸舅諸父者朋友之同姓而尊者也諸舅者朋友之異
姓而尊者也三章曰籩豆有餞兄弟無逺兄弟者朋友
之同儕者也夫以天子之貴而尊其友曰父曰舅親其
友曰弟曰兄此其為尊徳樂道之至也夫此其所以為
有周之盛也夫真徳秀/
日夜整齊其民周之制民有罪惡未麗於法而害於州
[185-11b]
里者桎梏而坐諸嘉石重罪役之朞以次輕之其下罪
三月役使州里任之然後宥而捨之其化之不從威之
不格患苦其鄉之民而未入於五刑者謂之罷民凢罷
民不使冠帶而加明刑任之以事而不齒於郷黨由是
觀之則周之盛時日夜整齊其民而鋤去其不善譬如
獵人終日馳驅踐蹂於草茅之中捜求狐兎而搏之不
待其自投羅網而後取也夫然小惡不容於鄉大惡不
容於國禮樂之所易化而法禁之所易行者由此之故
[185-12a]

不輕於用刑成周之時左右刑罰有五禁焉先後刑罰
有五戒焉所以警民於未然之先者甚明也兩造之禁
訟入束矢而後聽兩劑之禁獄入鈞金而後聴所以防民
於将犯之際者甚著也至開其自新之塗篤其自反之
念則嘉石之平圜土之教其施於已犯之後者尤切也
刑乃所以教周之刑罰具見於周官大司徒以八刑紏
民在三物教民之後而其所紏者不孝不睦不婣不弟
[185-12b]
不任不恤造言亂民而已是其刑祗以為教也真徳秀/
周官不載學校之官周官三百六十而學校之官獨缺
不載葢以為統領於六官者皆法之所寓而學校非法
守之職也
周官法度必有闗雎麟趾之意而後可以行周官之法
程顥/
用人無尊卑逺近甞觀周公立政之書論文武得人之
盛而至於夷㣲盧之烝三亳版之尹皆有常之士而其
[185-13a]
選無異於三宅彼皆逺方也皆卑職也逺方非要地卑
職非膴仕以天下之美材居之亦宜有所不安焉而莫
之問何也有君如文武非棄材之主有臣如周公非蔽
賢之相則逺之非踈之卑之非薄之也且夫周公大聖
也天下所共知也而諸侯無伯則出為東伯六卿無宰
則俯為冡宰畢公大賢也亦天下之所共知也而周公
不沒則未得以為伯君陳不沒則未得以監商聖如周
公而下缺人焉則降而為之不以為辱賢如畢公而上
[185-13b]
有人焉則淹而留之不以為恨天下不聖於周公而不
賢於畢公者又何擇也陳傅良/
君臣相愛古者上下相親上之於下則曰駿發爾私終
三十里惟恐民食之不給也下之於上則曰雨我公田
遂及我私惟恐公田之不善也
籍兵觀成周籍民兵之數然後知古人之不誘乎名自
司徒籍民數而言則治田為八家可任者葢二十人至
於起徒役則毋過家一人耳自司馬籍兵數而言則一
[185-14a]
甸六十四井葢出七十五人至於行兵則又毋過三十
人耳夫實調者如此其寡而虚籍如此其衆先王何自
而不逃乎其名也兵之在民寧籍而不用
理財周官國用之制冢宰職之其權専也治財之官終
其身而不易其位其任久也貢賦所入庫藏所出皆身
親其勞府史胥徒無與焉其職勤也是三者天子言而
附之所用之人不敢以茍簡倉卒而責辦也故成周之
財國不告竭而民甞有餘此其効爾
[185-14b]
待士辟雍之於樂菁莪之樂育觀樂之一辭古人養士
之意何其厚也以三物教萬民而賓興之觀賓之一辭
古人取士之意又何其厚也
周禮春秋有功於周周自夷王已下寖衰寖㣲京師存
乎位號而已然五六百年間綿綿延延不絶如綫而諸
侯卒不敢叛周者周禮在故也王室益弱諸侯日强又
二百年亂臣賊子如麻然而畏未敢取周者春秋作故
也自堯舜三代唯周得八百有餘年雖后稷公劉積徳
[185-15a]
自逺實以二大典矣嗚乎周禮明王制春秋明王道可
