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k0029 羣書考索-宋-章如愚 (master)


[120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羣書考索後集卷五十四
            宋 章如愚 編
  財賦門
   雜賦類
古者取民謂之稅軍用謂之賦而雜征或通謂之稅賦
禹貢摠以貢名周官一書有所謂九貢九賦有所謂近
郊逺郊之異又有所謂屋粟夫布漆林山澤之征然角
[120-1b]
羽草葛皆以之而充賦不強民以所無也秦人頭會箕
歛無藝甚矣漢氏之興其取民者雖曰三十稅一然田
租之外民七嵗以上則有口賦十五以上有筭賦又戍
邊則有更賦班史以為厥名三十仍什税五王莽下令/
亦曰漢氏減輕田租三十稅一常有吏賦罷產咸出厥/
名三十實什税五也仲舒曰田租口賦鹽鐵之利二十/
倍於古漢興循而未改/史記曰孝惠時量吏禄度官用
以賦於民孝武時入物補官出貨除罪更皮幣筭舟車
[120-2a]
𣙜鹽鐵置均輸𣙜酒酤其目多矣唐初租出榖庸出絹
調出繒布未嘗以錢為賦其後始有青苗錢地頭錢至
徳宗相楊炎遂作兩税法先計州縣嵗貢及上供數而
賦於民未幾而借商之令出増税之法行其後筭間架
并除陌竹木茶漆皆有税矣方初定兩税時貨重錢輕
乃計錢而賦帛既而物價愈下所納愈多輸一者過二
度支以税物頒諸司皆増本價為虚估倍給之而繆以
濫惡督州縣剥價謂之折納賦役日重陸贄極言之使
[120-2b]
民摘山而煮海官售劵而納息曰權貨之錢官給屋以
居民民出錢以奉官曰樓店之錢重五合之價計其榖
而折其直使民貢榖以輸官曰折變之錢嚴酒麴之禁
使民為之而入其課曰坊場之錢據津渡之衝要使民
主之而取其筭曰河渡之錢重門闗之防使吏守之而
察其貨曰商税之錢凡雜錢鹽錢物産錢則曰兩税之
錢絲麻果蔬百物之貨則曰雜賦之錢曰地頭錢丁口
之錢曰免役之錢免引之錢曰青苗之錢除陌之錢
[120-3a]
折帛淳化間天下承平紬每疋為錢六百文絹為錢八
百文朝廷於民之乏先於春夏之交每疋給本錢一貫
文夏秋始責之輸絹於是有和買之名其後大農不足
始命東南郡以塩折直崇寧以後塩利盡歸朝廷而嵗
輸其帛如故中興之初絹價倍増每疋為錢十貫文建
炎三年乃令上戸輸絹下戸輸錢於是有折帛之名每
疋折錢六貫新安志/折錢八貫省和議以後令人戸輸
納者八分折錢二分納本色絹三分折錢七分納本色
[120-3b]
當時兵火之餘桑柘煨灰絹價倍増朝廷損價折錢本
欲優民戸也承平既久桑麻遍野絹每疋為錢三貫省
而民間所折八貫省至是民戸益用輸錢之苦
和買預置咸平二年李士衡建言民間每嵗春收息利
於蒙家不若官中預給緡錢至秋輸帛從之 祥符元
年知潁州王明請貸錢與民蠶成輸絹是時絹疋七百
官出一千又先得之民以為便天下謂之預買絹仁宗
天聖七年江都主簿王琪上書言江都戸止五千而嵗
[120-4a]
和買絹三千祖宗舊法降本其後或給塩又其後則直
賦於民今又以其十之三以為折帛而充上供矣承平
時有支移折變之目熈寧元祐紹聖中雖有意於更張
而卒不能改宣和中有言非法折變者既曰以絹折錢
又以錢折變以絹較錢錢倍於絹以錢較麥麥倍於錢
展轉増加民無所訢高宗赦書和買本支實價聞立價
甚低或以他物凖折或以無虗實劵充數甚者未支實
錢而前期起催委提刑覺察
