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k0029 羣書考索-宋-章如愚 (master)


[154-1a]
欽定四庫全書卷
 羣書考索續集卷二十三
            宋 章如愚 編
  厯門
   厯
三正傳曰火出於夏為三月於商為四月於周為五月
盖夏建寅三月而火出於辰見上/文五月而火中于午見/堯
典/七月而火流于申十月而火伏于亥見左傳哀公十/二年火伏而後
[154-1b]
蟄者/畢三星在户者五月昏火中于正南也火中而寒暑
退者昏中于午而一隂生旦中于午而一陽生也古者
考天象驗人時皆以東方大火心星為證者以其周旋
得昏中旦中之正也夫周正建子而七月流火九月授
衣乃與夏正同或曰七月之詩言一之日二之日三之
日四之日者建子正也以月為日取陽生之義即七日
來復之義也自四月陽極五月隂生則言月兼舉夏正
以正天時由易卦或言七月或言八月也惟三月不言
[154-2a]
日亦不言月意者蠶月條桑即三月也魯哀公十二年
經書十二月螽仲尼以為火伏而後蟄者畢今火猶西
流司厯過也杜預云周十二月即今之十月火猶西流
誤以九月為十月故蟄户未畢藏也劉歆厯譜並以春
秋所書冬十二月為夏之十月是周建子而春秋所用
周正也豳詩兼舉夏正春秋則兼用周正特不知經書
春正月夏五月秋七月冬十月必以周正言之則是以
冬為春以春為夏以夏為秋以秋為冬也春秋之名錯
[154-2b]
舉四時以示褒貶也假日月以定厯數也豈容四時易
其位耶豈十二月火猶西流司厯屢失閠而劉歆杜預
推之而未審耶不然周家正嵗讀邦法仲春蠶北郊夏
斬陽木秋斬隂木四時已皆易位矣或曰周官言正嵗
者子歲正也言正月之吉則寅月也茍周官以正月為
寅則春秋經書不可以正月為子矣或曰商書元祀十
二月朔元祀不以丑正為正月而言十二月者商雖建
丑而編年紀事實用寅矣周官春秋所書亦然夫書年
[154-3a]
紀事其實用寅而猶曰建子建丑者重一陽二陽之生
豫授民時使君民皆知一嵗之事始於此耳又三王之
正若循環王者受命必假此以示承天順人之意故有
建子建丑之異其書年紀事未嘗不用寅正也審如或
者之論則劉歆杜預與左氏傳文不足慿矣漢初仍秦
而建亥為正今觀漢史所書乃曰元年冬十月不言正
月而言十月者紀一嵗之事雖自此始其實則冬十月
也漢史於十月之後又書曰春正月此復用寅正明夏
[154-3b]
時不可廢也漢史所書春夏秋冬易其位耶後秦羗岌
曰春秋日食三十六考其晦朔不知用何厯也班固以
為春秋因魯厯岌檢春秋不與蔀目相符命厯序謂春
秋用殷厯岌考其文不與殷歴相應當以諸説辨諸誤
可也火中寒暑乃退注謂五月六月火昏中而暑退十/一月十二月火旦中而寒退此盖惑於寒暑退之
説故兼舉六月十二月言之耳實五月十一月此説是/也張趯舉以證晉侯將失諸侯猶隂陽極則反也又三
星在户直正户之位爾注亦謂之五月未六月申此又/惑於在隅之説曾不知巽為東南隅自巽至已自已至
丙午則在户矣何必至/未月而方為在户耶
[154-4a]
太史公三正若循環之説主夏/時太史公律書言兵之當
用與否以配隂陽之周旋言神生於無而成於有以配
律聲之相因及其論厯也先言古厯作於孟春必驗子
規嘷為寅月雞鳴三聲為寅時次言王者之正必率天
由人三苖亂徳而孟陬正/月殄滅舜禹相命而寅正以建
又其次言商丑周子若循環然窮則反本秦人未暏其
真漢初復仍其舊至於武帝太初而始用夏正也觀太
史公之言之意即夫子行夏之時之説也其意若曰三
[154-4b]
王之正若循環然夏寅商丑周子亦既窮矣秦人當復
建寅而反建亥漢當反秦而復因秦是窮當反本而不
知反也盖至於太初之元方反本耳其論忠質文之尚
亦曰三王之道若循環盖言周秦文弊漢當復用夏忠
也其論漢得天統亦述漢除秦暴所以承天順人繼三
