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k0029 羣書考索-宋-章如愚 (master)


[079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羣書考索後集卷十三
            宋 章如愚 編
  官制門
   監司類
唐虞建官内有百揆四嶽外有州牧侯伯王者之時五
國以為屬屬有長十國以為連連有帥三十國以為卒
卒有正二百一十國以為州州有伯
[079-1b]
秦罷封建而郡縣置御史以監諸郡
漢興省之
 恵帝遣御史監三輔郡察事凡九條其後諸州復置
 監察御史
 文帝以御史不奉法乃遣丞相史出刺并督察
 武帝元封五年初置部刺史掌奉詔條察州以六條
 問事秩六百石 十二州縣十二人 居部九嵗舉
 為守相
[079-2a]
 成帝以為刺史位下大夫而臨二千石輕重不相準
 乃更為州牧秩真二千石位次九卿
 哀帝復為刺史元夀復為牧
  王尊為臨州刺史馳九折坂世稱尊為忠臣黄覇
  為揚州刺史治有功宣帝詔賜車盖以彰有徳朱
  博遷冀州刺史行部决遣如神
後漢光武復刺史乗傳周行郡國録囚徒考殿最
 舊制州牧奏二千石事皆先下三公三公遣掾史按
[079-2b]
 檢然後黜退光武用法明察不復委三府故權歸刺
 舉之吏
 靈帝改為牧
  是時天下方亂豪傑各欲據州郡州牧之任自此
  重矣
 靈帝時賈琮為冀州刺史百姓聞風自然震竦其諸
 贓過者望風觧印綬去李膺為青州刺史守令畏威
 明多望風棄官
[079-3a]
魏晉為刺史持節都督庶姓為單車刺史
  魏賈陸為豫州刺史舉奏二千石以下阿縱不法
  帝曰真刺史也杜元凱荆州人號為杜父
後魏州置三刺史其後随時沿革互有不同
隋開皇三年罷郡以州統縣自是刺史之名存而職廢
後雖有刺史皆太守之互名非舊刺史之職理一郡而

 煬帝大業罷州置郡置司𨽻䑓大夫一人廵察畿内
[079-3b]
 刺史十四人廵察畿外
唐罷郡置州改太守為刺史而雍州置牧
 神龍二年分天下為十道置廵察使二十人以左右
 䑓内外官堅明清勁者為之景雲改置按察使開元
 中改置採訪處置使至徳之後改採訪使為觀察并
 領都團練治於所部之大郡
宋初有轉運使淳化及景徳増提刑熈寜中又置提舉
   運使
[079-4a]
唐先天二年李傑始名務先/始為水陸發運使盖使之
名起 開元二十一年裴耀卿以侍中充江南淮南轉
運使而崔希逸蕭旻為副盖副使始此天寳以韋堅充
勾當轉運使第五琦充諸色轉運使劉晏充諸道轉運
使其後韓滉杜悰杜讓能崔昭緯皆以宰相充使而諸
道分置廵院皆統於此
五代罷廵院始置轉運使唐㑹要職官分紀/
藝祖開基懲五季之亂藩臣擅有財賦不歸王府自乾
[079-4b]
徳以後僣偽畧平始置諸道大運使以總利權開寳六
年廣南平除徐澤為判官盖轉運判官始此
 其轉運使之名宋初但曰勾當某路水陸計度轉運
 使官髙者則曰某路計度轉運使太平興國初皆曰
 使兩省以上則為都轉運使又置副使與諸路判官
 焉又置同勾當轉運使俄罷諸路副使真宗毎用兵