謂盡矣
天報其仁太王不耻於失國而耻於失民心忍於辱己
而不忍於鬭其民避狄去邠而子孫有天下者七百餘
年天報其仁也范祖禹/
   文王
受命稱王為妄說書稱商始咎周以乗黎乗黎者西伯
也西伯以征伐諸侯為職事其伐黎而勝也商人已疑
[185-15b]
其難制而患之使西伯赫然見其不臣之状與商並立
而稱王如此十年商人反晏然不以為恠其父師老臣
如祖伊㣲子之徒亦黙黙相與熟視而無一言此豈近
於人情耶由是言之謂西伯受命稱王十年者妄說也
以紂之雄猜暴虐甞醢九侯而脯鄂侯矣西伯聞之竊
歎遂執而囚之幾不免死至其叛已不臣而自王乃反
優游而不問者十年此豈近於人情耶由是言之謂西
伯受命稱王十年者妄說也孔子曰三分天下有其二
[185-16a]
以服事商使西伯不稱臣而稱王安能服事商乎且謂
西伯稱王起於何說而孔子之言萬世之信也由是言
之謂西伯受命稱王十年者妄說也伯夷叔齊古之知
義之士也方其遜國而去頋天下莫可歸聞西伯之賢
共往歸之當是時紂雖無道天子也天子在上諸侯不
稱臣而稱王是僣叛之國也然二子不以為非依之久
而不去至武王伐紂始以為非而棄去彼二子者始頋
天下莫可歸卒依僣叛之國而不去不非其父而非其
[185-16b]
子此豈近於人情耶由是言之謂西伯受命稱王十年
者妄說也歐陽修/
善處君臣之間不蘄得民而民自歸之其勢可取而不
取為商之民與為吾民何異臣人與為人臣亦何異故
有君民之大徳有事君之小心謝顯道/
視民如傷文王之視民如傷豈以𡨕㝠之不可欺昭昭
之不可犯哉幽明物我通為一體不見其有可傷之地
吕祖謙/
[185-17a]
挽人心以事商天下之生久矣尊卑之分不可易也而
紂為之君夫紂誠君也文王誠臣也臣不可以加乎其
君者理也而天下亦曰文王宜王夫文王固宜王也而
文王之心則以為奚王也岐山之民王之民也江漢之
民王之民也東海北海亦王之民也無王則無岐無江
漢無東海北海而予奚得以君之也今岐之民則曰是
文王之仁也江漢之民則曰是文王之化也東海北海
則曰是文王之養老也嗟乎我何有於天下而天下過
[185-17b]
知有我也已而虞芮不質成於商王而質成於我昆夷
不遣聘於王而遣聘於我甚矣文王其無以謝天下也
吾将有以率邠岐之民江漢之民東海北海之民與夫
虞芮昆夷之聘而歸之王可也是故羑里之囚人皆以
為文王之不幸也而文王則以為宜也我無以取信於
君而得罪者宜也君奚過哉故易之書為明大分而作
也自夫文王安於羑里之囚而不敢以過紂夷明養晦
益堅事上之小心然後天下始曰文王聖人也聖如文
[185-18a]
王而且不敢過我何有哉是以當時之人怨不至於叛
憤不至於激者皆文王以身挽之也吕祖謙/
勞逸讀無逸見文王之勞讀立政見文王之逸
不自足羑里之囚若可憂也而從容於演易靈䑓之成
若可樂也而暇食之不遑太顛散冝生之徒若可用也
而復以為無能往來茲廸彛教
以人道使人於采薇見先王以人道使人至於後世則
牛羊而已范祖禹/
[185-18b]
涵養文王羑里之囚死生憂患之至矣而從容演易安
時處順無異凝旒端冕南面而居葢其平昔涵養之功
正在事物變遷之際與之循習無所駭異也劉彦冲/
為商室係民心汝墳之卒章曰魴魚赬尾王室如燬雖
則如燬父母孔邇葢勞苦之極從而寛之曰王室雖如
燬而文王在邇有以恤我也玩此詩則民心雖怨乎紂
而尚以周之故未至於泮散也是文王以盛徳為商之
方伯與商室係民心而維宗社者也其徳可不謂至乎
[185-19a]
張栻/