王之統也班固不悟此意乃以斷蛇著符為得統之證
則非矣雖然太史公之論歴也既主寅正而言律則本
黄鍾建子之月且曰萬事根本者何哉嗟乎此太史公
[154-5a]
所以深得以律起厯率天由人之意也
真夏歴真周厯漢清臺所課諸厯踈宻即黄帝顓帝夏
商周魯六厯是也其後加以太初三統為漢厯則七厯
矣漢末宋仲子集七厯以考春秋按夏周三厯術數與
漢藝文志所記者不同故更名曰真夏厯真周厯杜預
作長厯謂周衰世亂學者莫得其真所傳七厯未必是
時王之術也預乃以長歴驗春秋日食之數而知三統
厯之最踈盖春秋日食三十六以三統歴推之止得一
[154-5b]
食之數也岌又併夏厯真夏厯周厯真周厯得十三十
四食之數其真夏厯真周厯止得一食之數與三統/厯同
其真者反不及非真者歟三統厯既謂之踈則真夏周
厯亦然矣羗岌之言曰杜預以七厯未必是時王術今
誠以七家之厯考古今交㑹信無其驗皆由斗分踈之
所致然則杜預之言是耶宋仲子之言是耶藝文所記
與宋仲子所集又孰為眞孰爲偽耶
易春秋天人之道前漢志劉歆三/統厯譜之説也劉氏謂春秋書元一
[154-6a]
以統始易有太極也春秋二以目歲太極生兩儀也於
春每月書王王正月王二月/王三月是也易象三極之統也於四時
雖無事必書時月兩儀生四象也時月以建分至啟閉
之分四象生八卦也象事成敗八卦定吉凶也朝聘㑹
盟吉凶生大業也易天也春秋人也故易春秋天人之
道也夫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
八卦定吉凶吉凶生大業易上繫之文也劉氏從而附
合春秋之條是則然矣惟於春毎月書王象易三極之
[154-6b]
説厠於兩儀生四象之間未免牽合附㑹强生一說觀
歆之意蓋欲以此數條附太衍之數耳其說曰元始一
也春秋二也三統三也四時四也一二三四合為十也
以五乘十大衍五十之數也道據其一故其用四十九
也歆之意如此焉得不加書王象三極之說厠諸兩儀
四象之間哉大衍之數分而為二以象兩掛一以象三
揲之以四以象四時歸竒於扐以象閏此與太極生兩
儀之文不相屬而歆附會之所以有拘而不通者也况
[154-7a]
歆以太極三統而儀四象合為大衍之數其八卦定吉
凶吉凶生大業之説則又不言其所以合大衍之數之
意又何謂哉杜預言其最踈班固誤以為最宻隋志言
其辨而非實班固惑之遂採以為志其謂是歟厯譜乃/曰以某
法乗某法得某數始推大衍象得月法合天地/終始得閏法之類半是半非不可以盡信也夫易春
秋之道未甞不貫通正不必牽合其文而強合其義亦
不必以春秋虛數合大衍實數也人之耳目鼻口脉絡
未甞不貫通而必欲強合其形則拘矣唐志厯法曰漢
[154-7b]
厯一本於律劉歆以春秋易象推合其數盖附㑹之説
也唐志之言盡之矣劉子政以五福配六極一極無所
附遂足之以厥罰眊之説歆盖蹈其父説矣向以王
鳯擅權之故而推洪範之應其意則忠歆以王莽即真
之故而多為附㑹之談其意則佞此尤不可不辨者也
大衍厯一行倚大衍之數立推歩之法是一行求合於
大衍者也非大衍合一行之數也大衍之數無窮倚此
數立此法庶乎其有所據依亦猶太初以律起厯之意
[154-8a]
也一行厯本議曰天數五地數五五位相得而各有合
所以成變化而行鬼神也此易繫之文一行舉以為議
厯之本蓋其意所主在乎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之一言
是以推而廣之無徃而不合也歐陽修志唐厯曰厯起
於數數者自然之用也其用無窮而無所不通以之於
律於易皆可合也是亦一行之意歟雖然一行亦豈能
外諸厯家之法而獨推大衍而為法歟一行變諸家之
法之名而從大衍之數也諸厯雖不倚大衍以立法而
[154-8b]
其中亦有與大衍暗合者矣一行之言曰天數始於一
地數始於二此即易繫天一地二之說諸厯之所同用