 或令都部署兼轉運使王師征討則有隨軍轉運使事
 畢即停至道中詔曰天下物宜民間利病惟轉運使
[079-5a]
 得以周知令更互赴闕延見詢問焉慶厯中皆帶按
 察之任六年罷三年詔諸路轉運使並兼按察使毎
 嵗具官吏能否先是歐陽脩請遣使按察官吏賈昌
 朝言轉運以按察官吏故令兼領之六年赦書以為
 過為煩擾吏不安其職並罷之 先是判官與轉運
 使争權而罷至嘉祐中復置職畧/熈寜二年詔轉運
 使用本資序人即充資序下一等為權二等為權發
 遣中興以来逐路都轉運使除授不常唯使副判官
[079-5b]
 常置舊制轉運司除授皆命詞給誥渡江已後例給
 勅命後稍復舊轉運使副命詞運判則否六年諸路
 運判亦命詞給誥
 光宗紹熈以来使副運判不雙除 開寳九年詔諸
 路官吏宜令轉運使廣訪能否第為三等嵗終以聞
 咸平元年上謂輔臣曰轉運使按察使權甚重必須
 平允之吏寛猛適中 祥符七年詔曰自今轉運副
 使不限官品並在提㸃刑獄之上南豐除蔡俾制分
[079-6a]
 部而使雖將漕為名其實在於總庶務之予奪
 主管運幹熈寜初詔諸路漕司始置屬官勾當兩員
 或一員又置管勾文字實録見熙寕三年管勾文字不/得差出
 元祐中除三路外並罷後復置焉 建炎初避髙宗
 諱改管勾為主管勾當為幹辦
 帳幹熈寜三年詔諸路漕司始置屬官 元祐七年
 詔轉運司管勾文字除三路外並罷其職事帳司兼
 管後復故
[079-6b]
   提刑
宋朝淳化三年遣官分往諸路提㸃刑獄尋省之 景
 徳四年真宗謂王旦曰朕慮四方刑獄官吏未盡得
 人一夫受寃即召灾沴今軍民事務雖有轉運使且
 地逺無由知先帝常選朝臣為諸路提㸃刑獄今可
 復置仍以使臣副之於是置諸路提㸃刑獄公事以
 朝臣充
  始命屯田李拱為之副以武臣閤門祗候以上充
[079-7a]
  天禧四年加勸農使俄改提㸃刑獄勸農使又以
  武臣為副使天聖六年悉罷八年復置嘉祐中有
  武臣同提㸃河東刑獄竊用公庫銀器及樂倡首
  飾議者謂武臣不可為監司罷之
 治平元年罷提㸃刑獄委轉運司職官分紀/熙寧二
 年諸路提㸃刑獄復差文臣其武臣並罷之
  史臣曰上以武臣罕習吏文多不足以察舉所部
  人材故罷之人皆以為便
[079-7b]
 十年復置提㸃京畿刑獄掌察所部疑留獄訟勸課
 農桑而按其官吏之不法别其亷吏以逹于朝續㑹/
 要/ 宣和初詔江西廣南増置武提刑一員然遇闕
 帥不許武憲兼攝 建炎元年以盜賊未衰諸路無
 武臣提刑處權添差一次専管捉殺四年罷之
 孝宗乾道六年詔諸路分置武臣提刑一員後復罷
 之
 提幹建炎四年詔諸路提刑司除武臣提刑添置幹
[079-8a]
 辦公事官許行留文臣一員中興㑹要/
 檢法熈寜六年置諸路提刑司檢法官一員從吕恵
 卿之請也元豐三年罷五年復置四朝列傳髙賦在
 神宗時亦嘗請諸道刑司獄置法官
   提舉
宋朝淳化中建常平倉
 景祐元年令轉運司與長吏舉所部官専領之然猶
 𨽻漕臣 熈寧遣使提領此盖提舉常平之所始也
[079-8b]
  二年制置三司條例言河北陜西已差官提舉常
