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k0029 羣書考索-宋-章如愚 (master)


[040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羣書考索卷四十    宋 章如愚 撰
  儀衞門
   鹵簿類
秦制大駕屬車八十一乗法駕半之左右分行其車皆
皂蓋赤裏木轓輜戈矛弮箙尚書御史所載最後一乗
懸豹尾豹尾以前爲省中
漢制乗輿大駕備車千乗騎萬匹屬車八十一乗公卿
[040-1b]
奉引太僕大將軍參乗祀天於甘泉用之
後漢明帝上原陵大喪並因前代爲大駕用八十一乗
祀天南郊則法駕用三十六乗河南尹執金吾雒陽令
奉引奉車郎御史侍中參乗前驅有九斿雲罕鳳皇車
闒㦸車皮軒車鸞旗車後有金鉦車黄鉞車黄門鼓車
黄門令校駕祀天南郊祀地明堂宗廟左省謂之小駕
每出太僕奉駕中常侍小黄門副尚書主者郎令史副
侍御史蘭臺令史副皆執注以督整車騎謂之䕶駕春
[040-2a]
秋上陵尤省於小駕直事尚書一人從
晉制大駕鹵簿先象車鼓吹一部十三人中道次静屋
令駕一中道或道候二人駕一分左右次洛陽尉二人
騎分左右次洛陽亭院長九人赤車駕一分三道鼓吹
正二人引次洛陽令皂車駕一中道次河南中部掾中
道河橋掾在左功曹史在右並駕一次河南尹駕駟㦸
吏六人次河南主簿駕一中道次河南主記駕一中道
次司𨽻部河南從事中道都部從事居左别駕從事居
[040-2b]
右並駕一次司𨽻校尉駕三㦸吏六人次司𨽻主簿駕
一中道次司𨽻主記駕一中道次廷尉明法掾中道五
官掾居左功曹史居右並駕一次廷尉駕駟㦸吏六人
次廷尉主簿主記駕一在左太僕引從如廷尉在中宗
正引從如廷尉在右次太常駕駟㦸中道吏六人太常
外部掾居左五官掾功曹吏居右並駕一次光祿引從
中道太常主記居左衞尉居右並駕一次太尉外督令
史駕一中道次東西捕賊倉户等曹屬駕一列從次太
[040-3a]
尉駕駟中道太尉主簿舎人各一人祭酒二人並駕一
在左右次司徒引從駕駟中道次司空引從駕駟中道
三公騎令史㦸各八人鼓吹各一部七人次中䕶軍中
道駕駟鹵簿左右各二行㦸楯在外弓矢在内鼓吹一
部七人次步兵校尉在左長水校尉在右並駕一鹵簿
左右二行㦸楯在外刀楯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次驍
騎將軍在左游擊將軍在右並駕一皆鹵簿左右各二
行㦸楯在外刀楯在内鼓吹各一部七人騎隊五在左
[040-3b]
五在右隊各五匹命中督二人分領左右各有㦸吏二
人麾幢掲鼓在隊前次左將軍在左前將軍在右並駕
一皆鹵簿左右各二行㦸楯在外刀楯在内鼔吹各一
部七人次黄麾騎中道次黄門前部鼓吹左右各一部
十三人駕駟八校左右各四行外大㦸楯次九尺楯弓
矢弩並熊渠佽飛督領之次司南車駕駟中道䕶駕御
史騎夾左右次謁者僕射駕駟中道次御史中丞駕一