也所謂天數中於五地中於六為二中此即班固志五
六者天地之中合之說也所謂天數終於九地數終於
十為二終此即班志十九年為章歳合天地終數得閏
法之說也所謂天有五音所以司日地有六律所以司
辰此即揚子雲聲生於日律生於辰之說也此其典諸
家之說同者如是也自一而降為五行生數自六以往
[154-9a]
為五行成數一六而退極五十而增極中極居五六之/間故六退極五
増極/也一六為爻位之統五十為大衍之母大衍之數五/十或者以為
五為十者一生而六成之一與六合所以為爻位之統/五生而十成之五與十合所以五與十為大衍之母也
又曰五至十則六七八九在其中間矣大衍之數五十/而六為老隂七為少陽八為少隂九為老陽皆自五十
之數之揲也故曰五十為大衍之母也自一至六則二/三四五在其中間即六爻之數也故曰一六為爻位之
統/也成數乗生數其筭六百為天中之積成數六七八九/十生數一二三
四五成數共成四十也生數共為十五也以四十乗十/五則是四十個十五共得六百之數也以十五乗四十
亦得六百/之數也生數乗成數其筭亦六百為地中之積合千
[154-9b]
有二百以五十約之則四象周六爻也千二百之數五/十個二十四也
四六二十四四/象周六爻也以三十四約之則太極包四十九用也
千二百之數亦得二十四個五十/也虚一不用太極包四十九用也綜生數約中積皆十
成數四十也四十個十五則得中積/六百之數故曰成數約中積皆十五綜成數約中積
皆四十生數十五也十五個四十亦得中積六百之數/故曰生數約中積四十也十五四十乗六百之
數可也復約之而歸/于十五四十亦可也兼而推天地之數以五位取之復
得二中之合也四十與十五即五十五天數二十五地/數三十天地之數五十有五與此合也
天之中數五地之中數六也五五二十五五六三十/共成五十有五故曰以五位取之復得二中之合也
[154-10a]
數之變九六各一乾坤之象也乾為九九老陽坤為六/六老隂各居其一也
七八各三六子之象也七為少陽震長男坎中男艮少/男凡三少陽也八為少隂㢲長
女離中女兊少/女凡三少隂也故爻象通乎六十䇿數行乎四百四十
是以大衍為天地之樞如環之無端此一行取以為起
厯之法也其候卦則本乎月令七十二候/之卦也日卦則本乎
孟氏章句十二卦主十二/月復姤之類也定朔則本乎劉孝孫傅
仁均歲差則本乎虞喜何承天更積法曰演法變
日法曰通法改周天曰乾實此又一行變諸厯法
[154-10b]
之名以從大衍之類也唐志曰自太初至麟徳厯有二
十三家與天雖近而未宻也至於一行宻矣其倚數立
法固無以易也後世雖有改作皆依倣而已唐志之言
誠是也特其知大衍之厯倚易數之法而不知其變諸
厯之衍以從大衍之數是以表而出之一行厯法有歩/中朔術發歛衍
歩日躔衍歩日躔術歩月離術歩軌漏術歩交㑹術歩/五星術是時有九執厯自西域來詔太史監翟曇悉逹
譯之陳影𤣥將以惑當時/謂一行書寫其術者妄也
七十二候一年二十四氣一氣有三候初中末是也立
[154-11a]
春正月節也東風解凍蟄虫始振魚上冰此立春節氣
之三候也雨水正月中也獺祭魚鴻鴈來草木萌動此
雨水中氣之三候也周二十四氣則七十二候備矣一
行曰卦/候七十二候原乎周公時訓書/名月令雖頗有增益
然先後之次第則同自魏以來始載於厯然依易軌所
𫝊不合經義今改從古昔一行譏李淳風専用吕氏春
秋今也有取乎月令七十二候之說而分配以七十二
卦則月令未可全非也卦止於六十四而坎離震兌居
[154-11b]
四正宫分主四時此四卦每卦六爻四六二十四每爻
當一氣故此四卦分主四時而不専主於一候也其餘
六十卦則五卦主六候者中氣之末節氣之初共一卦
主之其餘四候各一卦也如中氣初候卦為公中候卦
為辟末候卦為侯至於節氣初候卦亦為侯中候卦為
大夫末候卦則為卿也五卦主六候六十卦主七十二
候也夫坎離震兌且不専主於一候而乾坤二卦何以
