KR3k0029 羣書考索-宋-章如愚 (master)


[005-1a]
欽定四庫全書
 羣書考索卷五     宋 章如愚 撰
  六經門
   禮記類
    禮記傳授之圖
[005-2a]
禮記始末易曰有夫婦父子君臣上下禮義有所措而
帝王質文有損益周人曲為之防事為之制故曰禮經
三百威儀三千前藝文志/禮記之作出自孔氏但正禮
殘闕無復能明故范武子不識殽烝趙鞅及魯君謂儀
為禮至孔子没七十二子之徒共撰所聞以為記或録
舊禮之義或録變禮所由或兼記體叚或雜序得失中
庸孔伋所作緇衣公孫尼子所撰月令吕不韋所修王
制漢文帝時博士所録館閣書目/周衰諸侯將踰法度
[005-2b]
惡其害己皆滅去其籍自孔子時已不具至秦大壊漢
興魯髙堂生愽士禮十七篇訖孝宣世后蒼最明戴徳
戴聖慶普皆其弟子三家立於學官禮古經者出於魯
淹中里名/及孔氏學七十篇文相似多三十九篇及明
堂隂陽史氏記所見多天子諸侯卿大夫之制雖不能
備猶瘉音愈/蒼等推士禮而致於天子之説出藝文志/
記百三十一篇前儒林傳/劉向校定得二百餘篇梁國
戴德刪為八十五篇號大戴禮戴聖又刪為四十九篇
[005-3a]
是為小戴禮授漢馬融盧植考諸家同異附戴聖篇章
去其繁重及其缺略而行於世鄭康成注其書唐孔頴
達為正義舘閣書目/至孝宣世東海后蒼傳於梁國二
戴其後諸儒又加月令明堂位樂記三篇凡四十九篇
即今之禮記也禮記正義/初魯髙堂生傳周禮十七篇
又有䘮服一篇舊别行子夏為之傳鄭康成為之注馬
融王肅諸儒為訓説儀禮者乃周家行禮渉於儀度委
曲之書若後世所謂儀注者是也其初盖三千餘條秦
[005-3b]
焚書漢訪求之止得此十七篇故多亡禮云舘閣書目/
孝文時徐生善為頌為禮官大夫瑕丘蕭奮授孟卿孟
卿授后蒼后蒼以授二戴由是禮有大戴小戴之學大
戴授徐良小戴授橋仁楊榮是以大戴有徐氏之學小
戴有橋楊之學初漢立后蒼禮愽士宣帝世復立大小
儒林傳/大戴禮今存四十篇其篇始於二十九篇次
不倫又一本止十卷三十三篇篇自第一至三十三恐
是後人改正舘閣書目/唐元宗時王嵓請刪去禮記舊
[005-4a]
文而益以今事張説以為禮記不刋之書去聖乆逺不
可改易
儀禮儀禮未知孰作或曰周公作之也孔子有學禮之
言禮記有讀禮之文當是時固已有簡牘之傳矣决非
秦漢間筆也其制度必出於聖人若曰周公作之則非
所敢知也漢初言經則離記言記則離經今記附經附
之者又誰也出於孔氏之宅壁者曰禮記河間獻王云
得先秦古書者曰禮曰記夫禮者今之儀禮記者今儀
[005-4b]
禮之記特未有儀禮之名也豈漢後學者覩十七篇中
有儀有禮遂合而名之與秦暴焚書禮之見於漢者猶
古經五十六卷經七十篇記百三十一篇漢之君臣特
不好不尚而已至宣成世大小戴劉向所録止十七篇
十蓋逸其七八孰謂不好不尚之禍乃甚於秦之焚之
也魯人髙堂生傳士禮十七篇與今儀禮同陸德明賈
公彦皆以為今儀禮考之西漢藝文志髙堂生禮后蒼
最明蒼以傳大小戴古經者出魯淹中多天子諸侯卿
[005-5a]
大夫制愈於蒼等推士禮以致天子夫如是則髙堂生
所傳特士禮爾今儀禮中所謂士禮有冠婚相見䘮夕
虞特牲饋食七篇他皆天子諸侯卿大夫禮必非髙堂
生所傳者不知賈陸二子何據而云爾漢數六經禮樂
與焉厥後樂書亡矣有儀禮在亦不取周禮古矣然聖
人設官分職之書也至其所用以長以治者豈能舍儀
禮禮記古矣然皆釋儀禮之義若祭義冠義婚義鄉飲
酒義射義燕聘義是也豈得而先儀禮班固之論曰六
[005-5b]
經之道同歸禮樂之用為急固之言必有得於先生長
者之緒餘而非臆度也鄭康成收拾大小戴及劉向别
録中參以今古之文定為之注其書不純古矣漢石渠
諸儒因曲臺餘論倣儀禮為之如介僎賔主儀禮特其
名禮記兼述其象意今之禮記特儀禮之傳疏也
儀禮注疏周禮儀禮發源是一周禮為末儀禮為本本
則難明末則易曉周禮注者則有多門儀禮所注服鄭
而已其為章疏則有二家黄慶李孟悊慶舉大略小經
[005-6a]
注疎漏悊舉小略大經注稍周二家之疏互有脩短時
之所尚李則為先儀禮疏唐賈公彦等撰
韓愈讀儀禮文王周公之法制粗在於是孔子曰吾從
周謂其文章之盛也古書之存者希矣百氏雜家尚有
可取况聖人之制度邪於是掇其大要竒辭奥㫖著于
篇學者可觀焉惜乎吾不及其時進退揖遜于其間嗚
呼盛哉昌黎文集/
訓詁傳授魯髙堂生傳士禮十七篇而徐生善為頌讀/
[005-6b]
曰容/故諸言禮為容者由徐氏儒林/ 瑕丘蕭奮以禮
至雒陽守以授孟卿孟卿傳/ 孟卿東海人事蕭奮以
授后蒼前孟卿傳/ 后蒼説禮數萬言號曰曲臺記如
淳注曰行禮於曲臺后蒼為記故名曰曲臺 戴徳戴
聖禮行於世者戴徳戴聖之學禮記正義/大戴小戴禮