 平廣恵倉餘路欲差胡朝宗張復侯叔獻曽誼等並
 為提舉官 九年府界畿内亦専置提舉常平倉一
 員不令司農丞兼領元祐初罷紹聖九年復置 政
 和改元詔江淮荆浙六路共置茶鹽提舉一員 宣
 和三年詔河北京東路推行新法鈔鹽可添置提舉
 官一員此提舉茶鹽之所始也
  宋朝茶鹽事舊𨽻發運司元豐間或以轉運常平
[079-9a]
  官兼提舉或以提刑兼領知通提轄政和以後始
  専置官吏
 既而諸路皆置建炎元年詔提舉常平司併歸提刑
 司二年復三年復詔提刑兼四年詔逐路提刑司茶
 鹽司並依舊分東西路紹興二年詔荆湖北路復置
 提舉茶鹽司四年詔廣西茶鹽司官吏並罷其職事
 委漕臣五年詔諸路提舉常平併入茶鹽司仍以提
 舉茶鹽常平等公事為名二十五年從王支請詔諸路
[079-9b]
 提舉茶鹽官改充提舉常平茶鹽公事
 提幹熈寜二年置提舉常平司勾當公事於通判幕
 職内選差一員不妨本職是年制置三司條例司言
 京西路乞差大理寺丞朱紘淮南路著作郎曽從兩
 浙路前宣州司理王醇並為管勾官職畧/紹興三年
 户部看詳欲諸路州並以通判充主管官人許公幕
 職官人差六年復置主管司十五年改為幹辦公事
 依漕屬例中興㑹要此常平幹也/ 宣和三年置茶
[079-10a]
 鹽提舉屬官一員㑹要此茶鹽幹也/今提舉司存二
 幹官以此
   總領
南渡之初嘗命朝臣總領都督府宣撫司財賦未以官
 名也
  紹興三年差户部侍郎姚舜明往建康總領于都
  督府錢物糧斛六年都督諸路軍馬張浚言三宣撫
  司錢糧漕司互相占吝因致闕乏乞於户部長貳
[079-10b]
  内郡一員来鎮江府置司専一總領詔差户部侍
  郎劉寜止七年令户部郎官霍蠡前往鄂州置局
  専一總領岳飛軍錢糧
 紹興十一年收諸帥之兵以為御前軍屯駐諸處皆
 置總領以朝臣為之仍帶専一報發御前軍馬文字
 盖又使之與聞軍政不獨職餽餉而已叙位在轉運
 副使之上鎮江諸軍錢糧淮南總領掌之建康池州
 諸軍錢糧淮西總領掌之鄂州荆南江南諸軍錢糧
[079-11a]
 湖廣總領掌之興元興州金州諸軍錢糧四川總領
 掌之初以胡紡為司農少卿總領淮東軍馬錢糧呉
 彦璋太府少卿總領淮西江東軍馬錢糧曽慥為太
 府卿總領湖廣江西京西路財賦湖北京西軍馬錢
 糧諸軍不聽節制十六年四川總司以總領四川宣
 撫司錢糧所為名十八年詔罷宣撫司始改為四川
 總領見中興㑹要/
 孝宗乾道六年詔淮東總領併歸淮西總領一所中
[079-11b]
 書門下省言勘㑹淮東總領所廢併司名合行併入
 詔以總領兩淮浙西江東財賦軍馬錢糧為名仍鑄
 印繳納兩司元印 七年復置淮東總領孝宗㑹要/
  又湖北總領所壁記云國家駐蹕呉㑹形勝控扼
  之地上下數千里自蜀漢荆襄江鄂逹于兩淮其
  間列戍數百而大屯不過十數視屯兵若干州之
  賦入供其軍食其始費用出入悉聽乎主將之所
  自為已而兵寖乏用紹興五年始命中都官為外
[079-12a]
  司農兼總其賦之立而制其出為四總領所
 總屬紹興十一年初置四總領官屬有幹辦公事准
 備差遣四川有主管文字二員淮東淮西有分差糧