教化王化之所振蕩徳教之所鼓舞四方萬里如在掌
握閭巷匹夫如游庠序當時兎罝有好徳之心武夫有
干城之畧江漢游女無犯禮之思汝墳婦人有勉正之
義共歌於詩班班可攷也
   武玉
非聖人之言失之過東坡謂武王非聖人斯言過矣故
其所言竊武盡美矣未盡善也之論而不察孔子之意
[185-19b]
葢孔子止謂武王征伐不及舜之禅遜易曰湯武革命
順乎天而應乎人詩曰武王有聖徳故後世信孔子而
不信東坡也既以武王非聖人而荀文若却言聖人之
徒何哉
武未盡善是聲音之失說者以征伐不及揖遜曰迹固
不及然其聲音莭奏亦有未盡善者樂記曰有司失其
𫝊也若非有司失其𫝊則武王之志荒矣孔子自衞反
魯然後樂正雅頌各得其所是知未正之前不能無錯
[185-20a]
程顥/
征伐非聖人所欲以言其徳則韶武二樂皆盡美也葢
樂者徳之華也以言其應世之事則武為未盡善葢征
伐非聖人之所欲也周孚先/
舜與武王同道揖遜之事天與之人與之征伐之義順
乎天而應乎人也聖人豈有二心哉如冬日則飲湯夏
日則飲水事固如此征伐之義固不如儀鳳之容然聖
人豈以我所遇之時不如舜而私自己哉盡善盡美聖
[185-20b]
人之意豈不曰舜與武王同道謝顯道/
化天下昔武王既克商散財發粟使天下知其不貪禮
下賢俊使天下知其不驕封先聖之後使天下知其仁
誅飛㢘惡來使天下知其勇如此則敎化天下之實固
已立矣天下聳然皆有忠信㢘耻之心然後文之以禮
樂敎之以學校觀之以郷射而謹之以冠昏䘮祭民是
以目擊而心諭安行而自得也
知天下之勢武王不泄邇不忘逺仁矣乎曰非仁也勢
[185-21a]
也天下之勢猶一身一身之中手足病於外則腹心為
之深思静慮於内而求其病以療之二物腹心手足之
相救非有待而後然故曰武王之不泄邇不忘逺非仁
也勢也勢如此其急而古之君獨武王為然者何也人
皆知一身之勢而武王知天下之勢也
傾紂之否武王誓師之書必曰泰誓者乃否泰之泰紂
時上下不交天下無邦武王大㑹諸侯以往伐傾紂之
否故名篇以泰誓王安石/
[185-21b]
憂無君天下不可一日無君也一日無君者周武王之
憂亦伯夷之憂也武王憂今日之無君而伯夷憂後世
之無君憂不同而君一也吾甞讀泰誓之書未甞不悲
武王有無君之心也然武王之無君天下之有君也武
王得無君之非而天下獲有君之幸以己之非而易天
下之幸奚不可也而伯夷則不之恕也吾觀湯之慙未
釋於伐夏之日而仲虺則釋之武自謂于湯有光而伯
夷則非之何者湯無伯夷則慙而武王之臣皆虺故非
[185-22a]
也慙不見於湯則非必見於夷光未見於武則釋先見
於虺湯之慙夷之非武之光虺之釋皆同此憂也無武
之光無虺之釋則天下無善治無夷之非無湯之慙則
天下無寧君吕祖謙/
急於聞道武王之始克商也訪洪範於箕子其始踐祚
又訪丹書於太公可謂急於聞道者真徳秀/
教化武王反商政之初釋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閭
則君子賢其賢而親其親散鹿䑓之財發鉅橋之粟則
[185-22b]
小人樂其樂而利其利
有心於教武王左仗黄鉞右秉白旄以麾釋者曰左手
仗鉞示無事於誅右手秉旄示有心於教牧野之戰武
王何心哉
通道於九夷八蠻武王通道於九夷八蠻盖蠻夷來王
而其道自通非武王有意於開四夷而斥大境土也
   成王
不以法待士大夫成王周官之告戒獨望之講學而法
[185-23a]
無與焉先王所以厲士大夫法設不用也不以學取人而