中道次武賁郎將騎中道次九遊車中道武剛車夾左
[040-4a]
右並駕駟次雲罕駕駟中道次闒㦸車駕駟中道長㦸
邪偃向後次皮軒車駕駟中道次鸞旗車中道建華車
分左右並駕駟次䕶駕尚書郎三人都官郎中道駕部
在左中兵在右並騎又有䕶駕尚書一人騎督攝前後
無常次相風中道次司馬督在前中道左右各司馬史
三人引仗左右各九尺楯弓矢弩次五時車左右有遮
列騎次典兵中郎中道督攝前却無常左殿中御史右
殿中監並騎次髙蓋中道左罩右罕次御史中道左右
[040-4b]
節郎各四人次華蓋中道次殿中司馬中道殿中都尉
在左殿中校尉在右左右各四行細楯一行在弩内又
殿中司馬一行殿中都尉一行殿中校尉一行次桐鼓
中道次金根車駕六馬中道太僕大將軍參左右又各
増三行爲九行司馬史九人引大㦸楯二行九尺楯一
行刃楯一行細弩一行細跡禽一行槌斧一行刀楯一
行連細楯殿中司馬都尉殿中校尉爲左右十三行金
根車建青斾斿十二左將軍騎右殿中將軍持鑿腦斧
[040-5a]
夾車車後衣書主職步徒六行合左右三十二行次曲
華蓋中道侍中騎常侍黄門侍郎並騎分左右次黄鉞
車駕一在左御麾騎在右次相風中道次中書監騎左
祕書監騎右次殿中御史騎左殿中監騎右次五牛旗
赤青在左黄在中白黒在右次大輦中道太官令丞在
左太醫令丞在右次青立車次青安車次赤立車次赤
安車次黄立車次黄安車次白立車次白安車次黒立
車次黒安車合十乗並駕駟建旗十二斿如其色立車
[040-5b]
正豎旗安車邪拖之次闒猪車駕駟中道無旗衣耕根
車駕駟中道赤旗十二斿熊渠督左佽飛督右次御軺
車次御衣車次御書車次御藥車並駕牛中道次尚書
令在左尚書僕射在右又尚書郎六人分左右並駕一
又治書侍御史二人分左右又侍御史二人分左右又
蘭臺令史分左右並騎次豹尾車駕一自豹尾車後而
鹵簿盡矣但以神弩二十張夾道至後部鼔吹其五張
神弩置一將左右各二將次輕車二十乗左右分駕次
[040-6a]
旒蘇馬六十匹次金鉞車駕三中道左右䕶駕尚書郎
并令史並騎各一人次金鉦車駕三中道左右䕶駕侍
御史并令史並騎各一人次黄門後部鼓吹左右各十
三人次卓鼓車駕牛二乗分左右次左大鴻臚外部掾
右五官掾功曹史並駕一次大鴻臚駕駟㦸吏六人次
大司農引從中道大鴻臚主簿主記右少府引從次三
卿並騎吏四人鈴下二人執馬鞭辟車六人執方扇羽
林十人朱衣次領軍將軍中道鹵簿左右各二行九尺
[040-6b]
楯在外弓矢在内鼓吹如䕶車次後軍將軍在左右軍
將軍在右各鹵簿鼓吹如左軍前後次越騎校尉在左
屯騎校尉在右各鹵簿鼓吹如步兵射聲次領䕶騎遊
軍校尉皆騎吏四人乗馬夾道都督兵曹各一人乗馬
在中騎將軍四人騎校鞉角金鼓鈴下信幡軍校並駕
一功曹史主簿並騎並從傘扇幢麾各一騎鼓吹一部
七騎次領䕶軍加大車斧五官掾騎從次騎十隊隊各
五十匹將一人持幢一人執鞉一人並騎在前督戰伯
[040-7a]
長各一人並騎在後郎簿十隊隊各五十人絳袍將一
人騎鞉各一人在前督戰伯長一人步在後騎皆持矟