 料院審計司審三司通判兼𣙜貨務都茶場御前封
 摏甲仗庫大軍倉大軍庫贍軍酒庫市易抵當庫恵
 民藥局湖廣有給納場屬官兼分差糧料院審計以/
 屬官/兼御前封樁甲仗庫大軍倉大軍庫贍軍酒庫
 四川有分差糧料院審計院審計以屬官兼大軍倉
[079-12b]
 大軍庫撥發船運官贖藥庫糴買場中興㑹要/
   都大提舉茶馬
宋朝熈寜七年始詔三司鹽鐵判官李杞三司勾當公
 事蒲宗閔經畫川蜀買茶充秦鳯熈河路博馬就於
 提舉成都府路買茶公事杞於秦州宗閔於成都置
 司後改名都大提舉茶馬事成都府志/熈寜七年差
 李杞蒲宗閔成都府買茶熈河路博馬並令杞等提
 舉置都大㮛舉及主管同主管各因其資品髙下除
[079-13a]
 授云 元豐四年羣牧判官郭茂恂又言茶司既不
 兼買馬遂立法以害馬政恐誤國事乞併茶場買馬
 為一司從之盖茶馬司始合於此時也
  舊制於原渭徳順三郡市蕃馬熈寜七年初復熈
  河經畧使王韶言西人頗以善馬至邉其所嗜唯
  乏茶與之為市請趣茶馬辦之乃命三司勾當公
  事李杞運蜀茶至熈河置買馬場六而原渭徳順
  更不買馬於是杞言賣茶市馬一事也乞同提舉買
[079-13b]
  馬杞遂兼馬政然分合不常至元豐四年羣牧判
  官提舉買馬郭茂恂又言茶司既不兼買馬遂立
  法以害馬政乞併為一司從之
 掌收摘山之利以佐邦用凡市馬於蕃夷以茶易之
 大觀以来茶馬之政廢川茶不以博馬唯市珠玉故
 馬政廢缺 建炎四年張浚奏大石進奉珠玉髙宗
 諭曰云云/ 紹興四年從闗師古之請以乏戰馬始
 令四川宣撫司支茶博馬五年宻院言已於永康軍
[079-14a]
 威茂州置場七年宰臣趙鼎言得㫖復置茶馬官舊
 有主管茶馬同提舉茶馬都大提舉茶馬凡三等上
 曰考其資歴命之乾道元年川秦兩司馬額共九千
 餘匹
  茶馬陳彌作言本司買馬川秦兩司文黎珍叙南
  平長寜軍六州軍年額川馬五千餘匹係應副江
  上諸軍階州之峯貼陜西和州之宕昌兩處年額
  共西馬四千餘匹係輪年應副三衙
[079-14b]
 川秦兩司者祖宗舊制至今不廢
  四年四川宣撫使虞允文奏照得祖宗朝都大茶
  馬官於秦州成都各置司治各半年撥發馬月分
  居秦司訖事即歸川司措置發茶并買馬物帛之
  類今欲依舊制於鳯州河池縣置秦司既近宕昌
  買馬之弊可以稽察上從之
   都大提㸃諸路坑冶
唐開元二十五年監察御史羅文信充諸道鑄錢使唐/
[079-15a]
 㑹要/天寳三載楊眘矜除御史中丞充鑄錢使六載
 度支郎中楊釗充諸道鑄錢使 永泰元年劉晏充
 東都淮南浙江東西湖南山南東道鑄錢使第五𤦺
 充京畿闗内河東劔南山南西道鑄錢使諸鑄錢監
 監所在州府都督刺史為之副監一人上佐判之續/
 通典/
宋朝自開寳平呉之後因其舊置錢監于鄱陽既而江
 淮荆浙閩廣之地皆有監係發運使兼提㸃 咸平
[079-15b]
 三年以馮亮為江南轉運副使兼都大提㸃江南福
 建路鑄錢事内供奉官白丞睿同提㸃鑄錢事實録/
 景祐二年始置江浙川廣福建等路都大提㸃坑冶
 鑄錢一員以魏兼為之充朝通各與提㸃刑獄序官