之衰也出文中子/ 慶普曹褒時慶氏為博士上言禮
樂褒結髪傳父業曹褒/ 董鈞字文伯習慶氏禮後儒/
林傳/ 孔頴逹為正義八歳就學闡三禮義宗
[005-7a]
禮記義疏去聖逾逺異端漸扇大小二戴共氏而分門
王鄭兩家同經而異注自晉宋至周隋傳禮業者江左
尤盛其為義疏者南人有賀循賀瑒庾蔚崔靈恩沈重
宣皇甫侃北人有徐道明李業興李寳鼎侯聰熊安其
見於世者皇熊二家而已熊則違背本經多引外義皇
雖章句詳正微稍繁廣皇勝熊矣正義/
注禮記者六家盧植王肅孫炎蕭遵庾蔚鄭元也序録
疏禮記者數家孔頴逹宋子奢李善信賈公彦柳士寜
[005-7b]
范義領張權周元達趙君賛王士雄趙宏智
五始孔頴達以伏戯造琴制皮為嘉禮之始以神農播
種飲食為吉禮之始以黄帝有戰有葬有官為軍賔凶
禮之始此五始也
王制釋云漢文帝令博士諸生作此 王者之制爵禄
公侯伯子男凡五等 天子方千里公侯方百里伯七
十里子男五十里附於諸侯曰附庸 千里之外設方
伯五國以為屬屬有長十國以為連連有帥三十國以
[005-8a]
為卒卒有正二百一十國以為州州有伯 制三公一
命卷音衮/若有加則賜也不過九命次國之君七命小
國之君五命大國之卿三命下國之卿再命小國之卿
與下大夫一命 諸侯之於天子也比年一小聘三年
一大聘五年一朝 天子五年一廵守 天子曰辟廱
諸侯曰頖宮 天子將出征受成於學執有罪反釋奠
于學以訊馘告 司徒脩六禮以節民性明七教以興
民徳齊八政以防淫一道徳以同俗 耆老皆朝于庠
[005-8b]
元日習射上功習鄉上齒 命鄉簡不帥教者以告不
變命國之右鄉簡不帥教者移之左命國之左鄉簡不
帥教者移之右不變移之郊如初禮不變移之遂如初
禮不變屏之逺方終身不齒 命鄉論秀士升之司徒
曰選士司徒論選士之秀而升之學曰俊士升於司徒
者不征於鄉升於學者不征於司徒曰造士 樂正崇
四術立四教順先王詩書禮樂以造士春秋教以禮樂
冬夏教以詩書 大樂正論造士之秀者以告子王而
[005-9a]
升諸司馬曰進士司馬辨論官材論進士之賢者而定
其論論定然後官之任官然後爵之位定然後禄之
天子諸侯無事則歳三田 冢宰制國用必於歳之抄
五穀皆入然後制國用 國無九年之蓄曰不足無六
年之蓄曰急無三年之蓄曰國非其國矣三年耕必有
一年之食九年耕必有三年之食以三十年之通制國
用雖有水旱民無菜色 天子七廟三昭三穆與太祖
之廟而七諸侯五廟二昭二穆與太祖之廟而五大夫
[005-9b]
三廟一昭一穆與太祖之廟而三士一廟庶人祭於寝
 天子諸侯宗廟之祭春曰礿夏曰禘秋曰嘗冬曰烝
天子犆音特/礿祫禘祫甞祫烝諸侯礿則不禘禘則不
嘗嘗則不烝烝則不礿 天子社稷皆太牢諸侯社稷
皆少牢大夫宗廟之祭有田則祭無田則薦庶人春薦
韭夏薦麥秋薦黍冬薦稻 司㓂正刑明辟以聴獄訟
必三刺附從輕赦從重 疑獄汜與衆共之衆疑赦之
必察小大之比以成之成獄辭史以獄成告于正正聴
[005-10a]
之正以獄成告于大司㓂大司㓂聴之于棘木之下大
司㓂以獄成告王王命三公參聴之三公以獄成告于
王王三宥然後制刑 凡養老有虞氏以燕禮夏后氏
以享禮殷人以食禮周人脩而兼用之五十養於鄉六
十養於國七十養於學達於諸侯 有虞氏養國老於上
庠養庶老於下庠夏后氏養國老於東序養庶老於西序殷
人養國老於右學養庶老於左學周人養國老於東膠
養庶老於虞庠
[005-10b]
六禮冠婚䘮祭鄉相見
七教父子兄弟夫婦君臣長㓜朋友賔客
八政飲食衣服事為異别度量數制
月令釋文此是呂氏春秋十二紀之首後人刪合為此
記蔡伯喈王肅云周公所作 呂不韋作或言周公作
其中官名時事多不合周法令按周無太尉唯秦有之
此月令乃命太尉是官名不合也周以六冕郊天以大
裘玉輅太常迎氣月令車服並依時色是時事之不合
[005-11a]

星孟春日在營室昏參中旦尾中日月㑹于娵訾斗建/
寅/ 仲春日在奎昏弧中旦建星中日月㑹于降婁斗/
建卯/ 季春日在胃昏七星中旦牽牛中日月㑹于大/
梁斗建辰/ 孟夏日在畢昏翼中旦婺女中日月㑹于/
實沈斗建巳/ 仲夏日在井昏亢中旦危中日月㑹于/
鶉首斗建午/ 季夏日在柳昏火中旦奎中日月㑹于/
鶉火斗建未/ 孟秋日在翼昏建星中旦畢中日月㑹/
[005-11b]
于鶉尾斗建申/ 仲秋日在角昏牽牛中旦觜觽中日/
月㑹于夀星斗建酉/ 季秋日在房昏虛中旦柳中日/
月㑹于大火斗建戍/ 孟冬日在尾昏危中旦七星中
日月㑹析木之津斗建亥/ 仲冬日在斗昏東壁旦軫
日月㑹于星紀斗建子/ 季冬日在婺女昏婁中旦
氐中日月㑹于𤣥枵斗建丑/
帝神春帝太皥神勾芒 夏帝炎帝神祝融 中央帝