次大㦸一隊九尺楯一隊刀楯一隊弓一隊弩一隊五
隊隊各五十人黒袴褶將一人騎校鞉角各一人步在
前督戰伯長各一人步在後金顔督將并領之其屬車
因後漢制
東晉屬車五乗而已加綠油幢朱絲絡青交路黄金塗
五朱輪轂猶素兩箱無金錦之飾其一車又是軺車舊
[040-7b]
儀天子所乗駕六元興中屬車唯九乗苻堅敗又得偽
車輦増爲十二乗
宋孝建中尚書令王宏議屬車起秦八十一及三十六
乗並不出經典自胡廣蔡邕傳說爾又是從官所乗非
常副車正數江左五乗則儉不中禮帝王文物旗旒皆
十二爲節今宜依禮十二乗爲制
後魏道武皇帝天興二年命禮官採古法制三駕鹵簿
一曰大駕設五輅建太常屬車八十一乗平城令代尹
[040-8a]
司𨽻校尉丞相奉引太尉陪乗太僕御從輕車介士千
乗萬騎魚麗鴈行前驅皮軒闒㦸芝蓋雲罕指南後殿
豹尾鳴笳唱上不作鼔吹軍戎大祠則設之二曰法駕
屬車三十六乗平城令代尹太尉奉引侍中陪乗奉車
都尉御巡狩小祠則設之三曰小駕屬車十二乗平城
令太僕奉引常侍陪乗奉車郎御遊宴離宫則設之天
賜二年初改大駕魚麗鴈行更爲方陣鹵簿列步騎内
外爲四重列標建旌通門建五色車旗各處其方諸王
[040-8b]
導從在中騎内公在幢内侯在步矟内子在刀楯内五
品朝臣夾列乗輿前兩箱官卑者先引王公侯子車旒
麾蓋信旛及散官禮服一皆絳黒
隋煬帝大業初復備八十一乗並加犢車紫通幰朱絲
絡黄金飾駕一牛在鹵簿中單行正道後帝嫌多大駕
減爲三十六乗法駕宜用十二小駕除之可也
唐大駕屬車十二乗大駕行幸則分前後施於鹵簿之
内若大陳設則分左右施於衞内其鹵簿制具開元禮
[040-9a]
宋國初將舉郊祀以五禮草創官籍散落始命有司考
制度惟得長興南郊鹵簿字圖校以今文頗有闊畧違
戾者翰林學士承㫖陶穀爲禮儀使建議鹵簿内金吾
將軍乃諸衞將軍導駕及押仗舊服紫衣請依開元禮
各服本色繡袍舊執仗軍士悉衣五色畫衣無有準式
請以五行相生爲次黒色先之青色次之赤黄白又次
之又増造五輅副車服殿中輦輿備用六引本品鹵簿
又増置旗名凡馬步儀仗共萬一千二百二十二人悉
[040-9b]
用禁軍舊用絹布采畫者悉以紵繡絁文代之乾徳四
年始作至開寶三年而畢明年郊祀始用之謂之繡衣
鹵簿軍衞羽儀自是浸盛大駕鹵簿自定通禮後彌有
増益禮容大備每大祀鹵簿使專掌定字圖排列儀仗
使糾督之大禮使及餘使同披閱致齋日巡仗凡車輅
太僕寺主之車輿傘扇御馬殿中省主之皂纛襮矟十
六引駕細仗角牙門金吾主之鐘漏司天臺主之鼓吹
太常鼓吹局主之器仗名物衣冠幰蓋錦繡等飾朝物
[040-10a]
法庫出焉甲弩弓箭兵器庫出焉總鹵簿大駕二萬六
十一人凡法駕減太常卿司徒兵部尚書白鷺車崇徳
車輦五副輅進賢車明逺車又減屬車餘並三分減一
鸞駕又減縣令州牧御史大夫指南車記里車鸞旗車
皮軒車象輅革輅木輅耕根車羊車鉞車豹尾車小輦
小輿餘並減半凡兵部黄麾仗用太常鼓吹部太僕寺
金玉輅殿中省大輦奉迎其制無定然減於鸞駕凡鹵