  按四朝志榮宗範知鉛山縣有詔罷民采銅皆散
  為盜宗範一切使如故真宗嘉異擢提㸃江浙諸
  路銀銅坑冶與此不同當攷
 元豐二年三司言江浙等路提㸃坑冶鑄錢官一員
[079-16a]
 通領九路水陸廵按不周欲増一員分路提㸃從之
 遂定為兩司在饒者領江東淮浙七閩在虔者領江
 西荆湖二廣焉並聖朝職畧/至元祐元年以坑冶鑄
 錢通為一司從淮南提㸃李深之請也㑹要/政和七
 年置提㸃鑄錢官兩員於饒䖍州紹興二年置虔州
 提㸃司從提㸃王㬇之請也
  雖有上項指揮後来多在饒州置司贑州只係廵
  歴
[079-16b]
 六年趙伯瑜乞依嘉祐著令銜内添都大二字與提
 刑序官二十六年詔都大提㸃坑冶鑄錢司官吏並
 罷令逐路轉運司交割
  以尚書省言坑冶鑄錢司近年鑄錢全虧一司官
  吏所費不貲罷之
 二十七年置提領諸路鑄錢官於行在差侍從或卿
 監一員不妨本職兼領置屬官三員以提領諸路鑄
 錢所為名以户部侍郎榮薿兼二十九年從左司諫
[079-17a]
 何溥言乃復置以江淮荆浙福建廣南路提㸃坑冶
 鑄錢公事係銜與運判序官依舊於饒贑二州置司
 輪年守任専以措置坑冶督責鼓鑄為職 祖額二
 百六十餘萬貫
 孝宗乾道六年併歸發運司七年復置此據提㸃司
 題名八年詔鑄錢司依舊置提㸃官二員於饒贛二
 州置司除王楫李大正二人九年兩司分認課額
  將江南淮南兩浙潼川利州路𨽻饒州司江西湖
[079-17b]
  廣福建分𨽻贛州司又王楫等言所有舊坑多係
  江西却慮饒州一司無從措置欲於江西管内取
  撥江州吉州撫州興國軍隆興府却𨽻饒州司從
  之
 淳熈三年併贛司歸饒州王楫専為提㸃官加都大
 焉
 主管提幹檢踏紹興二年鑄錢司言本司昨被㫖許
 置幹辦公事一員檢踏官五員催綱官二員後来興
[079-18a]
 諸司屬官一員咸罷經所𨽻九州不可缺官詔復置
 幹辦公事一員檢踏官三員催綱官一員後檢踏置
 六員十一年從韓環之請將檢踏官各分認専管職
 事一員在饒州本司一員在信州一員在建州一員
 在韶州一員在潭州中興㑹要/二十六年提㸃坑冶
 鑄錢司官吏檢踏官等並罷二十九年因何溥議再
 置提㸃官於饒州置主管文字舊亦有秀州置幹辦
 公事一員韶州建州各置檢踏官一員别置秤銅官
[079-18b]
 催綱官各一員差武臣續詔於饒州添檢踏之員中/
 興㑹要/
   提舉市舶
唐有市舶使以右威衞中郎將周澤為之見栁澤劾慶/
 立疏/
 代宗廣徳元年有廣州市舶使吕太一通鑑/
宋朝開寶四年下廣南以同知廣州潘美尹宗琦並兼
 市舶使通判謝處玭兼市舶判官太祖實録/咸平三
[079-19a]
 年九月庚子令杭州明州各置市舶聽官從便長編/
 熈寜更始變市舶法泉人賈海外者往復必使東詣
 廣否則没其貨海道回逺竊還家者過半嵗抵罪者
 衆太守陳偁奏疏願置市舶於泉不報哲宗即位之
 二年始詔泉置市舶偁了齋之父也時傳見延平志/
 舊制雖有市舶司多州郡兼領元豐中始令轉運司
 兼提舉而州郡不預矣
  元豐三年書言廣西東路條已修定乞専委官催
[079-19b]