各主一候邪蓋六十卦之中所謂辟者君也君主十二
[154-12a]
月中氣也子復丑臨寅泰卯大壯辰夬已乾午姤未遯
申否酉觀戌剥亥坤此十二卦主十二月中氣故乾坤
居己亥之位也以十二卦分配十二月孟氏章句也乾
六爻俱為陽一陽生於子而極於巳為六陽故乾居巳
位坤六爻俱為隂一隂生於午而極於亥為六隂故坤
居亥位也一陽生為復二陽生為臨三陽為泰四陽為
大壯五陽為夬六陽為乾乾之所生凡五卦也一隂生
為姤二隂生為遯三隂為否四隂為觀五隂為剥六隂
[154-12b]
為坤坤之所生凡五卦也乾坤雖分主乎一候而十二
中氣皆乾坤之所生也不特此也六十卦可以配七十
二候一卦六爻當一日六六三十六以之分配三百六
十日可也京房推六十卦直日悉是道也
辰角見而雨畢天根見而水涸木見而草木節解駟見
而隕霜火見而清風戒寒此周語單子之言也按星圗
角東方宿也八月日月所㑹之辰日月㑹于此時/時雨可以畢矣天根
氐星本亦氐也駟房星也房星一名天駟也火心星也
[154-13a]
八月九月十月之間日月㑹于角氐房心之次故為雨
畢水涸霜降戒寒之候也所謂見者非見於南方也乃
以日月所㑹言之晨見於東方也日月常合朔於東方
於合朔之時角氐房心之宿隨天左旋一晝夜而周遍
與日月㑹于合朔之所故曰日在角日在氐日在房也
合一行/日度議
日躔連前日度嵗差/説後一叚亦同一行既有日度議復有日躔議度
與躔豈有異哉盖日有度月有道言其大數也日躔有
[154-13b]
盈縮緩急月離有進退先後言其所經所歴處也離附/麗也
或日相離/逺之離合而言之則皆於日月所行之所而見之也
一行曰劉焯立盈縮躔衰術李淳風因之更名曰躔差
凡隂陽往來馴積而變日冬至其行最急急而漸遲夏
至其行漸舒舒而漸急急極而寒舒極而燠得其中則
雨暘之氣也謂春分/秋分夫一行所謂日躔有舒急之異者
何也周天三百六十五度冬至之時夜之所占度多日
之所占度少度少則日短廹故曰其行急也夏至之時
[154-14a]
夜之所占度少日之所占度多度多則日舒長故云其
行最舒也春秋二分日夜停適故云其行及中也所謂
躔衰躔差者或自急而漸舒或自舒而漸急或在乎舒
急之中也以氣候之以景測之而求其盈縮之所加則
可知矣一行曰以二十四氣晷景考日躔盈縮而宻加
于時盖謂此也觀乎此則日度日躔似同而異矣應劭/注漢
志曰日躔月離躔經也/離逺也臣瓉曰離歴也
冬至日景有長短日景長短其地不同一行言之詳也
[154-14b]
見天文/志抄地茍不易則二至晷景長短有常景或無常則
合朔厯差而已一行中氣議曰比年景候長短不均由
加時有早晏行度有盈縮也其晷漏例畧又曰日行有
南北晷漏有長短然二十四氣晷景徐不同者句股使
然也一行於是立為四術反覆相求消息同率旋相為
中以合九服之變又按宋元嘉十年何承天以土圭測
景知冬至已差三日其後劉孝孫以甲子元厯推筭凡
冬至之日常與景長之日符合然則冬至之景極長夏
[154-15a]
至之景極短地茍不易歴茍不差斯無異同之辨矣
黄帝合而不死名察發斂此武帝議厯之詔也應劭曰
言黄帝造厯得仙名孟康曰黄帝作厯終而復始故曰
不死如名春夏為發秋冬為歛晉灼引蔡邕天文志曰
名察斂發以行日月以歩五緯臣瓉曰黄帝與神合契
登仙故曰合而不死題名宿度候察進退即史記曰名
察宿度之謂也當以蔡邕臣瓉之言為是
晦朔弦望章蔀紀元東漢志曰日月謂之合朔日月相
[154-15b]
去近一逺三謂之弦與日相近一分相逺三分則月形/半成如弦之直也以一月論之近
一分七日餘也逺三分二十一日餘/也故上弦初七八下弦二十二三日月相與為衡分
天之中謂之望日與月/對望也以月及日光盡體伏謂之晦隂/近
陽則晦二十/九三十日也天一晝夜而運過星從天而西日違天而
東日行與天運周在天成度在厯成日日周于天四時
備成攝提遷次攝提斗杓端/所直之星也青龍移辰東方/七宿謂之嵗歲