簿四等大駕法駕鸞駕黄麾仗大駕部郊祀耤田薦獻
[040-10b]
玉清昭應景靈用之法駕泰山汾隂行禮明堂大慶殿
恭謝用之鸞駕朝陵迎泰山天書東封西祀廟謁太清
宫奏告玉清昭應宫奉迎刻玉天書恭謝太廟皆用之
黄麾仗御樓車駕親征或省方還京迎禁中天書五岳
上冊建安軍迎奉聖像六朝上冊皆用之法駕萬二千/
八十八人鸞駕舊二千人大中祥符五年閏十一月告/
太廟増至七千人大駕二萬六十一人六引開封令仗/
太常卿司徒御史大夫兵部尚書始於金吾纛矟/
[040-11a]
繡衣鹵簿藝祖皇帝以上聖之姿受天眷命用肇我區
夏不譓者威賓服者懐武功既成文治斯廣躬郊禋正
會朝祲威盛容以次畢行惟是承五季搶攘之後鹵簿
雖設蹖駮爲甚易而新之兹惟其時於是制詔臣質臣
昭等正其繆盭參定典式已而禮儀使臣穀奏言金吾
諸衞將軍暨押仗導駕等官服皆以紫於禮未稱請按
開元禮咸用繡袍至若執仗之士舊服五色畫衣先後
靡倫無所準式請以黒爲先而青赤黄白以次分列用
[040-11b]
協五行相生之序逮有司以儀注來上帝御便殿陳而
閱之凡馬步儀仗總萬有一千二百二十有二人悉以
紵絁繡文代彩畫之服揚輝絢彩丕釐舊弊亹亹三代
兩漢之盛矣稽諸會要始造於乾徳之四年而告備於
開寶之三年越明年謁欵圓丘實始用之想夫䂍矟前
驅五輅増副里以鼓記南以車指雞翹豹尾夭矯婀娜
公卿執事前導後陪細仗大角壯其容幰蓋傘扇備其
飾耋老幼穉族觀聚歎向也目熟乎刀兵今乃窺文物
[040-12a]
旗常之美向也耳厭乎金鼓今乃聞鍚鸞和鈴之音皇
皇哉治世之鉅典華夏之偉觀也臣愚不肖靡所知識
然竊讀三朝寶訓而知藝祖恭儉之徳出於天資衣用
澣濯器御質素齋官無三服之獻織室罷纂組之工顧
於羽衞乃顯設藩飾如此得無意乎蓋躬節儉者帝王
之盛徳也備羽衞者國家之上儀也在漢孝文殿設書
囊之帷身以示朴爲先及其詔令則曰鸞旗在前屬車
在後儀物明盛尤可想於千載之下然則聖人所以奉
[040-12b]
巳與夫華國者固自殊轍此臣是以知藝祖之意有在
也列聖繼承制作益詳曰大駕曰法駕曰鸞駕曰黄麾
仗或施之躬郊或用之封祀或設之朝覲其多寡有差
其先後有序揆厥所先皆自繡衣啓之貽謀垂裕永永
無極肆皇帝陛下聰明文武紹復祖宗之大業偃戢干
戈蒐講縟儀典章制度燦然畢舉乃紹興十有三年築
壇南郊寅恭天地鹵簿之制實纂乾徳至於歳用癸亥
則視建隆初郊之歳若合符節夐觀簡冊未之攸聞蓋
[040-13a]
莫爲於前無以彰異時創業之功莫繼於後無以見今
日中興之治是不可以不特書也周必大記/
景徳鹵簿二年九月上封者言國家郊祀有期仗衞中
司天監十二神與行漏殿中有芳停鳳輦等舊制太重
望減製稍輕詔鹵簿使王欽若與内侍同詳閱修飾十
一月王欽若上三卷
天聖鹵簿六年十一月翰林學士宋緩等以郊祀攝太
僕卿侍玉輅上問儀物典故悉以對因命撰天聖鹵簿
[040-13b]
十卷上之其序云在太祖時易畫衣爲文繡在太宗時
詔詞臣侍圖飾儀衞寘在中祕其名數見於令式而先