[120-4b]
商稅古者闗譏而不征至周公而後始有市㕓之征周
公非以為利蓋有田以耕有宅以居而又有隙地以為
場圃藝植如是而或有自放於㳺惰者始從而困辱之
所以抑末而歸本且戰國之間始有賤丈夫者出而征
商此孟子之所以嘆也蓋井田既廢貧富不闗於上其
勢不得不操尺寸之貨以逐千百之利漢髙令賈人不
得乗車重租税以困辱之其意猶未以為利也
至武帝時外興師旅縣官太空而富商不佐公上之急
[120-5a]
始更幣以抑之商賈以幣交而積貨於是有筭商車之
法而告緡之令行矣建隆之元首詔諸州不得羇留行
旅貨幣常輸外不得發箧淳化二年詔曰闗市之征其
來舊矣用度所出未遑削除征筭之條當從寛簡諸路
商税宜参酌裁減以利細民五年詔商旅除貨幣外細
碎交易不得收税其當筭之物令有司條祈頒下天聖
三年免荆湖㳂江上水空船力升康定元年詔訪聞諸
州搜檢税物不依條例冀為績効今後並依自來體例
[120-5b]
不得創増無名税額慶歴中議弛茶塩之禁及減商税
范文正公不可茶塩商税之人但分減商賈之利今國
用未減既不取之商賈復取之農恐害農也 天禧以
前二浙之大郡合一都征商之入有不及五六萬者自
熈寧以來坊場河渡白地房廊坑冶市舶農田水利各
置提舉而利權不在州縣矣 自方鎮之亂始息而經
制之錢興自金人之擾愈甚而總制之名立渡江後/
享伯創二浙之糴本 江東西湖南北之大軍月樁
[120-6a]
諸縣之版帳青冊軍衣無額經總制其目不一
宋國初平斛斗太祖去廣南大斛之弊/而秋苖唯正賦
間雖有義倉之歛每一石正賦輸一斗建隆中置而乾/
徳罷景祐平甫置未幾而㝷罷/然㝷即罷去今日有正
耗有省耗有中耗有斗脚有市例頭子之外有糜費
後唐明宗嘗入倉觀受納主吏懼責其多取乃故為輕
量明宗曰倉廪宿藏動經數歳若取之如此後豈免折
閱吏因訴曰自來主藏者所以致破家竭産以償欠正
[120-6b]
為此耳明宗惻然乃詔自今石取二升為䑕雀耗至今
行之所謂加耗是也近世立般量出剰法本防吏姦而
州縣貪暴多取於民一斛苖糙倍納二斛又至於加七
加八以其正數上供而存出剰以自給則加耗之害又
不足言
   財賦總論
禹平水土水火金木土榖惟修正徳利用厚生惟和益
稷奏艱食鮮食懋遷有無化居此為民理財也禹貢一
[120-7a]
書始任土以作貢賦之法冀州賦上上錯第一雜出第/
二/兖州賦貞青州賦中上第四/徐州賦中中第五/揚州
賦下上上錯第七雜出第六/荆州賦上下第三/豫州賦
錯上中第二雜出第一/梁州賦下中三錯第八雜出第/
七第九三等/雍州賦中下第六/貢皆隨地所産如揚之
橘柚荆之大龜必待錫命而後貢亦非常用之物其取
田賦不過什一此虞夏貢賦之大畧也商以天子之地百
里之内以供官公田籍助也/而不税是以其求也寡其
[120-7b]
供也易又冢宰於嵗之杪五榖皆入然後制國用量入
以為出説者曰商制也/至商末暴虐厚賦歛以實鹿䑓
巨橋之積周武王伐商而有天下發其財𣪚其粟於是
分其九畿侯畿貢祀甸畿貢嬪物男畿貢器物采畿
貢服物衛畿貢財物蠻畿夷畿貢貨物鎮畿藩畿其
所貴寳為䞇及周公作周官而理財之法益詳以九
賦歛財賄邦中四郊邦甸家削邦縣邦都闗市山澤幣/
餘/以九式均節用祭祀賓客䘮荒羞服工事幣帛芻秣/
[120-8a]
匪頒好用之式/以九貢致邦國之用祀嬪器幣材貨服/
斿物凡九貢/皆屬於天官冡宰小宰致邦國九貢九賦
九式之貳以内節財用又有太府受其財用之入凡頒