首至也冬至為嵗首也日/月初躔于星紀也月首朔也至朔同日謂之章
十九年為章冬至在朔/日也不必是甲子日也至朔同在日首謂之蔀四章為/蔀七十
[154-16a]
六年也日首者甲子日所謂十一/月甲子夜半朔旦冬至有辨在前蔀終六旬謂之紀二/十
蔀為紀千五/百二十年歲朔又復謂之元三紀為元四千五百大/數也即馬遷三紀之意
章中/章月諸志並以十九年為一章之嵗以一嵗為十二
中殊無異論有所謂章中者一年二十四氣其十二氣
為中氣總計十九年之中凡得幾中氣也其㑹中統中
元中並推此類筭去其曰章月者總十九年之中凡得
幾月也其㑹月統月元月並推此類筭去此班志之所
紀者然也其餘諸志又有章嵗者合上元凡計幾千年
[154-16b]
就筭凡得幾一十九年也班志曰推天地終數得章數/又曰推大衍象得月法等類
半是/半非
七十/六年五百十/三年東漢志以四章為蔀計七十六年也
甲子朔旦冬至則為蔀首所謂至朔同在日首之謂也
西漢志無蔀法惟有魯厯不正以閠餘一之嵗為蔀首
之語前/志又有㑹月六者六千三百四十五月也計得五
百十三年即太史五百年大變之説也三㑹而得統統
即紀也紀一千五百二十年也九㑹而復元即四千六
[154-17a]
百一十七年為元也即太史公三統大備之意也餘見會/歳解
紀太史公以一千五百年為紀東漢志以二十蔀為紀
計一千五百二十年也西漢志以一千五百三十九年
為統統即紀也其數不同何也太史公言小變中變大
變之綱也東漢志以章蔀實數推去則加多太史公二
十年也班志除出閏月亦以年計之則又加多東漢志
十九年大略則同耳其晉志羌岌以元法為演紀法唐
一行以元法為演紀法是又當以元法推之與此不可
[154-17b]
同日語也其劉洪以五百八十九為紀法楊偉以千八
百四十三為紀法之類各以上元之數不同故紀法亦
有多寡之異也
入元百单六年為百六之厄四百八十年為陽九之/會六八四十八也其時則有九年之旱太史公曰百
年中變言其大數也邵氏皇極經世/言堯湯水旱為天數以元㑹推也太史公以千五百
年為紀三紀而大備是以四千五百年為元也東漢以
四千五百六十年為元又以章蔀紀實數推之則加多
太史公六十年也前漢志以四千六百一十七年為元
[154-18a]
者除出閠月亦以年計之則又加多東漢志五十七年
前志又曰元嵗之閠隂陽災經歲四千五百六十年災
歲五十七年者謂五十七年為陽九百六也注四百八/十年陽九
之㑹入元百/单六年有厄陽九陽七陽五陽三隂九隂七隂五隂三
皆災嵗也除五十七年為災嵗其經歲四千五百六十
年正與東漢志一元之數同此太史公班固范曄論元
法之正者其有變其法而求上元如劉歆三統自太初
元年距上元十四萬三千一百二十七嵗晉王朔之元
[154-18b]
法九萬七千年之類皆積筭以起厯耳非三紀大備之
正數也詳已見歴元説又羗岌以元為紀一行謂之演/紀劉洪謂之乾洪非惟其數不同其名亦異矣
日法以班志/為祖班志統母日法八十一分者黄鍾律長九
寸九寸八十一分為一日之法此林鍾太蔟三統損益
之數所自生故曰統母也又八十一章為一元元即統
也八十一章自八十一分始故曰統母也一日為八十
一分是一度為八十一分也東漢志日法四分晉志劉
洪乾象厯日法四百五十七楊偉景初厯日法四千五
[154-19a]
百五十九凡此等類皆隨意立法以增減之耳大抵日
法數多則為日度之密率也日法數少則為日度之約
率也一行更日法為通法其歸一揆也
月法班志曰如日法得一則一月之數蓋日法八十一
分也如日法而得一者三分日法而得其一是得二十
七分也月行止二十七日已周天見前日月/度餘說其餘者為
月餘此一月之日數也至於前漢月法則三千三百九
十二唐戊寅厯月法則三十八萬四千有奇意者各垂
[154-19b]
一法以推之如日法之不齊也
閏法十九年為一章一章七閏終天地之數得閏法天
