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k0029 羣書考索-宋-章如愚 (master)


[159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羣書考索續集卷二十八
            宋 章如愚 編
  封建門
   封建
辨蘇子由古史論封建之不可復始皇紀論封建之不
可復其説雖詳而大要直謂無故國之可因而已甞試
考之商周之初大賫所富已皆善人而其土地廣狹隨
[159-1b]
時合度無尾大外强之患王者世世修徳以臨之又皆
長久安寧而無倉卒傾揺之變是以諸侯之封皆得傳
世長久而不可動非以有故國之助而然也秦至無道
决無久存之理正使采公卿之議用淳于越之説並建
子弟以自藩屏不過為陳吴劉項魚肉之資雖有故國
之助亦豈能以自安也哉至若漢晉之事則或以地廣
兵强而逆節萌起或以主昏政亂而骨肉相殘又非以
無故國之助而亡也蘇子之考之也其已不詳矣至於
[159-2a]
又謂後世之封建者舉無根之人寄之吏民之上君民
不親一有變故則將漂卷而去亦與秦之郡縣何異若
使秦能寛刑薄賦與民休息而以郡縣洽之雖與三代
比隆可也夫以君民不親而有漂卷之患為不異於郡
縣是固以封建為賢於郡縣但後世之封建不能如古
之封建故其利害無以異於郡縣耳而又必曰以郡縣
善而治之猶可以比隆於三代至於封建則固以為不
可豈封建則不可以善治而必為郡縣乃可以善治耶
[159-2b]
若以無根為慮則吾又有以折之夫天生烝民有物有
則君臣之義根於情性之自然非人之所能為也故謂
之君則必知撫其民謂之民則必知戴其君如夫婦之
相合朋友之相求既已聯而比之則其位置名號自足
以相感而相持不慮其不親也如太公之於齊伯禽之
於魯豈其有根而康叔之於衛又合其再世之深仇而
君之然皆傳世數十衛乃後周數十年而始亡豈必有
根而後能久耶至於項羽初起即戰河北其為魯公未
[159-3a]
必甞得一日臨涖其民也而其亡也魯人猶且為之城
守不下至聞其死然後乃䧏以至彭越之於梁張敖之
於趙其為君也亦暫耳而欒布貫高之徒争為之死以
至漢魏之後則已為郡縣久矣而牧守有難為之掾屬
者猶以其死捍之是豈有根而然哉君臣之義固如此
也若秦之時六國强大誠不可以為治既幸有以一之
矣則宜繼續其宗祀而分裂其土壤以封子弟功臣使
之維持參錯於其間以義言之既得存亡繼絶之美以
[159-3b]
勢言之就使有如蘇子之所病則夫故國之助根本之
固者又可於此一舉而兩得之亦何為而不可哉但秦
至無道封建固不能待其久而相安而為郡縣亦不旋
踵而敗亡葢其利害得失之筭初不繋乎此耳蘇子乃
以其淺狹之心狃習之見率然而立論固未甞察夫天
理民彛本有之常性而於古今之變利害之實人所共
知而易見者亦復乖戾如此是則不唯其窮理之學未
造本原抑其莫年精力亦有所不逮而然也或曰然則
[159-4a]
為今之計必封建而後可以為治耶而度其勢亦可必
行而無弊耶曰不必封建而後可為治也但論治體則
必如是然後能公天下以為心而逹君臣之義於天下
使其恩意足以相及情意足以相通且使有國家者各
自愛惜其土地人民謹守其祖先之業以為遺其子孫
之計而凡為宗廟社稷之奉什伍閭井之規法制數度
之守亦皆得以久逺相承而不至如今日之朝成而莫
毁也若猶病其或自恣而廢法或强大而難制則雜建
[159-4b]
於郡縣之間又使方伯連帥分而統之察其敬上而恤
下與其違禮而越法者以行慶讓之典則曷為而有弊
文公/文集
封建則無夷狄亂華之患制井田所以制國也所以制
王畿也王畿安强萬國親附所以保衛中國禁衛四夷
也先王建萬國親諸侯高城深池徧天下四夷雖虎猛
狼貪安得肆其貪而逞其志乎此三王為萬世慮禦四
夷之上策也王公設險以守其國孔子所以書於習坎
[159-5a]
之彖也城郭溝池以為固孔子所以答言偃之問也自
秦而降郡國天下中原而世有戎夷之禍悲夫五峯/胡氏
罷封建而郡縣最是桞宗元曰封建非聖人意也勢也
不得已也私其力於已也秦之所以革之者其為制之