黄帝神后土 秋帝少皥神蓐収 冬帝顓頊神元𡨕
[005-12a]
日春甲乙 夏丙丁 中戊己 秋庚辛 冬壬癸
數春八 夏七 中央五 秋九 冬六
音春角 夏徴 中央宮 秋商 冬羽
律孟春大蔟 仲春夾鍾 季春姑洗 孟夏中呂
仲夏蕤賔 季夏林鍾 中央律中黄鍾之宮 孟秋
夷則 仲秋南吕 季秋無射 孟冬應鍾 仲冬黄
鍾 季冬大吕
十二月聴朔之處孟春青陽左个大寢東堂北偏也正/
[005-12b]
義云此是明堂北偏而云大寝者欲明明堂與太廟大/
寝制同故兼明於明堂聴朔竟次還大廟次還大寝也/
仲春青陽大廟東堂當大室也/季春青陽右个東堂南/
偏/孟夏明堂左个大寝南堂東偏/仲夏明堂太廟南堂/
當大室也/季夏明堂右个南堂西偏/中央土大廟大室
中央室也正義云案考工記周人明堂東西九筵南北/
 七筵凡室二筵則五室並皆二筵无大小也今中央室/
稱大室者以中央是土室土為五行之主尊之故稱大/
[005-13a]
以夏之世室則四旁之室皆南北三歩東西三歩二尺/
中央土室南北四歩四尺則用之明堂亦應土室在中/
央大於四角之室但文不具耳/孟秋總章左个大寢西/
堂南偏/仲秋總章大廟西堂當大室也/季秋總章右个
西堂西偏/孟冬元堂左个北堂西偏也/仲冬元堂大廟
北堂當大室/季冬元堂右个北堂東偏/
月令舉要孟春立春之日迎春于東郊 命相布德和
令 元日祈穀于上帝以上辛祭天也/ 乃擇元辰躬
[005-13b]
耕帝籍盖郊后吉辰也/ 命布農事 命樂正入學習
為仲春將釋奠/ 仲春擇元日命民社祀社用甲/
命有司省囹圄順陽寛也/ 祠髙禖 日夜分則同度
量鈞衡石角斗甬正權概 鮮音獻/羔開冰先薦寢廟
 上丁命樂正習舞釋菜釋菜先師/ 仲丁又命樂正
入學習樂為季春將習合樂也/ 季春薦鞠衣于先帝
先帝太皡之屬為蠶求福/ 薦鮪于寢廟進時美物/
命有司發倉廪賜貧窮 出幣帛聘名士 擇吉日大
[005-14a]
合樂所以助陽達物也/ 后妃親蠶 孟夏立夏之日
迎夏於南郊 命樂師習合禮樂為將飲酎/ 天子始
絺 命野虞勞農勸民 以彘甞麥先薦寢廟 斷薄
刑决小罪 后妃獻繭 天子飲酎用禮樂 仲夏命
有司祈祀山川百源大雩帝以祈穀實 以雛甞黍先
薦寢廟 班馬政 挺寛也/重囚益其食 季夏命婦
官染采以給郊廟祭祀之服以為旗章命虞人入山行
木毋有斬伐 孟秋立秋之日迎秋於西郊 命將帥
[005-14b]
選士厲兵命有司脩法制繕囹圄 農乃登穀天子嘗
新先薦寢廟 命百官始収歛 仲秋養衰老授几杖
 命司服具飭衣裳 命有司申嚴百刑斬殺必當
天子乃難乃多反/以達秋氣 以犬甞麻先薦寢廟
可以築城郭建都邑 穿竇窖脩囷倉 命有司趣民
収歛 乃勸種麥 易關市來商旅 日夜分則同度
量平權衡正鈞石角斗甬 季秋命冢宰舉五穀之要
 上丁命樂正入學習吹為將饗帝/大饗帝遍祭五帝/
[005-15a]
也/ 教畋獵習五戎班馬政 乃趣獄刑毋留有罪
以犬甞稻先薦寢廟 孟冬立冬之日迎冬於北郊
命太史釁龜筴 始裘 命百官謹盖藏 坏城郭備
邊境 大飲蒸 祈來年于天宗 命將帥講武習射
 仲冬命有司土事毋作毋發盖毋發室屋 乃命大
酒官之長/秫稻必齊麯糵必時 命有司祈祀四海
大川順其盛徳之時祭之也/ 季冬命有司大難出土
牛以送寒氣 乃甞魚先薦寢廟 命農計耦耕事具
[005-15b]
田器 命四監收秩薪柴以共薪燎 與公卿大夫共
飭國典論時令以待來歳之宜
禮器釋文鄭云以其記禮使人成器如孔子謂子貢瑚
璉之器是也 禮有以多為貴者天子七廟諸侯五大
夫三士一天子之豆二十有六諸公十有六諸侯十有
二上大夫八下大夫六諸侯七介七牢大夫五介五牢
天子之席五重諸侯之席三重大夫再重此以多為貴
也 禮有以少為貴者天子無介祭天特牲大路繁纓
[005-16a]
一就次路繁纓七就此以少為貴也 有以大為貴者
宮室之量器皿之度棺槨之厚丘封之大此以大為貴
也 有以小為貴者宗廟之祭貴者獻以爵賤者獻以
散尊者舉觯卑者舉角五獻之樽門外缶門内壺君尊
瓦甒此以小為貴也 有以髙為貴者天子之堂九尺
諸侯七尺大夫五尺士三尺天子諸侯臺門此以髙為
貴也 有以下為貴者至敬不壇掃地而祭天子諸侯
之尊廢禁廢去也禁如今方案/大夫士棜禁棜无足/
[005-16b]
以下為貴也 禮有以文為貴者天子龍衮諸侯黼大
夫黻士𤣥衣纁裳天子之冕朱緑藻十有二旒諸侯九
上大夫七下大夫五士三此以文為貴也 有以素為
貴者至敬無文父黨無容大圭不琢大羮不和大路素
而越音活/席犧尊疏布&KR0034莫歴反/章善反木白理/
此以素為貴也
文王世子釋文文王周文王昌也鄭云以其善為世子
之禮故著謚號標篇言可法也 文王為世子文王之