後之次見於兵部其圖歴朝亦罕所損益上諭輔臣曰
比以舊記因循不存故命别撰之所引典故詳備可觀
乗輿常出入儀康定元年九月七日參知政事宋庠上
言車駕行幸自非郊廟大禮具陳鹵簿外其常日導從
惟前有駕頭擁扇繖而已其侍從及百官屬下於厮役
皆雜行道中步輦之後但以親事官百許人執撾以殿
[040-14a]
謂之禁衞諸班勁騎頗與乗輿相逺而士庶觀者率隨
扈從之人夾道馳走喧呼不禁非所謂旄頭先驅清道
後行之說且自黄帝以神功盛徳猶假師兵爲營衞則
防微禦變古今一體按漢魏有大駕小駕之儀至唐又
分殿中諸衞黄麾赤仗名數次第各有施設國朝承五
姓荒殘之弊事從簡畧儀衞寡薄欲望專委一二博學
近臣檢討前代儀注及鹵簿令以乗輿常時出入比之
三駕諸仗斟酌儀物増嚴條禁上以示尊極下以防未
[040-14b]
然詔太常禮院與兩制詳定遂合奏諸班直禁兵步騎
爲禁衞仍舊數復増清道馬百匹左右並騎百六十二
人文武官執政爲一重親從官三百人爲一重殿前指
揮使二百爲一重左右相對開二門臣僚起居並令中
道候起居於左右門出其諸色人止令牙門旗前道傍
起居不得便入禁衞也○應曰天下之分愈嚴由夫天
下之制愈備也愈備而愈嚴惟善反者爲能制其後古
之聖人其初爲是君臣也非以綦貴自私而居天下以
[040-15a]
綦賤也生而羣羣而欲欲而假物以爭也其勢必有所
聽於是戴吾而君之附吾而臣之蓋其不得不爾也夫
既君其身而天下且臣屬乎我矣不爲其分以閑其易
而杜其漸則僭且攘之患吾恐末如之何故居處服食
之際每每特異於天下天下亦安之於其分曰必聖人
而後可以食此必聖人而後可以服此必聖人而後可
以居此否則皆非其宜君臣之道至是始得無廢聖人
之慮蓋亦至是足矣
[040-15b]
   車輅類
後漢輿服志上古聖人見轉蓬始知爲輪輪行可載因
物知生復爲之輿輿輪相乗流運罔極任重致逺天下
獲其利後世聖人觀於天視斗周旋魁方杓曲以攜龍
角爲帝車於是乃曲其輈乗牛駕馬登險赴難周覧八
極故易震乗乾謂之大壯言器莫能有上之者也自是
以来世加其飾至奚仲爲夏車正建其斿旐尊卑上下
各有等級周室大備官有六職百工與居一焉一器而
[040-16a]
羣工致巧者車最多是故具物以時六材皆良輿方法
地蓋圓象天三十幅象日月蓋弓二十八以象列星○
前視則聴鸞和之音傍觀則覩四時之運等威既辨貴
賤有序故書曰明試以功車服以庸洎乎魏晉僭踰莫
禁代有變改異制殊狀不可畢載故攷其制作爲車輿
篇云通鑒典/ 古史考云黄帝作車至少昊始駕牛及
陶唐氏制彤車乗馬有虞氏因彤車而制鸞車夏后氏
因鸞車而制鈎車俾車正奚仲建斿旐尊卑上下各有
[040-16b]
等級商人因鈎車而制大輅昔成湯用而郊祀有山車/
之瑞山車亦謂之桑根車似金根之色亦謂之大輅或/
以爲木輅/周人因商輅以制五輅一曰玉路鍚樊纓十
有再就建太常十有二斿以祀金路鈎樊纓九就建大
旂以賓同姓以封象路朱樊纓七就建大赤以朝異姓
以封革路龍勒絛纓五就建大白以即戎以封四衞木