  行詔廣東以轉運使孫迥廣西以運使陳倩兩浙
  以轉運副使周直孺福建以轉運判官王子京迥直
  孺兼提舉催行倩子京兼覺察拘攔其廣東路安
  撫使更不帶市舶
 後専置提舉而轉運司不復預矣後盡罷提舉官至
 大觀元年續置明年御史中丞石公弼請歸之轉運
 司不報建炎中興詔罷兩浙福建市舶司歸轉運司
 建炎時政記/而廣南如故明年復置中興會要/
[079-20a]
  尚書省言併廢以来工人不便虧失數多於是詔
  依舊復置
 紹興四年廢福建提舉市舶初令提刑兼領旋委提
 舉茶事十三年提舉欲措置福建臘茶時欲發臘茶
 至行在置局出賣吕斌上言於是茶鹽司歸建州而
 提舉市舶以次復矣乾道二年詔罷兩浙提舉市舶
 逐處職事委知通知縣監官同行檢視而總領數令
 轉運司提督
[079-20b]
  紹興二十九年張闡言福建廣南各置務於一州
  兩浙舶務乃分建於五所至乾道初臣僚言兩淮
  臨安明州秀州温州江隂軍凡五處有市舶祖宗
  舊制有市舶處知州帶提舉市舶務通判帶主管
  知縣帶監而逐務又各有監司市舶置司乃在華
  亭近年遇明州舶船到提舉帶一司吏人留明州
  數月名為抽觧其實騷擾且福建廣南皆有市舶
  物貨浩瀚置官提舉誠所當宜惟是兩浙置官委
[079-21a]
  是冗蠧乞賜廢罷從之
   安撫使
梁武帝普通五年魏以酈道元為大使慰撫六鎮大使
 始此
隋文帝開皇九年詔遣柱國韋洸安撫嶺外
 仁夀四年以楊素為并州道行軍總管河北道安撫
 大使並通鑑/
唐貞觀初遣大使十三人廵省天下
[079-21b]
  諸州水旱則有廵察安撫存撫之名節度使兼之
  則有副使天授二年發十道存撫使職官分紀/
 聖厯中狄仁傑為河北道安撫
徳宗貞元又置副使今職畧/
宋朝舊不常置自咸平二年以翰林學士王欽若為西
 川安撫使知制誥梁顥為陜西安撫使安撫使之名
 始此其後景徳三年始置河北沿邉安撫使以雄州
 守臣為之而陜西沿邊諸州亦有安撫使慶厯二年
[079-22a]
 詔置湖南安撫司八年詔置河北四路安撫以韓𤦺
 王拱辰賈昌朝等充諸路使皇祐四年詔廣桂二州
 帶經畧安撫使熈寜五年罷諸路經畧安撫使崇寜
 二年置河南安撫使宣和二年置輔郡内潁昌府帶
 京西安撫使宣和三年臣僚言睦賊猖獗乞以杭越
 知州總領兼本路安撫鎮撫一方詔杭越州江寜府守臣
 並帶安撫使詔洪州守臣可依江寜府安撫使凡諸
 路安撫逐州知州兼以直秘閣以上充掌總䕶諸將
[079-22b]
 統制軍旅察治奸宄以肅清一道凡兵民之政皆掌
 焉帥其屬而聽其獄訟頒其禁令定其賞罰稽其錢
 榖器械出納之名籍其行以法若事難専決則具可
 否禀奏即干機速邊防及士卒抵罪則聽以便宜裁
 斷
  係邊任則綏御夷狄撫寜疆圉若甲兵屯戍芻粟
  饋運則視其緩急盈虗而移用之掌凡戰守之事
  並㑹要續㑹要/
[079-23a]
 建炎元年李綱請沿河沿淮沿江置安撫使兼馬歩
 軍都總管以文臣充二年令將兵處知州帶管内安
 撫使後省四年置鎮撫使罷逐路安撫使後罷鎮撫
 使置安撫使始故時諸路又有安撫大使自兩浙西