大者也公天下之端自秦始東坡取其説而附益之曰
聖人不能為時亦不能失時時非聖人所能為也能不
失時而已三代之興諸侯無罪不可削奪因而君之雖
欲罷侯置守有不可得者此所謂不能為時者也周衰
[159-5b]
諸侯相併兵力相殘久矣世之畏諸侯之禍非獨李斯
秦皇知之始皇既定天下分都邑置守令理固宜然冬
裘夏葛時之所宜非人之私意獨見也所謂不失時者
云/云○凡有血氣者必争争之必以利利莫大於封建封
建者争之首亂之端也自書契以來君臣父子兄弟之
相戕有不出於襲封而争位者乎近世無復封建而此
禍㡬絶而仁人君子忍復開之歟
封建乃天道之公郡縣乃一人之私封建與天下共其
[159-6a]
利天道之公也郡縣之制以天下奉一人人欲之私也
封建者帝王所以順天理承天心公天下之大端大本
也郡縣也者伯世暴王之所以縱人欲悖天理私一身
之大孽大賊也分天下有徳有功者以地而不終以天
下自私於是有百里有七十里五十里不能五十里邦
國之制焉於是有君朝卿大聘大夫小聘王廵守侯述
職之禮樂法度焉於是有千雉百雉三之一五之一高
城深池焉於是有井邑丘甸縣鄙之夫數焉於是有十
[159-6b]
乗百乘千乘萬乗之車數焉於是有伍兩卒旅師軍之
制焉於是有卿大夫司徒樂正取士之法焉邦國之制
廢而郡縣之制作而世襲之制亡矣世襲之制亡而數
易之弊生矣數易之弊生而民無定志矣廵守述職之
禮廢則上下之情不通攷文案而不䆒事實信文案而
不任仁賢之弊有不可勝言者矣城池之制廢而禁禦
暴侮威服四夷之法亡矣夫家之法廢則民數不可詳
矣民數不可詳而車乗不可出矣車乘不可出而軍師
[159-7a]
不隱於農矣軍師不隱於農坐食者衆而公私困窮矣
世儒不知王政之本反以亡秦為可法所以歴千五百
餘嵗未有能復之者也胡寅/論
不必封建桞宗元有曰封建非聖人意也葢自上古以
來有之聖人不得而廢也故制其爵位之等為之禮命
之數合之以朝覲㑹同統之以長師牧伯而後可治也
周室既衰倂為十二列為六七而封建之禮已亡秦以
詐力一天下剗㓕萬國以為郡縣三代之制不可復矣
[159-7b]
後世惟知周之長久而不知所以長久者由其徳不獨
於封建也必欲法上古而封之弱則不足以藩屏强則
必至於僣亂此後世封國之弊也且堯舜有天下猶不
能私其子不以一人而害天下也况諸侯之後嗣或賢
或不肖而必使繼世乎是以一人之害一國也然則如
之何記曰禮時為大順次之堯舜禪受湯武征伐三王
封國後世郡縣時也先王之禮或損或益因時制宜以
便其民順也古之法不可用於今猶今之法不可用於
[159-8a]
古也後世如有王者親親而尊賢務徳而愛民謹擇守
令以治郡縣亦足以致太平而興禮樂矣何必如古封
建乃為盛哉范祖/禹
分封之策文帝已行賈誼分封之策文帝固已行苐世
俗不深攷爾分趙之河間以王辟疆分齊為七國以王
齊後豈非衆建諸侯而少其力乎誼之策帝固已先得
之其聞誼之言所以無嘉納之詔者葢此機不可洩於
外也嗚呼文帝分諸侯之權非惟諸侯不知羣臣皆不
[159-8b]
知之至景帝武帝之時亦不知之至於數百年猶不知
之所謂善行者無轍迹乎故表而出之以見帝之不可
西漢年/表節要
異姓諸侯王表云/云故據漢受命譜十八王月而列之天
下一統乃以年數訖于孝文異姓盡矣
諸侯王表昔周監于二代三聖制法立爵五等封國八
百同姓五十有餘周公康叔封於魯衛各數百里太公
於齊亦五侯九伯之地五等諸侯/九州乏伯所以親親賢賢褒表
[159-9a]
功徳關諸盛衰深根固本為不可㧞者也云/云自號為皇
帝而子弟為匹夫云/云故曰周過其厯秦不及期國勢然
也漢興之初海内新定同姓寡少懲戒亡秦孤立之敗
於是剖裂疆土二等之爵功臣侯者百有餘邑尊王子
弟大啟九國燕代齊趙梁楚荆/吴淮南長沙云云可謂矯枉過其正矣云/云
故文帝采賈生之議分齊趙景帝用晁錯之計削吴楚
武帝施主父偃之册下推恩之令使諸侯王得分户邑
以封子弟不行黜陟而藩國自析至哀平之際親屬踈
[159-9b]
逺是故王莽知漢單微亡所忌憚是以究其終始强弱
之變明監戒焉
王子侯表孝武以諸侯王疆土過制制詔御史諸侯王
或欲推私恩分子弟邑者令各條上自是支庻畢侯矣