[005-17a]
為世子朝於王季日三雞初鳴而衣服至於寢門外問
内豎之御者曰今日安否如何内豎曰安文王乃喜及
日中又至如之及莫又至亦如之食上必在視寒暖之
節武王帥而行之不敢有加焉成王㓜不能踐阼周公
相踐阼而治抗世子法於伯禽欲令成王之知父子君
臣長㓜之道也成王有過則撻伯禽所以示成王世子
之道 世子之學凡學世子及學士必時春夏學干戈
秋冬學羽籥皆於東序小樂正學干大胥賛之籥師學
[005-17b]
戈籥師丞賛之胥鼓南春誦夏弦太師詔之瞽宗秋學
禮執禮者詔之冬讀書典書者詔之禮在瞽宗書在上
庠 凡祭與養老乞言合語之禮皆小樂正詔之於東
序大樂正學舞干戚語説命乞言皆大樂正授數大司
成論説在東序
三王教世子凡三王教世子必以禮樂樂所以脩内也
禮所以脩外也禮樂交錯於中發形於外是故其成也
懌恭敬而温文立太傅少傅以養之欲其知父子君臣
[005-18a]
之道也太傅審父子君臣之道以示之少傅奉世子以
觀太傅之德行而審喻之太傅在前少傅在後入則有
保出則有師是以教喻而徳成也師也者教之以事而
喻諸德者也保也者慎其身以輔翼之而歸諸道者也
記曰虞夏商周有師保有疑丞設四輔及三公不必備
唯其人語使能也
郊特牲釋文鄭云以其記祭天用騂犢之義也郊者祭
天之名用一牛故曰特牲 郊之祭也迎長日之至也
[005-18b]
大報天而主日也兆於南郊就陽位也掃地而祭於其
質也器用陶匏以象天地之性也於郊故謂之郊牲
用騂尚赤也用犢貴誠也郊之用辛也周之始郊日以
至祭之日王皮弁以聴祭報示民嚴上也祭之日王被
衮以象天戴冕璪十有二旒則天數也乗素車貴其質
也旗十有二旒龍章而設日月天垂象聖人則之所以
明天道也萬物本乎天人本乎祖此所以配上帝也郊
之祭也大報本反始也 蜡天子之大蜡八註蜡祭有
[005-19a]
八神先嗇一司嗇二農三郵表畷丁列反/四猫虎五坊
六水庸七昆蟲八 伊耆氏古天子號也/始為蜡蜡也
者索也歳十二月合聚萬物而索饗之也蜡之祭也主
先嗇而祭司嗇也先嗇若神農者司嗇后稷是也/祭百
種以報嗇也饗農田畯也/及郵表畷謂田畯所以督約/
百姓於井門之處也/禽獸仁之至義之盡也古之君子
使之必報之迎猫謂其食田䑕也迎虎謂其食田豕迎
而祭之也祭坊與水庸溝也/事也曰土反其宅水歸其
[005-19b]
壑昆蟲毋作草木歸其澤此蜡祝辭也皮弁素服而祭
素服以送終也葛帶榛杖䘮殺也蜡之祭仁之至義之
盡也黄衣黄冠而祭息田夫也野夫黄冠黄冠草服也
八蜡記四方四方年不順成八蜡不通以謹民財也順
成之方其蜡乃通以移民也既蜡而收民息已故既蜡
君子不興功
社社主祭土而主隂氣也君南嚮於北牖下答隂之義
也日用甲用日之始也天子大社必受霜露風雨以達
[005-20a]
天地之氣社所以神地之道也天垂象取財於地取法
於天是以尊天而親地也故教民美報焉家主中霤而
國主社示本也
明堂位釋文鄭云以其記諸侯朝周公於明堂於陳列
之位 昔者周公朝諸侯於明堂之位天子負斧依南
鄉而立三公中階之前北面東上諸侯之位阼階之東
西面北上諸伯之國西階之西東面北上諸子之國門
東北面東上諸男之國門西北面東上九夷之國東門
[005-20b]
之外西面北上八蠻之國南門之外北面東上六戎之
國西門之外東面南上五狄之國北門之外南面東上
九采之國應門之外北面東上四塞世告至此周公明
堂之位也明堂也者明諸侯之尊卑也
學記釋文鄭云學記者以其記人學教之義古之教者
家有塾黨有庠術有序國有學比年入學中年考校一
年視離經辨志三年視敬業樂羣五年視博習親師七
年視論學取友謂之小成九年知類通達强立而不反
[005-21a]
謂之大成夫然後足以化民易俗近者悦服逺者懐之
此大學之道也 大學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宵雅
肄三官其始也入學鼓篋孫其業也夏楚二物收其威
也未卜禘不視學游其志也時觀而弗語存其心也㓜
者聴而弗問學不躐等也此七者教之大倫也記曰凡
學官先事士先志其此之謂乎
樂記釋文鄭云名樂記者以其記樂之義宮為君商為
臣角為民徵為事羽為物五者不亂則無怗懘之音矣
[005-21b]
宮亂則荒其君驕商亂則陂其臣壊角亂則憂其民怨
徵亂則哀其事勤羽亂則危其財匱五者皆亂迭相陵
謂之慢如此則國之滅亡無日矣 清廟之瑟朱弦而
疏越壹倡而三歎有遺音者矣大饗之禮尚𤣥酒而爼
腥魚大羮不和有遺味者矣 故鐘鼓管磬羽籥干戚
樂之器也屈伸俯仰綴兆舒疾樂之文也簠簋爼豆制
度文章禮之器也升降上下周旋禓襲禮之文也 昔
者舜作五絃之琴以歌南風䕫始制樂以賞諸侯其治