路前樊鵠纓建大麾以田以封蕃國秦因金根車用金
爲飾𤣥旗皂斿以從水徳復法水數駕車以六漢書應
[040-17a]
劭曰古者諸侯屬車九乗秦滅九國兼其車服於是屬
車八十一乗矣漢制因秦大駕八十一乗法駕三十六
乗自髙至文車騎服御無所損益至武帝天漢中始定
輿服之制郊祀所乗謂之大駕又備車千乗騎萬匹舊
制以金根車爲最尊比周之玉路至後漢大駕則御鳳
凰車以金根爲副東漢上原陵用大駕八十一乗祀天
南郊則法駕晉武帝始設金玉象革木五路並爲法駕
東晉儉不中禮副車惟設五乗宋則十二乗魏道武命
[040-17b]
禮官采古制三駕鹵簿一曰大駕設五輅建太常屬車
八十一乗法駕屬車三十六乗小駕屬車十二乗十二
乗起於宋王宏之議而罷於隋大業之中唐制武徳著
令五路屬車十乗指南黄帝作/ 記里鼔劉裕/ 白鷺/
隋/ 鸞旂漢/ 辟惡秦/ 皮軒漢/ 耕根漢/ 安車周/
 四望齊/ 羊車晉/ 貞觀中始加黄鉞 晉制/豹尾
 周制/ 二車通爲十二乗髙宗不喜乗輅每大禮則
御輦𤣥宗以輦不中禮開元冬祀南郊乗輅禮畢騎還
[040-18a]
自是行幸郊祀皆騎於儀仗之内五輅腰輿皆陳於鹵
簿而已本朝車輅輿輦多從唐舊元豐雖置局造輅而
玉輅亦仍唐制蓋自唐顯慶中傳之號顯慶輅當時說
者謂古五輅皆載旗謂之道徳之車考工記車㦸崇於
殳酋矛崇於㦸各四尺㦸矛皆插車騎謂之兵車戰國
尚武故増插四㦸謂之闒㦸則知徳車武車固異用矣
漢鹵簿前驅有鳳凰闒㦸猶未施於五輅江左以来五
輅乃加棨㦸於車之右韜以錦繡之衣後周司輅左建
[040-18b]
旗右建闒㦸方六尺而被之以黼皆戾於古請去五輅
闒㦸以應道徳之稱而建太常於車後又言法駕之行必
有共輿者蓋以承清問袁盎曰天子所與共六尺輿皆
天下豪俊此漢用古制也國朝之制乗輿有太僕而無
參乘請増近臣一員立車右備顧問四朝志/ 宋朝鹵
簿四等大駕法駕鸞駕黄麾仗大駕郊祀耤田薦獻玉
清昭應景靈用之法駕泰山汾隂行禮明堂大慶殿恭
謝用之鸞駕朝陵迎天書東封西祀奏告玉清恭謝太
[040-19a]
廟用之兵部黄麾仗御樓親征省方還京用之會要/
車制古者服牛乗馬引重致逺以利天下則車之作尚
矣或曰黄帝作軒冕不可攷也車之制象天以爲蓋象
地以爲輿象斗以爲杠轂象二十八星以爲蓋弓象日
月以爲輪輻前軾而後户前軌而後軫旁輢而首以較
下軸而御以幞對人者謂之對車如舟者謂之輈揉而
相迎者謂之牙輈之曲中謂之前疾軛之上平謂之衝
衡之材輿之下木皆曰任以其力任於此也轂之端與
[040-19b]
輢之下木皆曰軹以其旁止於此也軫可以名山可以
名車達常者可以名部軫前横木可以名輅此又因一
材而通名之也其爲車也有長轂有短轂有杼輪有侔
輪有反揉有仄揉有兩輪有四輪有有輻有無輻有曲
轅有直轅輦直轅/有一轅有兩轅有直輿有曲輿鈎牛/
曲輿/有廣箱有方箱有重較有單較或駕以馬或駕以
牛或挽以人或飾以物或飾以漆或樸以素皆因宜以
爲之制稱車以爲之文禮書/ 大車牛車也牛車大則
[040-20a]