財以法式授之外府掌邦布之出入以待邦之用内府
掌賦貳之貨賄以待邦之大用職内則掌邦賦之入職
嵗則掌邦賦之出其理財之官可謂衆矣然而任地國
宅無征園㕓二十而一近郊十一逺郊二十而三甸稍
縣都皆無過十二唯漆林之征二十而五無非度地以
[120-8b]
取諸民周公所以為善理財者歟此商周財用之大畧
也周衰魯宣公初税甸哀公用田賦春秋譏之其初履
畝而税始用田賦也是時有若對哀公年飢用不足之
問曰盍徹乎公曰二吾猶不足如之何有若曰百姓足
君孰與不足又問孔子子曰薄賦歛則人富公曰寡人
貧矣子曰未有子富而父貧也管仲相桓公専以漁塩
之利富國陵夷至戰國上之人拳拳乎利國之問下之
人皆曰我能為君充府庫故孟獻子曰百乗之家不畜聚
[120-9a]
歛之臣與其有聚歛之臣寧有盗臣白圭問孟子曰吾
欲二十而稅一何如孟子曰子之道貉道也秦孝公用
商鞅開阡陌而十二年初為賦始皇又盡括提封之内
撮粟尺布以自奉重以内興功作外攘夷狄收太半之
仲舒曰秦田租口賦鹽賦之利二十倍於周/二世不
變而海内遂叛漢髙帝鑒秦之弊輕田租什五而税一
量吏禄度官用以賦於民而山川園地市肆租税之入
自天子以上封君湯沐邑名為私奉養不領於天下之
[120-9b]
經費重租稅以困商賈四年史書初為筭賦漢儀注云/
人年十五至五十六出賦錢/每人百二十為一筭盖譏
其變古重歛也孝惠復十五税一文帝人賦四十丁男
三十而税一其筭賦稍減於前矣帝朝而問丞相勃曰
天下一嵗錢榖出入㡬何勃謝不知問平平曰當責治
粟内史是皆不知理財宰相之事也是時晁錯言令人
入粟拜爵除罪自此利源開/郡縣邉食足可勿收農人
租帝從之賈誼亦曰公私之積猶可哀痛乃下詔賜十
[120-10a]
一年租税之半十三年詔除田租正以倉廪豐故也孝
景二年令人半出田租平分而税一其後上郡旱復修
賣爵令及輸粟除罪文景相承京師之錢至鉅萬貫朽
而不可校太倉之粟陳腐而不可食武帝因文景之蓄
忿胡粤之害於是始招東甌繼事兩粤通西南夷以罷
巴蜀置滄海郡以動燕齊及馬邑之釁開而財賂耗廢
不贍矣於是下入物補官出貨除罪之令而興利之臣
自此而始財賦稍充遂築朔方費巨萬府庫益虗矣復
[120-10b]
募民入奴婢而入羊者得為郎大将連嵗伐羌經用又
竭矣乃置武功賞官直三十萬金驃騎比年大出且通
漕救飢縣官復大空矣更造白鹿皮幣白金三銖錢以
東郭咸陽孔僅領塩鐡事而桑洪羊貴幸三人言利析
秋毫及衛霍絶漠賞賜五十萬金是時財又匱戰士頗
不得禄矣其後宫室之役興封禪之禮舉則以榷塩鐡
算舟車告緡錢時富人爭匿財乃尊卜式以風之而百姓/
終莫分財而楊可告緡錢矣/榷酒酤也廵守賞賜帛百
[120-11a]
萬而金錢以萬計則又以均輸平凖之置也洪羊置均/
輸平凖盡籠天下之貨貴賣賤買名曰平凖/推原其故
由文帝蓄積之富是以啓武帝之慾心昭帝時賢良文
學皆願罷塩鐡酒錢均輸官元始中罷酒𣙜元鳯四年
減口賦十三漢儀注民十嵗至十四出賦二十三其二/
十以食天子三錢武帝以馬車騎焉/宣帝甘露中減民
筭三十至元帝始罷塩鐡官三年而復之孝成又減天
下賦筭四十是以王莽下令曰漢民輕田税三十税當
[120-11b]
有更賦罷癃乃出厥名十三實什税五也光武中興田
租三十税一明章時人無横徭時張休請封錢以年帛/
為租帝從之/安帝用不足三公始請入粟為闗内侯桓
帝又置西方金堂為私藏靈帝乃垂鴻都之牓開賣官