[005-22a]
民勞者其舞行綴逺其治民逸者其舞行綴短故觀其
舞知其徳聞其謚知其行也 大章章之也咸池備矣
韶繼也夏大也殷周之樂盡矣 所謂大輅者天子之
車也龍旗九旒天子之旌也青黒縁者天子之寶龜也
從之以牛羊之羣則所以贈諸侯也 聖人作為鞉鼓
椌楬壎篪此六者徳音之音也然後鐘磬竽瑟以和之
干戚旄狄以舞之此所以祭先王之廟也 君子聴鐘
聲則思武臣聴磬聲則思死封疆之臣聴琴瑟之聲則
[005-22b]
思志義之臣聴竽笙簫管之聲則思畜聚之臣聴鼔鼙
之聲則思將帥之臣君子之聴音非聴其鏗鏘而已也
 故商者五帝之遺聲也寛而靜柔而正者宜歌頌廣
大而静疏達而信者宜歌大雅恭儉而好禮者宜歌小
雅正直而静廉而謙者宜歌風肆直而慈愛商之遺聲
也商人識之故謂之商齊者三代之遺聲也齊人識之
故謂之齊明乎商之音者臨事而屢㫁明乎齊之音者
見利而讓臨事而屢㫁勇也見利而讓義也有勇有義
[005-23a]
非歌孰能保此故歌者上如抗下如隊曲如折止如槀
木倨中矩句中鉤纍纍乎端如貫珠故歌之為言也長
言之也説之故言之言之不足故長言之長言之不足
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
祭法釋文鄭云以其記有虞氏至周天子以下所祭祀
羣神之數也 四代之祭有虞氏禘黄帝而郊嚳祖顓
頊而宗堯夏后氏亦禘黄帝而郊鯀祖顓頊而宗禹殷
人禘嚳而郊冥祖契而宗湯周人禘嚳而郊稷祖文王
[005-23b]
而宗武王燔柴於㤗壇祭天也瘞埋於㤗折祭地也用
騂犢埋少牢於泰昭祭時也相近於坎壇祭寒暑也王
宮祭日也夜明祭月也幽宗祭星也雩宗祭水旱也四
坎壇祭四方也山林川谷丘陵能出雲為風雨見怪物
皆曰神有天下者祭百神諸侯在其地則祭之亡其地
則不祭 祀羣臣夫聖王之制祭祀法施於民則祀之
以死勤事則祀之以勞定國則祀之能禦大菑則祀之
能捍大患則祀之
[005-24a]
祭義釋文鄭云名祭義者以其記齊戒薦羞之義
祭儀祭不欲數數則煩煩則不敬祭不欲疏疏則怠怠
則忘是故君子合諸天道春禘秋嘗霜露既降君子履
之必有悽愴之心非其寒之謂也春雨露既濡君子履
之必有怵惕之心如將見之樂以迎來哀以送往故禘
有樂而嘗無樂致齊於内散齊於外齊之日思其居處
思其笑語思其志意思其所樂思其所嗜齊三日乃見
其所為齊者
[005-24b]
郊郊之祭大報天而主日配以月夏后氏祭其闇殷人
祭其陽周人祭日以朝及闇祭日於壇祭月於坎以别
幽明以制上下祭日於東祭月於西以别外内以端其

鬼神宰我曰吾聞鬼神之名不知其所謂子曰氣也者
神之盛也魄也者鬼之盛也合鬼與神教之至也衆生
必死死必歸土此之謂鬼骨肉斃下隂為野土其氣發
揚于上為昭明焄蒿悽愴此百物之精也神之著也
[005-25a]
建國之神位右社稷而左宗廟
祭統釋文鄭云統猶本也以其記祭祀之本故名祭統
䘮祭是故孝子之事親也有三道焉生則養没則䘮䘮
畢則祭養則觀其順也䘮則觀其哀也祭則觀其敬而
時也盡此三道者孝子之行也
親耕親蠶天子親耕於南郊以共齊盛王后蠶於北郊
以共純服諸侯耕於東郊亦以共齊盛夫人蠶於北郊
以共冕服
[005-25b]
齊戒祭及時將祭君子乃齊齊之為言齊也齊不齊以
致齊者也及其將齋也防其邪物訖其嗜欲耳不聴樂
故記曰齊者不樂言不敢散其志也是故君子之齊也
專致其精明之徳也故散齊七日以定之致齊三日以
齊之定之之謂齋齋者精明之至也然後可以交於神
明也是故夫人亦散齊七日致齊三日君致齊於外夫
人致齊於内然後㑹於大廟君純冕立於阼夫人副禕
立於東房君執圭瓉祼尸大宗執璋瓉亞祼及迎牲君
[005-26a]
執紖卿大夫從士執芻宗婦執盎從夫人薦涚水君執
鸞刀羞嚌夫人薦豆此之謂夫婦親之及入舞君執干
戚就舞位君為東上冕而總干率其羣臣以樂皇尸是
故天子之祭也與天下樂之諸侯之祭也與竟内樂之
冕而總干率其羣臣以樂皇尸此與竟内樂之之義也
夫祭有三重焉獻之屬莫重於祼聲莫重於升歌舞莫
重於武宿夜此周道也
周公用天子禮樂昔者周公旦有勲勞於天下周公既
[005-26b]
没成王康王追念周公之所以勲勞者而欲尊魯故賜
之以重祭外祭則郊社是也内祭則大嘗禘是也夫大
嘗禘升歌清廟下而管象朱干玉戚以舞大武八佾以
舞大夏此天子之樂康褒大也/周公故以賜魯也子孫
纂之至于今不廢所以明周公之徳而又以重其國也
中庸釋文鄭云以其記中和之為用也庸用也孔子之
孫子思作之以昭明聖祖之徳也 程子曰不偏之謂
中不易之謂庸中者天下之正道庸者天下之定理此
[005-27a]
篇乃孔門傳授心法子思恐其乆而差也故筆之於書
以授孟子其書始言一理中散為萬事末復合為一理