柏車中羊車小矣大車以行澤柏車以行山羊車以行
宫中周禮車人爲車皆掌之 陳禮書引書曰大輅在
賓階面綴輅在阼階面先輅在左塾之前次輅在右塾
之前與巾車之名不同何也蓋周官馭玉輅者謂之大
馭則玉輅謂之大輅矣綴輅金輅也以其綴於玉輅也
先輅象輅也以其行道之所先也次輅革車木輅也以
其次於象輅也或曰革輅/兵革以即戎不陳於寢故五/
輅所陳只四輅/薛論五路曰玉路一曰大路言其於金
[040-20b]
路爲大金路一曰先路言其於象路爲先象路次金路
革路次象路故同謂之次路木路最後綴於諸路之末
故曰綴路方其以多爲貴則玉路樊纓十有二就金路
九就象路七就革路五就木路三就方其以少爲貴則
大路繁纓一就先路三就次路五就次路七就綴路九
就車輅之制尚矣有虞氏之鸞車夏后氏之鈎車商之
大輅周之乗輅皆輅也孔子獨取夫商之輅何哉蓋前
乎商者質而少文後乎商者華而近麗孔子獨取夫商
[040-21a]
者以其得車之中也
漢金根車商之瑞車秦改曰金根漢承秦制御爲乗輿
所謂乗殷之輅也輪者朱班重牙貳轂兩轄金薄繆龍
爲輿倚較文虎伏軾龍首銜軛左右吉陽筩鸞雀立衡
&KR1017文畫輈羽蓋華蚤建大旂十有二斿畫日月升龍駕
六馬五時車安車立車亦皆如之各如方色所御駕六
餘皆駕四後從爲副車○逸禮王度記曰天子駕六馬
諸侯駕四馬大夫三士二庶人一周禮四馬爲乗毛詩
[040-21b]
天子至大夫同駕四牡彭彭是也士駕二易京氏春秋
公羊說皆云天子駕六許慎以爲天子駕六諸侯及卿
駕四大夫駕三士駕二庶人駕一史記曰秦始皇以水
數制乗六馬鄭𤣥以爲天子四馬周禮乗馬有四圍各
養一馬也諸侯亦四馬顧命時諸侯皆獻乗黄朱紫亦
四馬也今帝者駕六此自漢制與古異耳蔡邕表志曰
以文義不著之故俗人多失其名五時副車曰五帝車
駕旗曰雞翹耕根曰三蓋其比非一也通典云夏五子/
[040-22a]
歌若朽索之馭六馬六馬非始於秦制但法水數相符/
耳/
五時車金根者以金爲飾或云安車立車各五爲五時

耕車一名三蓋車/亦名芝車有三蓋其飾如金根車置
&KR1945音福/耒耜載之天子親耕所乗也 桓譚謂揚雄曰
君之爲黄門郎居殿中數見輿輦玉蚤華芝及鳳凰三
蓋之屬皆元黄五色飾以金翠羽珠絡錦繡茵席者也
[040-22b]
東京賦云介御間以剡耜而薛綜謂耜耒金也廣五寸
著耒耜而載之天子車參乗帝在左御在中介處右以
耒置御之右唐制耕根車八鸞青質/
大使車大使車立乗駕駟赤帷從車四乗二千石以下/
從駕之車/
小使車小使車不立乗蘭輿赤轂白蓋赤帷從騶騎四
十人皆班輪四輻追捕考按有所勑取者之所乗也
武剛車孫呉兵法云有巾有蓋謂之武剛車武剛車者
[040-23a]
爲先驅又爲屬車
獵車周禮謂之竒車曲禮曰國君不乗竒車注云獵車/
也/巾車氏木輅以田漢制一曰闒猪車親校獵乗之魏
改名闒虎車晉一名闒㦸車
辟惡車秦制也桃弓葦矢所以禳祓不祥唐制駕四馬
大駕出在鸞旗車後
安車周制致仕之老乗之漢制乗輿金根安車立車是