數終於九地數終於十故十九年而會餘分之終窮置
七閏也諸志皆同後志有餘朔即閏月也有中餘即中
氣之餘也前志有滅没者冬至前一日没日也無分為
没一行曰古以中氣所盈為没没偕盡為滅
㑹數會月㑹歳班固志㑹數四十七者羌岌云日月八
百九十三歲凡四十七㑹分盡此之謂也班志又云五
[154-20a]
十五為朔望之㑹以四十乘五十五之數得會月六千
三百四十五實計五百一十三年也三㑹而得統實計
一千五百三十九也統與東漢統法同九復而復元實/計
四千六百一/十七年也復元復得元法也即歲朔又復謂之元之
說也范志有蔀㑹元㑹晉志有㑹通㑹率大抵皆以冬
至日月所㑹之次求之耳又有通法者諸志立數皆不/同一行又更日法為通法
周至班志云周至五十七三閏法得周至者閏法十九
年為章也三個十九則五十七年也五十七年一甲子
[154-20b]
將周也
周天范志宗昕議云元法定而後定日法日法定而後
定周天則知周天以日法而定之也班志周天五十六
萬二千六百餘范志周天千四百六十一晉志劉洪乾
象厯周天二十一萬五千有奇羌岌三紀厯周天八十
九萬五千有奇唐志一行更名周天曰乾實是當計其
元法之多寡而求其日法斗分之不同可也
月周班志曰月周二百五十四八章月加閏法得月周
[154-21a]
者閠法十九年為章也日一年一周天十九年十九周
也月二十七日強一周天十九年二百五十四周也復
㑹于端是為月周也東漢志月周千一十六羌岌厯月
周三萬三千七百有竒或以章歳計之或以紀嵗計之
或以蔀嵗計之也
通法諸法並有通法立數不同李淳風麟徳厯有總法
一行厯有通法積嵗如月分之數而後閠餘皆盡又曰
以日法為通法其更變又不同矣
[154-21b]
䇿餘䇿餘者乾坤二篇之䇿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萬
物之數班志筭日月五星之㑹而復於太極上元一隂
一陽各萬有一千五百二十當萬物氣體之數以其餘
者為䇿餘也班志一元凡餘八千八十一行大衍法總
嵗終没分謂之䇿餘亦此意也一行又云乾坤之䇿為
日度之凖故䇿餘十有二中所盈也歲分曰䇿實氣䇿
曰三元月䇿曰四象候䇿曰天中卦䇿曰地中一行揲
蓍以起厯故其䇿筭尤詳也
[154-22a]
小周大周天三木地四金以三乗四則四三十二年是
為歲星小周也坤之䇿一百四十四以小周十二年之
數乗坤之䇿一百四十四則是十二個一百四十四也
十二個一百四十四則共成一千七百二十八年是嵗
星大周之數也故前漢志云五勝相乗以生小周以小
周乗乾坤之䇿而為大周正此謂也金克木故以木三
而乗金四是為四三十二而得歲星十二年一周天之
數謂之小周以小周乗坤而得大周之年數也熒惑六
[154-22b]
十四嵗小周乗乾象則萬三千八百二十嵗為大周○
土木相乗而合經緯為三十是為鎮星小周小周乗坤
䇿則為四千三百二十是為鎮星歲數○金火相乗為
八又以火乗之為十六而小復小復乗乾䇿為三千四
百五十六是為太白歲數水星六十四年小復乗坤䇿
九千二百十六嵗大周皆周五行相勝則相乗也諸志
並有小周大周特其所周之數不同由入元之年不同

[154-23a]
一行五星議歳星自商周迄春秋之季率百二十餘年
而超一次至戰國其行浸急及漢哀平間八十四年而
超一次因以為常此其與餘星異也姬氏出於威靈仰
之精受木行正氣歳星主農祥后稷憑焉故周人常閱
其禨祥而觀善敗其始王也次於鶉火以逹天黿及其
衰也淫於元枵以害鳥帑左氏/傳又其後也歲星之行於
上而侯王不寧於下則木緯失行之勢宜極於大運之
中理數然也唐開元十二年上距西漢和平三年七百
[154-23b]
五十年考其行度猶未甚盈縮則哀平後不復歳星漸
差也春秋僖公六年歳隂在卯歲星在析木昭公三十
二年亦歲隂在卯歲星在星紀三統厯因以為起一次
之率考其實猶百二十餘年超一次近代諸厯以八十