之路三公拜者皆輸東園禮錢千萬况其下乎晉劉毅/
云桓靈賣官錢入官庫/時趙忠又説帝令歛天下田税
錢以營宫室延熹中陳蕃有三空之説/此兩漢財用之
大畧也晉泰始中杜預為度支定榖價較塩鐡制課調
[120-12a]
内以利國外以救邉五十餘條成帝又度田取十分之
一畝税米三升至咸康初米空垂五十餘萬斛尚書諸
曹以下免官縣帑藏空惟有練布數千而王道身衣大/
練遂貴/孝武増口税五十宋武帝制人戸嵗輸布四疋
明帝時師旅不息加以侈費百官皆停禄埋錢於殿中
為私錢後魏正光後國用不足充折六年租調取之又
賜與無節乃減百官之禄徹軍人常廪後因蘇綽以國
用不足而征税頗傷既而嘆曰今之所為正如張弓非
[120-12b]
平世法也後之君子其誰能弛乎子威以為己任至隋
時奏減賦役文帝躬節儉益免田租寛税賦有司上言
府庫皆滿更開左藏創屋以受之詔曰寧積於人無藏
府庫煬帝繼之天下充賦乃大治宫室百役繁興東西
廵幸征伐髙麗供奉不給天下積怨而亡此晉南北朝
隋財用之大畧也唐初授田以口分世業而取以租庸
調之法其用之有節制兵以府衛故兵多而無損設官
有常員故官不濫而易禄自高宗用李義府許敬宗役
[120-13a]
費並起永淳以後財不足加以天后之亂賦益惨矣𤣥
宗開元初復租庸調而國用充天寶以來天子驕佚而
用不知節大抵用物之數常過所入於是韋堅愼矜
王鉷楊國忠各務㾗刻嵗進非租庸正額錢百億萬入
大盈庫以供天子燕私更禄山之變民物弊耗肅宗即
位第五𤦺言財賦所産江淮居多假臣一職可無乏用
即以為江淮租庸使上元中用劉晏充度支治財賦焉
二年以元載代之載取八年租調之逋負者又平分民
[120-13b]
租謂之曰著代宗永泰二年分天下財賦鑄錢常平轉
運塩鐡置二使以劉晏第五𤦺主之晏斡山海以佐軍
用雖兵戈數十年歛不及民而用度足晏理財以得人
養民為先第五琦𣙜鹽以佐軍興初嵗收緍錢六十萬
末乃什之嵗入千一百萬而𣙜塩居大半先是天下財
賦皆歸左藏而太府以時上其數尚書比部覆其出入
至第五𤦺為度支使請歸大盈庫供天子給賜主以中
官自是天下之財為人主私藏有司不得程其多少至
[120-14a]
徳宗罷劉晏相楊炎遂作兩税法量出以制入是法既
行而朱滔王武俊田悦叛用益不給而惜商之令出趙
賛又請税竹木茶漆十之一税間架除陌錢及涇卒大
呼之後而間架除陌竹木等税皆罷暨朱泚既平帝屬
意聚歛常賦之外進奉不息劒南有日進江西有月進
其他皆徼射㤙澤以常賦入貢名為羡餘至代易又有
進貢自裴延齡用事益為天子積私財而生民重困至
順宗乃罷宫市及月進憲宗又罷代進奉及兩税外𣙜
[120-14b]
率分天下之賦為三一曰上供二曰送使三曰留州及
討淮西度支楊於陵坐饋運不繼貶以皇甫鏄代由是
益為刻剥後李巽代杜佑為塩鐡使自劉晏之後居財
賦之職者莫能繼巽掌一年征課所入過之又一年加
一百八十萬緡淮西既平上浸驕侈皇甫鏄程异曉其
意數進羡餘以供費是時四方爭進奉謂之助軍賊平
又進謂之賀禮後又進奉謂之助賞上加尊號亦進奉
謂之賀禮穆宗即位一切罷之兩税外加一錢者以枉
[120-15a]
法論是時錢重楊於陵請廣鑄鼓兩税皆輸絲纊唯塩
酒用錢張平叔請官自賣塩又奏追逺年逋欠皆不從
武宗㑹昌未置備邉庫收度支塩鐡錢宣宗更號延賞
資庫初以度支郎中判之至是以屬宰相其任益重諸
道進餽諸軍皆輸焉天下遂困竭矣此唐財賦之大畧
以通典周禮唐志史記修/