爲徳車五時車安立亦如之建大旂十二斿駕六馬餘
[040-23b]
皆駕四馬皇太子皇子公列侯皆乗之自漢以後亦爲
副車
豹尾車周制也象君子豹變漢制大駕出屬車八十一
乗法駕出屬車三十六乗最後一乗垂豹尾以前比之
省中晉因之在鹵簿之末
鸞旗車漢制鸞旗車編羽旄列繋幢旁胡廣曰以銅作
鸞鳥於車衡上晉宋因之唐備之於大駕鹵簿
皮軒車漢制以虎皮爲軒唐備大駕鹵簿
[040-24a]
游車漢制九斿車九乗大駕爲先乗
羊車晉制羊車一名輦數人引之隋大業亦置駕馬大/
如羊/
畫輪車晉制駕牛以采漆畫輪
象車晉武帝太康中平呉後南越獻馴象詔作大車駕
之載鼓吹數十人使越人騎之元正大會入庭大駕鹵
簿
黄鉞車晉制唐貞觀以後備於大駕鹵簿天寶改爲金
[040-24b]
鉞車
四望車齊四望車通幰油幢絡班漆輪轂亦曰皂輪車
以加貴臣
白鷺車隋一名鼓吹車上施層樓樓上有翔鸞棲焉
漢綠車綠車漢皇孫車也維漢累葉徳施豐溥蟠基植
業曼夀保光泰元富媪景貺有闓璣衡七星下而孕秀
孫枝挺立應於休期天統之正是爲世嫡命服等差則
既有别綠車以乗其制維稱蓋乗輿所御金根設飾五
[040-25a]
安五立色如其方紫白罽軿車備于椒塗安車青蓋施
于王子粤惟皇孫厥車以綠左右列騑駕馬有三輪輿
較軾轅衡輈轄表裏𤣥施光彩舄奕輿服有志獨斷所
述雖備於東都而是車之設制度惟舊西京盛時金敞
有子假之以載庸示光寵夷考其事附見於日磾本傳
彬班可覆其視軫獵小車兹爲偉觀宜有銘義以侈厥
陳宗召銘/
武車徳車武車綏旌者武車亦革輅也取其建戈刄即
[040-25b]
曰兵車取其威猛即曰武車也徳車結旌者徳車謂玉
金象木四路不用兵故曰徳也禮記正義/
顯慶輅本朝太僕所藏玉輅自唐顯慶中傳之至此號
曰顯慶輅親郊則乗之其制度精巧行止甚安載太常
與闒㦸分左右以均輕重行之
元豐五輅乾徳五年陶穀創意造成大輦慶厯七年太
僕寺作金輅玉輅元豐四年増置五輅許定所奏依周

[040-26a]
記里鼓車天聖五年十一月内侍盧道隆剏記里鼓車
獨轅雙輪箱上有兩層各安木人平執木槌車行一
里下一層木人擊鼓上平輪轉一周車行十里上一層
木人擊鐲一名大章車唐鹵簿中有記里鼓車指南車/
指南車天聖五年十一月直昭文館燕肅請造指南車
云黄帝與蚩尤戰涿鹿蚩尤起大霧將士不知所之帝
遂作指南車又周越裳重譯来獻使者惑失道周公賜
軿車以指南其後器俱亡漢張衡魏馬均繼作其器無
[040-26b]
傳宋武平長安嘗爲此車而製不精祖沖之亦復造之
後魏太武帝使郭善明造彌年不就又命扶風馬岳造
垂成而爲善明鴆死其法遂絶唐元和中典作金公元
以是車及記里鼓上之憲宗閱於麟徳殿以備法駕而
五代不聞得其制者今創意成之又盧道隆上所創記
里鼓車皆以其法下有司製之晉志云刻木爲仙人衣/
羽衣立車上車雖回運而手常指南/
 羣書考索卷四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