徒法之恃賈誼所謂官徒遇之彼将官徒自為陳傅良/
為治有序内修外攘治之序也而成王黜商命滅淮夷
乃始歸豐作周官何也境外之㓂鄉隣之鬭者也先修
而後攘可也境内之㓂同室之鬭者也苟不先治其鬭
室可得而治乎武庚三監之伐近在肘腋實係王室安
危而淮夷亦在封域之中聲勢相倚者也二患既除然
後創制立法之事可興矣是固治之序也吕伯蒙/
[185-23b]
得周公以輔養自古人君守成而致盛治者莫如周成
王成王之所以成徳由周公之輔養昔者周公傅成王
幼而習之所見必正事所聞必正言左右前後皆正人
故習與智長化與心成程頥/
闗市之征文王之時闗市譏而不征周公成王之時則
闗市有征矣至㓙年然後弛之秦觀/
兵權不偏属於一人昔成王将終命大臣相康王方是
時掌兵權者太公望之子伋也宰臣召奭命作威南宫
[185-24a]
毛取二干戈虎賁百人子伋以逆嗣子伋雖掌兵非有
宰臣之命不敢發也召公雖制命非諸侯将命以往伋
亦不承也兵權散主不偏属於一人可知矣胡安國/
躬行周公之訓周公作立政以戒成王使成王不能躬
行周公之訓則言為徒言耳今觀周官之書如撫萬邦
廵侯甸四征弗庭即立政詰爾戎兵方行天下之意也
如立太師太傅太保而下即常伯常任凖人之意也如
戒有官君子其爾典常作之師即其惟克用常人之意
[185-24b]
也尊所聞行所知成王所以日進於髙明光大之地歟
司㓂不言刑成王司㓂之命不言刑而言掌禁者葢治
於已然不若沮於未然先王之立刑法惟恐天下之人入
其中而不能自出故為之明示法禁使知有如是之罪
必陷如是之刑人有懼心易避難犯此先王忠厚意也
   宣王
備禦當周人有常言一身之内備風寒者不過幾處守
要之說也宣王之時北有玁狁南有荆楚東有徐夷故
[185-25a]
城東方則仲山甫矣式南國則申伯矣奄北國則韓侯
矣四夷已備其三異時犬戎之禍乃作於西以乗其不
備之處狐䑕之巧於伺便乗隙從古然矣一隅不謹且
遺後患况夷垣啟鑰以縱盗之入乎
志足以立功大雅始於雲漢著其心也小雅始於六月
著其功也編詩者之意以為有是心者然後有是功宣
王惟其出此是以能挈天下之大器以就其能成之大功
攘夷狄宣王之時薄伐玁狁至於太原太原周境也宣
[185-25b]
王之治戎狄不盡吾境不置也吕祖謙/
明文武之功業政事之修則欲如庶獄庶謹之勿悞器
械之備則欲如爾戈爾矛之必飭謹㣲接下則必如遣
使之禮樂側身修行則必如内治之憂勤遣将命帥隐
然采薇枤杜之歌而還定安集之民猶其在懐保恵鮮
之日凡為此者固将以紹文武立治之大經而措斯世
於道化盛行之日也
   秦
[185-26a]
以得人興前世論者咸以山河之險秦得百二遂并天
下地勢便利使之然也所以奉春進計田肯建言著之
史牘千古稱善愚謂秦人之興有由然矣自伯翳至於
秦仲率以立功克守其業而僻在岐雍諸侯以夷狄待
之穆公之世得人而昌廣地開國悉由任賢之功矣百
里奚亡虞之臣也而授以國政孟明奔軍之将也而委
以師律引咎自責卒渡河西之地由余在戎公以為憂
當其來聘也降千乗之尊接以殊禮坐則曲席食則傳
[185-26b]
器及其來歸以客卿待之故能益國十二闢地千里遂
覇西戎而抗衡中國矣自後孝公增脩穆公之徳寤寐
賢者列爵而尊之分土而予之衞鞅以孽公子求見遂
用其謀開阡陌急耕戰法行民便亦以稱覇後世克遵
先軌范睢蔡澤離蔬釋蹻而取卿相任賢之術速於置
郵卒能滅二周吞六國而并天下者用此術也且蘇秦
反覆之臣燕王一聽其言合從山東秦人不敢出函谷