 路劉光世始二品以上為帥即為安撫大使中興㑹/
 要/
 帥屬唐置藩鎮皆有參謀至行軍亦有之闗預軍中
 機宻張建封置温造字簡輿説劉濟使納忠於朝
[079-23b]
 建炎四年詔兩浙西路安撫大使許置參謀參議各
 一員 紹興四年詔沿江三大使司亦許置參謀參
 議官五年詔江南西路湖南浙西安撫大使許置秀
 州安撫使許置參議共謀參議請給依本路提舉茶
 鹽支破中興㑹要/
 機宜宋朝安撫使司其屬有勾當公事管勾機宜文
 字準備差使哲宗正史志/建炎初安撫大使許置主
 管機宜文字主管書寫本司機宜文字各一員紹興
[079-24a]
 四年詔帥府書寫機宜文字除係事干機宻合書寫
 外其餘文字並不得簽書俸給京官依通判選人依
 簽判中興㑹要/
 宋朝祖宗朝安撫使司屬有勾當公事
 髙宗即位事御嫌名改為幹辦公事建炎三年詔浙
 西安撫大使許置幹辦公事官五員其俸給京朝官
 依通判選人依簽判支破建炎四年江東西湖南浙
 西安撫大使許置幹辦公事五員安撫使置幹辦公
[079-24b]
 事四員中興㑹要/
   制置使
唐宣宗大中五年以白敏中充招討党項行營都統制
 置等使通鑑/制置使之名始此
宋朝不常置掌經畫邊鄙軍旅之事 政和中熈秦用
 兵以内侍童貫為之四朝志/宣和末姚古為京畿輔
 郡兵馬制置使 靖康初种師道為河東路制置使
 錢盖為陜西五路制置使欽宗實録/建炎元年有招
[079-25a]
 討賊盜制置使自王淵始三年有行在五軍制置使
 自劉光世始又諸路皆有副使自江浙陳彦文程千
 秋始六月浙西安撫使康允之帶本路制置使安撫
 帶制置自此始也四年有沿江都制置使管江南東/
 路知建康府/紹興二年有沿海制置使係建康兩浙/
 東路/三年有安撫制置使大使之名自江南西路大
 使趙鼎始六年始鑄印以某路制置司為名從浙西
 淮東制置使梁汝嘉所請也其後盡省惟四川沿海
[079-25b]
 有焉四川係成都府沿海明州/
   經畧使
唐貞觀二年邊州别置經畧使此盖使名之起唐百官/
 志/節度兼度支營田招討經畧使則有副使判官各
 一人職官分紀/儀鳯二年以黒齒常之為河源軍經
 畧大使今職畧/永淳元年婁師徳為河源軍經畧副
 使通鑑/至徳三年賀蘭進明除嶺南五府經畧兼節
 度使建中元年除元琇節度始不帶五府經畧唐㑹/
[079-26a]
 要/
宋朝不常置咸平五年始以右僕射張齊賢為邠寜環
 慶涇原路經畧使判邠州諸路軍馬並受節度又以
 鄧州觀察使錢若水為并代經畧使判并州自後不
 除人寶元中夏人入冦始命陜西沿邊大將皆兼經
 畧皇祐間儂智髙擾邊詔知廣桂州並帶經畧安撫
 使自後西南二邊常帶經畧所以重帥權而服𦍑夷
 也四朝職畧國朝㑹要/其經畧安撫各以直祕閣以
[079-26b]
 上充掌一路兵民之事皆帥其屬而聽其獄訟頒其
 禁令定其賞罰増其錢榖甲械出納之名籍而行以
 法若事難専決則具可否禀奏即干機速邉防及士
 卒抵罪則聴以便宜裁斷帥臣任河東陜西嶺南路
 職任綏御戎夷則為經畧安撫使續㑹要四朝志/
 渡之初依舊制廣南東路帶主管經畧安撫使公事