高惠高后文功臣表漢興訖十二年侯者百四十有三
人時大城名都民人散亡户口可得而數是以大侯不
過萬家小者五六百户封爵之誓曰使黄河如𢃄泰山
若礪國以永存爰及苖裔申以丹書之信重以白馬之
[159-10a]
盟乂作十八侯之位次蕭何曹參張敖周勃樊噲酈商/奚涓夏侯嬰灌嬰傅完靳歙王
陵陳武王正薛歐/周昌丁復蟲逹高后詔陳平盡差列侯之功藏諸宗
廟副在有司始未甞不欲固根本也逮文景四五世間
多䧟法禁訖于孝武後元之年靡有孑遺耗矣網亦少
宻焉迹漢功臣亦皆剖符世爵受山河之誓綴讀前記
盡于孝文以昭元功之侯籍
景武昭宣元成功臣表春秋列潞子之爵許其慕諸夏
也漢興至于孝文時乃有弓高襄城之封師古曰皆從/匃奴來降而
[159-10b]
得/封雖自外徠本功臣後至孝景始欲侯降者周亞夫守
約而力争帝黜其議初開封賞之科又有吴楚之事武
興胡越之伐將帥受爵應本約矣
秦漢之際月表班固謂三代承聖王之烈漢收孤秦之
弊是一說此亦是封建利害 又是道徳之威狂妄之
威成乎安强㓕之之說唐仲/友云
諸侯王表班固意主封建觀周秦利害以眀漢初大封
宗室利大害小後弱宗主利小害大當初只合少其力
[159-11a]
不當奪其權
王子侯表班固二序有深意皆得顯微之體武帝托
廣親分諸侯 元帝時宗室衰兆見物莫兩大
高惠高后文功臣表班固分作此一節有深意縁景帝
之後方有非有功而侯者此序大意傷漢於功臣恩澤
薄高文不輕予人爵孝武罔宻使靡有孑遺
景武昭宣元成功臣表班固序意不取景帝降侯者上
又有深意吴楚秦越用兵雖應本約不比創業非得已
[159-11b]
易師開國承家小人勿用周崇徳報功建官推賢位事/惟能漢事與周别大抵起於
甿𨽻/征夫
外戚恩澤侯表只論亡名便見僥倖若論高祖繼絶皆
為民心無恩澤後世以寵宰相外戚為僥倖故司士以
徳詔爵以功詔禄以能詔事以久奠食惟賜無常惟予
以馭其幸
封侯漢設爵二等曰王曰侯皇子而封為王者實古諸
侯也故謂之諸侯王王子而封侯者故謂之諸侯羣臣
[159-12a]
異姓以功封者謂之徹侯大者不過萬家小者五六百
户以為差䧏古者有分土無分民自漢始分民而諸侯
王國皆連城數十踰於古制不特此也有以宦官而封
侯者高后八年封中謁者張釋卿為列侯是也有見任
宰相而封侯者公孫𢎞封平津侯是也有以婦人而封
侯者蕭何夫人開封鄼侯樊噲妻吕湏封臨光侯是也
有以方士而封侯者欒布封為樂通侯是也或以地名
如以蘇建為平陵侯衛抗為宜春侯或以功號如霍去
[159-12b]
病比再冠軍封為冠軍侯趙破奴從驃騎將軍封為從
驃侯或以美名張騫封為博望侯取其廣博瞻望霍光
為博陸侯取其博大陸平若是者皆無定制非復先王
列爵分土之意也
周漢封建之意先王之封建選建明徳茂啟崇勲葢以
為疆理天下畿方千里以為甸服内官不過九御外官
不過九品舉天下之大而毋敢專享其功亦惟我一二
兄弟甥舅是攝是賛同奬王室毋相害也茍於建置之
[159-13a]
始雜焉無所别白於其間則吾之所與共守天下者何
以為長久之道哉是故大功莫如齊則身兼五侯之地
明徳莫如魯則國侈百里之封曹文之昭而為伯甸徳
薄者不以居尊位也晉武之穆而列侯藩功大者不以
殿小邦也以至武王之母弟八人而五叔無官葢文武
周公封建之初心為褒表功徳而設非徒曰大封同姓
以明親親而已漢高帝懲秦人孤立之弊而不知有周
家褒表之法以里閈之恩裂全燕之地封故人以閨門
[159-13b]
之私分天下之半而王孽子信何功而王於韓濞何徳
而王於吴是故周雖東遷而卒收五伯之功漢末中世
以激七國之變魯衛晉宋尚能城成周於王室如綫之
時彭韓英盧遽欲連帝釁於帝業甫成之日周家封建
之效如彼漢室封建之患如此安得不歸於始者褒表
之當否耶雖然漢固失之矣然有可諉者曰周徳下衰
始曲沃以一軍而封褒表之意已失矣又其甚也韓趙
魏以三家而侯封建之制蕩然矣漢自文景以來有賈
[159-14a]
誼以啟衆建之失有主父以明推恩之令亦足以少弱
其强大之勢矣嗚呼封建之法得之於文武周公而子
孫廢之失之於高帝而子孫復之漢亦無大戾於周矣
 
 
 
 
 
[159-14b]
 
 
 
 
 
 
 
 羣書考索續集卷二十八