者十五年以此思一賢之功堅於山河逺矣湯以亳武
[185-27a]
王以鎬而王天下其政何如哉百二之說於是為腐余/
元度/
不師古謂先王井田不足繼而開阡陌之議謂先王郷
遂不足復而發閭左之兵封禅之典謂先王禮儀不足
以飭治也參夷之誅謂先王刑法不足以齊民也
先王良法美意不復存自封建之法廢而郡縣則官无
定守自井牧之法廢而阡陌則人無定業自什一之法
廢而為大半之賦則民財竭矣自三日之役廢而為閭
[185-27b]
左之戍則民力盡矣其他良法美意掃地無餘
不去肉刑三代法度秦盡變更獨不去肉刑安得不滅
石安世/
失道非一日李斯佐始皇定天下不可謂不智扶蘇是
始皇子秦人戴之久矣陳勝假其名猶足以亂天下而
斯乃矯詔立胡亥殺扶蘇蒙恬夫蒙恬持重兵在外使
不即受誅而復請之則斯髙無遺類矣以斯之智而不
慮此何哉曰秦之失道有自來矣豈獨始皇之罪自商
[185-28a]
鞅變法以來以殊死為輕典以參夷為常法人臣狼顧
脅息以得死為幸何暇復請方其法之行也求無不獲
禁無不止鞅自謂軼堯舜而駕湯武矣及其出亡無所
舍然後知為法之弊矣夫豈獨鞅悔之秦亦悔之矣荆軻
之變持兵者熟視始皇環柱而走莫之救者以秦法重
故也李斯之立胡亥不復忌此二人者知威令之素行
而臣子之不敢請也二人之不復請亦知始皇之鷙悍
而不可回也豈料其偽也哉周公曰平易近民民必歸
[185-28b]
之孔子曰有一言而可以終身行之者其恕乎夫忠恕
為心而以平易為政則上易知而下易逹雖有賣國之
奸無所投其隙倉卒之變無自發焉然令行禁止葢有
不及商鞅者矣而聖人終不以彼易此商鞅立信於徙
木立威於棄炭禍其親戚師傅積威權之劇以及始皇
秦人視其君如雷電鬼神之不可測也古者公族有罪
三宥然後制刑今至使人矯殺太子而不忌太子亦不
敢請則威信之過也故夫以法毒天下者未有不反中
[185-29a]
其身及其子孫者也東坡/
   始皇
天厭秦嬴政之有天下也始以利觜長距雞鬬六國而
擅場復以鈎爪鋸牙虎噬萬方而擇肉終以多藏厚斂
蠶食兆民而富國然後戍五嶺築阿房驅周禮之書盡
赴回祿惑神仙之術但崇方士收大半之賦則黔首豆
分用三夷之刑則赭衣櫛比鯨鯢國政螻蟻人命原膏
野血風腥雨羶民厭秦也訴之於天天厭秦也授之於
[185-29b]
漢秦獨厭天厭民而自王乎
詩書之道廢秦以山西鏖六國欲帝萬世劉氏一呼而
闗門不守武夫健将賣降恐後何耶詩書之道廢人唯
見利而不聞義焉耳李泰伯/
以失士而亡秦人既一天下以為六國之餘士游談於
齊之稷下客食於四公子之門家於薛養於燕者猶在
也而不盡去是則無以弭患設重賞酷罰以致名士欲
盡殺而後快而不知結軌連横之徒又溢出而聚於豐
[185-30a]
沛之子弟耳餘之厮役報韓之黨大鄉之盗分裂四騖
各茍富貴卒合而亡秦陳正齋/
又夫智勇辨力此四者天民之秀傑也類不能惡衣食
以養人皆役人以自養也故先王分天下之富貴與此
四者共之此四者不失職則民靖矣四者雖異先王因
俗設法使出於一三代以上出於學戰國至秦出於客
漢以後出於郡縣吏魏晉以來出於九品中正隋唐至今
出於科舉雖不盡然取其多者論之六國之君虐用其
[185-30b]
民不減於始皇二世然當時百姓無一人叛者以凡民
之秀傑者多以客養之不失職也其力耕以奉上皆椎
魯無能為者雖欲怨叛而莫為之先此其所以少安而
不即亡也始皇初欲逐客用李斯之言而止既并天下
則以客為無用於是任法而不任人謂民可以恃法而