年齊之或行速而用緩率故或差三次於古或差三次
於今一行因謂歲星差合術且曰五事感於中而五行
之祥應於下五緯之變彰於上王者失典刑之正則星
辰之亂行汨彛倫之叙則天事為之無象當其亂行無
[154-24a]
象又可以厯紀齊乎故襄公二十八年歲在星紀而滛
于𤣥枵至三十年始及陬訾之口超次而前二年守之
其餘皆此類也又曰五星留逆伏見之數表裏盈縮之
行皆係之於時而象之於政不然皇天何以隂隲下民
警悟人主哉近代筭者昩於象占者迷於數覩五星失
行皆謂之厯舛故校厯必稽古記註入氣行度上下相
距反復相求茍獨異常失行可知矣
 一行既謂五星失行不可以厯紀齊覩五星失行者
[154-24b]
 亦不可歸罪於厯舛猶且詳為嵗星差合之術如損/益率
 進退積/之類又參較諸厯五星行度數百事其故何也太
 史之言曰五星失軌度則占又曰雖有明天子必占
 熒惑之所在是知五星遲留伏見足以驗政治之得
 失故古人詳為之法也
五星約法晉志云羌岌所造甲子元厯五星據出見以
為正不係於元本然則筭歩䆒於元初約法施於今用
曲求其處則各有宜故作者兩設其法也嘗因羌岌之
[154-25a]
說而求之諸志論五星行度與小周大周之數遲留逆
順之率令人目眩而心不領皆由元法積數千萬之逺
故五星小周大周積算亦無窮盡也有能得其約法斯
可以指諸掌矣
 右日法月法㑹數通數之類不可悉紀每一厯名垂
 一法要其歸則一而已一行更積法積算/之法曰演法更
 日法曰通法更周天曰乾實與夫班志以紀為統羌
 岌以元為紀其名不齊考論其實斯可矣邊韶之議
[154-25b]
 曰數出於秒忽以成毫釐毫釐積以成方寸兩離既
 定日月離行初行成分積分成度日行一度一歲而
 周故為法者各行度法法有疎密兩科其歸一也斯
 言可以類通矣
總論諸厯太初厯為張夀王所詆清臺課疎密而是非
乃定徐禹治太初第一夀王下吏大衍厯為瞿曇撰南
宫說所非靈臺校簿而當否始決大衍厯頒行說等伏/罪今侍御史李麟之
等校/之也東漢厯元為馮晃馮光所駁熹平校議得失遂分
[154-26a]
詔從蔡邕議邕/等劾光晃之罪此厯之方行而迭相詆刺者如是也太
初厯是非既定而朱浮以為後天四分儀式既備劉洪
以為與天䟽闊班固謂三統最宻而杜預以為踈一行
獨指杜預之謬鄭𤣥謂乾象窮幽極妙而韓翊指其失
此厯行既久而遞相詆刺者又如是也其餘如祖暅之
非何承天劉孝孫劉焯之駁張賔王孝通李淳風之譏
傅仁均遞遞相非無窮已也要之兩漢之厯太初乾象
其最也隋唐之厯皇極大衍其冠也雖更相是非而是
[154-26b]
非自有定論矣然則太初乾象皇極大衍之厯果能窮
盡千萬年之數未及百年咸悉更變何哉杜預之言曰
天行不息日月星辰各運其舍皆動物也物動則不一
雖行度大量可得而限累日為月不得無毫毛之差厯
差始於毫毛積而失弦望晦朔不得不改憲從之書欽
天象易治厯明時言當順天以求合非為合以驗天者
也唐志曰四時寒暑無形而運於下日月星辰有象而
見於上二者常動而不息一有一無出入升降或遲或
[154-27a]
速不相為謀此一句/害理其久而不能無差忒者勢使之然
也故為厯者其始未嘗不精而其後多疎而不合亦理
所當然不合則屢變其法以求之自堯迄於唐此厯所
以未嘗同也杜預唐志言異世而一事也是知立推歩
之法者求之千萬年之上以為上元自謂無毫釐之差
行之未十百年而乖違已見蓋數往者無所辨而推來
者有所證也一行是非諸厯之得失其論甚備而唐志
亦稱其立法之密一行之言乃曰乾度盈虛與時消息
[154-27b]
告譴於經數之表變常於潛遯之中則聖人且猶不質
非籌䇿之所能及矣觀乎此則凡所以鈔記者姑識其
概焉耳
厯有歳差之法隂陽盈縮不齊不能無差故厯家有歲
差法明道先/生文集
論堯夫立差法厯象之法大抵主於日日一事正則其
他皆可推洛下閎作厯言數百年後當差一日其差理