放之則彌六合卷之則退藏於宻其味無窮皆實學也
善讀者玩索而有得焉則終身用之有不能盡者矣
天命之謂性率性之謂道脩道之謂教命猶令也性即/
理也天以隂陽五行化生萬物氣以成形而理亦賦焉/
猶命令也於是人物之生因各得其所賦之理以為健/
順五常之徳所謂性也率循也道猶路也人物各循其/
[005-27b]
性之自然則其日用事物之間莫不各有當行之路是/
則所謂道也修品節之也性道雖同而氣稟或異故不/
能無過不及之差聖人因人物之所當行者而品節之/
以為法於天下則謂之教若禮樂刑政之屬是也盖人/
之所以為人道之所以為道聖人之所以為教原其所/
自無一不本於天而備於我學者知之則其於學知所/
用力而自不能已矣/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
中節謂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達
[005-28a]
道也樂音洛中節之中去聲/ 喜怒哀樂情也其未發/
則性也無所偏倚故謂之中發皆中節情之正也無所/
乖戾故謂之和大本者天命之性天下之理皆由此出/
道之體也達道者循性之謂天下古今之所共由道之/
用也此言性情之徳以明道不可離之意/致中和天地
位焉萬物育焉致推而極之也位者安其所也育者遂/
其生也自戒懼而約之以至于至静之中無少偏倚而/
其守不失則極其中而天地位矣自謹獨而精之以至/
[005-28b]
於應物之處無少差謬而無適不然則極其和而萬物/
育矣盖天地萬物本吾一體吾之心正則天地之心亦/
正矣吾之氣順則天地之氣亦順矣故其效驗至於如/
此此學問之極功聖人之能事初非有待於外而脩道/
之教亦在其中矣是其/ 體一用雖有動静之殊然必/
其體立而後用有以行則其實亦非有兩事也故於此/
合而言之以結上文之意/天下之達道五所以行之者
三曰君臣也父子也夫婦也昆弟也朋友之交也五者
[005-29a]
天下之達道也知仁勇三者天下之逹徳也所以行之者一
知去聲/ 達道者天下古今所共由之路即書所謂/
五典孟子所謂父子有親君臣有義夫婦有别長㓜有/
序朋友有信是也知所以知此也仁所以體此也勇所/
以强此也謂之達徳者天下古今所同得之理也一則/
誠而已矣達道雖人所共由然無是三徳則無以行之/
達徳雖人所同得然一有不誠則人欲間之而徳非其/
徳矣程子曰所謂誠者止是誠實此三者三者之外更/
[005-29b]
别無誠/凡為天下國家有九經曰脩身也尊賢也親親
也敬大臣也體羣臣也子庶民也來百工也柔逺人也
懐諸侯也經常也體謂設以身處其地而察其心也子/
如父母之愛其子也柔逺人所謂無忘賔旅者也此列/
九經之目也呂氏曰天下國家之本在身故脩身為九/
經之本然必親師友然後脩身之道進故尊賢次之道/
之所進莫先其家故親親次之由家以及朝廷故敬大/
臣體羣臣次之由朝廷以及其國故子庶民來百工次/
[005-30a]
之由其國以及天下故柔逺人懐諸侯次之此九經之/
序也視羣臣猶吾四體視百姓猶吾子此視臣視民之/
别也/自誠明謂之性自明誠謂之教誠則明矣明則誠
矣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能盡其性則能盡人之性
能盡人之性則能盡物之性能盡物之性則可以賛天
地之化育可以賛天地之化育則可以與天地叅矣天/
下至誠謂聖人之徳之實天下莫能加也盡其性者德/
無不實故無人欲之私而天命之在我者察之由之巨/
[005-30b]
細精粗無毫髪之不盡也人物之性亦我之性但以所/
賦形氣不同而有異耳能盡之者謂知之無不明而處/
之無不當也賛猶助也與天地參謂與天地並立為三/
也此自誠而明者之事也/
大學釋文鄭云大學者以其記博學可以為政也 朱
氏章句序云大學之書古之大學所以教人之法也盖
自天降生民則既莫不與之以仁義禮智之性然其氣
質之禀或不能齊是以不能皆有以知其性之所有而
[005-31a]
全之也一有聰明睿智能盡其性者出於其間則天必
命之以為億兆之君師使之治而教之以復其性此伏
羲神農黄帝堯舜所以繼天立極而司徒之職典樂之
官所由設也三代之隆其法寖備然後王宮國都以及
閭巷莫不有學人生八歳則自王公以下至於庶人之
子弟皆入小學而教之以洒掃應對進退之節禮樂射
御書數之文及其十有五年則自天子之元子衆子以
至公卿大夫元士之適子與凡民之俊秀皆入大學而
[005-31b]
教之以窮理正心修己治人之道此又學校之教大小
之節所以分也夫以學校之設其廣如此教之之術其
次第節目之詳又如此而其所以為教則又皆本之人