治謂吏不必才取能守吾法而已故墮名城殺豪傑民
之秀異者散而歸田畆向之食於四公子吕不韋之徒
者皆安歸哉不知其槁項黄馘以老死於布褐乎抑将
[185-31a]
輟耕太息以俟時也秦之亂雖成於二世然使始皇知
畏此四人者有以處之使不失職秦之亡不若是速也
蘇軾/
焚坑之謬李斯獻䇿始皇用之燒經書焚學士謂可以
杜異見息訕謗矣然沛公一起言太公兵法運籌决勝
者張良也說下秦将使敵和者陸賈也收圖籍薦大将
撫根本者蕭何也陳奢靡取亡之戒者樊噲也将思歸
之士出南鄭定三秦者韓信也脫輓輅言建都陳山河
[185-31b]
百二之利者婁敬也自餘如参陵平勃之徒莫不以材
智䇿烈為漢宗臣計其生時秦子楚尚未得華陽夫人
也或伏於胥吏困於卒伍屠狗販繒寄食乞憐姓名不
聞而往往已有蹀血咸陽爼醢祖龍之志矣始皇既不
得而坑之方且虞心非巷議之人治偶語非今之罪是
猶大川泛溢壊堤横決而區區於増土石窒罅漏不亦
愚之甚哉史謂秦愚黔首夫黔首固多愚不待秦而後
愚也其不愚者非秦之所能愚也然則滅仁義之塗絶
[185-32a]
諌說之辨以一身而讎疾四海之人将以遏其口屈其
心至於賊疾而不知刄廹而不見是則自愚而已胡寅/
以術留天下智者或可與取天下矣而不可與守天下
守天下則必有大度者也何者非有大度之人則常恐
天下之去我而以術留天下以術留天下而天下始去
之矣自周失其政諸侯用事而秦獨得山西之地不過
千里韓魏壓其衝楚脅其肩燕趙伺其北而齊掉其東
秦人被甲持兵七世而不得解寸襲尺取至始皇然後
[185-32b]
合而為一秦見其取天下如此其難也而以為不急持
之則後世且復割裂以為敵國是以墮名城殺豪傑銷
鋒鏑以絶天下之望其所以偹慮而固守之者甚宻如
此然而海内愁苦無聊莫有不忍去之意是以陳勝項
籍因民之不服長呼起兵而山澤皆應由此觀之豈非
其重失天下而防之太過之弊歟蘇轍/
吏不肖昔秦人之趣亡非一道也而其若是太甚者吏
不肖也吾觀始皇之初陋三代之封建其弊至於戰國
[185-33a]
髖髀相依以蹙王室故夷其城而郡縣之其慮誠逺也
既而天下之吏習於嬴氏之暴斬刈剝啄草菅其民而
斃之重之以頭㑹之斂閭左之徭又重之以阿房驪山
土木之役當時之吏非殘忍侵漁病民以逢其君者則
貪釁幸灾不逞之人也於是民之欲亡秦者十户而八
九矣闗東之豪投袂而起一呼響應毛奮而鱗集戮力
以傾秦人者不可勝計烏合之師所至如破竹者大抵
皆郡馘其守縣俘其令以應之者也不然則吏為自全
[185-33b]
之計挈地以賂敵而市一旦之命者也又不然則談士
掉三寸之舌𫝊檄而風靡者也而孰為秦守哉其間黨
秦之惡不肯遽臣妾者如三川之守田四川之守社南
陽之守錡亦欲驅欲潰之民疾鞭而戰之不敗而塗地
則亦為降虜而已亦奚救於秦之斃耶秦以虎狼之强
尺攻寸取以吞天下一夕有變三十六郡皆無人之墟
子嬰之席未暖天下為漢何也秦人之憂素不及吏也
知儒之不可殺爰自亡秦以詐力自私始以儒者為不
[185-34a]
切於用雖然彼固惡之也亦有所忌而未敢誦言殺之
也種𤓰函谷設穽驪山以秦氏之暴虐殘鷙欲殺則殺
之耳何至委曲紆餘如此意者恐天下以殺儒議已而
始先為自文之也如是則於儒生雖然能殺而亦深自
知其不可殺也已
 
 
 
[185-34b]
 
 
 
 
 
 
 
 羣書考索續集卷五十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