宋法後唐之制三司使實總國計貢賦之入朝廷未嘗
與焉總塩鐡度支戸部號計皆使位亞執政目為計相
[120-15b]
又有副使而逐司各置判官二員其三司則判官六員
分主之開折司衙司磨勘司修造司曹案司渠案/太祖
太宗多以武儀為三司自真宗以㓂萊公充之始不用
武儀矣其任人也如此景徳中丁晉公著景徳㑹稽録
皇祐中田况著皇祐㑹稽録治平中蔡襄著治平㑹稽
録元祐中蘇轍著元祐㑹稽錄其計度也如此太祖以
來有景福内庫太宗改名内藏廪所貯金帛備國用也
凡郊祀所費鉅萬皆出於此不取於民真宗時李逈曰
[120-16a]
祖宗初置内藏庫欲取西北支凶年請出以佐國用帝
大發以賜三司其置庫也如此真宗嘗謂王旦曰三司
官不欲數易財榖案籍往往不見本末仁宗時賜發運
使出身以久其任時范蜀公鎮上疏請約祖宗以來官
吏兵數酌取其中為定制以今賦入之數十七為經營
而儲其三備水旱非常又官古者冡宰制國用唐以宰
相兼度支今中書主民樞宻主兵三司主財各不相知
故財已匱樞益兵無窮民已困而三司取財不已請使
[120-16b]
中書通知兵民財利大計與三司使同制國用其攷察
出納之數也如此祖宗之時每嵗塩利大率三千餘萬/
緡茶税百四十萬緡採山之鑄六百萬緡/熈寧以來祖
宗之法變矣國初財用未使三司總之三司使自唐明/
宗以張廷明為三司使三司使之名始此/其費用蠧耗
之大者皆可節以制度也至王安石為相取周禮以行
新法謂宰相當主財計遂與三司分權凡賦税常貢征
𣙜之利方歸三司摘山煮海坑治𣙜貨戸絶汲納之財
[120-17a]
悉歸朝廷其立法與常平免役坊場河度禁軍闕額地
利之資皆號朝廷封樁又有嵗科上供之數盡運入京
師别創庫以貯之三司不預焉於是祖宗處國計之良
法盡壞矣宋朝分路設轉運使副判官付以按察之權
使督財賦悉𨽻三司凡經費羡餘轉運官獻之三司盡
轉都城積於左藏庫别有科名及分貯内藏庫者皆三
司使主之熈寧理財乃納勸沮之法所遣使者盡出宰
相之門皆務聚歛以恱廟堂非若三司使有權以動人
[120-17b]
則漕臣亦不敢横歛也章聖朝帑入盈溢其名數皆籍
於三司其總數唯使得知也章聖屢欲知其數宰相李
文靖公沆每對以容令三司使供具王欽若見乆不奏
問之文靖曰非不能取索但不敢奏知恐知數多而廣
用也此乃深得祖宗置三司使之㣲意沆又言在朝廷
十餘年四方之言利者未嘗施行以此報國耳安石乃
置旁通簿於御前盡籍國帑之數在神宗恭儉郡國帑
藏率皆盈溢至崇寜後蔡京制禮作樂種種蠧國勸上
[120-18a]
以奢費内興營繕外拓境土而又宦官専局應奉及滛
巧繕修與夫除戎器備河患之費凡百端皆不先闗戸
部但各作决科次請于朝廷或兼取于戸部者非若三
司使有専按以闗防也自元豐改制户部尚書全無計
相之權職在朝廷之文移僅能經畫在京師官吏諸軍
俸給而已以此論之三司使之職不待改官制而失其
權自熈寧變法度之時已壞矣况政和之後以鉅鐺為
承受獨總財計以便宜取則戸部尤難守其職業矣以/
[120-18b]
㑹要蔡元道舊典修/ 自天聖以來天下病夫官之多
也而州縣有待闕官月料之費自熈寧以來初置宫觀
差遣而州縣有宫觀官請俸之費自熈寧以來初遣宗
子疎屬補外官而州縣有宗子口劵之費自紹興以來
初遣養老之兵而州縣有養老使臣廪給之費
 
 
 羣書考索後集卷五十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