君躬行心得之餘不待求之民生日用彛倫之外是以
當世之人無不學其學焉者無不有以知其性分之所
固有職分之所當為而各俛焉以盡其力此古昔盛時
所以治隆於上俗美於下而非後世之所能及也及周
之衰賢聖之君不作學校之政不修教化陵夷風俗頽
[005-32a]
敗時則有若孔子之聖而不得君師之位以行其政教
於是獨取先王之法誦而傳之以詔後世若曲禮少儀
内則弟子職諸篇固小學之支流餘裔而此篇者則因
小學之成功以著大學之明法外有以極其規模之大
而内有以盡其節目之詳者也三千之徒盖莫不聞其
説而曽氏之傳獨得其宗於是作為傳義以發其意及
孟子没而其傳泯焉則其書雖存而知者鮮矣自是以
來俗儒記誦詞章之習其功倍於小學而無用異端虛
[005-32b]
無寂㓕之教其髙過於大學而無實其他權謀術數一
切以就功名之説與夫百家衆技之流所以惑世誣民
充塞仁義者又紛然雜出乎其間使其君子不幸而不
得聞大道之要其小人不幸而不得蒙至治之澤晦盲
否塞反覆沉痼以及五季之衰而壊亂極矣 子程子
曰大學孔氏之遺書而初學入德之門也於今可見古
人為學次第者獨頼此篇之存而論孟次之學者必由
是而學焉則庶乎其不差矣 大學之道在明明徳在
[005-33a]
親民在止於至善程子曰親當作新/ 大學者大人之學/
也明明之也明德者人之所得乎天而虚靈不昧以具/
衆理而應萬事者也但為氣禀所拘人欲所蔽則有時/
而昏然其本體之明則有未嘗息者故學者當因其所/
發而遂明之以復其初也新者革其舊之謂也言既自/
明其明徳又當推以及人使之亦有以去其舊染之汙/
也止者必至於是而不遷之意至善則事理當然之極/
也言明明徳新民皆當止於至善之地而不遷盖必其/
[005-33b]
有以盡夫天理之極而無一毫人欲之私也此三者大/
學之綱領也/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
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后與後同後倣此/ 止者所/
當止之地即至善之所在也知之則志有定向静謂心/
不妄動安謂所處而安慮謂處事精詳得謂得其所止/
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明徳為本新/
民為末知止為始能得為終本始所先末終所後此結/
上文兩節之意/古之欲明明徳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
[005-34a]
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脩其身欲脩其身
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
其知致知在格物治平聲後倣此/ 明明徳於天下者/
使天下之人皆有以明其明徳也心者身之所主也誠/
實也意者心之所發也實其心之所發欲其一於善而/
無自欺也致推極也知猶識也推極吾之知識欲其所/
知無不盡也格至也物猶事也窮至事物之理欲其極/
處無不到也此八者大學之條目也/物格而后知至知
[005-34b]
至而后意誠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脩身脩而后
家齊家齊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治去聲後倣此/
 物格者物理之極處無不到也知至者吾心之所知/
無不盡也知既盡則意可得而實矣意既實則心可得/
而正矣脩身以上明明徳之事也齊家以下新民之事/
也物格知至則知所止矣意誠以下則皆得所止之序/
也/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脩身為本壹是一切/
也正心以上皆所以脩身也齊家以下則舉此而措之/
[005-35a]
耳/其本亂而末治者否矣
深衣釋文鄭云以其記深衣之制也名曰深衣者謂連
衣裳而純之以采也有表則謂之中衣以素純則曰長
衣也 制十有二幅以應十二月袂圜以應規曲袷如
矩以應方負繩及踝以應直下齊如權衡以應平故規
者行舉手以為容負繩抱方以直其政方其義也故大
易曰坤六二之動直以方也下齊如權衡者以安志而平
心也五法已施聖人服之故規矩取其無私繩取其直
[005-35b]
權衡取其平故先王貴之故可以為文可以為武可以
擯相可以治軍旅完且弗費善衣之次也