必然何承天以其差遂立歳差法其法以所差分數攤
[154-28a]
在所歴之年看一嵗差者幾分其差後亦不定獨邵堯
夫立差法冠絶古今却於日月交感之際以隂陽虧盈
求之遂不差大抵隂常虧陽常盈故只於這裏差了歴
上若是這理所以為多堯夫之學大抵似揚雄然亦不
盡如之常窮味有二萬八千六百此非人所合和是自
然也色有二萬八千六百又非人所染畫得亦是自然
也獨聲之數只得一半數不行盖陽聲也只是於日出
地上數得到日入地下遂數不行此皆有理譬之有形
[154-28b]
斯有影不可謂今日之影却収以為今日之影伊川/文集
揚雄兼知法理歴不能無差今之學厯者但知歴法不
知厯理能布筭者洛下閎也能推歩者甘公石公也洛
下閎但知厯法揚雄知厯法又知厯理文/公
厯法先論太虛厯法要當先論太虚以見三百六十五
度四分度之一一一定位然後論天行以見天度加損
虛度之嵗分歲分既定然後七政乃可齊耳黄道之差/始自春分
秋分赤道所交月道之差始自交初交中黄道所交日/出入赤道二十四度月出入黄道六度黄道一周退前
[154-29a]
所交六十分度之一是謂嵗差月道一周退前所交一/度八萬九千七百七十三分度之四萬三千五百三杪
半積二萬一千九百一十五年而嵗差周積二百二十/一月及分一千七百五十三而交道周矣又節齋曰赤
道弦𢃄天之中日道月道斜交赤道之内外其周圍長/短與赤道無差而日月毎日行度亦無盈縮進退歴家
欲求日月交㑹故以赤道為起筭之法以赤道度數而/揆之黄道則日行有盈縮焉以赤道度數而揆之月道
則月行有進退焉非日月之/行真有盈縮進退也○文公
厯知三辰所在厯是書象是器無厯則無以知三辰之
所在無璇璣則無以見三辰之所在同/上
厯差其來有漸堯時昏旦星中於午月令差於未漢晉
[154-29b]
以來又差今比堯時似差四分之一古時冬至日在牽
牛今却在斗同/上
推厯各有所本太史公厯書説是太初然却是顓頊四
分厯劉歆三統厯唐一行大衍厯最詳備五代王朴司
天考亦簡嚴然一行王朴之厯皆止用之二三年即差
王朴厯是七百二十加去季通所用却依康節三百六
十數
古今厯法不同古今厯法各不同其閠法亦從而異秦
[154-30a]
用顓帝之厯水徳以王天下以十月為歲首故遇閏年
即閏九月而謂之後九月蓋取左氏歸餘於終之意近
得一統元厯紹興七八年間作篇中暗用紀元/厯以統元為名
 古今厯象惟推算得個隂陽消長分界耳○分野之
 說始見於春秋時詳見於漢志竝同/上
厯之差因日食器久必敝數久必差固也古人謂三百
年計厯改憲是厯之改必三百之間可也歴觀前世莫
有及者何其改之數也漢之厯四變而太初最密不百
[154-30b]
餘年而差矣人皆歸咎於當去餘分而不去矣四分減
之而非乾象増之而亦非何也抑有可言者太初之造
司馬實職之今以其書大餘小餘計之則古厯也非太
初也何自矛盾邪唐厯十三變而大衍最密不半太初
之年而差矣人皆歸咎於日法之不分矣而繼大衍者
推擬圗寫分而不能易者又何也抑有可言者大衍之
法後不能易而王朴則斬然自立一家雖失追急而不
緩亦難矣其源流誰自且厯之起起於斗度而疎密多
[154-31a]
寡悉皆不齊冬至之日厯之所生也或以為在斗或以
為在建或以為在牽牛或以為在女宿何耶歴之差差
於日食而晉唐之間凡日之有食若聚訟然訖無中者
則晦朔之間朓朒之微孰從而正哉宋朝之厯十餘變
矣邇者復以差聞今厯雖成而主上以授時在璣衡為
先務猶懼有闕令侍臣復驗之甚盛舉也盖聞仁宗時
以其厯而較之麟徳厯大分餘者三十有竒小分餘者
七十有竒今日之厯將縮之將衍之耶諸君其推之以
[154-31b]
易證之以律明之以春秋而裁之以太元為今日厯之
本此星翁厯官事毋泛毋畧東莱/文集
 
 
 
 
 
 羣書考索續集卷二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