 西路帶經畧安撫使紹興五年令襄陽守臣湖北帥
 帶經畧安撫使
[079-27a]
  中書門下省言湖北帥司已移還荆南舊治與襄
  陽府事體頗同詔王庶許依襄陽例帶經畧安撫
  中興㑹要/ 後罷而二廣如故
   京尹
秦分天下為三十六郡京師為内史
漢因之景帝分左右内史
 武帝置京兆尹右扶風左馮翊為三輔
後漢都洛為河南尹 魏晉因之歴代所都皆為尹江
[079-27b]
左為丹陽尹 北齊為清都尹後周及隋復為京兆尹
唐初置牧開元復為尹五代都汴為開封尹
宋朝牧尹不常置太宗真宗皆嘗尹京後親王無繼者
 權知府一人以待制以上充掌尹正畿甸之事中都
 之獄訟皆受而聴焉小事則専决大事則禀奏若承
 㫖已斷者刑部御史䑓無輙糾察典司轂下 建隆
 以来為要劇之任 崇寜三年蔡京乞罷權知府置
 牧尹各一員専總府事牧以皇子領尹以文臣充四/
[079-28a]
 朝志/
  尹以親王為之號判南衙凡命知府必帶權字以
  翰林為之翰林學士及雜學士若待制則權發遣
  而已所選皆人望盖四方取則之地也聖朝職畧/
中興駐蹕杭州建炎三年改杭州為臨安府守臣帶浙
 西安撫多卿監從臣兼紹興三年詔臨安府有禀奏
 事許不隔班上殿乾道七年皇太子領臨安府尹就
 東宫為廨廢臨安府通判簽判職官置少尹判官推
[079-28b]
 官少尹一依淳化判官例差侍從以上判官依前天
 聖令用郎官以上餘曹掾依舊府官庭參仍拜掾事
 少尹裁决徒流以上具案判準表奏則繋皇太子銜
 申中書以下文移則少尹簽書九年皇太子辭免臨
 安府尹其知通簽判推判官並復置中興㑹要孝宗/
 㑹要/
   留守
隋大業九年代王侑留守西京十二年李淵太原留守
[079-29a]
 王威商君雅為副通鑑/
唐太宗貞觀十七年親征遼東置京城留守以房𤣥齡
 充蕭瑀為副咸亨二年髙宗幸洛陽以雍州長史李
 晦為西京留守其後車駕發京都則置留守以右金
 吾大將軍為副留守太原府亦置尹及少尹以尹為
 留守少尹為副留守謂之三都留守見唐職林及職/
 官分紀/
宋朝天子廵狩親征則命親王或大臣總留守事建隆
[079-29b]
 元年親征澤潞以樞宻使呉延祚為東京留守其西
 南北京留守各一人以知府事兼之闕/
 天北京大名見分紀/留守司掌宫鑰及京城守衞修
 葺彈壓之事畿内錢榖兵民之政四朝志/建炎初京
 城有副留守
  以檢校少傅寜武軍節度使范訥充留守以侍衞
  親軍都指揮使遂安軍承宣使郭仲荀副之
 又有西京留守並係執政從臣充兼節制軍馬其後
[079-30a]
 武林建鄴並建行宫武林視汴都而建鄴視三都焉
 聖朝職畧/紹興四年參知政事孟庾為行宫留守從
 權措置百司事務六年有行宫同留守以左通奉大
 夫孟庾提舉萬夀觀兼侍讀充詔二留守並權赴尚
 書省治事
  是年八月三省已降指揮三省樞宻院常程事務
  並聽行宫留守司與决詔秦檜孟庾並權赴尚書
  省治事中興㑹要/
[079-30b]
 
 
 
 
 
 
 
 羣書考索後集卷十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