投壺釋文鄭云投壺者主人與賔燕飲議論才藝之禮
也别録屬吉禮亦實曲禮之正篇也皇云與射為類宜
屬嘉禮或云宜屬賔禮也 籌室中五扶堂上七扶庭
中九扶筭長尺二寸壺頸長七寸腹脩五寸口徑二寸
半容斗五升壷中實小豆焉為其矢之躍而出也壺去
席二矢半矢以柘若棘毋去其皮
[005-36a]
冠義釋文鄭云名冠義者以其記冠禮成人之義也 是
故古者聖王重冠古者冠禮筮日筮賔所以敬冠事敬
冠事所以重禮重禮所以為國本也故冠於阼以著代
也醮於客位三加彌尊加有成也已冠而字之成人之
道也 冠者禮之始也嘉事之重者也是故古者重冠
重冠故行之於廟行之於廟者所以尊重事尊重事而
不敢擅重事不敢擅重事所以自卑而尊祖也
婚義釋文鄭云婚義者以其記娶妻之義内教之所由
[005-36b]
成也 婚禮者將合二姓之好上以事宗廟而下以繼
後世故君子重之是以婚禮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
皆主人筵几於廟而拜迎於門外揖讓而升聴命於廟
所以敬慎重正婚禮也 是故男教不脩陽事不得適
見於天日為之食婦順不脩陰事不得適見於天月為
之食是故日食則天子素服而脩六官之職蕩天下之
陽事月食則后素服而脩六宮之職蕩天下之隂事故
天子之與后猶日之與月隂之與陽相須而后成也
[005-37a]
鄉飲酒義釋文鄭云鄉飲酒義者以其記卿大夫飲賔
於庠序之禮尊賢養老之義也 賔主象天地介僎象
隂陽三賔象三光讓之三也象月之三日而成魄也四
面之坐象四時也天地嚴凝之氣始於西南盛於西北
此天地尊嚴氣也此天地之義氣也天地温厚之氣始
於東北而盛於東南此天地之盛徳氣也此大地之仁
氣也主人者尊賔故坐賔於西北而坐介於西南以輔
賔賔者接人以義者也故坐於西北主人者接人以仁
[005-37b]
以徳厚者也故坐於東南而坐僎於東北以輔主人也
仁義接賔主有事爼豆有數曰聖聖立而將之以敬曰
禮禮以體長㓜曰德 鄉飲酒之禮六十者坐五十者
立侍以聴政役所以明尊長也六十者三豆七十者四
豆八十者五豆九十者六豆所以明養老也 鄉飲酒
之義立賔以象天立主以象地設介僎以象日月立三
賔以象三光古之制禮也經之以天地紀之以日月參
之以三光政教之本也
[005-38a]
射義釋文鄭云射義者以其記燕射大射之禮觀德行
取其士之義也 故射者進退周還必中禮内志正外
體直然後持弓矢審固持弓矢審固然後可以言中此
可以觀德行其節天子以騶虞為節諸侯以貍首為節
卿大夫以采蘋為節士以采蘩為節騶虞者樂官備也
貍首者樂㑹時也采蘋者樂循法也采蘩者樂不失職
也是故天子以備官為節諸侯以時㑹天子為節卿大
夫以循法為節士以不失職為節故明乎其節之志以
[005-38b]
不失其事則功成而德行立德行立則無暴亂之禍矣
 諸侯歳獻貢士於天子天子試之於射宮其容體比
於禮其節比於樂而中多者得與於祭其容體不比於
禮其節不比於樂而中少者不得與於祭數與於祭而
君有慶數不與於祭而君有讓數有慶而益地數有讓
而削地故曰射者射為諸侯也 天子將祭必先習射
於澤澤者所以擇士也已射於澤而后射於射宮射中
者得與於祭不中者不得與於祭不得與於祭者有讓
[005-39a]
削以地得與於祭者有慶益以地進爵絀地是也
燕義釋文鄭云名燕義以記君與臣燕飲之禮上下相
報之義也 諸侯燕禮之義君立阼階之東南南鄉爾
卿大夫皆少進定位也君席阼階之上居主位也君獨
升立席上西面特立莫敢適之義也設賔主飲酒之禮
也使宰夫為獻主臣莫敢與君亢禮也不以公卿為賔
而以大夫為賔為疑也明嫌之義也賔入中庭君降一
等而揖之禮之也 席小卿次上卿大夫次小卿士庶
[005-39b]
子以次就位於下獻君君舉旅行酬而後獻卿卿舉旅
行酬而後獻大夫大夫舉旅行酬而後獻士士舉旅行
酬而後獻庶子爼豆牲體薦羞皆有等差所以明貴賤

聘義釋文鄭云名聘義者以其記諸侯之國交相聘問
重禮輕財之義 聘禮上公七介諸侯五介子男三介
所以明貴賤也介紹而傳命君子於其所尊不敢質敬
之至也 故天子制諸侯比年小聘三年大聘 以圭
[005-40a]
璋聘重禮也已聘而還圭璋此輕財重禮之義主國待
客出入三積餼客於舍五牢之具陳於内米三十車禾
三十車芻薪倍禾皆陳於外乗禽日五䨇羣介皆有餼
牢一食再享燕與時賜無數所以厚重禮也 聘射之
禮至大禮也質明而始行事日幾中而后禮成非強有
力者弗能行也故強有力者將以行禮也酒清人渇而
不敢飲也肉乾人飢而不敢食也日莫人倦齊莊正齊而
不敢懈惰以成禮節以正君臣以親父子以和長㓜此
[005-40b]
衆人之所難而君子行之
 
 
 
 
 
 
 羣書考索巻五